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5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5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5部分高,别说是他了,吕蒙虽然在周瑜死后已隐隐是吴军中仅次于鲁肃之外的第二号人物,但孙权也封吕蒙的职位也完全无法与我的平西将军相比。 只听他怒道:“你一个黄口小儿,凭着背盟算计刘璋,才侥幸获得高位,居然敢如此猖狂!” 我故意气他,对他说:“平西将军自然有平西将军的道理,像你这样的小人物,就算到死也不可能到我这个位置。不服的话你便出来与我一战!”我用手指指了指身后的五百亲兵,十分傲气的对潘璋说:“就我身后这五百精锐,不用蛮兵帮忙,让你三千人尽出,要是打不过你,我以后见到你便后撤三十里!” 潘璋被我气得涨红了满脸,抽出剑来便要下令打开寨门。这时候他身旁的两个副将却都死死的拦住他,小声的对他说些什么。潘璋挣脱他们,抬着剑指着我对我叫道:“现在全天下谁不知道你最不讲信用?你有两万蛮兵在后面,却骗我出去和你打,我没那么傻!有本事你来打我!我就三千人,让你打一个月你也进不来!” 我见潘璋被我气得不行,心中暗爽。其实我不是真的对我这五百亲兵这么有信心,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最后探探潘璋的底,要是潘璋一时气愤杀出来了,多半说明他是真的是个三炮,就他这三千人在这里还敢不紧不慢的在我的地盘上打汉寿。可要是他死活不肯出来,又没有丝毫撤军逃跑的意思,那就更加肯定了我之前对吕蒙的推测,那么我接下来的行动也便顺理成章了。 之前我在南郡的时候,曾和张飞、赵云他们一起练军。赵云在七星坛下将孔明和我接走,又一箭射断吴军船帆的手段端的让我崇拜不已。为此我曾专门找他求教如何练成这一手惊世骇俗的绝技。 赵云告诉我,他之所以有今天的能力,也是在河北时拜师苦练过的。要想有一手高超的箭术,超强的臂力,良好的心态都很重要,射箭最讲究专注度和自信心,要是箭还射出去就担心射不中,那这只箭十有**都是射不中的,比如他那次射中吴军船帆,要是射的时候一直在想如果一箭射不中,就会被吴军耻笑,之前累积下来的声名就会不保,那肯定是射不中船帆的。 他看了看我的手臂,很实在的告诉我我的条件很一般,要想成为神箭手,就要加倍的苦练。不光臂力要练,专注度和自信心也需要长时间的射箭练习来提高。专注度是一种感觉,自信心则是靠越射越准来累积的,如果平时就百发百中,那到了实战,也便有中的的信心,实战里中了,这种信心也会越来越强,自然会越来越准。 我明白这就是一种艰辛付出和良性循环的问题,也很刻苦的练过一阵子。无奈本人基础太差,开始虽然对姿势之类的学的很快,但精度和远度就像一对吵架夫妻,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将他们给协调起来。后来刘备起兵入川,练箭的事也便作罢。 我将一张我早已写满字的白纸缠在箭身,又掏出一截小细绳将白纸捆住后才将这箭搭在弓上,靠着之前练下的基本功,边往前走边对潘璋喝道:“之前吕奉先一百五十步外辕门射戟,如今我也射上一箭!” 待到又走了二十步,来到距吴寨大约一百五十步的位置上,我才站定身形,张弓瞄准吴军寨门左侧的那根有大腿粗的木柱,将专注力集中到极限,觉得差不多了,便松开了手。 只见我那只箭,飞快的向吴军的寨门飞去,可箭飞一半,我就暗道不好,那箭很明显的歪了很多,本想射寨门左侧木柱的箭明显的向右偏了。我心想这下丑可出大了,人家吕奉先一百五十步一箭射中小戟,我可到好,一箭连大腿粗的木柱子都没射中! 没想到这箭居然越偏越多,竟然直直的偏向潘璋身边的一名副将,他可能因为之前看到我往箭上缠纸,也以为我要射木柱,猝不及防,只能下意识的一低头,那箭居然一下子射中了帽盔红缨。 我目瞪口呆,暗叫惭愧。