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帝都黑日_风月大陆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帝都黑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章 帝都黑日
    黎明的第一道微光无力地照在尸横遍地的城头,微热的晨风吹过艾司尼亚的各条街市,带走了浓浓的血腥气。

    无忧宫的余烟还在慢慢地上升,但大火已经熄灭。吉里曼斯和伊春他们在撤出艾司尼亚的时候所放的火,幸好仅仅只烧毁了三座大殿和觐见大厅,以及尤那亚的太子殿,并没有给无忧宫造成毁灭性的损坏。但是后面的皇室库房中的大部分财宝却被吉里曼斯和杰夫特他们带走了,剩下的一部分也由于贾拉德的残部趁火打劫而损失惨重。等到尤那亚的军队完全控制了无忧宫之后,留下来的财宝只有极少的一部分了。

    而且更为严重的事情是,贾拉德的残部在掠夺宝库的同时,也把魔爪伸向了法斯特的皇族成员。在当时一片混乱之中,许多皇室成员的家中都被乱兵掠夺一空,损失财宝不计其数,甚至不少的女性成员还受到侵犯。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除了零星几处地方还在战斗外,整座艾司尼亚已经落入尤那亚的控制,街市上成群结队的士兵开始在打扫战场了。

    ※※※

    数千名退无可退的圣殿骑士团战士在神殿前面宽阔的大广场上列阵,在他们的周围,是重重的鹰扬军团士兵。不过,鹰扬军团的将士没有马上发动攻势,毕竟对方所守卫的是法斯特的神殿,里面有着法斯特所有的守护神。

    “我要求和尤那亚殿下面谈!”

    一身华丽神官袍的神殿大司神走到圣殿骑士团的最前面,一双眼睛中射出威势慑人的视线,让他前面的鹰扬军团将士不敢直视。在他的身边,是法斯特帝国的大祭司亚伦,他的手中是象征着皇家权威的法杖。

    在神殿多年来的积威下,没有一个鹰扬军团的将士敢出头说话,甚至连鹰扬军团中的头号猛将博加德也不敢拦阻大司神和大祭祀的脚步。随着对方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们的脚步慢慢往后退去。

    “让他们两个过来。”

    尤那亚的声音在后面沉沉的响起,让前面的鹰扬军团众将军暗暗松了一口气,主君终于来了,到底应该如何和神殿交涉,这已经超过他们的职守范围。

    士兵的阵容向两边分开,露出了一条仅容两个人并肩而行的道路。尤那亚的临时帅帐便在道路的尽头耸立着。

    尤那亚是接到手下的报告后从无忧宫赶到这里的,他的心中虽然十分恼恨,但脸上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表情流露出来,只是阴沉的望着两个神官一步一步走来。

    两个守卫在帐门口的血衣队队员将帐门关上后,宽阔的帅帐里面只有尤那亚和两个神官。

    “你想和我说什么?”

    尤那亚冷冷地望着大司神,眼中的寒气让旁边的大祭司亚伦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神殿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让你的队伍退出去。”

    大司神将胸一挺,没有丝毫的退缩和畏惧,视线直接和尤那亚在空中相撞。

    “我们的每一次行动,都是按照神的旨意而行。”

    “神圣不可侵犯?神的旨意?”

    尤那亚的眼睛冒出冰冷的火焰,他突然一指大祭司亚伦,道:“那么就让他来向神求告吧,看看神的旨意到底是让我们离开,还是要我们把你们这些无耻的家伙清除掉?”

    亚伦的脸上终于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猛的一咬牙,举起手中的皇家法杖大声说道:“我以法斯特皇帝的名义……”

    “闭嘴!”尤那亚打断了亚伦的话,突然出手一把将法杖夺过来,丢到地上,十分轻蔑地说道:“皇家法杖是因为皇帝的存在而有权威的,没有父皇的赐予,这法杖比一根普通的木头还不如。”

    亚伦呆若木鸡,尤那亚的举动已经将他最后一丝的希望熄灭。

    大司神终于清楚地意识到尤那亚根本就不想和他们谈判,他也生冷地说道:“如果你真的想和神殿为敌的话,看看你的军队还有多少会跟随你吧!”

