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0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0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0部分有备而来,可也不太相信他真的能看出这件事其中的关节。 庞统站了起来,在屋中来回踱步说道:“荆州本是富土,但经赤壁一战,荒芜残败,人物流失殆尽。且东有孙权,北有曹操,难以有大的发展。益州户口百万,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如果能为主公所用,以为根基,便可成就大业。” 我双手一摊,对庞统道:“这些我都懂,我家先生从隆中出山时便对主公说要夺益州三分天下,可这又和我的遭遇有什么关系啊!” 庞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那你说,要是由你决定出兵益州的人选,你会派谁去呢?” 我没想到庞统会突然问我这个,他这么一问我,我倒是一愣。好在我比他多了未来的智慧,便按我已知的应付道:“依我之见,伐蜀大事,非主公亲往不可。” 庞统的眼中露出了嘉许,问我道:“那是为什么呢?” 我想了想,便这样对他说:“先生刚才已说蜀地是统一天下之根基,取此之大功,主公必要亲得,否则将来出秦川争天下之时,何以服众?” 庞统点了点头,继续问我:“那随主公入蜀之将又该选哪几位将军为好呢?” 这便更难不倒我了,我对庞统答道:“荆州之地是我军之本,取蜀地自是要取,可荆州也是万分重要。偏将我就不说了,若论大将,蜀地无曹操孙权那么多的精兵猛将,黄忠和魏延二位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新降主公未有大功,伐蜀之时和主公同去,自是最好。” “哎呀!”庞统不禁又重新打量了我一番,叹道:“统之前听闻你的事情,尚多有不信,今日亲来与你一见,才真的算知晓你的能力其实并不在孔明之下啊!” 面对这样的评价,就算再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也只能像我现在这样对庞统连连摆手道:“公言谬矣,公言谬矣!我怎么能和我家先生相比,那可是用荧光去比皓月啊!” 不料庞统却笑道:“你这话已经算不谦虚了。徐元直你应该见过吧!这是他当初把自己和孔明相比的话。”我刚要解释,他却冲我摆了摆手:“这也不妨。不过你虽然聪慧,却也受限于年纪,经验和阅历都十分不足,否则都这么久了,你不可能还猜不到主公和你家先生的如此对你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我冲庞统一躬身到地:“承蒙赐教!” 庞统还是继续问我:“那你既然能猜到黄忠魏延二将虽然勇猛却要借伐蜀立功,那随主公伐蜀的军师你也该能猜到到底是孔明还是我了?” “自是庞军师无疑!”我如此答道。 “可孔明怎能放着我独得这伐蜀大功,在主公面前压过他呢?” “这——”我没想到庞统会说得如此直接,一时不知应句什么话好,可我的心中却突然透出一丝光亮。 “你无事多读些兵书准备入蜀吧!”庞统说完这句话便径直向门外走去,待走到门口才回身向我做一个不用相送的手势道:“凡事都是先苦后甜,待你随主公取了西蜀,官职恐怕会远大过太守了!” 我愣在门口,看着庞统走出我房前的小院,想到入了南郡便再没发回各郡的那一万五千精兵,想到孔明在面对东吴来袭时放任吴军包围长沙,却只作出威胁吴军后路的对峙姿态,再想到我从长沙回来后见刘备时刘备那虽然革了我的职,神态上却没有任何勃然大怒,相反还又沉思又叹息的样子。 我脑中之前的种种想不通终于一下子都通畅了。看来刘备是真的要在入蜀的时候带上我,这也正和我意,这样我就可以避免庞统在落凤坡的死,孔明、张飞、赵云也就不用离开荆州,那东吴还哪有偷袭的机会了? 