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3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3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3部分的往蜀地的方向逃去! 刘璋军的营寨开始烧起来了,火越来越大。这次不是诱我军前去劫营的火,而是我军的勇士们亲手点起的胜利之火! 这时候的我居然想到,要是现在我身边不是庞统这个丑家伙,而是我那貌美如火的晴儿该要多好,我肯定会立刻抱起她回到我的帐中为这一种胜利的感觉锦上添花! 收兵时天已大亮,我军缴获粮草军械无数。只是马匹实在是没给我军剩多少,想是敌军慌忙逃跑之间,都第一时间想到抢马更快,所以这也是没什么办法的事。 魏延带军追到了数十里外的山道上才总算停止了追击,下面清点各种斩获,斩首五千余,张鲁军的斩首数比这也只多不少,而俘虏数双方加一起却只有三千左右。对于这一点,我想其实该是有不少俘虏的,很可能我方联军杀到刘璋军的营寨后,很多还在梦乡的刘璋军醒后刚要投降,就被那些以首级换奖赏的家伙们连张嘴的机会都不给就把他们干掉取首级了。 虽然有句话叫穷寇莫追,不过当哨探回报说败走后的刘璋在收聚了一些败兵后,几乎是立刻就向葭萌关方向撤退时,刘备在和庞统商量之后还是立刻就命我去和张鲁方交涉好今后的事情,而他就立刻起兵在刘璋军的身后保持五十里的距离开始衔尾追击了。 之所以没像当初曹操在当阳追他那样对刘璋军穷追不舍,一是从此地往蜀地十几里后便又进入了重重的山道,很多地方艰险适合设伏不说,我军虽然刚刚经过一场大胜,但刘璋收拾败兵之后怎么也还能得到万余人马,虽然现在肯定是人心惶惶士气低落,可我军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万一把人家逼急了,找一个好点的地势突然出现拼死一战,很可能会给我军以重创的。所以我军还是谨慎一点,反正刘璋军现在也没粮食,就算能强征几个野外的村子,也不够他那万余大军塞牙缝,等到把他们饿瘫了,再慢慢收拾他们不迟。对于刘璋这只鸭子,我和庞统的意见很统一,那就是反正葭萌关他也过不去,我们就慢慢的追,将他一点一点的煮烂在锅里比较好。 我按照刘备的意思再去张鲁军中,又打了大胜仗的张鲁看起来兴致很高,我借机提出让杨松和杨柏两兄弟带五千军随我入蜀再助一臂之力,并且说到时候这些人可以用来运回帮助取蜀后刘备作为答谢的报酬。 一听关于报酬的事,张鲁虽嘴上说和刘皇叔将来互为唇齿,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可接下来立刻就准了我的请求,让杨松和杨柏立刻点军随我出发。我暗地里冲杨松眨了眨,他自是心领神会,也乐得不行。 五千人随我军入蜀构不上什么威胁,再加上又是杨松这个要拿我方巨额好处却自身毫无领军能力的家伙带,就更是只能为我军在接下来对刘璋的作战中加一层兵力上的保险了。而张鲁则自带其余的部队回阳平关,马超和曹操的雍凉争夺战又要打响了,虽然他的弟弟张卫已经又带上一万人去帮忙了,可对手是曹操的话,我想他还不会很放心的。 就这样,我军开始慢慢悠悠的一路尾随在刘璋军的后面向葭萌关开进,有句话叫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而刘璋这回是人和士兵能跑,可粮草却带不走。谁会在拼死逃命的时候还记得扛上一袋白面下顿好吃呢?估计就算有缺根弦的人这么做,那他也肯定跑不掉了! 一路上刘璋军向葭萌关开进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到后来简直就像疯了一样的只是赶路了。想想也对,他们抗不走白面,同样也带不走帐篷,最靠谱的也就是炊事兵很可能抗着自己的锅跑了,这样还能起到一个挡箭的作用,没吃的他们肯定是想越快回到成都越好。 