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8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8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8部分百顺的,这次之所以起争执,也是因为刘备实在太看重荆州这块根据地了,孔明的策略虽然在道义上站住了脚,可万一周瑜真的不顾一切进行强攻,双方的胜负则就不可预知了。 不过在诸葛亮却说:“虽然周瑜此番是为了夺荆州而来,但此时双方毕竟是联盟关系,先礼后兵虽然保险,可周瑜这次打的可是帮助我们攻取西川的旗号,要是我们先动手,不管胜败,都要落得个背盟的差名声,这对我们太不利了。 纵使这样,刘备还是有些犹豫不决,他又问了他现在很是看重的马良的意见。马良想了想,还是对刘备说:“军师所言还是很有道理,主公宽心,就算我们不先动手,以军师的安排也一定万无一失的。” 于是先礼后兵的方针终于定了下来,孔明便开始分派各路军马,关羽、张飞、黄忠、魏延等各有调遣分派于陆上,派赵云领军一万去守荆州城,又命刘封关平二人在巴丘上游截住通往蜀地的水路。待到诸将各自下去准备,接下来便是安排荆南四郡四路人马的任务了。 这四郡人马每路五千人人马,都是四郡中相对精锐的士兵,合计人马达到了两万。领兵前来的各郡负责将领中除我以外,分别是零陵郡的陈到,桂阳郡的陈震,还有长沙郡的糜芳,其余偏将都在堂外等候。 诸葛亮之前安排的那些将领可以说已经足够确保荆州的安全,阻止吴军的了,不知道他还要这两万人马有何用处。堂下的诸人包括我在内都猜不出孔明军师接下来的调派将如何进行,不料孔明此时却开始沉思起来,堂内一时静悄悄的。 过了好一会儿,孔明才叹了口气问糜芳道:“糜芳,你来之前长沙东部的群山丛林中吴军所立营寨内的吴兵数量如何?” 糜芳没想到孔明会突然问他这个,一愣之后,便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自从我军占领长沙郡后不久,吴军便开始在山林之中广设营寨,短短数月,距长沙郡百里的吴军控制地边缘便已达七八座之多,再往深处探马无法探及,估计数量也不会少。不过据探马回报,处于边界外不远处的这七八座营寨内好像每座营寨里也只有百名士兵,七八座营寨加起来也应该不超过千人,不知军师问此何意?” 我一听孔明问长沙便是心中一动,可也只是隐约猜出点什么,不敢确定。只看孔明轻摇着羽扇笑着说道:“诸位觉得周公瑾这个人的智谋才学如何?” 周瑜能火烧赤壁大败曹操的大军肯定可以说是个智慧超群的人了,可孔明这么一问,堂下的诸将居然无人应答。我想他们可能是觉得说周瑜无能显得在诽谤,说周瑜厉害当着孔明的面还说不出。 我心想:“你们都怕我不怕,反正我自己家先生的马屁不拍白不拍。想到这儿我便出列走到堂下中央对刘备和孔明拱手道:”依松儿觉得,周瑜的智谋才学自然很厉害,不过再厉害也比不过先生您啊!” 孔明听了我的话自是面露笑意不置可否,倒是刘备笑着对孔明说道:“孔明你看,关键时刻还是你自己的人捧你吧!不过松儿这点说得也对,在军师面前,那周瑜自是无计可施。” 孔明听了刘备的话才笑着冲我摆了摆手,说道:“论智谋周瑜自是不弱于我的,可是他太想得荆州了,松儿这点你也要记住,一个人越是急着想得到一个东西,他所暴露的弱点也就越多。” 说到这儿孔明面色一正道:“吴军在长沙通往柴桑的山林茂密处设了那么多的营寨,肯定不单单是为了监视用的。这假途灭虢的计策虽然巧妙,却是漏洞百出,我想以周瑜的智谋不会仅仅靠这一个计策的,亮认定他必定有两手准备,能骗得了我们夺取荆州自好,要是万一不能,他也必定备下了攻取长沙的奇兵!” 我听到这里才明白了诸葛亮问糜芳话的用意,堂下的诸将听了孔明的这番言辞也是议论纷纷。这时候只听得糜芳问道:“军师大人,长沙军马本已只有万人,可您既然料到周瑜可能会对长沙下手,却又为何让我将城中的精锐尽皆调来南郡?这样一来,长沙的守备岂不是更加空虚?