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20部分_纵横异界的狂战士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2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20部分
纵横异界的狂战士-第320部分脸上长出了一朵花。 被四双眼睛同时盯着,风无言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脸上是不是真的长了一朵花,而且还是那种人人乐见的鲜艳红花。 风无言轻咳一声,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达纳特斯皱眉道:“你就这样放他回去了。” 风无言同样一皱眉道:“不让他回去难道还要在这里养着他么。” 达纳特斯急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放他回去,一会我们就要面对两个主神的攻击。” 风无言做出恍然大悟状:“啊,这样啊。我早就想到了。” 达纳特斯一怔,对风无言的话有些费解。既然早就想到了,为什么还要放一个强力对手回去。 洛克笑嘻嘻的问道:“那你现在又把我赢两个主神么。” 风无言露出笑颜道:“有!不但有,而且我十分肯定,我一定能赢!” 话语里,透漏着无尽的豪迈与信心。 这不是单纯的自大,也并非盲目的自夸,而是一种端倪天下的气魄,一种对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 若非有了充足的把握,风无言又怎么会如此自信。 洛克笑呵呵的看着风无言,识趣的闭上了嘴。他见到过无数次这样的表情,而且他也对风无言太熟悉了。见到这个表情,就说明风无言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与能力去赢得胜利。 只是在达纳特斯、玲珑和傲行龙的心中,他们还有几分疑惑。毕竟对手是两个主神,而两个主神的联手,并非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强者的联合,若是配合得当,取得的效果将会是成倍的增加,当索伯和达留斯联手的时候,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风无言哈哈一笑,率先向神殿走去,在这里多说无益,还不如直接去做。胜败,做过了自然就知道了。 冰雪之地,寒冷刺骨,只是对于他们来说也经没什么大碍,傲行龙一直被黑火包围,同样感受不到什么寒冷。雪白的冰雪上,几个身影正在走动,缓慢但却坚定。 就在他们距离神殿还有数米距离时,神殿的大门竟然自己打开了,乌拉和奇星从里面走出,做出了请的姿势。 达留斯竟然主动邀请风无言一行进去,如此礼遇,倒是出乎了风无言的意料。 达纳特斯和洛克同时一皱眉,达留斯的举动有些反常,他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风无言倒是很干脆,微笑着向乌拉和奇星致谢后迈步走了进去,就像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随便。洛克和达纳特斯虽然心有疑惑,但是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神殿内,金碧辉煌,珠玉满堂,以金砖宝石堆砌而成的神殿,正在散发着他独有的魅力,不过风无言看到神殿内的陈设之后不由得撇了撇嘴,显然对神殿内的摆设有些不满意。 暗神界的神殿几乎是千篇一律,难道他们就不能换一个装饰吗。全部都是金砖加宝石,看上去富丽堂皇,但是却给人一种暴发户的低俗与无知。 一身火焰的傲行龙和玲珑并肩进入,由于傲行龙的目标太过明显,所以在他刚刚进入之后,乌拉便开口道:“这里并不冷,你可以熄灭你的火焰。” 达纳特斯单手一挥,黑色火焰随即消失,神殿之中的确不冷,温暖如春,若是这里再摆上几盆鲜花,或许能够增添几分生机。 神殿的中央高台上,达留斯懒洋洋的坐着,索伯恭敬的站立一旁,只是从他怨毒的眼神中足以看出,索伯现在恨不得一口咬死达留斯。 风无言笑着看向达留斯,而达留斯同样笑着看风无言。