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2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2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2部分意之时取得几次胜利,一旦他小心谨慎了,想打败他也终为不易了!” “看来你是决意要出山了?”崔州平满脸的无奈:“也罢!总是时事造人,时事造人啊!”说完竟头也不回,兀自走了。 之后果不其然,刘备冒着大雪来了第二次,孔明却只让其弟诸葛均与其见面,刘备当即留书,孔明看过之后又是沉思了许久。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光认识了诸葛均,还见到了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太理解他为什么会在陆逊受困八阵图的时候救他,所以不自觉的便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待到春暖花开,刘备三上卧龙岗的时候,我已经对孔明家的所有事物都了如指掌了,和雨晴的关系不能说如胶似漆,也可以说是甜蜜得不得了,其间我也有看了一些孔明家中的藏书,诸如一些兵法、阵法之类的,虽然很多我都难以读懂,幸得孔明见我“突然”愿学,也很欢喜,偶尔有时间便指点我一些,倒也让我颇有长进。 不过我终是“年龄太小”,孔明他也没什么与我谈论天下大势的兴趣,直到我真的亲眼见到刘备在孔明的堂下立了足有两个时辰,又再三求恳,哭得一塌糊涂,就差给孔明跪下磕头了,终是换得孔明一句:“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的答复。 孔明留刘关张三人在草庐中住了一夜,第二天决定我命运的第一个十字路口终于到来了。孔明嘱咐诸葛均说:“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汝可躬耕于此,勿得荒芜田亩。待我功成之日,即当归隐。”说罢又对我说道:“松儿你年纪尚小,也不必跟我,就留下来好生服侍夫人吧!” 可这种安排我哪里肯干,早一点进刘备军中,我就早一点有出头的机会,更何况去了新野,我就能见到一直想见的英雄赵云赵子龙了!要是我真的被留在这荒野草庐之中,谁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发达,那我想帮助刘备,救下关羽的愿望岂不是就泡了汤? 想到这儿我也顾不得自尊和体面了,反正给诸葛亮跪下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至于要走就要和晴儿分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渴望刘备早点得了荆州这样孔明就能把家眷包括晴儿一起接过来了。于是我直接就当着众人的面扑通一声就给孔明跪了下去抱住他的大腿就开始求他:“松儿愿意跟随服侍先生,片刻也不想离开,求您就带我一起走吧!” “快起来,我平时是怎么管教你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孔明可能觉得很丢脸,斥责我的声音中居然饱含着怒气。 可我又如何肯起来,想力挽狂澜,怎么也得先有个参与的机会啊!一想到刘备是把诸葛亮给哭出山的,又联想到万一这次真的被就这么留在了草庐,那以后就难有出头的机会了,那我被莫名其妙的弄到三国来不能回去又有什么意义?我的眼泪便也像泉涌一样的流了出来。 正在孔明被我哭得无可奈何却又不好发作的时候,没想到却是刘备为我开口说情道:“孔明啊!难得他小小年纪就一心为主,你还是带他一起走吧!我那里现在虽只是一个荒僻小县,多养你一个书童还是不算吃力的。” 孔明见刘备这么说,便对我说道:“还不谢谢主公!” 