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50部分_纵横异界的狂战士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5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50部分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50部分神依然很生气。 暗神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主神,对于暗龙神和达留斯的矛盾他并没有制止,而是采取了一种放任自流的态度,主神间的争斗对暗神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当下属忙于内斗的时候,自己暗神的这个位置就能坐的更加稳固。 赫拉德利一脸平静的站在暗龙神右边,旁边两位主神的貌合神离与明争暗斗他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表情,但是与暗神的冷酷不同,赫拉德利是一种完全的静。一种从内心到外表的全面沉静。 萧杀的气氛在暗神殿中激荡,若不是暗神在这里,只怕暗龙神和达留斯早就已经大打出手了。 “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找你们来的原因。”暗神淡淡的说道。 下面三位主神同时点头,暗龙森林中那些贱民的势力越来越大,隐隐之中已经有了抗衡主神和暗神的能力,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所以,为了暗神界的安宁,同时也是暗神界的规则,我们必须要让那些势力消失。他们的具体能力你们都很清楚,具体怎么做由你们自己决定。”暗神平静的说道。 “大人,您的意思是就算是我们杀了他们也可以?”达留斯急忙询问到。 “暗神界的规则是主神不能无故杀了普通生灵,但是暗龙森林中的那些贱民,他们还是普通生灵么。”暗神用近似机械的声音回答着,那种毫无感情的腔调让人很不适应。 “除了我们三个,还有谁一起过去?”达留斯继续问道。 “我会派遣五百神卫,帮助你们消灭那些贱民。”暗神说完之后挥了挥手,一道晶莹的大门出现在三大主神身旁,大门打开后,一个个面容冷酷的神卫走了出来。 所有神卫都是黑色铠甲,同样的装束,同样的黑色长发,每个神卫手中都拿着样式各异的武器,对于这些武器,达留斯实在是觉得有些好笑,当神力提高到暗神仆从级别之后,所有的武器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堆累赘,那些不过是一些外在的辅助性工具而已,怎么能够当做常规武器使用。神级的战斗,比拼的是神力的高低,武器根本毫无用处。 那些神卫全部都是暗神仆从级别,都是暗神一手培养出来的,至于他们的战斗力谁也没有见过,这一次出击也是神卫的第一次亮相。 “还有没有问题?”暗神轻轻的询问着。 “有!”达留斯急忙叫道:“如果我们失败了,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们依然还是暗神界的主神!毕竟你们也无法保证能够胜利!”暗神平静的说着,眼底掠过一丝杀气。 达留斯还没有出发就已经开始担心失败的问题,这样的主神好像也不是很合格啊。 暗神独自猜测着,对达留斯的印象有些讨厌。 “我们可以怎么样处置那些贱民。杀还是抓?” 一直未曾开口的赫拉德利终于开了口,问题直接切中要害。如果是杀,那么那些神级强者的神力将会被他们全部吸收,但如果是抓,那么三大主神很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杀!” 这一次,暗神的回答更加简单。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赫拉德利问道。 “当你们准备好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暗神答道。 赫拉德利立即转身,步履稳健的向神殿外走去,脚步不急不慢,正如他的性情,永远是不温不火,不急不慢。 达留斯笑着看了看赫拉德利,最后也跟了上去,虽然不知道赫拉德利为什么如此着急过去杀死那些贱民,但是达留斯也不愿待在这个让他感觉压抑的地方。第590章 运气的终点(下) 看到达留斯离开,暗神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 那是一种有些愤怒又有些阴险的情绪,而这个情绪正是他内心的真实表现。 “达留斯,已经不配再做一个主神了!” 暗神低声说着,站在他面前的,是那一个一直站在他这一边的暗龙神。听到暗神的话,暗龙神只是默默点点头,算是对暗神的话投了赞成票。 “您真的要杀死风无言这些人?”暗龙神恭敬的站在暗神面前,垂首轻声问道。 “怎么,你怀疑我的决定?”暗神犀利的目光射在暗龙神的身上,冰冷寒意顿时让暗龙神一阵哆嗦。 “属下不敢,只是凭借我们三个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杀得了风无言那些人,属下曾经和他们战斗过,风无言的战斗力并不在我之下,再加上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我、达留斯、赫拉德利并不能够稳胜。”暗龙神越说越没有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暗龙神,难道你也害怕了么!”暗神厉声喝问。 暗龙神惶恐的单膝跪地,头颅低垂,瑟瑟发抖的身体让他的声音也显得颤抖起来。 “属下并不是害怕,而是担心万一属下失败,风无言必定会大举进攻暗神殿,属下也是为大人的安危着想!” 凌厉的目光从暗龙神身上掠过,冰冷杀气笼罩在他的身上,体内神力被全面压制,至高无上的王者永远是命令的下达者,而主神,只能是命令的执行者。王者需要的是严格执行命令的仆人,而不是一群偷奸耍滑的无耻之徒。 暗神冷冷的注视着暗龙神,心中已经出现了些许的杀气,对于自己手下的这些主神,暗神一直都没有真正的放心,那是一群随时有可能对自己取而代之的阴险者,但是在一定程度上,暗神又需要这些主神为他处理一些自己无法亲自执行的任务,一方面,暗神强烈的希望四大主神全部死掉,但是另一方面,暗神又希望这些主神能够活的久一些,活的好一些,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怎么样从这一个矛盾之中找到合适的平衡点,一直都是困扰暗神的重要问题,只是一直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找到这一个平衡点。 沉寂的暗神殿中没有一丝声响,就连呼吸都已经停止,心跳的声音变得极其微弱,暗神冷冷的注视着暗龙神,犀利目光几乎要看透暗龙神的一切,他的内心、他的虚伪、他的防卫、他的野心! 暗龙神感觉后背一阵冰凉,两道烈阳般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如荆棘在背,让他痛苦不堪,冷汗从额头渗出,掌心中的汗水已经浸湿了地面,但是他却不敢有任何的移动,尽管身体一直在颤抖,但是暗龙神始终保持着一种单膝跪地的姿势,头也没有抬起来过,唯恐被暗神看到自己惶恐的表情,更害怕被他看到自己满脸的汗水。 沉默,终究会被打破,唯一的区别在于究竟是谁打破了沉默。 双方的僵持进行了很久,静,成为暗神殿的永久代名词,冷,是暗神殿的特征。 唰!一道晶莹的光芒出现,就在暗神和暗龙神还在对峙的过程中,暗神殿突然闪耀起晶莹的光辉,随后一扇空间大门缓缓打开,一个淡然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乌黑长发随意的飘散在身后,一身素衣没有半点艳丽,平和的神态,淡然的表情,看穿一切的目光坚定有力,娇媚的容颜上带着几分忧郁伤感,眉宇间存留的是对于远方的人的久久思念。 脚步轻轻落下,举手投足间带起的出身脱俗气质令人沉醉,宛若仙境之人的身影让人犹如身处梦幻。 精灵天下,本就是为的让众生颠倒失魂。 当星兰出现的那一刻,暗神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凌厉的目光也随即收敛许多,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星兰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一个被禁锢的小精灵进来很少走出自己的禁锢空间,原本暗神还以为她已经不再喜欢外出,谁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刻,星兰竟然走了出来,这一切都让暗神有些措手不及。 看到单膝跪地的暗龙神,星兰先是微微一惊,绝美的脸庞上掠过一丝疑惑,随后在看到暗神脸上的愠怒之后,小精灵急忙退回了空间之门,虽然她也知道仅仅这一个瞬间暗龙神不可能发现自己的存在,但是她也知道仅仅这一个瞬间就已经足以改变很多事情。 比如说,暗龙神可能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免于一死! 空间之门消失,暗神殿重新恢复了宁静与冰冷,只是让暗龙神感觉到欣慰的是,背上的荆棘已经消失,神殿中恐怖的威压也收拢起来,体内原本被全面压制的神力也重新游走,也就是说,自己又一次躲过了生死劫难,在暗神手下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面对生死抉择,但幸运的是,暗龙神一直走到了现在,而且看他的运气还不错,至少他还能继续活下去。 暗龙神并没有看到究竟是谁出现,但是他却大概能够猜到是谁,只是他能猜到也不敢求证自己的猜测是不是正确,在暗神界,又有谁该挑战暗神的权威。 “去吧,他们两个应该已经快到暗龙森林了!” 暗神淡淡的摆摆手,示意暗龙神赶快离开,如蒙大赦的暗龙神急忙躬身施礼,然后快速的离开了暗神殿,直到他走出暗神殿,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铠甲内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滑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但是和活着比起来,他感觉自己总算运气不错。 