身后响起了震天的叫好声,就连远处的蛮兵也是欢声雷动。我借势冲潘璋喝道:“初次相见,只射副将,给了你面子,好好看我信中所写,不要自误!”说罢便转身往回走,再不管一脸骇色的潘璋。第六十四章 湘水为界 对于有读者询问为何停止了lwen2.com.lwen2.com更新的问题,虽然觉得很抱歉,却还是很开心,说明还是有喜欢的人看的。马上又要新年了,小虾尽可能的lwen2.com.lwen2.com更新吧,保证不会太监的,在荆州与曹操和东吴的大战是要大写的。 ............................................ 那歪打正着的一箭为我赚足了威势,沙娜见到我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我心想:“你等着看吧!更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呢!” 我将五百亲兵带回到沙娜阵中,告诉她可以命人扎下营寨,等待吴兵撤军了。沙娜见了我之前那一手,这次虽然还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的反驳我。她只是问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看了看太阳,很坦率的告诉她:“太阳落山之前。” 而实际上吴兵远比我想的退得还要快,我笃定潘璋的营寨四周一定还有潜藏起来的吴军,因为潘璋撤得一点都不谨慎,也没有丝毫顾忌我会追击他,他甚至连建造坚固的营寨的没有拆毁,只是迅速的撤走了他的人马,很快,我的视线中便不再见一个吴兵了。 潘璋之所以撤得这么快,自然和我在箭上绑得那封信有关。信中我也没绕什么圈子,很直截了当的告诉潘璋:吕蒙想诱我攻打他的营寨,并进而奢望拿下武陵北上夹击南郡的小心思我都知道了,叫他赶紧和吕蒙滚出武陵,不然的话,我就粘在他的营寨前,不打也不退,叫他到时候想滚也滚不了! 沙娜对吴兵的撤军可以说要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她问我到底在信中写了什么,我故作轻松的告诉她:“没什么啊?我只是将他们的军事计划写给了他们,他们一看没戏唱了,只好灰溜溜的撤啦!” 吴军撤军后,我便也领兵回了武陵,当然回军前不忘将谢贤带回武陵,说是有要事相商,回到武陵后却只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只顾派人继续探听吴军的动向。 果然在潘璋离开汉寿不久,从洞庭港方向便传来消息,吕蒙的军队开始大批的出现在洞庭,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吴军船只往益阳而去。得到援军的鲁肃开始对关羽进行反击,双方互有几场胜负后,兵力不足的关羽转入守势,紧把通往南郡的隘口,等待川军的增援。 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五月,刘备在蜀中的军事准备全部完成,命黄忠守葭萌关,张飞和庞统留守成都,自己亲率五万大军带着赵云、魏延等诸将出川口来援南郡。 刘备军到益阳后不久,吴蜀两军便在益阳发生了一场正面大战,陆战偏弱的吴军败下阵来,退至陆口,用水军封锁了长江,与我军隔江相对。 由于从川中来的援军全是陆军,荆州水军又新建不久,根本无法与吴军在水上交战,所以双方隔着长江陷入了对峙状态,刘备一方面无法进攻陆口,一方面又无法派将大批军队通过长江调来武陵,收复桂阳、零陵和长沙。 213年(建安十八年)九月,韦康手下杨阜、姜叙等人合谋,将马超击破,占据冀城,并杀害马超全家。马超大怒,但又回不到冀城,于是袭击历城,杀死姜叙母亲。杨阜与宗弟七人来战马超,全部被马超杀死,杨阜自己也身负重伤。马超无家可回,只得投奔汉中张鲁。 