我一听成功了,便转过去冲刘备拜了两拜,心想:“这真是助人者天助之,他不知道在他看来仅仅是举手之劳的一件小事,以后会为他带来多大的好处!”耳边却听得张飞在刘备身后嘟囔:“大哥真是好心,也不想想他之前是如何刁难咱们的!” “三弟住口!”刘备一声轻斥,张飞就不再做声,只有我暗暗叫苦,心想自己之前的言行算是彻底把张飞给得罪了,刘备看在孔明的面子上今后自不会刁难于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没有上关二爷的黑名单。 众人辞了诸葛均,黄月英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想是孔明之前已与她道别过了,只是雨晴在我收拾行装的时候有些红了眼圈的看着我,看得我于心不忍,却也只能过去小声安慰她说等先生安顿下来,接了家眷过去,两人自会再相见的。她用力的点了点头,很是不舍的对我说:“那你可千万别忘了多在先生面前提醒他接夫人过去啊!” 我也用力的点头,待到离开草庐,回头远远的望去,晴儿都还没关门回房。 新野城果然只是一座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城,到城下前早有从人先回城中通报,待到众人来到城下,只见一身长八尺,姿颜雄伟的白袍将军正按剑而立,见到刘备便急上前几步施礼,口称主公。 刘备笑着指着孔明对那白袍将军说道:“子龙,这位就是卧龙先生,以后便是咱们的军师了,快快见过。” 我心中暗叹:“赵云赵子龙果然名不虚传!”看着赵云向孔明施礼,口称:“军师!”孔明也还礼道:“早闻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赵云道:“军师过奖了,请!”说完便侧身让开了进城的道路。 我见关羽和张飞的脸上都面露不愉,想是他们倒不是不喜赵云,肯定是因为孔明重视他们不如赵云而感到不快。 且说自我和孔明入住了新野之后,刘备待孔明如师,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生活也自有得力的仆人伺候,终日与其共论天下之事,哪还有丝毫我为孔明服务的机会? 刘备看在孔明的面子上也为我单独安排了房间,吃住条件都堪比一般文官的待遇,我也乐得清闲,没事便看看从草庐中带出的竹简,偶尔也满城的闲逛,大家都是知道我是孔明军师的书童,所以大多数人对我都很恭敬,我想去哪里也都很是方便。 当然关张二人对我是没什么好脸色的,正所谓爱屋及乌,他们讨厌孔明自然也只会更厌烦我。很快江东便传来了东吴攻杀黄祖的消息,刘表差人请刘备去荆州议事,孔明便跟着刘备去了荆州,张飞带人保护,留下关羽和赵云二人每天在城中教演士卒。新野城中每天都有去许昌方向来回查探军情的哨骑出入,我也知道孔明出山后的第一场大战马上就要来临了。第五章 智激关张 ................. 话说刘备自得孔明,以师礼待之。关羽和张飞二人很是不悦,显然是因为觉得刘备太重视孔明而冷落了他们。 我因为在孔明身边的机会也少,所以也没有听到刘备对关张二人说的:“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的话。不过从这两人偶然看见我时那一副仿佛我欠了他们八百辈子的脸色来看,他们显然已是对孔明不满到了极点。 孔明和关张二人的关系自不用我操心,这两人虽然眼高于顶,却也钦佩真正有才之人,只要孔明在博望取胜,这点小问题自然便会迎刃而解。 我最近一直在苦苦思索的,却是自己该如何在刘备军中暂露头角的方法。按理说我“现在”才十三四岁,年纪尚小得很,慢慢等总会在以后得到机会。 可俗话说出名要趁早,现在是公元208年,距离关羽败走麦城的时间最多还有十三四年,也就是说那时候我在三国的“年龄”也才不到三十岁,很接近孔明现在出山的年龄。如果我像孔明一样要在那么大才能得到显露才能的机会,可实在是太晚了。 待得刘备一行人从荆州回来,我已知道他终是按照历史上所说没有接受刘表对荆州的想让。