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4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4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4部分能力上自是无双,但主公担心他性格过傲,办事上易冲动,这才叫我来武陵帮他看着点,防个万一什么的!” 我看到巩志眼睛中的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吃惊的表情完全无法被掩饰。他一脸的惶恐,轻声的对我说:“您的意思是?” 我大笑,一把就将他推到一边,大声叫道:“自己想去!这事你要让别人知道了,要你的脑袋!”第五十九章 吴兵临城 .......................... 刘备在夺取益州后大肆奖赏功臣,我也从他那里分到了大量的黄金和白银。我将铜钱都赏给了随我一起入蜀的士卒,只留下黄金和白银锁进府库以备将来扩充军备之用。 刘备因为赏给部下的钱花的太多,造成了成都府库的空虚,为他接下来运行政府职能埋下了许多隐患。最终还是刘巴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刘巴的办法是,铸造钱币,调控市场,将私市改为官市。经过好长一段时间,刘备的府库才得以充实。 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逐渐熟悉武陵城的军备状况,自从刘备从四郡征兵到南郡又带走入蜀之后,武陵城中除了我带回来的五百亲兵外只剩下了五千老弱残兵。我让巩志去多招募点青壮之士,他也只又招募来一千人。问其原因他对我说怕招募多了,秋收之时无人收粮,春耕之时无人耕种。 我想起从前曾在书上看到的军屯之法,即召集了一些相关的文官进行讨论,最后制定出了一套让士兵也参与耕种的办法。之后又令巩志再招募来两千士兵,和城中原有六千士兵一起分开八营,每营一千人,且佃且守。士兵与家口分离,在城外开垦荒地,采取什二分体制,即十分之二的士兵按规定时间循环回去探亲,保证一直有十分之八的士兵从事农耕和战守。所收粮谷全部交由度支系统的官吏保管分配,军士的衣食等生活用品都从所收粮谷中拨给,军士的家属也能按照固定比例从这些粮谷中按时领粮。 因为从军的时候不光有粮饷,还能有额外补贴家里的粮食,所以此令一出,军士们开垦的热情都很高。虽然短时间内看不到成效,但我相信不出三年五载,不光城中的兵粮解决了,府中的仓库也一定会变得充实。 不过在这个战乱频繁的年代,想要有一段和平的发展期也是很难的。在刘备夺取益州之后,孙权因为其之前对鲁肃的承诺,便立刻派诸葛瑾去成都找刘备讨要荆州。之前刘备向鲁肃承诺过夺取了益州便将荆州交给孙权,这荆州自然是指包括武陵郡在内的荆州全土。刘备和孔明都是在那份协议上画了押的,再加上刘备之前的仁义之名,这才将鲁肃给骗了回去。 可在刘备夺得益州之后,孙权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刘备做大做强,再占着荆州不还,而他还只在江东六郡里窝着。于是派诸葛瑾持着刘备当初画押的文书去成都找他索要荆州。 诸葛瑾,字子瑜,和诸葛亮一样是琅邪阳都(今山东沂南)人。他是诸葛亮的哥哥,诸葛恪的父亲。在孔明还未出山之前便经鲁肃lwen2.com.lwen2.com推荐,为东吴效力。这个人胸怀宽广,温厚诚信,他同孙权无论谈话、劝谏,都从不急迫直言,只是稍微表示出自己的倾向,大略道出自己的意图,点到为止。如有与孙权心意不合时,他便放弃正在进行的内容而转向其他的话题,渐渐地再借其他事情从头开始,以对同类事情的看法求得孙权的赞同,于是孙权的思想也往往得到开通,所以一直都得到了孙权的深深信赖。 但这次孙权为了从刘备那里要回荆州,却听从了张昭的计谋,关押了诸葛瑾的老小,使其入川去求诸葛亮,让其在刘备那里进言将荆州给予东吴。 