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5部分_纵横异界的狂战士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5部分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5部分热已经消失,换上的是他那永恒的冰冷。 达留斯呵呵一笑,不和这个家伙争论什么,现在瀚海血石已经不可能被暗龙神抢走,自己有的是时间再去研究这块传说中的石头究竟还有些什么秘密,而且自己也不用担心会被暗龙神杀死,当初风无言说的很清楚,在主神级别的战斗中,瀚海血石会主动产生波动,阻止双方的战斗,而且瀚海血石中的能量远非主神能够抗拒。 到了现在,他才真正关心起暗龙神此次过来的目的了,能够让一个主神不远千里的冒着风雪来到寒极冰川,相信一定有什么大事,而且这件事很可能十分棘手。 “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这一次的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暗神大人有令,让你前往暗神殿!” “就这些?” “你还想要什么?” “暗神大人没有说让我过去做什么?” “你到了之后自然就知道,暗神大人只让告诉我这些,至于具体情况,你需要亲自问他。” 暗龙神说完之后强忍着疼痛向外走去,脚步刚刚落下,手掌上的剧烈疼痛就让他冷汗直冒,而他的下一步就再也无法迈出去了。 晶莹的汗珠在额头上形成,在他的身上,冷汗已经打湿了他铠甲内的一切衣物,双腿因为疼痛而微微颤抖,大脑也开始变得麻木,脖子有些僵硬,全身上下开始进入一种无法控制的状态,他明明只有手掌上一个小伤口,可是现在产生的疼痛却像是浑身上下都被烧伤,而且这种疼痛还无法抑制,他只能强忍着一浪高过一浪的疼痛。 暗龙神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去抢那一块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只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发生,他后悔也没有用,只能苦苦忍受,至于手掌上的伤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复原,谁也无法给出一个答案。 达留斯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暗龙神的伤势,在得到了暗神的命令之后他立即向神殿外走去,至于那一个落后在他身后的黑色身影,他已经不打算再去注意什么。 一只受伤的毒蛇,永远也无法对别的生灵造成什么伤害,哪怕他想要伤害的是一只老鼠! 达留斯并不是老鼠,而现在的暗龙神甚至连一只受伤的毒蛇都比不上,他最多算是受伤的猴子,一只看上去滑稽可怜的猴子。 灰色身影快速消失在天际,冰天雪地之中,达留斯的身影并不是很显眼,但暗龙神一身漆黑的铠甲就让人很容易看到,尤其是他走的很慢,慢的让人想不去注意都难。 体内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飞行,他已经调集了全部神力用来修复手掌上的焦黑,只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原本属于他的那种雄浑力量,在伤痕面前变得不值一提,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些神力就被消耗掉,每一次神力被消耗干净,手掌上都会传来阵阵疼痛,而额头上的汗水也随即顺着脸颊滑落。 每向前一步,暗龙神都需要用尽全身的力量,即便如此,他前进的步幅也不超过半米,少年的脸庞上表情狰狞,扭曲的脸上挂满了汗水,双眉紧锁,痛苦让他紧咬牙关,因为太过用力,使得牙齿摩擦发出咯咯的响声。 瀚海血石的威力在暗龙神身上得到了最大化的释放,他甚至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达留斯拿着血石毫发无伤,但一到自己手里,瀚海血石怎么就火热烫手,而且还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 一步三晃的走出达留斯神殿之后,天空中早已没有了那一个灰色身影,白茫茫的雪原上只有单调的白色,圣洁却让人心情压抑。 