想来这也并非真的是刘备不肯要荆州,他现在应该比任何人都渴望地盘以图成就霸业,可是荆州此时的军政基本上全由蔡氏宗族所把持,先别说刘表是不是真心想让,就算刘表真的要让,刘备想接管荆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他要是盲目接受了相让,很可能连新野都回不了。 所以对此我也没怎么感到可惜,反而因为一切真的在按照书中所写的发展而变得对自己预判将来的能力越来越有信心起来。 终于,随着哨探回报曹操命夏侯惇领军十万来攻新野,在满城担忧恐慌的气氛之中,我终于觅得了一个有利于我的良机。 孔明从刘备那里得到了剑印召集众将,按理说我身为书童本该侍立在侧,可我却推说肚子痛离开了孔明身边。孔明虽有经天纬地之才,不过这毕竟也是他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调兵遣将,所以也无暇顾及我,而我却没有真的去茅厕,只是仗着人小,躲在了刘备府宅外墙角的拐弯处,专候关张二人领完军令出来。 候不多时,就看见关羽和张飞都很不高兴的出来了,关羽的样子还算自持,而张飞整个的就像要炸开了,我知道诸葛亮肯定已经给他们两个分配完任务了。 孔明命关羽引军往豫山埋伏,张飞往安林背后山谷埋伏,关平、刘封引军备引火之物准备火烧博望坡的计划我是早已事先知道的。虽然张飞那一脸怒容的样子很是可怕,但为了我今后的锦绣前程我却只能豁出去了! 想到这儿我便壮着胆子从墙角后走出,径直的挡住了关张二人的去路。关羽和张飞二人因为刘备的关系而被迫听命于孔明可以说正在气头上,我知道此时要不是有关羽同在,我现在向张飞挑衅很可能就会立刻被张飞给宰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这二人一直都是我所崇拜的勇将我也不得不得罪了。 想到这儿,我在心中默念:“关二爷告罪,我这可都是为了救您啊!”脸上却露出了一副很不屑很嚣张的表情。 这副表情在关二爷和张三爷二位看来自然是欠扁到不行,张飞甚至直接就向我走了过来,打算把我吓得让开以免被他撞到。 可我却硬生生的立在那里没有动,开口便对他们说道:“怎么?你们两个看样子是不信我家先生能打败曹军么?” 张飞此时正没处撒气,见我居然还敢来触霉头,眼睛几乎立刻就瞪圆了。 我一看不好,忙捂住耳朵,心想:“这三将军长坂坡能一声喝退百万曹军,还让夏侯杰那小子直接肝胆俱裂的栽下马来,直接死在当场。现在他正在气头上,可别直接就把我ko在这里,那我可就冤枉得不得了了。” 想到这儿我便捂着耳朵降低了自己的嚣张程度对关羽和张飞说道:“二位将军都是就事论事,君子动口不动手,却也不能大声吓唬我这个小孩子!” 此时我倚小卖小,把这两位架了上去,张飞竟也发作不得。要是我此时是个成年人,估计张飞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把我给活劈了,再去找刘备请罪。 可我现在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儿,与我计较对他来说却是太**份了,这就是大人物对小孩子甚至小人物的悲哀。 倒是关羽拦住了正怒不可遏的张飞,沉声对我说道:“我们二人自是不会与你这小小孩童一般见识,你也不用猖狂,待孔明那胸无点墨之辈的计谋不应,再把你和你家先生一起捆起来收拾不迟!” 张飞本来正被我的话将得发作不得,听得他二哥如此说,便也顺着对我说道:“对!到时候三爷爷亲自拿皮鞭好好的修理你,让你也知道不要小小年纪就嚣张得不行!” 我虽然还半捂着自己的耳朵,却也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嗡嗡直响。不过心中却窃喜道:“这一仗诸葛亮又怎么可能不胜!“便信心十足的用言语来挤兑他道:”我家先生的计谋要是不应,我自然甘愿被你们鞭打。可要是应了,你们却待如何?” “你要如何便如何!”张飞果然是急性子,一下子便合了我的心意,中了我的圈套。我见好就收,还没等关羽劝阻,便侧身笑道:“那我便静候两位将军佳音!” 