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2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2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2部分,看着他,也不命令士卒松开他。 杨柏见我这个样子便更慌了,可能觉得我在评估留下他的价值,忙急切的说道:“小的虽然职位低微,可我的哥哥杨松却在张鲁那里很得信任,我哥哥说的话,张鲁向来是听的,只要您能放我回去,无论您提什么条件,我哥哥都能劝主公听从!” 我听到这里便觉得有点意思,杨松的“鼎鼎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这家伙历史上先收了刘璋的钱派马超去救刘璋,后又收了刘备的钱诬陷了马超害得刘璋只能投降。如果这还只是算为了自己利益而出卖主人利益让已方势力一无所得的话,后来曹操攻汉中,都到了张鲁生死存亡的时候,他居然还敢收曹操的钱陷害庞德,最后留下了他所收的满房珠宝而身首异处遭人唾骂。 本来来之前我就想在杨松身上做些文章,苦于没有多少钱用来贿赂,这下我抓了他弟弟,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儿我便换了一副笑脸做恍然状:“原来你是杨大人的弟弟啊!快松绑!快松绑!”不过就在手下的士卒大惑不解的以为我和杨松有什么交情的时候,我却又制止了他们道:“慢!先等等!” 我笑着走到被我说松又不松弄得极其困惑的杨柏面前道,如果你真的是杨大人的弟弟,那我自然要卖他这个面子,但空口无凭,这件事被证实之前还望你写封书信给你的兄长,只要他能证明你就是他的弟弟,我就放你回去!” “可我这手被绑着怎么写啊?”杨柏一听能被放回去,立刻就显得很急切。 “不用你写,我替你带劳!”说完我便命人将其押进我的大帐,又唤人在岸上摆好笔墨和纸,在上面写下若干字云云。再命人扒下杨柏的衣甲后与这封信一起交代几名昨晚俘获的敌方士兵,赏了点钱给他们命他们回阳平关将这书信和衣甲都带给杨松。 待到这之后,我便命人将杨柏押下去看好,喝了点下人送来的面汤,卧在帐中沉思。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第五十章 贿赂杨松 ................ 之前我说动刘备和庞统让我发兵的计划是这样的:由我率五千军到阳平关外故意示弱引诱张鲁来劫寨,若张鲁不中计,则一直引诱直到张鲁中计为止,若张鲁中计,便在让他吃一个大亏后立刻后撤三十里在利于防守的地势上立一坚固营寨,只守不攻。张鲁在吃了大亏之后欺我军兵少一定会火冒三丈的倾尽全力前来报仇。到时候刘备便以先锋被围岌岌可危为由,催刘璋派兵救援。那时的刘璋一定会因我军攻击张鲁而丧失戒备,命离葭萌关最近的白水关将领杨怀和高沛二将率军来援,等到川中成都到葭萌关一线的刘璋军都集中到汉中的时候,我军再突然向成都进发,并利用葭萌关将刘璋军的主力挡在外面。 没想到我军不仅顺利的咬了张鲁一口,还得到了杨柏这个意外收获。凭他和杨松的关系,我觉得我可以好好的敲诈张鲁一笔。 我按照事先和刘备约定好的,写了一封加急的书信让几名斥候一起送回去,信中自然是说我在打败张鲁生擒了他一员大将之后被恼羞成怒的张鲁包围在了一座山脚下,张鲁每天都强攻我的营寨,万分危急,求他火速救援。 信发给刘备后,我就剩下静等另一边张鲁的反应。 果然第只过了一天,张鲁就亲率大军从阳平关出来,在我军营寨的对面三里外立营。并派使者来我营中赎人。我在给杨松的信中说是要他亲带五百两黄金到我营中赎人的,看样子弟弟再亲也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 我勃然变色,让军士打了那使者五十军棍并把他轰回去,让他告诉杨松,明天午时他要不亲自来,我就把他弟弟的脑袋砍下来挂在营门外的旗杆子上。 