于是我军能很轻易的看见刘璋军留下来的驻地处有许多被杀煮后留下的马骨。赶不动路自动掉队,见到我军就跪地投降求收留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投降后吃到本是他们丢下的粮食做成的吃的时,一个个都狼吞虎咽的,有的甚至都掉了眼泪。第五十五章 收网的黄忠 .................................. 有时候想想,他们本来在自己的驻地都过得不错,都因为我才让他们落到这个田地实在有些不忍,但战争就是这么回事。想当初在当阳,我军被曹操军杀得鬼哭狼嚎,甚至连刘备的儿子都差点没保住时,不也是长坂坡上不相信眼泪么? 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早点帮刘备抓到刘璋,那样可能也会少动许多的刀兵就能够平定益州,许多人也就能少受点苦,别丢掉性命。 就在我军尾随着刘璋军走了几天,一路上收留的降兵甚至已经达到七八千人的时候,甚至一向持谨慎态度的我,都被庞统的乐观精神给感染了。 确实,现在我方就算不用降兵,加上在后面跟着的五千张鲁军都有一万多人,而刘璋军在丢下这七八千人之后,能指挥的战力最多也就三千左右了,并且肯定都是又累又饿。要是现在和我军这些饱食终日,士气高涨的将士们交战,我估计就都不是一触即溃的问题了,很可能他们现在连溃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瘫在原地任我方处置了。 不过当我在马上优哉悠哉的看着路边两侧群山险峻的风景时,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 我记起在书中刘璋遣人去汉中找张鲁求援兵,许以二十州的土地为报仇让其发兵从刘备身后进攻葭萌关的时候,葭萌关也是在刘备控制之下的。更甚的是,马超都已经堵在关下了,刘备还能派人去汉中贿赂杨松使其召回马超! 这意味着什么?想到这儿我全身一个激灵!这意味着即使有黄忠守着葭萌关,刘璋大队人马不能回去,可刘璋军中全是本地人,刘璋完全可以带上一些将领丢下部队,直接从小路绕过葭萌关,拼命的赶回成都去! 想到此的我急忙去找刘备,将我刘璋很可能弃军走小路的事和刘备说了,刘备一听脸上就现出了忧色,可他还是说:“刘璋再怎么也是一军统帅,应该不会抛弃部下不管吧!”然而他说归说,从他边说边看向庞统的举动就可以看出,他对此已经有八分相信了。 庞统也是一脸的忧虑,他几乎立刻就对刘备说:“主公,为防万一,请您和诸葛将军带着大军在后,统带着魏延精选五百步骑立刻火速往前追!务必在刘璋弃军前将其赶上!”说完也不待刘备答应,便自顾自的驾马去追前军的魏延,立刻行动了。 他这样贸然行动,让我不自禁的想起了落凤坡。不过虽然现在刘璋军中应该就有张任,但此一时彼一时,我也觉得就算现在的张任想设伏,可以刘璋军现在的状况,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吧! 就这样,庞统和魏延急匆匆的带人追去了。我跟着刘备继续在后面押着大队按原来的速度继续向葭萌关进发。待到大军开到葭萌关下,在关下果然看到了已经极其狼狈,都瘫坐在地上的刘璋军。 这些看起来已经叫花子一样的刘璋军见到我军大队人马来到,都纷纷跪在地上,口称已经向葭萌关的守军投降了。派人细问才得知,虽然他们已经投降,但毕竟也有三千多人,黄忠怕放他们进去生变,便命他们留在原地等待刘备大军到来再被接收,只每天命人从关中送吃的出来,还吃让他们吃五分饱,怕他们吃饱了闹事。于是我方便开始对他们进行收容工作,将其编入原先的战俘营里,大军则陆续开进葭萌关。 不过在这些战俘营里我没有看到刘璋,甚至连一个将领样子的人都没看到。下面的人询问回报说,刘璋早在快到葭萌前就已经带着十几名将领和几十个亲兵去找回成都的小路去了。而之前追击他们的庞统和魏延也留下了人告知他们已经继续带人往小路追去,让我们尽快开进关中,击退在南面攻打葭萌关的刘璋部队。 