张飞“哼!”的一声,便当先从我身旁走过,关羽看了看我想说什么,可终是也默认了张飞刚才的回答,想是也被我家先生和我气的不行。 很快城中各军便都陆续出城,我计谋得成,也就回到了孔明的身边,孔明似乎心情也很不错,不但没有责怪我,反而关心我肚子好些了没有。与他泰然自若的神情相比,刘备则显得有些疑惑不定,焦躁不安的样子。 待到赵云从樊城回来,刘备也开始与其一起点军,按照诸葛亮呢只许败不许胜的计谋前去迎敌。 当晚浓云密布,又无月色,昼风既起,夜风愈大。我旦陪在孔明身边和他一起在城楼上向博望方向眺望。 忽见得博望方向火光骤起,随后便是震天的喊杀声响彻云霄。我虽然早已知道了结果,却也是兴奋异常。我大声的冲稳坐在城头上的孔明喊道:“先生!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便见得孔明微微一笑,开始吩咐糜竺和糜芳与他一起准备去迎接得胜归来的将士。 我很开心的跟着孔明一起从城楼上眺望博望坡燃起的胜利之火,我知道这火也将是孔明在军中树立威信和刘备迈向帝业的开始,心中也在想着:到底要关张二人答应我何事才能有助于我今后的仕途呢?”第六章 随口许诺 已经有一些lwen2.com.lwen2.com收藏了感谢 。。。。。。。。 要说官爵,我今晚可以说是毫无片功,要是仅靠和关羽、张飞二人的赌注就混上一个大官,刘备手下的所有人都肯定不服。 可要只混到一个在众人看来已算不错但在我看来却毫无用处的小官对我来说有由聊胜于无。 这刘备虽说是什么皇叔啊、左将军、豫州牧、宜亭侯什么的,这官爵和地位听起来响亮,可他实际上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个新野县的县委书记兼县长,就算让他看在关羽和张飞的面子上使劲封我,我估计能封我个什么乡长镇长的都已经不错了。 当关羽和张飞二人喜气洋洋的对诸葛亮表示了心服口服之后,面对着我的注视,这二人却显得很是尴尬,我趁热打铁的对张飞说:“三将军,如今我家先生的计谋应了,是不是您就该兑现您的诺言了?” 我有意没对关羽说,果然以关二爷的性子还没等张飞说话,便抢着大声的叫人拿绳子和皮鞭来。刘备和诸葛亮都大惑不解,待听张飞细说了原委,刘备反而笑着对张飞说:“三弟啊!让你随便打赌,这下连大哥都帮不了你了。”说着却将视线看向孔明,很明显他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照顾着自家兄弟的,他的意思再简单不过,那就是要孔明开口做老好人,既能让他的两个兄弟免于受辱,又把这个人情卖给了孔明。 凭孔明的智商又怎会不能明白刘备的意思,便笑着对我说道:“松儿,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二位将军都立了大功,又岂有被捆起来鞭打的道理?难得今天大家都高兴,你都不要煞这个风景了。” 孔明这么说很明显是给我一个很好的台阶,如果我要是真的当众鞭打了刘备的两个兄弟,在现在这种其乐融融的良好气氛里,就不光是得罪刘备三兄弟了,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再得意我了。 我如果也顺着对关羽和张飞说:“这只是一个玩笑,两位将军又何必当真!”不但能一扫这二人之前所对我的敌视,肯定还能获得刘备三兄弟的一致好感。 可在这个随时都充斥着刀光剑影的三国时代,仅仅拥有他人的好感又有什么用?况且我要救关羽的意愿十分迫切,自是不会让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在我面前白白溜走的。 要知道孔明已经显露了他算无遗策的才华,以后再想从刘备的两个兄弟这里找这么大的赌局可是几乎不可能了。 但鞭打关羽和张飞的事我是肯定不能干了,先别说得罪不得罪人的事,就是从我自身来说,也不可能对我一直崇拜的两个神将下手啊! 想到这儿,我便将自己早已想好的要求提了出来,我对刘备说:“我家先生说的很对,二位将军都是有功之人,又岂能鞭打。”