有时候恐吓果然比邀请管用,第二天张鲁出兵将我的营寨从东、北两面围住,我从寨中观看,张鲁的兵密密麻麻,看起来能有两万人以上。 当然,张鲁这么做并不是真的要强攻我已经构建得很坚固的营寨,很快,杨松便在十几名看起来精挑细选的军士护送下进入了我的营寨。有两名军士挑了一个箱子,我估计就是我要的五百两赎金了,这钱对我来说很重要,就是不知道杨松一会儿对我提出的建议有什么反应。 我吩咐郑梁,只许让杨松一个人见我,除了那装黄金的箱子要自己的士兵抬进来外,杨松带来的军士一个都不许进我的大帐。 毕竟到了我的地盘,杨松进了我的大帐还是有点战战兢兢的,他的眼睛太小了,眯起来就像一条线一样,我摆摆手让他坐下,他虽然坐了,看起来也很不踏实。 还没等我说话,他便指着那箱子对我说:“诸葛将军,您要的赎金我已经给您带来了,而且我也按您的要求来了,您可以放人了吧!”这时候抬箱子的士兵已经打开了箱子,里面果然是金灿灿的黄金,看来杨松对他这个弟弟还算不错。 “呵呵,好说,好说。杨大人稍安勿躁。”我挥挥手示意抬箱子的士兵出去,郑梁在外面看着张鲁军,此时帐中除了我就只有杨松和江小鱼了。 我故意对杨松说:“杨大人这金子确实是不少,不过是不是有五百两呢?” 杨松连忙说道:“当然!当然!要是少一两,将军尽可以砍了我的脑袋!” 我笑了:“杨大人的脑袋我可砍不起,张天师对您的重视本将军可是看得出的,这边我砍了你的脑袋,外面的两万大军估计就要将我的营寨给吞没了!” “诸葛将军说笑,诸葛将军说笑!”杨松知道我在抑郁他,擦了擦额上冒出的冷汗。我知道这家伙生性贪财加胆小,这次要不是为了他弟弟,又有远多于我的军队做后盾,肯定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来。 “那不知,这五百两黄金,是杨大人自己出呢?还是张师君给出的?”这就到问题的关键了,不过我想杨松肯定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当然是我家主公出的,五百两黄金对松来说不是小数,虽然主公一直待我不薄,可如此巨款,松还是万拿不出来的啊!” 看着杨松那一脸诚恳的样子,我觉得还是应该能信的。毕竟他在历史上收刘璋、刘备、再加上曹操的贿赂都是在这之后,也就是说他还没到“发财”的时候。 想到这儿,我便更加的笑容可掬了。我指着那装着五百两黄金的箱子对杨松说:“杨大人的名字里有一个松字,在下的名字里也有一个,我对大人可以说是“久仰”的很啊!这样吧!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表心意的,人我照放,这五百两黄金就送给大人了!” 我看到杨松的小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惊愕、欢喜、这两种表情交织在一块。别说他了,就是性格大大咧咧,对什么都不怎么上心的站在我旁边的江小鱼,也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这、这在下都从来没为将军做过什么事情,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怎么好收将军这么重的礼呢?”杨松话是这么说,可我看他的眼睛已经都快长在那个箱子上了。 当然,我很满意他的表现。并且莫名的,我的内心居然因为他这句话没有之前那么厌恶他了。 在历史上,他是个为了钱可以出卖主人利益的小人。不过他这句无功不受禄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不管是哪个年月,拿钱不办事的混蛋总是大有人在,这位虽然品行很差,可他也算遵守了某种特定的行规,无论是刘璋还是刘备,再加上曹操,哪位给他钱他都把雇主托付的事给办得漂漂亮亮的,这一次因为我也打算用他,所以以我的立场上来看,居然越看他越觉得顺眼了。 