    说罢,大司神他率先转身,亚伦也跟在后面,正要行出帅帐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的尤那亚冷冷地哼了一声。

    倏然,三道杀气直冲他们的心底,凌厉的劲气撼动他们的心神。

    “不好!”

    大司神和亚伦两个人的心中立刻冒出不祥的念头,看来尤那亚是不想再让他们走出他的帅帐了。

    几乎没有再多想的机会,公孙大娘和两个魔化女神战士已经到了他们的身边,大祭司亚伦仅仅来得及做出防御的反应,魔法盾牌刚刚在身上生成,便被飞电标枪击破,暴乱的气流四下旋舞,锐鸣声中他的惨叫声短促而无力。

    亚伦倒下之快,让大司神吓了一跳,对手的强大超过他的想像。幸好他的反应更快,神殿秘传的“圣甲护体术”随着他的神意一动便完成了,及时挡住了公孙大娘的致命一剑。

    受到剑上强大的冲劲,大司神连退了五步,而此时的辛蒂已经从亚伦的身上抽回了她的飞电标枪,向大司神逼近。星娅则早已绕到了他的另外一边,挡住了他的退路。三个人将大司神牢牢困在当中,就算他的实力再强上一倍,也无法逃脱。

    “你好卑鄙……”

    大司神厉声喝道,换来的却是尤那亚的冷笑。

    “说到卑鄙,我怎么可以和神殿相比呢?”

    尤那亚慢慢走到大司神的身前,眼中爆出可怕的冷电。

    “所有挡在我前面的障碍物,都要清除掉,即便是神殿也不例外。”

    话音未落,公孙大娘三人便发动了。刚刚使用“圣甲护体术”接下公孙大娘的那一剑,就消耗了大司神不少的力量,现在再面对三个人的围攻,大司神根本无法抵挡。

    更让大司神惊骇的是,他要动用自己最后的绝招“圣光解体术”和对手同归于尽时,居然会毫无反应,没有一点作用。

    “知道吗?她们三个人的邪淫之体所围成的空间,是你们‘圣灵系’的大忌,在这个环境下,你根本不能发挥圣灵术的作用。”

    当三件武器插进大司神的身体时,他那渐渐失去意识的大脑中传来了尤那亚得意的声音,随即他的肉体便被无情地切割,化为毫无意义的尸体。

    ※※※

    “大司神和大祭司图谋暗杀尤那亚殿下,已经被就地正法!”

    大司神和大祭司的两个脑袋被高高挂起,尤那亚在公孙大娘和两个魔化女神战士的护卫下出现在了队伍的前面。

    “杀光神殿的败类!”

    随着尤那亚的命令,鹰扬军团的将士如同被催眠了一般,开始向圣殿骑士团的人发动进攻。弓箭和标枪就像雨点般落到圣殿骑士团战士的头上,接着小型投石器也被推进到攻击的范围内,开始向密集的人群发射石弹。

    正在混乱之中的圣殿骑士团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而且由于广场地形的限制,他们的阵势过于密集,简直成为对手远程攻击的靶子。一轮箭雨之后,剩下来的圣殿骑士团战士已经不多了。

    鹰扬军团的士兵开始冲杀过去,大军的怒潮在片刻之间便将圣殿骑士团的抵抗完全淹没,神殿前面的广场上留下了大量的尸体,腥红的鲜血将法斯特的神殿变成人间的地狱。

    “冲进去,把所有神殿的败类全部清除掉!”

