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血珠出世_风月大陆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血珠出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 血珠出世
    就在尤那亚攻占艾司尼亚的同时,在法斯特的邻国武安,一场悄然的变故也在王都普瓦沙发生了。

    虽然经历了三国围攻的困难时刻,但武安现在的处境比起它的邻国法斯特来说却是好上许多了。因为外敌的入侵,激发了国内民众的同仇敌忾之心,加上新颁布的几个法令缓解了他们身上所受到的压迫,鼓励发展生产,他们和统治者之间尖锐的矛盾一时间被淡化了,他们工作的积极性和爱国的热情使得国家的实力以惊人的速度恢复过来,市场也很快恢复了生气。

    而这场战争之中的大功臣七公主殿下第一次浮出了台面,被国内所有的人民所敬仰。在她的命令下,武安的军队被改组,大批老成的将军被年轻的新血取代,军队的规模在扩大。

    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但有些有识之士却在暗中叹息,现在的武安已经被推上了一个可怕的道路,积弱的国家根本经不起日益增长的军队扩张,此刻的武安最需要的应该是休养生息,于是他们在暗中努力影响新的国王,试图压制那个女人的野心。

    暗流的涌动,立刻引发了强烈的反应,那个女人的可怕是他们根本无法抵抗的,等到他们明白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

    被重重高墙深院包围起来的禁宫内院,往日的平静安宁被数十名不速之客的脚步声打破,站在门口的侍卫看到领头的那个美丽女人,无不恭敬地俯首低头,毫无拦阻询问的自觉。

    进入深深的内院,踏上白玉的台阶,才有内廷的守卫上来拦路。

    “站住,没有大王的召见,任何人不得进入内廷。”

    “连我也不行吗?”美丽的女人停住脚步,用威严的口吻缓缓说道。

    “对不起,尊贵的公主殿下。”忠心耿耿的守卫首领脸上虽然出现了片刻的犹豫,但守卫的觉悟还是让他坚持了自己的职责:“虽然您是拯救了整个王国的公主殿下,但这里是大王的内廷,请您遵守大王的命令。”

    “不错,你有非常不错的胆识和勇气。”公主殿下明艳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的微笑,像是一阵春风吹过,让心中紧张不已的守卫首领为之松了一口气。但随着公主殿下优雅的一扬下巴,站在她身边的一个男人轻轻弹了两下手指。

    “这是……”

    一阵剧烈的疼痛抓住了守卫首领的心脏,根本没有再转念的机会,他就软软的倒下去了,眼中、耳朵里面、口中、鼻子里面都渗出了乌黑色的血丝。而此刻,跟随他的那些忠心守卫们也纷纷七窍流血,软倒在地。

    “好可怕的杀人手法!”这样的场面,落在跟随公主殿下的人眼中,也不禁为这个男人的手段而心寒。

    美丽的公主殿下再没有多看倒在地上的守卫一眼,仰首向前迈步,踩着点点的鲜血,在地上留下猩红的痕迹。她的身后那些人也随后跟着她踏入了内廷。

    “干什么?”一声威严的喝声从华丽的内廷上方传来,是站在王身边的新任辅政大臣。

    “我想和我的哥哥谈一些私人的事情,你这个老头就不要多事了。”公主殿下的明眸中闪过厌恶的神色:“如果不是你在当中挑拨离间,我哥哥怎么会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呢?”

    “你真的来了?”坐在王位上的年轻男人慢慢站起来,有些不相信地望着自己的妹妹。他的双眼无神,脸色苍白,作为武安的新任国王,他的确缺少一分王的威严。

    “是的。”公主殿下口气中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你要让我离开王都,到冬宫去度假,难道是想过河拆桥吗?”