曹操趁刘备和孙权的大军都云集在荆州,命夏侯渊引军十万出长安,做为前部汇合杨阜、姜叙等人进攻汉中,自统大军三十万从许昌出发进抵宛城,打算经上庸诸郡从东面进攻汉中。 张鲁一面紧急备战,一面发急信给刘备求援。蜀中此时虽说有张飞和庞统坐镇,但因为刘备带走了大部分军队来荆州对抗孙权,蜀中刚定不久,蜀中剩下的军队只够勉强维持蜀中的稳定,根本无力出兵援救张鲁。 就这样刘备被迫派使者过江与孙权议和,但曹操征伐汉中这件事不只他刘备一个人知道,孙权知道后大喜,答复也变得很强硬,说议和可以,但必须将荆州全数交给东吴。刘备一想那还议什么和?有那他直接放弃荆州全军撤到蜀中算了,这也太熊人了!可以说是大发雷霆。 但不议和,就无法救援张鲁,不救援张鲁就要丢掉汉中,进而蜀中这个刚好不容易得到的大本营就危险了。东吴也恰好抓住他的这个心思,咬死说要拿回全部荆州。 关羽提议让刘备先回军去救张鲁,由他率领荆州军死守南郡,维持现状,待刘备助张鲁击退曹操再来与吴军决战。刘备犹豫未决,孔明对此虽然表示反对,可眼下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于是我军与吴军的对峙只好依然就这么耗着,孔明甚至表示要亲去江东做一次说客,去说动孙权降低条件,但刘备死活不让,生怕我家先生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十月,曹操大军到达上庸,在沔水上收拾船只,准备水路并进进攻汉中。而此时夏侯渊已经领兵到达阳平关下,马超出与战,夏侯渊单挑不过,依杨阜之计,以杨阜为诱饵诈败引诱马超追击远离阳平关数十里,再伏兵破之,马超大败,上万人只有他和弟弟马岱引数十骑突围逃回阳平关,至此只能坚守,被夏侯渊每日引军攻打甚急。再加上曹操的大军随时可能从东面进攻汉中,汉中一时人心惶惶。刘备为了稳住张鲁避免他因恐惧而投降,只能命守在葭萌关的黄忠出兵三千人前往汉中,虽然是杯水车薪,却也是已经尽他最大的能力了。 如果刘备就这么和东吴僵持下去,汉中就必失无疑,到时候如果连带着蜀地被夺,不但我方会垮,东吴也难以独存,可就这么让刘备放弃全部荆州给东吴,不光刘备在情感上过不去这个坎,我方文臣武将中因为许多都是荆州人士,也更是难以接受。 多亏了此时东吴的都督是鲁肃,他以抗曹大局出发,劝服了孙权,并独自来到刘备益阳的军营,提出双方先以现在双方实际控制的地域为界,待刘备助张鲁击退曹操,并取得凉州后再将荆州其余的南郡和武陵郡交还。这个方案虽说比将荆州全部给东吴要好一些,刘备在情感上还是不能接受,不免让孔明与其讨价还价。最终敲定双方以湘水为界,南郡加上湘水以西的武陵、零陵暂时归刘备,湘水以东的江夏、长沙、桂阳郡归孙权,待刘备攻取凉州就要将荆州的其余三郡交给东吴。 作为交换,刘备和孙权各自在约定书上签字之后,东吴就要将主力部队开往庐江,进攻寿春牵制曹操兵力,引其回援,为刘备在汉中一带对曹操作战减少压力,进而助其夺取凉州。这样因为东吴也出了力,将荆州全部交给东吴,我方这边在情感上也能好受些。 就这样,刘备和孙权很快就都在一式两份的文书上签了字画了押,东吴水军开始解除对长江的封锁,并将在零陵的军队退到桂阳,屯扎在陆口的主力部队也分批的开始向庐江开进,为进攻寿春做准备。而作为离零陵最近的武陵太守,刘备一方面也开始将军队逐批的调回蜀中,一方面命我先派军队去零陵接收,再将零陵移交给他之后派来的零陵太守。第六十五章 终于能亲政了 ........................... 自东吴退兵之后,我和沙娜的婚事便又被沙摩柯反复提上日程,他的两万大军虽没有翻脸,但迟迟赖在武陵城下不久就更加的说明这个问题现在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冰火#中文. 因为沙摩柯只要求他妹妹做我的侧室,并且又有这次率军来援的大人情,于情于理我都再也无法拒绝。通情达理的晴儿也劝我,要我以大局为重,说她不会在意。