我自从诸葛瑾入川后便一直派人往蜀中打探消息,果然和书上讲的差不多,川中很快便传来消息说,刘备以凉州未定,益州不稳,要待帮助马超将曹操在凉州的势力完全驱除出去之后再还荆州为借口故意拖延。后实在不好意思在诸葛瑾面前直接对当初的文书反悔,再加上诸葛亮的“苦苦哀求”,才肯先将长沙、零陵、桂阳三郡还给孙权,写一封带有军令的书信让其去南郡找关羽交割。 不料诸葛瑾到了关羽那里后被关羽一顿吓唬,别说讨要三郡了,连魂都被吓丢了几分。他回去之后自然难免向孙权控诉关羽的无礼。孙权是什么人?岂肯就这样吃亏不知声,遂直接派遣官吏去接管被我方管辖的长沙、零陵、桂阳三郡,但都被关羽传令给轰了回去。 孙权见文的不行,便来武的。直接派鲁肃、吕蒙统领江东诸将大起精兵五万出陆口,进攻江夏、长沙、零陵、桂阳四郡。其中鲁肃领兵两万屯益阳抵住关羽,阻断他向三郡派出援军,暗遣吕蒙领兵三万夺取四郡。因为刘备在取蜀之时已经先后调走了南郡绝大部分的军队,据我所知,现如今关羽在南郡的全部兵力也只有不到两万人,这还是江夏的留守部队派被孙权阻断大江后围歼根据关羽的指令提前弃城回保南郡之后的数字。 以这个兵力守南郡的关羽可以说自保都很困难,就更别说分兵去救江夏失守后的其余三郡了。并且鲁肃在益阳只是守住各处要道与关羽对峙据守,并不与其交锋,只想缠住他而已。所以很快的,长沙、桂阳望风而降,吕蒙的军队迅速的逼近了零陵。 我有心出兵去救零陵,但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我全城可控的军队加上我的亲兵只有八千多人,并且因为将郑梁留给了刘备的缘故,身边连个能突击敌阵的猛将都没有。而吕蒙那边却是甘宁、凌统、韩当、丁封等等等等,除了留太史慈和程普为鲁肃压阵外,其余的江东猛将都在这边。 巩志苦劝我守城自保,说以城中的兵力去救零陵无异于是以卵击石,到时候不但零陵救不了不说,连武陵都难以守住了。此时益阳方向传来了鲁肃在关羽的率兵强攻之下有些岌岌可危、难以支撑的消息,而蜀中也有刘备已经调集军队准备出川与孙权一战的消息传来。于是我便听从了巩志的意见,寄希望于吕蒙放弃零陵去援助鲁肃,使得零陵之围自解。毕竟书上说在这个时期刘备和孙权最后是以湘水为界达成分隔荆州的协议的。 事实上此时的孙权的确也下令吕蒙舍掉零陵迅速救援鲁肃了,但吕蒙在接到命令时已经率军到达了零陵城下。他便派说客用“无中生有”之计居然劝降了零陵太守郝普,待郝普出降,吕蒙拍手大笑故意拿出孙权手谕给郝普观看,使得郝普后悔不已。 得到了零陵又并了零陵城中军队的吕蒙不想放过我这最后一郡荆南的土地,带着他手下的数十员猛将和三万大军气势汹汹的就向武陵郡而来。 显然,之前三郡的轻易降服让他是觉得我会像郝普一样,很轻松的就将武陵郡献给他了。第六十章 意外的援军 今晚恒大对拜仁啊,小伙伴们加油了....................................... 满城的人包括巩志在内,在听闻吕蒙这么快就拿下了零陵,往武陵来的时候都很惊恐。我将全城的文官武将都聚集在我的议事厅中商议,因为之前刘备伐蜀调走了陈到、霍峻两个能力较强的将领,现在在武陵城中能出出主意的文官只有巩志和潘睿,武将则只剩下了一些我都叫不出名字的低级将领。 会议的议题自然是围绕着面对将来的吴军如何作战的问题。一向胆小的巩志和之前我打算去救零陵的时候一样建议固守郡城,说什么只要坚守到川中援兵到来,吴兵就会自退。潘睿也是和他一样的意见,还说什么鲁肃在关将军的攻击之下不可能支持太久,想是很快吴军就会退去的。至于那些领兵的小将领,也一个个都低着头不说话,我征询他们的意见便都说巩志和潘睿二人说的有道理,还是守城为上。 我知道如果在出城野战之前军中的将领都不支持,那基本上出城作战也是白出。离现在比较近也最贴近的例子就是刘备来打武陵的时候,武陵太守金旋非要出战,可他的部下们都觉得打不过不能打,金旋非要强出,结果便是作战失败之后被巩志给关了城门只能死在外面。 潘睿这家伙我在看书的时候对他只有一点点印象,因为他在刘备手下戏份实在太少,所以我曾经一直都把他当做吴国的老臣。