万一吴军来袭,仅凭傅士仁与留城的五千老弱人马,该如何抵敌?” 却听得孔明笑道:“吾正欲借此来措周瑜锐气,让他既不敢正视荆州,也保荆南四郡太平!” 诸将闻此,无不振奋,一个个听了孔明这番话,便知道要有大功可拿,都将视线投到了孔明身上,渴望能捞一个好差事。 只听孔明说道:“吾之所以将长沙的精锐人马调出,就是为了要周瑜觉得有机可乘。好在周瑜一心只在荆州,长沙只是他以防万一却视为奇袭之策。想是此次前来的军马不会很多,但肯定会由一猛将率领,士卒也定是精锐。陈到、陈震、糜芳听令!” “末将在!末将在!末将在!” “命陈到为主将,糜芳我副将,陈震为随军参谋率零陵加上桂阳长沙两郡人马共一万五千人于周瑜向荆州开拔时即大张旗鼓的向罗县港进发,每日所行不用急,也不用缓,保证三日之内到达罗县港即可。”诸葛亮说完便掏出一个锦囊授予陈到,告诉他:“一旦长沙危急,便拆开锦囊照做便是。” 三人领命下去后,堂下除了南郡城内的将领官员就剩下我一个可以用来调度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孔明却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到他的身边去,我看向刘备,见他也向我微微颔首这才走上了堂。这时孔明却向堂下一摆手道:“如此调兵已毕,诸位都散了吧!”南郡城内的大小官员除了马良以外,便尽皆散去了。 我一看马良没走,便知道有重要的任务要分配给我做,而这马良很可能是孔明看我年幼要为我派的监军。 果然孔明见室中只有刘备、马良、再加上我和他四人,才笑呵呵的对我说:“松儿,先生我为你在主公面前争得了一个能立大功的机会,你该如何感谢我呢?”第三十二章 孔明的顾虑 .............................. 我一听孔明的话,真的是开心得不得了。 我知道我此时在刘备帐下所获得的战功越多,将来能掌控的军队也就会越多。能掌控的军队越多,将来在东吴偷袭荆州的时候,能帮助关羽的能力也就越大。所以说我这开心是从内而外的,表现在了脸上,浸透进了心里。 我笑着对孔明道:“我就知道先生肯定是照顾松儿的,有什么大功可以让松儿去立?松儿是万死不辞的!” “真的?”孔明听了我的话笑得更灿烂了。 我也没有多想,反而努力让自己变得一本正经起来,重重的冲孔明点头道:“真的!” “那好。”孔明突然收敛了笑容,大声对我喝道:“诸葛松堂下听令!” 诸葛亮这一变色让我心头一紧,却也只能快步走下堂去,一本正经的躬身应道:“末将听令!” 耳边只听得诸葛亮在堂上对我命道:“命诸葛松领所部军马五百人分为十队,每隔半个时辰发一波,星夜前往长沙城接管城中大小一切事物,从吴军进攻起守住长沙城十日!十日之后,援军不至,弃城无罪。十日之内,若守不住,提头来见!” “啊?”我心中大惊,急忙对孔明道:“先生记错了,松儿此次是带了五千人来,并是五百人啊!” 可孔明却是这样对我说的:“先生我知道是五千人,但大队人马前去长沙容易被吴军察觉,长沙城内也有守军,这五百人也只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和让你有些亲兵可用。 虽不敢表现出来,却不禁在心中怒骂道:“我累累个去的!亏得我还是你的嫡系,你居然只让我带五百人去守长沙城!那城中现在只有五千老弱残兵,万一吴军大军云集,别说十日,不到半天就能要了我的小命! 孔明见我低头不语,居然还笑着对我说:“怎么了松儿?若能守住长沙十天,吴兵必退,到时候你便是这次对吴作战的军中第一大功,况且吴兵会来偷袭长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要是吴军不来,你也没有丝毫危险不是?” “那要是吴军来呢?”我不敢当着刘备的面出言反对,只能用这样的话来表达我的不满。 诸葛亮笑着走下堂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之前我也说了,吴军若来,虽是精锐,但人数不会太多,长沙城内还有五千人马可供调度,吴兵虽精,长沙城城池坚固,到时候你只需紧守城池,不与他们野战便是。 