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5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5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5部分首领一上钩,我这三千精兵一出,她就是吕布再世想也是难逃被擒了。” “哈哈哈哈,太守大人您也不早说。”范安国的脸上立刻就多云转晴了,他如释重负的笑着对我说道:“下官也只是担心您的安危,绝没有临阵怯敌之意的。” 我也哈哈大笑,拉着他重新坐了下来,嘴上对他说:“巩大人的亲戚那还用说,快吩咐人去办吧!杀退蛮人我在主公那里给你大大请功!” “多谢太守大人,多谢太守大人!”范安国的眼睛乐得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只有跟我来的几个人包括晴儿在内都有些面面相觑,唯独江小鱼一脸的严肃,我知道他为了救他的父亲已经豁出去了。 范安国非常配合的按照我的吩咐准备了两条船在江边,一条船略大,类似达官贵人游乐的画舫,另一条则很简陋了,和江小鱼之前载我的渡船差不多。 画舫上准备了猪羊等祭品,还有我要求的数十人的鼓乐,当然这都不算什么,在画舫面向桃源方向的船头,供桌上的猪头前,用银盘盛满了大量的黄金。虽然现在已经到了黄昏,但此时的夕阳也格外的明亮,照在那那黄金上完全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范安国带着一百名士兵在岸上为我站脚助威,而江小鱼的船则在我的上游数百丈的地方,他自己不用扮就活脱脱的一个艄公。 画舫缓缓的向江心开去,晴儿被我严令留在了城里,虽说这计策我自以为是一个妙计,但万一失败我可不想把她也搭进去。 船到未到江心便开始鼓乐齐鸣,待到江心桃源城渐渐的清晰我才知道为什么我只在江对岸看见几个看着竹筏的敌军了。随着桃源城的城门远远开启,一名身穿红盔红甲骑着雪白战马的女将带着数百人摇旗呐喊的奔了过来。 南方林子多,我不知道郑梁现在正隐藏在哪里,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退却的了,画舫上依然鼓乐齐鸣,我甚至从供桌上的银盘里拿起一个最大的金锭举起来冲着那女将在阳光下看这黄金的成色。 这是有多嘲讽?江对面那红甲外裹着红袍的女将到了江边一点犹豫都没有就上了一个竹筏,她身边的手下不但没有拦她反而争先恐后上了其余的竹筏,几个精壮的蛮族汉子撑着竹篙几下子就将竹筏们给弄离了岸了。 冲过来的竹筏足有四五十个,每个筏子上四五人,总数下来足有二三百人。怪不得他们一点都没给我岸上的“啦啦队”面子,赶情那一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在他们眼里全成了请赏的人头了! 我本想像我家先生那样慢悠悠的放下金锭在等他们一会儿再像逗小孩儿一样命人离开。没想到这蛮族人水上功夫居然不是盖的,一眨眼间就已经快冲过来许多,照这个速度我只要喝杯茶的功夫人家就已经可以跳上我的船把我抓俘虏了。 我急忙命人往回开船,开了一小会儿我发现事情有些大条了,照这个速度我还没到岸边估计就已经被蛮族兵追上了。尤其是那红袍女将,她的竹筏上明显是最好的撑船高手,别的竹筏都已经被她拉开四五丈远了,一筏当先的奔着我就来了。 我暗悔对困难准备不足,这五溪蛮族数百年都生活在这片土地,怎么可能会不精通水上功夫?蛮王的女儿带人这么快就顺江攻占桃源县城,肯定也不是偶然啊! 我很是狼狈的冲那些还在鼓乐却已经吹的有些发虚的乐手们说,都别吹了!有一个算一个!都给老子划船!” 那蛮王女儿的面容越来越清晰,那可真叫一个英姿煞爽,别有味道,那英气,那面容,要是落到我手里好好炮制,都不知道会不会爽的上天啊! 可是她已经把剑给抽出来了,看我的眼神哪有一丝柔情?这样的眼神我已经在电视里无数次见过,那是杀之而后快的眼神! 岸上的“拉拉队”们都没有怎么慌张。因为他们早就知道了我有三千精兵埋伏在城东的密林里,可是老子现在很慌张,我知道我要是被那女的抓住就不仅仅是被炮制的问题了。 