呼吸一口外界寒冷的空气,暗龙神感觉自己的体力稍微恢复了一些,手掌上的痛楚依然清晰,想要继续向前,但是颤抖的双腿和虚弱的身体已经不再允许他迈进一步,眼前一黑,双肩上好像突然间压上了一座万仞高山,本就无力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脑袋触及冰冷地面,一丝清明立即传进了暗龙神的脑海之中。 这里是寒极冰川,不是自己的暗龙神神殿,也不是暗龙森林! 想到暗龙森林,暗龙神就有些神伤,那里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地方,可是在暗神的授意下,自己不但要撤出暗龙森林,而且还不能打扰风无言的一切行动,看着一个外来者自己的领土上肆无忌惮的行动,暗龙神就有些生气,可是这一切都是暗神的意思,他也不能随意的违抗。 绵软的身体没有一点力量,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弯曲,尽管大脑中一再催促自己要站起来,一定要尽快返回暗神殿,可惜这一具身躯却已经不再听从大脑的命令。 琐碎的脚步声从大地上传来,由于暗龙神现在就趴在地上,所以那些脚步声格外清晰,脚掌每一次落地,就像是踏在了额暗龙神的心头上。 在寒极冰川,能够有资格走近这里的生灵并不多,而能够如此靠近神殿的就只剩下三个。 暗龙神根本不用想就已经知道向自己走过来的是谁,这是两个脚步声,正因为是两个,所以他才害怕。 乌拉和奇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死,或许是幸运,也或许是暗龙神根本不屑于杀了自己,反正不管怎么说,能够活着就行。 活着,他们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才有继续享受的可能。 在他们苏醒之后不久,他们就看到了达留斯离开的身影,当时他们还在奇怪,为什么只有达留斯一个离开,那个暗龙神去了哪里。他们还在疑惑的时候,神殿中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了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身影,少年人的身材! 乌拉和奇星原本已经露出了恐惧,因为他们害怕暗龙神动手杀了他们,可是在他们惶恐的目光中,暗龙神却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下去,这让他们的胆子顿时增大了不少。 有些蹒跚的走到暗龙神旁边,只见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主神现在就像是一只待宰羔羊,悲凉的趴在地上,一张脸因为痛苦而扭曲着,通红的脸上布满汗水,双腿还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虽然不知道暗龙神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个主神已经失去了所有神力,现在只要是一个行动自由的生灵随时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你受伤了!”乌拉淡淡说着,脚步停在了距离暗龙神五米之外,虽然明知对方受伤,但必要的防备还是不能少的,那毕竟是主神,而自己再强也不过是一个仆从而已。 “哼!”暗龙神冷哼一声。 “放心,我们不会乘人之危,你刚才不杀我们,现在我们也不会杀你!”奇星淡淡说道,他和乌拉分别站在暗龙神侧前方,这样一旦对方发动攻击,他们至少有一个能够躲开攻击。 “凭你们,也配?”暗龙神冷冷说道。 “平时我们当然不配,但是现在,你的性命就掌握在我的手上!”乌拉冷冷说道,随后身体还象征性的向前迈了一步。 “是么,那你可以试试!” 暗龙神淡淡回答着,语气中夹带着几分讥讽、几分不屑。 乌拉和奇星被对方的话给说的脸色通红,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痛打暗龙神一顿,只是在他们迈出那一脚之后,暗龙神身上猛然发出的阴森杀气,瞬间让他们改变了主意。 对方毕竟是主神,而且是四大主神中的第一名,就算是受了伤,他依然是主神,他的战斗力依然不容小觑。 以仆从身份挑战主神,这根本就是一个找死的行为! 