    “不是的,不是的!”面对自己的妹妹,武安王的气势更加软弱:“我只是心疼你太劳累了,希望你去散散心。”

    “大王!”身边的辅政大臣实在忍不住了,他提高了声音提醒自己的国王。但他的出声却引起了公主殿下更大的反感。

    “多事的老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听到公主殿下这样的话,她身后那个一身黑色袍服的男人双手轻扬,一股旋风平地生起,在内廷里面呼啸盘旋,发出尖锐的破空鸣声,冲击在老人的身上,将他一直击到身后的墙壁上,血肉横飞。

    “啊……”

    身上被自己老师的血肉飞溅上去,武安王更加心慌,双腿一软,坐到在王位上,嘴唇颤抖,半天说不出话来。

    “现在祸害之源已经消失,我想哥哥您会好好做您的国王了。”公主殿下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知道吗?我亲爱的哥哥,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您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王国,您要全力支持我!”。说到最后,公主殿下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起来。

    “是,一切都照你的意思去做吧!”武安王有气无力地回答。经历这样的一场见面,他对自己的妹妹有了更深的认识。他照着自己妹妹的要求,开始进行人事调动,把自己熟悉的几个名字从朝臣的名单之中一一划掉。

    走出了内廷,外面的血腥气味飘来,让公主殿下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她强忍了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俯身干呕了数声,这样的举动落入身后的随从眼中,他们不禁暗暗惊讶。但他们谁也不敢伸手去扶助她,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处,而这个时候又是她心情最难捉摸的时刻。

    “我好恨你!”公主殿下的心中涌起无边的恨意,可是同时她也为自己的心情感到无比的迷茫,到底自己是为什么会愿意留下他的骨肉呢?难道自己的心中还有一丝留恋吗?

    “不对,这只是为了以后的事情做好万全的准备!”

    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这样再次告诉自己后,公主殿下突然转身对黑袍男人和白衣男人说道:“您们现在可以得到您们的报酬了,我都准备好了。”

    “多谢七公主。”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奋的气息,毕竟像他们这样进行最后的实验,没有国家的支持是非常困难的。

    “不用谢我。”公主殿下已经从方才的失态中完全平静下来:“杨希先生,希望能够尽快看到您的不死军团;而杜比奇门主,太学院已经为您准备了最好的实验室,以后就请您尽力发挥您的才能。”

    ※※※

    “你说什么?”文冶达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大叫着瞪向眼前这个貌如厉鬼的老人。

    “没有办法,现在万灵血珠已经炼到最紧要的关头,但却缺少主要的材料。”血手天蝎毫无表情地望著文冶达,一双鹰目中不时闪过点点的鬼火。

    “还缺少什么样的材料?”

    文冶达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起来,在血手天蝎的眼前来回走动。

    “抓了那么的人,你现在还说缺少材料?你知道我们现在面临多大的压力,几乎天天都有民众起来反抗!”

    “所有的乱民统统处死!杀一个两个他们不怕,就杀一百个一千个,总会把他们杀怕了的。”

    血手天蝎冷冷地说道,话语中带着浓烈的血腥气味。文冶达不禁摇头苦笑。

    “这个地方有多少好材料呢?”血手天蝎拉回话题:“资质够标准的处子不到一千名,其中资质上佳的不到二十名。而剩下来的一千五百多人中大部分都是一些破烂货色,这样即使炼制出万灵血珠,它的威力上也要打很多折扣的。”

    “那我们再去找资质上佳的处子……”

    文冶达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血手天蝎粗暴地打断了。

    “我的殿下,你不要有这种幼稚的想法了。现在我们哪里还有时间去慢慢寻找好的材料呢?而且为了弥补因材料不好引起的缺憾,它的主要材料,必须是要资质上佳,身具高深武功的女人,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可以引发万灵血珠的威力。”

    “难道没有别的选择吗?”文冶达停下脚步,显得十分焦躁地问道。

    “我已经估算了很久,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血手天蝎淡淡地说道:“只有殿下身边的上官清儿有这样的资质。”

    “可是……”

    文冶达还要再挣扎一下,但血手天蝎根本不给他机会了。

    “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和本钱,如果因为最后这一下心软,使得整个炼制行动失败,那我们就全完了。你以为我们还会有翻身的机会吗?”

    文冶达呆若木鸡,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血手天蝎并没有停下来,只是继续对文冶达施加压力。

    “这也是为了殿下的大业,上官清儿一定也会愿意为殿下献身的。”接着他又反过来劝导道:“只要炼制成功,我们就可以纵横天下了。到那个时候,大业即成,还怕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呢?”