船到岸边那女将的竹筏离我已不足二十丈远了,我第一个跳上了岸边小码头的渡板上,大喊了一声:“都跟我往城里撤!” 我的“拉拉队”哗啦一声就在我前面先向城里跑了,因为没想到敌人追的这么快,我事先连一匹马都没有准备,这要是孔明肯定早就准备妥了。我一边玩命的往城门处跑,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说松啊,你可长点记性吧!” 好在船上的黄金为我争取了一些逃往城里的时间,我看那红袍女将和她船上的手下都跳上了我刚刚用来祭祀的那艘画舫。待到我和范安国一起气喘吁吁的爬上城头,画舫上的人都发出了庆祝胜利的欢呼声。不远处蛮王女儿其余手下的木筏离那画舫也只有二三十丈远了。 范安国望着城东的密林有些焦急的对我说:“太守大人您的伏兵呢?再不杀出来蛮人就带着黄金跑了。 我叹了口气,身边包括晴儿在内的我的手下都用一种万番无奈的表情看着我,我知道是不下决定不行了,我对范安国说:“现在还不行,这三千人一出来估计那蛮女要跑路,你找几个嗓门大的冲那蛮女喊话,说武陵郡的太守在这里,让她到城下来我要和她谈判!”第十八章 辣女就得用绳捆 上菜了,上菜了,亲们给点lwen2.com.lwen2.com推荐票吧 .................................... 范安国找人喊话的确还是起到一点效果的,那蛮王的女儿似乎完全能听得懂汉文,她让后续跟上来的手下看好她的战利品,自己则带了十几个人到离城门两百米外的地方要我开城出去和她面谈。 我吩咐范安国在城墙上摆好了几十名弓箭手,这点人要是赶上大军攻城恐怕城下一轮齐射城上就没动静了。不过好在对方的人数也不多,在眼看着弓箭手拉满弦候着的情况下强行冲城的可能似应该也不会太高。 沅南城的城门被缓缓的拉开,不过我并没有傻到真下城去和那蛮女面对面,我只是完全不符实际的要蛮王的女儿进城来谈。我刚提完要求便让范安国吩咐下去,一旦那蛮女带人冲到离城门五十米的距离就立刻关城门。她这次渡江前来就把她的雪白战马留在了对岸的,所以这个距离应该也足够我手下的士兵反应将她阻挡在城门之外。 果然那蛮女便向我提出了她自己进城太不安全的顾虑,我很“大方”的说她可以带几十个手下一起进来,她觉得还少,说最少要带一百人,这我也同意了。我远远的看见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笑我的表情,可能是把我当二百五了,我也不计较,依然是一副很温和很有诚意的样子。 我按照蛮女的要求让弓箭手们先放下弓箭,她也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带了一百多手下向城门处慢慢走来。 二百米,一百五十米,一百米,我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和郑梁约好让他出击的信号,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指挥作战,而且又是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考虑不周全自是难免,现在的我只能希望他能拥有一个名将该有的素质了,就在蛮女和她的手下们离城门不到五十米的时候,我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刹那间就不见了,她一下子就抽出了她腰间的佩剑,大喊了一声“杀!”便带头向城中杀了过来。 城上的弓箭手立刻就举起弓向下射箭,稀稀落落的十几只箭显然对敌人也够不成太多的威胁。好在负责城门的士兵们早已非常紧张的计算着敌人离城门的远近,虽然这么小的县城是没有护城河的,可就一扇包着铁皮的坚实大门也足以抵挡那蛮族士兵的凶悍了。 我在城楼上已经看不见可能已经到了门前的蛮王女儿的样子了,不过城下出现了膨膨的撞门声,显然那些蛮人想依靠人多和自身强大的身躯强行把门撞开。 我的天啊!我不禁微微冷笑,难道这些蛮人除了杀人抢钱外就不知道城门是可以用巨大的木柱顶上的么? 