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亲密爱人_爬上姐姐的床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285】亲密爱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85】亲密爱人
    两个人来到了屋子里,热情的拥抱过后就是嘘寒问暖。

    “川树,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啊。”

    “有秘密的会议,所以没来得及跟你说。”

    “什么秘密的会议?”

    “我说了就不是秘密了。”

    “对我这个副军长都保密?”

    “对,连正军长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今天我也是来拜托你,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要带着彭闳轩和李鹤飞离开,去执行任务,军营就靠你和赵高另个人维持了!”

    “离开?你这一带还把两个司令都带走了?你们去干什么?执行什么任务?”

    “都说了是军事机密,我可不能跟你说我们的动向。现跟你打声招呼,给你一个心里准备。”

    “可是现在咱们这里内乱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把他们带走了,谁来评定内乱?”冉痕月一心为了军营,焦急的问道。

    “你来评定内乱,咱们军因面对的不知是内乱这么简单,用不了多久,香港洪门的人就会找上门来了,但是后我们军营面对的就是内忧外患了,所以到时候,你负责管理内乱,赵高负责对抗洪门!”张川树在给冉痕月部署工作。

    “好,都听你的,希望我们能度过这次难关!”

    张川树心里明白,张氏集团军营面对的只是防御问题,而自己将要去暗地里主动进攻敌人。而且自己的压力要更大,因为只要自己进攻不下来,那洪门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进攻澎湖湾了。所以,他们必须要在一个月内粉碎香港洪门这个强大的组织,因为澎湖湾只能撑得住一个月。

    “川树,你在想什么?有什么心事吗?”冉痕月看出张川树心中的彷徨。

    “没有,没什么的,我就是为咱们集团的前途担心而已。”

    “不要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同生死共存亡!张氏集团的所有人都会在统一战线的!”冉痕月虽然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还是没有忘记安慰张川树。因为张川树是整个张氏集团的主心骨,他必须永远都信心十足,一但张川树对张氏集团没有了信心,那张氏集团离灭亡就不远了。

    “还是你会安慰我。”张川树笑着摸了摸冉痕月的头。冉痕月也算是军中一员猛将,巾帼不让须眉。从以前一个经营**生意的小老板摇身一变,成了军中的一员干将,枪法了得,战略战术还应用得当,在士兵的眼中,她就好像是一个永远也不会笑的长官,人长得再漂亮,但很冰冷,不要任何人靠近也没有用。就好比那冰山一样,虽然壮丽,但是没有敢去攀登。

    但是冉痕月在张川树面前就是一个娇羞可人的小女孩,什么军中干将,什么冰雪美人,在张川树面前她褪去了自己所有的伪装。因为她知道,只有张川树在,自己才不用在保护自己,因为这个男人更懂得去如何保护女人。

    张川树地却是一个懂得保护女人的男人,这样的男人都统称为好男人,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好男人自己在忙也会来陪自己的女人,虽然五年没见了,但现在,张川树既然回来了,就有责任,有义务陪陪冉痕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冉痕月默默的付出,她没有奢求过任何的回报,只要张川树一个微笑,一个浅浅的拥抱,这个表面强大,内心弱小的女人就完全满足了,而且她还会为了张川树的一个浅浅的拥抱或者一个淡淡的微笑而赴汤蹈火,死而后已。

    “川树,天都很黑了,今天留下来吧,如果这次你走了,下次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见面呢。”冉痕月说的很可怜,也很只是。冉痕月却是也很可怜,可怜的也很真实。

    张川树看着冉痕月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不好拒绝,只有点点头。睡觉是小事,弥补创伤才是大事啊。

    “好吧,今天住在你这里,等这个月过了,我这个任务完成了,我一定好好陪你好吗?”(一般电视剧里一说出这样的话都是预示着不详的事情要发生,希望在这里不会。大家希望故事有点起落好呢?还是让张川树一直顺畅下去,将yy进行打的呢?请评论告诉我!我根据大家的反响写后面。)

    “恩,但愿你能兑现你的话!”说完,冉痕月羞答答的扎进了张川树的胸膛,张川树伸手紧紧搂住了这个娇羞的女孩,手指滑过她乌黑的齐肩发,抚摸她的后背,然后摸到了臀部。

    张川树的手有些不老实,一只手从后背伸进了上衣,当手指触及到冉痕月柔滑的肌肤是,张川树内心再次萌发了一种久违的冲动。好久了,这个本来属于自己的女人似乎被自己遗忘了很久了,就如同一道美味的菜肴被自己忘记吃了一样。当想起来吃的时候,没想到,菜肴依旧美味可口。

    “川树,你还爱我吗?会不会我们之间有的只是工作关系和床上关系?”冉痕月突然问出这句话,把张川树问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现在对冉痕月有的只是亏欠上的弥补,没有多想别的,自己对冉痕月到底有没有爱情,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但是,什么又是爱情呢?

    “什么是爱情?”张川树突然反问道。这回轮到了冉痕月说不出话来了,爱情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谁都不能说自己懂得爱情,谁也不能说自己对爱情一无所知。爱情就在我们身边,但是在爱情里我们都是白痴。

    冉痕月想了想,然后坚定的说道:“我爱你!”

    “我爱你”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张川树就如同一个加满了油的发动机,紧紧地抱住冉痕月,开始亲吻,疯狂的亲吻,从嘴巴开始,然后是脖子。最后按照老套路开始脱衣服,冉痕月的军大衣被张川树脱掉,脸面穿着的还是张川树五年前给她买的睡衣。但是张川树自己已经忘记了这件衣服是自己买的,上手就要去撕扯,但冉痕月很珍惜这件睡衣,马上组织张川树对自己的撕扯,但是组织张川树的唯一方法就是自己把衣服脱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