只是,这一份运气究竟到什么时候才算是终点。 躲过一劫的暗龙神快速升空,飞过茫茫草海,向着暗龙森林飞去,那里,曾经是他的领地,可惜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甚至就连他的暗龙神神殿都已经荒废,孤零零的神殿矗立在草海边缘,原本金碧辉煌的神殿蒙上了一层沙土,看上去陈旧了许多。 直到暗龙神消失在远方*,],nEt手打,暗神才收回了目光,随后打开空间之门,对着里面冷冷说道:“出来!” 星兰双手交叉,自然的垂在小腹前面,眼帘低垂,目光看着脚下,平静的站在暗神面前,面对着暗神界最强大的存在,她依然一脸坦然,不卑不亢,泰然自若。 暗神紧盯着星兰,阴鹜的脸庞给人一种恐惧的感觉,但是无论他释放多少威压,都无法让面前的小精灵感觉到恐惧,有时候,暗神甚至怀疑这个小精灵是不是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惧。 “你刚才不应该出来的。” “我知道,所以我很快便回去了。” “可是一切都已经改变,你回去还是不回去都已经无关紧要。” “对不起!” “对不起?难道一句对不起能够让一切重新来过,暗龙神原本已经无力反抗,可是你出现之后他再次获得了反抗我的机会。” “下属不是用来**而是用来关怀的!你虽然贵为暗神,但可惜不是一个合格的王者!” “是么,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怎样做一个王者,难道你知道么。” “我不知道,但是他知道!” “谁?” “风无言!” “他懂?” “他当然懂,所以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有朋友帮助,才会有兄弟出现,才会有那么多的人进入暗神界。” “那又如何,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让他们随时死亡!” “死亡不过是下一个生命的开始,他们根本不害怕死亡!” “你也不怕?” “恐惧是因为内心的罪恶,我内心无罪恶,我何必要怕。倒是你,你害怕失去暗神的位置,你害怕失去所有权力,所以你才会对下属十分苛刻。” “暗神界的规则,你又懂得多少。在这里实力为尊,我若不能震慑他们,那么我的下场一定不会比那些贱民好多少。” 星兰轻声叹息,目光从暗神身上掠过,轻轻一瞥之间,带着几分悲凉与可怜。 她可怜的不是自己,而是暗神。背负着太多不相干的压力,让暗神处于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境地,然而在这个权力迷宫中,暗神早已找不到出去的路,他已经彻底迷失,想要走出来却始终在原地徘徊。 暗神并没有注意到星兰的目光,他真正在意的是,星兰刚才的一番话不无道理,自己身居高位,统领万千生灵,可是真正对自己信服的又有多少,只怕一个都没有,就连四大主神也是对自己敢怒不敢言,表面上的恭敬不能掩盖他们觊觎自己暗神位置的野心,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下属,这让暗神感觉到了深深挫败感。 究竟是权力重要,还是所谓的朋友,所谓的情义重要。 暗神找不到答案,而星兰已经告诉了他答案,只可惜暗神并不愿去相信。 下属就是用了驱使的,为什么还要关怀他们。那些下属只需要服从就好,根本不必有任何反抗,至于那些挑战自己的,自然只能落得一个死亡下场。 暗神独自思索,最后用固有的模式为 自己辩解着。 “还有事么。” 星兰低声问道,在看到暗神沉默的神态之后便不再理会暗神,迈步向神殿外走去,她已经很久没有走出来了,她需要看一眼那苍茫大地,感受一些青草给她带来的生命气息,同时也想眺望一下远方。 毕竟,在远方,那一个人还在为了自己奋斗着。第591章 回忆(上) 星兰信步而行,在走出暗神殿之后立即惊讶的发现,神殿外的青草长高了许多,原本刚刚漫过脚踝的青草现在已经长到了膝盖位置,微风掠过,草浪滚滚,这才是真正的碧波浪涛,碧青色的草叶反射着闪闪光芒,为茫茫草海增添着几分瑰丽。! 看到那些青青草地,星兰的心情顿时好了很多,深深呼吸,立即有混合了青草芳香的清新空气进入身体,淡淡的青草香味让她心神宁静,身体也轻松了不少,看着摇曳不定的青草,星兰的思绪也和微风一起飞向了远方。 “小精灵,又出来玩啊。” 正当星兰轻松的呼吸空气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了那个稳重沧桑的声音。对方的亲和力让星兰微微一笑,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但星兰依然在表达着自己的善意。 “既然你出来了,那么有个好消息告诉你,风无言的实力已经增长,随时都能过来接你了。” 苍老的声音在星兰的脑海中出现,轻松的笑声洋溢着,星兰也被对方的轻松感染,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而且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的笑容就更加止不住了。 