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1章 死性不改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1章 死性不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71章 死性不改
    你懂我,我懂你。

    路浮萍是一个看上去身子骨羸弱,却内心坚韧的女人。

    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霍青还有可能再见到路浮萍,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关系。

    不答应,他这辈子很有可能都再也见不到路浮萍了。

    不管是哪一种,对霍青来说都是一种痛苦。他知道,路浮萍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着想。要不然,白静初肚子中的孩子怎么办?总不能刚出生,就没有了爸爸吧?这么自私的事情,路浮萍真干不出来。

    越是这样,霍青的心中就越是难受。

    泪水,顺着霍青的眼角扑簌簌地流淌下来,哽咽着道:“浮萍……”

    “霍青,你爱我吗?”路浮萍轻轻抚摸着他颚下的胡茬子,轻声问道。

    “爱,我一直都爱你。”

    “我也爱你。”

    只要两个人相爱就好,又何必非要在乎那一张纸呢?霍青的肚子里有千万句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了,他只是紧紧地搂抱着路浮萍,恨不得将她给吞进肚子中。这辈子,他都不想再撒开。

    天,终于是亮了。

    佘美心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她洗漱完毕出来,才现郑高祖和张丹溪、汪老、佘老、华辅周、华天赐、柴进之等人都已经在吃早餐了,一个个都顶着黑眼圈儿。看来,昨天晚上都睡好。

    封寒霜和江洋、张坤,也出来了,问道:“美心,怎么没看到霍青呢?”

    “霍青?”佘美心道:“哦,他昨天晚上跟我师姐睡一个房间了,可能还没起来吧。”

    “啊?他……他们真睡一起了呀?”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人家俩人本来就是一对儿恋人。”

    佘美心恨不得用大喇叭广播了,她要告诉所有人,霍青跟路浮萍在一起了。那样,别人就甭想再打霍青的主意了。她不知道封寒霜和霍青的关系,但是先打个预防针总是好的,这叫有备无患。

    封寒霜哦了一声,挨着佘美心坐了下来,问道:“你跟我说说霍青跟路浮萍的事儿呗?”

    “他们呀?认识很久了,只不过……唉,我路师姐的命太苦了。”

    佘美心也没有隐瞒,把路浮萍的事儿说了一下,封寒霜的心也感到很不是滋味儿。

    怎么什么凄苦的事情,都让路浮萍摊上了呢?让饮马河水给卷走了,又让常小蝶给撒了面目全非散,毁了容。这些事情,摊在一般人的身上恐怕都已经精神崩溃了。可你在看看路浮萍呢?看着是那么一个羸弱的女人,骨子里面竟然这么坚韧,她都给挺过来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封寒霜点了点头,哼哼道:“霍青要是敢对路浮萍不好,看我咋收拾他。”

    佘美心道:“对,就得狠狠收拾他。”

    “对了,你说……嘿,花飞絮醒没醒呢?”

    “管她干嘛,她是死是活,跟咱们有关系吗?”

    “我就是觉得好奇嘛,同样是吃大米饭长大的,她跟路浮萍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

    俩人在这儿悄声嘀咕着,声音和眉宇间都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郑高祖和张丹溪、佘老等人也有几分担忧,天都大亮了,花飞絮怎么还没有从楼上下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他们都这么大岁数了,去人家女孩子的房间还是不太好,就都把目光落到了柴进之的身上。

    第一,柴进之和花飞絮的关系不错,能谈得来。

    第二,昨天晚上,柴进之睡着了,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也避免了花飞絮的一丝尴尬。

    “进之,这事儿就交给你了,你上楼去看看。”

    “好。”

    “你一定要好好劝说花飞絮,别出什么事情。”

    “我知道。”

    其实,柴进之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睡着,他趴在门口,把所有的事情都听到了。不过,这家伙的城府很深,愣是忍着没出去。也幸亏是他没出去,要不然,看着霍青和江洋抱着花飞絮进入到了房间中,心中指不定会怎么恼火。

    她,原本是他的女人啊?现在的柴进之还是有些懊悔,昨天晚上他答应花飞絮好了,是不是就能直接把她给上了,不会白白地便宜了别人。这回可倒好,两个大男人,带着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进入了房间中,能放过她吗?想想都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啪啪!他轻轻敲了敲房门,轻声道:“飞絮,你起来了吗?我是柴进之……”