若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相识多年的好友。 “好久不见,想不到你们竟然找到这里了。”达留斯淡淡的说道。 “来到寒极冰川,若是不来拜见达留斯,岂不是显得太过无礼。难道你不欢迎我们么。”风无言笑问道。 “哪里话,欢迎,当然欢迎。我们总算是相识一场,一回生二回熟,你们能来,我当然欢迎。”达留斯哈哈笑着说道。 “只是不知道你准备怎么欢迎我们。”风无言笑呵呵的问道。 “那么你们登门拜访,有没有准备礼品呢。若是没有礼品,可是很无礼的。”达留斯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礼品当然有,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要。”风无言同样皮笑肉不笑。 “只要是礼品,我一向不会拒绝。”达留斯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如此猖狂。 “那好,你来接收吧。礼品就在这。”风无言也附和着大笑。 “在哪?我怎么没有看见。”达留斯有些意外的看着风无言,忽然间眼睛一直:“你!” “不错,就是我。我就是礼品。”风无言满脸认真的说着。 他竟然把自己当做了礼物送了出去,可是他这一份大礼,未免太重了一些。 一个神级强者都会是争抢的目标,而一个主神级别的强者,那根本就不是能够争取过来的了,能够达到主神级别,都是实力超群智力超群的人,这样的人,不是能够随便招揽的。第485章 礼品(下) 达留斯在沉默,因为他需要思考,思考一下风无言的目的。! 一个干把自己当做礼品送出去的家伙,绝对不会有一个正常的脑袋,可是风无言非但正常,而且很聪明,若不聪明,他又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神力提高到了暗神界主神级别。 他们刚来暗神界之时,也不过是一个初神,可是短短几年间,他已经从初神攀升到了主神,这样一个传奇似的强者,怎么可能随便把自己送出去,而且还是送给一个主神。 达留斯思索良久,最后长出一口气道:“这个礼品,我不敢收!” 风无言双目带笑道:“可是我是真心实意的想要送给你的。” 达留斯叹息道:“这份礼物太过贵重,我要不起!” 一个主神级别的强者,恐怕谁都要不起。一只小猫谁都愿意要,但若是一只猛虎,只怕没有多少人敢要。小猫温顺可人,但是猛虎在身旁,只怕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可能。 风无言现在绝不是小猫,而是猛虎蛟龙,收下了他,只怕达留斯到时候死了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猛虎卧身侧,只怕谁也睡不安稳。达留斯可不愿意把一个祸患留在自己的身边。 风无言叹息不止,好像在为达留斯叹息,又像是为自己叹息。 “你的礼品我不敢收,只是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些什么。”达留斯笑吟吟的询问道。 “我们千里迢迢的赶来,当然是为了一笔债。”风无言笑道。 “难道说,我还欠了你们一笔债不成。”达留斯脸色如常,只是说话多了几分冰冷。 “身为主神果然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忘记了无尽平原上的事情了么。我们几个差一点死在你的手里,这一份债,不讨回来实在是说不过去啊。”风无言依然笑嘻嘻的说着。 “呵呵,好啊。我一向不喜欢欠债。既然来了,那么这份债,我还!”达留斯哈哈大笑,身体直立,一股凌厉的杀气瞬间迸发。 风无言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达留斯的气势根本不存在,浅浅笑意洋溢在脸上,灿烂的笑容几乎要将神殿外的冰雪融化。 达留斯也在笑,只是他的笑容多少有些阴险,看上去是那么恐怖邪恶。 乌拉和奇星开始向玲珑和傲行龙移动,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过风无言,但是对于傲行龙,他们还是自信有这个把握的。 索伯一脸淡然的站在达留斯的身旁,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身旁剑拔弩张的样子。