我军与刘璋翻脸后,在成都的留守将领会集合蜀中的剩余军队进攻葭萌关这一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能想到。不过葭萌关有黄忠驻守,又加上关隘险峻,刘璋军的主力又跟着他外出了,仓促间估计也集合不上重兵,所以对此我是一直不担心的。 可是到了葭萌关上,我却没看到黄忠,却是让我有些感到意外。关上此时的主将霍峻前来见我和刘备,告诉我们黄忠这些天一边指挥着关中的士兵防御关南刘循的进攻,一边都在派探马打探刘璋军的动静。在边守边等刘璋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黄老将军还派人探出了从葭萌关以北方圆十里能绕过关去通往成都的偏僻小路。待探马回报说刘璋军离关不到百里了,便留霍峻在这里守关,亲带五百人去他认为最好走也最容易回成都的一处山路埋伏,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已经成了大功了! 刘备闻听此言便要派人前去接应,可此时刘循又带人猛攻葭萌关起来,霍峻因为我大军进关也便有底气了起来,便请刘备先发兵击退刘循,解关下之围。 因为之前的情报说刘璋现在将兵加一起已经不足一百人了,而我方除了在山路上埋伏的黄忠,还有魏延和庞统在后面追赶,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刘备便按下了接应的念头,稍事休息,在刘循又一番强攻未果兵疲后退之后便带兵杀出关去。 此战我虽然没有跟着,却破例让郑梁带人跟去护着刘备。我在关上清楚的看到,刘循一见到刘备便变了脸色,还没等两军交战,便立刻引军往后退。 很快前军回报,刘循没有一丝停留的带兵退往涪城去了,我军前军还在追击。只是庞统那边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让我深深的为其担心起来。好在又等了两个时辰,就在刘备也收兵回关之后,黄忠、魏延才都带着兵喜气洋洋的回来了。 我一看这事就成了,很快便见到了一脸颓唐的刘璋,被捆着依然咬牙切齿的张任,还有吴兰、吴懿、甚至还有之前被我放回去的杨怀、高沛二将。刘备见到刘璋之后脸上自然也不太自然,挥挥手让人先带刘璋下去好生照顾,接下来便准备好好处理这些被俘的将领。 很意外的庞统没有出现,刘备询问之下被告知庞统被张任设伏用箭射伤了!我的心便咯噔一下,好在急忙和刘备前去看望后,才发现他被射中的只是右臂,取箭包扎之后已并无大碍。 原来刘璋在沿着山路向成都逃跑时,张任主动带人在后面断后。不过当时以刘璋的能力,也只能给他留下二十名士兵。张任选了一处比较险要的地方等待我军有可能的追兵,庞统和魏延追得久了看没事,便越走越在前,被张任抓住了机会,命令手下只往魏延和庞统身上射。 好在这二十名士兵虽然都是刘璋在离开大军时精选出来的,可因为连日饿着肚子,射箭的射程和准度自然也都下降。武艺精湛的魏延乍逢突然的乱射虽然退得狼狈,总算没有受伤。可庞统就没那么幸运了,乱箭之下下意识的用右臂去挡,被狠狠的射中了一箭。 射完冷箭的张任想都没想立刻就带人撤了,寻思着再找一处险峻的地方再故技重施。让他没想到的是,他前面的刘璋早就被已经预先埋伏的黄忠给候了各正着,在得知还有人断后后也不客气,直接就给张任又下了个套,将这二十一人也都捆住,押回到葭萌关上来了。第五十六章 刘备要挖我墙角 ................................ 在确定庞统无大碍后,刘备这才放心的回去处理那些被我军俘获的刘璋将领。这些将领之中,大多数都是愿意投降的,刘备对他们也都一一抚慰,给了他们一些不大不小的官职,并许诺在平定益州之后再量才为官,重加封赏。 至于杨怀、高沛和二人,刘备二话不说就命人将他们拉下去要砍下他们的脑袋,吓得他们连连磕头,挣扎着使自己不被拖走,嘴中叫着要戴罪立功。 刘备冷笑了一声,对他们说:“上次我已经放你们回去,让你们待罪立功了,可你们怎么样?