他笑着看向马良,指着他对我说:“况且我还命季常于你同去,季常有王佐之才,遇事你可与其商量,守住个小小长沙定会没有问题!” 我听了孔明的话,虽然还是隐隐觉得不安,可事已至此,我也只能领命。 接下来便是从孔明哪里收取去长沙暂时接收一切权利的盖有刘备大印的锦帛。并且孔明特意提到此行不用让马谡知晓,他要先将马谡留在南郡一些时间别有用处。知道马谡不能同行我露出了点不舍之意,毕竟在汉寿城下,就是靠着他的计谋才让我得以摆脱困境,意外的擒获了沙摩柯。 孔明见我不舍,便指着马良对我说:“扣了你一个幼常,还了你一个季常,无论怎么算都是你赚了,就别在这里和我讨价还价了。” 孔明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便不好多说什么,毕竟再说什么就好像在说马良的才能比不上马谡了,要知道现在的马良无论从名气上还是实力上在表面看来是要远远高于他这个弟弟的。 马良因为事先已从孔明那里知道此事,此时行装已收拾完毕,便由两名小厮背着,跟我同回我那五千人马驻扎的军营。我在南郡这几日,想是马良早已与马谡见过了,这一路上我们所聊的也多是马谡的事情。当着他的哥哥我自然对马谡是交口称赞,再加上马谡确实也真帮上了我的大忙,所以我的称赞也没多少夸张,除了一些锦上添花的修饰以外,也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而马良则是一顿谦虚,说他的弟弟总是爱夸夸其谈,很多事情都停留在理论上,一搬到现实中就很容易乱了套。 因为有街亭之战的记忆,我在内心中还是不得不佩服马良,觉得对一个人的评价的确还是他最亲近的人最有发言权啊! 说到对马谡的发言权,刘备对孔明托孤之时对马谡的评语就只能说刘备看人实在是太准了,在我看来,刘备说打仗打仗不行,计谋计谋不行,可他还能最终鼎足三分,和曹操孙权相抗衡,靠的也就是这识人断人之术了。 其实这军营我一次都没有来过,平时多由郑梁进行管理,他从一个十人队的队长到百人队的队长再到现在替我代管这五千军马,各种事情不分大小,事无巨细都要过问,也着实累个不轻。 当我和马良来到军营根据士兵的指点找到他时,他正在马厩查看草料的质量。我见他这么认真,却有点婆婆妈妈便觉得很是好笑。当然,除了他的战功和两次神奇的表现外,正是他对工作的这种态度,才是越来越放心让他承担更多的原因。 为了确保机密性,我和马良将他叫到军帐后才将主公的命令转述给他。与我得知消息后的吃惊相比,郑梁倒是淡定多了,他只是抱怨了下孔明应该直接让我们带人去长沙,也就省得多跑这些冤枉路了。 我对此其实也一直有疑问,要说为了事情的隐秘性,孔明便叫巩志带着五千人去南郡,再密令我带五百人分批去长沙便是。我到南郡的作用在目前看来,除了得到了孔明的面授外,也就是用马谡换来了马良而已。 不过在战场上,时间就是左右胜负的一切。虽然心中有着和郑梁一样的疑问,我还是尽快的将自己的亲兵中的五百人分成了十波,第一波就是我和郑梁、马良带着五十人全部骑马,轻装简从,待一切收拾停当就要出发。 我这次来南郡,江小鱼是有随行而来的,不过他虽然能力不错,但多半体现在水性上,并且还年轻,在军中也没有郑梁之前因为战功所积累起来的声望。所以显然让他留下来统帅剩下的四千多人马估计会压不住场。于是我便只好将留守的任务交给了一个年龄偏大的武陵旧将,而江小鱼只负责统帅我剩下的一百亲兵,我交给他的任务是留在南郡多多探听消息,一有重大变故便立刻派人来给我传信。 江小鱼满口答应,我却知道这家伙靠不靠谱还是未知数。不过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待一切准备就绪,我这第一批前往长沙的增援部队便在茫茫的夜色中出发了。第三十三章 意料之中?