或者是,在他的眼中,一切的紧张与恐惧都已经不存在了,当他被抓成为奴仆的那一刻起,他已经不在乎了。 人未亡,心已死。 当放弃了一切,看透了生死,所有的危险也就不再是危险了。恐惧、紧张、彷徨都已经不再,他已经成为了一具躯壳,一具行尸走肉。 神殿内的温度急剧下降,丝丝凉意充斥在其中,傲行龙忍不住打了几个冷颤,然后有些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里的都是一群神级强者,一旦开战,自己会不会被波及,还是一个未知数。 紧张的气氛在神殿中出现,风无言对抗着达留斯的威压,同样是主神级别,他们两个倒是旗鼓相当。洛克和达纳特斯稳稳的站在他的身后,充盈的神力立即出现,一时间三道气息出现,达留斯的气势顿时被全面压制。 高手作战,讲究攻心为上,以气势占优,未战而先占据主动,一旦动手,必将势如破竹,取得最后的胜利。 达留斯气势衰败,虽有心反击,奈何对方三个主神级别的强者,有心无力。索伯虽然归顺为奴仆,但是没有自己的命令,他是绝不会动弹的。 “动手!杀了他们!”达留斯冷冷的下达攻击命令,索伯在接到命令的第一时间便飞了出去。 此时的索伯已经重新穿上了铠甲,厚重的铠甲包裹全身,索伯就像是一块黑色巨石,正在向风无言他们袭来。只不过巨石的一只手臂还没有恢复,现在只能无力的耷拉着。 索伯的目标并不是风无言,而是他身后的洛克和达纳特斯。 风无言,需要留给达留斯!这是达留斯的命令,同时也是索伯的意愿。刚才一战,索伯已经很清楚,自己绝非风无言的对手,至于达留斯,恐怕他也不可能战胜风无言。 惊雷闪电与死亡黑气瞬间充斥在整个神殿之中,神殿虽大,但是奈何惊雷与死气的威力过于巨大,更何况还有索伯的神力反弹,能量冲击震得神殿晃动不止,伴随着洛克的第二次攻击,偌大的达留斯神殿轰然崩塌! 金光灿烂的神殿开始垮塌,珠玉黄金散落一地,只是这些身为之物并不能引起在场身影的注意,他们的眼睛,全部都盯在了对手身上。 风雨飘摇之中,风无言和达留斯依然静静站立,他们身旁已经战火连天,可是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战斗还没有开始。 乌拉和奇星在索伯启动的同时也开始向玲珑和傲行龙飞去,在他们看来,一个玲珑应该还不足以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而那个傲行龙,根本就是普通人,在这里非但帮不上忙,只怕还会连累玲珑。 “烈焰之墙!” 呼呼的火焰凭空出现,玲珑和傲行龙面前出现了数十道火焰形成的墙壁,炙热的高温几乎要将一切融化。 乌拉和奇星同时阴险的笑了起来,身体快速旋转,卷起了阵阵狂风之后迅速穿过火墙,然而就在他们刚刚穿过火墙之后立即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 玲珑和傲行龙已经不见了!他们原本就在火墙后面,可是现在却不见了踪影! 乌拉和奇星同时产生不祥的预感,就在他们刚刚察觉不对劲的地方时,地面上猛然掀起了惊天大火,那些火焰仿佛是从地面上直接燃烧起来,整个大地几乎成为了一片火的海洋。 嗞嗞的声音从火焰中发出,玲珑和傲行龙在火焰外面全神戒备着,就在他们还在观望的时候,炽热的火焰突然变得飘渺起来,然后竟然快速凝结冰封,所有的火焰生生被冰封起来,构成了一副绝美的火焰冰柱! 冰,竟然把火焰冻住了! 咔嚓! 冰封的火焰开裂、粉碎,最后化作了天地间的风雪。 乌拉和奇星满面怒容,双目冷冷的看着玲珑和傲行龙,他们的头发都已经被烧焦,脸上还有些被熏黑的迹象,看上去狼狈了许多。 “冰雪之舞!” 乌拉和奇星同时大叫一声,身体快速旋转,漫天冰雪飞舞而起,向着玲珑和傲行龙疾驰而来,飞行过程中,冰雪逐渐凝聚,形成了一个个的冰锥,尖锐的冰锥泛着阵阵寒光,摄人心魄。 赤色火焰快速发出,玲珑在发出火焰之后立即后撤,对方是两个暗神仆从级别的强者,自己虽然不怕,但是有了傲行龙这个累赘,打起来总是束手束脚,无法尽情攻击。 冰锥迅速融化,然而第一层的冰锥刚刚融化,乌拉和奇星已经开始凝聚起第二层、第三层的冰锥,火焰正在逐渐被冰水浇灭,但是冰锥却还在源源不断的凝聚着。 这里是达留斯的主场,同时也是乌拉和奇星的主场,在这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冰雪,有充盈的天地元力,冰锥几乎是可以无限制的制造出来。 