第五章_尝欢掠爱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
    苏诗依往例每个月回天阙宫一趟,但是她才刚踏入天阙宫,那如银钤般的笑声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站在圣殿外头,看着离她半里处正与宫女玩耍的那个鹅黄色身影,越看眉锁得越紧,她不知道,天阙宫何时可以任由一堆宫女这么胡作非为了,宫主一定不能忍受这种事情。

    无意惊动覃韬,苏诗想自己出面斥责那几个宫女,于是往前走去。

    正当她离黎芷儿还有一段距离之时,便被两个守卫给拦了下来。

    “放肆,谁准你们这样对我的?”苏诗娇斥着,“你们不知道我是左护法吗?”

    还是她太久没有回来,所以在天阙宫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了呢?

    不可能的……天阙宫向来最重视层级之分,就算她一个月只回天阙宫一次,但是地位也应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才对,她在心里想道。

    “属下知道你是左护法。”守卫恭敬的说道。

    “既然知道,还不快让我过去!”苏诗命令说道。“滚!”

    “左护法,恕小的难以从命,我们是奉宫主之命,在这里保护黎姑娘的安全的。”

    “黎姑娘?”苏诗不解的看着守卫,才短短的一个多月,天阙宫怎么会冒出一个黎姑娘的,她怎么不知道。

    “她是谁?”她戒慎的问道。

    “左护法,你忘了吗?黎姑娘就是你一个多月前,绑回来的黎湘山庄四公子黎止啊!”

    一听到这个消息,苏诗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般,当下愕愣住。

    怎么可能?他明明是个公子啊……

    “他应该是黎湘山庄的四公子才是。”苏诗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喃喃的道。

    “左护法,黎湘山庄根本就没有四公子。要是左护法你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快些离开吧!”

    “为什么?”

    “宫主严禁任何人进入这个地方,因为黎姑娘在和儿她们玩踢球。”

    苏诗听到守卫的话,感觉到刺耳极了,但是她还是识相的转过身,正想往圣殿走去,却看到覃韬及祈圣刚好向她迎面走来。

    “宫主……”

    “辛苦你了。”覃韬看到苏诗,只是对她点点头,旋而直直的走过她身旁。

    “宫主,小的有要事禀告。”苏诗很着急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退下。”覃韬挥了挥手,显得有些不耐烦,接着便走向黎芷儿他们。

    “右护法……”苏诗不敢相信的看着祈圣,“那位姑娘是……”

    “你不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黎湘山庄的千金小姐。”祈圣笑着说道,然后不意外地看到苏诗满脸的挫败。其实她对宫主的企图,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黎姑娘来了之后,整个天阙宫就多了很多笑声,左护法你说是不是?”

    苏诗没有回话,只将注意力全都放在覃韬身上,在见到黎芷儿扑向覃韬,而覃韬也紧搂着她的画面,她便怒火中烧……

    难道是她弄巧成拙,所以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左护法,你看我们宫主和黎姑娘是不是郎才女貌,相配得很?”祈圣知道他这番话在在刺激着苏诗,但他仍是继续说着,“宫主可是十分的疼爱黎芷儿,说不定假以时日,黎姑娘会变成我们天阙宫的宫主夫人呢!”

    “你住口。”苏诗低斥着,她不愿在这里看着黎芷儿与覃韬卿卿我我的样子,倏地转了个身,离开这里。

    ? ? ?

    “今日好玩吗?”覃韬与黎芷儿一同回房里,将她给搂在自己的怀里说道。

    自从那日在冰泉发生的事之后,覃韬便要人将黎芷儿带到他所住的院落里头,要求她与他同床共枕,一解他的相思之苦。

    黎芷儿每夜与覃韬同床,覃韬皆是不停的逗弄她,直惹得她娇喘连连才肯放开她,不过一直没有真正的要了她。

    “好玩啊……我今日与儿她们玩躲迷藏,好玩极了。”黎芷儿笑道,“不过我见着覃大哥来了,要你陪我玩你又不要,就与祈圣站在那儿,不是很无聊吗?”黎芷儿说道。

    要是要她站在原地看人玩的话,她一定会觉得无聊死了,所以据她猜想,覃韬应该也是这样才是。

    “我看你玩就行了。”他张开了唇在她的耳垂上不停的吸吮着。

    黎芷儿不停的闪躲,“覃大哥……”她的身子不断的扭动着。

    “怎么样?”他的手移到了她的xiōng前,在她柔软的xiōng脯上不停的揉弄。

    “啊……嗯……不……不……”她直往他的怀里缩去。

    “我要你,就是今夜!”他已经不愿意再等下去了,他每夜这样忍受自己下腹的疼痛,他真的是受够了。

    覃韬还是第一次这么忍耐!

