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8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8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8部分  接着就是死一般的沉寂,朱葛谅晓得下面肯定有变故,吓的也不情愿说话了,突然他听到一阵让人心惊肉颤的咯咯声,好象蛤蟆叫一样的从洞里发出来。  接着余乐天在下面大吼了一声:“阿亮,拉!”  他不敢怠慢,一登地猛的拽住土老鼠的尾巴,就往外拉,刚拉了几下,突然下面好象有什么东西咬住了,竟然有一股反力将绳子向盗洞里拉去,朱葛谅压根没想过还会有这种形势,几乎就被拉到洞里去,他急中生智一下子将尾巴绑在自己腰上,接着全身向后倒去,后背几乎和地面成了三度角,这个是他在美军三角洲特工队接受特种部队训练时候用的招数,这样一来他的体重就全部吃在绳子上,即使是匹骡子,他也能顶一顶。  果然,这样一来他就和洞里的东西对持住了,双方都各自吃力,然而都拉不动分毫,僵持了有十几秒,就听到洞里一声枪响,接着听到余乐天大叫:“阿亮,快跑!!!!!!”  话声刚落,朱葛谅就觉的绳子一松,土老鼠嗖一声从洞里弹了出来!那时候朱葛谅他晓得下面肯定出了事情了。朱葛谅想起了和余乐天这些年的兄弟情深,想到此处,他不由一咬,不仅没有往外跑反而要回去救余乐天。他刚一回头,就看见背后蹲着个血红血红的东西,正直钩钩看着他。  这朱葛谅也不是个二流货色,在三角洲特工队时曾经多次完成拯救人质的使命,什么枪林弹雨没见过,晓得这天底下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出现,最重要的莫不是大惊小怪,而是随机应变,要晓得再凶险的鬼也强不过一活人,况且他这是世界一流的特种兵部队三角洲特工队训练出来的,大不了一梭子子弹打过去,将那些妖魔鬼怪打烂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想到此处,他下定决心,一边往前走,一边打开扳机。一旦那血红的东西有什么动静,就先给他劈头来个暴雨梨花。谁晓得那血红的东西竟然霍然而立了,朱葛谅细心一看,顿觉得头皮发麻,胃里一阵翻腾,天呀那分明是一个外星人!只见他头大身小,两眼有如车头灯一样发出绿莹莹的碜人的光芒,全身上下光秃秃的泛着红光,好象是自己整个儿手下皮里挤了出来一样。可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在吃着一个人脑,接着一个闪电,朱葛谅认得那是余乐天的,难道是这就是外星人的真面目?  “我的娘呀!你到底是外星人,还是鬼呀!”  朱葛谅正想着,那外星人一个弓身,突然就扑了过来,一下子朱葛谅就和他对上眼了,那血淋淋的脸一下子就贴着他的鼻子,一股酸气扑面而来,朱葛谅趁机向后一倒,同时手枪整一梭子子弹全部近距离打在了那东西胸膛上,距离过近,子弹全部都穿了过去了,将那东西打的血花四溅,向后退了好几步。朱葛谅心里面暗自高兴。再一回手对准那东西的脑袋就一扣扳机。就听喀嚓一声,竟然卡壳了!  他奶奶的熊,这支枪陪着朱葛谅走南闯北不晓得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平常没少保养的,今天让这个外星怪物一指居然卡壳了。那朱葛谅也真不简单,一看枪不好使唤,轮圆了胳膊用吃奶的力气将枪给砸了过去。  可是更诡异的事情出现了!那枪甩出去以后被外星人一指,从他手上发出一束蓝光居然将那枪停在半空!接着,朱葛谅看到那将枪在蓝光的缠绕下自己扭成一堆废铁,接着闪了一下消失了。  朱葛谅见形势不妙,扭头就跑。