要是那晚你们真的做了我的内应,点了火,被刘璋发现的你们现在还能跪在这儿么?” 两人听了这话都面面相觑,都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 我知道他们两个想说什么,这事明摆着的,多亏他们没真投降去做内应,要不还不是被刘备给我玩了,火点起来接应不来,肯定早死在刘璋的手上了。不过许多事不是想说就能说的,他们要这么说,肯定死的更快。 我想起刘循现在已经退守到了雒城,历史上这位刘璋的大公子在他老爹一直迟疑不决不肯发兵,坐看他儿子被刘备围困的情况下,居然坚守了雒城一年之久,期间还射杀了庞统。不得不说这样的能力,还是我想要刘备迅速取蜀的障碍的。 于是我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站到杨怀和高沛二将的旁边,对刘备躬身行礼道:“启禀主公,这二人上次虽然没有真心投降,但对我军的大胜还是有功劳的。”说到这儿的时候,这二人都万分感激的看向我,我知道现在的我对于他们来说,就和救苦救难的菩萨差不多了。 不过我并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继续对刘备说道:“他们上次投降不真心,对刘璋来说还是有忠在里面。忠于旧主的人只要今后对您真心敬服,应该也可以为用。况且现如今,刘璋虽然就擒,可他的大公子刘循依然率兵退守雒城,雒城虽然不算太险,但松儿听说刘循的手下有一个叫刘璝的人,极其善守,若待其缓过气来,重召各地之兵,凭城坚守,益州则急切难下。不如再给这二人一次机会,让其再去做内应,若这次再有听话,城破之时再杀也不迟。” 刘备听了我的话,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这二人已经不听话了一回,谁又能保证放他们回去不又立刻与我军作对。可此时庞统不在,其余的皆是些武将,便只好点了点头,算卖我一个面子,对杨怀和高沛二人说:“念在诸葛将军为你们求情,我就再信你们一次,这次若再有二心,到时候定斩不饶!” 杨怀和高沛绝处逢生,更是磕头如捣蒜,连说“请皇叔放心,我等此次必定立功,以报皇叔不杀之恩!” 于是二人与刘备约定,回雒城之后,三更时分便偷偷带人打开城门,放我军进城。而刘备这次,也依然按照我的主意发百十名原先在他们部下的降兵一起回去。我连理由都替他们想好了:刘璋决定走山路后,命二人带这些士兵在前面开路,没想到设伏的黄忠为防打草惊蛇便放过了他们,只在刘璋路过的时候才率军杀出。二人拼死回救,无奈兵少,只能先回雒城投奔刘循。 待二人走后,接下来被提来的便是张任。这张任怒目圆睁,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看得出,刘备对这样的人反而更欣赏,因为没有了历史上射杀庞统的梁子,所以甚至亲自想去为张任解开绳子。 不过这张任根本不领情,不停的骂刘备是个忘恩负义,毁盟败约的小人。骂得刘备脸色差极,却又不甘心就这样将其斩首,只能对他说些只要投降就可以免死之类的话。 可张任却把话撂下了:“就算今日降了,以后也不会降,还是快把我杀了吧!” 我见刘备已经被逼得没台阶下了,便为他铺台阶道:“主公,此人虽有才干,却不识时务、狂妄之极,臣请您将他发配给我,让松儿为您锤炼些日子,等说服了,在还给您!” 刘备正没奈何时,听我说了这番话,便摆了摆手道:“好吧!便先交给你了!” 我便命郑梁带人将其拉下去,找一处柴房先好好的关上几天。郑梁应声去了,刘备看着郑梁的背影情不自禁的感叹道:“松儿,你手下这个叫郑梁的,打仗确是勇敢,行事又利落,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如今子龙不在我身边,我身边之人又无人能比得上他,我打算提他做我的亲兵统领,护卫我的安全,你看如何?” 我可以说一下子就被刘备的这个要求给吓傻了。在这个时代,什么最重要?当然是人才!