这正应了那句话,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现在我打算用他帮我的忙,果然就没那么嫌弃他了。 我笑着对杨松说道:“大人不必担心,不光这礼物您有资格收下,您只要帮我一个小忙,在下敢保证您还能在张师君那里立下大功!” “将军请讲!将军请讲!只要是在下办得到的,在下一定给您办到!” 我看着杨松那一脸急切的表情,故意对旁边的江小鱼道:“我要和杨大人说机密事,你到帐门口守着,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江小鱼应声去了,我才对杨松说:“大人可知我此次带兵前来,意欲何为?” “这?”杨松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黯淡了,不过他还是大着胆子问道:“可是你家主公应刘璋的要求派你前来进攻汉中?” 哈哈哈哈!我一阵大笑,装成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直到杨松被我笑得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看着我,我才勉强止住了笑声对他说:“杨大人也不是外人,松儿就推心置腹的问您一句,您觉得我家主公要想对抗曹操,光凭荆州之地可以取胜么?” “这?”杨松的眼睛瞬间转了好几个个。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过来似的,吃惊道:“莫非?” 我忙用手势止住杨松接下来想说的话:“杨大人猜得不错,我家主公就是想取益州来作为对抗曹操的本钱!”第五十一章 管用的汉宁王 ................. 杨松带着他弟弟走后,我并没有放松对营寨的守卫,尽管我已经知道张鲁几乎肯定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况且有些事我也要做给刘璋看。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张鲁每天都派军对我的营寨进行一番象征性的攻击,可往往是锣鼓喧天、阵势十足,可当密密麻麻的军士依靠着盾牌慢慢的走到离我的营寨不到一百步的时候,我寨中的弓箭手就不分目标的一顿乱箭将他们射退。开始张鲁的士兵还有点演戏的职业精神,但自从第一天有几个倒霉的家伙还是被乱箭射伤了,这些龙套们的“职业素质”就越来越差,待到刘璋的援军远远的在河对岸扎下营寨那天,他们都只肯走到离我的营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并且连例行坚持半柱香的时间都不肯做,见到弓箭射来有的连盾牌都不要了,直接就跑回自己的营中去了。 当然,张鲁肯这么做的原因很大程度取决于杨松得了我的好处为我尽力游说,虽然在军中将装金子的箱子给他抬回去不太好,不过我许诺只要引诱刘璋的事情一成功,不但我会将这箱黄金派人送到他南郑的府上,还会请求刘备多出一千两黄金。 而杨松用来游说张鲁的“超级武器”便是我先于刘备用出来的,许诺待刘备取蜀之后,便保奏张鲁为汉宁王,并且与其永为唇齿,一旦曹操进攻汉中,我方便倾力救援。 这样的诱惑历史上张鲁没有逃掉,这次也自然不会例外。 因为我现在的营寨是背靠西山而立,南面是一条小河,所以张鲁现在“包围”我的态势也仅仅是围住了我的东面和北面,本来在河南面的那支军队在杨松从我这里回营之后,便很快撤到北岸了。 当晚月色朦胧,天已经到了三更,可我寨中的士兵没有一个入眠的,他们一个个都全副武装的窝在自己的帐篷里,待到我一声令下,便纷纷从帐篷中钻了出来点燃了寨中早已准备好的草木堆。 刹那间寨外的张鲁军营寨火把齐明,大量的士兵举着火把向的我营寨发起了“进攻”!