可是,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等的就是风无言的? 星兰开心之后才想到这个问题,当她意识中刚刚产生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一个苍老的声音已经再次开口,打消了她所有疑惑。 “你们都是神界来者,风无言也曾经说过他来暗神界只为一个人,而你在这里原本已经没有离开的希望,但是现在你却在等人,除了等他,你还能等谁?哈哈,小精灵,恭喜你了,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爽朗的笑声在脑海中出现,对方的喜悦似乎被星兰还要强烈,哈哈的笑声中带着几分得意于满足,星兰不知道这一件本应该是自己十分开心的事情,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高兴,但想到对方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表现出恶意,星兰也就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 “多谢!可是到现在为止,我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请问能够告诉我应该怎么称呼您。”星兰试探着问道。 “等到风无言来接你的时候,我们自然就能见面了,你何必着急,至于我的名字,到时候风无言会告诉你的,现在么,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对方淡淡的说着,回答滴水不漏,根本不愿透露自己的情况。 星兰也不勉强,无论是神界还是暗神界,很多人都不愿把自己的信息过多的透漏给别人,习惯了隐藏自己,他们已经不愿在人前表现的太过抢眼,低调,是他们的代名词。 轻抬脚步,星兰慢慢走入了浩瀚草海之中,稠密的青草围拢在她的身旁,随风而动的草叶拍打在她的身体,软软的如情人双手轻拂,轻风绿影,一片青绿之中佳人独立,茫茫青草之中点缀着一处殷红。 有些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是焦点,他们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成为万众瞩目的所在。而星兰正是这样的人。 虽然周围没有其他生灵,但是在这苍茫天地间,她就是永恒的焦点! 双目微闭,星兰静静感受着来自天地的能量,她也拥有属于风无言的战神神力,只是一向不喜欢杀戮的星兰很少使用这种狂暴神力,更不要说用他们战斗了,但是即便不使用,体内神力依然在一天天强大起来,一种潜移默化的提高在暗中进行,就连星兰自己都没有真正察觉,等到她发现的时候,体内的神力已经变得异常强大,她自我感觉比起神界的那些家伙来,自己一定也不会落于下风。 “小丫头实力不错嘛!”刚刚开始吸收天地元力,星兰就听到了刚才的那个苍老声音。 “实力如何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想法。”星兰利用神识和对方进行着交谈。 “呵呵,那么你的想法是什么呢。” “与世无争,和平天下。” “哈哈,小丫头志向不小,只可惜在暗神界中,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或神都已经死了,你如果不是藏身于暗神殿之中,只怕也早已死亡。想法不错,但有时候也需要考虑一下真实的生活。” “现实与理想之间一直都有差距,否则人们又怎么会一直拥有梦想,正因为有差距,所以人们才会努力,才会向着更高的目标迈进,不是么。” “呵呵,小丫头说的不错,只可惜你很快就要离开了,否则我一定会让你成为一个统领一方的王者。” “王者,我没有兴趣,我只希望能够和言一起安静的生活。” “会的,很快!哈哈。很快!” 苍老的声音爽朗大笑,来自于意识之中的笑声震得星兰身心颤抖,对方并没有恶意,但是那种充沛的力量通过意识已经足以让星兰感觉到恐惧。 笑声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对方就像是莫名的在星兰意识中出现,然后莫名的消失,如果不是脑海中的微微疼痛,只怕星兰还以为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不过是一场梦。 回味着对方的话,星兰陷入深思之中。 风无言就要来暗神殿了,就要接自己回去了!星兰等待这个消息已经等了太久,久的让她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具体时间,一想到马上就能和风无言在一起,就能回到狂龙大陆那一个温暖的家,星兰的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 灿烂笑容在脸上洋溢着,令人痴迷的容颜展露出几分娇羞,自己等待了许久,终于还是等来了这个消息,有些突然却还在意料之中。 