这郑梁可以说是被我拔于行伍之间,没有我,他可能现在还只能在武陵郡做一个比较能打的士兵而已,连将军们身上那结实的铠甲都没有,不一定那次战争,就可能轻易的被流箭给夺去性命,腐烂在荒郊野地之上了。 是我看中的郑梁,精心培养到他现在。可就是之前在击退关前的刘循时,因为黄忠和魏延都不在,霍峻又要和我在关上守关,所以我才派郑梁去守护刘备的安全。 没想到就这一次,就被大领导给看上了! 要说给,我是真心疼啊!我本身武艺就差,冲锋陷阵的能力几乎为零。江小鱼也只是水性好,陆战不过常人,如果将来我能有一只水军的话,我才可能考虑培养一下他由他来带领。要是没了郑梁,以后让我去打仗,就算能想出再好的主意,没人实施也不行啊! 可要说不给,说实话,现在连我都是刘备的。有句话叫伴君如伴虎,他现在高兴了才管我要人,要是我硬说不给,得罪他不说,他直接就强要走了,我也只能服从。 想到这儿,我也只能屈服了。强颜欢笑着对刘备说:“承蒙主公能看得上,自是他的福气,不过松儿的能力您也知道,平时手下的兵虽归我教演,但带他们上阵杀敌都是用郑梁惯了的。现如今成都未破,正是用人之际,待破了成都,松儿再另行物色人选,让郑梁为您统领亲兵如何? 刘备听我愿意放人,再加上他今天因为俘虏了刘璋的关系确实很高兴,便二话不说的同意了。 回去我将刘备的意思对郑梁说了,没想到郑梁一脸的毅然之色,他对我说:“郑梁是大人您提拔的,这辈子都只想跟在您身边出生入死,您还是跟主公说说,找其他的人做亲兵统领吧!” 我不禁暗叹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很是感动。但平心而论,跟在刘备身边肯定比在我身边有前途多了,也许伺候的时间久了,刘备哪天高兴了,官职都会高上我许多,更利于他今后的发展。 当然人也都是自私的,我肯定是不想放他走,要是放他走了,我救关羽的愿望实现起来便更是要难上加难了。可我现在实在是没法违抗刘备的意愿,于是我决定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便笑着捶了他肩头一拳道:“你个傻蛋,不想做将军啦!” 郑梁这次倒是没犹豫:“想!可我只想在你手下做将军!” “嘘!”我示意他小点声,告诉他:“这要让主公听到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头,我对他说:“想别想这么多了,一切还是等到主公攻下了成都,平定了益州再说吧!”第五十七章 平定益州 ............................... 刘备虽然将杨怀和高沛二将放回,可待发兵到雒城城下的当晚,杨怀和高沛并未打开城门放我军进入。尝试进攻了一下,城上防备很紧,便只能撤退了。 我猜想很可能杨怀和高沛二人回去之后并未受刘循信任,应该不是被关了起来就是被杀了,这样的话攻下雒城就没那么简单了。果然一连数日,我军三面围城攻打都不能攻破雒城,派人去劝说刘璋投降,刘璋也总是闭目不言。庞统躺在床上劝刘备将刘璋绑在阵前用押着他向前攻城以使守军不敢放箭。但刘备非说之前背盟已是大不义,就是让他死了他也不肯做出这样的事来。 庞统苦劝无果之后,又担心巴东的刘璋军往雒城增援,便建议刘备修书往荆州,让张飞从荆州引军进攻巴郡作为牵制,若攻下巴郡,则直接前来合围雒城。刘备听从了他的建议,派人将军令送往荆州。 之后我军一直在处于一种围着雒城反复攻打的态势,无奈刘循实在将雒城守得太好了,我军无论怎么进攻都难以攻破此城。 而另一边,张松有书信送来说因为刘璋亲征时带走了绝大多数的高级将领,刘循为了攻下葭萌关又带走了剩下他觉得能用的武将,所以城内剩下的将领多都职位低微没什么军权。刘璋被我方俘虏之后,成都城内人心惶惶,很多人都心有降意。现如今成都城内许多小将官都已被他和法正买通,成都城的政务现在也由他代管着,只待我大军开到成都城外,到时候里应外合,便可不费吹灰之力夺下成都。怕就怕刘循放弃雒城逃回成都,重新布防,到时候情况会不会有变就很难讲了。