这一回他连头也不情愿回,看准前面一颗大树就奔了过去,寻思着怎么招它也不会爬树吧,突然脚下一绊,他一个狗吃屎,整张脸磕在一树墩上,一时间鼻子嘴巴里全是血。  朱葛谅一掌拍在地上,心里那个气啊,他奶奶的熊怎么就如此背,这时候听到后面风声响起,晓得阎王爷来点名了,心一横,死就死吧,干脆就趴在地上不起来了。没成想,那外星人好象没看到他一样,竟然从他身上踩了过去,居然是走向小山的悬崖处。朦胧间,他看到不远处的地方,那个外星人的手里好象捏着什么东西向外面发出什么信号。  他用力眨了眨眼睛,细心一看,原来是一只类似紫色的水晶石的东西,朱葛谅心里面说,奶奶的熊这外星人的东西,肯定不是寻常东西,阿乐的死总要有点价值,今天我是豁出去了。万一我真的死了,我亦须找他陪葬为民除害,阿乐也不算白死,我也不至于白死。想着,他艰难的爬过去,向着那走向悬崖边外星人冲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他就趁外星人全神贯注将精力汇集在手上正在向外界发信号的紫色的水晶石的时候,一将抢了过去戴在自己的手上。然而那怪物又哪里是什么省油的灯,霎时间两人扭打成一团。就这时候一道旱天雷打在这座山头上,正好劈中他们俩个人。那怪物立马暴毙,变成了一块黑炭滚下山崖!  “完了!我这一回也死翘翘了!”诸葛亮抱着头心想。  令人意没想到的是,不清楚是不是紫色的水晶石的原因诸葛亮居然大难不死。然而他发现手上的紫色的水晶石大约受到闪电强电流的影响发出了时常的蜂鸣声,朦胧间朱葛谅只见那手上的紫色的水晶石发出了奇异的七色光,一股白色的光芒从上而下围绕到朱葛谅身上。  “破!”又一道闪电劈向了紫色的水晶石!  那紫色的水晶石好像受到这不寻常的能量刺激下激发了体内的能量,突然向天空中发出一阵怪响,接着就是一片刺眼的白色光芒!朱葛谅看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在这个空间突然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是打破了空间。他觉得自己全身疼痛,接着整个人被卷进了一个满眼漆黑的黑洞,他身不由己地向着黑洞中央那个白色旋风眼飘去!  “不!不要!我的发明,我不要......”朱葛谅死死地撰着手中的转基因药成品,此刻发现那股无名的引力将自己抛进了一个没有底也没有界限的磁场,渐渐就连东方明珠塔都变成了一个黑点,他向这二十一世纪发出最后的呼唤。接着是一阵耀眼的白光,朱葛谅连带那滚下山坡的怪物的尸骸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诡异的是这件事情出现以后,那无名小山头第二天以发现瘟疫为由被政府的一队部队包围了三个月,半年后才又一次开放。更让人诡异的是上海市那天夜晚在附近那些看到白光的路人在那片耀眼的白光过后,好像被人洗了脑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他们第二天又接着自己的忙碌,该工作的工作,赶路的赶路,好像他们压根没有看到过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  最要命的是,由这一刻开始这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将会忘记了有一个“朱葛谅”这个人的存在!他,成为警察局里秘密失踪人口档案登记里面密密麻麻的名单上的一员!换一句话,由此刻开始他“朱葛谅”,没有了国家,没有了国籍,没有了性别,没有年龄,迷失了人的身份。若果有人在那次事件中保存了关于他的记忆,所有关于他那时候突然在空中消失的场面的描述都会像所有关于外星人劫持档案的节目一样,被人当作笑话一样一笑而过!