这次他们没有在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停下来,甚至一百步也没有停,直到我都能看清最先冲到我寨门外那个张鲁士兵的满脸胡须时,他的身前才像竖起了一道坚固的玻璃墙般,再也不往我这里跑了,只是停在原地举着火把,大喊大叫。 我能看见的,寨外那上千名的张鲁兵手中也都只有火把,这是我和杨松事先商量好的,为了怕他到时候阴我,我也在和他商量的时候含蓄的把这种意思透给他了,他毫不为难的满口答应,毕竟他收了我的巨额好处再加上还有一千两黄金的预期在后面,确实是真的想为我办事。 虽然更远处的张鲁兵因为夜里的关系我也看不到,不过只要在这个距离内的张鲁兵没有武器对我来说就算很安心了。况且我知道张鲁的军队肯定是有更多的士兵拿着武器在更外围的地方等着呢,而他们准备对付的人自然不是我,是刘璋此次派来的杨怀、高沛二将。 这一夜直杀到东方渐白才算大致结束。我永远也忘不了杨怀和高沛二人看着刘备那愤恨的眼神。 对,你没有看错,他们恨的是刘备。我一个小小的长水校尉,年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会他们认定是这场无间大戏的完美导演者? 当晚杨怀和高沛在带兵跟着刘备渡河救我之后,秘密留在刘备寨中的魏延毫不客气的带着五千兵干净利落的端了他们已十分空虚的大营。而他们二将所率的近万士兵则在随刘备“击退”了张鲁军,正准备进入我的营寨庆功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已经蓄势待发许久的我营中五千军的迎头痛击! 刘璋军这万余人马在求生的本能下虽然勉强突破了张鲁在河边抄他们后路的层层军马,可在他们狼狈不堪的逃到自己的大营前时,魏延那严阵以待的军势终于彻底摧毁了他们继续抵抗的念头。 是役,我军斩首千余,俘虏五千以上,其余三千多人是张鲁军俘杀的。按谁俘虏的就归谁的原则,本来也就这么地了,可张鲁为了向刘备示好,居然将这些俘虏作为大礼送给了刘备。我对此颇有些莫名其妙,三千俘虏可不是小数,虏回去就算不能直接变成自己的子民,就算当劳力,用来屯田建设也好啊! 还是庞统解除了我的疑惑,他告诉我,张鲁在汉中当土皇帝当惯了,外来的人他都不信任,这么多人白用军粮养着还不信任得时刻提防反叛,杀了还可惜,所以才送给了主公。 从率军到汉中再到诱来杨怀和高沛,消灭了万余刘璋军的可用战力,并且庞统还告诉我,按照我事先和他们制定好的计划,此时刘璋已经亲率三万人从成都出发通过绵竹,在赶往汉中的路上了。按照刘璋离此地的路程上看,就算有逃兵逃回去报信给他,他也一定已率兵过了葭萌关,再想通过由黄忠负责留守的葭萌关回到成都,可以说是难于登天了! 我从庞统的言谈欢笑中完全看不出他有一点被我在蜀中立了大功所带来的不满。相反他对我还十分亲昵,不断在刘备面前夸我年少有为,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 幸好他还在刘备面前夸我说这样的计策就算孔明自己来,也是吐血也想不到的,说我这个孔明曾经的书童将来肯定会超过师父了! 正是这句话,才让我对庞统有了一个很是清醒的认识,要是换做一个正常的十几岁少年,一定会因为庞统的话而沾沾自喜,可我却“不正常”,曾活在两千年后看过无数宫廷大臣争朝堂、嫔妃争**的恶斗戏的我,又岂会不能识破他的阴险用心? 正所谓,欲要使之灭亡,必要使之疯狂。在此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我却再一次利用了我“年纪小”的优势,趁着刘备非常高兴的时候,直接就求他一旦他成功取了蜀地,就让我官复原职,回武陵继续当我的一郡太守! 刘备对我的要求很惊讶,他对我说:“松儿你立此大功,一旦我成功取了蜀地,自少不了给你连升几级,留在身边重用,你怎么还想着去做那小小的一郡太守呢?” 我心想:“刘备你这人心可真够大的了,还小小的一郡太守?你忘了你当初在新野的时候也就是个县长,还远不如一郡的太守拉风么?” 