后来偶然间玩游戏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家伙居然在刘备的阵营里,好奇的我便搜索了一下他,才得知他在刘备手下的时候只当了一个不起眼的官,后来关羽被东吴偷袭兵败,吴军攻到武陵的时候,他也便随大流的跟着其他官吏投降了,完全达到了孔明曾对刘备说过的“苟全性命于乱世”的这个要求。 有巩志和潘睿这两个识时务的高手坐阵,再加上我唯一能用来冲锋陷阵的郑梁被刘备要走了,我觉得我实在是想不守城都不行了。于是接下来便是开始商讨武陵城的防御问题,好在武陵城作为一郡的郡城,也算得上城高墙厚,在进行了有针对性的各自分工之后,我也觉得巩志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现如今城中的军力确实有限,缺乏能带兵的猛将不说,这些军力甚至都还不在我的完全控制之下。 有句话说的好,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将来的路还长,别刚被封了个平西将军就被东吴给抓去了,那这笑话可就闹大了。 没多久,东吴的兵便到了武陵城下。吕蒙这家伙故技重施,居然派人来劝我投降。看那使者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命人将这家伙给拖出去斩了,可巩志死活拉着我说不能激怒吴军。我想想也是,却还想出这口气,便命人在城头上竖一个木架子,仿照十字架的样子将这使者捆在上面,既不打,也不骂,还不让他在太阳底下晒着,专门命人在这十字架上给他搭上一个简易的布棚子挡阳,渴了给水喝,饿了给东西吃。 而我就在他身边站着,指挥着守城士兵和城下的吴军对峙。 城下的吴军将领一个个气得都在向吕蒙请战,没想到吕蒙居然没有立刻下令攻城,而是又派了一个使者来要求我将之前来的使者放回去。对于这个使者我也大方的收了,不过这次我没把他绑在十字架上和前一个使者作伴,只是招呼了他一碗茶之后让他回去告诉吕蒙,他的使者我不会杀,他什么时候退兵我什么时候再放人,他要是想攻城,自己误伤了这个使者我就不管了。 当然我也不奢望吕蒙能为了一个送信的人就放弃攻城,果然第二个使者回去后不久,吕蒙的军队就开始了攻城战。 密密麻麻的吴兵从阵中出来抗着云梯向城上搭,而城上的守军则不断的向下射箭,用刀将靠近城墙的吴兵给砍下去。巩志将我稍稍的拉后了些,怕我被城下向上射来的箭给射中。没想到吴军攻击更像是做做样子,我方士兵只拼命的射了几轮箭,那些吴兵便丢下云梯哭爹喊娘的往回跑了。过了一会儿,吴兵又重新组织了一波攻城兵,但第二次比第一次攻的还不正式,吴兵所抗的云梯甚至还没搭到城墙上抗云梯的士兵便又被射跑了。就这样,前后还没一炷香的时间,吴军的攻势便完全停止了,我对此很奇怪,不知道吕蒙这是要闹哪出。 接下来更让我奇怪的事发生了,忽然有一名骑兵骑马跑到吕蒙马前翻身下马大声向他说着什么,吕蒙听了后便摆了下手,接着吴军便开始鸣金,做收兵的准备。慢慢的,三万大军逐渐的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城上的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包括我在内都以为是吕蒙迫于关羽对鲁肃的压力,不得不收兵去救援鲁肃了。派出哨探侦查,可回报却说吕蒙只是引军向东撤了十里,暂时安下营来,并没有远去。 巩志等众人说很可能是吴军这一天连行军再攻城已经累了,安营是为了休息一下,待明天天明再离开。虽然这样的解释也有合理之处,但在我的内心还是隐隐的觉得事情并非像巩志所说的那么简单。 正在我大惑不解之时,武陵城西突然卷起了滚滚烟尘,似乎有军马前来。待得近了,一看那些将领士兵的服饰,才知道来的居然是五溪边的蛮族。带头的两位,一个人高马大,一脸胡须的是沙摩柯。而另一个,则一身的红盔红甲,英姿勃发,看着就特别带劲,很让人有征服欲,自然就是蛮族美女沙娜了。 许久不见,沙娜出落的越发美丽,也越发有气质了。一想到这本有可能会是我媳妇儿,心里便有些痒痒了起来。