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部分_三国之诸葛书童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部分
三国之诸葛书童-第1部分《 笔下文学 》整理收藏 Www.Bxwx.Org《三国之诸葛书童》一千收藏后想和大家说说的话 这已经是小虾过十万字的第三本书了,第一本写都市爱情,第二本是孩子气却自己很喜欢那种执着劲的穿越玄幻。成绩不能说好,自己也算比较满意。 小虾写小说的初衷也和很多作者一样,开始是喜欢看,看着看着自己便想试试,当然开始便离不开自己的兴趣,这本三国书也是这样。启蒙书自然是儿时就爱不释手的三国演义,之后也看过一些三国类的小说,热血的,争霸的,猎美的,都算有吧,很有意思,也都是第三人称。 第三人称的写法我很喜欢称之为上帝视角,读者如上帝一般俯看着这个大地上芸芸众生,魏国、蜀国、吴国、或者再早一点还是各路诸侯,主人公所向无敌,也会偶尔出现一些让人吐槽不能的超级bug。上帝视角的好处是读者可以更全方面的了解敌我双方的每一个角落,双方在大战之前的各种心态,更容易刻画出很多比较成功的角色,看起来其实会更舒服一些。希望一年或两年以后,如果有更多精力,我也能尝试着写出一本。 不过,在精力有限的情况下,我还是想先写好这一本,一本第一人称,目前主角看起来还不怎么强的第一视角小说。 第一视角意味着视野狭窄,就和现实中一样,没有那么多可以知晓的信息量,主角也和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一样,没有强壮的体魄,没有矫健的身手,只有穿越前对三国知识的一些了解和热爱。他最初来到三国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避免关羽的荆州败亡,使得夷陵之战的惨痛不会发生。 当然,这也只是他主观的愿望,他到这个世界时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靠打赌得到了一点日后成长的资本,却在政治的平衡中离开了武陵郡要到蜀中建立更大的功勋。 我想,他今后的路就如人生,他的能力可以慢慢的通过学习提高,他的思想也会因为日后的一些经历产生变化。而我,希望这些变化是随着他的经历很合理的发生的,我不想给他什么神兵,也没有什么太不合理的帮助。 我只是想,如果我就是他,我来到了三国,我有自己的愿望,也朝着这样的愿望去努力,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最终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本书的支持,您的支持永远是对我最大的认可,有票了感激您投的票,没票了,每多一个点击,小虾也会很开心。 最后我想说的是,第一次写三国小说,小虾也不会死板的靠自己写下去,我会多查史料,参考一些历史真实记载的相关内容,尽量在保持剧情精彩的前提下,大家都不会觉得太离谱。希望大家能多提宝贵建议,如果吐槽,我也知道褒贬才是买主,合理的建议我也一定会采纳。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第一章 梦醒草庐 三国迷新手写书请多支持 。。。。。。。。。。。。。。。。。。。。。。 我小的时候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电脑游戏、娱乐节目还有电影电视剧,所以从我会读书写字的时候起,看小说便成了我许多人生乐趣中最重要的一个。 在众多的小说中,最先也最让我着迷的,那就是罗贯中所写的三国演义了。 那时候的书籍还远没有现在这样的精装本,样子古旧,书页泛黄,再加上小得像米粒一样的蝇头小楷,似乎已经成了那个时代书本的一贯样子。不过虽然看起来稍微有些费劲,但那时候我的眼神要比现在要好得多,反而乐得每页的内容装得够多,省得不断的翻页,看起来很是过瘾。 可能是受罗贯中在三国演义中尊刘抑曹的影响,也可能是刘备的那几个手下诸如关羽张飞赵云诸葛亮等都是除了勇猛无比就是智谋番茄的缘故,反正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便很自然的将刘备这一方看成了正义的,凡是和刘备敌对的自然也便都成了我的对立面。 