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3部分_纵横异界的狂战士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3部分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43部分一脸迷茫的看着云星,用眼神询问着,似乎都在怀疑云星是不是喊错了话。 “呵呵,看什么呢,你们每天听错,我也没有喊错,现在,全部休息!” 云星笑着说道,笑眯眯的眼睛看着那些处于迷茫之中的士兵。 “可是,云星大人。。。”距离云星最近的一个士兵刚要开口询问就被云星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现在你们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再不休息就会垮掉,你们将来的任务会很重,如果现在身体垮了怎么行。”云星笑眯眯的说道:“更何况,想要做到云飞岩和风遂的程度也不急于一时。” 云星的一番解释并没有让士兵们放弃训练的**,谁都不愿错过这个能够成神的机会,更不想落后于别人。 所以当云星说完之后,竟然没有一个人从阵型中走出来,那些士兵反倒是更加紧张的站立着,以为这又是云星的一次考验。 “让你们休息,没听见么!”云星哭笑不得喊着,然而随着他的呼喊,士兵们反倒更加紧张了。 “过犹不及!训练可以随时开始,但是强度过大会让你们受伤,该休息的时候还是需要休息。不过你们的休息时间很短,如果你们现在不抓紧,那么过一会就没有可以休息的时间了。” 云星大声说着,而这一次终于开始有人动摇,不再傻乎乎的坚持下去,身上紧绷的神经也迅速放松,而随着精神的放松,那些原本直挺挺的身体瞬间倒了下去。 有一个人倒下,就一定会有第二个,只是让云星和玫瑰惊讶的是,近两万名士兵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倒了下去。 身体上的疲劳已经打垮了他们,刚才因为一种信念在支撑着他们,现在信念减弱,他们自然无法继续下去。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士兵,云星只能无奈的笑笑。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倒一片,由于太过劳累,一些士兵在倒下的时候已经睡着,脑袋摔在地上不但没有让他们苏醒过来,反而发出了阵阵呼噜。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这些习惯了暗神界生活规律的士兵一点也不挑剔睡觉的环境,一旁的云星和玫瑰也不禁为这些人的强大适应能力表示赞叹。 呼噜的声音越来越密集,慢慢形成了一片,到了最后竟然成了轰隆隆的响声。 近两万人一起打呼噜,其场面的确有些不同凡响。 “这些人倒是挺有默契,打呼噜竟然都是在一起。”玫瑰笑着说道。 “说不定当初编队的时候,风无言特意把这些人编在一起,为了就是让他们一起打呼噜。”云星呵呵的笑着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玫瑰白了一眼云星。 轰隆隆! 沉闷的响声再次传来,打断了云星即将说出口的话,听到这个声音,玫瑰和云星相视一笑,无奈的摇摇头。 轰隆隆! 响声再次出现,而这一次,地面似乎都开始颤抖! 打呼噜竟然能够地动山摇,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 云星先是觉得好笑,但随即发觉有些异样的地方,因为后来的这一次呼噜声,好像太过沉闷压抑了,那种感觉,并不像是人身上发出来的,倒像是来自于地下! 茫茫的荒原上,只有凌乱的杂草和裸露的地面,一眼望去只有无尽的荒凉。 萧瑟天地间,只有云星、玫瑰以及他们率领的两万人。 生命在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又有多少生命愿意生存,又有多少能够生存。 大地再次微微颤抖,而这一次玫瑰和云星已经开始感觉到不妙。 地面的颤抖,说明地下一定隐藏着什么,而且他正在努力冲出地面。 “云飞岩、风遂,赶快过来!”玫瑰大声叫喊,两个正沉浸在愉悦之中的基神正在疯狂吸收天地元力,但是玫瑰的声音让他们察觉到一丝焦急,所以不约而同的奔跑过来。 