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破城之战_风月大陆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破城之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破城之战
    “我这是在做梦吗?为什么我还没有死?”

    睁开眼睛,望着顶上华丽的天花板,公孙大娘的心中一片空白。在心爱的丈夫面前受到尤那亚非人的凌辱,同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被两个魔女吸干,自己的身体居然还会产生强烈的快感,一瞬间,她甚至痛恨自己的身体。

    “你醒了吗?”

    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公孙大娘的耳边响起,让她的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发抖,接着辛蒂那张艳丽的面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为什么我没有死?”

    心中的波动仅仅是一瞬间,旋即便恢复空荡荡的。公孙大娘用一种毫无生气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有着妖艳姿容、蛇蝎心肠的魔女。失去了体内的一点真阴,她的生命之光早该熄灭了。疑问刚刚升起,便消失了,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再去留心的。

    “你这么想死吗?”

    辛蒂的脸上露出如花一般的媚笑,突然俯首在公孙大娘光洁无瑕的额头深深一吻,然后柔嫩的嘴唇慢慢移下,轻轻碰触娇美的耳珠。

    “知道为什么你还活着吗?”感觉不到公孙大娘的丝毫生气,辛蒂缓缓吐出了温柔的话语。

    “是你心爱的丈夫救了你,你死了的话,你的丈夫将没有一点东西可以留在这个世界上了。”

    “……?”

    公孙大娘的心一下子收紧,眼中恢复了些许的生气。

    “因为,你丈夫的一点真阳精元现在就转注在你的体内,是他的生命之火在你的身体里面燃烧啊!”

    一个火热的身躯依偎在公孙大娘的身侧,是另外一个魔化的女神战士星娅,她轻轻咬住公孙大娘如玉般晶莹的小耳,朝里面喷出了火热的气息。

    一瞬间,公孙大娘的整个娇躯变得一片僵硬,眼中出现了空洞的神色,在心爱的丈夫面前做了那么羞耻的事情,居然还会得到肉体上的快乐,这已经够让她疯狂了,可现在,她的生命还要依靠自己的丈夫来维持,她的心已经完全不能承受这种折磨。

    尤那亚所用的采补术不像一般人所说的采补术是吸取对方的功力,只是从公孙大娘身上吸走她的生命精元,也就是生命的根本精华,这是极为高深的采补术。因为吸收对方的功力,总是会和自己本身的功力有差别,使得自己本身的力量变得不纯,在身体里面埋下反噬的火种。但生命精元则不同,它是生命最基本的一点精华,是生命的火焰,它不会有和吸收者发生冲突的可能,它在每个人身上唯一的区别就是在强弱上。

    而失去了本身的生命精元后,就算一身的功力还在,公孙大娘还是会死的,可尤那亚又偏偏把她丈夫的生命精元转注到她的体内,这真是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公孙大娘和尤那亚都不知道,经历着这样一场变故,正应和了公孙世家绝学最高的境地“破而后立”,公孙大娘已经踏上了“火中红莲”的道路。

    “你果然是一个不知羞耻的淫荡女人,在丈夫面前做那样的事情,还会得到非常的快乐。真是让我们感动啊!”

    说话之间,辛蒂和星娅四只带着无边诱惑力的魔手开始游走在公孙大娘赤裸的娇躯上,灵活而又恰到好处地推动女人内心深处的黑色欲望。完全失去心防的公孙大娘在胸前那一对金灿灿的小环被轻轻拉起的时候,口中已经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火热的喘息,脑海中最后的一点光芒也在黑色的闪电中完全熄灭了。

    “一切都完了!”

    公孙大娘听到了自己心弦绷断的声音,她的身心急剧坠入无尽的深渊,完全的黑暗将她彻底淹没。雪玉的娇躯迎合著两个魔女的口舌和双手不住扭动,雪脂玉峰剧烈地起伏,口中火热的喘息一阵紧似一阵,但在她的美眸却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神光,剩下的只有空洞和迷乱。

    ※※※

    当尤那亚的军旗出现在艾司尼亚的城下时,引起的轰动是可想而知的。匆匆忙忙赶到议事大厅的吉里曼斯和杰夫特等人更是心中一片凉意。身受重伤的尤那亚居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而自己引以为援军的北方军团却是迟迟没有动作,艾司尼亚这样一座孤城到底可以坚持多久呢?

    “大事不好啦!”

    刚刚从震惊中稳定下来的吉里曼斯就接到了这样一个坏消息,南督府的部分城卫军在城外尤那亚大军的策动下突然发动叛乱,想要打开南城门让尤那亚的军队进城。目前正在和坚守卫城南门的士兵发生激烈的战斗。而城门外的尤那亚大军也是遥相呼应,开始向南城门发动了无比猛烈的攻势。

    “相父,我们该怎么办……”

    一下子,站在吉里曼斯身边的伊春吓得脸色发白,他眼巴巴地望着吉里曼斯,脸上那种六神无主的样子让吉里曼斯和杰夫特不禁暗中叹息不已,这个男人平时看不出来,一旦遇到大事情,居然会这样没有胆识。

    “我马上带人过去!”