乌拉和奇星犹犹豫豫的站在那里,想要上前却走有些担心,两个仆从的脸上表情不停变换着,斟酌许久依然未能下定决心。 “废物!”暗龙神冷冷的低吼一声,“不想死就给我滚开!” 冰冷的杀气充斥在天地间,混合了冰雪的寒气之后更加让人无法承受,乌拉和奇星只感觉身上冷飕飕的一阵哆嗦,不但身体在冷,就连内心都在微微颤抖着。 两个仆从站立许久,最终还是不敢走近暗龙神,对方的威名让他们忌惮,对方的战斗力更让他们恐惧。 但是他们并没有远离,而是站在距离神殿五十米的地方观望着,第一他们需要保护神殿,第二他们也想看看,这个暗龙神究竟怎么样了,如果他真的重伤不愈,那么自己一定要好好出一口恶气。 暗龙神静静趴在地上,默默吸收着天地元力,然后转化成自己的神力,修复手掌上的伤势。 刚才的一番对话,让他耗尽了所有体力,强忍着的疼痛也在乌拉和奇星离开后爆发出来,压抑的闷哼在暗龙神口中发出,在两个仆从面前,他必须表现的强硬,有了痛苦也要埋藏在心里,决不能让外人看到一点。第574章 血路(下) 掌心的焦黑依然如故,暗龙神还在勉强支撑,究竟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决不能死在这里,在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死亡,一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愿望没有实现,死亡对自己来说太奢侈了。 寒极冰川常年冰封,寒冷是这里的主要表现,甚至就连吸收进体内的能量都具有寒冷的感觉,那些取自冰雪之中的天地元力冰冷异常,即便是化作了体内的神力,那种几乎要冰封一切的寒冷还是让暗龙神有些难以承受。 原本不可能承受的冰冷,在这个特殊时候却成为了暗龙神保命的主要因素。 冰冷神力在体内流转,快速向手掌聚集,与那里的滚滚热流进行着一次次的较量,虽然每次都是暗龙神的神力败下阵来,但是长久不息的攻击,还是让手掌上的热流渐渐褪去,血肉模糊的手掌已经基本修复,只有掌心上的焦黑还在,但是在冰冷神力的冲击下,也在缓慢恢复。 疼痛在减轻,但身体却依然无法移动,手脚无力的暗龙神只能乖乖的趴在地上,等待着伤势的复原。 找到了缓解疼痛的方法,暗龙神自然加快了吸收天地元力的速度,而且随着疼痛的缓解,他吸收的速度也在加快,天地间充盈的能量为他的恢复提高了足够的能源。 乌拉和奇星站在远处紧张观望着,可是在等待而来许久之后他们也没有看到暗龙神移动半分,哪怕是晃动一下手指的动作都未曾出现过,暗龙神就像是一具死尸一样趴在那里,寒冷的环境中,没有一点声息。 好奇是促使一切发展的源头,正因为对事物有了好奇,才会有各种各样的发现、发明,好奇可以成就一切,但也有可能酿成恶果!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乌拉和奇星想要一探究竟,暗龙神刚才恶狠狠的言辞的确吓住了他们,可是现在对方已经趴在地上许久未动,是死是活也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已经重伤不治,那么他们完全可以趁现在这个机会出一口恶气。 两双眼睛对视片刻,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强烈的试探**,在一番内心的波动之后,乌拉和奇星终于无法克制住内心的好奇,向着暗龙神慢慢靠近。 一身黑色铠甲的主神,依然平静的趴在地上,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正在临近。 空中,寒风呼啸,皑皑白雪正在随风飞舞,把天地相连,构筑成一幅白色大幕。 暗龙神默默承受着热与冷的煎熬,冰冷寒气和炙热火焰在体内交锋,摧残的正是他的身体,不过令他欣慰的是,随着天地元力的大量注入,体内的寒气逐渐占据了上风,手掌上的热流虽然强劲,但毕竟是无根之物,随着寒气的不断冲击,正在十分缓慢的消融,掌心的焦黑也在慢慢脱落。 小心翼翼的脚步声再次在耳边响起,而这一次,暗龙神心中泛起的不再是担忧,而是轻蔑与不屑! 如果刚才这两个仆从发动攻击,或许自己真的无法还手,但是现在他们才想起来攻击,在错过了最佳进攻时机之后,他们就永远也不会再拥有刚才那样的机会了。 乌拉一脸谨慎的向前迈进,每一步的落下都需要考虑很久,五十米的距离,在他看来却好像数百里那么遥远,当他一步步走进暗龙神的时候,奇星也在另一个方向慢慢靠近着,他们相互照应,防止暗龙神骤起发难。