沙摩柯因此事还特地命人带笔给还在南郡的刘备写了书信,刘备不久就回信赞同,并命孔明亲修了一封书信给我,孔明在信中的言语之中也表达了他的赞同之意,说什么与五溪蛮族的联姻对稳定荆州有着巨大的作用,要我一定要服从。 事已至此,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况且以沙娜的条件,虽说公主脾气多了点,别说是侧室,就是侧室配我都绰绰有余,于是我也就欣然领命了。 当然在婚礼之前,我亲自带兵从东吴那里接收了零陵,东吴也没客气,虽说将零陵郡还了回来,但府库都被他们给搬空了,只将之前投降的郝普和随他一起投降的零陵降兵都还给了我,我还要从武陵郡的财政上拨钱出来养活他们。 郝普见到我满心的羞愧,直接就给我跪下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承认错误,说他不该中东吴的计投降东吴,接着又说一些什么当前的险恶形势,试图想让我饶了他。 对他的处理刘备早就交代我了,说要杀了他的话和他一起投降的零陵军士难免都人心惶惶,但不处理他又不行,便免了他零陵太守一职,让我自行决定想个办法安置他。 我方几乎所有的人都对郝普的投降行为极为不屑,在场的人也都纷纷要求我要对他进行严惩。不过我对郝普之前的行为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谅解,毕竟当时吴军大举来攻,关羽又和鲁肃相拒于益阳,难以来援,急难之下,做出投降的举动也并非没有苦衷。 当然,此时我也不能为郝普开脱,毕竟他有着降敌的事实,便只好命人将他先押在军中,待回武陵后再决定是否给他一个差事做。 至于零陵的新太守,我临来之前曾向刘备推荐了巩志,毕竟巩志在武陵树大根深,虽说有他在许多政事我都省事得多,但做什么难免也束手束脚,将他弄到零陵对他来说也是高升,想他自己也会十分乐意。刘备可能也考虑到本来当初攻取武陵的时候,以巩志献城的功劳就该让他做武陵太守,现在由我提出让他做零陵太守也是对他的一种补偿,也便同意了。 果然巩志对于能去零陵太守显得很开心,毕竟做一把手的诱惑力对他来说是相当强的。他一个劲的谢谢我在刘备面前对他的推荐,当然在言语中也不免试探着隐约透露出问我可不可以去零陵让他在武陵的意思。 我对此没有正面回答,因为毕竟这段时间来我和他的关系表面上还算融洽,我不想很直接的就扫他的面子,只是露点自己要离关将军的南郡近点的意思。加上之前那次酒宴他从我酒后听到的话,他便明了,知道我在武陵不仅仅是只起个郡守的作用,便不再提留在武陵的事,而是欢欢喜喜的回去准备到零陵上任了。 巩志这次随我到零陵上任,几乎带上了他在武陵城中的全副班底。他在这件事上求我的时候,我二话不说都答应了,毕竟少了他的这些亲信我在武陵郡才能真正建立起自己的班底。 当然他的这些亲信在武陵时因为很多都身居要职,所以都离开难免还是会对郡事产生一些影响,对此我也想到了对策。 因为他这些亲信到了零陵难免要在零陵继续做在武陵时的类似工作,所以我告诉巩志,他接收零陵后他亲信替换的官员都交给我,我要拿到武陵去用。 这样,尽管这些被替换下来的零陵官员到武陵去做官难免要熟悉一段时间,但因为是和替换他们的人相当于对等交接,只是相互换个地方,这样交接就顺利的多了。 他们之间因为都要对方的帮忙,所以谁也不会为难谁,并且这些零陵的官员本来都是要被裁撤的,此时虽说换了地方,要带上妻小搬家,可基本上是官复原职,对我都是感激涕零。到了武陵之后,他们每个人做事都十分用心,对我的命令也都很坚决的执行,不再像巩志之前的那帮亲信,只要巩志心里不同意,他们就对我阳奉阴违,用各种理由来搪塞我拖着事情不办,今后我想做什么事一下子都顺畅多了。 我回到武陵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谢贤谈谈。 谢贤自从吴军从汉寿退走之后,便被我接到武陵的郡城之中好吃好喝好住的养了起来。之后我忙着带兵帮巩志接收取零陵,可是着实让他没事做了好久。 