不知道诸位第一次读三国演义的时候会不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受,那就是从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开始,自己的心便随着刘备事业的兴衰而起起落落。刘备虽然只是个卖草鞋的,但因为是传说中的中山靖王之后,便从不以自己的身份低微而自轻自贱。 相反他从一开始便立下了复兴汉室,让人民都过上好日子的宏图之志。而关羽和张飞,便俨然成了上天派下来帮助他复兴汉室的左右护法。 刘备在中兴汉室的路上遇到了诸多的磨难,他在中年时最好的机会莫过于接替了病危的陶谦当上了徐州牧,然而收留吕布来对抗曹操的他却在征伐袁术的时候因为张飞醉酒而失去了徐州。 从此他便陷入了寄人篱下颠沛流离的生活之中,虽然一度韬光养晦用计从曹操那里夺回了徐州,但当时的曹操已经羽翼丰满,不仅很轻易的击败了他,还造成了他和关羽张飞的失散。 我看到那里是很是郁闷的,幸好就在我悲伤无奈的时候,投靠了刘表的刘备终于得到了成就他一生帝业的天才军师诸葛孔明,自此火烧博望、赤壁鏖兵、南收四郡、西取西川,这一切,都按着孔明出山前与刘备的隆中对在顺利的进行着。 可就在刘备攻取西川的过程中,凤雏庞统的战死使得诸葛亮不得不离开荆州,这一去虽然帮助刘备转危为安终于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蜀地,但被抽走了刘备方大量精锐的荆州却在东吴的背盟之下失去了。不仅如此,军神关羽的战死,再加上执意复仇的刘备被陆逊在夷陵一把火烧掉了多年来积攒的几乎全部家当,自此无论孔明之后再如何努力,复兴汉室也就只能成了镜中花,水中月,五丈原的星落,又碎了多少人的心。 最近我闲得无聊,再读三国演义。读到关羽败走麦城,接着刘备被陆逊在夷陵彻底的烧掉了复兴汉室的所有希望,纵是早已知道结局,却还是又愤怒又悲凉又无奈。我恨不得自己穿越到三国去,劝关羽对东吴多加小心,让刘备在盛夏的时候先退兵几个月,不要将部队都移居在容易着火的丛林茂密之处! 然而我也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历史是不可更改的,纵使心中有千般的不甘,看书看累的我也只好叹息一声,在暖暖的阳光下闭上眼睛美美的睡一个午觉,让自己的身体能过得舒服一点了。 这一觉睡得可真甜!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朦胧中只觉得有一个又细又硬的东西在轻轻的捅着我的腰眼。 虽然不痛,可这实在是太痒了!真不知道是谁在和我搞恶作剧。我突然一激灵,我现在没有和父母一起住,这房子的钥匙只有我一个人有,难道是屋里进贼了?这又细又硬的东西难道是入室强盗手中匕首的尖部?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浑身发抖了起来,可我也只能慢慢的睁开眼睛,接受这突然袭来的一切。 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年轻俊秀的脸,只见那脸的主人笑意盈盈的对我轻骂道:“懒童子!年纪轻轻就不知道多读点书,难道就真想伺候着先生一辈子啊!” 这张脸的所有者看起来大概二十七八岁,刚刚捅我腰眼的也并不是什么入室强盗的匕首尖部,而是他现在正正拿着的鹅毛扇的扇把,这家伙刚刚肯定是倒拿着鹅毛扇,用本该手持的那一部分捅我的腰眼。 我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看着这个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帅哥,这才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天啊!和这个大个子帅哥相比,我的个子也有点太小了!我将自己从手看到脚,和之前自己那不算高大却也不算矮小的身材相比,现在的我最多也就一米四出头的样子!