意料之外 每日lwen2.com.lwen2.com更新,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啊 。。。。。。。。。。。。。。。。。。。。。。。。。。。 一路无事,待到了长沙城,在出示了刘备的军令后,傅士仁很痛快的便交出了城中军马的指挥权,而长沙太守刘磐也将一切政务的处理权都暂时移交给了马良。 当然这并不代表我现在只要有刘备的军令就能让所有的人都对我服服贴贴,因为我发现在交割权利的时候,不管是傅士仁还是刘磐,目光所在都是停留在马良身上的。 到这个时候我才算彻底明白孔明为什么会让马良与我同来,马家在荆州是大族,马良的声望才学还有他在刘备那里所受到的重视才是我这次能顺利交割长沙一切军务的保证。 不过我虽然有些不甘心,但这也都是事实,以我现在的年纪,能作为统兵的主将已经足见刘备和孔明对我的信任了。只是孔明这次让我来长沙布防,难道真的会像他所说的只要吴军前来便死守城池十天那么简单么?演义中在描写这段时只是说周瑜的计策被诸葛亮所识破,通往蜀中的道路又被荆州军所封堵,在看完孔明的一封信后便吐血而亡了,那当中根本就没有半点吴军进攻长沙的描写。 就算历史上真的有吴军试图偷袭长沙的举动,那当时也没有我啊,那历史上孔明又是派谁来长沙布防的呢? 然而纠结这些对我来说已经是毫无用处了,就在我到达长沙的第二天,我的五百亲兵也都陆续进城之后,从罗县港回报的哨探报告,周瑜亲率水陆大军五万,已经开始浩浩荡荡的从陆口开出,所奔的方向居然不是江陵,而是先奔着罗县港而来! 罗县港是长沙通往江陵的唯一出水港,控制了罗县港,便相当于阻断了南郡与长沙之间的联系,一旦吴军从罗县港登陆进攻长沙,长沙将无法再得到南郡的任何援兵。 当然在正常情况下,就算吴军强行占领了罗县港,长沙还是可以得到荆南其他三郡的援兵的。但“妙”就“妙”在孔明居然将荆南四郡的可战之兵都给调走了,现在不光武陵、桂阳、零陵三郡无法派出援兵,就连长沙郡自己也只剩下一些老弱残兵,只能闭城自守,无法派军加强罗县港的守备,阻止吴军的强占了。 这时候孔明针对长沙的第一个调度就起了作用,虽然罗县港现在只有数百名守军,但我想此时陈到所率领的一万五千人也正在赶往罗县的路上,从双方的路程和启程时间上来看,肯定是陈到先到达罗县港的。 有了这一万五千人的防护,长沙的北面就肯定不用担心了。长沙的西面是已经成为了我军内湖的洞庭湖,南面是桂阳郡,也就是说,现在唯一威胁就来自于长沙西面山林中那在边界处的七八个吴军营寨和寨中难说是几百名还是几万名的吴军士兵了。 对此我便命傅士仁选一些带着本地口音的机灵士兵扮作入山砍柴的樵夫,分成十几路从不同的路径进入吴境进行探查。然而让人失望的是,几天过去了,这几十名伪装成樵夫的士兵一个都没有回来,很显然他们是被发现他们的吴军通通抓去了。 马良这几天一直在忙于加固城防的事情,诸如弓兵在城上的的站立位置,一旦开战城内往城上运送箭枝和守城用的滚木雷石的运送通道等等,都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 守城之道我并不在行,之前在汉寿的时候看谢贤颇有守城之道,缺少了攻城器械的蛮兵在他的面前可以说是一筹莫展,只是当时一是县中之事还有赖于他,二是武陵郡进行了暂时的和平期,孔明又没早对我说要我来守长沙,否则的话我此次南郡之行是不管怎样都要带上谢贤的。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伪装成樵夫的士兵通通音讯全无虽然不能给我带回任何有关吴军的消息,可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点,长沙西面的吴军营寨中肯定不止有几百名吴兵,并且一定有良将和即将展开的重大军事行动。 否则那些扮作樵夫的我军士兵肯定不会被抓,他们从扮相和本地人的身份来讲其实是很难被看出破绽的,之所以一个都没回来,肯定是吴军做贼心虚,本着宁可抓错不放过的精神,这才将他们全都抓走了。