他因为之前我一退蛮兵,二退吴兵的事现在对我简直可以说是五体投地来形容。见我来忙迎了出来,我跟着他进屋按主客落座不久,他就开始向我提想回汉寿继续任职的事。 我笑着告诉他:“汉寿县我已经委任了新的县令了,我要留你在郡城做更重要的事!” 谢贤一听不能回汉寿难免有些黯然,问我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时情绪便不是很高。 我对他说:“别不高兴嘛!你可以想想,就算你回了汉寿,将汉寿县治理得和之前一样井井有条,但哪天吴兵又来犯界,数万大军将你的小县城给围个水泄不通,到时候就你手上那几百军士能防止城破,能防止百姓遭殃么?” 谢贤被我这一问便没法回答了,只能说道:“东吴不是已经和主公达成协议了么?怎么可能再来犯界?” 我对他说:“你可要知道,东吴想要的可是整个荆州。现如今曹操进攻汉中,从大的局势上侵害了我们与东吴两家的利益,主公又答应先以湘水为界,使东吴拿到了三个郡,这才暂时的与我们恢复了和平。但我方剩下的荆州三郡东吴也都还是想要的,我方在与东吴的协议中约定,一旦东吴进攻寿春,迫使曹操撤军回援,使我方能取得凉州,我方便是要将荆州的全土都给他们的!” 在湘水之盟签订的时候,东吴怕我方今后在取得凉州之后不给荆州剩下的三郡,在盟约中可是约定了盟约签订后,各自都要大力向自己领地上臣民告知盟约内容的,所以我说的这些谢贤都知道。 谢贤当然不好当着我的面说不管汉寿归刘备还是孙权统治,只要让他干,他都会只管为民做事之类的话。况且一旦汉寿真的归了孙权,孙权很可能也会有他的任命,汉寿县令能还让谢贤当的概率其实是很小的。于是他露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对我说:“如果主公真的攻取了凉州,要将武陵给东吴,那我们也只能接受,难道我们还能抗命不遵,用郡中不足万人的军队在这里对抗东吴的大军么?” 我喝了一口茶对他说:“虽说现在主公平定了益州,军力和财力都增长了很多,可与曹操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况且益州新定,百废待兴,有许多事情都需要去做,就算主公出兵将曹操从汉中地区击退,再加上东吴进攻寿春迫使曹操去救援等有利情况都发生,曹操也一定会在凉州留下重兵猛将镇守。况且汉中现如何还是张鲁的,我军想跳过张鲁进攻凉州可以说是相当不实际,也就是说凉州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攻取的。凉州攻取不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谢贤想了想,仿佛领悟出了什么,他问我:“大人您的意思是,东吴会等不及我方攻取凉州就会先对武陵下手?” 我笑着点点头,告诉他:“你答对了!”第六十六章 汉中归曹 ..................................... 由于我早就知道能否守住荆州的关键不在于守住武陵,所以即使有谢贤这么一个擅长守城的家伙在我也没有将他用在增筑城墙上面,而是开始招兵买马,训练军队,让他替代之前巩志在武陵的作用,作为我的辅助。谢贤在治政方面也的确是个人才,许多事我只需要定一个方向,说一个大概,他就能安排得井井有条,再加上从零陵来的那些旧官也很卖力,武陵城中军备的发展每一日都超出了我的预期。 另一面,东吴在坐实吃下了江夏、长沙和桂阳之后,除了留下少数兵力驻守,主力部队开始向长江北面的濡须口集结。刘备也将部队逐渐调回蜀中,只是路程遥远,回到成都也还要修整几天,急切间也不能增援汉中。 此时,张鲁虽然之前派马超出战中计损失了万余人马,可他的弟弟张卫之前带领大将杨昂、杨任和数万兵马,依托阳平关南北二山之间的险要地形,修筑的长达十余里的防御工事,也不是白给的。曹军在刘备和孙权在荆州相持的这段时间里,不断的派兵开始猛攻这些工事。可攻了几天,由于地形险要、防御坚固,曹军在伤亡很大之下,依然毫无进展。 