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投怀送抱_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6章 投怀送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66章 投怀送抱
    因为朴永升让大通钱庄的人给杀了,正泰娱乐公司跟大通钱庄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因为黑瓦台要针对大通钱庄下手,大进集团就想着慢慢疏远跟大通钱庄的关系,把存在钱庄中的钱都给取出来了。这还不算,跟大进集团合作的那些大老板们,在宋高勋和宋仲硕的“挑唆”下,也减少了跟大通钱庄的合作。

    你说,大通钱庄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大进集团?要不是因为霍青的关系,宋仲硕早就让大通钱庄的人给杀了。

    杀一儆百!

    一旦大进集团让大通钱庄给干垮掉了,那些商界名流、富甲权贵们,还有哪个敢跟大通钱庄对着干?等到那时候,就算是黑瓦台想要对大通钱庄下手,也没用了。因为,大通钱庄已经掌控了整个韩国的地下经济命脉。

    注定了,这是一个不眠夜。

    郑高祖和张丹溪、佘老、汪老,还有金俊镐等韩医商会的人也都过来了,大家伙儿就在中医馆中,抢救那些伤者。有的是胳膊断了,有的腿射了,有的是中了箭矢……幸好,这里有一个精通观音手的花飞絮。

    她让霍青给踹了两脚,脸色微有些惨白,但还是咬牙坚持着,抢救这些伤者。路浮萍跟她说话,她也不吭声,只是低头忙着手头上的活儿。

    活该!

    在这个观点上,佘美心和封寒霜的态度很一致。这一切,都是花飞絮自找的。到现在,她们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一门儿针对霍青,还给大家伙儿都给下毒了。要不是霍青百毒不侵,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你说,大家伙儿都是医学交流团的人,至于这样吗?哼哼,花飞絮竟然还挟持了霍青,想要杀了他,真是脑袋瓜子让驴给抽了。一想到自己把身上所有的毒药,都让霍青给吃了,霍青一点事儿都没有,佘美心就忍不住地想笑。

    柴进之也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心中很郁闷,不愧是兄弟,他跟大哥柴庆之遭到的境遇,是如此的想象。

    这么多年来,神圣刀锋和神将的军事演习就没有赢过。在神宗看来,带队的人就等于是捡功劳去了。屈三绝好不容易给争取来的,柴庆之带着人手兴冲冲地来到了雪豹特种大队。谁想到,这场军事演习竟然输了,全都是因为霍青从中搞的鬼。

    在中医界,柴鹊绝对是泰斗级的存在,人称“赛扁鹊”。作为柴鹊的孙子,柴进之很小就对中医有着浓厚的兴趣。小小年纪,就在京城的中医界崭露头角了。等到长大后,来柴家求婚的人可以说是络绎不绝。柴进之倒是对许岩挺上心的,谁想到,许家人竟然上门退婚了,说是许岩死活就是不嫁。

    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人家不嫁,你还能死乞白赖地硬要嫁啊?这门婚事,就这么黄了。等到事后,柴家人去调查才知道,许岩是跟一个叫做霍青的人好了。也就是说,在订婚期间,她跟霍青很有可能就生了关系。

    这等于是戴绿帽子啊?对于名门望族的柴家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

    表面上,在京城的那些商界名流、富甲权贵们倒是没有说什么,暗地中,都在叨咕着这件事儿。在那段时间,柴进之整天在医馆中,都没敢出门儿,生怕别人会问起来,有够丢脸的。

    老是这样下去,总归不是法子。

    刚好,有这么一个赴韩医学交流团的机会。本来是想让柴鹊去了,柴鹊说是岁数大了,还是让柴进之出去走走吧?一则是打响自己的名声,二则就是让柴进之出去散散心。柴鹊跟花间医派的竹摇风也认识,就让柴进之和花飞絮,结伴而行,一起去的静安市。

    一来二去的,柴进之对花飞絮还挺有好感的。

    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霍青也在这个赴韩的医学交流团中。而且,第二天晚上,他就抱着花飞絮去开房了。混蛋!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去开房,又在房间中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什么都没生,鬼才相信。

    你说,霍青怎么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自己作对呢?难道说,就因为柴家人好欺负?在为期三天的义诊上,也让柴进之很恼火。他在那儿忙前忙后的,而霍青却在房间中悠哉游哉地茶水。可结果呢?反而让霍青抢了风头,功劳也算到了霍青的头上,什么事儿都没有他的了。

    特么的!

