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自作之孽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9章 自作之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69章 自作之孽
    五心海棠?

    佘老和汪老的脸色剧变,失声道:“浮萍,我们也知道花飞絮太过分了。可是,大家伙儿毕竟都是医学交流团的人,她又是花间医派的传人……你还是帮她解毒了吧?”

    真正地毒术高手,是在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就给你下毒了。这要是让你察觉出来的话,就不算是什么本事了。无疑,路浮萍就是这样的毒术高手,大有一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

    这是一个温柔善良,外表柔弱,内心坚韧的女孩子,不说是已经修炼到了那种古井不波的境界,但很少动怒。

    毒经中有各种各样的毒草、毒虫,还有一些下毒的配方、手法。路浮萍整天沉浸在毒经中,倒不是说要给人下毒,而是想通过研究毒术,能给更多人解毒。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不管任何的一种动物、植物,都脱离不开木、火、土、金、水五种自然物质,相互克制、相互制胜。

    可是今天,她真的火了,花飞絮一次又一次挑战她的忍耐底线。

    第一,昨天晚上,花飞絮给霍青下毒了。霍青将她送给到了宾馆中,她还以怨报德。

    第二,今天晚上,花飞絮为了能将霍青给毒倒了,竟然将饭菜中下了十香软筋散。要不是她察觉出来了,霍青又百毒不侵,后果不堪设想。

    好吧,我再原谅你一次!

    可是,你在半夜三更踹开我的房门,来找霍青算是怎么回事?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不就是想看我和霍青的笑话吗?退一万步的说,就算我跟霍青上床了,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爱霍青,一直很爱。同时,我也相信,霍青一直都很爱我。只要我点点头,霍青会立即放弃跟赵瑾、白静初、沈嫣然等人在一起,跟我结婚。

    不过,这种“自私”的事情,路浮萍可干不出来。

    好吧,我再再原谅你一次!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佘美心下毒啊?毕竟,大家都是医学交流团的人,打归打,佘美心就没有下毒的意思。要不然,她只要摘掉右手的手套,毒翻了花飞絮跟玩儿一样。在花飞絮洒出了毒粉的一刹那,路浮萍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用出了五心海棠。

    七心海棠是一种极其娇艳的鲜花,花开七瓣儿,也是一种最神秘最让人害怕的一种毒药,这种花的生长极为不易,不能浇水,只能用烈酒。用七心海棠炼成的毒,无色无味无烟,即便是使毒的大行家不知不觉地中毒了,也不会有什么察觉。

    当初,常老怪给霍青、朱京虎、唐肥等人下了三心海棠,也就是在七心海棠盛开三瓣儿的时候,炼制出来的毒药。虽然没有七心海棠的毒性大,但也非常厉害了,差点儿把他们全身的血液仿佛是都要被冻僵了,牙齿也嘎登嘎登地作响。这要是没有解药,整个人会被活生生地冻死。

    而五心海棠,比三心海棠还更要厉害。

    单单只是这一点,就看出路浮萍的天赋和悟性了。常老怪在要药王谷修炼了那么多年,不过是炼出了三心海棠。而路浮萍,她在药王谷才多久?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炼出了五心海棠。这也是为什么,毒手药王把心思都用在了路浮萍的身上了,就想着将来让她来当药王门的新任门主。

    要知道,毒手药王可是连他的女儿常小娥都放弃了,那也是一个乎寻常、出类拔萃的女孩子。

    当时,花飞絮中了五心海棠,身体瞬间僵住了,眼睁睁地看着黑盲蛇弹射过来,愣是没有办法去躲闪。也幸亏是佘美心射出了黑盲蛇,要不然,佘老也不可能抢救得这么及时,花飞絮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

    原来是这样!

    郑高祖和张丹溪、佘老、汪老看着路浮萍的眼神中,都露出了骇然之色。五心海棠啊,这个丫头才多大,竟然就炼出来了。这要是再过几年,那还了得?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郑高祖连忙道:“路浮萍,你还是帮着她解毒吧?现在,咱们是在国外,真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影响不太好。”

    路浮萍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道:“没办法,我也解不了五心海棠的毒。”

    “啊?你……这毒是你下的呀!”

    “下毒的人,就一定会解毒吗?”

    “可是……”

    “真正能救她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霍青。不过,霍青让朴宰相给叫走了,他的手机没电了,丢在床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我的天呐!