    一旁的贾拉德杀气腾腾地跳上战马,带着自己的亲兵队,卷起一阵狂风,向南城门疾驰。

    ※※※

    “快点打开城门!!”

    “绝不能让他们打开城门!”

    当贾拉德赶到卫城南门的时候,狭长的通道上已经挤满了士兵,身穿同样军服的士兵在忘我的厮杀着,刀枪的撞击声和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刺激着每一个士兵的神经和大脑。浓烟和血雾弥漫在整个卫城的上空,卫城的城门外,尤那亚的大军也在疯狂的冲击着,隔着厚厚的城墙,都可以感受到浓烈的血腥和大地的震动。

    “给我杀光他们!”

    贾拉德拔出了长剑,双脚一踢战马的侧腹,率先冲向了密集的人群,一剑挥出带走了一颗人头。他身后的亲卫兵同时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声,眼中跳动着嗜血的火焰,手中雪亮的刀剑毫无保留地砍向拥挤成一团的士兵头上。他们充分展现了凶残的性格,攻击所有站在他们前面的士兵,甚至不分敌我,错愕的士兵和敌人一起倒在这一批嗜杀成性的屠夫刀下。

    “霹雳雷火炮的火力全开!”随后赶到的杰夫特一阵风似的冲上了炮台上,杀气腾腾地大叫。

    他的命令在一瞬间便被传令兵传到了控制卫城南门的所有霹雳雷火炮的炮台上。因为霹雳雷火炮的每一次发射都会产生极大的热量,对炮身的设备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发射的间隔时间有一定的控制,要是火力全开的话,根本坚持不了多久,炮身的设备就会因为过热而自动关闭,重新恢复使用就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来调整设备。但此时的杰夫特已经无法顾及这些事情了,当务之急便是将攻城尤那亚大军击退。

    顿时,霹雳雷火炮在南城门的上空交织成密集的火网,死亡的天使在空中不停地飞舞,每一刻都带走无数人的生命。火热的鲜血一层又一层的覆盖在艾司尼亚城下的土地上、城墙上,甚至连宽阔的护城河都变成了红色。

    但拥有强大兵力的尤那亚大军还是踏着士兵的尸体冲到了城门口,巨大的檑木在铁制的城门上撞出了沉闷的巨响,一时间,连整座城门楼都在摇晃。

    高高的云梯接二连三地靠上了城墙,开始有士兵冒着箭雨翻过城墙跳进来。

    “守住城门,绝不能让敌人打破!”

    杰夫特见状立刻拔剑冲到,雪亮的剑锋在空中怒吼。在他的指挥下,极少数登上城楼的士兵很快被全部杀死了。接着,大量的火箭和沸油倾下城墙,滚木和巨石更是如雨点般落下,一时间,艾司尼亚的城下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真是完美的防御体系啊!”立马在本阵上,尤那亚望着眼前惨烈的攻城战,忍不住叹息道。

    在海鹰扬的军旗下面,这个脸色苍白的俊美男子坐在软轿上,有如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听到自己主君的话,海鹰扬也轻声笑道:“这也有殿下您的一份功劳啊!”

    尤那亚的嘴角不禁流出了一丝骄傲的笑意,艾司尼亚的防御体系原本就十分完善了,而在他执掌军部大权后,又对城防苦心经营了很长的时间,就是想要让艾司尼亚成为名副其实一座永不落的坚城。只是造化弄人,到现在却是要自己来攻打它。

    “如果说大陆上有人可以攻下它的话,那个人只有是我!”

    尤那亚望着艾司尼亚的眼中燃起了冰冷的火焰,他开始发布第二道命令。

    “通知血衣队和鬼忍,准备行动!”

    当初艾司尼亚城的设计者考虑到了最不利的情况,为了能够在被敌军全面围城的时候从外面呼应守城的军队,他们建造了一条从艾司尼亚城内一直通到城外,长达六十里的秘密地道。

    但自从秘密地道建成之后,从来没有被使用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淹没在历史档案中。直到尤那亚出任军部尚书后,在一次无意之中发现了这一条因为年久失修已经完全失去作用的地道,他便派人加以修缮,重新恢复它的效用。

    这一件事情,只有极少数的王族成员知道,当然,伊春和吉里曼斯他们也知道这一条秘密地道的存在,所以,战事一开始,他们就派人将这条地道完全封闭掉了。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这一条秘密地道的下面,尤那亚还偷偷修建了另外一条更加隐秘的暗道。现在,正是使用这一条暗道的时候。