    尤那亚的号令十分简洁有力,又具有极大的号召力。特别是在找到了神殿多年来积蓄的大量财宝,又看到神官们华丽的房间和惊人的财富之后,士兵们的怒火被点燃了,民众辛苦的奉献,却是养肥了这些寄生虫。

    在公孙大娘和两个魔化女神战士带领的血衣队带头下,鹰扬军团的将士便开始血洗法斯特的神殿,他们见到一个杀一个,不管是男女老少,不管是神职人员还是在神殿修行的信徒,全部成为他们剑下的亡魂。

    原本金碧辉煌的神殿弥漫着一片可怖的血腥,华丽而雄伟的神像上溅满了信徒的鲜血,往日里受尽顶礼膜拜的神明无言地望着信徒的悲惨遭遇。

    日上中天,鹰扬军团的将士开始退出去了,但留下来的血衣队却还在忠实地执行尤那亚的命令。

    被杀戮和鲜血麻痹了大脑的他们踏着满地神殿信徒的尸体,狂笑着肆意侵犯神殿的女信徒,然后在奄奄一息的女人身上加上最后一刀,将整个神殿变成一场野兽的盛大宴会。

    ※※※

    望着大殿里面那些惊魂未定的大臣们,尤那亚没有说一句话,那种越来越凝重的气氛让这些兴冲冲赶来觐见新主人的幸存者心中升起了极大的不安。

    “你们还记得来见我,真是很好、很好。”

    令人窒息的死寂之后,尤那亚终于开口说话了。底下的大臣们都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向新的主君表示自己的忠心。现在他们都是在无忧宫里原来伊春所住的宫殿中,其中有些大臣的身上还有受伤的痕迹。

    一个手上包扎着绷带的礼部侍郎站出来,向尤那亚行礼后,恭敬地说道:“我们一直翘首企盼殿下的到来,打倒吉里曼斯那个乱臣贼子,为帝国拨乱反正……”

    “对、对……”

    其他的大臣也纷纷发言,表现出对伊春和吉里曼斯的极大愤怒,请求尤那亚殿下顺应民众的要求,登上皇帝的宝座,引领法斯特帝国今后的道路。

    听着众人的奉承,尤那亚的嘴角流出了一丝冷笑,他一直等到大臣们的言论渐渐平息,才慢慢出声道:“你们在我兄弟伊春和吉里曼斯当政的时候,为什么不勇敢地表达自己以及民众的愿望呢?”

    众大臣一时哑口无言,有些脑筋动得快的大臣已经意识到情况比他们想像的还要糟糕。

    “我逃出艾司尼亚的时候,你们的忠心在哪里呢?告诉我!”

    尤那亚的话语渐渐严厉起来。他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把前面的几个大臣吓了一跳。

    “当为我尽忠的人在流血的时候,你们又做了什么呢?告诉我啊!”

    所有的大臣全部跪倒在地,其中一个军部的大臣终于大著胆子说道:“请殿下饶恕,因为我想保全自己的身家。”,他身边的几个大臣也点点头,满脸的羞愧。

    “不,殿下。”但另外一个大臣却在这时厚着脸皮说道:“我是为了不作无望的牺牲,为殿下保存实力,等殿下再次到来的时候,好为殿下效力。”,这一番话引得大部分的大臣都连连点头。

    “哈哈哈哈!”尤那亚发出一阵狂笑,他点头说道:“不错,很不错。你们都站起来吧!”

    谢恩之后,大臣们慢慢站起来,那几个说出实话的大臣都在心中暗暗后悔,不禁为自己的前途和生命担忧。

    “你们之中间有谁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而投靠吉里曼斯的,现在就走到大殿的左边去。”

    尤那亚的一双眼中闪动着凌厉的杀气,有如剑锋般的视线缓缓从眼前的大臣脸上扫过。凡是被扫的人,无不暗中打了一个冷战。

    那个刚刚最先说话的军部大臣慢慢从人群中走出来,向大殿的左边走去。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大臣犹豫了一阵,也硬着头皮,迈着沉重的步伐跟在后面向大殿的左边走去。

    “是为了保存实力,准备现在好好为我效力的,就走到大殿的右边去。”

    听到这样的话,几乎所有的大臣都跑到右边去了。但是还有极少数的大臣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们三个为什么不选择一边呢?”尤那亚冷冽地望着还站在大殿中间的三个大臣。在空旷的大殿中,三个人站在那里显得如此孤单和明显。

    “微臣等人只是想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为帝国的民众尽力尽责。不管是殿下您,还是伊春殿下,都是先皇的后裔,帝国的继承人。”

    尤那亚的脸上杀机一现,整个大殿有如进入寒冬腊月,每个人都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来人!”