一个笑话!  而最可悲的是,他确确实确实是那个地球存在过——而不仅仅是一个笑话!    上海浦东一个杂草蔓生的生活小区中,大多数建筑物早因年久失修,风侵雨蚀、蚁蛀虫啮下而颓败倾塌,唯只有一间小木屋孤零零瑟缩一角,穿了洞的瓦顶被木板封着,勉为其难地可作栖身之作。  在屋内的暗黑里,隐隐约约看到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学研究仪器,有的还在发出嘶嘶的怪响,好像马上就要爆炸一样。桌上笼子里的白老鼠还在像盲头苍蝇一样吱吱吱吱地发出声响到处乱撞,更让人平添不安的感觉。空气间,不时弥漫着怪异的药味,让人有呕吐的冲动。这时候房间里不知何处发出一声呻呤,接着是身体转动的摩擦的响声。  “曹操!我看你跑到哪里去!”  一声惊呼,屋内的两个少年突然从梦中一起惊醒。已经是一连六天,这两个叫朱葛亮和余乐天的年轻人他们都在做了同一个梦,在梦中他们梦见了自己回到三国时代共打天下。然而和很多经常做白日梦,梦见自己成了救世主,拯救世界的人一样,他们一向就没有将这梦当过一回事,终究梦终究只是梦。  这时一把带有童音的声音响起,低唤道:“阿乐!阿乐!还痛吗?”  再一声惨呼后,另一将少年的声音答道:“痛!他娘的独眼龙,这一回布置的那个拳手拳拳都是要命的,唉!下趟我们要打黑市拳,千万不要再去找独眼龙,既刻薄而且拳拳都是要命的,在这样下去老子可不玩这黑市拳赛亦须打得他满地找牙。”  说话的是住宿在这破屋的两名小混混,岁数大一点的叫朱葛谅,另一个叫余乐天。他们不仅是医科大学的高材生,还曾经接受过世界一流的特工训练课程——美军三角洲特工队的训练。毕业之后他们两个志趣相投的战友辞去了美国FBI的高薪聘请,一起来到了上海闯荡。年长月久,他们很快成为了患难与共的好兄弟。  这时候岁数大一点的朱葛谅从散满医药书的地上爬了起来,到了余乐天旁,宽解地道:“我也好不到哪里去!眼下只能够暂时之内忍他!昨天没有将那帮家伙打得手足残废就成了,任他独眼龙老奸巨滑,总有一天亦须血债血还!不管怎么说,我们研究的能够改变人类基因的新药总算初步开发成功。一旦我们赚多一点钱,就能够做将我们的基因新药投产,到那时候全世界都会晓得我们的大名......”  “对了。”余乐天蒙着红肿的腮帮说,“你说我们的新药一旦面世的话,你说会有什么轰动效果?”  诸葛亮眉飞色舞地说:“影响不敢说是后无来者,但是一定是前无古人!弄不好未来的诺贝尔医学奖就是我们的了!你想想,它能够通过改变生物基因重组,改变一个人的基因排列,从而达到将一个人的性格改变得截然不同的目的!换一句话,这种最新的转基因药能够令到一个胆小如鼠的性格孱弱的人变得桀骜不驯,也能够让狠毒如狼的穷凶极恶的人变得循规蹈矩。你说说要是让他应用到预防犯罪和改善社会治安的方面,它对人类有多大贡献!”  “如果这种新药能够用到古代的话,你会想改变哪些人的性格?”余乐天问。  “当然是曹操,曹阿瞒了!人们印象中的曹孟德总是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枭雄形象,要是我带着这种能够通过改变人的身体基因来改变人性格的药回到古代的话,我一定会先找曹操。让他从桀骜不驯的的枭雄形象变成像周公旦一样称道于世的贤相。”  余乐天有气无力地躺在地上,抚著依然火烧般痛楚的下颚,问道:“到底还差多少呢?我真不想再见到独眼龙的那副奸样了。”  朱葛谅有点尴尬地道:“快了!算上今天的收入一千五,再赚一百几十万就差不多了。”  “什么?还差一百几十万?”余乐天诧异地坐了起来,失声道:“不是说好了打一场比赛是两千块吗?怎么会突然变成一千五?”  朱葛谅长吁短叹道:“都怪你!就让人家多打几下便是了,谁叫你偏要把三角洲特工训练营的那套也用上了。还用上什么无敌剪刀脚,上场不到一分钟就将人撂倒了。