当然我想归想,也不可能当着庞统的面这么撅他,只见我一脸的郑重之色,对刘备说道:“主公,松儿自小就觉得一郡的太守就是个顶大的官了,随我家先生在南阳郡的时候,曾看过南阳郡的太守一次出游,那排场——”说到这儿,我一脸的羡慕之色,接着用孩子气的话语对刘备说:“松儿有幸蒙主公赐过一郡的太守,可松儿不争气,让主公生气给弄丢了。只要主公再给松儿一次机会,松儿一定再也不会不听话了,一定为您好好的治理武陵!” 一瞬间,我看到了庞统脸上的不屑一闪而过。他还撇了下嘴,虽然马上又恢复了笑容,但我知道,他最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把我放在心上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第五十二章 刘璋的困境 .............. 葭萌关地当秦蜀交通要道,嘉陵江与白龙江会合之处,陆路上通汉中,下至成都,顺嘉陵江而下,可达巴西重镇阆中,故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人们形容葭萌关是“峰连玉垒,地接锦城,襟剑阁而带葭萌,踞嘉陵而枕白水,诚天设之雄也。” 就这么一个在蜀中万分重要的地方,刘璋居然放心让黄忠自己带三千兵把守。也许是他和张鲁实在是有太深的仇恨了,也许他以为刘备一共就一万五千人我带走了五千,刘备和魏延又带走了七千,剩下黄忠领三千人以为前线军队做后勤供给为名留守在葭萌关实在不可能出什么乱子。 更要命的是庞统居然在到达汉中地界与我隔河相望后,便秘密派了一员偏将领了五百人封住了从此地通往葭萌关的要路,使得昨晚那一仗,有兵逃到刘璋那里报信的概率大大降低。 这样的后果是,刘璋直到已经离开葭萌关很远都已经快到汉中地界的时候,才可能知晓了我军突然反戈一击的消息,在原地暂时驻扎,不向前进了。 很可能是我对杨怀和高沛下手有点太狠了,这导致虽然我将刘璋军被困在葭萌关外的好消息派人告知了张鲁,可张鲁却借口夏侯渊又在长安整备兵马,准备进攻马超进而侵犯阳平关,怎么都不肯率军离开自己现在的营寨随我军向刘璋军的驻扎地开进!面对这样的处境我不禁感到头疼起来。 张鲁有这样的表现其实也不怎么出人意料,刘备自桃源三结义以来,一直都是以信义为本,虽然曾有过斩车胄夺曹操的徐州这回事,但也因为徐州本就曾是陶谦让与他的而不至于名声太坏。 可这次为了夺取益州作为根据地对抗曹操,他虽然之前很同意诱出白水关的守将,从而趁势袭取白水关打开进攻成都的通道。但随着我俘获了杨柏,并同杨松达成了互助协议之后,对于昨夜引诱杨怀、高沛二将前来救我,从而将其军击破的这个计谋,庞统在我军大胜后才告诉我这可是他没日没夜的在刘备面前进言才求得他勉强同意的。 无疑这样做收益很大,击破了杨怀和高沛的万余军马我军几乎没什么伤亡,还得到了大量的敌军俘虏不说,甚至连刘璋这条大鱼,都已经被我方困在汉中到葭萌关之间连座可以驻扎的小城都没有的险恶之地了! 可这么做还是有一种无形的巨大损失的,这,就是信用。 自古背盟就是最让人所不齿的,虽然我军现在看起来得到了很大的好处,但信用的丧失,却使得现在应该和我们一伙儿的张鲁已经对我们不再信任。 明摆着的是,我方既然可以背弃刘璋,将刘璋至于险地,夺取益州,那也可以在将来的某个时候背弃他,同样夺他的汉中! 所以张鲁不出兵很正常,他现在的位置很有利,身后几十里就是阳平关,一旦发现不对,他随时可以撤回关内。可要是跟着我军去进攻刘璋,空费人马钱粮不说,还很可能被我方出卖,落得个有去无回! 但张鲁要是不出兵,仅凭我军这一万多人马,要想吃下刘璋这条从成都开出来的,三万精锐主力军的大鱼,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刘璋军现在暂时驻扎在原地没有动,我想正是在考虑到底是先回师攻下葭萌关打通回成都的要道,还是先进攻我和刘备所在这边,一出被我方背叛的恶气。 当然这两种选择如果要是理智点的话,怎么都会选第一项,先拿下葭萌关,确保自己和后方连上再找刘备报仇不迟。