而且我派出的人是分十几路走的,能将这些人全都一个不落的抓到也可以证明长沙西面的密林中很可能已经是漫山遍野的吴军了,要不他们的巡逻力度也不会这么的强。 当然我在心中暗暗惊叹孔明的神机妙算的同时,也立刻在府中召开了关于守城的军事会议。之前的守城准备在这几天内基本已经就绪,之所以开这个会只是把我关于吴军确实要对长沙进行奇袭的想法和下面的文官将领们说一下,让大家做好准备,开完会立刻就让全城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大家听了我有关“樵夫”一个都没回来的分析,都是暗暗点头,想来我的分析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之前我和马良带人进入长沙也只是把孔明的顾虑和刘磐、傅士仁等几个身份比较高的人说了,刘磐和傅士仁当时虽然没说什么,可从他们的神色表现来看多是以为诸葛亮是在杞人忧天,关于城防的加固和调配也多是马良在一力承担。 直到今晚听了我的分析,他们两个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堂下的大小将领也都一个个神情紧张起来,看我的神色也都尊重了许多,不再像我初来时以为我是纯靠孔明的关系面上对我微笑心中却多是鄙视了。以前我总是觉得一军的主将是最好大的了,比如刘备,就算自己能力不行,只要招揽了能臣勇将,自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可此时我坐在堂上的决策位置上,却深深的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孔明为何会将这么艰巨的一项任务交给我,虽然我之前有智挫五溪蛮族两场兵锋的辉煌战绩,但我毕竟还年轻,第一次对沙娜的时候要不郑梁的临近应变我就差点崩盘了,第二次更是幸运,一赖马谡之谋,二赖郑梁的灵光一现,当时要是换成沙摩柯一下子将郑梁甩下马去逃走,现在的武陵郡还不一定会乱成什么样子呢! 长沙城作为一郡的郡城城池不可说不坚固,之前关公取长沙的时候也完全没有对城墙造成一点损伤。可从吴军在关羽取长沙后不久就在边界外不远处立下了七八座营寨来看,吴军这次奇袭长沙可以说是蓄谋已久的。难得周瑜那么沉得住气,非等到为吴国太招婿试图软禁刘备于吴中失败后才用出来。 我知道许多谋略要不就不用,要用便会是雷霆一击。我此时是这长沙郡中的主将,虽然只凭刚刚的一番分析还未必能得到城中将领的完全信服,可在危机之下,我纵使觉得自己的压力实在是相当的大,可在危机面前一个主将该有表现我还是要硬撑出来。 想到这儿我便硬挤出一丝笑容,故做轻松的对堂下的诸将说:“诸位不必惊慌,既然军师已算准了吴军会有奇袭,那就自会有妥善的安排。况且军师与我只约定十日之限,据可靠情报,周瑜此番去南郡已大起了五万军马,能暗中分出奇袭长沙的吴兵估计不会超过万人,他所谋者无外乎在于攻长沙于不备。现今我方已有了准备,城中军马不下五千,别说吴军只有一万,就算来了五万,十天之内要下攻破长沙也是痴人说梦!” 我看众人听了我这一番言语也都纷纷点头,一个个又都重露笑容。我看我的这番说辞起了效果,便继续趁热打铁道:“再说了,主公已命陈将军率军一万五千赶向罗县港驻扎,周瑜见到必然会从别的路线前往南郡,到时候罗县港有五千人马驻守便已足够,就算吴军攻长沙攻得紧,我们也只需命人去罗县方向求援,不出数日,罗县方向的援军也便会先期到达了!” “吾也以为诸葛将军所言极是,况且这些日经过我的加紧准备,我们的城防能力也已经大大提高,所以说众位还是把心放进肚子里,好好守城,坐等着击退吴军后主公的封赏吧!”如果说我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只能让众人略感放心,那在马良的这番话之后,堂下的诸人算是彻底的笑逐颜开了。 