大地的颤抖越来越剧烈,而且声音也逐渐变大,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徐徐上升,而且对方的实力绝对不俗。 沉闷的声音从地下传来,随即地面剧烈颤抖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云飞岩惊讶的问道。 地面开始剧烈摇晃,而那一个沉闷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磅礴的神力从地下溢出,强横的威压瞬间笼罩在云星等人身上,只是相对于云星和玫瑰来说,这种压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云飞岩和风遂以及那些普通士兵,这个威压已经足以让他们手足无力,身心惶恐。 荒凉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些小小裂缝,但是裂缝很快便扩张开来,仿佛是一张正在咧开的大嘴,准备吞噬一切。 一道晶莹的光芒从地下飞速射出,然后地面慢慢合拢,刚才的一幕似乎从未出现过。 那一团晶莹落在地面上,夺目光华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在那一团灿烂光华之中,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在蠕动着。 “小心,有古怪!”云星凝神戒备,光华之中的东西给他一种紧张感,莫名的心悸让他很不舒服。 云飞岩和风遂一脸警惕的看着那一团光华,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神级强者的战斗,但是面前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的心里多少有些意外,而且云星和玫瑰脸上的那种谨慎表情也在提醒着他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事物。 嗷! 一声犀利嚎叫从光华中发出,随着叫声的出现,闪烁不定的光华终于黯淡下去,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只见一只奇形怪状的、类似于穿山甲一样的东西趴在地上,不过这只怪兽的体积就要比狂龙大陆上的穿山甲大多了,一身坚硬的板甲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感觉,两只小眼睛一闪一闪,似乎正在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暗神界也有魔兽?”云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魔兽,随后看向云飞岩和风遂,只见他们两个也是一脸迷茫,显然并不认识这个东西。 身体慢慢向前,在不知不觉中,云星已经挡在了玫瑰的身前,微小的动作,却让玫瑰心中生出无限暖意。 怪兽安静的趴在地上,小眼睛在云星几人身上来回巡视着,两只前爪焦躁不安的刨着地,转眼之间便被他刨出了两个深深的坑洞。 目光来回扫视了几遍之后,怪兽最终把注意力放在了云星身上,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些人当中只有这个年轻人带给自己的威胁最大,而且也只有他身上的气息最浓郁,并且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焦躁的嚎叫从怪兽口中不断发出,只是无论它如何嚎叫,身体始终控制在原来的位置,根本没有半分移动,而且在和云星对峙了许久之后,逐渐露出了几分恐惧,因为它突然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好像并不在自己之下,再加上他身后的那么多人,一旦动起手来,自己必败无疑。 风,在轻轻吹过,云星和玫瑰的长发随风舞动,发梢拍在脸上带来痒痒的感觉。 微风能够吹动长发,却无法吹走弥漫在空气中紧张气氛,更无法吹走笼罩在怪兽和人类心中的阴霾。 