曹操于是一方面写信给夏侯渊叫其假装撤退,一方面在上庸地区大造声势,大军装做已完成一切准备,开始水陆并进,向以每日前进三十里的速度向汉中进发。夏侯渊在撤退前不计代价的强攻了几次张鲁军营寨,损失惨重后再装作不支撤向陈仓。张鲁见夏侯渊撤退,以为已击退了北面之敌,便只留弟弟张卫引万人守阳平关外的营垒,杨松带万人守阳平关,自己带着其余将领和三万大军向汉中以西开进,打算在曹操前面先找一处有利的防守地形构筑工事进行防御。黄忠从葭萌关来的三千援军也一并跟着向西进发。 从汉中向东也就是上庸方向进军,要经过成固沿汉水而下,可以从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向东到达上庸,也就是说,张鲁要想堵住曹操的大军,也就必须先于曹操的主力到达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构筑工事,阻止曹军进入汉中盆地。 所以说张鲁可以说是北面夏侯渊一腿,他就心急火燎的带人往东赶,除了主力日夜的急行军,还派三千骑兵先去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处帮助原先驻扎在那里的数百士兵防守。 对于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精神和积极行动的作战态度,我其实是很赞成的。可关键是曹操驻扎在上庸的三十万大军向汉中进发的速度却是磨磨蹭蹭的只有每日三十里,要知道如果要是曹军先打开了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汉中对于张鲁来说就没那么好守了。 从之后的结果来看,因为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离汉中近而离上庸远,曹操是摆明了知道就算抢也是抢不过,所以干脆就不抢的原则。于是当曹操的先锋军徐晃带着两万人到达缺口外时,张鲁的三万大军和黄忠的人马已经早到了三天,并且修筑起了非常坚固的防御工事。 徐晃也不进攻,就在缺口外扎营,一边稳固营寨一边收拾投石车等可以攻打工事的器械,一边等待曹操的中军到达。 之后的剧情就很顺畅了,曹操的大军到达后每天都尝试着进攻张鲁几次,张鲁依靠险要的地形每天都能守住,双方的伤亡数每天都在缓慢的上升。可张鲁不知道的是,在他率军离开阳平关一线不久,夏侯渊的部队又从陈仓采取夜间行军白天隐蔽的方式开回来了,直到张鲁到达东线与曹操相持,夏侯渊的部队却趁夜对张卫的营垒进行了夜袭,正巧半路驱赶了数千只野糜冲入了张卫的营垒,导致其防御工事的损毁,结果曹军趁虚而入,占领了张卫许多营垒,同时鼓角齐鸣,给张卫造成了曹军主力全线突破的假象,张卫匆忙之间,难以辨别情况,只好放弃阵地逃向了阳平关。 让张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杨松早就被曹操派人重金收买了,张卫的残兵到达阳平关下却遭遇关上射下的乱箭,夏侯渊趁势掩杀,张卫无路可走,只能选择带着数千军士投降。杨松开城放进了夏侯渊,阳平关失陷。 待到张鲁知道了阳平关失陷的消息,夏侯渊已经留曹洪守阳平关,张合引军招降汉中各处要塞,自己亲率五万大军从汉中往张鲁此时所在的秦岭、巴山之间的缺口而来。 张鲁所在之地虽然险要,但却连个城都不是,被夏侯渊切断汉中方向的补给后,随军粮草支持不了半月。他打算就此向曹操投降,但随他一起的马超和黄忠不可能干,马超的西凉兵在之前从阳平关出击中伏后便所剩无几,张鲁军如今又人心惶惶难以依靠,便去找黄忠商量。黄忠虽然有三千他可以控制的军队,可要说能凭此击溃夏侯渊的五万人还是有些痴人说梦,于是两人便一起去找张鲁劝其再坚守半月,待刘备的援军到了很可能会有转机。