可是庞统对我说孔明这样安排是为了不让他独得取蜀的大功在风头上盖过他,我怎么也不能相信孔明真会是个这么计较名利的人,他当初让刘备三次请他才出山,我更多的也是认为他是想取得军队的指挥权,让刘备听他的,以便他的计谋能完全施展而已。况且以我现在的能力,虽然比庞统多知道一些将要发生的事,可要比在取蜀的过程中出谋划策,我在刘备心中的地位真的能和庞统相比么?我又真的能在得到比庞统更大的功劳么? 我知道用不了一年,张松便会来荆州献图了,之后我便要随军前往蜀中。人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四川,也不知道真去了,到底会见到何样的风景。 然而我终没有在家安居到那个时候,第二天刘备便命人传我过去,我吃惊的以为伐蜀的时间提前了,没想到刘备找我的原因,却是武陵郡的蛮族出事了。第四十一章 蛮族兵变 继续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哈............................... 武陵郡蛮族会闹起来这点其实是早在我意料之中的。之前为了安抚他们,我曾答应以一月为期前去迎娶,后来因为对吴的战事让这事不免就耽误了。如果说因为战争这种不可抗力导致我不能去五溪蛮族那里迎娶沙娜是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从长沙回来,我被刘备命令闭门反省的这两个月里我选择性遗忘这事可以说是有点成心的了。 由于我之前并没有得到庞统有关刘备免职我的原因指点,所以我这么做其实是有我自己的小心眼的。我当时巴不得五溪蛮族因为我不去迎娶沙娜这件事闹起来,到时候刘备为了安抚他们便很可能再让我回到武陵去任职去。 没想到这蛮王比我想象的要实际多了,一听说我因为违抗军令被刘备免了职,再也当不上武陵太守,便再也不提什么沙娜在我这里曾住上一晚上的事,转而也像我一样,对我和沙娜的婚事也进行了遗忘处理。 那既然如此,武陵郡的蛮族又怎么可能出事呢?我到刘备那里听孔明对我说了个大概,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蛮王自从打定主意悔婚之后,沙娜就成天和他闹别扭。倒不是沙娜这么快就对我产生感情了,而是她特别重视这个婚约。一想到我抓住她时她所表现出来的刚烈性格,这也不难理解。蛮王为了让她早日死心,就把她又许配给了帐中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那部落首领的部族是除了蛮王所在部族外最大的一个部族,蛮王其实很久以前就有把沙娜许配给那部落首领的儿子用以巩固自己王权的意思。所以这次哪怕是沙娜极力反对,也还是几乎几天后就被和那首领儿子举行了婚礼。 可是让蛮王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名叫那骨野的部落首领居然在刘备拿下荆南四郡后不久就被东吴给收买了。接着蛮王为自己的女儿举行大婚之际,他暗中调动自己手下,在婚宴时突然发作,当场围杀了蛮王。 那晚之后,沙摩柯只带着少量部众拼死逃出,之后被东吴收买的那骨野宣布自立为王,而五溪蛮族的其他部落也都纷纷归顺了。沙摩柯无处可去,只能带着自己的部下来南郡求救,希望刘备能发兵助他平叛。 我听到这儿,再看着刘备和孔明两人的盈盈笑脸,心中不禁咯噔一下。 我苦笑着对刘备说:“主公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武陵帮沙摩柯平叛吧!” 刘备从岸上拿起一封书信,命人递给我看。我看完书信上的内容,方知道马超为报父仇,已经和韩遂在西凉起兵,现已攻占了潼关,信中邀刘备率兵北上共击曹操。 刘备对我说道:“据细作回报,曹操自领二十万大军至潼关与马超对峙,襄阳之兵已无后援,我和军师所计,不日当亲率大军北上伐曹,确是分身乏术。而武陵蛮族之乱又不能不平,否则留这么一股亲吴的庞大势力,对我荆州来说始终是心腹大患!” 