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防止刘循回到成都,刘备和庞统商量了之后,便开始放松了对雒城的攻打,让刘循坚信守住雒城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并再次派人往荆州送信,让荆州方面再增加兵力,试图使其从巴东方向先攻到成都城下,待取了成都再北上合围雒城,到时候刘循就大势已去,只能开城投降了。 我没想到在庞统没有战死的情况下,刘备依然会再调荆州兵入川。不过以眼前的形势看,雒城一时难下,虽然张松在信中说他和法正已经借口成都兵少不再发援军到雒城,并且会想法减少成都方面在军械、粮草上对雒城的援助。但以目前的形势看,调荆州军入川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虽然我不知道刘备在信中指定都有哪些将领入川,但从第二次送信往荆州,想达到荆州军先攻到成都城下的目的来看,由于张飞已经先行发兵,再调兵的话,这次入川的阵容恐怕不会比历史上要少。 当然最让我在意的便是第二次送信时所派出的带队将领是关平,也就是说,虽然有我之前的努力,大大的缩短了刘备取益州的时间,可刘备对关羽的信任是永远不会变的,如果这次真的像历史上那样孔明和赵云也要随张飞入川,那关羽独自带人守荆州的局面便又会形成了! 这当然并不是我想看到的,在这个夺取益州的关键时刻,我也没法劝刘备在调援兵入川的问题上少用些人。只能寄希望于全取益州之后,再建议他多派将领回荆州。 接下来的日子便轮到张飞张翼德大放光彩了,他在孔明和赵云的第二波援军未与他汇合之前,便假装喝醉鞭打士卒用计赚得严颜出城将其擒获,后又用谦恭的态度使其情愿归降,一路上凭借着严颜的关系打通了所有通往成都的关隘。 待张飞领军到达成都城下后,一直派人注视着此军动向的张松即使与其取得了联系,大开城门,让张飞几乎兵不血刃就攻下了成都。而我军则对雒城采用了外松内紧的方法,看起来对雒城的攻打次数越来越少,可包围的却越来越严密,使得刘循就算能得知张飞已兵到成都,也无法杀回救援。 不日孔明和赵云也从水路到达雒城与我军汇齐,虽然张飞要在成都安民,招降各处关隘的刘璋军,不能前来汇合,可刘循此时陷入孤城绝地的形势已成。张松和法正赶到后刘备便让法正给刘循写劝降书,书中带出了投降便免他和刘璋一死并给予厚待的意思。虽然刘循本该是个抵死也不肯投降的家伙,也许是他还顾念刘璋的原因,最终还是选择了开城。 杨怀和高沛因为在我军进城后发现被关在狱中的关系,刘备便免了他们一死,却不再任用贬为了平民,之后大军压着刘璋父子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成都。 刘备入成都后,自领益州牧,大宴士卒,对有功将佐论功行赏、加官晋爵。荆州军中有功之人以张飞、庞统和我的功劳最大。虽然成都的攻取得益于张松和法正,但张飞义释严颜及早的赶到成都城下可以说是功不可没,被封为安西将军。以庞统为左都侯,军事上依然为副军师。当然为了平衡关系他又封了诸葛亮为军师将军,以在荆州留守的关羽为安东将军。至于张松和法正,法正被任命为蜀郡太守、扬武将军,张松被任命为从事中郎,都是极其显赫。 至于我,因为和庞统一起连出妙计助刘备这么快就拿下了益州,他本想让我做军前参议,随时跟在他的身边出谋划策,可我执意要回武陵,并以其之前答应我的话为依据,迫得刘备只好顺了我的意恢复我武陵太守的职位,又因取蜀之功并领平西将军印。此外刘备还赐予张松、法正、张飞、庞统、关羽和我六人黄金各三百斤,白银千斤,钱三千万,锦千匹,作为诸将中的最高赏赐。 武陵太守一职在我这个“年纪”已算破格,平西将军这个军职在刘备军中甚至超过了赵云和黄忠等人,只在关羽和张飞之下。我当时不知道,便欣然的接了,回去之后孔明单独找我告知我后,我才觉得这军职对我来说确实有点大了。这样的军职在刘备军中,最多是可以独领五万军的。