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4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4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4部分太守事后,也没少干一些提拔他亲信,偏袒他家族的事情,我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与他的关系自然便很融洽。 不过我这样放任他也并非全然没有目的,我对他这么好,那么在我向他提一些完全不妨碍他的小要求时,他也算是没有驳我的面子。 比如晴儿来之后,我借口带她出游要有太守的气派,并且得保证安全,便管巩志要一个百人队的士兵直接归我指挥调度。并向他暗示这晴儿是诸葛夫人最亲近的侍女,晴儿高兴了诸葛夫人自然就高兴,夫人高兴了我家先生就会高兴,我家先生高兴了,主公那里也就会高兴了。 这巩志便二话没说,亲自带我去各个军营选人,让我随便挑选自己满意的作为手下。而我,便是在那时看中郑梁的。第十三章 低价买入 ...................... 记得那一日艳阳高照,听说太守要选亲卫队,而且年龄还限定在三十岁以下,各营的年轻士兵都跃跃欲试。毕竟能成为太守的亲卫队,每月能领的钱肯定要比在军营中当普通士兵要好,而且一旦发生战争,安全性也会比在大军中冲锋陷阵要好得多。 所以那一个个棒小伙子都站得笔直,眼睛中都充满期待得看向我。我也按照他们表面上看起来的样子尽量选一些身体健壮的家伙,凡是被我点中的没有一个不欣喜若狂。可是待到第六营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还略有些黑的家伙竟然缩在后排,还故意低着头,好像生怕被我选中一般。 我不禁心中好奇,心想:“乖乖,这是个什么道理。”叫他出来问话,其余的士兵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唯独他很不情愿,我让他抬起头来,还一副很不乐意的样子。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小声的说:“我叫郑梁。” 我对他说:“我看每个人在我选人的时候都很跃跃欲试,生怕自己选不上,为什么你这么好的条件却要缩在后面,怎么?就那么怕被我选中么?” 郑梁的脸上露出了难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身边的巩志看不下去了,对他训斥道:“太守问你话呢!快回答!” 这郑梁看出来拖不过去,脸上的为难神色更重,勉强对我说道:“太守大人您还是选别人吧!小的一介贱民,伺候不了您的。” 不过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知道到到底为什么,便对他说他要是不能解释了明白,今天就必须跟我走。 我看见他咬咬牙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昂起头,大声对我说道:“郑梁想留在军营中凭借军功将来混个头领,以后斩将夺旗,独挡一方!太守您只不过是想找仪仗,那种陪着游山玩水的活,只能空费我这一副身骨,我郑梁是死活不愿意的!” “放肆!”我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巩志已经勃然大怒:“来人啊!把这以下犯上的家伙给我拖下去重打!” 巩志的随行护卫便来架郑梁,那郑梁下意识的反抗,居然一下子便挣脱了两个大汉前来按他的动作。 巩志见此更怒,大叫:“还敢反抗!你要造反么!” 随着巩志的话音落下,又上来两个人,一共四个人来按郑梁。这郑梁听了巩志的话后,毕竟在军营中,也不敢再继续反抗,便被两个大汉在后面绑了,生生的拖了下去。 一般杖刑是要在军门外实行的,我其实很觉得郑梁的身体条件不错,而且我虽然是以护卫队的名义来营中选人,可这都是掩人耳目。