可是就在我心中暗叹自己的名望和让人敬服的能力还远不如马良的时候,突然堂外响起一声急促又极其慌张的声音:“报——” 一名士兵气喘吁吁的冲进了我的议事堂内,他又累却又焦急的对我说:“报、报诸葛将军,吴军已于昨天夜里奇袭了罗县港,港内只有我军负责看管船只的士兵几百人,在吴军的强大攻势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罗县港便已经插满了吴军的旗帜了!”第三十四章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 “什么!”纵是我这几天来一直在对自己说身为一城的主将要处变不惊,要沉稳、要有大将之风,可听到了探马报回来的噩耗我还是忍不住一下子就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那回报的士兵面前,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衣领,怒声道:“你再说一遍!” 那士兵经过长途的往回跑,虽然路上的驿站能为他换马,可他本身的精神和身体也已经相当疲惫了。他看到我发怒,声音便低了半截,待听他战战兢兢的又说了一遍,我慢慢的松开了他的衣领,他便一下子瘫倒在了地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一边重复着这四个字,一边又往我的座位上走去,座回到座位上的我也完全像瘫了一样,一时间再没有了头绪。 倒是马良虽然也是大惊失色,但明显恢复的速度要比我快得多,他命人将那探马扶下去休息,一边挥手对众人说:“刚才的事想必大家都已经听到了,虽然事出突然,可我相信主公在闻讯之后也会立刻想办法夺回罗县的,诸位这就下去准备,就算吴军倾尽全力来攻,我们也定能守住十日的!” “是!”事已至此,众人的声音反而高亢了许多。我知道他们虽然应得大声,其实也只是在为自己壮胆而已,心中此时肯定也会和现在的我一样虚。 他们分别向马良拱了拱手,没人再理,显然我刚才那惊慌失措的样子让他们很失望,我刚刚在他们面前积累的那一点威信因为我的表现而被一扫而空。 倒是马良的表现才称得上是城内负责人的表现,可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吴军占领罗县港的消息之所以能让我如此失态,长沙郡北面也要面临大量吴军的攻击是一方面,最让我震惊的其实是关于吴军攻击罗县港时陈到的军马居然还没有进入罗县港内布防。 我在南郡时听孔明当场给陈到下的令是三天内赶到罗县,可我这一晃到长沙都已经十几天了,可探马回报给我的居然是吴军在进攻罗县港的时候港内居然还是只有那几百守军!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陈到敢违反孔明军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铁一般的事实现在就摆在我的眼前——那就是陈到根本就没有前往罗县港! 那他去哪了呢?他可是当着众人的面接的军令啊,而且就算他一意孤行想改变主意,他身边还有陈震和糜芳两人同行呢! 我百思不得其解,马良还以为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噩耗之中,走到我身边体谅的拍了拍我的肩说:“大人你也不必过虑,早点休息,明日吴军若来,我们坚守城池便是!” 我从马良脸上看到的是一个前辈对后辈的关心,便感激的对他点了点头。不过直到他离开,我都没有离开自己的椅子,脑子还是在想陈到那支军队的去处。 我虽然因为来此现代的关系,很多书上写的事情能“未卜先知”,可演义中也没有写上这一段,并且就算演义上写的也未必是真正的史实。 后来我想的倦了,便只好回屋休息。可能是因为心中有事的缘故,当我睡醒之后外面的天还没有发白。三国时没有时钟,只能靠更点来估算大概的时间。夜风很凉,我披着一件斗篷到院中来回的走。 