    没人应声。

    这让他的心中就咯噔了一下,要是花飞絮自杀了的话,连他也逃脱不掉责任。花间医派的竹摇风,是一个很难缠的老女人,性情孤僻,又极其护短。柴家要是惹上了她,这辈子是甭想消停了。

    幸好,他的手中有华天赐给的钥匙。咔哒!他将房门给打开了,推门走了进去。

    花飞絮斜靠在床头上,头有些凌乱,眼神有几分呆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柴进之走过去,轻声道:“飞絮,你……醒了。”

    “……”

    “唉,我昨天晚上睡着了,不知道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要不然,我肯定跟你坚决站在一条线上,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受欺负。”

    “……”

    “飞絮,我……”

    “我还是那句话,你愿意帮我杀了霍青吗?你要是不答应,就什么也不要再说了。”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

    有便宜不占,是乌龟王八蛋。

    趁势,柴进之将花飞絮给搂在了怀中。花飞絮的娇躯微微颤抖了一下,还是没有拒绝。既然是这样,那还客气什么?在xx的一刹那,花飞絮的双手因为疼痛,死死地抓着床单。柴进之再看到那一抹嫣红,整个人都彻底地亢奋了起来。

    原来,她是把女人的第一次给了自己。

    昨天晚上,江洋到底对花飞絮做了什么?花飞絮肯定不会往出说的,只不过,她在醒来的时候,嘴巴中有着一股乖乖的味道,刷了好几遍牙。她要杀的名单中,多了江洋、佘美心和路浮萍,但是要生擒霍青。

    她要让霍青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否则,难消她心头之恨。

    终于,柴进之大吼了一声,瘫倒在了花飞絮的身上,激动道:“飞絮,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你记住你说过的话。”

    “一定,我一定会记着的。”

    “好,我相信你。”

    花飞絮更像是完成了一种交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随手将床单扯下来,丢进了洗衣机中,去冲澡了。等到她裹着浴巾出来,柴进之又是一阵蠢蠢欲动,想上来抱着她,却让她给推到了一边去。

    “天儿也不早了,今天是跟韩医商会交流的日子,咱们得下楼去了。”

    “呃,对,对。”

    柴进之讪笑了两声,立即穿戴整齐,和花飞絮走了出来。

    刚好,霍青和路浮萍也从房间中出来了。路浮萍挽着霍青的手臂,霍青轻轻地搂着路浮萍的腰肢,更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什么。这份亲昵劲儿,甭提有多甜蜜了。再看柴进之和花飞絮呢?一前一后地走着,一个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一个带着几分尴尬的笑容。这回见到霍青和路浮萍,他们就更尴尬了。

    花飞絮竟然笑了,带着几分歉疚地道:“霍青、路浮萍,佘美心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没,她在楼下吧。”路浮萍就是一怔。

    “昨天的事儿……对不起了,我往后保证再也不会了,请你们原谅我。”

    “没事,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路浮萍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她要是放在心上,就不会让霍青帮着她解毒了。

    花飞絮感激道:“谢谢,我早上让柴进之开导了一下,越想自己越是混蛋,我……唉,我怎么能干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呢?等会儿到楼下,我要亲自跟佘美心道歉。她要是不接受,我就跪下来再也不起来了。”

    “没那么严重。”

    “不行,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影响了医学交流团的声誉,我现在就去找佘美心。”

    “啊?”

    霍青冲着路浮萍使了个眼色,万一花飞絮再次对佘美心下手怎么办?他们生怕佘美心会吃亏,立即紧跟了上来。本来,柴进之还想跟霍青和路浮萍打招呼的,可人家就这么走掉了,丢给了他一个背影。

    混蛋!

    难道说,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就这么没有分量吗?柴进之眼神中的杀机,越来越浓烈了。当一个人从小到大,都光环四射,心中自然就有了一种自豪和傲气。等到跟霍青在一起了,他的光环全都让霍青给笼罩了,人家是浩瀚的明月,他就是一颗毫不起眼的小星星。

    这种强大的心理落差,让柴进之很难接受。这也是为什么,他答应了花飞絮一起对霍青下手了。

    封寒霜和佘美心还在那儿悄声说笑着,花飞絮突然从楼上下来,整个大厅中的气氛都不一样了。这些人都把目光落到了花飞絮的身上,倒是要看看,她想干什么。

    一步,一步,她径直走到了佘美心的面前,态度十分诚恳地道:“佘美心,我……对不起,我丧心病狂,我禽兽不如,干出了那些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给你们道歉,请你们原谅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