其实上这一百人是我将来打算组建军队的骨干,这些人必须年轻,有潜力,而且绝对的效忠于我。郑梁刚才说的那番话虽然在巩志听来是大逆不道,可却实实在在的正中我的下怀。 不过我还不想现在就为郑梁求情,我还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在强权下屈服,他要是在挨了几下后便大声求饶,我反而会看不起他,将他舍弃了。 在军营中用来杖刑的棒子都是很粗的,就我这小身板儿,估计挨上个三五下就得半身不遂。这郑梁被死死的按在那里,还用绳子绑在架子上,活活就像一头被猎人捆住的猛虎,空有一身力气却丝毫挣脱不得。 负责行刑的大汉也不客气,抡起棒子就开始打了。这杖刑有打屁股的,有打后背的,像郑梁这样被绑在架子上的一般都打后背的下侧位置,接近屁股却还没到屁股。 几棒子之后这郑梁的后背上就开了花了,晴儿在我身边看着不忍,便躲到我身后偷偷拉我的袖子。 我见郑梁一身虽然被打得直叫唤,却也没有讨饶的意思,便觉得可以了,毕竟我要让他以后成为我的人,此时便不能下手太狠了。 想到这儿,我便喝令住手,走到他的面前一字一字的对他说:“你不想跟着我,我便偏要你跟着我,你要是敢从我的亲卫队里逃走,被我抓到我就灭你的全族!” 我看到郑梁在听到“全族”两个字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丝畏惧,便挥挥手让人放他下来,跟着其他我选中的士兵去下一个军营。 自此我的百人亲卫队就算成立了,我自任队长,而郑梁我也算让他比当士兵的时候升了一级,让成为了一个十人小队的队长。他今年只有十八岁,虽然比我“大”,却毕竟还是年轻,虽然挨了几杖,又被我生生从军营里弄了出来,可毕竟能有九个手下听他命令了,也算是迈出了成为将军的第一步,所以虽然平时和我出游的时候还是比较苦闷,但也没什么太大的不满了。 话回现在。招待三将军的酒宴结束了,有些醉的张飞自去歇息,留下马良和巩志二人核对郡内的钱粮军马情况,我只坐在一边,待到公务结束,便拉马良到我的房间说有要事相商。 巩志以为我要找马良打听我家先生的近况,便告辞先走了。马良有些不知所以,待到到我房间坐下,我开口便是:“不知令弟现在在主公帐下官居何职?” 马良便是一愣,我便直接说道:“我说的便是马谡,马幼常。” 马良便道:“舍弟年幼,其实也无甚官职,其实现在只是帮我整理一些文书,学习一下事务罢了!” 我听马谡果然还没被重用,不禁欣喜道:“那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 马良问道:“太守所求何事?” 我便对马良说:“主公许我镇守此处,虽然诸事都由巩志做主,但就我府中的事也颇够我头痛,既然幼常还没被重用,不如你和主公说让他来我这里做个主簿,凡事多替我打理,平时也好交流些学问和兵法什么的。” 能给一郡的太守当上主簿其实也已经算很高的地位了,马良闻听自是喜不自禁,听我这么说忙说道:“承蒙错爱,这对舍弟自是极好,只是舍弟平时常自视过高,不肯脚踏实地,怕是来了之后倒给您添麻烦。” “这您放心,幼常来了,我自以兄长待之,松儿也尚年幼,只要他肯用心帮我,许多事情我也定能相容!”我见马良言语中已露同意的意思,便连忙许愿。 于是这事便就定了下来,马良回去后便向刘备进言,也许刘备也不喜马谡总出现在他面前,便做了个顺水人情,便写了命马谡做我的主簿的文书,叫他带着来武陵从属于我了。 我知道这马谡虽然有些纸上谈兵,许多年后还因为守不住街亭而坏了诸葛亮的大事,但这只能说明他不是个好统帅,可从他在先生南征时提出的攻心为上的建议来看,他应该是个好参谋。 统帅当然今后我自己能当,而身边能多这么一个能出主意的家伙,应该会对我以后的发展起到很大的帮助吧! 我满心欢喜的在武陵城内等待马谡来报道,没想到马谡还没有来,报急的文书却先到了。