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杀气,而这个杀气并不是暗龙神发出,混合着冰冷的寒风,杀气也有了几分冷风如刀的气势。 靠近了暗龙神,乌拉和奇星的心情也越发紧张,他们并不知道暗龙神的真实情况,但是从刚才一路走来的情况看,暗龙神至少现在还是无力反抗,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应该可以肆无忌惮的虐待这个主神了。 “你们两个,还想试一下么。” 不等乌拉和奇星靠近,暗龙神率先开口,只是经过他的可以掩饰,此时他的嗓音听上去疲惫沧桑了许多,宛如一个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 “你虽然是主神,但是你并不是我们效忠的主神!” “放心,你刚才没有杀我们,我们现在也不会杀你!” “你在打伤我们之前,应该好好想想的!” “我们不会杀你,但是可以让你成为达留斯大人的奴役主神!” “我们可以控制索伯,也可以控制你!” 乌拉和奇星一唱一和,不断的刺激着暗龙神的内心,他们试图利用这种心理战术,让暗龙神的心神率先破碎,这样的话对他们下面所要办的事情会有好处。 “唧唧歪歪的说了半天,有什么用!” 暗龙神不屑的冷哼一声,但是这一次的开口,他付出的却是一连串的咳嗽,咳嗽到了最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竟然停不下来,咳嗽声很重、很闷,几乎要把呼吸阻断,而随着咳嗽,暗龙神的身体也在不自然的扭曲着,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即将死亡的人。 “暗龙神,不要怪我们心狠,你已经在第一的位置了做了太久,也该换了!” 乌拉低吼一声,身体猛然前冲,灰色身影在地面上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硕大手掌狠狠向暗龙神的脖子拍去,争取在第一时间让暗龙神彻底失去反抗能力。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交鸣声从暗龙神的脖子上发出,乌拉的身体从地面上直冲上天,在空中连续翻滚了四五次之后才稳定下来,再看自己的手掌,原本惨白如纸的手掌上通红一片,有些地方甚至还流出了殷红的鲜血,可是现在乌拉却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没有,整个手掌已经彻底麻木,而且还在不自然的颤抖着。 奇星在乌拉动手的刹那也扑了上来,他攻击的是暗龙神的手腕,在其他地方都被铠甲包裹着的身体上,只有手腕是暴露在外面,而砸断而来暗龙神的手腕,在一定程度也就能让暗龙神的实力大打折扣。 “小心!他身上有古怪!” 空中的乌拉大声提醒,可是在他的话刚刚出口的时候,奇星已经落在了暗龙神的身上,单膝奋力砸落,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奇星的右膝狠狠的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 落地之后,奇星才舒了一口气,毕竟他没有向乌拉那样被弹飞。他正要开心的宣布胜利,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一样东西。 手! 一只干净柔嫩的手! 一只属于少年人的手,而与手相连的是手腕! 手腕并不稀奇,但是如果这只手腕是自己刚才攻击的那只的话,这就有些稀奇了。 按照常理,自己的右膝砸落,应该把这只手腕砸断才对,可是为什么这只手腕现在却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那自己膝盖下面的又会是什么。 奇星的疑惑还没有解除,就看见那一只本来不应该动的手突然动了。 少年的手掌微微晃动,一股澎湃的寒气瞬间从指间迸发出来,寒气在空中飞行过程中快速凝结成冰柱,尖锐的冰柱泛着阵阵寒光,呼啸着向奇星的肩头飞来。 鲜血飞溅,冰柱在刺中奇星之后并未停下,去势未消的冰柱直接刺入奇星的肩头,然后从他的后肩飞射出去,一道血泉飙射而出。 巨大的力量把奇星带的向后翻滚,在连续翻滚三个跟头之后才停了下来,地面上被奇星的血划出一道刺眼的路。 血路! 乌拉快速从空中落下,单手搀扶起奇星,肩头的伤口在神力的修复下已经开始愈合,鲜血也不再流出,只是经过刚才的一次攻击,奇星的脸色苍白无力,眼神中写满了惊恐。 “如果你们还想杀我,那么尽管来试试!” 