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造化弄人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0章 造化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70章 造化弄人
    假,你能不能再假点儿?瞎子都看得出来,你这样问我有没有中毒,是因为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不得不问。

    佘美心没好气地道:“有路师姐在,我死不了……对了,我跟你说,你别去帮花飞絮解毒,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霍青……”

    郑高祖和张丹溪等人急了,大家伙儿一起来的韩国,花飞絮真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怎么跟竹摇风交代?等回到华夏中医公会,在贾思邈的面前也不好说。还有,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也会遭到韩国人的嗤笑。

    什么交流医术?这还没等交流呢,就耗子动刀,窝里反了。

    路浮萍道:“霍青,听郑老和长老的,你去给花飞絮解毒吧。”

    “师姐……”

    “咱们不能这么小家子气,也不能让国外人看不起。刚才我也是冲动了,真要是有什么恩怨,等回国之后再解决也不迟。”

    这是一种大气节,有这样的一个奇女子,是中医之兴也,是民族之兴也。

    郑老和佘老等人,激动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路浮萍看似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交代了几点:第一,这样做,是给郑老等人面子,不想让他们难堪。第二,她们和花飞絮之间的恩怨,就看花飞絮的了。她要是舍得死,她们还不舍得埋吗?第三,不管怎么样,在国外都不能干出让人笑话的事情来。

    你说,同样是女人,岁数也相差不太多,差距咋就这么大捏?花飞絮尽是惹麻烦、捅娄子。路浮萍尽是帮忙,做什么都让他们放心,两个人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霍青点点头,却没有立即过去,而是帮着佘美心把了把脉。她的脉相微有些紊乱,所幸是没有什么大碍了,这让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佘美心的心里终于是泛起来了那么一丝丝的小甜蜜。混蛋,算你有良心,你要是丢下我不管,直接去给花飞絮解毒,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洋,你将花飞絮抱进我的房间中来,其余人在外面等着。”

    “好。”

    江洋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走过去,抱着花飞絮跟着霍青往出走。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他的双手在花飞絮的身上一阵乱摸,不占她的便宜,占谁的便宜啊?反正,不能白白地便宜了这个娘们儿。

    嘭!房门关上了。

    张丹溪问道:“郑老,你说……花飞絮没事吧?”

    郑高祖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霍青。”

    佘老和汪老倒是没想那么多,他们都是玩毒、解毒的高手,也就更是知道霍青的厉害。这样等了有二十来分钟的时间,房门终于是打开了。

    这些人就在门口等着呢,赶紧道:“霍青,怎么样了?”

    “没事了,你们谁把她送回到她的房间中去吧?等到她明天早上醒来,就没事了。”

    “好,那就好。”

    郑高祖连连点头,和汪老等人走进来,见花飞絮双眼紧闭,还处于昏迷中。他们也没想其他的,直接抱着花飞絮走了。

    江洋冲着霍青嘿嘿笑了笑,也走了出去。

    封寒霜和张坤,还有那些西山特卫保镖公司的保镖们,都跟着江洋一起往三楼走。在楼梯拐角的时候,封寒霜一把揪住了江洋的脖领子,将他给推靠在了墙壁上,问道:“说,你和霍青在房间中都干了些什么?”

    一愣,江洋迷惑道:“干什么?我们不是在房间中,抢救花飞絮了吗?”

    “他在那儿抢救就行了,你在房间中干什么?”

    “我……我当然是监督霍青了,万一他对花飞絮干出了什么不轨的事情怎么办?”

    “真是这样?”

    封寒霜哼道:“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跟他眉来眼去的,笑都不是什么好笑。”

    江洋感到很委屈,很冤枉:“哪有的事儿啊?封队长,你可不能以揣摩霍青的心思,来揣摩我,我可是良民……”

    噗!张坤和那些保镖们都没忍住,笑出声来了。

    你要是良民,那全天下还有坏人吗?江洋的头乱糟糟的,胡子拉碴,是那种不修边幅的人,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将他和坏人归类在一起了。

    江洋叫道:“你要不信,你去问问花飞絮……”

    花飞絮一直处于昏迷中,什么都不知道,你问她也跟没问一样。

    封寒霜瞪了他好几眼,终于是回房间中睡觉去了。

    等到江洋和张坤回到了房间中,关上了房门之后,张坤问道:“江大哥,你跟青哥真的啥也没干?”

    江洋嘿嘿道:“你信吗?”

    “我不信。”

    “不信就对了,反正……嘿,我跟你说啊,那妞儿是真不错。反正,我该摸的地方都摸了,就是没敢进去。”

    “啊?”