我见刘备脸上的神色果然变得很满意,心想:“可也不能这么算了。”便接着对他说:“可我好不容易赢了二位将军一次,主公是不是也该替他们赏我一些什么,做个彩头啊!” 刘备听此便哈哈大笑,在场的众人也都露出了很是轻松的表情,只听得刘备对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只要我能做得到的,但凭你这小小孩童开口,我都替我两个兄弟答应你就是了。” 这样这个人情便又落到刘备身上了,他这么大方的说,自是有在他两个兄弟面前卖好的意思。 “我看他啊!是想让翼德给军师磕头!”此时赵云在旁边也看得兴起,便在一旁打趣张飞道。 赵云这么一说,便引得笑声一片。张飞是个直肠子,虽然这比被当众鞭打只好上一点,却也一副豁出来的样子,硬撑道:“磕就磕,只要军师能帮大哥打败曹操,别说这次,胜一次磕一次都行!” 众人再次哄堂大笑,都将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可我此时心中却早已有了计较。我笑着对张飞说:“我能可不敢让三将军在众人面前如此难堪。” “那你究竟要什么?”张飞见不用磕头,心情也是大好。 我将身体转向刘备,深鞠一躬道:“但请主公许我将来做武陵郡的太守!” 我此言一出,众皆愕然。 向一个县委书记要市委书记的职务这种事,从古至今,估计也只有我能干得出来。刘备显然是被我惊到了,张飞则直接就冲我说道:“诶,我说你个小毛孩子,你知道一郡的太守是多么大的官么?毛都没长齐呢,胃口居然就这么大!” 刘备此时已经稍缓了过来,只见他苦笑着对诸葛亮说道:“军师,你看你这书童一张口就管我要武陵郡,可武陵郡是景升兄的,这事我可做不了主啊!” “那主公您就接受了刘景升的荆州,到时候让松儿做武陵郡的太守不就行了?”没想到孔明不但没有转身斥责我,反而趁势又向刘备做起来让他接受刘表相让荆州的工作。 接下来便是刘备一顿说他那老生常谈的不忍趁其病重夺其基业的话,说得孔明一脸的无奈。 最后刘备很是抱歉的对我说:“松儿你还是换一个我能为你达成的事情吧!我保证,只要我能做到,就一定替两位兄弟帮你实现。” “不换!不换!”我仗着自己是小孩儿坚决不肯让步,我一本正经的对刘备说道:“主公是要匡扶汉室,一统天下的,区区武陵一郡早晚还不都是您的囊中之物?您现在说没有,可以先不给,我可以等,等到您什么时候有了,再把它赏给我也不迟!” “好,好,好,等我有的时候便一定给你!”正所谓随口许诺随便说,刘备现在正处在人生的低谷,前途暗淡,根本没信心能得到荆州,自然就随口答应了我。 这件事在众人看来算是就算完了,倒是关羽和张飞二人有些不好意思,好像赌输了却什么都没有给我,平白糊弄了我这个小孩儿一般。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这次真的是赚大了! 为什么我偏偏想要武陵郡而不是刘备得到荆州后的其他郡呢?因为一是武陵郡离江陵比较近,这样万一东吴来袭,我能在最快的时间前往救援,二是刘备日后肯定会迫于外交和军事压力,将江夏、长沙、桂阳三郡县交给东吴的。 我要是选这三郡,他到时候一交,我可就要被自动免职了。所以我便先下手为强的管他要了武陵郡,虽然我现在还“小”,可等到刘备攻下武陵郡时,我的“年纪”应该也快二十了,到时候凭我主观上的努力,再加上手握一郡的军力财力,只要能时刻注意着东吴的动向,想是要阻止关羽被偷袭荆州败走麦城就大有希望了!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计划和梦想,来日方长,在庆功宴上我也并没有获得和其他将领一样能陪着刘备大吃大喝的机会,不过因为刚刚大胜曹军获得军粮辎重无数的关系,我晚上的伙食也好得不得了。 很快,随着夏侯惇兵败博望坡的消息传到许昌,曹操自领了五十万大军来攻新野,刘琮的投降也让刘备方寸大乱。 