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五心海棠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8章 五心海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68章 五心海棠
    是不是闹鬼了?

    明明是眼睁睁地看着霍青进入到了佘美心和路浮萍的房间中,人怎么就不见了?而佘美心,又怎么到了霍青的房间中?这一连串儿的疑问,都让花飞絮有些懵圈了。

    不仅仅是路浮萍,郑高祖和张丹溪、佘老等人也都恼了。

    因为,他们对路浮萍的印象太好了,不骄不躁不张扬,对谁都很有礼貌。不管是什么时候,她对郑高祖、张丹溪等人都郑老、张老地叫着,心思缜密,总是能想到别人注意不到的细节。同时,她的医术也很精湛,赢得了所有的称赞。

    就是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孩子,怎么招惹花飞絮了?深更半夜的,突然一脚踹开了人家的房门,摆明了就是欺负人,还不把人给吓到才怪。

    再看花飞絮呢?自从和柴进之进入到了医学交流团之后,就惹出来了一件又一件的事情。跟霍青去开房,又用十香软筋散把这些人都给毒倒了。这样一比较,路浮萍就更是把她给比没了,简直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郑高祖喝道:“花飞絮,你到底想干什么?”

    花飞絮一点儿觉悟都没有,手指着路浮萍,怒道:“我眼睁睁地看着霍青进入到了这个房间中,人怎么么了?路浮萍,你说,是不是你把霍青给藏起来了?”

    路浮萍跳到了地上,冷声道:“不管霍青在没在这个房间中,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爱霍青,就算是跟他上床,我也愿意。”

    “你不要脸。”

    “我不要脸?两个人真心相爱,这有什么不要脸的。”

    “你……”

    佘美心的眼珠子都瞪圆了,怒道:“花飞絮,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花飞絮嗤笑道:“我解释什么?我就这样,你们爱咋咋地。”

    她作势就要往出走,郑高祖没有动,张丹溪和汪老、佘老、佘美心上来,横身挡住了她的去路。在走廊中,封寒霜和江洋、张坤,还有那些西山特卫保镖公司的保镖们也都上来了,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的。

    这些人都没有吭声,就这样怒视着花飞絮。

    花飞絮叱喝道:“你们想干什么?快让开,我要回去睡觉了。”

    佘美心冷笑道:“睡觉?你撒完泼了,一句话回去睡觉就完事儿了?你不觉得,你需要一个道歉吗?”

    “我为什么要道歉?你们让不让开,再不让开,我……”

    “你能咋的?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佘美心可不是那种善茬子,飞起一脚就爆踹了出去。花飞絮没想到,佘美心没有任何的征兆,说动手就动手,她立即横着手臂来格挡。嘭!脚踹在了她的手臂上,愣是踹得她倒退了好几步。

    早就想揍她了,终于是逮到了机会,佘美心当然不会放过了。她的身子如蛇一般缠绕上去,对着花飞絮就展开了攻势。

    一个深得了蛇妖和毒手药王常柏全真传的人,一个是花间医派的嫡系弟子,这样的两个人谁更厉害?在场的这些人,包括路浮萍在内,竟然没有一人上去劝阻,或者是说什么的,他们都默默地看着,心中升起来了同样的一个念头。

    “佘美心,加油!”

    “揍她,使劲儿揍她!”

    这是大家伙儿的心声啊!

    人心都是肉的,你说,你连路浮萍这样的人都欺负,是不是太过分了?要是再不给花飞絮点儿教训,她往后指不定还会干出什么捅娄子的事情来。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就悔之晚矣了。

    三分钟、五分钟……眨眼间十多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花飞絮越来越是急躁。随手抓起了一把椅子,砸向了佘美心。佘美心往旁边一闪,她竟然从怀中摸出来了一把匕,狠狠地捅向了佘美心的胸口。

    这下,性质可就变了!

    封寒霜的手中忍不住捏了一把飞刀,低喝道:“美心,小心。”

    可能,佘美心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一瞬间,匕就到了近前,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在这个千钧一之际,佘美心突然一把抓住了匕的锋刃,跟着一脚踹在了花飞絮的小腹上。

    “啊……”花飞絮吃痛不住,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佘美心甩手将匕给丢在了地上,上去就是一脚,一脚地爆踹起来了。

    敢情,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一个灰不溜丢的手套。这是药王谷的镇谷之宝了乌蚕手套,第一,在下毒时候,不会伤到自己。第二,这个手套刀砍不破、剑刺不漏,绝对是一把上品的护具。

    由此一点,就看出毒手药王对佘美心的器重了,竟然把这个手套都传给她了。也幸亏是有这个手套了,要不然,花飞絮刚才的那一下子肯定就将佘美心给刺伤了。在这样连续地爆踹下去,花飞絮很快就鼻青脸肿了。

    混蛋!