对峙的时间很长,长到让云飞岩和风遂脚下有些发麻,等到他们发现自己的腿脚有些麻木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正常移动了。 脑海中下达了移动脚步的命令,可是脚似乎已经不再属于他们,僵硬的根本无法移动分毫,费尽全身的力量终于稍稍移动一点之后,云飞岩和风遂只感觉脚底好像踩到了锋利的石头,利刃入体的疼痛让他们险些摔倒。 怪兽的两只小眼睛不停眨动,两只前爪因为不断刨地也陷入土中,但是当他看到云飞岩和风遂的动作之后,眼中顿时放出了阵阵光芒。 凌厉威压瞬间迸发,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怪兽身体一阵抖动,随后云星只感觉身体周围掠过一阵刺眼白光,空间微微扭曲,一股狂暴气息涌入体内,冰冷的气息冻的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体内神力自发启动抵御着入侵者,而在云星浩如烟海的神力面前,那一股冰冷的狂暴气息转眼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粗重的呼吸自身后传来,云星豁然转身,只见云飞岩和风遂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前方,空洞无神的眼中满是恐惧,身体因为紧张而不停抖动,口中奋力呼吸,但是即便如此也无法满足他们因为紧张而增加的对空气的需求。 玫瑰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娇艳的脸上飞起两朵彩霞,醉人双眸发出诱人的光芒,口中吐气如兰,深深诱惑着面前的云星。 “玫瑰,你怎么了?”云星关切的问道,并伸手拉住了玫瑰的手,随即双眉紧皱起来。 玫瑰的手,柔嫩滑腻,女孩子的手一向如此,但此时玫瑰的手却滚烫异常,而且手背也和她的脸颊一样通红一片。第566章 挫败感(下) 玫瑰的手,火热滚烫。。 动人的娇躯绵软无力,美丽双手软弱无骨,美艳脸庞羞红一片,极尽诱惑的样子配合低低娇喘,惹得云星心神荡漾。 云星刚刚拉住玫瑰的手,玫瑰便彻底失去了重心,身体软软的倒在云星怀中,感受到云星身上充盈的神力以及结实的胸膛,玫瑰的呼吸更加粗重起来,身体的温度再次上升,几乎要把她和云星全部融化。 娇艳欲滴的双唇一直在散发着强烈诱惑,而被诱惑的正是云星。 云星只感觉脑海中嗡嗡直响,眼前的绮丽场景足以让任何人意乱情迷,更何况现在倒在自己怀中的还是自己的女人。 火热的娇躯不自然的扭动一下,滚烫的身体带给云星更大的诱惑,狂躁气息在他的心中激荡,意识也开始逐渐迷乱,看着玫瑰那微微张开的双唇,云星徐徐垂下了头。 冰冷气息从小腹直冲上脑,躁动狂热的气息瞬间被这股冰冷浇灭,突然的变化让云星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身上的温度急剧下降,大脑重新恢复了意识,而他怀中的玫瑰也发出了一阵令人产生无限幻想的呻吟。 玫瑰的双手依然滚烫,呼吸还是很粗重,脸颊上的红霞还未曾褪去,唯一改变的是她身旁的人。 云星目光凌厉的盯着玫瑰的脸颊,单手紧握玫瑰双手,浩瀚神力缓缓注入,丝丝凉意逐渐取代了玫瑰身上的炙热,滚烫的双手慢慢恢复到正常,沿着手臂徐徐向上,凉意开始控制玫瑰的身体,她体内的燥热正在逐渐消失。 身体的温度也在降低,当她胸口的温度降下来之后,她的呼吸终于恢复,通红的脸颊虽然还未曾恢复,但是温度正在降落,红晕暂时没有褪去,为她平添了几分娇媚。 玫瑰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云星关切的脸之后,原本羞红的脸顿时更加鲜艳起来,而且脸上火辣辣的让她很不舒服。 “你终于醒了!”云星淡淡说道。“能照顾自己么。” 玫瑰低着头答应一声,娇羞的站在云星身旁,双手不自然的交叉着,眼睛的余光不断看着云星,然而云星却好像根本没有察觉。 刚才的**一幕还印在玫瑰的脑海中,然而现在她却发现,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飘渺梦幻。 可是那一刻的温情,是如此真实,让她无法分的清楚究竟是真还是梦。 如果是梦,她宁愿永远身处梦境之中。 粗重的呼吸在耳边响起,玫瑰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云飞岩和风遂正恐惧的看着前方,身体瑟瑟发抖,牙齿咯咯作响,手脚因为恐惧而不自然的扭曲着,脖子上青筋凸起,好像看到了什么让他们极度恐惧的东西。 