在我之上的关羽和张飞因为和刘备的关系带这么多兵自然没人说什么,可我现在还“未满”二十,不及弱冠,就取得了这样的职位,将来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孔明一方面叮嘱我回荆州之后要放低姿态做人,尤其不可触怒关将军,一方面又用古时韩信的例子激励我,他对我说:“韩信为刘邦当大将军时只有二十六岁,一样为刘邦取得天下,松儿你现在虽然比韩信还小,但只要肯多读兵书,勤加磨练,早晚会成为主公下一个韩信的!” 我个人对成为被刘邦后来剁成肉酱的韩信兴趣不大,不过还是恭敬的谢过了孔明的教诲,兴奋的命手下收拾行装,准备回荆州见晴儿去了。 临行前孔明托我将一封书信带给此时还留在南郡的黄月英,我吃惊于在庞统未死的情况下孔明居然不带着赵云和我同回荆州,孔明告知我,益州刚定,蜀中有许多事务都需要完善,待过几个月蜀中的事情平了,他再和赵将军回荆州。第五十八章 关羽给难堪 。。。。。。。。。。。。。。 司马迁曾经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话虽然说到了本质,但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是利,未免有些过于凄凉。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利其实可以扩展为价值,或者说价值观。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而种种形形色色的人,相互之间的组合,构成了一个既能影响彼此价值,同时存在共创价值的世界。 从人类的整个体系来讲,也是一个巨大价值的体现系统,人类的发展史也是一个根据自身预期价值不断与内部外部因素整合的过程。这时,再回过头来,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彼此间的利益增减转换就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将这个价值观套在我们的关将军身上,曹操得到他后锦衣玉食、高官厚禄、玉带美女,可以说送了他数不胜数。可这些东西在他心里,居然完全比不上他和刘备之前的情义,所以才有了之后的挂印封金,过五关斩六将。 所谓志同道合,志同乃自身预期价值相同,或彼此关注其共创价值,刘备说要兴复汉室,关羽也想这样,他们的志是同的,而曹操虽然挟天子以令诸侯,但关羽却不认为他是想兴复汉室的,也许这才是他最终放弃曹操又跟回刘备的原因。 当然,不管关二爷的内心是到底怎么想的,也不管有许多史学家说他的性格中带着很深的高傲甚至目空一切。有一点是我能完全确定的,那就是——关羽这个人是完全一个义字当头甚至可以说是义这个字的完美化身! 在后世的一千年多年里,结拜也好,做事也好,甚至成立什么组织也好,拜关二爷的人可能要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我在现代看电影的时候,一整出几兄弟拜关二爷的镜头我就觉得特别郑重,特别感慨。 就是这样讲义气的关羽,在华容道放掉了曾对他千好万好的曹操。也是这样的关羽,在我出奇计为刘备迅速夺取益州获得高位之后,在我回到南郡的时候,甚至连见我都不愿见我,只让关平来告诉我叫我履行好手续,赶紧回我的武陵就职去。 面对这样的冷遇我还是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想想我拼死拼活,还不都是为了他们三兄弟好。现如今益州被这么轻松的拿下了,刘备收降刘璋的旧部,战争俘虏的,再加上后期招抚的,军事实力增加了十万人都不止,钱粮军械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是一下子就获得了可以和曹操直接对抗的本钱。 这时候嫌我的计策违反道义了,瞧不起我,觉得我是个教唆主公学坏的小人了。虽然我知道以关羽的性格,再加上回荆州前孔明给我打的预防针,我回到荆州以后肯定是得不到什么好脸色的。