    疯狂的杀戮之后,艾司尼亚的南城门总算是勉勉强强守住了,整个卫城的门洞布满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城墙的外面更是血肉成山。

    这一次的攻城,尤那亚损失了五千八百名士兵,而吉里曼斯一方则有二千六百名的伤亡,双方伤亡比例在一倍左右,但是吉里曼斯一方的伤亡中已经包括了死在贾拉德手中的七百名城卫军,可见艾司尼亚的城防有多么的坚固可怕。

    不过,尤那亚也不是没有收获,控制南城门区域的霹雳雷火炮几乎全部失去发射之力,至少在三天之内,守卫南城门的士兵将失去霹雳雷火炮的强大支援。

    ※※※

    “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杀一气,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

    吉里曼斯瞪着贾拉德,他是听到杰夫特的报告后才来找贾拉德的。不分敌我的乱杀一气,自然会让本来就缺乏忠诚心的城卫军对自己完全失去信心,让一支完全失去信心的军队守城,吉里曼斯知道这样的后果会是怎么样的。

    “当时的情况,难道还要仔细去分清对手吗?只要我的动作稍微慢一点,城门就被叛军打开了。”

    贾拉德并不在乎吉里曼斯的怒火,反而冷冷地回了一句话后,便径直离去了。

    “大人你还是好好想想应该如何击败尤那亚吧!”

    “你……”

    吉里曼斯几乎要跳起来,但他知道自己还需要贾拉德的力量来守住艾司尼亚,所以也只有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到了这个时候,吉里曼斯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拉拢贾拉德到底是对还是错,也许是尤那亚故意将这样一个人物推给自己的?因为拥有贾拉德这样的手下,就像是坐在一个火山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伤害到自己。

    但留给吉里曼斯他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稍加休整之后,尤那亚大军又再度开始发动攻势,就像是拍岸的惊涛骇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士兵们编组成密集的攻击队形轮番冲击艾司尼亚的南城门,显然他们也发现了这个区域的霹雳雷火炮已经不能使用了,所以,攻击的主要方向就选在这边。

    ※※※

    大量的城卫军被调集到南城门,就连原来东督府的城卫军也被重新编组后参与防守南城门,而他们留下来的位置则是由吉里曼斯的家将填补。虽然他们的战力不如城卫军强大,但相对的,这一面受到的攻击也不是很猛烈,因此,他们还是胜任愉快的。

    夜色降临的时候,数道火焰突然在艾司尼亚的城中各处升起,接着整个城中一片混乱,到处都有喊杀声。负责维持秩序的圣殿骑士团疲于奔命,但却看不到多少的敌人。

    “只有敌人的奸细潜入城中,想要骚扰我们的军心吧!”

    正在这样进行推测的时候,尤那亚的计划已经在发生作用了。

    “东城门处出现了敌人的队伍!”

    贾拉德听到这样的情报,马上下令让自己的手下坚守北门,自己亲自带着亲卫队前往东城门。

    一支身穿血红色战衣的队伍在三个装扮妖艳的美女带领下,突然间出现在东城门的,她们的战力之强大,简直无人可敌,守卫城门的吉里曼斯家将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成为无数的血块。

    一时间血肉横飞,几乎是瞬间的光景,吉里曼斯的家将便倒下了一大片,尸横遍地。见机快的机灵鬼无不狗爬鼠窜,逃出生天。

    贾拉德赶到的时候,城门口已经没有几个吉里曼斯的家将在坚持了。他挥剑斩杀了两个敌人之后,不禁为遇到的第三个对手感到万分惊讶。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个几乎全裸的美女一身打扮是如此的淫靡不堪,肉光致致的胴体上只有巴掌大的胯甲堪堪遮住饱满的私处,用红色的细链穿成的胸甲只能遮住一半雪白高耸的双峰,通过开口的顶端,甚至可以看到挂在金环上的宝石,随着女人的动作在空中十分诱人的摇晃着。这种女奴的装束,就算是最下等的妓女也不敢穿出去的。

    就在贾拉德一愣之际,这个女人手中的剑在空中卷起漫天的雷电,慑人的气势磅礴至极,转眼之间已经让贾拉德身边的两个亲卫倒在血泊之中。剑芒再进,迫向了贾拉德。

    剑在空中猛烈交击,仅仅是两招,贾拉德便被迫退后了三步,而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亲卫已经被另外两个同样打扮的妖艳女子几乎是一枪一个,杀得人仰马翻。

    又是三个回合,贾拉德的战马被一剑斩首,血光冲天中,他骇然发现自己的亲卫队被身穿血红色战衣的敌人远远赶到了后方,而他却落入了对手的包围圈。他的额头第一次冒出了冷汗。

    “你们是血衣队!!”