    文冶达的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最后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道:“好,就照师傅你的话去做。”

    “很好。”血手天蝎十分满意地站起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个真正的聪明人,拿得起,也放得下。相信不久的将来,霸业必定会成。”

    文冶达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似乎身上所有的力气也随之而去,他颓然倒在椅子上,惨笑道:“师傅过奖了,我也是迫不得已……”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不可闻。而此时,血手天蝎的背影早已消失了,他急着要去实行他的计划了。

    ※※※

    被领到重兵把守的石室,上官清儿就感到十分不安,特别是身后那两个血手天蝎的门人,相貌狰狞可怕,眼中的神色更是阴阳怪气的。但既然是陪同文冶达来察看,她也只有硬着头皮来了。

    一连经过三重由卫兵把守的铁门后,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刻着诡异图案和奇形怪状符号的铁门。门的上方挂有两盏暗红色的灯笼,上面绘有一个带发骷髅,血红色的眼睛中透出暗红色的幽光。

    一身道装的血手天蝎站在门口,见到文冶达他们走过来,便微笑着侧身将铁门推开。

    刚刚推开一条门缝,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就从里面狂涌而来,直扑向文冶达和上官清儿,顿时两个人感到一阵凉意自脚底直窜天灵盖。

    文冶达的脚步一迟疑,比上官清儿慢了半步。等上官清儿发觉情况不对头的时候,她已经快要走到门口了。就在这时,血手天蝎用力将铁门推开了。

    “啊……”

    几乎还没有明白到是怎么一回事,上官清儿就被身后那两个血手天蝎的门人用力推进了门里,铁门随即关上,将文冶达一个人留在外面。

    呈现在上官清儿面前的是一个恐怖至极的血色世界,整个房间的中央是一个盛满沸腾血液的血池,阵阵浓烈的腥气中人欲呕。当她一进入门内,就被从血池里冲出来的无数的冤魂包围起来,血色的旋风在她的身边不住旋舞。

    这是一种令人发疯的感觉,虽然上官清儿的身边真正只有血手天蝎和他的两个门人,但她却能够十分清晰地感觉到,数千个冤魂在缠绕着自己,她甚至可以看到每一个冤魂身上都不住地流淌著令人作呕的脓血,这些家伙还向自己伸出了滴血的双手,似乎是要触摸自己的身体,把自己也拉进那个沸腾的血池当中。

    她想说话、想喊叫、想马上转身离开这里,但却骇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说话,浑身也无法动弹。

    让两个门人将上官清儿的双臂抓住,血手天蝎开始念动咒语。很快,上官清儿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但她却不想再说什么了。冰雪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和整个事件的原因。她想咒骂的对象,现在也不在她的眼前,又何必浪费力气呢?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瞎了眼睛,居然会选择文冶达这样的男人。

    “你很聪明,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血手天蝎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狼嚎鬼叫一般,上官清儿恨恨地盯着他,半晌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血手天蝎发出了一阵鬼哭似的可怕阴笑,挥手示意门人开始动手。

    “你知道吗,小女人?当万灵血珠炼成之后,你的三魂六魄将永远被它禁锢在其中,成为五煞之阴,就算你想做鬼也是不可能的,哈哈……”

    上官清儿的脸色一下子惨白,她想起文冶达曾经说过的话,血手天蝎为了炼制万灵血珠,把他自己最心爱的五个门人也牺牲掉,用他们的怨灵组成万灵血珠中的五煞。想到自己如果成为五煞之阴,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有无数的冤魂围绕着自己,还要一直受到可怕的非人煎熬,她几乎是一下子崩溃了。

    但上官清儿已经无路可走。很快,被剥光衣裳的她成为一条离开水的白鱼,无助的喘息着,粗糙的绳索将她的四肢捆在一个木架上,让她呈大字形挂在半空中。

    一杯腥臭的液体粗鲁地灌入她的肚子,让她几乎要呕吐,但很快又有两杯带着甜香的血红色液体从她被迫张开的口中倒进去。

    “这可是上好的春药,真是便宜你了。”血手天蝎狞笑着说道。

    他开始转身走到血池边上,口中念动咒语,手上更是不断地结着各种诡异深奥的手印。他的两个门人则轻手轻脚的在上官清儿娇嫩的胴体上画出一道道的符录。

    “这也许就是上神对我的报应吧?”