沙娜冲我抬起了手中的银枪,说他们是来帮忙击退吴军的,要我打开城门放她的部队进去。 我刚要命令手下开城,却被巩志拉住,他冲城下喊道:“吴军并未远去,开城不便,还请你们先将大军在城外扎营,稍后再和蛮王带一起进城好了。 沙娜的脾气我是知道的,巩志这么说明白摆着是不信任他们。可巩志的话已经说出了口,虽然不太好听,却也是为城中的百姓着想,我也没办法再把这话给拉回来,只能发烧着面皮等着沙娜发作。 果然沙娜听了这话便面色不善,她直接一下子就把手中的银枪给摔地上了。她摔了枪之后翻身从马上下来,对同样面色不善的沙摩柯说了些什么,居然枪也不捡,直接就向城门处走来。 待她走到城下,她仰着头冲我喊:“诸葛松你不是胆子挺大的么?就百十人也敢设计去抓我,怎么现在能统帅一郡之兵了,还但胆小到连援军都不敢放进城了?” 我被沙娜的话噎得没法回答,她见我无话可说,便接着喊道:“这回就我一个人,连武器都没带,你还怕什么?快点给我开城!” 我听了沙娜这么说,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要烧得化掉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我回头狠狠的瞪了巩志一眼,将一腔怒火都发到了他身上:“还不快叫人开门!” 巩志见我发怒,忙灰溜溜的下命令去了。我从城墙上下来,一路上一直在想等下见到沙娜该说什么找找面子。没想到沙娜进了城之后,理都没理我,让巩志带着路,直接就奔着我的太守府衙去了。第六十一章 没时间还打汉寿? ..................... 虽然这么想有点自作多情,但我还是觉得沙娜之所以带兵来完全是因为我的缘故。 不过到了府衙之后这辣妹还是冷着个脸,我对着她干坐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倒是巩志又是命人上茶又是拿糕点的,伺候起沙娜来倒是不亦乐乎。 接着巩志又厚着脸皮用起了他的套话**,沙娜虽然刚开始对他也爱答不理的,但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还是慢慢的把实情给说了。果然她和沙摩柯这次来是因为听说吴兵大举入侵才带着族人前来帮忙的,虽然蛮族因为之前的内乱而元气大伤,可这次他们还是带来了两万多人,如此吴军在兵力上已不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怪不得吕蒙撤退的那么痛快了。不过虽然来是来了,沙娜嘴上可一点都没说是因为我,她的理由是上次我军帮他们平乱,而他们向来是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所以这次才带人来帮忙。 对于这种死要面子的行为虽然我能一眼识破,但被人家这么说了,还是难免不是很开心。之后沙娜断然拒绝了巩志想为她安排住处的挽留,非要出城和族人住在一起,她还说她这次来只等到击退吴军后就走,只要吴军一退,恩就算报了,之后就和我两不相欠,再无瓜葛了。 我知道沙娜这次来晴儿肯定知道,顾及晴儿的感受便也没有强留。沙娜出城后,我继续不断的向城东方向派斥候,就等着吴军什么时候退出武陵好安心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吴军在第二天一早虽然真的拔寨向东撤退了,但不久我就见到了汉寿派来求援的信使。这信是谢贤派人送来的,说吴军经过汉寿的时候突然全军包围了县城,看样子是要打破城池劫掠一些粮食,他已决定和全城百姓共存亡,能守住多久是多久,信中居然没有提到一句求援的话。 谢贤这家伙想当初在汉寿让沙摩柯吃尽了苦头,他那守城的战法让没有攻城武器的沙摩柯曾经无奈至极。可这次吴军可是武装到牙齿的正规军,云梯、攻城车自是样样俱全,就凭他城中仅有的几百名军士要想守住汉寿,哪怕他有通天之能也是天方夜谭。很可能就在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吴军攻破城门,死于乱刃之下了。