可是在他们面前,只有空旷的荒原,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微风掠过,吹拂着云飞岩和风遂的脸颊,而就是这一个轻微动作,却让他们惶恐不已,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响。 云星紧皱双眉,站在云飞岩和风遂的身后,双手猛拍两人的肩头,一丝纯净的生命气息迅速入体,两人惊恐的大叫一声,随后双膝一软,噗通噗通的跪在了地上,额头上的冷汗沿着脸颊滚落,迅速被地面吸收。 他们的身体依然在颤抖,但是比起刚才要好得多,呼吸也平和了许多,看到云飞岩和风遂暂时无事,云星在一脸冰霜的站在了玫瑰和怪兽之间。 “星,小心点!” 玫瑰关切的说着,虽然她自己也知道云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本能的动作还是让她说出了心中的话。 云星微微垂首,随即慢慢向地面上的怪兽走去。 一步一步,脚印深深的刻在地上,云星的每一步极有规律,一步踏出,正好半米,一串笔直的脚印从玫瑰脚下一直延伸到怪兽的前面。 云星双目之中杀气毕露,狂暴气息开始笼罩一切,而对面的怪兽在感受到云星身上的威压之后立即惶恐的后退几步,然而无论他如何后退,都无法改变自己已经被云星笼罩的事实。 身如长刀,冷而锋利,云星整个人徐徐而行,压力全部放在了怪兽身上,两只小眼睛发出恐惧的光芒,可怜兮兮的看着云星,乞求着他能够放过自己,只可惜云星看不懂怪兽的表情,更不愿去看这个怪兽的表情。 既然想要伤人,就要做好被人伤的准备。 云星徐徐而行,空气中杀气渐浓,冰冷、无情。 怪兽低低哀嚎着,全身微微颤抖,一双小眼睛中流露出可怜的神色,现在的他想走却走不了,只能苦苦哀求着云星。 双方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云星走的也不慢,他的身体在怪兽眼中逐渐变大,等那一道傲然身影停止了移动的时候,怪兽心中的惶恐也达到了最顶点。 等待他的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根本不用去想就像猜得到。 云星微微抬手,手掌很小,和硕大的怪兽相比,云星的手掌简直就和一片枯草差不多。 然而就是这么一片枯草,却让怪兽瑟瑟发抖,眼中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狂暴神力凝聚在手掌,云星决定给怪兽一个痛快,刚才他所制造出来的强大压力已经让怪兽临近了崩溃边缘,至于这最后一击,还是让他痛快的离开的好。 充盈神力快速凝聚,狂暴气息逐渐从云星体内溢出,而就在他蓄力过程中,怪兽体内的气息突然活跃起来,两只小眼睛也迸发出了一份欣喜。 “你是主人的朋友?”怪兽猛的大叫一声,令云星惊讶的是,自己竟然听到懂这个家伙的声音。 仔细辨认之后云星才发现,自己并不是用耳朵听到的声音,怪兽的声音是从意识之中发出的,也就是说他们正在进行精神层面的交流,确切的说,是神识上的交流。 “你主人是谁?”云星手掌并未收回,他并不知道这个怪兽究竟想要做些什么,但是现在还没有解除危险,必要的防护还是必须做到的。 “我主人是风无言!我是他的追随者,幻境兽!”怪兽慌忙解释着:“你和主人身上的气息很像,所以我才会从地下跑出来。” “你是风无言的追随者?”云星将信将疑。 “是!你们是主人派来找我的么。”幻境兽忙不迭的和云星套近乎,毕竟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如果动手自己必死无疑。 既然打不过,那么就要和他做朋友。有这样一个朋友比有这样的敌人要好的多。 算是吧!”云星回答的模棱两可。 现在他才有些明白,为什么风无言非要玫瑰和自己一起来利顿荒原,原来这个家伙不单单是为了要训练士兵,更重要的是让自己认识一下幻境兽,顺便还要让自己担任一次运输员,把这只大型的怪兽带回暗龙森林。 一个人运送这么大一只幻境兽可能会有一些麻烦,但是如果有两个神级强者,问题就不算太大了。 想通这些,云星突然有种被人利用的挫败感,他甚至能够想象得到风无言坐在自己房间里坏笑的样子。 “主人现在在哪里,他是不是让我过去。”