    为了不想吓着她、为了让她习惯他,他才会这么一步步的进行,要是换成其他姑娘,他根本就不会考虑这么多。

    黎芷儿看着覃韬一眼之后娇羞的点了点头。

    “嗯。”

    黎芷儿无力的躺在床榻上,而覃韬则是翻了个身,将她拥入怀里。

    “还痛吗?”覃韬温柔的问道。

    “有一点。”

    “要不要我唤人进来帮你倒热水,让你舒服一些?”覃韬问道。

    “不。”她摇头,“我好累,我想睡觉。”

    她现在累的只想睡觉,什么都不想做。

    “好,那你先睡吧。”他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下,见她熟睡后,大手一捞,套上了一件外衣,眼睛眯了起来,眨眼间拿了根银针,往一旁的窗棂射去,而后缓缓的下了床榻。

    不想惊动黎芷儿,他放轻了脚步,走出内室、经过花厅开了门。

    果然,就见到一个姑娘瑟缩在窗棂旁不停的喘息着。

    “我什么时候准你接近我的寝宫了?”他冷言的说道。

    虽然天色很黑了,但是他一见到她的背影,就知道她是谁了。

    “宫主……我……”苏诗强忍着椎心的疼痛转过身来看着覃韬。

    “我什么时候要你在我的寝宫外守着了?我怎么都不知道?”他虽然是带着笑容,但是眼神看起来却十分的冰冷,“苏诗,你好大的胆子!你向天借胆了是吗?”

    覃韬盛怒的样子让苏诗不停的打着冷颤,“宫主……请宫主饶过属下一命!”

    三日断魂针要是不在两个时辰之内服下解药的话,任凭大罗神仙也难以医治。

    “饶过你?苏诗,我想你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也许让你尝尝三日断魂针的痛苦,对你可能会有一些帮助。”他嗤笑道。

    “宫主饶命!”苏诗害怕的全身颤抖。

    原先她只是想知道黎芷儿是住在哪儿而已,要是住在好下手的地方,那她打算除去黎芷儿,眼不见为净。

    但是万万没想到,她遍寻不着的人竟然是在覃韬的寝宫里头,与她心爱的男人相拥而眠,甚至还在床榻上恣意的缱绻欢爱。

    这些看在她眼中真的是刺眼极了。

    “你也知道三日断魂针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全身应该就像是被万支毒针给刺人一般难受,我告诉你,若是再有下次,我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你!”说完,他自怀中掏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子弹向了苏诗。

    药丸子笔直的打中了苏诗的肩头让她痛呼了声。

    虽然那颗药丸子像小指头这么小,但是覃韬的内力深厚,仅只这么一弹,苏诗的肩头便多了一处瘀伤。

    强忍着疼痛,她弯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药丸。

    她真的不懂,为何她这么为他一买命,他还是对她这么的残忍?

    她甚至清楚他话里头的涵义——要是再有下一次的话,她这条命就难保了。

    她一向不是这么善妒的,她一直严守着自己的本分,她十分明白自己的身份及地位,虽然她也曾奢望、希冀覃韬会看上她,但是在希望落空之后,她并没有绝望,她仍是那么努力地想争取他的爱啊……

    但他今夜的举动,无疑是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他好残忍啊……

    她知道覃韬是个很聪明的人,对于她的心思,他应该会了解才是,而不是非得让她说破!

    而现在……覃韬撂下了狠话,同时也让她绝望了!

    抱着宁磊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倘若真要不到他,她宁可王石俱焚!

    她苏诗得不到的,黎芷儿也别想得到。

    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们的!

    “属……属下知道……”苏诗点点头,咳出了一口鲜血。

    “知道?”覃韬冷眼的看着她,“要是知道的话,就快吞下那颗药丸子滚出我的视线!”

    “是的,宫主。”苏诗吞下了药丸之后,身上的疼痛才不这么剧烈,此时她也才敢拔下三日断魂针。

    三日断魂针虽然是指三日后才会催命,但是只要针一掉,根本不用一个时辰,阎王就等着见人了。

    “苏诗,你一直是我的得力手下,希望你好自为之,你知道我不会舍不得动手杀你的。”话落,覃韬即转入他的寝宫。

    苏诗呆愣在原地,她仿佛听到空气中一直飘荡着覃韬警告的声音,他的传音让一旁的花木都为之震动,甚至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苏诗吞了口口水,她知道覃韬警告的意味很浓,但她还是难掩心中的怒意,她还是吞不下这口气!