开始有蛮族士兵被城上的流箭击中,虽然他们都随身带了简易的藤牌,但上百人都聚集在城门口那么小的范围里,被射中几箭也实在太稀疏平常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喊杀声忽然从城东的那片密林中响起,一马当先的是一位身着软甲,威风凛凛的将军。跟在他后面的骑兵只有九个,剩下的都是用11路在后面呐喊着杀向江边看守黄金的蛮人。 我身旁的范安国几乎立刻就来拍我的马屁,他大叫道:“大人您真的是神机妙算啊!这下看他们往哪逃!”我眼看着这队奇兵飞也似的冲进了在岸边休息的那些蛮族兵里,虽说最先到达的只有十人十马,可那仿佛虎入羊群般的十个人,瞬间已经砍下了好几个蛮兵的脑袋。 而我此时的心情则是别有一番滋味,我在心中暗叹:“我的乖乖,郑梁你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我之前的计划是引蛮王的女儿过来将她拖在坚城之下,而在江对岸郑梁突然对暂时没有首领的敌军进行突袭,迫使蛮王的女儿带人渡江回救,最后再由我带人从后面追杀,江小鱼在江上对她进行截击,看能不能趁敌人混乱时将蛮王的女儿擒获。 不过这个计划在我引敌人过江时就已经显得漏洞百出了。第一敌人已经攻下了桃源县城,也就是说被留在江对岸的蛮兵都在坚城里守着怎么进行突袭?第二从蛮人在江上追我的形势上看他们的水性都应该不差,纵使郑梁能将他们引回江那边仅凭江小鱼一个人要想把蛮王的女儿抓住实在也有些痴人说梦了。 所以现在的我呆呆的看着郑梁带人将江边看守黄金的蛮兵杀得溃不成军,嘴里也只剩下喃喃的自言自语:“他可真是个天才!” 身边的范安国这时候轻轻的拉了拉我,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刚见到奇兵杀出时的兴奋了,他满是疑惑的问我:“大人,这伏兵似乎远远不够三千人吧!” 我当然知道这不够三千人,我现在的权力只够指挥一个百人队还要带出了几个给我贴身保护。此时城下的蛮兵似乎也被这突然杀出的奇兵给弄蒙了,不过很快的,那蛮女便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快撤!中计了!”就带人放弃了城门向江边杀去。我刷的一下抽出了佩剑大吼一声:“有多少算多少,全城无论士兵还是青壮百姓,都跟我杀出去抢功了!”说完便直接向城下跑去。 这是我第一次亲身体会到作战的形势对双方的战力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在我身先士卒的感染下,虽然我的“伏兵”并不多,可似乎一切都按照着我的计划在进行,这种感觉给了我身边的人极大的信心! 沅南城的城门大开,几乎所有的士兵都跟着我冲向了江边。理所当然的,我没有那些已经视蛮兵为猪羊的士兵们跑的快,就更别说十几个有着战马的将官了。 岸边的蛮兵此时已经完全被郑梁他们击溃了,从城下跑回岸边的蛮族士兵也通通都无心恋战,蛮王的女儿在杀退了几个试图阻挡她的士兵后便抢先跳上了一个竹筏。 她没有等其他的手下跳上来替她撑杆,而是自己就当起了船夫,拼命的将船向江心划去。我将目光投向了上游数百丈外的江小鱼,我见他已经将视线仅仅的锁定在了那蛮女的身上,轻划着水,接着上游之利,径向江中心截去。 渐渐的,被蛮女抛弃的蛮兵们被郑梁和我这边的士兵围在了中间,因为我军得胜,城中的青壮也都拿着木棍纷纷加入了包围圈的外围为我军助长声势。我命令士兵们暂时停止了攻击,大声的对那些蛮兵说:“你们的头领已经把你们抛弃了,再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想想你们的妻儿老小,放下武器,让你们的大王用他的俘虏来换你们吧!” 虽然蛮族的士兵都是一个个不怕死的血性汉子,但在这种绝境下,显然我的最后一句话起了作用。他们纷纷抛下了武器被我手下的士兵押回了城里,而此时在沅江的江中心,就在江小鱼的小船离蛮女的竹筏只有几丈远的时候,江小鱼一下子便从小船上跳入了江中。 而很快的,我便看到蛮王女儿所乘的竹筏被人用短剑隔开了捆扎着竹筏的绳子。那竹筏瞬间便散开了,那蛮女站立不住,一下子便掉入了江中。 