    霍青欺负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连佘美心也上来了……这让心高气傲的花飞絮,实在是难以接受,她随手撒出去了一把粉末,怒吼道:“你去死吧。”

    粉末,全都洒在了佘美心的身上、脸上,让她的视线严重受阻,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禁不住打了个喷嚏。喷出来的,却是血水。

    趁着这个空挡,花飞絮上去一巴掌,将佘美心给扇了个跟头。

    “你不是打我吗?来啊,再过来啊。”

    花飞絮从地上抓起了匕,一步,一步,照着佘美心就扑了上去。

    路浮萍横身拦了上来,叱喝道:“花飞絮,你还不住手?”

    “住手?你们都是霍青的女人吧?我就杀了你们,让霍青这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中。”

    “路师姐,她疯了,你快闪开。”

    佘美心的眼睛睁不开,看不到,但是她能感觉得到。随手,她将路浮萍给推到了一边去,从她的袖口中,弹射出来了一条通体黝黑锃亮的小蛇,如箭一般飞向了花飞絮。花飞絮一心想着杀了路浮萍和佘美心,眼睁睁地看着小蛇飞过来,想要往旁边躲闪……突然,她就感到全身都僵硬,不受控制了。

    噗!那小黑蛇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一瞬间,她的手臂几乎是以肉眼能见的度,肿胀起来了,泛起了黑紫色。

    “啊,这是黑盲蛇。”

    佘老一辈子都在玩儿蛇了,自然是知道这种黑盲蛇的厉害。

    这种黑盲蛇的样子根本就不像蛇,看起来有点像大一点儿的蚯蚓,不过是2o来公分,通体黝黑、光滑亮。它的眼睛极小且退化成感光眼点,呈黑点状隐藏在脑袋的下方,看上去就跟失明了似的。不过,这种黑盲蛇的毒性极大,可以说是见血封喉。

    这要是闹出人命,事态可就严重了。

    佘老一个箭步窜上去,单手捏住了黑盲蛇的七寸,黑盲蛇挣扎了两下,终于是垂下来了。他的手不敢撒开,动作却奇快,立即从口袋中摸出来了一颗药丸。就这么一大会儿的工夫,花飞絮的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青色,紧闭着双眼,眼看着就要不习惯了。

    还是郑高祖上来,捏开了花飞絮的嘴巴。要不然,连药丸都吞不进去。

    佘老摸出一把小刀,在蛇咬的地方画了一个“十”字化形,顿时流出来了一股浓黑的血液,竟然不是腥臭,而是一股馨香的味道,很好闻。不过,在场的这些人中大多都是医道高手,都明白一个道理,越是这样的蛇毒性才越大。

    佘老又在花飞絮的胳膊上,割了两刀。然后,他从腰间的皮囊中,抓出来了好几只有点儿像是水蛭一样的小动物,放到了刀口上。它们就跟见到了美食似的,用力吸着血液。不过,它们吸的度好慢,好一会儿身体才跟气吹的一样,膨胀了起来。

    “快给我端来一盆清水。”

    “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呆了。

    华天赐转身就跑,很快打来了一盆清水。这样又等了一会儿,那水蛭一样的小动物的身体已经胀得圆圆的,都快要爆炸了。佘老抓起一只,用力捏了捏……嗤,一股浓黑色,跟墨汁一样的液体,落入了清水中。等到捏完了,那水蛭一样的小动物的身体也干瘪了,佘老再次将它放到了花飞絮的手臂上。

    一只,一只,一只……就是这么不断地循环着,吸,吐,吸,吐。那一盆清水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还散着一股说不清的味道,让人闻之作呕。

    华天赐来回跑,不断地打清水过来。

    这样持续了一阵,郑高祖问道:“佘老,花飞絮中的毒怎么样?”

    佘老的眉头紧锁着,喃喃道:“不对啊?她中的毒……好像不仅仅是蛇毒,还有更厉害的一种毒,恐怕连我都解不了了。”

    “啊?这是什么毒?”

    “我也不知道,这种毒比蛇毒还更要霸道,好像是连血液都给冻住了。要不然,我的吸蛭虫早就将她体内的毒素,吸光了。”

    佘美心也中了毒,在路浮萍的抢救中,终于是清醒过来了,就是不能随便乱动。不过,想要祛除她体内的毒素,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路浮萍又给佘美心吞下了一颗药丸,淡淡道:“她中的是五心海棠。”

    ps:推荐一本新书都市修仙奇才,浪冰心火新作,看一看,或许你会喜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