刘备见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转而安慰我道:“派你去是因为你毕竟在武陵做过一阵太守,又有过大败蛮兵的经验,至于战场上杀敌破阵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此次平叛沙摩柯为向导,赵云为主将,你和魏延为副将,还有马谡也将同去,统领精兵万人,这样你该放心了吧!” 一听说主将是赵云不是我,我瞬间感到自己整天身体都松弛了下来。仔细回味,不禁又暗暗好笑,在心中嘲笑自己:“蛮兵虽经内乱,可也有近十万之众,此次是去平乱又不是击退就行了,就你现在的小资格还害怕自己当主将砸了锅?” 想到这儿我慨然领命。孔明摇着羽毛扇笑着叮嘱我道:“上次你擅自行动主公只免了你太守之职,这次务必要多多用心,戴罪立功,凯旋之日,主公和我自不会亏待与你。” 要是没有庞统之前的拜访,我此时自会对他和刘备感恩戴德,欢喜自己又翻身的机会。 可有了庞统的那番话之后,我看着对我一脸笑意,露出关怀之情的孔明居然有些不寒而栗起来。 回到住处后晴儿见我闷闷不乐,便询问我原因。我不好将自己对孔明的不满说给她听,毕竟她之前也是在黄月英身边服侍她的丫环。我只是问她:“晴儿,你觉得咱们先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那还用说?”晴儿一听我提孔明便露出一副崇拜不已的样子:“咱们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扭转乾坤之力。初出茅庐便烧得曹军魂飞魄散,赤壁借来东风,更是让百万曹军灭如齑粉!” 我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是说,你看先生是个为了名利愿意牺牲一切的人么?” “当然不是了,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晴儿被我这突然冒出的问题弄得很是吃惊。 “我可是听说先生之所以愿娶夫人为妻,全是因为黄家在荆州的势力和千丝万缕的关系。” 晴儿一下子就捂住了我的嘴,还担心的向门口看了看。她的手温香嫩滑,见我不再说了才缓缓的将手拿下来对我说道:“旁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夫人的机关巧思之术,才是先生愿娶夫人的最大原因。”说着便撅起了小嘴道:“先生和夫人可谓是天生一对,容貌好看与否也就只是你们这些凡人才看重的东西!” “是,是,是!我是凡人!”听了晴儿的这番话,我也想到就算孔明之前设计我也好,骗我也好,甚至真的如庞统所说是要我帮他在刘备那里保证他第一军师的荣耀也罢,最终升官发财还不是我得利,他归根到底也是待我不薄。想到这儿我的心情大好,一下子就把晴儿横抱起来,调笑道:“现在凡人要做凡人该做的事啦!” 晴儿的脸上泛起一朵酡红,羞涩道:“别闹了,夫君,现在还是白天呢!” 可她越这么说越是将我的**勾了起来,我直接将她抱到床上放下帷帐道:“白天怎么了,凡人有些事情做起来,可是不管白天黑夜的!”第四十二章 是真是假 ..............亲们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哈 自从那骨野兵变之后,他不但没有发兵进攻武陵郡城,相反据细作回报,他还收缩了兵力,放弃了一些稍小的隘口,直接将本部兵马缩在他的大本营乌金城中。 这乌金城说是城,但和武陵郡的郡城相比,充其量也就算一个土围子,整座小城虽然依山而建,但在万人以上攻城器械俱全的正规军面前,似乎造成不了任何困扰。 魏延见到这城就大笑,因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蛮兵任何的袭扰,现在在见到这城,他一副已经胜券在握的样子,也不待和赵云商量,便当先出马纵到城边叫阵。 那骨野虽然杀了沙摩柯的父亲自立为王,可不意味着其余的部落会真心拥戴他。据沙摩柯说,那骨野虽然也有很强的实力,又用卑鄙的手段虏获了他部落中的大量部众,可那些部众不会这么快就服从那骨野,所以那骨野手下的人马也就在万余人,凭我军的实力就算是强攻也会轻松获胜。 