我唯恐江小鱼一人不能生擒那蛮女,便命令一些水性好的士兵跟我上了画舫,郑梁二话不说的跳了上来,我使劲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夸赞了一声:“好样的!”便喝令开船。 在船向江心开去的时候,我有几次看见那蛮女将头伸出了江面似乎想去抓那散落的竹管,可都被江小鱼给拖了下去。江小鱼似乎也很忌惮那蛮女的力气,所以他一直都在用不停袭击却又不和她纠缠在一起的战术。待到我的画舫终于开到了沅江的中心,两个人显然都已经筋疲力尽了。 现在画舫上要是有张渔网就相当完美了,可惜现在的我真的有太多的疏漏。我只好示意江小鱼先上来,而那漂亮的蛮王女儿因为身着战甲的关系,全身湿漉漉的似乎已只剩下死死抓住一根竹管的力气了。我让人将画舫慢慢靠近她,放一根撑船的船桨下去让她抓住。她似乎很生气,虽然看起来很想抓住那船桨上船来,可还是硬生生的挺住了没有身手。 我叹了口气只好故技重施,我对她喊道:“赶紧抓住上来吧!只要蛮王肯多付黄金给我我就肯定放你回去!”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抓住了船桨。她抓着船桨往船上爬的时候我早已吩咐人准备好了绳子,这画舫上别的没有麻绳倒是有一些。她上来之后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抵抗能力的被我手下的士兵将双手反背在后面给捆住了。 那蛮女浑身**的,被按着跪在船板上衣甲上不停的往下流着水,她在被绑住并被按跪下的过程中似乎想挣扎下,无奈也已经力不从心,只能乖乖的臣服在我的面前。 我走到她的面前,用右手轻轻的拨开了她额前的秀发,她的头盔早已不知道掉到江底的何处去了,她用一种万分仇恨的目光怒视着我,而我只是用右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小脸蛋,用一种近乎调戏的语气对她说:“小美人,不错嘛,这么辣!今晚让大爷我好好调教调教你。”第十九章 协议 ...................... 无数的事实经验告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美女还是野兽,只要被用绳子捆结实了,她就得乖乖听话任人摆布。 当然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没有那么变态可怖,我周围的人听我对那蛮族女说了那番话后可以说是表情各异。不过不管怎么说,难以置信的胜利是被我亲手缔造的,当然这其中的很多细节都脱离了我的控制,可是没关心,成王败寇,很多事只要成功了就都很好解释了。 为了在众人面前维护我神机妙算的形象,我用眼神止住了郑梁试图向我解释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江这边的企图,至于江小鱼,我答应他会尽快夺回桃源城,把他的父亲救出来。 蛮族女被押进了城内,虽然她不肯回答我的任何问题,但因为她是五溪蛮族首领的女儿,所以我很轻易的便从范安国那里知道她的汉文名字是叫沙娜的。 范安国要将他县衙最好的房间让了出来,不过我嫌弃是他住过的,便客气的推辞了,让他将县衙内的好客房给我收拾出两间来。 县衙内毕竟不比太守府那么大,所以郑梁他们便只好住到城内的馆驿里,我因为还有进一步的计划要实施,所以此时也没太多的兴趣去复盘白天战斗的经过。 晴儿不知道从谁那里听说我今晚要调教沙娜的事情,再加上到现在沙娜还五花大绑的被捆着躺在铺上了地毯的地上,所以她一直在我房间里跟我耗着不肯回她的房间睡。 晴儿毕竟是我很中意的女孩儿,我不可能不顾及她的感受,但要太顾及她的感受了,很多事情我也做不下去。想来想去我只好叹了一口气,走到沙娜的面前用脚尖轻轻的撞了撞她的肩膀对她说:“今晚本该是一个令你永生难忘的夜晚,可惜有人会不乐意,真是便宜你了!” 沙娜自从我在船上对她说要调教她之后,很明显也被吓得够呛,之前是没的选了,所以对我装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现在听我这么说,反而气势上立刻就弱了下去,虽然她嘴上还拉硬道:“我父王什么都有,只要你放我回去,想要什么,你开个价吧!” 