可张鲁见形势险恶,部下想投降的很多,虽然口头上答应了马超、黄忠二人,但马超和黄忠从他的神情已能看出张鲁说的坚守只不过是敷衍他们,便连夜引军脱离了张鲁的营寨,试图在夏侯渊将道路完全都封死前撤回汉中,转而回到蜀地。 幸而从汉中到秦岭、巴山缺口之间的许多小城因为还没有接到张鲁投降的命令依险延缓了一些夏侯渊行军的速度,再加上夏侯渊的军队初到汉中,虽然杨松也派人为他做了引导,可引导究竟只是引导一条道路给他,夏侯渊只顾尽速进军去夹击张鲁,也没有尽封所有通往汉中的道路。 所以马超和黄忠的军队虽然在回军途中难以避免与夏侯渊的部队相遇,但因为他们现在的目的并不是和夏侯渊交战将他击退,所以选择了尽量多走小路,避开夏侯渊军的主力,往夏侯渊军少的地方冲杀回汉中。 夏侯渊得悉后虽然有再派人追赶,可因为黄忠和马超的部队不过三千人,阳平关留守的曹洪和张合也有五万之众定不会有失,所以心思还是多放在张鲁那三万人身上,只是派人送信给曹洪命其剿灭,自己还是带着主力向张鲁所在地进军,并没有回头尽全力的进行追击。 同样的由于张鲁还没有投降,以五斗米教教徒为主的张鲁军将领又多只听张鲁的,故得益于张合招降的效果不大,马超和黄忠得以靠着旗号以盟军的身份通过张鲁军还控制的部分险隘,撤向蜀地。 因为张鲁军败亡的实在太快了,待到黄忠带着马超、马岱两兄弟撤回葭萌关后,从荆州撤回蜀地,打算经过短暂休整再赶往汉中救援的刘备,此时还没有回到成都。第六十七章 提前的历史 ................................... 曹操在汉中的大胜可以说是出人意料的迅速,从战后总结来看,秦岭和巴山之间的缺口有多难突破其实曹操是心中有数的,所以尽管曹操在上庸集结了三十万大军,并且大造声势向汉中推进,可这依然无法掩盖这路大军是个幌子,只想调张鲁率主力离开阳平关,为夏侯渊的突然杀回和杨松的叛变制造条件。 张鲁投降的消息传到武陵,我独自坐在内堂上,看完战报后用毛笔在一张大纸上画出曹操与张鲁交战前两军的态势和接下来发生的一系列进展,直到曹操和夏侯渊东西夹击将张鲁困于绝地,张鲁投降为止。 我深深的被曹操动用三十万大军却只是用来做诱饵的大手笔给震惊了。之前我自以为自己是从未来世界来的,通晓三国时期许多战役的前因后果和双方的真实想法,又加上之前的对吴作战取得一些小胜便洋洋得意,以为自己现在有一郡之地,只要好好整顿军备训练出一两万精兵出来,将来就可以在关键时刻出兵南郡粉碎吴兵的偷袭计划,这样刘备不失去荆州,复兴汉室就有望了。 可当曹操用这种方式降服张鲁之后,我才深深觉得,三国的形势是瞬息万变的,虽然我之前依靠自己的力量加快了刘备取蜀的步伐,也就变相的增加了刘备扩充军力的时间。但随着而来的,却是孙权因为刘备提前得益州而随着提前的与我方的荆州争夺战! 并且不仅仅荆州争夺战提前了,伴随着刘备与孙权在荆州对峙,曹操趁刘备调主力到荆州之际攻取汉中的时间也大大提前了,再加上孙权得到荆州一半后提前对寿春展开的进攻,整个三国大势全都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变化! 表面上看,该发生的三国时期的大战役除了提前都似乎还是沿着之前的轨迹在走,可实际上,虽然大的走向除了提前了进程没什么变化,可对三方的影响却是不言而喻的。 首先说曹操,现在距他赤壁的大败只不过才过去了四年多时间,也就是说他战后休养生息的时间要比历史上要短,但不要忘了,他在荆州除了损失了许多士兵外,粮草物资都是之前从荆州军那里缴获的,他北方的大部分物资都还好好的保存在家里。主要将领没有任何阵亡的他其实只要再从河北征够了兵,就又恢复了他的强大实力,再加上他这次攻取汉中因为奇谋而没损失什么反而缴获了汉中大量的物资和吸收了张鲁近五万兵力,所以提前两年攻取汉中对他来说和晚两年攻取相比还是更有利的。 再说孙权,现在的形势对孙权来说,和历史上相比等于提前从我方得到了荆州的一半,也就是提前扩充了实力,多得到江夏、长沙和桂阳的两年赋税。他的东吴军新占到便宜后士气正盛,当然他马上要去对付曹操了,这对我方来说也是个好事。 