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家_艳遇之师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归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归家
    当陈璇昊用了二年时间,以惊人的速度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本想在北京当地实现自己从小到大的愿望,当一名优秀的教师,过正常而平静的生活时,却突然收到父亲的急电要他归家一趟,至于具体什么事却只字未提,没办法父命难违的陈璇昊,只好把找工作的事暂且缓缓了,带着疑问回到浙江杭州西子湖畔的老家。

    西湖,是一首诗,一幅天然图画,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不论是多年居住在这里的人还是匆匆而过的旅人,无不为这天下无双的美景所倾倒。阳春三月,莺飞草长。苏白两堤,桃柳夹岸。两边是水波潋滟,游船点点,远处是山色空蒙,青黛含翠。此时走在堤上,你会被眼前的景色所惊叹,甚至心醉神驰,怀疑自己是否进入了世外仙境。

    而西湖的美景也不仅春天独有,夏日里接天莲碧的荷花,秋夜中浸透月光的三潭,冬雪后疏影横斜的红梅,更有那烟柳笼纱中的莺啼,细雨迷蒙中的楼台——无论你在何时来,都会领略到不同寻常的风采。

    两年了,时间虽然不长,也许有许多的人和事已经随得时间的消逝而变的荡然无存了,但西湖的美景依旧在,还是那么的山清水秀、林壑幽深、使人心醉神驰、流连忘返。

    西湖的美景是众所周知,但却没有多少人知道在西子湖畔还住着鲜为人知的以斩妖除魔、除灵祛鬼、救世济人而出名的千年陈家。今天的陈家在世人眼中只是一个知名的商业家族,但在异世界却是个声名远播、受人尊崇,广受爱戴的世家。在除魔卫道的异世界人眼中,陈家是一座不可逾越大山,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陈家的功绩也广受称赞,所以众人都以超越陈家为自己奋斗的目标。

    祖传的《神龙要诀》是陈家的道法的精华所在,是每一代传人必学之物,同时也是主旨。同时陈家也深受佛道两家精髓的影响,因此可以说是身兼三家之长,达到优势互补。除了这些陈家还有一个护主神物,就是能召唤传说中的神龙,因此神龙也成了这个世家的象征。

    陈家近三代都只有一个传人,虽然陈颂德还有个妹妹,但祖训规定传男不传女,所以也只有陈颂德,这一代当然就是陈璇昊,也是最近几代以来最有潜质的传人。陈家的每一代嫡传子孙都必须在完成了陈氏家族的绝学才能出外游历,陈璇昊当然也不例外。不过聪慧过人的陈璇昊在未满了16岁就已经把所有绝学的道法、口诀、要领等都掌握了,比起他的父亲陈颂德来,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当然实战经验也差不了到那里去。西湖境内的什么游魂野鬼、山精海怪,早就被陈璇昊治的俯首称臣了、五体投地,不过这都是对一些没有为害人间的妖魔鬼怪来说的。

    从小的愿望就是当老师的陈璇昊,在通过一年努力的高考备战,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北京师范大学,因此在他16岁时就离家求学去了。

    深色屋瓦,规整庭院,雕梁画栋、鳞次栉比、古香古色、千余年历史,这就是从小生活的家。在这,没有了钢筋混泥土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街道,人行道上行人匆匆擦肩而过,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有的只是那山间小桥流水人家的悠闲、惬意、怡然自得的恬静生活。

    落叶归根,游子之心,踏上16年来走惯了的石板路,连石板缝间生出来的青草,都有着亲切之感,鸟语花香的气息扑鼻而来。庄院依然如故,只是漆得焕然一新了,充满了勃勃生机。就在此时,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了出来,一个慈眉善目老人,从左首廊间走出,这人中等身材,一身浅蓝色的休闲服饰,略见瘦弱和老态。

    来人见到陈璇昊后,马上面露欣喜和激动,健步如飞的跑了过来,一点也看不出是暮年的老人应有的动作,激动而又高兴的走到陈璇昊的跟前喊道:“少爷,你回来了,太夫人才刚念叨着你怎么还没到,没想到你就回来了。”望着年少的陈璇昊神色即高兴而又欣慰。