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尽管就这么把一个极其有味道的美女给放回去真的太可惜,但我也知道如果我真的在今晚就把她给睡了的话,那么我就捅了大篓子了。别说沙娜的父亲五溪蛮族的首领会带着十万大军来砍我,恐怕就连刘备都会主动把我交出去来换取他与蛮族之间的安宁。 于是我对她说:“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放你回去,你的手下也都可以带走,但你要先传信给桃源城里的你们的人要他们撤回你们的地盘,并且保证五年之内不侵扰我的武陵郡!” 沙娜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我,我也把这间房间留给了她,对她说现在天色已晚,只好委屈她被捆着在床上睡一晚,明天一早再放她离开。 因为最好的客房只有两间,我这间让给了沙娜睡,那我便只好厚着脸皮去跟晴儿挤一间,这样也是为了避免我和沙娜在同一间房间里呆一个晚上让她吃醋。 晴儿一开始很不情愿我住在她那里,说这样影响太差,她还没和我成亲呢!我说成亲还不简单,只要你愿意,回郡城咱们就成亲。说实话虽然我放弃了对沙娜的非分之想,可心里却还是一直痒痒的,俗话说堤外损失堤内补,今晚我就打算在晴儿这里给补回来了。 可是她还是不太乐意,于是我便说那我就去沙娜的房间睡了,这她才软了下来,却是再三强调上她的床可以,却不许碰她,否则她就死在我面前。这真是太败兴致了,所以熄灯后我一直都没再和她说话,我也是真生气了,后来还是她主动拉我的手说可以抱她却不可以乱摸,这我才又重新开心了起来。 然而白天所经历的事情还是让我很快就涌起了倦意,我在抱住她之后不久,便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醒来后晴儿已经不在床上,我后悔的不行,只能自己安慰自己说该是我的早晚会是我的的。 洗漱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命人给沙娜松绑,我看她脸上有明显的泪痕,很明显昨晚在我走后她哭了。也许再坚强的女孩儿也毕竟是个女的,哪怕她身穿了戎装,手里也提了杀人的剑。 她对我说他们族人都是说话算话,也不用写什么文书了,只要我放她走了,她立刻就去桃源城将人带走并回去劝她父王撤军。我有心相信她,可是现在城内守备力量空虚,她加上她被俘的手下一旦被一起放了,就算是没有武器我怕这城也被她夺了。 于是我告诉她她可以先自己去桃源城,她的手下会在她离开桃源县境内后分批的被放回去。她以为我不信任她,很明显不太高兴,不过她还是答应我了,就这样,沙娜离开了,很快桃源县又恢复了和平,我也带人回到了郡城,郡城内早已得知了我得胜的消息为了摆好了酒宴。 当然庆功归庆功,巩志还是对我说了一些埋怨的话,怪我不该擅自行动,万一有个闪失他特没法向主公和军师交代。而我呢,事情既然做了,也达到目的了,也就甘愿受他埋怨两句,并没有借着酒劲骂他是废物,骂他是缩头乌龟。 蛮族兵比我想象的撤走的还要快,看来那沙娜也确实是说话算话,郑梁当上了我的卫队长,后来他和我说他之所以出现在江这边是因为他带几个人骑马哨探的时候便已发现桃源县被占了,这才从前方别的渡口渡过来试图与我汇合,因为时间上落后于我的关系,当他赶到那片密林时正好赶上我在江心对沙娜进行引诱,这才灵机一定,没有直接与我汇合,而是埋伏起来等待杀出的时机。 郑梁这样的决定说实话真的让他在我这里又加分不少,最开始我看中他是觉得他有志向,后来在小溪山上是因为他有勇气,而与沙娜的这次作战更让我看到了他的智慧。 有人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现在虽然我还是只有个百人队,但有了他这个潜力股,我对未来的信心更足了。 至于江小鱼,他经过他父亲的同意后也加入了我的帐下,再从巩志那里要一百人估计很困难了,所以我便让他从军营里选出了十个人,任命他为我的水军统领。 