星兰抬眼望去,只觉得天地之间豁然开朗,茫茫草地变得无比亲切,微风带起的青草香今天特别的浓,银光闪闪下的青草地,如无数精灵的眼睛,正在看着星兰的一举一动。 心中的喜悦表现在脸上,轻松的心情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也灵巧了许多,禁锢了多日的身体终于焕发了活力,在苍茫草地上来回游走,柔嫩草叶拍打在身上,为她带来几分舒适与快乐。 玩够了,胸中的欢乐也得到了尽情的宣泄,尽管脸上还带着浓浓笑意,但是星兰已经决定返回暗神殿,既然风无言很快就会来,那么自己一定要在一个风无言能够找得到的地方,这样他就能尽快找到自己,然后他们就能回家了。 家,一个令她魂牵梦绕的地方,一个寄托了太多情意的仙境。 轻快的脚步在草海中响起,星兰在这一刻终于重新变成了一个精灵,一个欢快的精灵! 走进暗神殿,星兰根本连看都不看暗神,直接走向了空间之门,然后消失在虚空之中,在此期间,暗神一直微闭双眼,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只有在星兰消失在空间之门后,暗神才微微睁开了眼睛,静若平湖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表情,一双眼睛里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涟漪。 。 闷热潮湿,永远是热带雨林的主要特征,空气中几乎能够挤出水来。 索伯神殿稳稳的坐落在热带雨林的中央,经过重建的索伯神殿依然继承了以前的巍峨华丽,金砖堆砌,宝玉镶嵌,以一种令人咋舌的高贵重新出现在那些贱民的面前,唯一和这个神殿不相符的是,整个神殿没有一丝生机,不但没有主神的神力威压,更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迹象。 这一座神殿就像是一座死城,空旷而阴森。 但是神殿中绝不是没有生命,不但有,而且还不止一个。 傲霜身如山岳,稳稳的矗立在神殿中,在他的面前,是索伯神殿的真正主人,只是现在的索伯已经大不如前,曾经高傲的身姿已经变得有些佝偻,犀利的目光也变得浑浊迟钝,就连那一身令人畏惧的神力也全部被他压制在体内,没有丝毫的散发。 英雄迟暮,夕阳西下。 索伯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他的眼睛并没有看傲霜,而是在看着神殿的外面,通过打开的大门,他能够清晰的看到神殿外碧绿的树木和丛生的灌木杂草。 沉默,压抑,让索伯神殿更像是一处死亡之地。 傲霜面如坚冰,目光如炬,紧紧盯着索伯,几乎要看穿他的内心,只是无论傲霜如何注视,索伯都是一副淡然到令人恐惧的样子,双方谁也没有说话,但是紧张的气氛却足以压垮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你说的都是真的?” 沉默终于被打破,而毫无意外的,打破沉默的正是傲霜,在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傲霜脸上的坚冰更加厚重几分。 “暗神已经决定对风无言下手,暗龙神过来就是为的让我过去,我已经拒绝了,凭借暗龙神他们三个,我想应该不能打败风无言才对。”索伯平静的说着,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人还以为他就是一台机器,只负责回答问题的机器。 “言儿必败么?”傲霜脸上的情绪越发凝重。 “不一定,如果风无言的朋友都在的话,那么他们或许还有胜利的可能,但是如果力量分散,那么风无言必败无疑!”索伯淡淡说道。 “暗龙神他们的战斗力比起你来如何?” “全部在我之上!” “全部?你不是排名第三么,怎么会全部在你之上!” “赫拉德利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住我,当初争夺主神排名时他根本未尽全力,现在又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只怕赫拉德利的战斗力已经超过了暗龙神,风无言的对手,实力都不可小觑。” “好!” 傲霜冷喝一声,面色凝重,神殿中的死气沉沉全面被打破,一股狂暴气息瞬间充斥在整个神殿中。第592章 回忆(下) 感受到傲霜的变化,索伯微微扭转了一下脖子,漠然的看了一眼豪情满怀的傲霜之后,索伯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门外的树林。! 在索伯的眼中,厮杀都已经成为过去,他现在享受的是安静祥和的生活,体会的是蓬勃向上的生机,能够吸引他的只有那充满生命力的树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傲霜在喊出那充满霸气的一声之后,整个神殿中立即充斥着他的狂暴气息,由于他身上的力量太过强悍,以至于神殿内发出吱吱的声音,黄金柱也在微微晃动,有些宝石直接从镶嵌的地方坠落,吧嗒吧嗒的掉了一地。 “你的力量,最好全部留在战斗的时候,单纯的在这里消耗,你不觉得浪费么。” 索伯目不斜视,眼睛依然在看着门外的树林,口中却在“开导”着傲霜,同时也在为神殿担忧,这个神殿已经是重建的了,他可不愿意再去重建一回。 “想不到当年意气风发的索凌斯现在已经变得如此无用,一次的失败竟然把你彻底击垮,索凌斯,当年你笑傲天下的气势已经一去不返,就此沉沦了!”傲霜大声怒吼,声震屋瓦,神殿中的一些宝石这一次掉落的更多,花花绿绿的宝石在地面上滚了一片。 “索凌斯?啊,好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唉,有千年了吧。索凌斯,暗神界还有叫索凌斯的么。”索伯淡淡的说道,事不关己的架势让人很头疼。 “你可以忘记了索凌斯是谁,但是你身上的肩上的伤疤总不会忘记,你可以选择忘记一切,但是却不能忘记你自己!” “呵呵,不要忘记,我现在是索伯,而不是什么索凌斯!” “索伯?一个心死的索伯,还不如当年那个年轻有朝气的索凌斯!” “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重新出手,可是我已经把热带雨林全部交给了你,我的任务已经结束,你何必非要我出手。” “因为你是索凌斯,更因为。” 傲霜说到这里话语突然停顿,一双凌厉目光紧盯着索伯,似乎要把他整个人全部看穿。 索伯一直看着门外的眼睛也转移了目标,有些意外的看着傲霜,对他说话只说一半感觉到有些疑惑。 沉默之中,傲霜上前一步,狂暴气息瞬间冲击着索伯的额头,黑色长发被这股气息吹的四散飞扬,宛如一片横飞瀑布,在空中欢快舞动着。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傲霜语气坚定,目光热烈而执着,他一生之中从未有过朋友,因为那些人根本不配做他傲霜的朋友,唯独面前的索伯,在当年自己处于低谷的时期向自己伸出援手,若不是索伯,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傲霜。 依稀之中,傲霜似乎再次看到了一副熟悉而遥远的画面:一个浑身伤痕的年轻人蹒跚的走在利顿荒原之中,凌乱的头发和浑身的血迹已经让他濒临死亡,摇晃的身体根本无法继续支撑下去,在勉强走出几十步后,青年无力的趴在地上,体力耗尽的他已经无法继续前进,剩下的只有死亡。 在青年倒下不久,一个脸色倨傲的年轻人来到他的身旁,意气风发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忧郁,年轻精致的脸庞充满朝气,藐视天下的傲气从他的身上发出,他只有二十几岁的年龄,但是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一种大将之风。 经历过生死考验之后,所有人都会迅速成长起来,有些人被困难击倒,成为了一个虚度年华的弱者,而有些人则选择在面对困难的时候成为一名强者,奋力买过拦在面前的难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骄傲的青年把受伤的青年背回原始森林,为他治疗伤口,并且向他传授了吸收天地元力的方法,至于对方能不能成为一名基神,青年也不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在对方苏醒 之后,倨傲青年笑着站在对方面前大声问道。 “傲霜!” “我叫索凌斯!” “是你救了我?” “不是!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 年轻的傲霜有些迷茫,疑惑的看着索凌斯,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只不过帮你修复的身体的创伤,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你自己的毅力,暗神界厮杀不断,想在这个世界生存,就要学会让自己生存下去,然后想方设法的让别人无法生存!” 索凌斯傲然说着,年轻的双眸中迸发出执掌一切的气息,虽然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他看上去有些稚嫩,但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傲视天下的壮志,才会有将来的成就,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一种奋发向上的想法,又怎么可能会在以后的生活中取得大成就。 “你已经醒了,后面的路我就不陪你了,想怎么走是你自己的事情,一百年后我会再来看你!” 索凌斯说完之后转身离去,一如他来时的潇洒自如,挥手之间身影消失,只有那种爽朗的笑声在原始森林之中不停回荡,久久缠绕在傲霜的耳边。 “百年?我真的能活百年么?” 青年傲霜喃喃自语,对于这个百年约定并不是很在意,厮杀不断的暗神界随时都有可能要了自己的命,能不能活到百年还不知道,这一份约定就更不值得考虑了。 思绪回归,索伯神殿之中,傲霜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年轻人,索凌斯也没有了当初的傲气,岁月的痕迹已经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在无形之中,他们都在改变着,现在仔细看看,傲霜和索伯已经转换了身份角色,当年意气风发藐视天下的人已经换做了傲霜,而那一个失魂落魄无心名利的人则换成了索伯。 