没想到情况比我想的还糟,还什么好脸色啊!人家直接来一个见都不想见到我! 我轻抚了几下胸口告诉自己不气不气,关羽的性格就是这样。别说我是用背盟的方法帮助刘备取的益州,就算是正常的方法,我现在的官位和他同列,历史上连曾和他单挑不分胜负的黄忠和他同列他都暴怒,就别说是我这个“连二十岁都没有”的孩子了。 因为蜀中刚定,难免要留一些荆州兵做班底,所以此次回来,我这个平西将军只带了自己的五百名亲兵回来,剩下之前训练的新兵都留给了刘备,做安定蜀中之用。而那些新兵的指挥权,也都变成了被刘备直属,暂时由郑梁一边任亲兵统领,一边替他管着。 进城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家里,那五百亲兵由江小鱼管着,在城中有亲属的都放假一天准许回家。晴儿见到我老高兴了,抱着我又蹦又跳的,我带着她去拜见黄月英,将孔明让我捎给他的书信给她。 黄月英看完信后便转身进了内室,不一会儿就拿出一小捆纸卷出来,他将那些纸卷都教给了晴儿,叮嘱说里面都是些她平时设计的东西,虽然有的还没有做,可多看看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 我一看黄月英的意思这是要去蜀中了,晴儿不舍的都哭了出来,我也眼睛酸酸的,虽然早有预料,但毕竟曾在一起那么长时间,这一分开,互相之间的关心体己话便免不了又说了很久。 当晚晴儿很想留在黄月英那里再陪陪她,可黄月英说我刚从蜀中回来,以她也要收拾行装为由,非要晴儿跟我回去,晴儿又哭了一阵,终于还是带着那些图纸和黄月英分别了。 回去之后免不了又是一番缠绵,第二天我醒来后发现晴儿已不在床上,下人说她一早就起来去黄月英那里了。我知道她是想送送她,这也是人之常情,便自去关羽的府衙办一些我要去武陵上任的手续,关羽府中的文职人员倒是见到我都喜气洋洋的,认识不认识的都和我打招呼,言必称将军,显然武陵太守这个职位在平西将军的光芒下已经无人在意了。 只有我知道,做上平西将军在刘备面前,也未必会有进言就被采纳的权力。历史上刘备要为关羽报仇,兴兵伐吴,诸葛亮都当上丞相了,还是和赵云一起劝都劝不住? 而武陵太守这一郡太守的权力却是可以拥有一些军队控制权的。想我刚到武陵时,因为年纪的关系还人微言轻,所以很多事情上处处都是巩志在做主,我也没有丝毫去争的**和能力。可现在不同了,不管是背盟也好,还是不讲道义也好,我毕竟是为刘备立了平蜀大功的,现如今官至平西将军,军中诸将只在关羽和张飞之下,现在的我要再回武陵,我就不信巩志那小子还敢只让我担个虚名,不听我的话! 果然,在我带着晴儿和我那五百亲兵回到武陵的时候,巩志亲自出城迎出了三十里。见面之后自是一堆寒暄,进城后在太守的府衙坐定,巩志告诉我太守的府衙在我被刘备免职后也一直都维持着原样,丝毫没有外人进来住过。我对此暗暗吃惊,我本以为巩志这家伙在刘备传命他代理武陵太守后早就迫不及待的搬进了太守府了,没想到他居然能将太守府给我留着。难道他觉得我毕竟是孔明的书童,是孔明最亲近的人,将来定能重新启用? 不过不管他怎么想的,对他的这种做法我是十分受用的,兴致一下子就高出了许多。待晚宴的时候,城中大小官员为我接风,一起欢饮的时候,多喝了几杯的我直接就将巩志招呼到我的身边坐下,搂着他的肩膀接着醉意对他说:“巩大人你不要怪我回来跟你抢这个太守当。” 巩志连忙摆手说:“不敢,不敢!”一脸的惶恐样。 我对用胳膊晃了晃他的身体,示意他不用怕,接着对他说:“我这么做有我的用意,很多事你以后就知道了,只要你好好配合我,这个太守的位置早晚还是你的!” 巩志连连点头,不停的说些今后一定完全配合我的话。可能是酒喝得太多的缘故,酒劲上来,我趁热打铁,将巩志的脑袋一下子又搂近了些,将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道:“关将军统领荆州在(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