海军是陆军的十分之一,这个比例应该也算可以了,只是我的部队现在基数太小了罢了。 当然回到郡城之后在得知蛮族退兵后,对我来说最大的事莫过于和晴儿尽早成亲了,这样以后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她侍寝了。准备成亲的这几日我和晴儿都很欢喜,当然也没忘了给孔明和夫人送请帖。因为太守要结婚,满城都是喜洋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我和晴儿成婚的那天来献上礼物和祝福。 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和晴儿准备拜天地成夫妻之礼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告诉我我这个婚还不能结。第二十章 不答应就开战 nb季后赛终于都完事了,诶,小说继续 ................................................... 按理说我贵为武陵太守,偌大的郡城我官最大,虽然尚不能全行太守事,可要说能阻止我娶亲的人,还真数不出几个来。 而这个此时来触我眉头的家伙就是巩志。我见他满脸惊慌,全然不顾在座的各位宾客,甚至还一下子把为我和晴儿举行仪式的司仪官推到一边,便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也便没有斥责他,只是冷着脸等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待到他满头大汗的对我解释了一番之后,喜堂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晴儿因为还蒙着盖头的缘故,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也能从她微微发抖的身体看得出这件事对她的打击。 原来自沙娜被我放回去之后,她为了向我证明蛮族也是讲信誉的,便不光带走了占领了桃源县的军队,还立劝她哥哥收兵。她哥哥只有她这一个妹妹,平时已是百依百顺,要不也不会任由她带着一千多蛮兵深入敌境去胡闹,便只要撤兵了。 谁知她哥哥沙摩柯引兵回去后,蛮王却非要彻底弄清楚沙娜劝她哥退兵的缘由,沙娜便把她中计被我抓住后被迫答应的条件对她父王说了,蛮王爱女心切,一开始也没说什么。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可能我在抓住沙娜时在船上说的话通过我下面的士兵作为谈资被被抓住的蛮兵听到了,再加上沙娜那晚确实也被捆在了我的房间里睡觉,所以风言风语开始在五溪蛮族的领地上蔓延。 蛮王听了大怒,尽管沙娜百般解释,甚至试图以死来证明清白,可最后蛮王还是派人给我送来了信帛,这信帛巩志本没想看,但蛮王的使者在见他时已经明确的告诉了他信帛中的意思,那就是我必须迎娶蛮王的女儿做正妻,这样双方以后不仅不再有战争,还会因为殷勤的关系而互相扶持。如若不然,蛮王便会举整个五溪蛮族之力,十万蛮兵直奔郡城,将我这个新郎给抢回去洞房。 我听了巩志的转述,也无心再看信帛,整个结婚的喜庆气氛都被这突然而来的事情给搅散了。我有心想继续这场婚礼,吉时已到,再不拜堂就会错过了。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我的身上,我叹了一口气,虽然很知道如果不答应蛮王的后果是什么,但是此情此景,我要是就这么屈服了,那让晴儿怎么办?我还算不算一个男人?全天下的人又会怎么看我? 想到这儿,我热血上涌,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冲着司礼官大喊:“还愣着干什么!耽误了我拜堂的吉时,我把你从城楼上扔下去!” 司礼官闻言便是一个哆嗦,赶紧上来继续仪式。