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钩吻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2章 钩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72章 钩吻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人这一辈子,谁还能没有个犯错的时候呢?只要是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积极改正,就是好同志嘛。

    当看到花飞絮一步,一步地走向佘美心。郑高祖和张丹溪、佘老、汪老等人全都紧张了起来,别再干起来?那事情可就严重了。封寒霜也偷偷地捏了一把匕,只要花飞絮敢乱来,匕会直接飞过去,钉在她的眉心上。

    佘美心倒是不在乎,冷笑道:“你……向我道歉?拉倒吧,我可承受不起。”

    泪水,就顺着花飞絮的眼角流淌了下来,她哽咽着道:“佘美心,我真的认识到错了。这是解药……你现在服了吧?请你原谅我。”

    “等你的解药,我早就被毒死了,谢谢你的关心。我告诉你,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往后最好是不要来往的好。”

    “可是……”

    “美心!”

    路浮萍走了上来,劝道:“花飞絮是真心悔改了,你就原谅她一次吧。”

    佘美心看了看路浮萍,终于是点头道:“行,行,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再敢做出对不起我和我师姐的事情来,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会,肯定再也不会了。”

    “行,你吃饭吧。”

    “谢谢你们。”

    花飞絮走到了这些人的前方,深深地鞠了一躬,很诚恳地道:“谢谢,谢谢大家能原谅我。往后,我一定踏实做事,再也不会犯错了。”

    郑高祖笑道:“行了,那都是过去的事儿了,往后谁也不要再提了。”

    张丹溪也点了点头:“是啊,花飞絮,快过来吃饭吧。”

    “好。”

    花飞絮坐下来了,霍青和路浮萍、柴进之也都找位置坐下来,边吃着,边聊着今天跟韩医商会医学交流的事儿,气氛倒也不错。真要是不知道实情的人,谁能想到昨天晚上会生那么多的事情呢。

    等到了吃饱喝足,这些人收拾了一下,就把大门给打开了。

    我的天呐!

    在中医馆的门口已经聚集了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了的,还很自觉地排成了一条长龙,就等着中医馆开门把桌子给摆出来了。当看到郑高祖和张丹溪、花飞絮等人走出来,这些人都禁不住使劲儿地鼓掌。

    郑高祖笑了笑,双手往下压了压,大声道:“可能大家伙儿都在奇怪,我们今天为什么没有把桌子摆出来呀?现在,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将和韩医商会一起,再次展开为期三天的免费义诊,彼此交流医术……”

    啊?又免费了?

    这些韩国人在愣了一愣之后,都兴奋地尖叫了起来。

    一张张地桌子摆了出来,比之前还多摆了几张。没多大会儿的工夫,韩医商会的会长朴宰相,还有金俊镐等十来个韩医高手都过来了。他们跟郑高祖、张丹溪等人寒暄了几句话,就坐到了门口的椅子上。

    一个中医,一个韩医。

    一个中医,一个韩医。

    双方这样交错着,大门的左右两边,各摆了八张桌子。每一张桌子都有两个医道高手,一个是主治,一个是辅助的。虽然说,大家不过是医学交流,也没有明确地说比赛什么的。可这些人的心底都卯了一股劲儿,倒是要看看哪一方的医术更精湛。

    汪老和佘老,还有几个韩医高手在柜台中,给抓药。华辅周和华天赐等人给熬药,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应该说,大家伙儿配合得还挺默契的。

    这种地方,人多眼杂的,宋仲硕没过来。朴宰相和霍青从医馆中出来,在大进集团旗下的一家空中花园酒店跟宋仲硕见面了。

    三人在楼上的包厢中,朴宰相和霍青问道:“钟硕,对于成立大韩商会的事儿,宋爷怎么说?”