暗龙神的声音依然沧桑低沉,听上去有气无力,但是这一次,两个仆从已经不敢在作出任何的攻击了。 乌拉和奇星十分狼狈的逃离,这一次他们和暗龙神拉开了数百米的距离,虽然他们明知道凭借强大的神识,暗龙神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他们,但是眼不见心不烦的道理让他们聪明的选择了拉开距离,现在他们两个十分害怕看到暗龙神。 一直到乌拉和奇星的身影消失,暗龙神才松了一口气,随着他这一口气的呼出,一口鲜血也从他口中喷出。 刚才乌拉的重击,让暗龙神不得不想办法防御,可是在体内神力大部分被受伤伤势消耗掉的情况下,他只能运用隐藏力量保护自己的脖子,在用尽全力弹飞了乌拉的时候也让自己受了一定的伤,可是奇星的攻击随即出现,让他不得不强压伤势对付,而他在凝聚起那一道冰柱之后,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乌拉和奇星发动攻击,那么自己将只有等死的份。 只是两个仆从不敢在上前攻击,他们还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暗龙神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朦胧,随即整个世界开始变黑。 寒风依然呼啸,原本圣洁的达留斯神殿前,一道猩红的血路出现,而一个少年的身体死寂一般趴着,场景看上去凄凉恐怖,然而在这个暗神界中,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出现,所不同的是,趴在地上的不是神,而是普通人。 人,或者野兽,都是被杀的对象。第575章 训练问题 暗龙神昏迷了很久,等到苏醒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还没有改变。。 唯一改变的,是地面上血迹。 那些血迹已经干结,呈现出一种令人厌恶的黑紫色,不过相信等到自己离开后不久,这里就会被重新打扫干净,毕竟这里是神殿,堂堂主神神殿门口被血腥污染,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手掌上的热流已经消失,暗龙神抬手仔细查看,原本焦黑的地方已经脱落,露出了里面粉嫩的皮肤,清晰的纹理上没有任何伤痕,刚才的伤口仿佛从未出现过,而自己的体内存留的全部都是几乎要凝结成冰的神力,那是寒极冰川的天地元力融合了自身的力量形成的神力,也算是寒极冰川的特有神力了。 刚才在昏迷中,暗龙神看到了久违的暗龙森林,只是他却不能确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不是暗龙森林,因为那里原本是树木丛生,茂密的枝叶阻挡了大部分的光线射入,里面虽然生存了一些贱民,但是绝对不可能占据暗龙森林的每一寸角落,但是他刚才看到的却是在偌大的暗龙森林中,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那些贱民存在,而且那些贱民好像还是彼此相联系,看样子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暗龙森林的主人。 谁又能想到,暗龙森林的真正主人,现在就在这个冰天雪地之中差点死掉! 就连暗龙神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刚才已经在死亡边缘走了几个来回,在每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自己都是惊险过关,稍有不慎就会一命呜呼。 他想不到,此时占据着暗龙森林的风无言同样想不到。 或者说,现在的风无言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想过暗龙神的遭遇,自从他以暗龙森林为基地开始征服暗神界的过程开始之后,他就没有再去理会过暗龙神的一切。 暗龙森林已经属于风无言,不再是那个什么暗龙神了! 就在暗龙神苏醒的时候,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风无言也在同一时间苏醒,只不过他就要比暗龙神幸福多了。 因为在他的身旁,躺着一具令所有男人都要喷血的玉体,洁白无瑕的娇躯宛如凝脂,修长有力的双腿还压在风无言的腿上,吹弹可破的肌肤让人十分容易爆发最原始的冲动,丰满坚挺的胸膛上下起伏,吸引着风无言的所有注意力,他的双眼在对方脸上和胸膛上来回游走,肆无忌惮的目光让旁边的人有些嗔怒。 