最后说刘备,蜀中现在和历史上相比因为战争时间被大大缩短,所以受到的损害便少了很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不需要时间还进行安抚和巩固权力。而荆州方面,其实也是受影响最大的关羽,他因为少了两年的时间在荆州扩充军备,所以他现在的兵力还没有超过三万人,还不到历史上他发动襄樊战役时能动用六万人兵力的一半。也就是说,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像历史上那样发动一场对襄阳曹军的战争来为刘备进攻汉中分担压力! 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他不进攻襄阳,孙权也就没机会偷袭南郡,荆州反而变得安全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除了继续训练士兵,积蓄物资,就是反复的研究曹军在汉中作战的每一个细节,争取为今后有可能的对曹作战提供一些帮助。 就在汉中之战还没有被我研究完全的时候,孙权终于在濡须口做好了准备,他开始向合肥出兵的消息又传到武陵了。 合肥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其成为了曹魏防御东吴的北上的一个重要据点。合肥交通便利,水路北通淮河,南达长江,汉代时它就已是南北水路和货物的集散中心,到了三国,从攻势来说,曹操要想由合肥越巢湖伐孙权,合肥就是一个重要的后勤补给基地。合肥南面控制著巢湖,而巢湖东端有条濡须水(今运漕河),自巢县东南行,流至芜湖北方入长江。曹魏据合肥,随时可以自淮河调水师舟船,至巢湖集结整备,然後从濡须入长江攻吴。东吴不得不在濡须水险处夹水立坞,以防曹魏水师南下入江,这就是有名的濡须口的由来。孙权进攻合肥,就是希望将前线推到那儿,以合肥为北屏障,以巢湖为水师根据地,必要时可以让水师北入淮河攻魏。 赤壁之战后,孙权就屡攻合肥不下,待到曹操援兵至,便只好撤兵。 这次孙权亲率水军出长江,进皖口,溯皖江而上,攻击皖城。吕蒙lwen2.com.lwen2.com推荐甘宁为升城督,督导攻城部队,吕蒙则押精锐在後跟进。甘宁手持鍊条,亲自率军爬城,奋勇当先,遂破皖城。掳获太守朱光、参军董和及男女数万口。张辽援军至夹石,闻皖城已陷,被迫退兵。 在取得皖城之后,孙权仅仅修整了一日,便又率军五万向合肥出发,意在趁曹操大军还在上庸之际,夺取合肥,建立进攻徐州的基地。 合肥守军只有七千余人,张辽就在七千人中募选死士,选出了八百人,杀牛宴飨将士。第二天凌晨,张辽披甲持戟,带著这八百人杀进孙权初到尚未整阵的部队,张辽带队冲进了东吴军镇营裏,亲自杀了数十人,斩了两将,并且高喊著∶张辽在此!敢死队直冲进孙权主阵,孙权大惊,不知该如何,左右亲卫赶紧拥著孙权退到小土丘上,以长戟指向四周防卫蜂涌而上的曹军。张辽在土丘下吼著,要孙权有种下来决一死战,孙权不敢有所举动,从凌晨战到中午,吴军将士原本高昂的战志都痿靡下去,张辽遂领军回城,整备守城事宜。而魏军初战告捷,军心大振,将领们对张辽也心悦诚服。 孙权大军到齐後,就展开了攻城作战。谁知合肥城在以前的杨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诸将连续强攻了十馀日都打不下来,吕蒙、诸葛瑾、甘宁等人也都想不出什麼破城妙计,军中疾疫流行,再加上此时曹操的大军已经回到许昌,在汝南留守的于禁得令率两万人先行前来救援寿春,打下去也没什麼意义,孙权只好下令班师回朝。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传回我也知道了,那就是张辽一路追杀孙权,杀得吴兵大败,直杀到逍遥津才收兵回城,重挫了吴兵的士气,而此时于禁的援兵还没有到达合肥。(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