    宋仲硕笑道:“昨天晚上,我回到家跟我爹一说这个事儿,我爹也很高兴。他希望我们在医学交流的三天时间内,把大韩商会给搞起来。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等到三天之后,咱们突然崛起。”

    这就叫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举将大通钱庄给干垮掉。

    根据事先的约定,朴宰相和宋仲硕暗中联系了跟正泰娱乐公司、大进集团有生意上往来的那些商界名流、富甲权贵们,让他们齐聚空中花园酒店,就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商。他们赶过来肯定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他们都或多或少地跟大通钱庄有金钱上的往来,突然让他们拒绝跟大通钱庄合作,他们不同意怎么办?这才是难点。

    霍青笑了笑,把他和沈嫣然当时把大东商会的那些老板们,都撺掇起来的事儿,跟他们说了说。

    第一,霍青和沈嫣然在静安市,表现得极其强势,把这些大老板们都给威慑到了。

    第二,华泰集团的旗下,有好几个大项目,把这些大老板们给拉拢进来一起干了。在强大的利益驱使下,他们自然而然就跟华泰集团合作,断绝了跟大通钱庄的金钱往来。

    有了前车之鉴,大韩商会也可以这样做。

    朴宰相和宋仲硕互望了一眼对方,苦笑道:“我们现在也没有什么合适的项目,跟这些大老板们一起合作啊?”

    “成大事者,有些时候,当有非常手段。”

    “什么非常手段?”

    “如果在酒菜中都下毒,把这些大老板们全都给控制住呢?咱们又不谋财害命,只是让大家伙儿都加入到大韩商会,一起跟大通钱庄对着干。等到把大通钱庄的势力给瓦解了,自然就帮着这些人解毒了。”

    “啊?”

    朴宰相和宋仲硕都吃了一惊,这样做……万一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怎么办?要知道,这些大老板们,都或多或少地跟正泰娱乐公司、大进集团有生意上的往来。人家信任你,来参加聚会,你却给人家下毒了,未免有些太卑鄙了点儿。

    霍青叹声道:“你们这样做,是为了民族、为了国家,后人会记住你们的。还有……你们会进入到黑瓦台的视线中,往后做的才是真正地大生意。等到那时候,分给这些大老板们一杯羹就是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在捞到了好处的情况下,自然一切都以正太娱乐公司和大进集团马是瞻了。”

    什么嫉恨,一切都是浮云了。

    朴宰相和宋仲硕,互望了一眼对方,心中还是有几分顾虑和犹豫。

    霍青挺直着胸膛,凛然道:“这样,到时候你们也假装一样让我给毒翻了。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我要跟大通钱庄对着干……这些大老板们把所有的怨恨、矛头等等全都针对我,跟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啊?这……这样太难为你了。”

    “我跟大通钱庄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我要是不挑翻了他们,活着也是一样提心吊胆的。再就是,你们把正泰娱乐公司和大进集团的股份都分给了我一些,我承担点儿危险,也是应该的。”

    这是一种大无畏、自我牺牲的精神,顿时把朴宰相和宋仲硕的后顾之忧,全都给打消了。

    两个人很感激:“霍青,真是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大家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

    “是,是……”

    大进集团百分之十,正泰娱乐公司百分之二十,值得任何人去冒险。

    这是一种互利互惠的事情,朴宰相和宋仲硕想要跟大通钱庄对着干,没有霍青,他们挑不起这个头儿。同样,霍青想要跟大通钱庄对着干,把正泰娱乐公司和大进集团牵扯进来,也能增强自身的实力。

    反正,等到医学交流会结束,他就回国了。大通钱庄在韩国的人想要找他的麻烦,随便呀?那你就尽管来华夏国好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相信,任何一个人蠢猪都不会那样做,他们要做的是把正泰娱乐公司和大进集团给灭掉。这样,跟霍青又有什么关系?随便他们怎么干了。

    朴宰相问道:“霍青,那你说,咱们给这些大老板们,下什么药比较合适?”

    “钩吻。”

    “勾吻?这就是说,两个人勾搭在一起,在那儿亲吻吗?”宋仲硕问道。

    “哈哈……”

    霍青忍不住大笑了:“种草莓,你们知道吧?就是男人、女人在亲对方的脖子或者某个部位的时候,因为吸得过程血管扩张,留下一道红红的印记,有点儿像草莓……中了钩吻的人,一旦毒性作,脖颈上就会有这种印记,再开始溃烂。这种印记还会不断地扩散,等到遍布全身之后,这人也就全身溃烂而亡了,无药可解。”

    我的天呐!

    朴宰相和宋仲硕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头皮都有些麻了。幸好,他们没有再跟霍青一直作对,要不然,很有可能中了钩吻的就是他们呀?同时,他们的心中又有些兴奋,这些大老板们敢不加入到大韩商会,听从他们的安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