现在已不光是没有荆州军做后援的事情了,曾经的友军现在也都变成了敌军,形势再次的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孔明要火烧新野,我也只好依他的吩咐领着仆人带好他的东西去樊城暂避。 我虽说知道今夜又将有一场好戏,曹仁那家伙肯定会被在新野城中烧得七荤八素的。可我此时已没有了看戏的心情,只能在到了樊城之后简单的替孔明收拾了一下房间,因为我知道,刘备大逃亡马上就要开始了。第七章 随军逃亡 。。。。。。。。。。 却说新野一战曹仁被孔明在城中烧得七荤八素,曹操大怒,催动大军漫山遍野填河架桥的向樊城而来。 在我进入樊城的时候,我心情复杂的看着樊城那高高的城墙,待到进入城内,想起关羽就是因为久攻这座城池不下,才给了魏国和吴国秘密达成协议和调兵遣将的时间,如果他攻下了樊城,也许形势便又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了吧! 刘备自知守樊城不住,只得弃城带百姓过江。曹操之前也有使徐庶劝降,刘备自不同意,加上孔明一起与他诉了诉旧日的别来之情。我见徐庶眼中已毫无神采,想是对自己的未来已毫无所求,虽有心劝他留下,但又唯恐他随军死在长坂,更何况以我现在的身份地位,想留住他也势必登天,便只得眼睁睁的看他离开。 可怜新野、樊城两县百姓十多万人都跟着刘备向襄阳而走,我虽然知道他们跟着刘备的下场是要多惨有多惨,可我现在人微言轻就算说了也没有用,还会惹刘备不满,背上一个劝主弃民的恶名。 于是我便去找孔明让他去劝刘备,我和他说:“先生您要是不劝,这两县百姓就可能为主公殉葬了!”没想到孔明却也摇了摇头,对我说就算他去劝也不会有效。 我怀疑他欲用这些百姓的性命来成全刘备的仁义之名,却无法当面质问他是否有此意。只能跟在他身边一起过江,心里还对自己说:“别把孔明想得那么恶毒,就算他真的智计超群,应该也不会想到刘备会在之后宁可玉碎也不肯弃百姓去取江陵吧!” 襄阳城下,刘琮和蔡氏家族自然不肯开门,刘备便舍弃了襄阳往江陵而走。因为带着那么多百姓,日行不过十余里。 众将都劝他暂弃百姓,先去取江陵。可刘备却哭着说:“举大事者必以人为本。今人归我,奈何弃之?”百姓闻之,莫不下泪。可我却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只是我在新野的饿时候,便已经推算过若刘备弃百姓而走去取江陵的情况。江陵城城坚粮广自是不假,可刘备在向江陵进发的时候兵不过万余。后面又有曹操派人精选的五千铁骑追赶。一旦到了江陵城下,荆州治中邓义、别驾刘先二人不肯开城投降,前有坚城,后有追兵,刘备的全部家底包括我在内都有可能尽墨在江陵城下。 所以我在明知这些百姓都很可能被杀死在当阳长坂的情况下,伤感归伤感,也只能任凭历史就这样发展下去。况且即使退一万步,就算刘备吉星高照能得到江陵,但孙刘联军之所以能打败曹操完全凭借的是水战之利。就刘备现在这点人马,困守在江陵孤城,东吴不救他他就是个死,东吴要救他正好在路上被围城打援,折掉老本。 后来我与诸葛亮同刘封一起引军五百去江夏找刘琦求助。我这时候怎么都觉得自己快变成个阴谋论者了,心里总会觉得诸葛亮这是有意在让自己脱离险境,却又是个绝佳的理由。 非是我不愿意看赵云赵子龙在长坂坡百万军中杀进杀出的壮举,也不是我不想见识张飞张翼德那一喝喝退百万曹兵的气概。实是我知道此时我要是不跟着孔明去江夏求援,留在这里便很可能死于被曹兵追杀的乱军之中了。 孔明待到江夏正逢关羽和刘琦已经领军前去接应刘备,他唯恐军力不够,便带着伊籍去夏口起军。我早知众人肯定都会平安回到江夏,便以收拾住所为名没有随孔明去夏口。孔明因为忙于他自己的事情,便依了我,行色匆匆而去。 不久刘备他们果然安然无恙的回到江夏,军中也开始流传开赵云和张飞在当阳长坂坡的壮举。 翌日刘备与孔明、刘琦一起商量对抗曹军的良策,我立在孔明身后,听他说道:“曹军势大,极难抵敌,不如往偷东吴孙权,以为应援。使南北相持,吾等从中取利,有何不可?” 刘备闻言便说:“可是江东人物极多,必有远谋,安肯相容?” 孔明笑着说道:“今操引百万之众,虎踞江汉,江东安得不使人来探听虚实?