幻境兽有些兴奋的询问着。 云星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很大,大到让他的肩膀无力支撑,脑袋无力垂下,至于幻境兽提出的问题,他实在是有些不想回答。 幻境兽似乎对离开这个地方很感兴趣,见云星没有回答,便不停的询问,搞得云星头昏脑胀,烦不胜烦。 最终在幻境兽的反复询问下,云星还是答应了带幻境兽前往暗龙森林,让他见到他的主人。 欢快的叫声从幻境兽口中发出,硕大的身躯欢呼雀跃,只是他明显忘记了自己的体重,等到幻境兽身体落下,顿时引起了地面阵阵颤抖,而他身下的杂草瞬间就被他压成了粉末。就连地面也被他压出了几个深坑。 在外人看来,云星仅仅是在怪兽面前站了一下,然后这个怪兽就像是疯癫一般跳了起来,至于他究竟在做些什么,外界的人根本无从得知。 看到幻境兽那硕大身躯欢呼的样子,云星只能感叹没脑子的家伙果然活的轻松。 没脑子,自然就不会想那么多事情,想的事情少了,也就没有多少烦恼了。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幻境兽兴奋的询问道。 “随时可以出发,但是我们现在必须要控制了整个利顿荒原才行。”云星无奈的回答着。神识之间的交流让他很不舒服,或者说有些不习惯。 “利顿荒原有什么好控制的,这里只有浅浅的一层青草,根本就没有多少生灵存在。任何人走到这里都可以宣布利顿荒原能够成为他的领地,但是没有哪一个主神敢这样说了。”幻境兽淡淡说道。 “为什么!”云星急忙问道。 “很简单,因为没有利益!控制了这里,根本什么都无法得到,除了一片荒凉的草地。”幻境兽好像对云星的无知有些意见。 当然,有意见是要保留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很快就能走了,只是究竟什么时候走,还是他们说了算。” 云星说完一指远处的近两万士兵,可是出现在他的视野范围内的并不是站立着的士兵,那些士兵全部倒在地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动静。第568章 命苦(下) 凄惨的嚎叫,从幻境兽的口中痛苦发出。、 山峦一般的身躯剧烈摇晃着,尾巴奋力一拍,荒凉的地面上立即被他拍出一道深深沟壑。 上万名士兵一起把武器砸在他的身上到没有什么,但是折断的木棍和长矛上面都有长短不一的断茬,那些才是真正让他感觉到痛苦的根源。 尘土随着幻境兽身躯的抖动喧嚣而起,阵阵狂风掠过,吹的士兵们站立不稳,在加上幻境兽身躯的碾压,很多士兵不得不暂时躲开,避其锋芒。 “上!” 一直蓄势待发的预备队高声怒吼,两千人同时启动,向着幻境兽急速冲来。 趁他病要他命! 战场上从来都没有仁慈与怜爱,在这里只有你死我活,只有不死不休。 两千人的队伍原本微不足道,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成为决定一切的因素。幻境兽已经受了轻伤,而预备队就要让这种轻伤变成重伤,最后让重伤变成死亡。 看到预备队出击,那些被幻境兽逼迫的暂时后退的士兵再次一涌而上,人多力量大,他们就是要用人数上的优势对幻境兽进行屠杀。 幻境兽痛苦的晃动着身躯,尾巴不断拍打着地面,山峦一般的身躯上有些地方已经被刺破,鲜血汩汩而出。 枯黄的草地,裸露的地面,漫天尘土被扬起,而地面上已经出现了斑斑血迹,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 幻境兽的嚎叫越来越响,而这样的声音不但没有让士兵退缩,反而激发了他们更加凶残的攻击,每个人心中都有邪恶的一面,在陷入疯狂之中,所有士兵已经把恐惧放在了一边,现在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杀戮。 杀死这一只怪兽,用它的血来证明自己的威武和强大! 幻境兽扭动的身躯越发剧烈,他一直处于痛苦之中,因为有一个声音始终要求他绝对不能还手。 在别人拼死一战的情况下,不能还手就只能挨打,而且很有可能会死在对方手里。 “杀了他!” “兄弟们,一起上!” “冲!” 上万人一起呐喊,在预备队这个生力军加入之后,幻境兽的情况越发糟糕,血流如注,地面上已经被他全部染红,而那些士兵却没有任何停手的迹象。 兴奋的叫嚷,此起彼伏的呼喊,猖狂的叫嚣,在这一刻,每个人隐藏在心中的邪恶得到了全面释放,在士兵们的眼中,没有生命,只有杀戮。 “全部停手!” 震耳欲聋的怒吼响彻天际,洪亮的声音震得所有人耳朵生疼,兴奋之中的大脑似乎被泼上了一盆冷水,狂热躁动顷刻间被浇灭,所有士兵迷茫的彼此观望着,手中的武器也无力垂落。 趁此机会,幻境兽晃动着巨大的身躯急忙逃离了士兵们的包围圈,身上浮现出淡淡光晕,修复着受伤的身体。 高空中,傲然身影静静漂浮,笼罩一切的神力控制着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至高无上的威严让士兵全部恭敬站立,表情肃穆的看着空中的身影。 “拜见云星大人!” 所有士兵恭敬的单膝跪地,认真的说着。 云星轻哼一声,淡淡说道:“全部休息,后面的训练很快就会开始!” 随后云星命令云飞岩和风遂归队,任命他们为士兵长,全面主管这些士兵的训练。 等到云星飞到幻境兽身旁的时候,神识中响起了幻境兽无尽的哭诉。 “为什么不让我还手,他们差点把我打死!” “你比我的主人还狠,你们都是坏人!” “我很疼,我的身上已经被那些人划破了很多地方!” 幻境兽不断埋怨着云星,就像是一个孩子哭诉着自己的痛苦,小眼睛之中流露出可怜的神色,看上去即可怜又滑稽。 “辛苦你了!不过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你主人的安排,你如果要怪,就要怪你的主人心狠!”云星静静安慰着幻境兽,反正风无言不在这里,自己就拿风无言暂时做一些挡箭牌。 “唉,命苦啊!”幻境兽突然发出一声感慨,这么一句倒是让云星惊讶不已。 “他在干什么呢。” 不知何时,玫瑰已经落在了云星身旁,在看到幻境兽楚楚可怜的样子和云星有些惊讶的表情之后,玫瑰好奇的问着。 “他说他命苦!”云星笑着说道。 “他?他也懂得命苦?”玫瑰惊讶的问道。 “可能!”云星呵呵笑答。 玫瑰上下打量着幻境兽,对他的好奇顿时增加了许多。那一双小眼睛中闪烁着求助的光芒,让玫瑰忍不住想要发笑。 。 辽阔的利顿荒原,成为了云星绝佳训练场,尤其在拥有了幻境兽之后,对于士兵的训练也有了一定的对比性,幻境兽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接受着士兵的攻击,但是在云星的授意下,他已经能够做出一些轻微的还击,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保证不伤害士兵的情况才能做的。 榜样的力量在云飞岩和风遂的身上得到了最佳体现,自从获得神力之后,两人几乎一刻不停的训练、吸收天地元力、训练,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种简单枯燥的过程,简单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他们这样近似于拼命的训练态度也感染了所有人。 不再有人叫苦叫累,也没有人主动提出休息,每个人都激发出自己的每一份潜能,身体累了紧紧是就地休息一会便重新投入到了训练之中。 分组对抗、阵型演练、对战幻境兽,三种训练科目从未停歇过,而幻境兽也终于找到了肆虐的机会,每一次他都会把那些士兵戏耍的晕头转向,每当他想到自己当初被这些人刺得浑身是伤的情景,他心中就会找到一种大仇得报的痛快感觉。 在无休止的训练和战斗中,两万名士兵终于开始出现死伤,体质较差的人率先无法承受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和战斗,在身体长期处于疲劳状态的情况下,有些人在耗尽了自己最后的体力之后无声的倒下,便再也没有起来。 有训练,就会有意外,有战斗,就会有死伤。 每一个倒下的士兵,都是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上,在他们的生命中,已经没有了后退这个想法,在触及更高层次的目标之后,他们选择了前进,并且决不后退,哪怕为此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倒下的士兵获得了一个简单却庄重的葬礼,而获得一个葬礼,对于暗神界生灵来说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厮杀不断的暗神界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葬礼,对于习惯了杀戮的生命来说,生是起点,死既是终点也是下一次生命的起点。