傲行龙心中焦急,但是却苦于实力不足而无法帮上忙,只能被动的在一旁干着急。他明知对方是把自己当做了主要目标,只可惜现在的他并不能还手攻击。 现在的自己,已经成为了玲珑的拖累,傲行龙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多余。 或许,自己死了,玲珑会轻松的多!傲行龙突然在脑海中冒出这么一个想法。 仔细想想,自己的任务基本上也结束了,风无言他们已经踏遍了暗神界的疆域,四大主神的领地他们都已经了解,自己的作用会越来越小,至于狼原族的仇,自己肯定已经无法报了,但是有风无言在,狼原族或许还能报仇,那么即便是自己死了,也没有什么。 离开,或许是最佳的选择。 玲珑正在和乌拉和奇星奋战着,根本没有顾及傲行龙的想法,她只需要保证傲行龙的安全就行了。 一团猛烈的火焰从手中发出,逼退了乌拉和奇星的一次攻击,玲珑稳稳站定,把傲行龙挡在了身后,同时秀眉倒竖,杏眼圆翻,冷冷的注视着两个仆从。 乌拉和奇星突然就这样静止不动,双目中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难道是自己的攻击太强了,让他们感觉到惊讶了。玲珑暗自思索着,可是最后却摇了摇头,如果能够让他们惊讶,刚才分开的刹那他们就应该表现出来,为何到现在才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闷哼,从玲珑的背后传来,不祥的预感直冲脑门,玲珑霍然转身,入眼之处,一片猩红。 傲行龙左手手腕血流如注,在他的身下,鲜血已经染红了大片冰雪,显然是早已割伤,而那一声闷哼,是他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才不小心发出的。 “傲行龙!”玲珑惊恐的大叫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呵呵,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割腕自杀很疼!”傲行龙轻轻的说了一句,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死亡的气息,双目一闭,气息就此消失。 几道气息呼啸而至,风无言、洛克、达纳特斯同时落在傲行龙身旁,未曾说话,双目却已是满含晶莹。 朝夕相处的同伴,竟然就这样离开,而他,也仅仅是为了不拖累自己。 风无言感觉怀中一阵异动,摸索之下原来是瀚海血石正在不正常的抖动着,风无言刚刚把他拿出来,血石像是有了自我声明一般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正好落在了那一滩鲜血之中。第486章 成全 冰雪已经被鲜血染红,瀚海血石掉落在血迹中,晶莹的钻石立即变得红润起来。! 玲珑和风无言他们还想看看瀚海血石究竟有什么异样,只可惜达留斯他们却并不想给他们足够的时间。 瀚海血石刚刚落地,达留斯和乌拉、奇星已经攻了过来,人未至,袭击移到。 冰锥、冰柱、铺天盖地而来,风无言他们只能迎战,否则,势必要被那些冰雪之物给扎个透心凉。 玲珑重新迎上了乌拉和奇星,而这一次,两位仆从突然发现,刚才他们面对的还只是一团温热的火焰,但是现在,他们碰上的却是一团烈火,一团足以把他们彻底烧死的烈火。 “烈焰焚天!” 玲珑冷喝一声,赤色火焰冲天而起,密集的火焰追击着乌拉,无数火线冲击着奇星,两个仆从费尽全力才把面前的火焰熄灭,冰雪凝聚而起的冰柱在火焰面前几乎变得脆弱不堪。 “炽焰连斩!” 火焰形成一个个半月形的扇面,向着两位仆从接连不断的发射,玲珑仿佛已经陷入了疯癫,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她的实力本就在乌拉和奇星之上,在玩命的情况下,两位仆从焉有获胜的道理。 连续的打击让两个仆从狼狈不堪,虽然侥幸躲开了攻击,但是他们自身的神力也消耗巨大,体力和精力更是消耗的极大,脸上的焦黑越来越多,头发更是被烧得一点不剩。 火团、火线不停发射,玲珑就像是一个永不疲倦的攻击炮台,对乌拉和奇星狂轰滥炸,在他们体力虚弱的时候,所有火焰击中包围,瞬间便把两个仆从围在里面。 