而且这还不算,现在的我不光个子小了,手也小了,脚也小了,身体所有的部位通通都变小了! 我大叫一声猛的跑出了这间简陋的木制房间,全然不顾身后那大个子帅哥不安的叫我:“松儿!你哪里去?” 我跑出房间,又推开了院门,终于在草庐前找到了一条小河。我站在河岸边向河中看去,万幸那河中的脸还是我自己的,只是那脸也太稚嫩了点,这不是我小时候十三四岁时长的样子么? 我不知道自己就睡了个午觉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综合我以前所看过的小说和电视剧,我不得不既兴奋又不安的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我恐怕是穿越了!” 那这又是哪里呢?我又穿越到什么时代了呢?看着小河上那连接草庐与对岸的小木桥,再加上刚刚那大帅哥的样子,熟读三国的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难道我穿越到了三国时期的南阳卧龙岗了?” 也就是说这里是诸葛亮初出茅庐的地方,那、那我刚才所见到的大帅哥岂不是——岂不是—— 此时身着单衣的我不禁被冻得瑟瑟发抖起来,看这四周的景色应该是初冬,河水虽然没有冰冻,却也是无法下去洗澡的。 就在这个时候,大个子帅哥已经从草庐里追出来了,他的神态看起来有些面露不愉,见我正站在河边没有跑远,便走到我身前轻斥我道:“松儿你发的是什么疯!外面天冷,也不怕冻坏了身体,快和我回屋中去,我有事情要吩咐你!” 此时我已经认定他就是孔明,听他叫我松儿,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松。不过我现在除了听他的也没什么办法,只有强压内心的激动和他又回到了草庐之中。 不过这次回的却不是我先前醒来的那个房间,我跟着孔明进入的房间要比我醒来所处的那个要大一些。孔明的房间陈设也很是简朴,除了木案上的许多竹简,比较引人注目的便是挂在墙上的那把宝剑了。 诸葛亮在木案的内侧坐下,示意我也坐。说是坐,其实便是屈膝跪在那里,我虽然不太情愿用这种姿势,不过既然诸葛亮都已经先给我跪下了,我便也只好跪在他的对面。 因为地上是有铺着一块比较大的毯子,所以在这个时节离也没有让我感觉膝盖太凉。我见诸葛亮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要对我说什么。我现在虽然看起来是他的书童,不过可对他以前的事一无所知,他要是问我些以后发生的事,我还差不多能答上一些。 当然孔明现在是不可能知道我有“未卜先知”的本领的,只见他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昨日徐元直来时对我说了刘皇叔的事,当时你在一旁想也是听到了。” “徐元直?徐庶?”我一听这个名字便算是彻底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测。话说徐庶走马荐诸葛那段我从书上是读过了,不过我是今天才穿越到这里的,他昨天见的徐庶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俩都说了什么? 于是我只好似答非答的勉强应了他一句:“是的,先生。” 好在就这样的回答还是让我过关了,孔明点了下头,继续说道:“元直这么一去定是有去无还,我虽然已经对他说明了形势,可他救母心切,方寸已乱,还没等我再劝便已拍马而去。 说到这儿孔明便叹息了一声,接着对我说道:“现在刘备的形势已经日趋恶化,曹操自平定北方之后便在玄武池操练水军,不日即将南下,刘表又年迈多病,刘琦也不会为蔡瑁所容,可刘琮又实在太小。只要曹操南下,关张赵三将再勇,凭新野小城区区几千人马是抵挡不住曹操的铁骑的。” 当然不用孔明说我也知道刘备此时的形势有多险恶,要不他也不会以皇叔之尊前后三次来卧龙岗请孔明了。 按照正常的对答我应该是要说:“是啊!那可怎么办?”只要我这么说,诸葛亮便可以接着我的话头说下去,没准我就可以先于刘备之前听一场现场版的隆中对了。 可要是这样,我岂不是就成了说相声里的捧哏的么?书上说诸葛亮是刘备三顾茅庐请出来的,既然难请,那自然也该是不愿出山才对。不过我知道,越是有才能的人,想实现自己抱负的心思就越强烈。