他们从来没有为死者举行过葬礼,更没有举行葬礼的想法。 而现在,每一个倒下的士兵,都会获得一份至高无上的荣耀:一万多名战友同时为他默哀,云星和玫瑰同时为他表示哀悼,幻境兽为他开辟出一方属于他的土地! 葬礼的出现,让死亡变得不再可怕,也让士兵们对云星和玫瑰的崇敬变得更加强烈。 一个能够体谅关心下属的领导者,才能够真正的赢得民心。 在云飞岩和风遂之后,云星经过多日的训练,再次为二十名士兵输入神力,帮助他们踏入基神的行列,而随着这二十名基神的出现,士兵们训练的热情再次高涨、 希望再次摆在了士兵的面前,机会同样也重新出现,剩下的只有看他们愿不愿意自己去抓住这么一个机会。 所有士兵开始拼命,既要和别人一较高下,还要和自己内心的懒惰作斗争,拥有了神力之后就等于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而且还能像更高层次迈进。 诱惑,是所有都无法抗拒的! 看到士兵们每天近似于疯狂的训练和战斗,云星有种难以言明的自豪。他的训练手段和晶玉类似,但是与晶玉的强行压迫不同,他更注重兴趣和自我意识的培养,当一个人主动要求学习的时候,他取得的成果往往比被动学习要大的多。 玫瑰站在云星身旁,静静注视着自己的男人,自从在狂龙大陆认识云星之后,他一直没有让自己失望,无论做什么事,云星都能做到尽善尽美,而这一次也不例外,能够把一群乌合之众调教成奋发向上的人才,云星的功劳自不必说。 然而一切都有利有弊,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一定隐藏着什么危险,而玫瑰也渐渐看到了一丝异样。 人数在减少,但是基数太大,所以他们手里的士兵人数还在一万五千人以上,而这一万多人如此拼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获得神力,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你准备培养多少基神?”当玫瑰发现这个问题之后第一时间向云星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多!”云星轻松回答。 “不多究竟是多少?”玫瑰毫不退让。 “不多的意思就是我也不知道,但是绝对不可能是两万人!”云星笑呵呵的回答。 “你知不知道那些士兵拼命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就是为了获取神力,如果他们知道有人一定不会获得神力,你不怕他们失去训练的动力。”玫瑰质问着云星,既然有人获得,那么就一定有人不可能获得。每个人体质不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神的。 “不怕!因为没有人会放弃!” 云星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把目光放在了正在拼命训练的士兵身上。第569章 弱肉强食(上) 微风吹拂着云星的黑色长发,长长发丝在风中飞舞,犹如调皮的孩子的手指,轻轻拂过云星的脸颊。, 他的目光还盯着远方,在那里站立着一群气喘吁吁却精神亢奋的年轻人。他们的手中拿着长短不一的木棍、长矛,有些演练着阵型,有些围攻着幻境兽,而剩下的则是疯狂对战。 他们都在为一个目标奋斗,上万人的目标相同,其竞争当然很激烈,但是激烈的竞争并没有让他们退缩。 玫瑰随着云星的目光看过去,那些普通士兵还在一份虚无缥缈的未来奋斗着。 “如果有人知道自己不可能获得神力,他们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玫瑰略微担忧的说着。 “你知道谁不能获得神力么。”云星微笑着转过头,低声问道。 “训练还没有结束,我怎么会知道。”玫瑰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云星稍微一顿,指着训练中的士兵对玫瑰说道:“他们更不知道!” 前途一切未知,但正因为无法看清楚,朦胧之中的诱惑才是更吸引人的。