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无论刘备怎么派人去催张鲁,张鲁都依然用之前的话搪塞他的时候,我看到刘备已经开始变得焦躁起来。 我很理解他的心情,对于他来说,做了一辈子君子,可下下定决心做了一回小人,那一定是要使劲的捞个大便宜才能弥补他放弃君子那副仁义作风的痛的。 现在小人做了,大便宜又要捞不着。不光捞不着,还很可能要作茧自缚,把自己困在这里,反被刘璋逼上绝路。这种心情,他现在没让军士把我吊起来,用皮鞭让我快给他想办法就不错了! 我也很郁闷,之前一直觉得这世上除了曹操、刘备和孙权外,任何一个自己做主公的军阀都一定是个很傻很好骗的糊涂蛋,甚至当初已经坐拥黄河以北祖上四世三公的袁绍都没例外,所以我在当初定这个计策的时候,完全就没有考虑过张鲁居然会不合作的这回事。 更让我纳闷的是,杨松那五百两黄金还在我这儿,就算张鲁一下子变得狡猾了,放着他梦寐以求的汉宁王不做,可杨松这人的本性我应该是完全拿得准的啊?他怎么可能放着这五百两和将来我许诺给他的一千两不要,坐等着我军陷入险地,他一分钱也拿不着啊? 然而这个时候我也无法去张鲁的营寨找杨松问个清楚,我要是贸贸然去了,杨松肯定会觉得我让他暴露了,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甚至还可能为了灭口直接把我给做了也不一定。 就这样,我军在刘璋军不动的前提下又忐忑的在此处待了两天,两天之后探马回报,刘璋的大军已经拔寨前行,而其前进的方向,居然不是葭萌关,而是直奔我们这里来了! 我想起书上说的刘璋在面对刘备的强势进攻时,从事郑度曾劝刘璋实行坚壁清野,坚守避战,然后待机反击,可刘璋不旦不听,还痛斥了郑度一顿的事情。现如今杨怀和高沛二将还在我军的手中,我决定再激一下刘璋,便径直去找刘备,对他说了我的想法。 可刘备对我主意策显然不太认同,他对我说:“松儿你这想法会不会有些冒险?这二人现如今已经恨我们恨得不行,怎么可能为我军去做内应,对刘璋反戈一击呢?” 我微微一笑,对刘备说:“主公别急,让二人诈降其实只是这计策的前一半。我料定这二人回去之后必定告诉刘璋实情,想来个将计就计。我这计策的后一半便是,我军在和二人约定劫寨的时候压根就不出现,让他们空等一个晚上,待到天色微明,敌军疲惫,既懊恼又丧失戒备的时候,我们再突然出击,定会大胜! 这时候庞统在听了我的计策之后也笑着对刘备说道:“主公,我也觉得诸葛将军这个计策不错,不过统觉得此次放杨怀和高沛二将回去,仅仅让刘璋吃一个大亏,彻底激怒他让他丧失理智还不足够,统除了能让他在吃亏之后还不顾一切前来决战外,还有一连环计,管保让刘璋吃足苦头,陷入绝地!” “军师快讲!”我看到刘备的眼中一下子就冒出了特别闪的光,就好比一个赌徒已经压上了自己全部的筹码,而有人现在告诉他,可以将他最后的底牌换成他想要的那张一样。第五十三章 内应不靠谱最好了 ............................... 杨怀和高沛两人他听到刘备说要他们两个回刘璋那里做内应时显然都有些不敢相信。不过他们很快便都大喜过望的发誓一定会为刘备建立功勋,以谢他的不杀之恩。 刘备与二人约定,就在刘璋率军到达我军附近扎下营寨的三更天,由两人在刘璋的营中放火,里应外合配合我军劫寨。为了有人可以给他们做配合,刘备还专门让两人从俘虏中挑出五百人来重赏了他们让他们配合杨怀和高沛在当晚立功,并在所有俘虏面前承诺,一旦成功,这些俘虏都会被立刻释放! 我看着那几千人的俘虏队伍,一个个看着杨怀和高沛二人都没有对他们要出卖刘璋的愤恨,相反我看到了渴望,一种寄托在他们和另外五百俘虏身上重获自由的渴望。他们当中甚至有很多人都向杨怀和高沛跪了下来,而杨怀和高沛的脸色都很不自然,只是冲他们无力的摆了摆手,便立刻上马,带人走了。 庞统为二人编的理由是那晚两人拼死杀出重围,才得以回到刘璋那里的。我觉得这个理由好烂,没什么技术含量。