想到这里我决定先试探一下诸葛亮,想看看他到底是真的因为刘备几次三番的拜访恳求而感动才出山,还是他其实早就想出山却故意这样对刘备好让刘备更重视他。第二章 诸葛夫人 亲们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求评论啊 。。。。。。。。。。。。。。。。。。。。。。 为了试探孔明我对孔明说了这样话:“既然刘备难逃败运,那先生就不要出山帮他了。凭先生的才干,不管是出仕曹操,还是投靠孙权,都会有锦绣的前程的。” 孔明听我这么一说,便是一愣。我以为他会对我说出什么曹操是汉贼,孙权是荆州的仇敌什么的。可他却只是冲我一摆手道:“松儿不比多言,此事容我三思。你只要记住,从今日起刘备若来草庐找我,你便说我不在家,只需待他走后,告诉我他的反应就行。” 我知道刘备第一次来是肯定见不到诸葛亮的,心想既然孔明只想和我说到这里,我便也先这么应承了,免得多说了言多有失,毕竟我现在就只有一个孩童般的身体,对诸葛书童该知道的事情还一无所知。 从孔明的房间出来的我也有点饿了,也不知孔明家的厨房在哪?便想着去后院看看孔明家还有别的仆人没有,要是有的话便好问问,免得我直接问孔明,被反问了为何连厨房在哪里都不知道会没办法回答。 我急匆匆的来到后院,便正好看见有一个人正在院中淘米。这人身穿一身浅蓝色的长衣长裤,因为戴着垂下黑纱的帽子,也看不清面容。不过从身材和服饰上看,这个人定是个女子无疑。 她用来淘米的东西很怪,只见她将米倒入一个直径约半尺,深二十公分的木制容器中,再用像过去打酒常用的长把器具从木桶中打出清水来倒进里面。之后她便容器的盖子扣上,轻轻的来回摇动几下。只是这样还不算够,只见她摇了几下之后便又将盖子打开,又把身旁的一个像磨盘一样形状也像磨盘一样大的木制器具上的小盖子打开,将米从小容器中倒进了这个大容器里。对于残留在小容器里的米,她则再次往里面倒入了清水,如此两次便一点也不剩了。 接着她开始用之前舀水的器具将木桶中的水一点一点的都倒进了那大的器具之中,直到再也舀不出来了才停手,盖上大木盘容器的盖子,用脚去踩那木盘容器下面支出的两个像自行车镫子一样的东西。只听得木盘容器中因为她的踩踏而哗哗作响,想是米在水中上下翻滚碰到了容器中的木壁所发出的声音。 此时这女子才因为抬头而看见我来了,便向我招手说道:“松儿过来!帮我把里面的米给接出来!” 不用说这“松儿”肯定是在说我,这女子的声音清脆甜美,只是因蒙着黑纱的缘故让我看不清她的面容,不过看着这么复杂的木制器具,我在心中也已经隐隐的猜出她是谁了。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只见我左侧的一间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出来的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这小女孩儿看起来和我现在的年龄差不多大,也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她看我在看她,便冲我甜甜的一笑,径自走到那木器下面蹲了下来,帮之前的女子把木器里面的米给接了出来。 她操作的流程是先将用来接米的容器放在木器下部的一个小竹管下面,然后打开小竹管上面的塞子,很快便有十分干净的米落入她用来接米的容器之中。 我暗想这孔明的妻子发明的东西也实在太繁琐了吧!这样淘米固然干净,但一般人是很难想象出还可以这样的。小女孩儿将米都接好后便对那女子说:“夫人您快会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好。”说完便向我右侧的一间房间走去,她推开门,回头冲我脆生生的喊道:“诸葛松!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 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便向她走去,心中却想:“原来诸葛亮的书童是叫诸葛松么?那么他也姓诸葛,是不是和诸葛亮有什么亲戚呢?” 