    上官清儿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安德列三世的面孔,接着,一阵火热的感觉从她的小腹升起,将她整个身心淹没。而此刻,五道漆黑的形影从翻腾不休的血池中冲出来,鬼声啾啾,阴风阵阵,在室内盘旋了一周之后,立刻朝上官清儿扑过来。

    漆黑的形影到了近前,上官清儿已经看得十分真切,她不禁发出了悲惨的叫声。这是五个长得丑陋至极的男人,满脸都是凹凸不平的疙瘩,上面还不时滴着腥红的鲜血,一股腥臭的气味直扑她的鼻子,让她几乎要吐出来。

    一个血煞伸出了他的鬼爪,一下子抓住了上官清儿的左边玉峰,锋利的五爪如钩一般,深深陷入了雪白娇嫩的香肉之中,丝丝的鲜血渗出来,另外一个血煞马上张开血盆大口,用他那长长的舌头将渗出来的鲜血一一舔掉。

    粗糙而灵活的舌头在敏感的肉团上活动,带给上官清儿一种难以想像的感觉,加上春药的刺激,她渐渐感觉到从酥胸升起了难当的火热,让她情不自禁的扭动起来。

    又一个血煞也加入了游戏之中,冰冷的双爪紧紧圈住了上官清儿另外一只腻滑的乳峰,同时又伸出他那尖尖的血舌用力舔弄上面血红的樱桃,美丽的玉乳在鬼爪的缠绕下,显得更加突出迷人。

    两个血煞全力攻击上官清儿的双峰,嫩滑而丰挺的香软肉团在鬼爪的用力揉搓之下,好像要滴出新鲜的乳液来。

    上官清儿发出了痛苦又带着迷乱的呻吟,血煞的双爪根本不像她以前的那些男人会温柔的爱抚,他们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又抓又捏,完全是粗暴的玩弄。但被春药冲昏头脑的上官清儿却也能从中得到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尝到的快乐。

    这时候,剩下的两个血煞也找到了攻击的目标,他们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到了上官清儿的下面。

    白玉一般的雪臀落入了鬼爪的玩弄之中,随着血煞粗暴的抓捏,道道血痕出现在两片丰满的肉丘之上,鲜血丝丝的渗出,但血煞很快就会用他那又长又细的舌头舔掉。丝丝的刺痛,夹杂着麻痒,让上官清儿分不清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

    当冰冷又滑腻的鬼爪抓住上官清儿的双腿,敏感而又娇嫩无比的大腿内侧立即爆出点点的疙瘩,一种可怕的感觉,让她不禁全身打了一个冷战,忍不住尖声大叫起来。

    “不要啊……唔……”

    一个血煞马上将自己的嘴巴压到了上官清儿的香唇上,湿答答的舌头也伸进她的樱桃小嘴里面,在里面肆意的搅动,那一股腥臭的味道更加强烈地刺激上官清儿的大脑,让她几乎要昏过去了。

    就在这时,已经将上官清儿的双腿分开的那个血煞猛的将她的一条腿拉开,让她的下半身几乎就要裂开一般,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下,就连身体里面最深奥的地方,也再没有丝毫的遮掩。

    上官清儿的全身一紧,巨大的羞耻让她的头脑一下子有些清醒过来,她本能地咬住了正在自己嘴巴里面活动的舌头。“卡”的一声,血煞的舌头立刻断成两截,从断口处涌出大量的鲜血,将前面那一段尖尖的舌头冲到了上官清儿的喉咙里面去,一时透不过气来,上官清儿将血煞的舌尖和鲜血一起吞下了肚子。

    这一下,腐败腥臭的味道弥漫到上官清儿的全身,让她的肚子都抽搐起来。但是那个血煞却一点事情也没有,断掉的舌头在鲜血涌出的同时,很快便重新生了出来,而且变得比以前更加长,从上官清儿的喉咙处一直伸到她的肚子里面。

    分开上官清儿双腿的那个血煞也在这个时候,将尖利的鬼爪伸进了女人最深奥的地方,在里面慢慢活动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上官清儿不由得哭泣起来,她的身子在激烈的摇晃着。