算上上一次已经是连续六十四次第一回合一次性击倒对手了,观众直喊造假退票,再这样下去我们怕连黑市拳也打不下去了!”  余乐天猜疑地道:“你还说我呢,你自己还不是!人家连你身体都没碰到,就一招‘饿狗抢屎’将人撂倒了!”  朱葛谅很明显答不了他的问题,支支吾吾一番后,赔笑道:“什么‘饿狗抢屎’,是‘猛虎下山’?我自己也不想的,问题是他当时候站的位置实在太好了,我一时间也情不自禁不打不行!我这是自卫,先发制人!一世人两兄弟,你不信我信谁?我哪会指一条黑路你走呢,以我的眼光,凭我哥儿俩的德望才干,要是到了三国时代我朱葛谅至少都可当个丞相,而你余乐天则定是大将军。”  余乐天惨笑道;“得了吧,一个独眼龙都将我们玩得疲于奔命,何德何能在三国时代叱咤风云呢?”  朱葛谅奋然道:“因此我才每天迫你去玩三国游戏让你熟识里面的人物环境,又逼你参加地下地下拳击比赛提高实战资历呀。经验和才干都是要时间来培养出来的,我们定会崭露头角!不是我吹的,以我们着曾经接受过世界一流的特种兵部队三角洲特工队训练的身手和二十一世纪的学问,放在古代至少能当个割据一方的诸侯。”  “哎,你这小子玩游戏玩上瘾了!问题是我们现在在公元二十一世纪,我们又怎么回到三国?”余乐天哂笑道。  从小到大,朱葛谅就对中国古代有著浓郁的兴趣。在如此多朝代里面,他最向往的是以曹操、刘备、孙权为代表的三国时代,那个时代可真是英雄辈出、名士谋臣多不胜数!当然,那里面还包括了他个人对那个动荡时代声色犬马生活的羡慕!在那个时代,一旦你有一技之长一旦被某个君主看中就能够鲤跃龙门、飞黄腾达、一展抱负!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何等的快意恩仇!这些和他眼下单调、苦闷的生活相比,又是多大的落差!  余乐天眉头深锁道:“我们眼下伤得那么厉害,今天就休息一天好吗?”  朱葛谅咕噤两声后,让步道:“嗯。然而晨早那一餐我们还是要出去张罗一下,我想吃阿怡那对秀手弄出来的羊肉串串呢。”  眼下还是清晨,繁华时候人声鼎沸的上海街头罕见地只有几个途人来来往往,只有南门的卖早点的几家档口中聚了几个途人。在这几间食档中,又以老邓的羊肉串串最是有名。加上专管卖羊肉串串的是和他们岁数相当的妙龄少女阿怡,生得如花似玉,更成了招徕生意的活招牌。  朱葛谅和余乐天两人饱餐一顿后,这时正摸着大肚皮走在市中心的街头。朱葛谅人吃了东西后也精神了很多!细心看过他的人会发现,这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的长相事实上十分讨人喜欢。他一副纤长的身体至少有一米九,两眼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嘴角挂着一丝阳光般的笑意。假如不是蓬头垢脸,衣衫褴褛,兼之被独眼龙打得脸得脸青唇肿,长相确实是不错。  这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好友余乐天一边剔着牙缝,一边含糊不清道:“卖羊肉串的阿怡是不是又说这次最后一趟呢?”  余乐天比他大一岁,然而却矮了他一寸,虎背熊腰,气宇轩昂。相对于诸葛亮的天生的女人缘,余乐天更多的是浪子浪荡不羁的痞里痞气。  他固然欠了朱葛谅的俊秀,然而剑眉星目,轮廓有种充溢着男儿气概的强悍味道,神态漫不在乎的,十分引人;目光炯炯有神,更决不逊於朱葛谅,使人感到此子他日定非等闲之辈。  不过他的衣衫东补西缀,比朱葛谅更破烂不堪,比小乞丐流浪汉也好不到哪里去。  朱葛谅已在吃着第三串羊肉串串,愁云密布道:“不要说阿怡好吗?眼下上海有多少个像她那种好心肠的人呢?”  吃完早餐休息了一会,两人走出市集,来到大街上。此时人流如织,他们挤在出城的人流里,朝南门走去。  