不过我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并且这两个家伙反正回去也会立刻向刘璋告发我们,所以这理由就算烂点,其实也无关痛痒。 就这样,待到刘璋的三万大军快要接近我军的时候,我军果断的放弃了河南原来杨怀和高沛驻军所扎的营寨,全都退到了我原先在河的北面靠着西山扎下的大营里。 我不知刘璋看到杨怀和高沛曾失去的大营会有何感想,也不知道刘璋到底会不会相信杨怀和高沛二人所说的话,在夜里严加防范准备对付我军的劫营。相比之下,一直既不说帮忙,又不退回阳平关的张鲁军现在的态度很值得怀疑,刚阴过别人的刘备甚至问庞统,张鲁会不会在我军与刘璋混战之时突然从身后阴我们一下,我感到经过我和庞统力劝刘备阴刘璋的这件事之后,刘备也便成了一个怀疑论者了。这从长远上讲,肯定对我方很不利,都怪我急于帮刘备拿下益州,没考虑到这件事的副作用会如此之大。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不能摸清张鲁的真正态度,那接下来的行动就会非常危险,搞不好我军会先闹个全军覆没,到时候很可能我就成了刘璋的俘虏,而之前受够了窝囊气的杨怀和高沛到时候也许没权利对刘备怎么样,但肯定是不会放过出来了这个狠主意的我的。 没办法,我只能亲自去张鲁寨中一探虚实。刘备嘴上说此行危险,不让我去,可我能看得出这不是真的,我甚至都有些怀疑我自己现在是不是都很阴谋论了,因为做过了一次违反道义的事,便看谁都不像好人。 当然我不可能对刘备说你丫的就别在这虚情假意了,其实你肯定巴不得我现在立刻就去,从张鲁那里给你带回你想得到的好消息。索性也豁出去了,我也就大义凛然多了,一想到自己此去前途未卜,一种悲壮的情绪很自然的便生了出来。 没想到张鲁居然很热情的欢迎了我,杨松还一直在张鲁面前夸我的好,说我少年英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张鲁还一直让我提他向刘备表示歉意,并在话中再次强调了因为曹操很可能马上就要亲带大军西来,所以才没法随我军深入蜀地,现如今刘璋自己送上门来,一定和我军通力配合,让其有来无回! 张鲁的态度总算让我的心放下一块大石,我甚至还想出来一个主意,不如告诉张鲁我方已让杨怀和高沛二将回去做内应的事,约他一起在三更时分去劫刘璋的营寨,而我军只出少量军队做做样子,待张鲁和刘璋双方都打得累了,再出兵收拾残局。 可我终究没有那么做,上一次的计策之后,刘备的变化让我都有些后悔起来,如果说一次利用盟友还可以说是迫不得已的话,那相隔时间很短的再来一次很可能会让刘备的名声彻底的坏掉,那以后本是仁义之君的他,性格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我也是不敢去想的。要是他以后因此变成了一个对人猜忌不停的暴君,我就算帮他夺得了江山,又会有什么意义? 并且到时候和刘璋两败俱伤的张鲁也会彻底与我方敌对,我军怎么也只有一万多人,而张鲁和刘璋军加起来有五万人,就算他们双方再怎么两败俱伤我军要想生擒张鲁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到时候只要他逃回阳平关,再起大军和刘璋的残余部队联合两面包围我军,到时候陷入绝地的就不再是刘璋而是我们了! 所以最后我还是将我方真正的计划和张鲁说了,张鲁听了连连称妙,杨松也在一帮帮腔,说一旦成功,张鲁的汉宁王就指日可待了!哄得张师君开心不已,立刻拍板,同意了和我军一起在天刚微明的时候对刘璋的营寨进行强攻。 临回去时,杨松替张鲁送我,我悄悄问他之前的事,杨松告诉我,张鲁之前之所以一直都不肯出兵和我军一起入蜀地进攻刘璋,是因为马超此时已在凉州坐稳,正在积极联络羌人和张鲁组成联军再次向长安进攻,并承诺只要攻下长安便不再前进,今后将长安建成坚城,让曹操的势力永远无法进入雍、凉二州。 