这间我进入的房间很显然是厨房,厨房中有用来存水的大缸,还有一些被钉在一起连接起来的竹筒,只见那小美女将米放进用来煮饭的大锅里,用很像是葫芦做成的瓢从一处竹筒下面伸出的小竹筒下通过拔出小木塞居然接出了水来,倒进了迎来煮饭的锅中。看她熟练的将小木塞塞入,我简直都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了。 天啊!除了要塞上小木塞外,这不就是我在现代所用的自来水么? 小美女忙前忙后的开始洗青菜和肉,我也连忙去打下手,心想没想到穿越到这里居然还能捞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小美女作伴,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小美女叫什么,托她的福我知道了我在这个时代叫诸葛松,她在做饭做菜的时候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期间除了指挥我如何帮忙,也没有多说什么其余的话。和她在一起让我恍然又有了一种童年时和邻家女孩儿一起玩耍一起过家家的感觉,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早点想办法知道她的名字。 待到一切都做好,她便让我去请孔明和夫人去饭厅吃饭。我心想:“这草庐虽然简陋,却是连饭厅都有的。”便回到孔明的房间叫他吃饭,孔明此时正在看一卷竹简,听到饭好了便应了一声,好在他家并没有主人和下人分开吃的习惯,否则我饥肠辘辘的胃还不知道要饿到什么时候。 吃饭的时候诸葛亮和他的夫人坐在一边,我和小美女坐在另一边。我猜想这小美女很可能是黄月英出嫁到孔明家的陪嫁丫头,平时一般要替两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却不知道她成年之后会不会直接就做了孔明的添房,很多人因为黄月英生儿子的时间太晚都怀疑诸葛亮的儿子是他的小妾所生,一想到这丫头很可能是诸葛瞻的母亲,没我什么事,我就有点郁郁寡欢起来。 比起这个,黄月英在吃饭的时候终于摘下了帽子让我一睹了她的真容,还是有点让我得偿所愿的感觉。历史上说黄月英长得奇丑无比,虽然在发明创造和持家教子方面帮了诸葛亮很大的忙,却也留下了“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的谚语。 不过在见了黄月英真实的面容之后我只能说,她虽然无法和我身旁的那个小美女相比,却也只是头发是黄褐色的脸上的肤色有些黑罢了,她的眼睛还是很有光彩的,而且此时的她年龄也还尚轻,总体来说虽说称不上什么貌若天仙,但也不是什么难以直视的丑女。 孔明家显然是没有吃饭说话的习惯的,四个人都一直在默默的吃,待到孔明和黄月英都吃完走后,我身旁的小美女才变得活跃起来。她在我俩都吃完后便开始收拾碗筷,我上赶着帮她洗碗洗碟,而且她和我说话也只是谈论一下今天饭菜是否可口,还有诸如天气之类的东西,这些都是我能回答的。 不过待到收拾完,我们两个去了她的房间听她开始和我说一些她在和夫人学做木猫木狗的事情我就有些头大了,便只好借口说要回屋子里看书简才避免在她面前露馅。 我在临走时看到了小美女因我说要看书简而露出的奇怪神色,我也管不了太多,逃也似的回到我自己的房间,看着这房中的一切,想到我刚在这房中醒来时的样子,还恍然像在做梦一般。 自此我便算是在这草庐中安顿了下来。做晚饭的时候我听到夫人管小美女叫晴儿,我便也在只有我和小美女两人的时候也跟着叫了一声晴儿,不想她却发起怒来,对我说:“晴儿也是你叫的?你只能叫我雨晴!” 雨晴,雨晴,雨过天晴。这名字很是不错,就不知道她姓什么,不过我总算是已经都知道了这草庐中四人的全部名字了,解决了以后互相称呼的问题,倒也是了却了我一块心病。 接下来摆在我面前的便是接下来刘备要来的问题了。我之前不管在书中还是电视中看到的,诸葛亮的书童对来访的刘备都是很不客气的,别看他小小年纪,却丝毫没有把大汉的皇叔放在眼里,这也难怪,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刘备现在虽然还不算完全的落魄,但他现在实际上也只能算得上是个县令,这官对平常百姓来说虽也算做不下,但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现在的刘备倒还真的未必能在那童子眼中算个人物。 