巩志召来了郡内的文臣武将们,又将文书交给我看,原来郡内的蛮族在与汉人交易的时候起了摩擦,蛮族首领便让他的儿子和女儿带兵打破了迁陵县城,现在又将酉阳县团团围住,酉阳县内兵士不过数百人,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一听到蛮族,便想到曾在夷陵帮助刘备打仗的沙摩柯,现在巩志说带兵的是蛮族首领的儿子,从年龄上来推测,会不会是他呢?可怎么带头的还有蛮族首领的女儿? 见惯了汉族女子的我很想见识见识少数民族的女孩儿到底能辣到个什么程度,要是能俘获来几个,嘿嘿,就更有意思了。 而堂下的那些文官武将们哪里知道我现在还在想着这个,一个个见我有些发呆的坏笑,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第十四章 百人队出战 感谢亲们的点击和lwen2.com.lwen2.com推荐票啊,早起看lwen2.com.lwen2.com收藏又增加了不少,特别开心,立刻送文哈,希望你们喜欢。 。。。。。。。。。。。。。。。。。。。。。。。。。。。。。 第十四章百人队出战 我因为想起蛮族女子,才坐在太守的位置上傻笑。 此时见大家都把目光投射到我的脸上,不禁有些尴尬。情急之下便用手大力的一拍桌案! 这一拍堂下的议论声顿时停了,连巩志都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这一拍之后总得给自己个台阶,便趁势大声说道:“岂有此理!小小蛮夷竟然敢围攻县城,来人啊!给我点兵!立刻跟我出战!” 我本以为我这一声怒喝定会换来应者如潮,不料下面的人居然一个应声的都没有,反而纷纷将目光看向巩志。 当然我被架空这个事实自己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么折面子还是让我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多亏巩志会做人,连忙起身来到议事堂的中央向我躬身说道:“万万使不得啊太守!” 我就坡下驴,便问他如何使不得。只听得巩志说:“太守您刚才也看过报急的文书了,里面称蛮族士兵足有上万人,就凭酉阳县内的几百人,肯定还没等我们到那里就已经被打破城池了。恕我直言,我们武陵城内的士兵也只有万人,还要留一些人留守,而蛮族的士兵论身体素质和野战能力都是要远远强于我们的,若是我们不等主公命令就贸然出击吃了败仗,敌人趁势攻来,恐怕郡城都要不保啊!” “那不出战难道就任凭蛮族肆虐,残害我们的百姓?”我听巩志所说的确很有道理,但我毕竟是太守,却也不能在言语上直接就赞同他的意见。 “禀太守,实不相瞒。五溪蛮族从我大汉建朝起便一直存在,所历也已经数百年了,据我所知,他们的军力其实早已不下十万,这次只是蛮王派他的儿子和女儿带了一小部分人来。况且酉阳县离蛮族的老巢近,离我们的郡城远,离主公的南郡就更远了。别说我们要去不能取胜,就算能胜得一时,激怒了蛮王,到时候尽起十万大军前来,到时候就算是主公的救兵到了,恐怕也难以抵敌了。” 我知道巩志所说的都是实话,刘备虽然得了荆南四郡后实力大涨,但毕竟时日尚短,上次三将军来在酒桌上夸耀,说刘备在南郡的军队已经扩充到三万人了。 这三万人和以前在新野时相比,甚至和在江夏时相比都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提高了,可这三万却已是刘备仅有的可以调出作战的机动部队,其余各郡各城的部队配置都是仅够用来守城的,或三千,或五千,根本不能调出。就是这三万军队,恐怕出战的时候还要留下万人来在南郡留守。也就是说,就算和蛮族打急眼了,刘备亲率大军前来,也就只有两万人。 想到这儿,我心中已有了决断。俗话说该认怂时就认怂,不认怂就变狗熊。我问巩志那依他之见该如何是好。他对我说:“可以一方面派人去南郡向主公报告,一方面派使者去蛮族军营见蛮王的儿子,或赔钱或赔东西,想法劝他们收兵为好。” 我虽然在心里也很赞同巩志的话,可这他*的也太怂了点吧!那刘备本就因我年幼而轻视于我,命我为太守凡事却都让巩志做主,说实话我真想做出点成绩来给刘备看看,让他知道我的才干其实是远远超过太守这个职位的。