索伯默默个的念着傲霜的话,索凌斯?深藏在记忆深处的名字,已经有了数百年未曾忆起,而朋友,这一个称谓也离开他很久了。 朋友? 四大主神之一的索伯还能拥有朋友么?哪怕是这个朋友已经离开自己数百年,哪怕他们当初也仅仅是一面之缘。 “我言尽于此,路在你的脚下,你想怎么走自己选择。” 傲霜冷冷的说着,冰霜似的脸上满是凝重,在说完之后身体迅速后转,向着大门走去,高大健硕的身材在一片光辉的映衬下显得神圣威猛! 在暗神界,从来都没有别人拯救的说法,想要活下,就要学会自己救自己! 这是当年索凌斯告诫傲霜的话,而在今天,傲霜又把这句话还给了索凌斯,虽然索凌斯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索凌斯,虽然这个人现在已经是主神,他的名字也改成了索伯! 索伯重新恢复了沉默,看着傲霜离开的背影,索伯空洞的双眼中没有任何表示,看着那一道伟岸背影,就像是看到了一堵墙壁,没有感情没有反应。 神殿中并不平静,坠落的宝石在地面上来回翻滚,有些宝石因为弹性不错还在上下颠簸着,发出清脆的声响,整个神殿似乎正在进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活动,坠落的宝石和黄金地面正在欢快起舞,而在这一片欢快之中,索伯沉默的站立着,稳如山峦。 “唉!”久久,索伯长出一口气,看着门外郁郁葱葱的树林,低声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英雄迟暮,夕阳西坠! 一代主神叹息着,不知是为暗神界即将到来的杀戮还是为自己悲凉的境遇。 。 暗龙森林边缘,士兵们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洛克的一场变故让大片区域变成了废墟,士兵们需要把那些废墟变成一处相对宽敞的训练场,风无言已经告诉他们来自于暗神的考验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所以这些士兵们一个个如临大敌,在干活的时候也不忘伸长了脖子看看,一旦看到空中飞掠过来一些黑点,那些士兵就会被吓得四散奔逃。 玲珑整天面对着这些士兵,满肚子的火气让她情绪很很不好,几乎每天她都在怒斥,因为士兵们实在是太胆小了,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逃跑,而且根本不去理会那些是不是危险。如果真的是四大主神来袭,只怕还不等他们逃跑主神们的攻击已经落在了他们头上,哪里还会有他们逃跑的机会。 洛克带给士兵们的阴影也在逐渐扩大,现在几乎所有防御在暗龙森林边缘的士兵都已经知道,他们敬爱的洛克大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对于生命没有任何尊重的洛克绝对是那些普通士兵的噩梦,曾经对洛克十分喜爱的士兵们开始一边倒的抗拒着洛克。 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个例外。 洛山河不相信洛克会是一个刽子手,更不相信洛克会杀了他们所有人,所以在其他人还在忙着修建训练场的时候,洛山河主动找到了玲珑,要求她带着自己去找洛克。 “你想找死?”玲珑直接给他来了一句,然后便十分干脆的拒绝了他。 “我一定要见到父亲!”洛山河倔强的说着。 玲珑疑惑的看了看洛山河,从对方稚嫩的脸上看道了一些坚定,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够有这种成年人才会有的坚毅,倒是让玲珑有些吃惊。 双方僵持许久,最终以玲珑的退缩收场,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玲珑自己也想看看洛克究竟怎么样了。第593章 发疯 洛克并没有被送回树王的营地中,由于他自己的坚持,风无言在暗龙森林边缘的防御体系旁边特意为他建了一间房舍,虽然简陋但是足以让他安静独处,没有了嘈杂的声音,洛克自然也就平静了许多。, 邪气的笑容依然在他的脸上洋溢着,嘻嘻哈哈的样子还是没个正形,之前的战斗已经被他选择性的忘记,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他很少放在心上,更何况在他的意识中,那一场战斗根本不算什么,虽然有时候他也会有些自责,但是正在膨胀的邪恶与**开始占据他的内心,很多时候,他根本不会在意是不是杀错了人。 风无言和晶玉一直守在洛克身旁,反正他们两个回到树王那里也没什么事,索性待在这里看着洛克,免得他再出什么乱子,不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在风无言守在洛克身旁的这一段时间内,洛克一直是平平安安,没有任何的异样。 每一天,洛克的小屋中都会传出爽朗的笑声,其中既有洛克的也有风无言的,偶尔还会夹杂一些晶玉的声音,不过晶玉的声音不是笑(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