我这话明着是对司礼官说的,实际上是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巩志在内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在这个时代对拜堂对吉时的讲究要比现代还要甚得多,我可以想象如果蛮王的信使在我拜堂前的头一天就来,这些官员们肯定会死活拉着我不让我和晴儿完婚,可现在箭在弦上,如果现在停下来的确是太不吉利了,所以他们也只能强颜欢笑的站在一旁看着我这拜堂的仪式。 拜堂结束后本该由我挨桌敬酒,可很明显大家都没什么吃喝的心情,我就更别提了,本该通宵欢庆的婚宴很快便草草收场,入了洞房为晴儿揭下盖头,她眼睛红红的看着我,用她那嫩如青葱的小手握住我的手说了一句:“真是难为你了。”我便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夜的缠绵,都似乎只是为了忘却即将到来的危难。 第二天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这次晴儿并没有已经离开,她幸福的躺在我的怀里,脸上挂着笑,也许正做着一个香甜的美梦。 我忍不住又轻轻的亲了她一下,她被我弄醒了,不免又是一阵嬉闹,平静过后,她便向我提起了蛮王的事,我告诉她不用担心,这只是蛮王在吓唬我罢了,蛮族虽然善战,但面对城高墙厚的郡城肯定还是一筹莫展的。 更衣出门后,管家报说从南郡来了一位自称是马谡的年轻人,说还带着诸葛军师的书信,另有诸葛夫人的书信带给晴儿。 我听闻马谡来了心中暗喜,待他进来自是一番殷勤招待,不过他似乎并不怎么瞧得起我,除了该有的觐见之礼外便是呈上了孔明和黄月英的书信,之后便有些发呆,不知再想些什么。 我命人将黄月英给晴儿的信给她送去,暂时也顾不得马谡,只是拆开先生的书信细瞧,看完信后,我便感觉一股凉意从我的心中涌了出来。 原来自我离开南郡不久,刘备的夫人甘夫人便没了,周瑜使人来说媒,刘备此时已经身在南徐,赵云也随同护驾,这就是孔明和他的夫人为何不能来武陵郡为我和晴儿贺喜的原因。 我之所以感到一股凉意,倒不是因为孔明没有来参加我的婚礼,其实我之所以敢用强硬的态度对待五溪蛮族,完全是因为现在荆州军实力正强,因为还没有取蜀,刘备手下所有的猛将除了还没有归降的马超都在这里,所以就算蛮王引十万蛮兵来犯,有强力后援的我也只需要求援让刘备和孔明解决他们就是了。 可现在孔明在信中写的再明白不过了,因为刘备带着赵云去了南徐,他就只能坐镇南郡东防周瑜,北防曹操。也就是说此时要是蛮王引兵来打我,他能率军来援的可能性已经接近于零了。 我虽然心中慌张,不过因为马谡在面前我便也只能故作镇静,我装做无意的对马谡说:“按照行程你应该昨天就已经到了这里,为何迟来一天没有参加上我的婚礼呢?” 马谡闻言便道:“太守恕罪,事实是本该如此,无奈这几日长江水暴涨,从江北渡江实在艰难,只能等水流稍缓时才能用军船过江,所以才迟了一天。” 我听了马谡的话感到自己全身都凉了,没想到我为了掩饰慌张而随口询问的一句又给了我重重一击。 江水暴涨意味着什么?江水暴涨意味着万一蛮王来攻,就算孔明想派军救我此时也过不了江,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能祈祷蛮王不让我与晴儿结婚的事情只是吓唬吓唬我了! 就在这时巩志满脸慌张的从院门外冲了进来,我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不好。 果然他一进门就哭丧着脸对我说道:“太守大人不好啦!蛮王似乎在警告我们的同时便已经进兵了,探马回报说蛮王沙萨德所带领的蛮兵完全不顾他们路过的县城,正以沙摩柯为先锋一股脑的浩浩荡荡的向郡城杀来,现在已经过了酉阳,还有为数不少的水军。第二十一章 马谡的主张 ....................................... 纵使对于来自现代社会,拥有许多古人无法理解的理念的我来说,也不得不承认在处于冷兵器时代的三国时期,国与国之间的攻伐,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不折不扣的“人肉战”。一个政权拥有人力的多少无疑是其生存和扩张的最基础因素。 