翻身下床,风无言用最短的时间穿戴好一切,在他穿好之后,床上的人才慵懒的翻了个身,瞬间整个房间中春光无限,令人流连忘返。晶玉已经从热带雨林返回,而这一次的雨林之行也让她很是劳累,再加上不久前的一场大战,现在她还有些疲劳。 “你今天去哪?”晶玉轻轻的问道,甜的让人发腻的声音几乎要融化一切。 “我需要看一下军队的训练情况,云星他们应该已经在利顿荒原开始训练了,而且他们在那里一定能够得到最好的训练,我总不能比他们差的太多。”风无言笑着说道,然后慢慢走到床边,温柔的抚摸着晶玉那一头乌黑长发,眼中充满无限柔情。 晶玉微微一笑,诱人的的笑靥让风无言心神一荡,险些把持不住。 “我和你一起去!”晶玉轻声说道。 “你休息一会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风无言温柔的说道,然后把盖在晶玉身上的衣物向上拉了几下,盖住了那一团美妙春光,如果不盖住,风无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坚持的住。 “你挡得住我么。”晶玉嫣然一笑,原本躺着的身体迅速飞起,顷刻之间便穿好了衣服,当风无言还在欣赏晶玉因为穿衣服而不小心暴露出来的春光时,一张调皮笑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美人如玉,佳人在侧! 风无言想要拒绝却没有任何开口的能力,在看到晶玉那一张笑脸的时候,他就已经无法再开口了。 两人相视一笑,迈步走出了房间,门外,郁郁葱葱的树木林立,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比比皆是,而这些树木之中,树王那挺拔直立的树干绝对最为耀眼,无论是谁都不能忽视树王的存在,在他的面前,人已经和普通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一声调皮的呼啸从不远处的树王传来,随后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从浓密的树叶之中发出,树上的人似乎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就藏在那里,还在哈哈的笑着。 远处的一些岩云族人正在制作着一些工具和武器,在听到树上的笑声之后顺着笑声看过来,他们第一时间看到的并不是树上的人,而是地面上的风无言和晶玉。 虽然那些岩云族人并不懂什么叫做金童玉女,也不懂什么叫做美的享受,但是看到风无言和晶玉这样淡然的站在一起,那些岩云族人也觉得赏心悦目,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更何况,还有树上的那一位在不断发出笑声,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洛克,你不去做好防卫,跑到树上做什么。”风无言朗声叫道,脸上的笑容灿烂如花。 爽朗的笑声加大了音量,雄浑的男人音在林间回荡,引得一些岩云族少女纷纷偷眼观瞧,想要看看这个发出笑声的人究竟是谁。 哗啦一声,树叶一分,洛克从树上跃下,玩世不恭的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坏笑,嘴角上扬,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原本应该是黑色的长袍现在已经被他弄得五颜六色绿、白等各种颜色都在上面,也不知道洛克究竟做了些什么,竟然可以把衣服抹的这么脏。 洛克一脸坏笑的看着风无言,目光在他脸上不断打量着,边看边笑,而且笑得越来越邪恶,到了最后已经有些耐人寻味了。 风无言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伸手在脸上摸着,可是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什么奇怪的地方。 “唉,可怜呐!”洛克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让风无言和晶玉都陷入了迷茫。 “什么可怜。谁可怜,你?”风无言疑惑的问道。 “是你!”洛克当即笑着回答。 “我有什么可怜的。”风无言疑问。 “双眼无神,脚下虚浮,背脊无力,双肩低垂,说话气息不足,脸颊写满疲惫。唉,年轻人啊!”洛克煞有介事的说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去死!”风无言笑骂道,他当然知道洛克所指的是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会对洛克的说法毫无办法。 “年轻人啊,生命如此美好,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啊!”洛克悲天悯人的高呼:“一定要注意节制啊!” 风无言和晶玉的脸上同时飞起红霞,而与红霞一同飞起的,还有风无言和晶玉的脚。 两只脚,一左一右向洛克踢来,去势如电,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骤起发难,两只脚转眼间就到了洛克的身上。 只是风无言和晶玉最终还是没能踢到洛克,因为就在他们的双脚即将触碰到洛克的身体时,洛克突然向后飘去,十分轻松的躲过了他们的夹击。 躲开了风无言的攻击之后,洛克并未做任何停留,而是快速向后倒飞,黑色身影在林间晃动几下,随即消失在茫茫绿色之中,只有他那爽朗笑声依然在林间回荡。 人已经离开,但是留下的却是满地欢笑。 洛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在那里,无论在何时,他都能制造出无尽的欢笑,不但让自己开心,同时也让身边的朋友开怀。 青翠树林中,浓浓绿意是这里的永恒颜色,充盈生命力在这里得到了最大化的释放,蓬勃生命气息为生灵提供了良好的生活环境,也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足够的条件。 生在于森林中人,拥有都有一颗纯净积极的心。 看着消失的洛克,风无言慢慢收回目光,同时收回的还有无尽思绪,脸上笑容不减,和晶玉一起向岩云族的训练场走去。 他们没有飞,因为他们觉得在如此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和亲密的人一起漫步,绝对是一件充满享受的生活。 “这一次,有事情做了啊!” 风无言拉着晶玉的手在树林中徐徐而行,口中却发出了感慨。 晶玉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们从来都没有停歇过,自从来到暗神界,他们就一直在奋斗着,为了救出星兰,他们答应了暗神的条件,可以说他们每时每刻都有事情做。 “洛克这个家伙,说个事情也搞得这么麻烦!”风无言忍不住笑骂道。 “怎么,洛克刚才告诉了你什么吗。”晶玉忍不住问道。 “是啊,他当然说了,而且这个情况好像还很重要!”风无言笑道。 “是什么?” “当然是士兵的训练问题!” “有吗?他什么时候说了。” 晶玉仔细回想,可是无论他怎么想,都先不起来洛克什么时候向风无言讲过士兵训练的问题。 “他告诉我,年轻人一定要有节制!”风无言笑着说道。 晶玉的粉脸当即一红,缠绵的一幕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当时处于兴奋之中的双方并没有想过什么节制。 可是,这又和士兵的训练有什么关系? “这些天以来,士兵的训练强度有所下降,有些士兵终日精神萎靡,手足无力,无精打采,一定是生活毫无节制造成的,洛克长期负责防御,他手下的兵都是从训练场走出去的,一群无精打采的兵可不能担负起保护营地的重任!” 风无言平静的说着,眼睛冷冷注视着前方,目光透过树林,看到了远处的训练场,而在训练场上,几万人正在紧张而有序的训练着。第576章 十选一(上) 上万名士兵排成几个方阵,正在进行着冲锋、防御、阵型、等多种训练,在他们的正前方,两个大肉球堆在地上,不时的吆喝几声,指挥着那些士兵按照既定线路和姿势进行劈刺或者前进后退之类的训练。、QunabEN、coM 在训练场的边缘,一支千人小队正在进行突击冲刺和锋矢阵的训练,随着指挥者的一声令下,千人小队开始奋力冲锋,每一个青年嘴里嗷嗷直叫,利用大声嚎叫来激励自己和同伴,尘土飞扬之中,千人小队已经掠过规定的冲刺线路,一只巨大的箭矢队形稳稳的出现在大地,刚才的冲刺中,他们一直按照锋矢阵的阵型前进,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队形都没有任何松散。 “全体转身,武器准备!” 