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而在看到实现梦想的途径之后,谁都无法抗拒这种诱惑,有时明知这条路极其艰险,而且获得成功的可能也不会太大,但是人们依然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云星平静的看着玫瑰,低声道:“士兵们并不知道谁会获得神力,但是他们很清楚,在他们当中,一定会有人失去获得神力的资格,机会只照顾有准备的人,所以他们一定会付出一切,因为他们并不像成为那一个被淘汰的人。” 玫瑰若有所思的低着头,轻声道:“你给了他们希望,但是也会让他们绝望。” 云星柔声道:“在这个世界,没有希望就只有死路一条,我们不是过来救济他们的,而是为了征服,为了风无言和星兰,我可以给他们希望,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至于他们愿不愿意把握希望,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玫瑰默默看了云星一眼,虽然心中无奈,但是她也明白云星说的是事实。 士兵们拼搏、奋斗,仅仅是为了能够活的久一点,过得好一点,云星给了他们希望,但是这条路同时也一条死路,不能成功就只能死亡。 前进还是后退,主动权一直都在士兵的手中,而且他们无一例外的选择了同一个方向。 在前进的道路上,他们不但要和自己的战友比较,也要和自己进行一场豪赌,而他们的生命就是最后的赌注。 云星默默的看着远处正在奋力搏杀的士兵,刚毅精致的脸上只有凝重。在他的身旁,玫瑰则是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 风吹起了他们的长发,发丝乱舞,一如他们此刻的内心,乱! 。 暗神界的最北方,寒冷是这里永久的别称,冰天雪地之中,顽强的生命在延续着他们的历史,已经适应了寒冷的生灵在这片几乎不能生存的土地上坚挺着。 一只雪狐从冰窟之中爬出来,明亮的眼睛四下观望许久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迈出了自己的脚步,雪狐通体雪白,只有两只眼睛发出黝黑的亮光,它在行走的时候也是谨慎小心,在确认了前方安全之后才向前走动几步,然后娇小灵活的身躯再次停下,小脑袋来回摆动观察许久。 寒极冰川中存活的生命并不是很多,雪狐就是其中之一,它依靠冰川下面的刀鱼为生,在常年冰雪覆盖的寒极冰川,雪狐每次捕捉刀鱼都要小心翼翼的跑到距离自己的窝几百米外的冰层,然后打破一些薄的冰层,只要破开冰层,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冰层下面的水中有大量刀鱼,这些鱼在水中长期无法呼吸到足够的空气,一旦冰层破开,那些刀鱼就会奋不顾身的向破开的地方冲过来,虽然他们都知道每次有冰层破开都会有很多同伴被抓走,但是刀鱼们还是会一窝蜂的冲过来,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中他们一直都在告诫自己,被抓走的可能是别人,自己一定不会被抓的。 美丽的雪狐在雪地上查看了许久才重新启动,它的身体一直紧贴着雪堆,依靠着与大地几乎融为一体的肤色,它谨慎的向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雪层开始变得薄了起来,前方的已经能够看到反射着晶莹光辉的冰层,想到自己就要吃到美味的刀鱼了,小雪狐眼中的光芒顿时又明亮了许多。 厚厚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密集细小的脚印,但是随着阵风掠过,别的地方的雪飘飞过来,很快便掩盖住了雪狐的痕迹。 冰层就在眼前,雪狐兴奋的睁大了双眼,小脑袋左右晃动,而且还十分聪明的抛了一团雪过去,可是在等待了许久之后,前方的道路上依然没有一点动静,雪狐终于放下心来,欢快的向冰层跑去。 纤细的爪子在冰层上不断敲击,它需要确定哪里的冰层最薄,那样它就不需要耗费太多时间,而在它的窝里,还有几只小小雪狐在等待着它。 啪啪!咔嚓! 雪狐在冰层上来回敲击,在它的小爪子敲打了一会之后,终于在冰雪相交的一个地方让它找到了最理想的敲击点。 而且这个位置也很隐蔽,上面有厚厚的白雪遮挡,十分不容易被别的生命发现,尤其是那些身材高大凶猛(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