若有人到此,亮借一帆风,直至江东,凭三寸不烂之舌,说南北两军互相吞并。若南军胜,共诛曹操以取荆州之地,若北军胜,则我趁势以取江南可以。” 刘备愁道:“此论甚高,但如何得江东人到?” 正说间,人报江东孙权差鲁肃前来吊丧,船已傍岸。孔明笑道:“大事济矣!” 我自然知道正是鲁肃的到访才促成了孙刘联盟,等下他们见面之后,诸葛亮便要和鲁肃过江,舌战群儒,一展风采。 做为诸葛书童的我在孔明过江的时候自然将要陪同。按理说我现在既然已经得到了刘备对武陵郡的承诺,只要不作为的任凭历史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展下去,总会有当上武陵太守那一天。 不过即使当上了武陵太守也未必一定能避免关公败走麦城的悲剧。这段时间在刘备军中的经历让我认识到,要指挥作战,仅仅依靠未卜先知还是远远不够的。 当初诸葛亮火烧博望的时候,虽然腹有良谋,但要不是刘备付与其剑印,那么彻底的相信他支持他,关张等主将要是不服他号令,他一样也打不了胜仗。 除了上述这些,还有军械粮草,地形气候,手下武将和文官的各自特点,军士的军械及训练情况,等等等等,可并不像游戏中那样要钱便造市场,要粮便造农田,要兵便点募兵,要枪戟弓马就点生产兵装那么简单。 可这些在我当上武陵太守之前是没有也不可能有权利去实践的,我也不可能也没时间先从管税收的官员或者管生产军械的官员慢慢干起,不实践便没有经验,没有经验很多事都会有偏差。我是深知道做任何事如果没有执行力,那再好的计策都会白费的道理的。 现在没有实践机会是我怎么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我知道我在这个时代唯一能依仗的便只有未卜先知这一个手段。 于是我决定还是在这种能力上想想办法,做点文章,机缘巧合的是,我这次所瞄准的对象,便从性格鲁莽很好上钩的张飞,换成了老成持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鲁肃。第八章 为鲁肃占卜 ....................lwen2.com.lwen2.com更新来啦 对于鲁肃这个人,我多少还是了解一点的。鲁肃,字子敬,临淮东城也就是现在的安徽定远县人。他出生于东汉建宁五年,也就是公元172年,因为现在是公元208年,也就是说他此时应该是37岁左右。 鲁肃体貌魁梧,性格豪爽,喜读书,好骑射。赤壁之战前在他身上最为有名的事情便是当周瑜刚起兵缺粮向他求助时,有两仓粮食的他便随手指了一仓送给周瑜,可见其仗义疏财并且慧眼识人的英雄气度。 以前在电视中看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总说鲁肃是个老实人,鲁肃也总以一副憨态可掬被孔明欺负得只会苦笑做无奈状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现实中的鲁肃到底是什么样子,待到鲁肃进来与刘备见面,使得我暗叹为什么古时候的顶级谋士都长得一副高大威猛的样子。 不过鲁肃只是带了佩剑,身着便装,一进来就向刘备施礼,口称“皇叔”,确是一副态度友善很好相处的样子。 双方对答,不用细表。且说孔明说服刘备让他与鲁肃过江后,便吩咐我去指挥仆人为他打点行装。待到一切都收拾停当,我便随孔明辞了刘备,登舟往柴桑郡而去。 二人在船中商议,鲁肃对孔明说:“先生见孙将军,切不可实言曹操兵多将广。”孔明答道:“不须子敬叮咛,亮自有对答之语。” 我见孔明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含糊其词的答复弄得鲁肃坐立不安。心想:“正所谓关心则乱,这鲁肃虽是人杰,但有些太看重孙刘联盟的成功与否了。等到以后刘备据荆州不给东吴寸土,双方激烈对立之时,才显出他的过人手段来。” 及船到岸,鲁肃请孔明于馆驿中暂歇,先自往见孙权,我指挥下人们安顿好孔明带来的东西,便开始思索到底何时在鲁肃身上做文章,又讨得些什么好的事情。 