猛然间我突然一个激灵,这个激灵让我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在陈到的军队到哪里了去并不是我现在最需要去想的,之前我假想长沙东面的山林中可能隐藏着上万名的吴军士兵,而我也一直将其作为对长沙的最重要威胁。可能是之前吴军占领罗县港的消息太过让我震惊,并且我也太纠结在事情的发展和孔明所说的不一样,太纠结陈到的军队去哪了的问题。而我却恰恰忽略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情,那就是现在吴军已经占领了罗县港,万一周瑜在大军陆续开进罗县之后不再继续去谋南郡,而是只留下上万的守备部队,大军南下来攻长沙我该怎么办呢? 吴军有大型的战船,船上装载拆分后的大型攻城器械毫无困难,长沙城虽然坚固,但在五万大军配合着大型攻城器械的围攻下可以说是断难持久的。 从罗县港到长沙城的这段距离因为地势平坦又有已经修好的官道,哨探不停的换马人不停歇两日内便可到达,可大军行军的话按照正常速度怎么的也得十日以上,在这段时间里若是派求援的信使去离长沙最近的桂阳求援如果运气好的话,援兵甚至可以先于吴兵到达。 可恨的是孔明事先已经把桂阳的精锐都调走了,剩下的老弱残兵就算来了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大忙。要是周瑜够聪明的话,完全可以一方面封住罗县港,一方面在刘备援军从武陵转零陵再来救援的陆军到达之前加紧对长沙猛攻,我估计到时候别说长沙,桂阳郡也能在刘备的援军到达零陵前被东吴吞并! 可历史上吴国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吞并这两郡,这两郡是在刘备取西川之后才通过两家谈判与江夏郡一起正式的划归东吴所有的。 我坚信书上说的虽然会和真实的历史有偏差,但大的方向定不会错。想到这儿我突然灵光一现:周瑜是肯定会认为自己的“借道”阴谋会得逞,一旦得逞荆州现在被刘备所占据的地盘就会全部被他得到。那区区长沙现在攻不攻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我想到这儿不禁喃喃自语道:“那么如果我是周瑜的话,我是周瑜的话—— “对了!”困扰我一夜的难题就好像抽水马桶中的堵塞物,而我这突然被修好的马桶的瞬间通畅感真的让我很是开心不已。 我在院中大声道:“如果我是周瑜,我肯定会先带着大军去实施计划,他之所以现在就急着占领罗县港,并不是要现在就攻击长沙,也就更谈不上要依靠罗县港来阻挡南郡方向的刘备援军!” 因为是还是深夜,我这突然的叫嚷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负责府内巡视的士兵都被我引了过来,我尴尬的冲他们摆摆手,告诉他们没有事,便回到屋中去了。 关上屋门我依然是喜不自禁,我按照自己之前想出的思路继续想下去:从罗县到江陵,再到双方交涉,我军堵截吴军,吴军再回到罗县港打长沙,这一套下来没有一个月都不会下来。待到周瑜回军罗县港,再起兵攻我长沙,到长沙城下又会有十天以上。也就是说我之前在长沙文武面前的失态实在是太丢人太没有价值了! 丢掉的面子就要找回来,正如我在初到汉寿城下被谢贤所讥讽后的举动让他对我敬服一样。虽然长沙城会再有一个多月的和平期,可我并不想就这么每天担惊受怕的等吴军的到来。 我微微一笑,又上了床闭上眼,心中却暗下决定:“周瑜你不是要吓唬我么?那我就让你尝尝吓唬我的代价!”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第三十五章 一呼无人应 继续lwen2.com.lwen2.com更新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哈。。。。。 第二天一早我便再次召集城中的高级官员和将领开会。因为要防备随时可能前来的吴军的偷袭,此次的与会者只有长沙的太守刘磐、城内目前的长沙军统领傅士仁,再加上随我前来的马良、郑梁共四人而已。 