我知道凭我现在的军力是救不了汉寿的,就算去救,还没等到汉寿早就应该破城了。我有些为谢贤感到伤感,甚至有些悔恨为何不早点将他调到武陵来,这样他也就不会死在吕蒙手上了。 但奇迹真的发生了,天黑以后,又一波哨探回报,吴军的主力其实并没有参与攻城,而是继续向洞庭港方向撤去,留下攻城的只是吴军潘璋,所留的军队看样子不过三千人,并且在进攻汉寿的时候,居然比打武陵的时候还不卖力,一整天都只是试探着进攻,几百人一波几百人一波的上,在谢贤的全力守城下到了黄昏还是没攻破城,现如今正驻扎在汉寿城外,准备来日再打呢! 我心想:“这吕蒙是吃饱了撑的?孙权明明叫他撤军去帮鲁肃,可他虽然撤军了,但却留下一支军队去打汉寿,哪知道潘璋这家伙不肯让自己的部下送死,给他来了个出工不出力,折腾了一天居然还打不下一个只有几百守军的县城!” 这时候下人禀报说沙娜又来了,她一身的红衣红甲见到我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便要我点军。 我被她的这个要求给弄愣了,吃惊的问她:“点军干嘛?” 她脸上的惊讶居然比我还大,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不可理喻的话,她怒道:“你居然问我干嘛?汉寿城被围了你不知道么?当然是和我一起去救城中的百姓啊!” 我觉得沙娜好像是吃错药了,要不就是我幻听了。想当初她带兵来打我的时候,连破我多少个县城?虽然没有杀戮百姓,但该抢的她可一样都没少抢。现在到吴军去打县城了,她却要我和她一起去救,真是,真是,我都被她震得没语言了。 不过被惊归被惊,沙娜要去救汉寿的行为让我之前因吕蒙的意外举动而一团雾水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丝光亮。我让巩志将地图取来,摊在我的桌案上,指着汉寿问巩志,从这里到益阳行军要多长时间?” 巩志看着地图大致思索了一下,对我说,以正常的行军速度,估计要十天左右,因为最近的方法是从洞庭港坐船,所以就算在陆上时急行军的也省不了多长时间。 我沿着地图从武陵城往北,向上看去,指着公安港问巩志,那要是从武陵城往北,去打公安呢? “这?”巩志明显被我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忙仔细去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直接就回答我:“要是行得快的话,江上再有船队接应,最多不到五天就可以到达公安!” 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以前作战时总是敌众我寡,喜欢出奇制胜的我几乎立刻就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很可行的作战计划。我将自己的食指放在益阳上对众人说:“现如今关将军和鲁肃正在益阳相持,主公闻听吴军来犯也已集合了军队准备出蜀相助,吕蒙如果全军从洞庭港上船到益阳增援,最多只不过是利用军力上的对比在和关将军的作战中重新夺回优势地位,可这种优势也会随着主公援兵的到来而再次消失。” 我接着将食指移到了汉寿城,说道:“汉寿在全局上来看,对吴军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地方而已,又是一远离陆口难以支援的孤城。吴军主力一退,就潘璋那三千人即使攻下汉寿,面对我方将来的反击,也根本不可能守得住。” “那吴军只是想破城劫掠,抢完东西就跑呢?”沙娜听了我的分析插话道。 我心想:“这招数是你们蛮族经常用的,怪不得问的这么顺嘴!”但却不敢说出来招惹她,只是耐心的向她解释道:“武陵城内外的军力现如今也已有三万人了,吴军主力既然远去,我要是潘璋,肯定会集中手下那三千人对汉寿展开全力的攻击,早点破城早点抢,早点抢完早点闪,像这样磨磨蹭蹭的既打却不用全力,打一天了都打不下来还扎营准备明天再打的,不是他脑袋有病,就一定有诈!” 