第二天天刚亮孔明便被鲁肃请去见孙权了,孔明没说带我,我也不好跟去,见不到他即将舌战群儒的大场面,待二人一同回来,我见鲁肃满脸喜色,想是诸葛亮已经说动了孙权,孙刘联盟基本已成了。 现在就差周瑜回来来坚定孙权的信心了。周瑜虽会骗说孔明他想投降,但只要诸葛亮把曹操要得二乔的杀手锏拿出来也就不怕周瑜这家伙不就范。 要说江东二乔,那就是连曹操都垂涎三尺的美人,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可以她们早为人妇,要不我非得也想尽办法一亲芳泽。 果然,周瑜一到,与鲁肃同去见他的诸葛亮一回来也忍不住面露喜色。我知道孔明的计谋得逞了,很快满城都传遍了东吴已于刘备结盟,要与曹军开战的消息。 我在这段时间里与伶牙俐齿的诸葛亮相比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打酱油的,放着孔明与公瑾这两个天才军师在那里斗法,根本也不容我有什么搀和的余地。 不过随着战端一开,东吴这边开始积极准备,在周瑜与孔明暗中相斗的背景之下,我居然也真的阴到了身为“老实人”的鲁肃一下。 其实这事也不能怪我,周瑜骗了蒋干之后派鲁肃来探孔明知不知道,孔明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他不要在周瑜面前说实话,否则会惹来大麻烦,可他还是对周瑜大都督据实说了。 于是便引来了周瑜让孔明十日内造十万只箭的祸事。鲁肃这家伙害了孔明不够,居然还敢领命来孔明这里打探虚实。我在孔明立下军令状前的几天是有特别在意孔明的行动的,果然他自到东吴便每天都有去江边观察地形和气候的变化,也就是说他真的不是信口就敢答应周瑜造箭的事情。 待到鲁肃来装好人,他便向鲁肃提了借船之事,鲁肃不解其意,倒是真的没再泄密,私自拨了船和军士交孔明调遣。 我也知道孔明自会在期限的最后一夜智取曹箭,却有心要讹诈鲁肃一笔,便在造箭期限第一天便趁孔明无事找我的时候径去鲁肃府上去见鲁肃。 虽然我不知道鲁肃现在住在哪里,但他在江东也算是个有名人物,我一路打听路人,倒也很快便寻上了门。 起先看门的门人见我人小拦住我不让我进,待我谎称自己是诸葛亮的书童有书信从孔明那里递交鲁肃时,那门卫也只叫我拿出书信由他转达。 没办法我只能坚称这书信万分重要,必须要由我当面转达,那门卫才只好进去禀报后再让府内的管家领我入府。鲁肃的府地虽不甚大,却也称得上一切都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鲁肃在会客厅见我,见到我进来便挥手让管家下去,问我为何孔明有事不自来却让我来送信。 我却一本正经的先坐了下来,对他说道:“书信倒是不忙,只是我家先生要我来问大人,万一他在三日之后凑不出十万支箭,周都督要了他的项上人头之后,那孙刘两家的联盟又该如何是好?” 鲁肃听我如此说,便是一愣。想是以为孔明不便出面便让我一个孩子来他这里求情。他苦笑着对我说道:“此事虽起因在我,可孔明那日在大都督面前找个借口推诿便是,可非要碍于面子说三天就可办完。还签了军令状,此时却来难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他说到这儿便是一惊,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道:“你家先生管我借船,该不会是要实在不行就逃回江夏吧!” 鲁肃这种想法让我哑然失笑,他被我笑得更加疑惑,我却故意用很不屑的语气对他说:“大人您从哪里听过一人逃跑要借二十条船的。再说,不就是十万只箭嘛!区区小事,还犯不上我家先生落荒而逃!” “那?孔明叫你来究竟是有何意?”鲁肃被我这么一说便更加的糊涂了,他用着猜测的语气对我说:“该不会是刘皇叔会送十万只箭来为孔明解难吧!” 鲁肃的这种想法在我看来也算得上正常方法里最可行的了,可我听鲁肃这么一说却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