所以我甚至一度怀疑那童子内心是更崇拜能力番茄的曹操的,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是诸葛亮有意吩咐他这样做,还试探刘备究竟是不是真的求贤若渴到能放下自身的身段摆出一副只要孔明出山就会让他做主所有事情的架势。 我不知道那时候的诸葛亮是不是已经完全洞悉了“饥饿营销”的精髓。反正按目前的形势来看,刘备肯定会很快的就亲自来草庐来请诸葛亮了。那诸葛的书童当时不知道刘备将来可以达到称帝的高度,我现在可是完全知道的,到时候要是我还按照书上写的诸葛童子对刘备的态度,刘备碍于诸葛亮的面子嘴上虽然不会说什么,可心里头要是把我恨死,直接把我拖入黑名单,我以后可怎么出头,怎么帮关羽守住荆州,怎么让吕蒙那家伙无机可乘啊! 但我要是不按照书中所写的那个套路走,又唯恐坏了孔明的好事,要是因为我对刘备态度太好了,以至于不能把刘备逼到一定程度,让诸葛亮无法在刘备军中获得他想要的地位,那身为诸葛书童的我岂不是发展的第一步就被堵死了,就更没有出头的机会了么? 于是我只好决定在见了刘备之后还按照书中所写的去做,被拉黑名单就拉黑名单吧,我想只要诸葛亮能在刘备军中说一不二,我做为他的贴身侍从,怎么都会从刘备那里得到一些发展的机会吧!第三章 皇叔来求 ......... 我知道从孔明出山到赤壁之战乃至刘备攻取汉中的这段漫长岁月里,刘备方虽然军力上一直处于弱势,可走势却一直都是蒸蒸日上的,导致刘备方迅速衰落的两个点正是关羽大意失荆州和陆逊火烧夷陵。我现在既然跟着孔明,吃喝算是不愁,生命安全只有我机灵一点不出意外应该也能保证。 那么对我来说,既然已经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头号的目标自然便是是要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那就是帮助关羽守住荆州,实现孔明从两路伐曹,复兴汉室的心愿! 不过想帮助关羽依我了解关二爷那目空一切又喜好战功的性子,凭我一个小小的书童又有什么资格去劝说他不去攻打樊城,放着大好的机会却要撤兵?更何况进攻曹军一方的命令还是刘备下的,要想让关羽到时候能听我的我必须要在刘备军中有很高的地位才行。 究竟要怎么获得能劝动关羽的资格靠我现在凭空瞎想肯定是没有丝毫头绪的,好在现在离那个万分危险的时刻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决心一定要在关羽进攻樊城之前的这段时间在刘备军中好好表现,争取到时候能成为一个说话能不被当空气的重要人物,如果这样的话才有可能在那时用自己的谏言阻止关羽兵败身死,复兴汉室的希望迅速凋零的惨剧。 当然我现在还只是诸葛亮身边的一个小小书童,自己在这个时代的年龄才不过十三、四岁,人微言轻的我在三国这部大戏里比路人甲也强不了多少,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静待刘备这超强三人组的上门,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寻找能让我暂露头角的机会。 刘备这家伙比想象中的还要急。仅仅在第二天我便听到了有人在草庐外面拍打柴门的声音。 我立刻就全身紧张了起来,刘备、关羽、张飞这三兄弟无论哪个单独拿出来都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现在居然可以让我一次全见到! 不过为了不破坏孔明的“饥饿营销”法,我只能强撑起气势,开门去面对这桃园三杰。 当然为了避免自己的气势在见到这三位之后立刻弱掉,我便想了一个注意力转移的法子,我尽量的让我去想昨天刚认识的雨晴小美女,心想要是孔明不出山我就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有她相伴了,孔明一出山我自然就得跟着,那就必须要和雨晴分开,在将对刘备的仇恨上升到他要把我和雨晴分开的高度之后,我终于拥有了我现在想要的最佳的敌视刘备的状态。 