我在名义上所统领的武陵郡,虽然隶属于刘备所建立的势力之下,可眼下长江水暴涨,南郡的援军难以奢望,那么这场面对十万蛮兵的战争很可能就要由武陵这一个郡来承受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扩张根本不是我所考虑的事情,而生存,在强兵压境之下,就显得无比重要了。 我现在其实没什么主意,上次生擒沙娜,一是因为她轻敌冒进,再就是她手下也只有一千蛮兵,我虽然只有数百人,可双方的力量对比还不是特别悬殊。 可现在蛮王可是倾尽了五溪蛮族的所有蛮兵前来攻我,武陵郡的郡城内只有万余人马,并且也谈不上什么精锐,野战肯定是找死,至于打埋伏,十万人以上的军事行动一定会是斥候满天飞的情况,哪里好那么就伏击到人家,就算运气好,充其量也只是能击败敌军的先锋,打击一下敌人的锐气,或者会让敌人更加的丧心病狂,疯狂的攻城屠戮沿途的百姓来泄愤。 我见马谡依然在那里发呆,心想现在身边的人中应该就这家伙的智力最高,尽管让他独自带兵打仗也许不行,不过让他出出主意还是好的。 想到这儿我便对马谡说:“我说幼常啊,我之所以特意请求你的兄长向主公进言让你来我这里,看重的就是你的才气。你平时自恃甚高,他人不能理解,唯独我慧眼识珠。现在正是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了,你有什么主意,便快快向我讲来吧!” 马谡见我问他,才从他那放空的状态中回到现实。只见他微微一笑,对我说道:“此事不难,谡有上中下三策,均可为用,太守您想先听哪个?” 我听得马谡不光有主意,还一有就有仨,真的是喜不自禁。巩志也是满脸期待的看向马谡,不过片刻的欣喜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这上中下三策的说法怎么这么耳熟呢? 猛然间我想起了这种说法的出处,那不是刘备被困在葭萌关时庞统给他出的主意么?刘备当时说上计太急,下计太缓,便用了中计,结果庞统也中了张任的埋伏被射死在了落凤坡。 有了这“前车之鉴”我决定一定要用马谡的上计,有上计用中计肯定是没好下场啊! 于是我便让马谡将他那三个计策一一道来。 没想到马谡清了清嗓子,对我说的第一个计策也就是上策居然是:“现在就休了太守夫人,遣一能言善辩之人带上重金送进沙萨德的中军大帐,迎娶蛮王的女儿为正室,自此两家和好,郡内安宁!” 我嘞嘞个去的——我真想上去一大嘴巴子抽死他,可现在正是用人之计,他还有中计和下计没说,我便强忍住性子问他:“那中计呢?” 马谡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不会同意他所谓的“上计”,便微笑着继续说道:“蛮王此次前来气势汹汹,急于攻下郡城将太守您抓回去给他女儿做压寨郎君,又是水路并进,肯定会造成大军之间相互脱节。蛮兵虽勇,但不比我们的军队都是长期训练专门用于作战的。蛮兵和北方的那些少数民族一样,都是战时为兵,平时为民,单兵能力参差不齐,部队与部队之间的统合协调能力极差,一点胜则势如滔天,一点败则溃如羊兔。幼常自南郡便听闻太守您得一勇将名郑梁,您如信谡,借谡五千兵马和郑梁随行,谡便为您破敌先锋,丧其锐气,再守城待援可也!” 我见马谡越说锐气越盛,大有视十万蛮兵如草芥的气势。可我也想起了他在守街亭前立下军令状时也是这么自信的情景,先不说我现在没有调动五千兵马的能力,就算我有,我也不敢让马谡现在就搞一次失街亭的预演。 从年龄和经验上讲,二十来岁的马谡是肯定不及三十九岁的马谡的。就算蛮王不是张啵皇撬韭碥玻伤降谋Χ员热匆獾枚唷? 想到这儿我便摆了摆手,心想中计果然都不是好计,还是看看下计能不能勉强接受吧! 马谡见我不肯让他带兵,一下子便没了兴致,说下计的时候也便有气无力的。只听他说道:“下计是最麻烦也最简单的了,蛮族攻城能力极差,现今南郡援兵难以指望,您可休书至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请求援兵,零陵、桂阳二郡的援兵聊胜于无,长沙郡现如今为防备东吴由黄忠和魏延二位大将镇守,现如今主公在南徐准备与(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