    陈璇昊一看原来是福伯,福伯是陈家的管家,虽说名义上是管家,但家里人却对他尊敬有加,没有把他当成下人看待。福伯从他爷爷那一代就为陈家工作到现在,因为他没有儿女,所以从小到大他都是对自己疼爱有加。

    “福伯,两年没见身体可好。”陈璇昊望着福伯那开心的笑容,道

    福伯伸出略带老茧的手从陈璇昊手中接过行李,洪声笑道:“老了,不如从前了,比不上少爷年轻力壮了。”

    “谁说的,我看福伯还是那么老当益壮、宝刀未老。”陈璇昊顺手拿过去笑道

    福伯轻声一笑而过,道:“少爷,我们还是先进里屋吧!太夫人他们见了肯定会很高兴的。”说完向着里屋大声喊道:“太老爷、太夫人、老爷、太太,少爷回来了。”

    来到大厅时,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已经高兴的从屋里面出来了,两年未见爷爷还是那么的硬朗、奶奶还是那么的健康、和蔼可亲,父亲还是那么的健壮,母亲还是那么的端庄秀丽。面对爷爷、奶奶的疼爱、父亲慈爱、母亲的关怀,陈璇昊不禁热泪盈眶,哽咽地喊道:“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陈瑾华望着与自己齐肩而高的孙儿,开心地笑道:“璇昊,长大不少啊!比起爷爷当年可是更英俊潇洒了。”

    “爷爷现在也不差啊!风华依旧、正值当年。”陈璇昊赞道

    陈瑾华理了理胡须,开怀大笑道:“看来璇昊出去两年学到了不少东西,嘴巴也甜了这么多。”

    “哪有,我说的都是实话。”

    蔡湘兰从衣兜里拿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露出高兴地笑容,道:“好了,老头子,孙儿一回来你就霸占着他,还让不让我们说话啊!”面对蔡湘兰的说骂,陈瑾华则是嬉笑而过。

    蔡湘兰见自己的丈夫听闻自己的话后不语,就招手让陈璇昊过去。陈璇昊见奶奶要摸自己的头,于是微微弯下腰,蔡湘兰见后欣慰地笑道:“璇昊果然长高了不少,奶奶都快够不着了。”

    “孙儿是长高了,但奶奶还是容颜不改。”

    蔡湘兰笑道:“你这孩子,嘴巴就是甜。”

    陈颂德慈笑道:“怎么样,一路还顺利吧!”

    陈璇昊答道:“嗯,顺利。”

    张慧珍见到久违的儿子,早就流下开心的泪水,拭干了泪水朝着陈璇昊笑道:“璇昊,这次回来,可要呆久点了。”

    “慧珍你的话可不对,璇昊这次可是要长住下去。”蔡湘兰纠正道

    张慧珍忙答道:“对,瞧我把事给忘了。”

    蔡湘兰的话让陈璇昊觉得奇怪,自己从来没说过要长住啊!怎么她们却好象已经决定好了自己要长住似的。虽然觉得奇怪,但相见的喜悦心情让陈璇昊没太多的去关注。

    福伯见我们聊得起劲,想到自己的误失,少爷回来这么久了,茶水都还没喝过,忙叫佣人泡了一壶正中的西湖龙井来。

    不久,福伯托着茶盘,走到陈璇昊桌前放下一杯茶,道:“少爷,这龙井茶,可是用虎跑水泡的,你久未品尝,现在可要细细体味一番。”

    “谢谢福伯。”陈璇昊顺手端起龙井茶,茶绿气色清香,润心清脾,味醇而甘,在经过虎跑水浸泡后更好的发挥出龙井茶香气、滋味。

    蔡湘兰见自己孙子在品茶,就向福伯吩咐道:“阿福,你让厨房多做点璇昊平时喜欢吃的菜。”

    “好的,太夫人,我这就去。”忙走出大厅,往厨房走去。

    “璇昊,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一下。”张慧珍关心的问道

    陈璇昊道:“妈,我不累,陪你们说说话就行了。”

    接下来聊的最多的当然是关于陈璇昊这两年来生活、学习上的事。面对四位长辈的提问,陈璇昊都一一回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