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颇有些年纪的中年男子,他两耳垂肩,双臂果然也要比一般人要长。不过说实话就算是这样他的形象也依然很不错,只见他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身上还隐隐散发出了一些帝王之气。最重要的是他的样子很谦恭,虽然别人看到他就会很自然的尊敬他,但他却没有丝毫盛气凌人的样子。 当然我之所以觉得他有帝王之气,一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他早晚要在成都称帝,三分天下。二则是他身后那两位铁塔一般的大人物也太给他长气势了! 他身后右手边那位面如重枣,长须及胸,不怒自威,一看便是我在三国想要帮助的头号人物关羽、关云长了。而刘备身后左手边那位则全身如黑炭一般,站在那里自然而然的便散发出一种煞气,让人心生畏惧。这就好比你家突然之间来了一个看着就带样的陌生人来拜访,你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却看见在他身后给他当保镖的居然是省部级的大人物,那你看这个陌生人自然就会心生敬重。 我真的很佩服诸葛亮的书童居然能在这三人面前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那可要多么强大的心理素质啊! 反正我自己是觉得自己在这三人面前是彻底的矮了一截,而且我现在的身高也要比这三位要差上很多的。 只听得刘备很是谦恭的对我说道:“汉左将军、宜城亭侯、领豫州牧皇叔刘备,特来拜见先生。” 让刘备这么大的人物站在我面前这么客气的和我说话我确实觉得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之前关于要和雨晴分开所积攒的愤怒在这一刻瞬间的荡然无存。我知道这么下去要坏,急中生智便想到了一旦我在这里给了刘备好脸色看,我的关二爷将来就要性命不保,这才又撑起了气势。 刘备现在就算是对我再谦恭再没有架子我也不能投桃报李,现在的我在这个时代不仅年龄太小能力低微,就算很多事情已经知道了结局可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靠着孔明这棵大树学点本领,争取早日靠能力在刘备手下先混上个一官半职。 所以我不敢更改一点那童子该说的话,凭着对书中的记忆强装出不耐烦的样子对刘备说道:“我不记得许多名字!” 那刘备果然好脾气,虽然他身后的二人听了我的话已经立刻出现了怒容,但他的表情依然和蔼可亲的像蛋糕店的大叔,他对我说:“你只说刘备来访。”仿佛他本来就只是一个来访贤人的普通小吏一般。 我记得孔明之前的叮嘱,虽然知道孔明此时就在后院的一间书房里读书,可还是对刘备说:“先生今早出去了。” 刘备便问我诸葛亮何时能回来,我按照书中的记忆与之对答,说得我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是太气人了。最后刘备在关羽的劝说下对我说:“如先生回,可言刘备拜访。”我应了,看着这一行人牵马离开,就如刚从过山车上下来一般,内心的激动竟就久久不能平复。 我依孔明先前的叮嘱关上柴门后便回到后院告诉了他刘备来访的经过,他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知道了。”便继续看他手中的竹简,竟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退出孔明读书的地方回到前厅,琢磨着孔明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刚坐了一小会儿,便又听到有人敲打柴门的声音。 我纳闷又有谁来,开门之后,便见一人容貌轩昂,丰姿俊爽,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手持着杖黎,见面便对我说:“快去告诉你家先生,就说博陵的崔州平来了!” 我这才想起来原来刘备第一次来时是有在回去途中遇见崔州平的那一段。不过刘备应该有告诉他诸葛亮并不在家的,他怎么不返程反而又过来了? 