    轻轻的一声,却像是巨雷一般,在空旷的大殿中回荡,远远地传出去。全副武装的士兵跑进了大殿,杀气腾腾的脚步就像是踩在每个人的心头。

    站在大殿右边的人们向站在原地不动和大殿左边的大臣投过去带着同情和怜悯的目光,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的眼神。

    “把站在右边的家伙全部推出去斩首!”

    晴空霹雳,震得大殿右边的大臣全部双腿一软,喊声震天,哀求和哭泣声响彻云霄,但他们的一切行为都是枉然。

    全副武装的士兵两个对一个,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那些站立不住的大臣根本就是双脚不沾地,被士兵如飞般的架了出去,粗暴地推倒在宫殿外面的地上,一刀下去,血喷头落,当场毙命。

    宫殿中剩下来的大臣面面相觑,每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不安和恐惧,但也有些许的庆幸,幸好自己没有站错地方。但尤那亚的命令并没有结束。

    “你们既然是想保全身家性命,那就偏偏不让你们如愿以偿。把站在左边的家伙也全部推出去斩首!”

    站在大殿左边的大臣刚刚松下的一口气,一下子被恐慌堵在胸口,但他们来不及说上什么话,等候在一边如狼似虎的士兵早已冲上来,从两边抓住他们的手臂。

    很快,他们的下场也和站在右边的大臣一样。脑袋落在宫殿外面的地上,鲜血就像瀑布一样流淌在白色石板上。

    感到尤那亚的视线投向自己这边,站在大殿中央的三个大臣不禁战战兢兢,全部跪倒在地上,静静等候落在自己身上的不幸。

    “你们起来吧,今后好好为我工作。”

    没有想到尤那亚的话语出奇的平和,三个大臣如蒙大赦,连忙谢恩退出去。

    身材瘦长,一身戎装的科比斯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大殿,在他的身边,是皇族的几位重要人物,其中包括了皇族中名望最高的老人瓦多克。当他们和三个脸色苍白,但神情如释重负的大臣擦身而过,科比斯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但随即便恢复平静了。而瓦多克等几个皇族成员则是投过颇为诧异的眼神。

    “科比斯,皇族受害的情况怎么样?”一见到科比斯,尤那亚的眼睛亮了一下,出声问道。

    科比斯俯身跪拜之后,站起来用悲痛的声音向尤那亚报告道:“经过仔细清查,皇族中有五十六位成员在这次动乱中因乱兵的抢劫而受伤,其中十九个人因伤势严重已经死亡。”

    “什么?”尤那亚大声说道:“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伤亡?”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军来不及营救。”科比斯再次跪倒在地上,十分沉痛地向尤那亚请罪:“卑职实在有负于殿下的重托,罪该万死!”

    “算了。”尤那亚站在那里,沉默了好一阵,才无力地挥手,道:“我也有责任啊,如果我能够尽早发现吉里曼斯他们的阴谋,进城后马上派兵保护皇族的安全,也就不会发生这样大的不幸了。”

    “这些帐应该是伊春和吉里曼斯他们的,只恨我当初瞎了眼,居然……”瓦多克老泪纵横地自责,因为悲伤过度,他几乎都站不住脚。旁边的皇族成员急忙将他扶住。

    “皇叔,你还是好好修养,多注意身体吧!”尤那亚让人给瓦多克端来椅子,让他坐下。

    “你的几位兄弟姐妹和表兄们,都死了。”瓦多克坐在椅子上,胸口一阵剧烈的起伏。

    听到这样的话,尤那亚的眼中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颇为嘉许地望了一眼站在那里低头不语的科比斯。