想到这儿,不禁让我想到了凤雏,也不知道现在庞统有没有投奔主公去当耒阳县的县令,一想到以庞统那么大的才能一上来刘备才给个知县,我的心情才好受了一点。 我在心中仔细计算了一下得失,知道自己现在既无军权,也没什么得力的手下,贸然去以卵击石只会贻笑大方,丢先生的脸,也害了自己,便决定暂且隐忍。于是便吩咐巩志就按他的话去做吧!堂下的官员们也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在他们纷纷笑着出门的时候,我能从他们的神态和表现中看出他们的心里肯定都在讥笑我雷声大雨点小,刚开始叫得厉害,可一听说敌人势大,便做了缩头乌龟。 我心中烦闷,回到卧室后越想越难受,便叫人唤了晴儿来陪我说话解闷。晴儿来了劝慰了我一会儿,我心情才好了一些,她提议去郡城外二十里的小溪山游玩,这样也好解解闷。 我知道晴儿这是为我好,虽然郡内有事太守出游影响不太好,可现在会我也开了,又明摆着用不着我,况且酉阳县离此还有数百里,我出不出门去玩,估计也没人会在意。 想到这儿我便命人召来我的亲卫队,郑梁可能也听说了蛮人作乱的消息,以为我要统兵出战,不禁也跃跃欲试,可当听到只是护卫我去小溪山去玩时,立刻就变成了一个霜打的茄子,他虽然现在对我敢怒而不敢言,可还是一路上别别愣愣的,没什么好脸色对我。 我看他那个样子,自己也委屈得不得了,心想老子还郁闷呢,你要是有以一敌万的能耐,我就带你取杀敌! 城门的守卫见是我出游,自是不敢拦我,倒是城中的百姓一个个都对我指指点点,虽然离得远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坐在车中的我放下窗帘还是能猜得出他们是什么意思。 此时车中无人,晴儿见我又郁闷了,便主动拉住我的手,也不说话,静静的陪我呆着。 这是我第一次碰到晴儿的手,果然是娇嫩软润,感觉好极了。内心的烦躁因此减轻了一些,不到半个时辰,随晴儿下了车,便已到了小溪山下。 小溪山本是个荒山,平时也就猎人啊砍柴的或者采药的会来。晴儿来后玩遍了已开发的景点,我便带着他根据路人指点来此玩了一次,因为山中有小溪,晴儿便说:“那就叫小溪山吧!”她欢喜这么叫,我也就随她。 百人的亲卫队大部分都留在山下等我,只有郑梁和另一个小队长带了二十来人跟我上山。一路上鸟语花香,小溪潺潺,心情也便跟着慢慢变好了。 待到爬上山顶,便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从山上向武陵城眺望,武陵城四周的形势都尽收眼底,不过我发现似乎大白天的城门已经紧闭了,都不见一个人在城的四周活动。 我不禁心中纳闷,心想巩志这是在搞什么,敌人还在数百里之外,而且也未必会来攻打郡城,他就吓得全城搞戒严了? 不料我和晴儿仅仅在山上休息了一会儿,便突然看见一个传令兵风风火火的冲上山顶,刚看到我便大声喊道:“报告太守大人,大事不好了,蛮王的女儿见攻打我们的县城容易,私自带了一千蛮兵沿着沅水而来,现在已经包围了桃源县,离这里已经不到百里了!” 那传令兵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巩大人现在已经紧闭了四门,让我叫您快点回城,免得遇到他们,要是他们来得快,在路上遭遇了,可就糟了!” “敌人只有一千,巩大人就没派兵替桃源县解围?”我一听蛮兵居然已经深入到离他们老巢这么远的地方,不禁问传令兵道。 “巩大人,巩大人说这可能是蛮兵的诱敌之计,万一敌人在桃源县有埋伏,大军中计,敌人趁势攻来,郡城就不保了。” “放*!”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我被气得在地上来回的走:“敌人有一万他说郡中军力不占优势,酉阳又离敌人的老巢近。敌人只有一千,离老巢又远,他又说什么怕中敌人的埋伏。下次敌人就带一百人来城下叫门,他会不会说要是不开门就怕敌人攻进来屠戮全城百姓啊!” 那传令兵见我发怒,吓得直接就跪在了我的面前。