这种突发情况让我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这在书中也没有写啊! 为免节外生枝我便只好依然告诉他:“先生早上出去了。” 谁知他远比刘备要难打发,他一把就推开了挡在门前的我,嘴中还说道:“我又不是那刘备,莫用此话骗我!”说完也不容我辩解,便径向后院走去,大声叫道:“孔明!孔明!博陵的崔州平来了!” 我急忙关了柴门,尾随他进了后院,看样子他并不是第一次来,门清得很,居然直接就进了孔明正在读书的房间。雨晴闻声出来,见是崔州平,也是微微一笑,并不理会。 我拦他不住,见雨晴这样,也放下心来,跟他进去,孔明果然没有怪罪我,只是丢下竹筒,命我快去泡茶,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果然也非同寻常。 我哪里知道茶叶在哪里,多亏了雨晴的帮助,待到泡茶回来,正听得崔州平对孔明说道:“吾虽知公有大志,然曹操此时拥兵百万,又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备虽是汉室宗亲,财力军力却都不及其百分之一,公虽管仲乐毅复生,又岂能采石补天、扭转乾坤? 我为二人奉上香茗,有心听孔明如何对答,便立于孔明身后。只听得孔明说道:“亮实知此事极难,心中也自犹豫,所以才闭门拒客而没有立刻答应,此事容我三思,难得你此时前来看我,还是不说这些俗事,许久不曾下棋,你我对弈一盘可好?” 崔州平摇头叹息道:“也罢!也罢!公之大才,也只能用来采天补地,多说无益,那就弈上一盘,也许你我二人,此生都不会再有如此对弈的机会了!” 孔明听崔州平说得伤感,居然也叹了一口气,便命我去取棋子来。我听崔州平一语中的,也有些替孔明感伤,好在昨日孔明有用棋子来研究残谱,棋盘又是现成的竖靠在角落里,便也没有让我为难。 待我取来棋子,却是孔明执白让了四子。我知道崔州平也是大才,可看样子双方似已习惯了这样的条件。不料就在孔明示意崔州平先下时,崔州平却摆了摆手,居然对孔明说:“公欲辅佐刘备,好比与曹公对弈却九子让先,吾虽不及曹公,今欲勉强为试!”说着便又在棋盘的其它星位上放了五子。 我见孔明面有难色,颇为无奈的对崔州平说道:“以君之才虽难及凤雏,吾让四子已是极难,若让九子,岂能对敌?” 可崔州平却不理会这些,他对孔明说道:“那以公度之,吾之才比曹公加其手下众谋士如何?” 孔明没有回答,却叹了口气。 崔州平便又问:“那刘备此时之形势与曹公对战之艰难,又比之公九子让先于我何?” 孔明便苦笑了,他对崔州平说道:“也罢!然曹操虽然势大,却也已目空一切,视天下豪杰如无物,公与我对弈,切不可只守不攻,专心围地,否则亮纵有通天之能,也无计可施了!” 崔州平见孔明同意九子让先,便答道:“那是自然,吾已有九子之利,如再不敢相搏,纵是与卧龙对弈,也再无面目提棋下子了!”说完便示意孔明先下,口中说道:“吾先让公下新野一小城,再来进取。” 孔明也不推辞,便在腹地中心处黑子右下方两格处布下一子,对崔州平说:“静候君攻。”第四章 卧龙出渊 求lwen2.com.lwen2.com收藏求lwen2.com.lwen2.com推荐啊亲们 .................... 孔明那一日与崔州平的对弈整整持续到了掌灯时分。 他们二人开始时落子如飞,崔州平自是因为优势太大所以下的相对轻松,孔明却也随手应对,几乎没有思考。 待双方都下得三五十手的时候,崔州平居然真的让孔明抓住了一次机会在中腹处围住三字。孔明依靠这局部的优势展开追击,不料崔州平却随着孔明的攻击将棋风转向保守,下子也开始变慢了起来。 随着黑白棋子在棋盘上逐渐成形,孔明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每一步都信手拈来,下到最后,我已经看不出谁胜谁负,直到最后,终是孔明投子认输。崔州平虽然胜了,却是才有空抹掉他头上的汗珠,连道惊险,也坦承他违背了之前敢于搏杀的诺言。 不料孔明却没有因此有丝毫的欢喜,他叹息了一声摇头道:“国之攻伐本就该各用所长,先前得利也算得利,就好比现在的曹操,天下各州已得大半,又岂是一时的失利所能动摇?顺攻逆守本是常理,就算在大(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