我的食指在汉寿的四周慢慢的画了一个圈,对众人说:“要我是吕蒙,肯定不甘心就这样撤到益阳和鲁肃汇合,他这么一走,长沙还罢,只要主公从蜀中派来的援兵一到,零陵和桂阳二郡肯定会回到我们手中,最后就算他们不失败,能和我军相持住,这次弄这么大动静出动了这么多军队,只夺走长沙一郡对吕蒙来说肯定是不满意的!第六十二章 女孩劝不通的 ............................................... 按照我的猜想,吕蒙很可能只是假意撤军留潘璋在那里当诱饵,一旦我出军去救汉寿,他便伏兵四起将我的军队击溃在汉寿城下,到时候不仅能趁势拿下武陵不说,还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北上进攻公安,对关羽形成夹击之势,迫他撤军。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偷袭下南郡,将关羽两面包围在益阳,拿下整个荆州! 众人听了我的分析之后,议论纷纷,都害怕的不行,都在庆幸多亏没决定去救汉寿,尤其是巩志这家伙,居然都看着擦脸上的汗了。只有沙娜还一副不服气的样子,非说我这都是假设,都是自己吓自己,吕蒙哪里有那么厉害,万一吕蒙根本就没这样想,岂不是让汉寿的百姓心寒? 沙娜这么当众拆我的台让我不禁微微动气,便苦笑中带着挤兑对她道:“我身为一郡太守,自然要为全局考虑,很多事要从战略上来考虑,而不是一两个地方的得失,你一个没读过书的女子哪里能考虑这么多?” 沙娜一听我这话就火了,指着我的鼻子火道:“自己怕死就说怕死,哪来那么多烂理由?你不去我去!看我砍下潘璋的脑袋回来你还有什么话说!”说完便大步的向外走去。 一时间厅内静悄悄的,众人都被沙娜那突然起来的暴脾气给惊呆了,在加上沙娜之前曾和我有过婚约的特殊原因,所以当我面也没法说沙娜放肆,便都装起哑巴来不说话,生怕说错什么让我将气撒在他身上。 如果理智点来说,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就算吕蒙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性很低,冒险去救汉寿的行为也是不可取的。因为在经济学上讲这样的得失比太低了,就好比你用一万块和别人对赌一种可能,赢了只能赢十块,输了就全赔。同样的,救下汉寿只不过早点收复一个县,但被吕蒙打了伏击,整个荆州都很可能丢失。 所以现在的我,最好的做法就是放任沙娜去救,自己严守武陵城,这样就算吕蒙没有埋伏,沙娜打了胜仗回来我也就是丢个面子,一旦吕蒙有埋伏,损失的也是蛮族军队,只要吕蒙无法在短时间内拿下武陵,他最后都只能乖乖撤军回益阳去。 可现在的我,却还真的做不到铁石心肠,放任这个曾和我有过婚约,纠葛不断的女子就这样去送死。我不想在吴军退后在战场上默默的收敛回她的尸体,她还那样年轻,那样的有青春气息,她只是脾气差些,往好了说那也是少数民族特有的率真,纵使我因为晴儿不能娶她,也不愿意她就这样死去。 怎么才能阻止她呢? 我城中只有不足万人,还没有勇将,而沙娜那边却有两万人,靠武力阻止她进兵简直是天方夜谭。汉寿现在这个陷阱,让我觉得就像一个马蜂窝一样,我不想捅,可沙娜却偏偏要去捅。我想来想去,如果想要她不被蜇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我赶在她捅之前先把这个马蜂窝捅掉! 我知道我现在要是想点军去“救”汉寿,巩志是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尤其是在我刚刚那一番虽然比较大胆却很真实的假设之后,他更是会联合在座的所有人阻止我带兵出城。 我只好假意对众人说道:“这蛮族的妞真是脾气坏,我一会儿再带人去她营里劝劝,大家都散了吧!各回岗位,好好守城,不要放松了对吴军的戒备!”众人这才哄然大笑,说什么的都有的,纷纷离开我的议事厅。