不过我却并不这么想,看到赵云听了沙摩柯的这番说词也没有立刻下令攻城,而是陷入了沉思。 前面魏延在乌金城的城边叫了半天城上除了全副武装的蛮兵弓箭手外,到现在连一个看起来像将领的人都没有发现。这时赵云将目光投向我,问道:“你的意见呢?” 因为我在三国的身份因为之前一直是诸葛亮的童子,他并没有给我取过字,平时也就是唤作松儿,刘备也跟着这么叫,因为我当上武陵太守的速度太快,下人都直接尊称我为太守,剩下的比我官阶高的,就都像赵云这样直接说“你”了。 我寻思着这次凯旋回去,定要让孔明给我取个好听点的字号,至于赵云对我的询问,也看不太明白的我也只好摇了摇头,嘴上对他说道:“松儿现在也看不出来,不过这一路来实在是太顺利了,就算那那骨野再没有脑子,我想也不会就这么困守孤城,等着人头落地吧!” 赵云闻言也点了点头,见前面魏延的叫阵依然不起作用,便传令三军先后撤十里扎营,待明日一早再来攻城。 魏延显然对此不太满意,嘟囔着应该立刻就攻进城去生擒那骨野,也许是因为他新投入刘备军除了献长沙还没有真正的战功,他也只是嘟囔嘟囔,还是听令扎营了。 接下来的十几天,我军对乌金城进行了每天一次的试探性攻击,但乌金城城池坚固,每当士兵试图用云梯攻城,可还没到城边,都会被城上的乱箭射退,而赵云也怪,每天攻击一下看看不行便收兵,惹得沙摩柯很是不满,背地里说汉人都靠不住,可他自己的兵力又有限,也没办法自己强攻,那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这晚,我和马谡又到赵云帐中商议如何破城的事情,依赵云的意思还是最好能不强攻就不要强攻,毕竟现在每一个士兵对主公来说都很珍贵,如今北有曹操,东有孙权,说不定何时便会迎来一场大仗,多损失一点兵力都会在将来与另两家的对决中多一些劣势。 可这乌金城依山而建,山上又多是悬崖峭壁,道路不通,无法通过强占山顶向城内俯攻,要想减少伤亡一举成功,似乎便只剩下一种可能,这种可能就是里应外合。 但哪里去寻内应呢? 就在这时帐外禀报说沙摩柯求见,赵云命他进来,只见他一副兴冲冲的样子,进了帐便大叫:“乌金城可破了!乌金城可破了!” 在座之人闻言无不大喜,赵云忙问他:“此话怎讲?” 只听得沙摩柯如此这般一说,就连我也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原来据沙摩柯讲,他本在自己的军帐中想着如何破敌的事情,忽然有人来报说有数十声称是他部落的士兵说有机密事要来见他。他大喜过望,便命速速召来。这数十名兵士几乎跪满了他的大帐,他仔细一一辨认,居然真的都是他部落里的人。他们说他们是趁着天黑从乌金城里逃出来的,还带出了沙娜公主的消息。沙娜自从那夜婚变之后,宁死也不再愿意嫁给那骨野的儿子,偏那个叫那鹿朵的家伙是真的喜欢沙娜不想用强,所以那骨野就只好给沙娜安排一个独立住处,没收了她的兵器,为了防止她夺取看守她士兵的武器,甚至连看守她的士兵都只有木棍,完全靠数量使得她放弃逃跑的念头。只等着她什么时候能回心转意,再嫁给他儿子。 这些逃出来的士兵再逃出前已经约好了城中没有逃出的同伴做内应,并且知道沙娜被关押的地方,只要子时大队人马能来到城下突然举火,城上便会放起火来打开城门,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乌金城! 面对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甚至能看到沙摩柯看向赵云那满是期盼的眼神。 我觉得这样的眼神是真实的,可以相信的,所以当赵云询问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时,我只是再问了一次沙摩柯:“你可仔细确认过哪些逃出来的士兵都是你们部落的么?” 再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似乎有话要说的马谡,转过头对赵云说:“此事我看可行,将军可速做决断!” 