    要是让竹摇风知道花飞絮惨死在了尔,又是让药王门的人给毒死的,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郑高祖不敢怠慢了,一方面让佘老尽可能地想办法吸毒,一方面联系朴宰相,问霍青什么时候回来。

    谁想到,朴宰相和朴正泰的电话都处于关机中,联系不到。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虽然说这一切都是花飞絮自找的,可郑高祖和张丹溪等人还是有些不忍心。这么多的中医名宿在这儿,愣是没有半点儿的法子,药王谷的毒术实在是太厉害、太霸道、太歹毒了。不过,换句话来说,要不是花飞絮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侮辱,路浮萍和佘美心也不可能同时用出五心海棠,还有黑盲蛇。

    “嗯……”

    在路浮萍的抢救下,佘美心终于是清醒了过来。

    一则,毒术厉害的人,解毒术自然也厉害。

    二则,佘美心从小就是跟着蛇妖长大的,接触的都是毒,身体中自然而然就有了抗体。后来,她的手臂又让铁甲鸡冠蛇给咬了一口,毒手药王和蛇妖费了好多的心思,愣是把她的手臂练成了毒臂。这样,让她体内的抗体就更是强盛了,一般的毒对她来说,根本就没什么用。

    不过,佘美心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问道:“师姐,那个臭娘们儿怎么样了?”

    路浮萍淡淡道:“她中了我的五心海棠,又让你的黑盲蛇咬了一口。”

    “啊,咯咯……咳咳,这都是她自找的,活该。”

    “行了,你少说两句,好好休息一下。”

    “我没事。”

    佘美心左右看了看,也挺迷惑的:“师姐,霍青不是来咱们房间了吗?他跑哪儿去了。”

    路浮萍道:“他真是让朴宰相给打电话叫走了,现在也联系不到他。要是回来晚了,花飞絮就真没命了。”

    “那才好呢,最好是明天早上再回来。”

    “浮萍……”

    说曹操到,曹操就到了。

    霍青是真不经念叨,翻身从窗口跳了进来,嘿嘿道:“浮萍,我想你,就赶紧回来……啊?这……你们怎么都跑这儿来了,生什么事情了?”

    朴宰相和朴正泰回到家中,又想起了点儿事,就把霍青给叫去了。霍青的心中惦记着路浮萍,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当然不能错过了。两口子吵架了,打架了,冷战了……越做越爱,自然什么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自打佘美心和路浮萍来到了静安市,对霍青的态度就不咸不淡的,这让霍青的心中有些郁闷。他是多么渴望跟路浮萍打破那种冷漠啊?要不然,他的心中始终像是揣了什么,堵得不行。

    今天晚上,花飞絮给这些人都下了十香软筋散,更是用匕将霍青给挟持了,质问路浮萍爱不爱霍青。路浮萍回答的很干脆,爱,一直都爱。在那一刻,霍青听到了这一句话,心底升起来了一股暖流,眼角都有些湿润了,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感动的是,路浮萍的心中一直有自己。

    愧疚的是,他却不能像之前那样爱她了,这算是造化弄人吗?幸好,佘美心比较懂事儿,晚上给他留门儿了,霍青就立即溜进来了,恨不得立即就将路浮萍给搂在怀中。谁想到,朴宰相又打来电话了,他在忙完了之后,就立即“飞”回来了。

    就算是他反应再快,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让眼前的一幕给吓了一跳,跟他心中想着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霍青?”郑高祖和佘老等人都是又惊又喜,喊道:“快来,快帮花飞絮解毒。”

    “怎么回事啊?”

    霍青便往前走,边把目光落到了路浮萍和佘美心的身上,这话当然也是问她们的。

    佘美心叫道:“花飞絮想要对路师姐下毒,结果,让我和路师姐把她给废了。”

    “什么?她对浮萍下毒……浮萍,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没事。”

    “嗨,霍青,你眼睛有毛病啊?难道你没看到我中毒了呀?”

    佘美心的心中很不爽!

    这是什么人呢,路师姐好好的,你问她有没有事儿。我躺在路师姐的怀中,脸色惨白,精神萎靡,你怎么不问问我有没有事啊?一下就看出来了,路浮萍在霍青心目中的分量,比任何人都重。

    霍青讪笑了两声,问道:“美心,你也中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