    脑海中灵光一现,贾拉德想起了以前在尤那亚手下时听到的一些风声,原来真的有这样一支强大的武力存在,现在他是亲身体会到了他们的可怕。

    心中萌生退意的贾拉德立刻做出了逃跑的选择,他的剑在身前虚晃了一招,那种拚命的架势杀气腾腾,然后一个假身便从公孙大娘剑下的空档穿了过去,几乎是毫无停顿地斩杀了一个挡在路上的血衣队的队员,他的眼前出现了逃生之路。

    就在贾拉德飞身想逃的时候,一阵剧痛从背后传来,护身真气撕裂的锐鸣穿破他的耳鼓。尚未回过神来,贾拉德突然觉得心口一凉,低头骇然发现一把血淋淋的长剑正穿过了他的身体,透出前胸的剑尖上正不住地往下滴血。

    “啊……”

    贾拉德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狂叫了一声,从边上扑过来的三个血衣队队员已经把手中的武器送进了他的身体。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他的大脑,一股彪悍的杀气顿时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来,身受这样重的伤,贾拉德反而战意狂升,他疯狂地挥出一剑,将三个来不及从他身上抽回武器的血衣队队员腰斩。

    但贾拉德的反扑并没有持续多久,公孙大娘脱手所发出的长剑,便是在她的剑舞术控制之下。在回旋的真力下,插在贾拉德身体里面的长剑有如被空中一只无形的大手拉了出来,闪电般的回到了主人的手中。

    背心胸前,两个伤口喷出大量的鲜血,贾拉德仍然在原地站立了一会儿,才沉重地倒了下去。

    “你的确很有实力,真是可惜啊!”

    辛蒂飞掠过来,开始指挥血衣队的人打开铁制的城门。而节节败退的贾拉德手下看到自己的主将已经身亡,当下四散而走,再无和敌人交战的觉悟。

    在守城的援军圣殿骑士团赶到之前,由公孙大娘和两个魔化女神战士带领的血衣队已经占领了东城门,重重的铁门被一一打开,外面等候的大军冒着密集的箭雨杀进城。

    ※※※

    “尤那亚的军队攻进城了!”

    这个消息就像飓风一般传遍了整个艾司尼亚,原本就心怀不满的许多城卫军本来就是在督战队的监督下作战的,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全面倒戈,他们打开了各处的城门,把尤那亚的大军放进来。

    看到尤那亚的军队不断涌入艾司尼亚,从城头退下来的守军在杰夫特的指挥下和圣殿骑士团的人在城中组成了第二道防线。

    残酷的巷战开始了。尤那亚的军队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很大的力气。特别是圣殿骑士团的强大战力,让尤那亚和海鹰扬也感到意外,他们面对着鹰扬军团主力部队的正面强攻,也没有丝毫的败象。

    “这些讨厌的家伙,看来神殿的力量还真是可怕。”

    尤那亚听着手下连续不断传来的战况报告,在心中不禁暗暗升起怒火。鹰扬军团主力精锐部队的伤亡更是让他和海鹰扬两个人心疼不已,这些可都是在战场上经过千锤百炼的老兵,绝非随便征召便可以得到的。要想征战大陆,称霸天下,没有一支强大精锐的部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

    “贾拉德大人已经死了!”

    当残余的贾拉德亲卫把这个消息一带到他的部下耳中,正在和尤那亚大军激战的贾拉德军队立刻分崩离析,在几个副手的带头下四散而逃。但失去主将的他们在这个时候也暴露出更为凶残的一面,带着自己的亲信爪牙在城中到处流窜,趁着战乱之际大肆烧杀劫掠。

    杰夫特见势不妙,也很快放弃了继续坚守下去的念头,带着自己的亲信部队撤出了激烈的巷战,向无忧宫的方向退却。

    受到联军败逃的影响,圣殿骑士团的防线出现了动摇的迹象,而这个时候尤那亚又将他最强悍的血衣队调过来,在公孙大娘和两个魔化女神战士的带领下,将圣殿骑士团的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导致他们连连败退,整个防线不断被压缩。

    这个时候,整个艾司尼亚城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到处是哭喊的人们,全副武装的士兵在街头横冲直撞。杀人与被杀,在这个晚上变成不需要任何理由的一件平常事情。

    ※※※

    就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夜晚,无忧宫的上空突然冒出了一股股的热风,接着烈焰飞腾,映红了艾司尼亚的半边天空。

    “不好,快去无忧宫!”

    刚刚策马踏入艾司尼亚城门的尤那亚不禁大叫一声,如果得到艾司尼亚,却让无忧宫毁于战火,那么他登上法斯特的皇位也会少了很多的荣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