如果沙摩柯此时看向的是我,而不是主位上有最终决定权的赵云的话,他一定能看到我在说这话的时候对赵云是眨了两下眼睛的。 我这个动作我正对面的魏延是看到了,我发现他有些困惑,之前因为沙摩柯所说所产生的兴奋劲瞬间就消退了。赵云问他意见时,他也不再张罗着要做前锋,而是故作沉思了一下,才对赵云说:“我看也行,就这么决定吧!” 赵云看向马谡,马谡却低了头。于是他不再犹豫,命沙摩柯先下去召集自己的兵马做好准备,由他做先锋,赵云自统大军在后面接应。 待得沙摩柯兴冲冲的走了,赵云这才命人在大帐四周警戒,不许任何人靠近。之后我以为他会立刻问我刚才向他眨眼的意思,谁知他却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他拿着这个锦囊对帐中仅剩的魏延、马谡和我说:“今日之事,军师早已料到。临行前,军师曾秘密将这个锦囊交予我手,嘱咐我道:那骨野叛乱,必是东吴教唆,你此去那骨野应该不会与你交战,只是守城坐等东吴的援兵。但自从马超攻取潼关,曹操主力西进之后,我已休书与孙权要他共击曹操,面对夺取寿春进而北占徐州的巨大诱惑,那骨野必将成为东吴的牺牲品。你围城日久,东吴不发援兵,蛮人想胜,只能命人诈降引我军入城,到时候将计就计,便可平乱!” 说罢,赵云便打开锦囊,看了之后便将那锦囊中的绢布交给我看对我说:“你曾是军师身边的书童,这锦囊中的意思应该是你最知晓了!” 我接过绢布看到上面只有四个小字:“弄假成真!”第四十三章 弄假成真 .................... 要说我是诸葛亮的书童,那是确确实实。 不过我这个书童也算是半路出家,在我来到这个世界前,这个书童可是一个一直被诸葛亮唤作懒童子的家伙。 虽说我在孔明身边也算呆了有几年了,从火烧新野到赤壁鏖战,我亲眼见到他一步步走上神坛。可要猜透他的心思,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当然,除了孔明的这个锦囊,关于今夜沙摩柯所说的事情,我还是有我自己的一些想法的,不过我也没有妄加揣测,只是将那绢布又递与了马谡,问他道:“幼常以为如何?” 谁知马谡见了,却也只是笑着将绢布放在案上,对我道:“幼常学识浅陋,对军师的了解也不及您深,还是您说吧!” 我发现自从马谡离开我在南郡停留了一段日子后,再见我已没有了之前的心高气傲,之前几天每当谈论如何破城时他也都是不发一语。现在又不表态将皮球踢回我这里,真的让我觉得很是奇怪。不过此时也不是分析他的时候,既然来之前刘备和孔明都有心让我在此战立功,很可能马谡也是存着这样的心思才不与我抢,想到这儿我便对赵云说道:“其实这弄假成真也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那怎么算假,又如何算真呢?”赵云问我。 我对他说:“这假自然就是今晚沙摩柯所说的事情了,在我看来,沙摩柯所说的应该句句是真,这点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他的兴奋是真的高兴,一点都不像演的,何况他和那骨野有杀父之仇,也不可能伙同他骗我们。但问题就出在前来投奔他的那些蛮兵上了。” “你不是问过沙摩柯那些人是否都是他部落的人么?魏延听到这里有些不解。 “对,就是这样才可疑。”我对魏延说道:“魏将军,您觉得既然是前来相约里外夹攻,那是不是应该出来的人越少越隐蔽,里面的人越多越能起作用呢?” “这——”魏延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些迷茫了。 我继续对他解释道:“那骨野之所以派了数十人的沙家旧部来见沙摩柯,其实真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您想,要是一个人来了,沙摩柯几乎可以立刻就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被那骨野收买了,接着就会立刻联想到这个人是怎么从戒备森严的乌金城中逃出来的。” 