我身旁的郑梁此时也早已按捺不住,扑通一声就跪在传令兵的旁边向我大声请愿道:“太守大人,您的亲卫队无论是士兵素质还是武器铠甲,都是全城中最好的,您要是信我,便带一个十人队回城,只需给我九十个人,借我十匹战马,我定替您砍下那蛮族主将的头,为您扬威!”说完便抬起头直视着我,眼中满是求恳和豪情。 我此时正怒火中烧,这郑梁此言无异于在火上又浇了一桶油!我呛晾一声拔出了自己腰间那总是当摆设的佩剑,大声说道:“好!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大将!本太守亲自出马,任命你为先锋,如有后退者立斩!”第十五章 布局 ...................................... 然而虽然气势十足,可毕竟对方有一个上千人的队伍,而我这边却只有百人,人家都说蛮族的士兵擅长野战,虽然我很自信自己队伍中人员的身体素质,但就这样贸然的带着人去死磕,难免会被抓住凌辱,或者直接撕成碎片。 所以我在下山的途中严令所有人包括刚来的那个传令兵在内,谁都不许说是去为桃园县解围,只能说是去另一个地方游玩,违令者立斩不赦! 和面无血色的传令兵相比,郑梁的脸上满是兴奋,我对他说:“你小子表情不要太夸张,要是被山下的人怀疑了我直接就带人回城了。”吓得他马上硬装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我怎么看怎么别扭,便不去看他。 晴儿显然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她出奇的没有阻止我,只是紧挽着我的手下山,我有心想派人送她回去,见她这样便是心中一动,压住了这样的念头。 山下的士兵们显然还不知道传令兵告诉我的内容,本来散成一片休息的他们见到我下来便立刻聚拢了过来。 我故作轻松的对他们说:“桃园县的县令听说我最近烦闷,差人告诉我说他那里最近在搞一场很大的祭祀活动,希望我能去参加并主持一下,大伙儿这就和我去吧!到了那里,自然好酒好肉的少不了你们!” 山下的这些士兵们便都欢呼了起来,只有跟我下来的这十几个人面面相觑,但因为我之前的严令,没有一个人敢多说话。 从小溪山到桃园县不到百里,从地理上看只要沿着沅江向上游一直走便可以到达桃园。自从我当上武陵郡的太守之后,可能是之前受先生的影响,每到一处必先研究地图,所以尽管我到现在还对武陵郡内的政事不太了解,但武陵郡内的山水形势、哪一个地点适合用兵我都深深的研究过。 那地图是我管巩志要来的,我当时对他说一个太守不能对郡内的地形和各县的位置一点都不了解,要不万一主公以后考我我答不上来可就糟糕了。巩志也以为我说的对,便派人为我寻来了一份武陵郡最详细的地图。 这地图我每次出门都让从人随身带着,虽然我大多数时间只是在郡城附近转悠,根据上面的标示在附近游山玩水,可这次到动真格的时候,便算是真正用上了。 队伍行了有十几里,在第一次休息的时候,我便和晴儿坐在用凉席铺好的树荫下展开了武陵郡的地图。 地图上显示桃园县的南面便是沅江,而沅南县便在桃园县的东南方和桃园县隔江相望。尽管古时候的地图没有十分精细的比例尺,但从地图下面的比例标注上来看,这两县的距离应该连十里都不到。 我想到这里便是心中一动,一个计划的雏形便已经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不过有时候计划的事情和实际的事情难免会有些偏差,好在我一直都随身带着太守的印信,想到这儿我便命令一个小队长先带几个人骑马去看看前方有没有可以渡江的渡口。小队长一脸诧异的带人去了,郑梁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很快派出去的人便回来告诉我前面有一个小渡口,不过那渡口只有一条小船,一次只能渡过去四五个人,要是我们这么多人想要过江的话,恐怕得需要三四个时辰才行。 我满意的点点头,便带着大家继续出发。果然行了不到半个时辰,便看到了那小队长所描述的渡口。 