    后面的那个血煞也趁机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上官清儿的旱洞里面,随着他的用力搅动,滴滴血水渗入上官清儿的体内。

    两团香肉这时已经变得血迹斑斑,上面一道道的爪痕让人看起来触目惊心,而她的下面,一滴一滴的鲜血随着血煞的手指不断流出来,但奇怪的是,不到地面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上官清儿身上的符录开始发出阵阵的光芒,渐渐隐入她的身体里面。

    “是时候了,该进行下一步。”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血手天蝎向两个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门人下令道。

    两个门人闻声一震,连忙收回自己的心神,走到血手天蝎的身边,开始和他一起催动血煞进行最后一步炼制万灵血珠的步骤。

    两个血煞开始一前一后的夹击上官清儿,他们将自己那冰冷彻骨又丑陋不堪的粗长之物深深埋进上官清儿的体内,即便是上官清儿满心的不愿意,但还是被他们毫不留情的贯穿了自己的身体。那种一直贯穿的感觉、那种可怕的粗大和长度、那种可怕的触感,都足以让上官清儿翻白眼。

    两个血煞牢牢地将当中的上官清儿钉住,就算她再用力扭动身子,也无法摆脱悲惨的命运。鲜血从两个受伤的裂口处大量的涌出来,给血煞的动作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在她上面的两个血煞也在这时开始张口咬噬着那两个粉团香肉,吸收着从那上面流出的鲜美液体,剩下最后一个血煞则是将自己的舌头深入到上官清儿的肚子里面,用力的搅动起来,巨大的痛楚如潮水一般将上官清儿淹没。

    但渗透到身体深处的春药以及符录在这个时候发挥出它们的效力,上官清儿已经从痛苦中感到一种快乐,她的神志完全混乱了,鼻子里面流出了痛苦和快乐掺杂的呻吟。

    当血煞的舌头退出上官清儿的口,她的喘息、她的呻吟、她的喊叫都带有一种奇妙的柔和感,最后只剩下了奇妙的呻吟声。

    当上官清儿身上最后一个地方也被血煞的丑陋之物占据,她发出了激烈的咳嗽声,而三个血煞毫无留情的全力以赴,一次又一次的刺穿可怜猎物。

    火热的喘息声、兴奋的呻吟声,间中还有女人悲惨的叫声,久久在室内回响着,让站在外面的文冶达双腿打颤,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淫靡怪异的声音越来越大,整个室内弥漫着一种令人难以想像的诡异气氛,整个血池开始咆哮沸腾,发出了凄厉的声响。

    在愈来愈激烈的混战之中,从身体里面发出的火热慢慢扩散,直至将上官清儿的身心完全焚烧,她发出喜悦的饮泣声,这声音越来越大,极乐的暴风雨正在侵袭她的身心,她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五个丑陋不堪的血煞所支配,成为欲望的祭品。

    血手天蝎发出了一声厉吼,全力挥出双手,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击中了沸腾到极点的血池,顿时整个血池无限扩大,充满了整个室内,五个血煞也在这时候发出凄厉的喊叫声,将上官清儿完全包围在里面,腥臭的血水将他们完全遮盖起来。

    血水紧紧包裹着里面的五煞和可怜的女人,发出了令人心悸的血红色光芒。在血水的包裹之中,五个血煞全力一冲,在上官清儿的疯狂尖叫声中,她的肉体随着五煞的冲击化为片片的血肉,然后被血水融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良久,良久,半空中的血红色光芒大盛,室内所有的血水全部都被吸收到这个血红色的球体里面,血光流转,轰然一声,包在外面的一层血膜四分五裂,将室内的墙壁炸得坑坑洼洼,一颗血红色的珍珠出现在血手天蝎他们的眼前,这珍珠发出妖异的血色光芒,在半空中沉浮飘动,那光芒似乎要将人的心神完全吸收。

    “轰隆”一声巨响,室顶被一股大力完全冲破,一道强烈的血红色光芒从血珠上直冲云霄,阵阵阴森可怖的鬼哭声从天地之间传来,从天空落下的巨雷闪电在万灵血珠的周围不断落下。

    天地不容,逆天而行的万灵血珠终于在血手天蝎的手中出世了,似乎整个天地都为这个可怕的宝器而哭泣,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