    张坤的眼珠子当即就瞪圆了,这种好事儿咋不叫他呢,叫道:“唉,你咋没进去呢?反正她也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

    江洋道:“你知道个屁,万一她是处儿怎么办?我和霍青就解释不清了。”

    张坤挠挠脑袋,嘿嘿道:“倒也是。”

    他俩在房间中嘀咕着,郑高祖和张丹溪等人也是一样。

    你说,怎么闹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呢?在来之前,他们觉得对付的人应该是韩医商会的人。这下可倒好,霍青把韩医商会的人给摆平了,倒是自己人不断地捅娄子。偏偏,他们还不能对花飞絮怎么样,想想都够让人头疼的。

    张丹溪问道:“明天早上,花飞絮醒来了,会怎么样?”

    郑高祖叹息了一声:“别想那些了,明天还得早起呢,还是睡觉吧。”

    “你说,霍青今天晚上会不会搂着佘美心和路浮萍睡觉?”

    “啊?”

    郑高祖愣了一愣,笑骂道:“张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人家年轻人的事儿,咱们还是别管了。”

    张丹溪嘿黑笑道:“要说霍青这个小子,还真是风流成性,我都特么有点儿羡慕他了。”

    “你以为这是好事儿啊?谁愁谁知道。”

    “啊?要是我,我就不愁,我巴不得的呢。”

    要是霍青,霍青愁吗?愁!

    这些人都散去了,霍青又回到了路浮萍的房间,帮着佘美心彻底清除了体内的毒素。这丫头跳起来,直接就往出走。

    路浮萍一把拽住了她,问道:“美心,你……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

    “哦,你睡觉打呼噜,我去霍青的房间睡。”

    “啊,不用……”

    “没事。”

    佘美心还冲着路浮萍挑了挑眉毛,大步就走了出去。等到路浮萍追上来,她咔咔将房门给锁上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师姐的心思了。爱情是自私的,又不是商品,怎么可以随意地转让呢?既然爱了,就要去争取,这是关乎到一辈子的事情。

    一瞬间,房间中就剩下霍青和路浮萍了,空气中都透了几分尴尬。

    路浮萍轻声道:“霍青,美心都是乱来的,你别放在心上。”

    “没有,这么晚了,你睡吧?我去洗个澡。”

    “哦……”

    路浮萍答应着,脸朝里钻入了被窝中,耳中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她的心扑腾扑腾地乱跳着。等会儿霍青回来了,他会睡在哪儿?是在佘美心的床上,还是自己的被窝中?毕竟,他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啊。

    她是拒绝,还是接受?

    她的心思很乱,很乱,偏偏又不敢乱动,感觉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终于,水流声停下来了。

    霍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直到了床边才停下来,轻声道:“浮萍,浮萍……”

    路浮萍没敢吭声。

    “睡着了?那算了,我还是回去睡吧。”霍青转身就走了,嘭!传来了关门声。

    “啊?”

    路浮萍就是一惊,心头就有点儿酸溜溜的。这个家伙搞什么呀?看我睡着了,你就回房间中去了。你还不如直接说,是想搂着佘美心睡觉好了。她,在你的房间中呀?路浮萍哪里还躺的下去,翻身就坐了起来,气恼道:“霍青……唔”

    她刚刚吐出来两个字,小嘴就让霍青的嘴巴给封堵住了。紧接着,她的身子一紧,霍青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她,直接将她给扑倒在了床上。

    这个坏蛋!

    敢情,霍青根本就没有走,他故意走到门口把房门给用力开下、关上了,又立即蹑手蹑脚地跑回来了,就是要看看路浮萍的反应。路浮萍的脸蛋都红到了耳朵根,芳心更是跟揣了一个小兔子,不住地乱跳。

    “霍青,我们不能这样……”

    “浮萍,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想你,很想你。”

    “别……”

    你爱我,我爱你,其他的都不要紧了。

    渐渐地,路浮萍的身子骨越来越软,抵抗也是越来越无力。该生的,终究是要生的,路浮萍曾经想过千百次,却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在韩国尔。

    等到两个人筋疲力尽瘫倒在床上,路浮萍抓着他的双手,正色道:“霍青,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当然了,你说。”

    “往后,咱们就保持着这样的关系吧?我往后还是得回药王谷。”

    “什么?浮萍,我……”

    “白静初是个好女儿,你应该好好对她。你要是不答应,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我……”

    霍青的声音有几分哽咽,很是激动,造化弄人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