渡船的艄公居然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他显然对突然出现这么多的官府士兵有些手足无措。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做艄公,他告诉我他爹去桃园县城给他母亲抓药去了,这里又不能没人,便让他来顶替着看上一天。 他显然是听说过本郡的太守是个很年轻的书童的,所以他看我的神情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不过他显然对我有着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这点我从他的眼神中可以很轻松的看得出来。 到得此时,我也实在无法再隐瞒下去了。我召集了队伍,当众宣布了任命郑梁为亲卫队队长的命令。这个职位之前一直由我自己兼着,现在突然宣布由郑梁来当不免引起一阵议论。 我下压了压手让他们安静下来,自己坐在一块青石板上,铺开武陵郡的地图,让郑梁和其余九个小队长都聚拢过来,说了前方有蛮族士兵的事情。 除了郑梁外其余的九个小队长听说要和蛮兵作战都吃了一惊,不过为了不引起他们乃至整个百人队的骚动,我对他们说的是有一个蛮族小头领带着一百多蛮族士兵去桃园县抢劫财物。这个数量对他们来说显然是可以接受的,所以尽管他们的心中可能会因为我之前骗他们而有些不满,可迫于我的身份,又都是年轻气盛,也想立些功劳,故还是都能很认真的听我说下去的。 他们当中只有郑梁神情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却没功夫管他,直接向他们说出了我的计划。 我的计划很简单,我等下会带一个小队渡过沅江去沅南县集合那里的军力,对于一个普通的县城来说,虽然不会有太多的士兵,但最起码三五百人应该是有的。 按照我的估计,从进入沅南县城到集合士兵到沅江边,最少需要两个时辰,而从这里沿江而上到桃园县城最多不过一个时辰。现在已经过了晌午,也就是说就算我能在沅江南岸尽快集结到军力也已经快到了黄昏。而我给郑梁下达的命令就是,一直带人潜伏在桃园县城外的不远处,一旦敌方的首领带人过江攻击我,便尽可能的阻断他们后续的增援,待到我抓住敌方首领后,则尽快的撤退。 郑梁在我说完之后便对我的计划表示了疑惑,他问我敌方的首领怎么可能会跨江去攻击我,就算他们想攻击在仓促间也未必会有船,他求我让他直接就攻击敌人,而我却眼睛一瞪的冲他发火道:“我说郑将军,就算你自己武艺高强也要顾忌点你的弟兄们,你要知道敌人是很“强大”的!我故意将强大两个字加了重音,我知道他能听明白这两个字中的含义。我对他说:“一个好将军不能只靠着自己的蛮勇,要在取得胜利的同时付出最小的代价,你要是第一次行动就敢不听我的命令,就算你一个人把敌人都打败了,我也一样砍你的头!” 郑梁从没见过我对他发这么大的火,在我的强大气势面前便只有诺诺的答应了。其实我这么声色俱厉的对他说,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单独对他。 事实上我这个计划实在存在着太多的变数,我现在根本连桃园县和沅南县的现状都搞不清楚,而我对郑梁如此严厉的原因,也是因为想借此压住自己对未来的不安。第十六章 他说他叫江小鱼 刚刚看到lwen2.com.lwen2.com收藏又涨了十几个,前两天看藏海花和沙海有点入迷,耽误lwen2.com.lwen2.com更新了,说声抱歉,感谢亲们的支持和不离不弃哈。早起码字,lwen2.com.lwen2.com更新送上,之后的故事会更加精彩 。。。。。。。。。。。。。。。。。。。 在过江的时候,为我撑船的年轻人明显的有些心神不宁。我想起他之前说的他爹去桃源县为他妈买药的事,便故意对他说:“不用怕,我们虽然是官府,可不会伤害你,过了江也会给你钱。” 果然他听我这么说便又紧张又怕的问我:“太守大人,蛮族真的派人攻到了桃源县么?” 我见他这个样子,心中便很是不忍。