玲珑眼中满含杀气,双手用力一握,空中的火焰迅速收缩,随着火焰的浓缩,两个仆从的身影从中间掉了出来。 不过他们并未掉落在地上,而是继续悬浮在空中,头发已经被烧没了,脸上也是漆黑一片,但是他们身上却是干净得很,仔细想来,玲珑这才发现,他们身上的铠甲不见了。 “以为脱了铠甲就能打败我了么。”玲珑暗自冷笑一声,手臂上火焰继续升腾,火焰连续不断的发出,不过这一次火焰并没有把两个仆从包围,而是被他们的冰雪给击落、浇灭。 玲珑微微一愣,随即嘴角露出阴森的笑容,火红色的身影突然爆射而出,朝着乌拉急速飞去,红色的身影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之后稳稳撞在了乌拉身上,差点把他直接给撞死过去。 灵巧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乌拉的脑袋,玲珑用膝盖狠狠的撞了上去,同时双手火焰齐发,炙烤着乌拉的头。 痛苦的声音并没有发出来,因为还不等乌拉叫出声来,玲珑已经把他朝着奇星用力甩去,两位仆从虽然强悍,但在更强的对手面前,他们也只有挨打的份。 右手平举,玲珑瞄准了两位仆从的身体,体内神力急速催动,一记火球破空而出,呼啸而来的火球,映衬着两张惊恐的脸。 乌拉和奇星现在才发现自己的错误,那就是低估了玲珑的实力,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主神级别,可是他们却一直认为她不过是暗神仆从级别。 他们的战斗开始的快,结束得也快,就在两位仆从被火球击中的刹那,两只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他们的脖子,他们最后的意识就是对方的力量好强。 一股奇异的香味涌进他们的鼻腔,脖子那里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们窒息,这奇异的香味成为他们对暗神界最后的美好回忆。 玲珑双臂回收,两个仆从的身体无力从空中坠落,只留下她那火红色的身影在冰雪上空骄傲挺立。 索伯已经再次褪去了铠甲,与洛克、达纳特斯的战斗也进行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双方都已经释放出自己最强的攻击力,神力充斥天地,爆炸接连不断,闪电、死气、狂风在不断交织,不时会有爆炸声从交战的场地上传来。 以一敌二,索伯打的并不算差,只能说他的运气不好,在被风无言刺伤了手臂之后,他一直未能恢复,此时战斗起来,已经显得有些吃力,不过好在洛克和达纳特斯之间的配合并没有达到天衣无缝的地步,索伯一时倒还能坚持下去。 “雷击,破魔连斩!” 洛克大喝一声,手中雷电连续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在空中回荡,索伯身形急速闪躲,就在他刚刚躲开了洛克的攻击之后,背后已经掠起阵阵阴风,索伯身体不停,向旁边横移数米,只见三把黑色短刃呼啸而过,在空中划出三道痕迹之后消失不见。 单臂晃动,狂风随之而起,旋风一分为二,朝着洛克和达纳特斯分别飞去,就在旋风出现之后,索伯的身体也快速移动起来,瞄准洛克的方位急速而去。 想要取胜,就要找到合适的突破口,而洛克就是索伯找到的突破口。毕竟相对来说,索伯对洛克更熟悉一些。 看到索伯的身影,洛克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手臂上缭绕的闪电也不再出现,眼睛死死盯着索伯,神力大量外泄,但是却并未引得多少闪电出现。 旋风转眼及至,洛克双臂交叉挡在眼前,割裂一切的旋风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堆密集的伤口,不过并未伤及筋骨,而且鲜血都没有流出多少。 致命的不是旋风,而是旋风后面的索伯! 单手握拳,猛然向前击出,凌厉的威压震慑着洛克的心,索伯似乎准备一击彻底击毙洛克。 砰! 洛克的身体被索伯打的向后倒飞数十米,就连嘴角都已经溢出了鲜血,双臂更是完全麻木,洛克略微惊讶的看了一眼索伯,实在是想不到这个落魄主神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幽冥之刃!” 