只有巩志劝我多带点人去蛮营,我说我会带上自己的五百亲兵,反正蛮族营地就在城下,不会有大碍的,又因为有沙娜之前摔枪单人入城那一幕,他这才放心。 等到巩志也离开了,我便带着现在唯一可用的江小鱼去我的亲兵营点兵。因为我之前特殊的安排,亲兵营就新建在太守府外不远的一处地方。用这个地方虽然移走了一些民居,但因为是我的亲兵,财政上能得到有力保障,这个亲兵营也算建得有模有样。建在这里一是便于我训练调度,平时又能起到保卫太守府的作用。 自从我从蜀中回来,招募新兵归招募新兵,在关键时能决定我生死的亲兵营的建设上,我可是没少下本钱。枪用最亮的,盾牌弓箭都用最新的,甚至每一个十人队的小队长都能穿上和普通将领一样的坚固战甲。这样的战甲我曾经测试过,一般的刀砍砍出的口子都不能达成致命伤,至于箭枝,用米袋裹上战甲当模型,一般臂力的弓箭手也不能完全射透,只有臂力过人的战将级人物才能一箭透甲杀人。 所以我对这些亲兵的战斗力还是挺有信心的,只不过在这个时代作为一般士兵装备再好也难以以一当十,经过我给予一番好好装备之后,五百亲兵的战斗力相当于普通兵一千差不多我还是比较认可的。 出发前我命令士兵们全副武装,五百亲兵两百刀盾兵、两百长枪兵、一百弓箭手,都是全副武装,尤其是弓箭手,每个人都要带上三个箭袋,而不是平时的一个,于是一个个走起路来都别别扭扭的。虽然滑稽,我却不管,现在滑稽总比战场上取箭发现箭袋里已经空了要好。 当然,再去捅潘璋这个马蜂窝前,我还是有做最后的努力的。我最后的努力便是真的去沙娜的营帐找她,她在我去时还在帐中气鼓鼓的,但见我去找她,惊讶之余,也就没那么生气了。不过她还是问我,带人出来是想和她一起去救汉寿还是来劝她别去的。 我一看沙娜的脸色就知道,我要是还劝她别去,她肯定二话不说就把我给哄出来。好在无奈之余我也想到了一个b计划。我对沙娜说我是来和她一起去救汉寿的。 沙娜一听我这么说,脸上就多云转晴了,不过她不十分相信,半信半疑的问我:“那你带了多少人来?” 我老老实实的告诉她:“只有五百人。” 她一听就气乐了,鄙夷的对我说:“就这么点人还想去救汉寿?” 我也没客气,对她说:“五百人少么?当初我在沅南的时候可是只有一个百人队便击破了你一千人,现在潘璋只有三千人,我带五百人还觉得多了呢!” “你——”沙娜手指向我,却因为是事实而噎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怒道:“那是你施诡计!不服你现在选一百人出来和我正面对战,我也只要一百人,肯定把你们全杀光!” 我笑了,沙娜理屈发脾气的样子真是别有一番味道,我对她说:“我说公主,谁又告诉你我这次去便不用计谋的?”第六十三章 一箭惊敌 年底工作太多,耽误lwen2.com.lwen2.com更新,忙时总会过,不会太监的呵呵。 。。。。。。。。。。。。。。。。。。。。。。。。。。。。。。。 第二天一早,沙娜早早的便开始聚集她的士兵,沙摩柯显然不太放心让沙娜自己去,只留了少数人马看守大寨,尽起两万蛮兵向汉寿出发。 昨晚我对沙娜说我会用计谋与吴军交战,却没有告诉她我的计谋是什么,只说到时候她便会见到。她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她好奇的要命。这不,还没走到半个时辰,她便问我:“诸葛松,你不是说你有击败吴军的计谋么?这都快到汉寿了,怎么还一声不吭?该不会是在我面前装做有计谋,其实肚中空空吧?” 我笑着对她说:“公主别急,这不还没到汉寿么?我保证一定汉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吴军就会落荒而逃。” 沙娜撇了撇嘴:“你就说大话吧!”之后便不再理我,催马去前军探查敌情去了。 一路上我这五百人在蛮军的中军被护得十分安全,沙娜走了,一路上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沙摩柯搭话。沙摩柯和我说来说去,无非是还有意让我娶他的妹妹,我没敢拒绝,也无法答应,只推说沙娜现在对我已经恨得不行,就算我愿意,她也不会答应的。