可我接下来的计划里的确缺一个水性特别好的人,虽然我身边的这些士兵们也都是在南方人应该都会水,但我想无论如何他们的水性也好不过一个从小就在江边玩耍的艄公。 想到这儿我便故意叹了一口气,装做很忧愁的样子对他说:“其实我也不用瞒你,攻打县城的蛮族人其实不下千人,这才是我去沅南县调兵的真实原因!” 此时船上的几个人除了这年轻的艄公之外,都是和我在小溪山山顶上听闻传令兵汇报的人,所以除了这年轻人听了很是崩溃之外,其余的人明显就平静多了。 当船到了江对岸,我和晴儿,还有包括传令兵在内的另外三个士兵下船后,那艄公就要回去把对岸剩下的五名士兵给渡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艄公忽然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突然跪在了我面前对我说:“求太守带我一起去吧!我的父亲现在肯定也被困在了桃园城里,我也要为打退蛮族出一份力!” “这——”我装作沉吟状,其实我是想让他的决心更加大,这样之后我要用他的时候,他才不会退缩。 不过他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了,还以为我是觉得他帮不上什么忙,忙对我说道:“大人您要引蛮人过江不就是想和蛮人水战么?别的我不敢夸口,我江小鱼无论是在水里还是在船上,能敌得过我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噗!”因为天气炎热,正在喝水的我听到“江小鱼”这三个字一下子就喷了出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指着江小鱼道:“你,你真的叫江小鱼?” 身边的人都被我这么大的反应给弄得摸不着头脑,江小鱼的表情更是尴尬,他被我笑得很是心虚的答道:“是,是啊!我爹爹姓江,因为我从小水性就好,慢慢的大家都不再叫我的小名,而是直接叫我江小鱼了!” “那你小名叫什么?”我没想到就江小鱼这么震撼的嘎名字之前还会有一个小名。江小鱼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出生的时候因为有点黑,所以大家都叫我小泥鳅!” 我已经笑得实在笑不动了,便无力的冲他摆摆手说:“好吧!大爷我要你了,你快去把对岸那几个人给载过来,然后我们就直奔沅南!” 在去沅南的路上,晴儿忍不住好奇偷偷的问我为什么会为一个人的名字笑成那样。我当然不能和她说绝代双骄里的事,否则她以后非要缠着我给她讲完整本书为止,况且她要是问我这个故事是从哪里来的,我也没办法向她解释这书的出处。 所以我就干脆糊弄她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神仙说会有水陆二神帮我击败蛮兵,我问他陆神是谁,他说是郑梁,而水神,他便告诉我那人叫江小鱼,我当时还不信,可神仙说那个叫江小鱼的人一定会出现在我面前。” 四周的人听了我的话都很愕然,尤其是江小鱼,他的表情还夹杂着些许的兴奋。 当然尽管在三国时期大家都还很相信世上有神仙的,我又说的绘声绘色,可郑梁虽然平时都很有当将领的潜质,可他还那么年轻,一次真正的战场还没有上过,就被“神仙”说成是陆神,实在有些难以置信。至于江小鱼,看起来就更扯了,虽说他的身体因为常游泳的关系呈现出了很好的流线型,该有肌肉的地方也都已经练出了一些,可总体上他的身材还是有些单薄的,就这样一个年级轻轻的艄公的儿子,说他是什么水神,任凭是谁都不可能相信的。 之前我这么胡编一通本来是想把刚才因为江小鱼名字的失态给糊弄过去,此时见众人这副半信半疑胡思乱想的状态,我突然又心生一计。 本来之前我对于如何诱敌过江,敌人过了江又如何对付还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现在看大家听了我有关神仙的说词变成了这样,我的灵感便突然像泉涌一样源源不断的出来了。 