索伯击退了洛克,但是同时也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达纳特斯,而在生死相搏之时,把后背交给对手,往往意味着死亡。 九把黑色短刃悄无声息的飞行到了索伯的背后,等到他察觉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只感觉背上刺入了冰冷的器物,然后丝丝凉意从背后传来,一股强悍的破坏之力迅速入体,体内的神力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这一股气息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 “爆!” 远处的洛克大叫一声,还不等索伯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他的身旁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闪电光束,这些闪电凭空出现,来的如此突然,根本就没有给索伯任何反应时间。 轰隆隆的巨响连环响起,索伯就像是身处雷区的蚂蚁,被连续的爆炸震得头晕脑胀,而且体内的情况更糟,达纳特斯的幽冥之刃入体之后立即开始了破坏他身体的过程,那些死亡之气就像是一群疯狂的破坏分子,在体内肆意吞噬着一切,身体上的创伤加上体内的伤害,使得索伯神力迅速衰减,不复刚才之勇。 洛克一脸嬉笑的出现在索伯的面前,似乎正在嘲笑着对方的无知与无能,然而他却从索伯的眼中看不到一丝绝望与失落。 他唯一能看到的,只有冷漠,一种对生死的冷漠,对自己的冷漠。 突然间,洛克仿佛能够明白,为什么风无言放索伯回来,为什么不杀了他。 对于一个根本无视自己生死的主神来说,杀了他,或许就是成全了他。 达纳特斯高举双手,黑色气息快速凝聚,死亡之气开始包围索伯,然而就在那些死气即将吞噬索伯的刹那,天地间突然一阵晃动,所有的黑气消失不见,索伯瞬间转危为安。 达纳特斯和洛克一脸迷茫的看着索伯,而索伯同样是疑惑不解。 他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屈辱的生存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折磨,离开却是解脱。可是,为什么在最后时刻他却死不了。如果说风无言是因为拥有了瀚海血石而无法杀死他的话,那么洛克和达纳特斯为什么也杀不了他。 三双疑惑的眼睛对视着,最后却始终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刚才还打的你死我活的对手,现在竟然傻乎乎的对视着,如此场景只怕谁见了都会感觉到好笑,可是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发生了。 轰! 巨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宁静,只见空中两条身影快速分开,一方金光四射,另一方则是黑气缭绕。 风无言和达留斯的战斗依然在进行着,并未因为别人的停顿而收手。 长枪横握,风无言猛然把长枪向达留斯抛去,同时双手结印,四道封印光环横空出世,在风无言的身旁上下律动,只等长枪爆炸的一刻。 达留斯身前黑气翻涌,鎏金长枪在飞行到他的眼前之后,突然停滞不前,慢慢融化在了黑色的气息之中。 四道封印光环破空而出,从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同时攻击达留斯,而风无言则是凝气成剑,纵身向达留斯飞去。 长剑光芒四射,达留斯在看到剑光之后微微眯起眼睛,然后便看到了数十把长剑。 剑阵,向达留斯劈头盖脸而来,然而持剑的人,却已经消失。 达留斯身在高空,快速移动之后,双手朝着剑阵猛然一挥,黑色翻涌的气息立即笼罩了那些长剑,不消片刻,长剑的能量耗尽,剑阵自然消失。 咔咔咔咔!四声清脆的声音在达留斯身上响起,然后四道耀眼的光环同时出现。第487章 野心 达留斯试图挣扎,谁料想竟是越挣扎越紧。! 他曾经见过这些东西,只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被这些封印术给捆住。 