这四人除了昨天没有与会的郑梁外见到我都露出了笑意,我知道他们一看到我便想起昨天我那副失魂落魄的熊样,心里便更加的窝火。倒是郑梁不知道我昨天在会上的表现,见到我依然是一脸尊敬,面容严肃。 “咳!”我清了清嗓,一脸严肃的对堂下就坐的四个人说道:“诸位,一想到吴军会来攻城的事,昨晚我是夜不能寐啊!” 还没等我说完,郑梁便在下面接话道:“大人怕什么?之前我们只有几百人,十万蛮兵都被我们杀退了,现如今吴兵最多也就五六万人,可我们现在城中有兵五千以上,到时候我率兵迎敌,定替大人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我的脸一下子便黑了,这郑梁哪点都好,做为一个将军来说,不光英勇,还会子啊战场上临机应变,可这性格狂妄天不怕地不怕的毛病可太让人忧心了。 我心想:“论英勇、论智谋、砍杀名将无数水淹七军生擒于禁的关二爷不比你强多了?可是是因为太过自大,完全不把东吴放在眼里,这才让吕蒙和陆逊钻了空子。你丫现在才有多大本事,就不把东吴放在眼里?”况且我们那哪是几百人就击退了十万蛮兵啊!还不是钻了沙摩柯孤军深入,再加上你运气好把他踢下马来的空子?” 想到这儿我便冷冷的对他道:“郑梁你闭嘴,现在我在说军国大事,你只管听着就行了,哪有你说话的份!” 郑梁被我的态度弄得一愣,自从汉寿大捷后我一直都是对他和颜悦色、恩宠有家的,所以这小子现在的尾巴才越翘越高,此时见我面色不善,虽是愕然,却也只好悻悻的低下头,闭上了嘴巴!其他三人见我发怒,也都互相交换了下眼色,将面容转为严肃。 我发过了火,见另三人也没有笑容了,这才心里好受了一些。我稳定了下情绪,便继续将我昨晚想的有关周瑜不会先打长沙而会先与江陵附近的我军交锋的猜测对众人说了一遍。 没想到这三人听了我的猜测后居然没有一个像我昨晚那样喜不自禁,而是又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由马良对我说道:“大人所料虽有道理,可是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我们也不可仅凭猜测就松懈了长沙的守备,吴军现已占领了罗县港是事实,要是万一吴军真的大举来袭,我们一放松戒备,那后果就万分严重了!” 这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事实胜于雄辩,我的猜测虽有道理,但在吴军已在近前的事实面前还是无法让他们相信吴军真的不会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进犯。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谁的想法被否定被怀疑,那个人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愤怒,然后才是根据个人胸怀品质从谏能力的行为情绪再加工。 所以我在听了马良的话后便很生气,这明摆着我昨晚冥思苦想出来的天才推测在他们这里成了一文不值的破烂货了。 想到这里我便面色不善的对马良说:“那依马从事之见我们就要这么战战兢兢的全城戒备一个多月了?那这一个多月后吴兵要是大举来犯,我们这些已经身心俱疲的士兵又该如何守城?” 自从马良的弟弟马谡被我从刘备那里要来并立下大功之后,马良和我之间的关系便又又上了一个台阶。在从南郡出发到今日的这些日子里,我们两个识不识就促膝长谈,虽然我为了不过早的锋芒毕露,与他交谈时多是以请教者的姿态向他学习,可我们之间的感情虽然还谈不上深厚,可也已经算得上是称兄道弟、意气相投了。 这次我当着其他几人的面对他说这些话,说完之后我便有些后悔了。可话已出口,也无挽回的余地,好在马良不以为杵,反而耐心的对我解释道:“贤弟你误会我了,你的分析(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