沙摩柯见我答应,一口保证待击退吴军,便定促成我和沙娜的婚事。正所谓打蛇随棍,我本是在委婉拒绝,到了沙摩柯那里却被他当了真,我苦笑不得,只得沉默下来,免得说多错多,再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待到前军回报说已经看见汉寿县城,吴军见我大军来到都已缩进营寨之中不敢出来,沙摩柯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吴军如此胆小,只会以少欺多,此时见我大兵到了,便吓成缩头乌龟了。”说罢便命令加速前进,要尽快将缩在寨中的吴军剁成肉酱。 我急忙拦住他,对他说:“大王且慢,大王有所不知,昨晚我已向沙娜承诺只凭我这五百军就杀退吴军,能不能请大王在此且住,为我站脚助威,看我如何杀敌?” “就五百人?”沙摩柯像第一次认识我一样从头到脚的仔细的打量了我一番,不禁哈哈大笑:“就你?要带五百人击破三千吴军?” 我心想:“怎么这兄妹两个都这样?恁的看不起人。不过我却不敢像挤兑沙娜那样对沙摩柯提起在汉寿城下收拾他的糗事,现在我这五百士兵虽然精良,但在他的中军中却无异于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周围都是他的亲信部将,我要是当着这么多人面让他出丑,他一怒之下把我杀了喝酒我可是没处喊冤去!” 想到这儿我便迂回着用另一种方法对沙摩柯:“大王,自古美人爱英雄,您的妹妹如此了得,一般的方法怎能让她倾心?要是我只凭五百人就能杀退三千吴军,才能显示我的不凡,这样沙娜才会喜欢我。有大王在后面给我压阵,就算到时候有个万一,也只不过是我出点丑,到时候大王再亲自出马如何?” 沙摩柯听我用这个理由又大笑了起来,欣然应允,约束住部队不再前进,只是按照我的建议向四个方向放出警戒哨,以免有隐藏的吴军在附近。 我带着五百亲兵穿过蛮兵的中军继续向前前进,很快便看到了汉寿城和已占据了有利地势的吴军营寨。沙娜所带的前军也有三千人,她一见到我便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怎么才来?再不出现我可要直接杀进吴军的营寨砍下潘璋的脑袋了!” 我笑着安抚她道:“公主别忙,只看我的便是。”说完便带着五百亲兵向吴寨逼近。留下沙娜在后面为我助威。 吴军见我带人逼近,紧闭着营寨,一个个张弓搭箭,只待我再靠近些,便要乱箭齐发。当初吕布在辕门射戟救刘备,射程达到了一百五十步,依然一箭射中小戟。潘璋肯定没这个能耐,不过要是吴军小兵乱箭齐发不考虑精度的话,我估计一百五十步也是极限射程了,便在离吴寨约两百步的地方命士兵停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哪个是潘璋了,不过寻思站在寨门处指挥的那个四十来岁的吴将看样子必是他无疑,便下了马,从背上摘下我早准备好的长弓,只从箭袋中取了一只箭,独自向吴寨走去。 身后齐刷刷的响起了:“将军小心!”我向后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都不要动,又向前走了三十步。 吴军见我独自走来,一个个都是惊疑不定。我这才站定,冲吴寨里喊道:“哪个是潘璋潘将军?果然那个我之前认定的吴将便是潘璋,他朗声答道:“我便是!你就是武陵太守诸葛松吧!” 我没想到他会认识我,不过想想也释然了。当初我随孔明去江东联吴破曹的时候在吴地住了好一阵子,吴军将领虽多,我又多在孔明身边所以难认识几个,可我在江东却是个新面孔,吴军将领知道我是谁实在是太简单了。 想到这儿,我便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错!在下是平西将军,领武陵太守诸葛松!你又官居何职?” 潘璋显然被我的态度给激怒了。他现在在吴中的军职肯定没(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