冰冷的杀气从背后掠起,达留斯试图转身,只是在努力许久之后却不得不放弃了尝试,只能尽全力移动身体,躲避着身后的攻击。 唰!长枪擦着达留斯的身体通过,而后风无言快速掠过,带起阵阵劲风。 长枪回扫,但是风无言的身体并未作出任何停留的态势,而是径直向前飞去,达留斯稍微愣神,随即便听到了一声巨响。 强烈的爆炸在身旁出现,劲气吹的他站立不稳,天地元力也被炸散,能量爆裂形成巨浪几乎要摧毁他的身体,强劲气浪在空中急速散开,整个空间似乎都要被彻底撕碎。 风无言在战神之刃爆裂之后停了下来,静静注视着空中悬浮着的达留斯,此时的他已经有些脱力,刚才的爆炸消耗掉了他大量神力,而且在封印术的影响下,达留斯不能顺畅的运用神力,多少让他有些不舒服。 “收!”风无言冷冷的单手一握,那四道晶莹光环立即勒紧了几分。 达留斯倒吸一口冷气,身上的疼痛清晰传来,他甚至已经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光环还在继续收缩着,达留斯的身体正在逐渐变形,骨头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响声,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达留斯都已经是穷途末路。 “幻龙之舞!” 达留斯猛然大叫一声,身上的封印光环顿时亮了起来,一种病态的闪光在光环上出现,道道裂纹布满了整个光环,随着清脆的碎裂声,光环同时粉碎,而后一声响亮龙吟响彻九霄。 “爆裂吧!龙舞!” 双手向天,达留斯神力疯狂溢出,牵引着天地间的澎湃能量,冰雪之地好似正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无论是冰川还是雪地,都在剧烈颤抖着,而与之相比,风无言的颤抖尤为剧烈。 白衣白发已经抖成一团,风无言体内的神力再次开始了沸腾,一种莫名的躁动在体内形成,所有神力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试图冲破身体的禁锢,回到那一个苍茫天地之间。 达留斯的眼中露出凶光,嘴角也挂上了邪恶的微笑,对于风无言,他已经生出了必杀之心,对于这个外来者,根本没有可能招降,那么就只有杀掉他,不留后患。 达留斯几乎看到了风无言身体爆裂的下场,看到了他神力尽失的结局,一种屠杀的快感正在胸腹中形成,他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风无言死亡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他在等待,同时也在等待。 然而他的等待,却变成了永远。因为就在他满心期待中,风无言的身体就这样停止了颤抖,而且还是昂起了头。 风无言笑呵呵的看着达留斯,仿佛在看一个笑话,而达留斯也的确像是一个笑话,他僵硬的表情已经凝固在脸上,邪恶的笑容更是显得如此苍白,狰狞。 “嗨,打够了么。”风无言突然笑着对达留斯说道。 你怎么会没事。”达留斯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事实,惊讶的叫道。 “我为什么要有事。你根本伤不到我,我也杀不死你,我们的战斗,根本毫无意义。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么。”风无言满面带笑的说道。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一点伤害都没有的。”达留斯歇斯底里的叫嚷着。 “你不相信,只是因为你害怕,你害怕会输,害怕会失去主神的位置,可是,这些都是事实,不是你不相信就不存在的。”风无言猛然冷声呵斥,同时身体飘然落下,慢慢走到了傲行龙的身旁。 地面上的血污依旧,只是傲行龙的伤口早已冰封,甚至就连他的身体也被冰封起来,而在他的身旁,瀚海血石静静的躺着。 丝丝红润充斥在瀚海血石之中,仿佛是团团红雾,透过晶莹的石头表面,能够看到里面的红润好似血液一般流淌着,偶尔还会有一些风力吹动,惊起了阵阵涟漪。 达留斯看到了石头,然后震惊的脸色瞬间变得惊恐起来,仿佛是一只鸭子看到了凶猛的雪狐。 “瀚海血石!你竟然得到了瀚海血石!”