    该死的黎芷儿,她苏诗一定会与她同归于尽的!

    ? ? ?

    画舫上——

    黎允武接到了苏诗的请帖来到了画舫,才刚踏上就被邀请到厢房里头。

    在厢房裨,苏诗早已备好了佳肴美酒,等着黎允武的到来。

    见到穿着透明薄纱,里头仅着一件红色兜衣的苏诗,黎允武几乎被迷的什么话却说不出口,良久才好不容易开口说道:

    “敢问姑娘就是画舫的主人,第一名妓苏诗苏姑娘吗?”黎允武斯文的问道。

    “是的。”苏诗对黎允武露出了一个万般娇羞的笑容。

    “传言黎湘山庄的二公子黎允武英俊潇洒、气了不凡,今日小女子儿,犹胜传言几分啊……”

    苏诗的樱桃小口仿佛沾了蜜般,吐出的字句皆是褒奖黎允武的,而黎允武也被她的话给薰得茫茫然,已不知今夕是何夕。

    “苏姑娘,好说、好说!”黎允武缓缓地坐到了苏诗的身旁。

    平日要见到第一名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而他今日竟可以接到苏诗的请帖,这也让他的其他两个兄弟不禁赞叹他的好运道。

    “今日邀请黎公子前来,是有点事要与你商量。”苏诗嗜声嗲气的说道。

    “有什么要与我商量的,就让在下舒服过后再告诉我吧!”说完,黎允武的手便直往苏诗的身上移去。

    苏诗只有忍耐着不动气。

    “可是这是有关于今妹黎芷儿的消息,据闻黎湘山庄派出了大批人马寻找黎姑娘?”苏诗假意的问道,“我好不容易透过管道,才取得令妹的下落。”

    “原来是关于芷儿的事情啊,不过听你说话的口吻,芷儿应该是没事,既然如此,那就可以放心了。”

    美色当前,黎允武才不管黎芷儿的下落,只要知道芷儿没事就好了。

    “可是……”

    “有什么好可是的呢?今日苏姑娘邀在下到画舫,不会只是想要谈我们家芷儿的事情吧!”

    黎允武好女色的事情,江湖上人人皆知,这也是苏诗为何会选中他的原因。

    “当然了,这是其次,最重要的还不就是想见见黎公子,看看名闻天下的美男子,到底是俊悄到什么地步啊?今日一见,果真是风流倜傥,小女子真是荣上午。”苏诗虚应的说道。

    “是吗?既然苏姑娘都这么说了,就让在下舒服、舒服吧!”黎允武话语一落,便将柔若无骨的苏诗给打横抱起,走入帏帐中,翻云覆雨了起来……

    云雨过后——

    苏诗坐在床榻上穿戴好衣物,万般娇羞的依偎在黎允武的怀中。

    “没想到第一名妓苏诗竟然是个处子,在下真是有福呢!”黎允武放声大笑起来。

    苏诗将自己的清白给了黎允武,心里虽是万般不愿,但她还是强忍着那股强烈的恨意,对他露出了一抹笑容。

    “小女子也是仰慕黎二公子的文才武略,才甘愿献出自己的啊!”

    “苏姑娘,你真是太会说话了。”

    苏诗从枕头下方拿出了一封密函,交给了黎允武。

    “黎二公子,这是我在偶然的机会下巧遇令妹,而令妹央求我必定要将这封密函亲自交给你们,并且要你们火速前往天阙宫救她。”

    一听到天阙宫,黎允武的眼神登时暗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指芷儿现在在天阙宫吗?”

    “是的,”苏诗点点头。“黎二公子不妨将信件拆开一看吧!”

    “你看过信的内容了吗?”黎允武怀疑的问道。

    “当然没有,苏诗哪有这个胆子?黎二公子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呢?”她一脸委屈的靠在黎允武的怀里低泣着。

    “这我当然相信你了!我的好诗诗你就别再哭了好吗?”他安慰着说道。

    “嗯……”苏诗这才止住了泪水,“黎二公子你就将信件拆开来吧,我也很好奇里头写了些什么呢!”

    “不。”黎允武摇摇头,“你一个姑娘家就不要懂这么多了,你只要知道如何抚慰男子就行了。”他极具挑逗的话语让苏诗红着脸低下头来。

    苏诗的样子看似娇羞,其实不然,她对黎允武厌恶至极。

    “那黎二公子你要将这封密函带回黎湘山庄吗?”

    “是的。”

    “我真的不能知道内容吗?”

    “不能,我想你现在还是再陪陪我吧!”

    黎允武拉下了苏诗,两人缓缓的躺上了床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