说到这儿我说得兴起,站起来在军帐中来回走道:“可数十人的阵容一来,又都真是自己部落的人,这可信度一下子就上来了,正所谓三人为虎,众口铄金,就由不得沙摩柯那笨蛋不信了!” “那你还让赵将军命沙摩柯去准备,如果真是陷阱的话,我们这一入城,岂不是正中了敌军的埋伏?”魏延这么对我说,语气中尽是埋怨的意思。 我却一点也不怪他,反而笑着走到他案前对他说:“魏将军,您别忙啊!军师不是在锦囊中说了要弄假成真了么?要想弄假成真,总得先把假的当成真的吧!” 接下来我便对帐中的几个人说出了我的计划,待到众人尽皆大笑,这场弄假成真的大戏,也就好开始了。 是夜子时,天已微寒,我想起曹操与马超交战,寨因皆是沙土不能立,有老人来访,教其泼水成冰树城之法,终破西凉之兵,也不尽感叹。心想,若是南方有北方之寒冷,我也不妨效仿一下,命万人皆连夜偷偷倒水于城下,结成冰梯,便可破城了。 沙摩柯在我身边已按捺不住,他的部众不足千人,这还是听闻他平乱慢慢聚集到他帐下的一些原先失散的部众汇集而成的,我虽不忍心让这些人白白送死,但为了达到效果,让他们受受惊吓还是可以的。 沙摩柯问我为何只有我自己的亲兵五百人来和他汇合,赵将军的大军在哪里呢?我告诉他赵将军怕人多不利隐蔽被城上的人发现,大军正隐蔽在他身后五里的一座小山后,只等他这边杀进城去,便催兵接应。 沙摩柯信以为真,举起了手中的兵器,便命手下点火。 和约定的一样,城头上几乎立刻就响起了喊杀声,还冒出了几处似乎什么被点燃所燃起的火焰。 沙摩柯一声令下便命进攻,而乌金城的城门也就恰好在他的部队冲到城边时轰隆隆的打开了。 我能远远的看见城内此时已经混乱不堪,那冲天的厮杀声传过来甚至让我觉得这城内的叛乱程度哪怕没有外援也能夺下城来。 可那怎么可能! 沙摩柯冲上去了,他手下的千余部众冲上去了。可我手下包括郑梁在内的五百名亲兵却纹丝没动。 我一瞬间觉得很是不忍,沙摩柯手下的很多人应该都有妻子儿女,他们在我看来虽是蛮人,可蛮人也是人,他们也应该有不去送死的权力。 但,没人冲进城去这个计策就无法成功,战争,也从来没有不流血的时候。 我想那骨野一定也偷偷的在他躲在的角落里认出沙摩柯了,所以他那么急着就露出了他的獠牙。就在沙摩柯冲进城去,尾随着他的士兵还没进到一半的时候,城中的混乱几乎在刹那间就停止了。我看到那骨野在城头上哈哈大笑的样子,城中那些早前还互相砍杀的士兵一下子便都冲向了沙摩柯。 而我,看着沙摩柯满身是血的拼命从乌金城中杀出来,他无数的部下为了救他尸横遍野,却只能轻叹一声,命令自己的亲兵:“撤!” 急着追出城要杀沙摩柯的那骨野在快将沙摩柯追到穷途末路之时遭到了早已事先埋伏好的赵云、魏延两路大军的夹攻,逃回时又遇到了早已在返回乌金城的必经之路处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我和郑梁。 因为急着救出沙娜,这次我没让郑梁去和那骨野单挑,而是立刻采取了一拥而上的策略。当然,最后斩下那骨野头颅的还是郑梁那小子,随后大军一拥而上猛攻乌金城,在叛军见到郑梁长枪上挑着的那颗人头是那骨野的首级之后,乌金城内的叛军在我军强大的军力面前十分迅速的呈现了瓦解之势。 一般到这个时候,无论是任何城池,恐怕也都要陷落了。第四十四章 婚约终结 继续lwen2.com.lwen2.com更新,求票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 那夜没有攻下乌金城是包括马谡和我在内的许多将领都没有想到的。 就在乌金城将要陷落的时候,我看到了城头上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蛮族将领,他提着剑一边大声呼喊着什么,一边斩杀了几个要跑下城去的士兵。城上既然渐渐的又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乱箭不停的射下,因为天黑,实在是攻城不便,最后,赵云也只能命令先退军,明日再用攻城器械强攻。 