    越想越气,柴进之心头的火气,腾腾地往上窜。

    就说现在吧,他和郑高祖、张丹溪等人在这儿抢救伤者,而霍青呢?他跟着朴宰相、宋仲硕在房间中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一直等到了凌晨时分,等到他们抢救得差不多了,朴宰相和宋仲硕等人才算是散去了。

    柴进之问道:“张老,你说,霍青算是咱们医学交流团的人吗?”

    “嗯?”张丹溪就是一愣,问道:“怎么不算啊?”

    “你看他为医学交流团做过什么事情吗?我看,他这趟来韩国,就是来做生意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

    张丹溪摇头道:“咱们这趟来韩国做医学交流,不仅仅是医学方面的事儿,更是政治方面,我们要弘扬中医,扬我国威。别的不说,就说朴宰相和朴正泰找来一个诈死的老人,来咱们这儿看病的事儿,要不是霍青和佘美心随机应变,不仅仅识破了对方的阴谋,更是扭转了乾坤,这是一种大智慧啊。”

    柴进之还是有些不服气,叫道:“可是……”

    郑高祖正色道:“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进之,在这一点上,你还真得跟侯青好好学学,跟他比起来,咱们顶多不过是中医。而霍青?我看,他跟贾思邈一样,才是真正的上医。”

    “啊?郑老……”

    “行了,天儿也不早了,大家都早点儿休息吧。霍青已经跟朴宰相说好了,明天,韩医商会的人也将来咱们中医馆,大家伙儿一起交流医术,再进行为期三天的义诊。”

    “是啊,咱们这回是有的忙了。”

    佘老和汪老笑了笑,回楼上睡觉去了。

    这些人都66续续地散去,柴进之回到房间中。他的心情很烦躁,洗了个热水澡,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啪啪!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伴随着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柴进之,你睡了吗?”

    “花飞絮?”一怔,柴进之走过去将房门给打开了,问道:“飞絮,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啊。”

    “我睡不着,想过来跟你唠唠嗑,不打扰你吧?”

    “当然不打扰了。”

    柴进之将花飞絮给让了进来,对这个女孩子,他的心中已经由好感,到悲愤,再到忌惮了。

    好感的是,他和花飞絮一路抵达尔的时候。

    悲愤的是,她和霍青在抵达了尔的第二天晚上,就去宾馆开房了。不管有没有干什么,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忌惮的是,因为这个女人太过于心狠手辣了。你要是跟霍青有恩怨,随便你怎么对他下手好了,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她竟然给所有人都给下了毒,这让柴进之很是不爽。

    比躺枪更可悲的事情,是为了霍青躺枪。

    如果,花飞絮对他敞开衣襟儿……哦,是敞开心扉,他很有可能就会跟花飞絮联手,一起对霍青下手了。以现如今的情况,他敢跟花飞絮联手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女人,什么都干得出来。没准儿,他前脚跟花飞絮联手了,后脚就让花飞絮给卖了。

    不过,要是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他是上,还是上呢?恐怕,没有哪个男人会去拒绝。

    柴进之给沏了一杯茶,问道:“飞絮,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花飞絮坐在床上,盯着柴进之,冷声道:“柴进之,我想杀了霍青,你帮我。”

    “啊?”柴进之吓了一跳,问道:“这可不是小事情,你为什么非得要杀他?”

    “这是我们师门之间的事情,等过后我再跟你说。如果……你要是答应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就等于是表白心迹了。

    只要柴进之点点头,他今天晚上就能爬到她的身上,想怎么拱就怎么拱。

    是,他也很想杀霍青,甚至是比花飞絮还更要痛恨。可是,这件事情可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星罗酒店的那天晚上,大通钱庄的那么多人都让霍青一个人给挑了。今天晚上在中医馆,朴宰相和朴正泰、李河清等人,也没能把霍青怎么样。

    如果霍青是那么容易被杀的,哪能轮得到他们?早就让东北王张莽、大江盟的朱心武,还有东洋人、大通钱庄、忽赤儿大汗等人给碾成渣渣了。这人,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看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越是跟他接触,就越是感觉到他的可怕。

    别的不说,花飞絮两次给霍青下毒,霍青都没怎么样,甚至是她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

    不行,不行。

    柴进之深呼吸了一口气,叹声道:“飞絮,这件事情很不简单,你看咱们是不是从长计议……”

    “你就说,你干不干吧?”

    干什么?是干你,还是跟你一起合作,干掉霍青?

    柴进之的心就突突地乱跳了,更是一阵口干舌燥,强自镇定道:“我觉得,咱们还是再想想……”

    “行了,我知道了。”花飞絮起身就走。

    “飞絮……”

    “你就当我没来过,什么也没说过。”

    花飞絮大步走出来,就看到一道身影,闪身摸进了佘美心和路浮萍的房间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