所以本来带万余人前去相助马超的大将杨昂便写信回来,要张鲁再发兵马和得力将领前去相助。对于张鲁来说,汉宁王的尊号再吸引人,也不如彻底消灭曹操的威胁更实际,所以这些天来他一面命杨昂继续留在冀城协助马超,一方面命他的弟弟张卫回阳平关发万人前去相助。正因为如此,除了此地的两万军,汉中所留兵不过万人,所以张鲁才迟迟不肯率军深入蜀地。可他又怕撤军将我军留在这里不敌刘璋,于是便就这样不进不退,打算等到马超那边传来好消息,去帮助马超的军马回到阳平关,再进兵进攻刘璋不迟。 最后杨松一脸讨好的对我说:“诸葛将军,对于刘皇叔的事,在下已经百般尽力了,还望你回到你家主公那里替我多多美言,待明日破了刘璋,可不要忘了当初对我和我家主公的许诺啊!” 我明白杨松是指那前后一千五百两黄金和帮张鲁当上汉宁王的事,此时正要靠他出力,我自然满口应承,承诺只要事成,一切东西都少不了他的,把他高兴得眼睛都要给乐没了。第五十四章 将鸭子煮烂再吃 .................................. 既然一切都已敲定,当晚除了例行巡逻的士兵外,我方和张鲁方的所有人应该都睡得很好。 当然刘璋军睡的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想,知道了我军今夜三更时分要去劫营的他们不管相信不相信都不会睡的太好。我还特别叮嘱了一个今晚负责监视敌人动静的小兵要他三更时分看好刘璋军营寨里会不会起火,他问我是不是起火了就来我营帐里我告诉我,我笑了笑说不用,只等到天亮我起来时再告诉我不迟。 五更之后,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凌晨五点,我事先安排好的亲兵进来轻轻的推醒我,说实话因为这场大战对我方来说太重要了,典型的谁败谁都会面临绝境,所以其实我睡着的也晚,前后加起来也就差不多睡了三个时辰左右。不过当我出帐听到负责盯着刘璋营寨的小兵告诉我说昨晚三更时分敌营闹出了很大动静,刘璋营中数十处着火,我军许多将领包括主公都被惊醒出来看了,将领们有的都想要趁势出战,都被主公制止了,最后只好又回去睡觉。 我问他那庞军师呢?他告诉我,庞军师压根就没出来看,听随行的小兵说,主公去他帐里看到他睡的可香了,还一直打呼噜,主公犹豫再三,还是没推醒他,也直接睡了。 我心想:“这庞统果然是个人物,真沉得住气,那我就更没什么好担心昨晚的战机是真的了。” 这时候众将都纷纷都各自的帐篷中出来,因为早严令过不许喧哗,没必要的事时兵士们甚至都不能说话,大家都只能用目光交流。不过我能看到每个人的表情中都没有一丝疲惫和不满,相反大家都很兴奋,各就各位,各自整理自己的部队,就等着刘备一声令下了。 五更刚过的此时,天仅仅是蒙蒙亮,要是没有这次行动,可以说是人一天中最困倦最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军缓缓的从营寨中开出,趁着还没消退的夜色,在小河边与张鲁军相遇后便立刻再不顾忌,几乎立刻就投入了对刘璋军营寨的突袭! 可能是昨晚的埋伏让刘璋军太疲惫了,甚至他们的哨兵都是我军冲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完全趟过河后才发现我军已经逼近他们的营寨了。铜锣声,尖叫声,喊杀声,混合在了一起,而我只是远远的立在我军营寨的最前方,站在一处临时搭起的高台上和庞统并排而立。 这次说夜袭不是算太夜里的突然袭击,倾注了我方和张鲁方加一起三万人以上的全部军力,甚至连我方主帅刘备都披上了铠甲在后军亲自督战,杀!杀!杀!不杀光敌军,就是自己被困在这里! 我不知道昨晚折腾了一宿还是没有等来我军的刘璋军此时有多疲倦,我只看我军和张鲁军的军势几乎完全没受抵挡的迅速侵入了刘璋军的营寨中,而更快的是,从刘璋军营寨的后方,大量几乎都没有衣甲的刘璋军士兵开始没(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