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之前我原定的计划是打算用自己做引子,诱蛮王的女儿过江,然后一边用郑梁的突然杀出来暂时截断敌人的后援,最后依靠自己这边的优势兵力抓住蛮王的女儿。 可是这个计划其实是有缺陷的,这个计划的缺陷就是我现在还不知道沅南县的战力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蛮族的女儿。在这个时代,一般的勇将都是可以以一敌百的,万一沅南县的士兵都是些酒囊饭袋,看敌人厉害被杀了几个便四散而逃,到时候不光不能抓住人家,连我都可能当了蛮王女儿的俘虏。到时候要是巩志带着千两的黄金来敌营赎我,我那面子还往哪放?以后不光在刘备军中,就是见到鲁肃,也定会被笑得抬不起头来。 而我这个新的计划和之前的比起来则相对完美多了,把握性也更大,最重要的是要是实在不行我的安全性也基本上能够保障。 那这个计划的核心是什么?这个计划的核心其实只有两个字,那就是祭祀。 来到沅南县后很显然城门口的士兵一看我和卫兵们的服饰就已经把我的身份给猜个差不多了,待到城内的县令上气不接下气的从城楼上跑了下来看了我出示的太守大印之后,忙请我上城楼歇息。 原来自打蛮族兵在蛮王女儿的带领下坐着竹筏顺江而下进攻桃源县城的时候,江对岸的沅南县便已经全城戒备了起来。不过敌军势大,沅南城内却只有三百士兵,平时又多是用来维持治安的,缺少操练,又与桃源县隔着沅江,所以才没有出兵救援。 这城的县令自我介绍说姓范,叫范安国,他还在话里着重跟我提了他因为是巩志的小舅子,所以才能当上这沅南县令的事。 我心想这姓范的真可惜了他的好名字,就这样一位敌人去攻友邻,自己却只知道闭城自守的家伙居然还好意思叫什么安国?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不过现在正值用人之际,我也没有开口训斥他,反而是乐呵呵的和他攀谈起来,在他面前净说一些巩志的好话,像什么我还年幼郡中的事多亏了巩大人辅佐,要是没有他整个武陵都会瘫痪之类的话。 那范安国嘴上说着什么太守您谦虚了,您是诸葛军师的高徒能力怎么会差,我姐夫也只是尽心辅佐罢了之类的话,可脸上还是隐藏不住那得意洋洋的神态。 此时桃源县都已经不知道有没有被敌人攻进城去,可他却还能在这里借着他姐夫的势在我面前这么的得意,我看着实在有些恶心。 不过恶心归恶心,人家这么做毕竟也是官场上的需要,况且他自从我来也没有因为我年纪小而爱答不理,反而一切都很殷勤周到。所以我也不打算和他兜圈子了,我对范安国说道:“范县令,实不相瞒,我此次前来就是要为桃源县退敌的,此番功成,你在你姐夫面前自然也有光彩,主公那里我也少不了为你请功。” 有功可领范安国自然很乐意,再加上我提了巩志的名字,他自然也不可能不热心。于是他便很开心的问我:“那诸葛太守您到底有什么退敌的良策呢?” 我将我的计策和他说了,他脸上的笑一下子就僵住了,他一边摆手一边从座位上站起来往后退,一副我要杀他全家的哆嗦样,哭丧着脸对我说:“太、太守大人,这、这无论如何也使不得啊!”第十七章 无比嘲讽的祭祀 ................................................................... 我当然知道我所说的计策和自杀没什么区别,可现在这沅南城里就他*的三百老弱残兵,不用我的计策我估计凭郑梁的性格非得拿我那几乎全部家当去和蛮族兵拼个你死我活。 再说了,一个敢带很少的部队深入敌境大张旗鼓攻城的家伙能有多高的智商?只要我给足饵料,我就不信她不上钩了! 想到这儿我便笑眯眯的站起来走到范安国的身边轻轻的扶住他的肩膀对他说:“范县令不用惊慌,你以为我年轻我就傻么?实话告诉你。”说着我便一指沅南城东边的那片密林对他说道:“我临行前便早已从你姐夫那里借来三千精兵,现在就埋伏在那片密林里。只要蛮族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