第二天天明之后,炊烟袅袅,就在我军开始做饭,准备饱食之后对乌金城发起最后的攻击之时,沙摩柯异常愤怒的冲进赵云的大帐质问赵云即使用计,为何不事先告诉他。赵云沉默不语,不知该如何解释,倒是马谡对他说道:“将军早已经料定那骨野见到你入城后会迫不及待的发动进攻,而以大王您的能力,一定能杀出城去,为免事先告诉您您心中胆怯露出破绽,这才没先告诉您!” 沙摩柯听马谡称他为大王便愣了一下,马谡笑着指着赵云案上的一个木匣对沙摩柯说:“叛军首领那骨野伏诛我想大王昨夜也定会知道了,您是蛮王的长子,蛮王已死,叛贼又已伏诛,今后在这片土地上,您就是无可争议的王了!” 沙摩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这欢喜冲淡了他刚刚的愤怒,可他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抱怨道:“那也不能拿我当诱饵,视我和我的部下如草芥吧!” 马谡笑着走到沙摩柯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那魁梧的身躯道:“只有大王以身犯险,引出仇敌为父亲报仇,才是将来顺利为王的资本,赵将军的苦心,还往大王见谅!” 话已至此,虽然这主意并不是赵云出的,但身为一军主将,赵云倒也豁达,居然站起身来冲沙摩柯抱了抱拳,道:“迫不得已,大王见谅!” 沙摩柯见赵云如此,便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赵将军助我报了父仇,那件事就算了!” 至此众人尽皆欢颜,就在赵云的军帐中吃了早饭,准备出兵用用大型的攻城器械强攻乌金城。 因为昨晚随那骨野追出的叛军全都已死得死,降的降,现如今乌金城中的叛军数量只剩下几千人,防御力量已大幅削弱,所以强攻乌金城已不再是我军刚到时那样要付出巨大代价了。 当然,越少的伤亡自然越好,可经过昨晚的大败,乌金城内的叛军已不可能再出城与我军交战,眼下的乌金城似乎已只能用强攻来解决问题。 没想到就在大军就要出发的时候,乌金城方向的大道上突然奔来一匹红马。沙摩柯看清马上的人后兴奋的纵马前去相应,其他的将领没见过也许不知道,我却一眼就认出了正驾马飞奔而来的正是此前被那骨野囚禁在城中派人专门看守的沙娜。 我将此事告诉其他将领,其他的将领也和我一样大惑不解。看沙娜红盔红甲,一副英姿飒爽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从乌金城中拼命逃出来的。 可她又是乌金城内此时最为重要的一个人质,不逃出来,还会有人蠢到放她出来么? 事实证明,沙娜真的是不放出来的,不过放她出来的那个人却并不蠢,待从沙摩柯那里问明了谁是主将之后,沙娜便从马袋中拿出一封信帛递给赵云。她扑通的一声跪了下来,对赵云说:“求将军接受城中的投降吧!” 从始至终,沙娜都没有看我一眼,仿佛我在她的眼中只是如空气一般。我怎么也想不到替城中请降的竟是被掳去成为叛军“战利品”的她。 想到这儿,我的心居然咯噔一下:“难道她已经被迫委身于那鹿朵,成为了她杀父仇人儿子的妻子,现在反而为他求情?” 赵云将沙娜扶起来,便看信帛便让她把城中为何要投降的事情一一道来。在听过沙娜的叙述后,我居然为她并没有嫁给那鹿朵而松了一口气,这种感觉让我很是不安,我既觉得对不起晴儿,又似乎难以抗拒这种如释重负的情绪。 通过沙娜的叙述我才知道,就在昨夜我军退兵之后。知道城中的大半军力已经覆灭难以死守的那鹿朵找到了她,请求她去找沙摩柯求情,让他同意乌金城的投降。因为那鹿朵一直没有对沙娜用强,只是希望她能真心嫁给他,并且那晚兵变的事情也是他父突然亲瞒着他突然发动的,所以沙娜对那鹿朵虽然没有好感,却也并不恨他。 沙娜说她和那鹿朵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在沅南城被抓后,更是那鹿朵让他父亲极力劝说她父亲退兵以求放人。而她的这一跪,也并不仅仅是希望赵云能接受乌金城的投降,她为的,是赵云能放那鹿朵一条生路。 沙摩柯听了沙娜的话眉头已经拧在了一起了,赵云想了想,问沙娜道:“放那鹿朵生路可是乌金城投降的一个条件?” “不!”