    喘了一口气之后,瓦多克又继续说道:“现在帝国的继承人中只剩下你和倩公主两个了,法斯特帝国的荣光、先人的愿望,都只有你来承担了。你当上帝国的皇帝之后,一定要让文冶达和伊春两个逆子以及吉里曼斯等人得到应有的审判。”

    “是,请皇叔您放心。”尤那亚十分有礼貌地回答,但话语中难以掩饰心中的狂喜。现在的他已经成功地清除掉自己所有的竞争对手,作为法斯特帝国的唯一继承人,法斯特的皇位便成了他的囊中之物。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在心中放声狂笑起来。

    安慰了一阵之后,瓦多克和皇族的人员退下去了。

    尤那亚突然发问道:“事情都办妥当了吗?”

    虽然这话没有头没有尾,但科比斯却十分清楚主君的意思,他恭敬地回道:“是的,殿下……啊,不,尊贵的陛下。”

    尤那亚放声大笑起来,道:“亲爱的科比斯,你干得很不错。”

    “这一切都是陛下您的指导。”科比斯十分恭敬的答道:“所有参与的士兵都已经英勇阵亡了。”

    “好了,你先退下吧!”

    尤那亚挥挥手,科比斯连忙跪拜行礼,然后无声地退出了大殿。走出大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脊背上已经都是冷汗了。要让一个知道机密的人沉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从今以后不再说话。现在参与机密的士兵都灭口了,他这个为首的呢?想到这里,他不禁感到自己的眼前一阵茫然。

    本来皇族的人没有这么大的伤亡,但是尤那亚为了要除掉所有的障碍物,他让科比斯带人假扮乱兵,趁机将具有帝国继承权,对他有一定威胁的皇族子弟全部杀死,其中包括了安德列三世的几个儿子以及和他血缘最亲近的几个表兄弟。这样一来,已经没有一个皇族的人可以和尤那亚争夺皇位了。唯一剩下来的倩公主是一个女子,尤那亚他自小又是最疼这个小妹,而且他知道倩公主对法斯特的皇位根本就没有一点野心。

    “不要想那么多了,殿下他一直对我信任有加,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念头呢?”

    科比斯仰起头,用力的摇晃自己的脑袋,似乎是要把脑袋中的什么东西甩出去。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大步向外庭行去。他浑然没有发觉到,在他的身后,尤那亚正在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注视着他刚才的举动。

    “殿下,您为什么没有把那三个大臣也杀掉,难道是因为他们有勇气说出真正的实话?”一直站在尤那亚后面默不作声的冷锋突然开口道:“其实现在我们手中有很多的人才,完全不需要这些家伙。”

    “不,你错了。良好的行政,最需要的是完善的体制。”尤那亚收回了观察科比斯视线,淡淡地说道:“而他们所代表的正是法斯特的行政体制,父皇不在了,他们还会把法斯特的体制坚持下去,如果有一天,我也不在了,他们依然会把法斯特的体制延续下去。不管上面如何变化,只要他们这些人存在,构成法斯特帝国的行政体制不变,法斯特帝国就永远存在。”

    “殿下……”冷锋的脸上瞬间流出了异样的神情。他真的没有想到尤那亚会给他这样一个回答。

    ※※※

    日落之前,尤那亚发布了数道命令,任命了大批的官员,同时大幅度地削减神殿的权力,没收神殿积蓄的大量财产、改组神殿的结构、禁止神殿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自此,法斯特神殿系统受到严重打击。

    在这个被称为“帝都黑日”的一天中,数十万军队在城中厮杀,艾司尼亚城的人口少了十一万四千多,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艾司尼亚就经历了两场大的战乱,这座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大都市遭到极大的破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