指挥者高声断喝,千人小队立即转身,手持长矛的士兵在前,手拿木棍的士兵在后,所有人腰身弯曲,做好了冲刺的准备,一千双眼睛盯紧了前方的终点,嗜杀贪婪的目光中迸发出阵阵精芒,让人见了之后不寒而栗。 “前进!” 千人队再次嗷嗷叫唤起来,通过声嘶力竭的呐喊,他们正在肆意挥洒着自己的精力,也在壮大着自己的心神。 声声呐喊,激发出埋藏在心底的杀意,在生死相搏的战场上,只有打败敌人才能活下去,而在训练场上,打败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漫天飞扬的尘土,成为士兵努力训练的最佳证明,汗水混合着尘土附着在脸上,把士兵们的脸抹的黑白相间,令人忍俊不禁。 一个个的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只从土里钻出来的老鼠,灰头土脸的样子实在有些好笑。 来来回回的几次冲锋之后,有些士兵已经开始支撑不住,双腿发软,脸色也从最初的潮红变得有些苍白,手中武器明明只是不起眼的木头,可是现在拿在手里却好像有千斤重,努力呼吸时那些令人作呕的尘土也在考验着他们的耐力,而且在来回冲刺中,他们已经呼吸了太多的尘土,现在闻到这种略带潮湿气息的粉尘,让他们感觉自己随时都能窒息死亡。 “快快快,全体加快速度,后面的跟上!” “年轻人,拿出你们的活力来!” “这才几次冲锋啊,你们就成了这个样子,别偷懒,跟上!” 指挥者大声催促着,只可惜那些年轻人们现在已经是有心无力,尽管大脑一再催促自己要跟上前面的脚步,但沉重的双腿和麻木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们继续坚持下去。 终于在一次冲锋结束之后,千人队中开始有人倒下,而且不是一个,而是一片! 数十人集体倒了下去,他们也不管地面上是不是干净,也不去理会身旁是否还有飞扬的尘土,现在他们的大脑已经接近于停滞状态,意识中只有一个声音在响着:休息!一定要休息! 有一个人倒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随着阵型的散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倒下,他们已经拼尽全力,只可惜还是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 千人小队,转眼之间就倒下了一大半,随着粗重的呼吸在地面上传来,千人队已经只剩下十个人还能坚持下去,只是从他们苍白的脸色和摇摇欲坠的身体来看,他们也只是在勉强支撑而已,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就在千人队几天摔倒的时候,风无言和晶玉慢慢走浓密的树林中走出,他们刻意收敛了神力,而且是低空飞行,根本没有任何脚步声,所以当他们出现的时候,除了站着的十个士兵之外,再没有谁看到他们。 “见过风大人。晶玉大人!” 十个士兵急忙行礼,这是晶玉教给他们的,最初他们并不懂什么叫做行礼,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行礼,但是在晶玉的一番调教下,这些处于原始状态的贱民已经明白了什么叫做尊敬和行礼。 听到同伴的声音,倒在地上的士兵一起向风无言和晶玉所在的位置看去,在看到风无言那一身雪白的装束时全部爬了起来,在风大人们面前绝对不能躺着,这是士兵们都知道的事情。 “你们十个,过来一下!” 风无言笑呵呵的向站立着的士兵招了招手,灿烂笑容在光芒照射下显得尤为温暖。 士兵们调整好呼吸,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红晕,已经接近崩溃的意志从新稳固,能够得到风无言的亲自召见,对于这些普通士兵来说无疑是天大的荣耀。 十张刚毅冷峻的脸,挺拔的身材,尽管他们的双腿已经没有多少知觉,但是在风无言面前,士兵依然保持着笔直的状态。 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 风无言微笑着看看十个严肃的士兵,仔细审视之后才对晶玉道:“他们怎么样?” “身体已经濒临崩溃,意志还算坚定,双腿无力,眼神无光,再让他们进行两次冲锋,应该就支撑不下去了!” 晶玉淡淡的评价着。对这些士兵的状态并不是很满意。 “那么,刚才躺在地上的人呢。” “废物!” 这一次,晶玉直接用最简单的话回答了出来,言语中对(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