沙娜苦笑着摇了摇头:“那鹿朵说了,只要将军肯放他的部族一条生路,他愿意一死。” 她再次跪下来满脸恳求的对赵云说:“这只是沙娜的一个请求,在那鹿朵主动放我让我带着投降信出来的时候我便已经这么决定了!” 赵云将目光投向了沙摩柯,沙摩柯别过了头去叹道:“罢了!罢了!只要我妹妹活着,什么我都答应!” 赵云又看向我,沙娜也终于肯看我了,不过她眼中的恳求不是为我,我有心回避,可想起初次见她时她那不可一世的傲慢神态,看着她现在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还是点了点头。 沙娜的脸上顿时欢喜起来,目光却立刻离开了我,只是看着赵云。赵云道:“好吧!既然你哥哥都同意了,我也便私自答应了,主公那里我也会为他求情,只要他肯诚心归顺,便可以放他一条生路。” 之后乌金城头上的那鹿朵在沙娜独自进城后不久便打开了城门,城中大量本以被充为奴隶的他的部众又恢复了自由,报了杀父之仇的沙摩柯在解救了这么多族人之后,在我军的扶持下周围的部落也都纷纷派使者前来承认他为五溪蛮族新的蛮王,相应的,那骨野部落被俘的部众则成了他们原来奴隶的奴隶,这些都是沙摩柯统领的蛮族自己的事情,赵云和我也都没有干涉。 倒是被饶过性命只身离开乌金城的那鹿朵除了在离开前对沙娜深施了一礼外,在离开乌金城时没有回头再看过一眼。 我看着他决绝的背影为放过他感到了些许不安,班师回南郡之际,沙摩柯来找我传话说沙娜说她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我和她之间的婚约作废,让我好好的回南郡和自己的妻子过日子。 我不知这是否是沙娜的本意,但临行前我看到了沙娜和他哥哥一起出城相送,沙娜见我看她,表情也没有冷冰冰的,反而冲我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在看我。 直到这时,我才真的确信,她之前让她哥哥来对我说的话,都是千真万确的了。第四十五章 马超被耍的原因 ................... 回到南郡后的我,一想起沙娜的事,便总是有些闷闷不乐。晴儿也不是个多事的女子,只是陪着我说说其他的事情,在院中的树下陪我下棋,散心解闷。因为和沙娜的婚约毕竟不是我的本意,时间长了,我也就慢慢释怀了,想着这样对我们两人都好。 因平武陵蛮族的叛乱有功,刘备便封了个长水校尉给我,在刘备的军中,这种官职可以独领五千士兵,虽然不及我之前很中意也做的很舒服的太守,但有了之前庞统对我说的那番话,我还是更确信刘备将在接下来的入蜀作战中用上我,便也没多说什么,欣然领命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几天,刘备便我把叫去,交给了我四千新募集来的新兵。对于训练兵士,我并不在行,郑梁虽然武勇,可让他教几个人武艺还行,这已经千量级的士兵,怎么都不是他能够胜任的。 我将我的顾虑说了,刘备和孔明便哈哈大笑,刘备指着孔明对我说:“看来你这个徒弟还没有完全出师啊!先生不如再送上一程如何?” 孔明欣然笑道:“好,好,好,松儿,反正现在曹操正忙着对付马超,东吴以为我们要三家齐攻曹操,荆州暂时没有大事,从明天起,先生便好好的教你怎么练兵!” 东吴之所以弃掉他们精心策反的那骨野于不顾,正是因为孔明休书给鲁肃,让他劝孙权荆吴之兵趁曹操大军在潼关与马超对峙之时同时伐曹,垂涎徐州的孙权这才毫不犹豫的抛弃了那骨野,整兵往庐江集结,准备进攻寿春。 我听孔明这意思,是要背弃马超和孙权两家,不起兵攻曹。虽然通晓三国的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么回事,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劝说一下刘备。 要知道,现在曹操大军俱在潼关,西凉兵勇(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