达留斯声嘶力竭的叫喊着,最后竟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一颗红色小石头,竟然引得暗神界所有生灵争抢,但是在看到它的时候,几乎所有生灵都会露出惊恐的样子。矛盾的反应,出现在所有生灵的身上,即便是主神达留斯同样也未能例外。 有瀚海血石在,主神级别的强者无法伤害到对方! 这是永远的定律,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但是这一个规律一直在发挥着作用,而正因为这个规律,所以风无言才会说,他和达留斯之间的战斗根本毫无意义。 同样毫无意义的,还有洛克和达纳特斯与索伯之间的战斗。 达留斯彻底慌乱,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明明有机会杀了这些该死的入侵者,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手,体内神力几乎全部消耗,但是究竟在什么时候失去的,他根本不知道。 “现在,你能不能安静的坐下来,和我好好地谈一谈。”风无言轻声问道。 达留斯好像还没有从最初的震惊中走出来,只是有些痴呆的看着风无言,然后再看看那一刻内部红润,外表却是晶莹的小石头。 玲珑、洛克和达纳特斯同时围拢了过来,战斗告一段落,他们也就暂时没有了战斗的必要,索伯已经不是威胁,而唯一存在威胁的达留斯,现在也是痴呆的看着他们。 索伯轻叹一声,站起身走了过来,低声道:“他的野心是称霸暗神界,成为新一任的暗神,只可惜,这一次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风无言微笑道:“为什么一定要做暗神呢,他现在不是过的很好么,成为了暗神界的统治者,难道就真的这么重要么。” 索伯叹息道:“强者的野心,也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野心。” 风无言苦笑一声,有些分辨不出索伯究竟是在夸他还是在骂他。 洛克笑嘻嘻的问道:“这个家伙只不过是暂时输了,有必要这么丧气么。” 索伯淡然道:“在暗神界,实力决定了一切,战斗的胜负也就意味着地位的高低,任何有野心的强者,都会奋不顾身的向高处攀爬,而权力的最顶峰,只有暗神。他这一次暂时输了,但是你知道他上一次失败,是在什么时候么。” 洛克笑嘻嘻的摇头,对于暗神界的历史他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索伯道:“与暗龙神一战,是他最后的失利,数千年来,他一直渴望自己能够打败暗龙神,能够打败暗神,所以当日他才会对我出手,在打伤我的同时也壮大了自己的力量,想要以此来对抗暗龙神,只可惜,今日一战,他的信心已经备受打击。” 风无言无奈的笑道:“权力,**,难道真的无法克制?” 索伯冷漠的点点头,轻声道:“不要忘记,我曾经也是主神!我的想法,和他一样。” 他,自然是指达留斯,然而此时的达留斯正在痴呆的看着风无言,一脸的不相信。 失魂落魄的看着风无言,达留斯仿佛从云端被狠狠打到了地狱,巨大的落差让他无法承受,他不能接受失败,虽然这样的战斗他并没有失败。 达留斯满脸悲愤的看着风无言,冷冷问道:“瀚海血石你是怎么得到的。” 风无言淡然道:“别人给的。” 达留斯追问道:“谁?” 风无言冷冷回道:“有必要告诉你么。” 达留斯叫道:“有!因为,这块瀚海血石原本就在我的手里!” 一句话,足以震撼所有人,一个声音,足以诉尽胸中诸事。 达留斯继续叫道:“上次主神对决我屈居第二,故此我遍访暗神界,为的就是找到传说中的瀚海血石,三石两神的传说并非虚构,神王石被暗神所有,黑石意义不大,我费尽千辛万苦才从铁背猿和青山巨蟒那里拿到了瀚海血石,可是在一百年前,瀚海血石竟然不翼而飞,后来我查到,是飞宇星族偷走了血石,所以我血洗飞鱼星族,然而瀚海血石依然不见踪影,原以为找不到了,想不到竟然落在了你的手里。” 风无言把玩着手里的石头,感受着上面的温度,好像正在握着一个温暖的美玉。 达留斯右手一伸,冷声叫道:“把瀚海血石还给我!” 洛克闻听哈哈一笑道:“好不要脸,这是你的东西么。” 玲珑鄙夷的讥讽道:“想不到,一个主神也会如此低贱,偷盗他人财物,为了一己私欲,不惜灭掉对方种族。” 达留斯哈哈(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