朱葛谅填饱肚子,搭着余乐天的肩头左顾右盼道:“今天的肥羊特多,最好找个上了点岁数,衣服华丽,掉了钱袋也不知的那种糊涂虫。哈!你看!”  余乐天循他眼神望去,刚好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肥羊,朝城门方向走着。  此君打扮华丽,神色急急忙忙地,低头疾走,彻底符合了朱葛谅提出的所有条件。又会如此巧的。  两人都看呆了眼,眼神落在他背后衣服微隆处,肯定他是将钱袋藏到后腰去了。  余乐天凑到朱葛谅耳旁道:“我们能不能交得好运,就要看这款爷是不是虚有其表了。”  朱葛谅急道:“我定要先还了阿怡那笔钱的。”  两人急步追去时,猛然间一名巡警迎面而来,两人看得瞠目结舌,掉头转身,闪进横巷,急步赶到横巷另一端去,那外面就是淮海路。  两人有气无力地挨墙坐下。  朱葛谅叹了一会倒霉后,又发异想道:“今年看来是流年不利,眼看如此大的肥羊都让他白白溜走。无怪乎我这些时间在梦里遇到怪事连连!”  余乐天光火道:“对呀。我这些时间也是发着同样的梦。咦......”朱葛谅一拳打在他肋下,挤眉弄眼。  余乐天朝来路望去,只见路边的一间早餐店坐着一老一少两个打扮光鲜的男子。其中岁数大一点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好一副教授样子,岁数小一点的看上去像是他的助手,脚边还放着个手提箱。  两人大喜过望,跳了起来,往一老一少追去。  行动的时刻来了。  那一老一少只顾低头吃东西,茫然不知手提箱已经不翼而飞。  “成功了!”  正当朱葛谅和余乐天眉飞色舞提着手提箱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人影一闪,给一群彪形大汉拦住了去路。  他们瞪目结舌时,已左右给人挟持着,动弹不得。  拦路者刚好是他们的老主顾独眼龙,他含笑来到朱葛谅和余乐天身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们几眼后,淡然道:“你们两个昨天害得我赔了如此多的钱!眼下又拿了我的手提箱,想跑到哪里去了?”  朱葛谅向余乐天打了一个暗号,趁他们向他们靠拢的时候突然发力向最近的打手来了一记扫堂腿。接着,他们又是一阵乱战将围上来的打手打得东倒西歪。  “他们处于优势不可恋战,我们走!”朱葛谅发号令,招呼这余乐天边走边退。  “兄弟们,追!抓到他们,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乱战中慘中要害的独眼龙在后面老羞成怒地向亲信发施号令。  朱葛谅拉着余乐天在人堆里突围而出,头也不回地跑向另外一条小巷。谁想到那条小巷竟然是给封死的,他们无处可逃。  “跑呀!我看你跑到哪里去!今天我让你们两个走掉,我独眼龙就从此在上海消失!”独眼龙一边向他们走过来,一边叫嚣这说。  望着独眼龙那班亲信的步步紧逼,朱葛谅无意间发现那在手上的手提箱不清楚在什么时候给打开了,里面现出发光的东西。大敌当前,朱葛谅也顾不了那么多立马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居然是一部类似手提电脑一样的东西!不过,这部电脑看上去比普通的电脑不清楚要复杂多少倍,特别是右下方居然有一个红色的按钮!  “你们不要过来!我手上拿着的是炸弹,我按住这个按钮大家就会同归于尽!”  眼看不能安全脱身,朱葛谅死马当作活马医地拿着这个手提箱恐吓道。  “他说他手上的是炸弹!你们相不相信?”独眼龙不放在心上地说,“你以为我是谁?会让你欺骗到?你按呀!按呀!”  也不清楚是不是由于紧张还是什么,朱葛谅居然触发了那个红色按钮。那个手提箱立刻发出嘟嘟的声音,接着自己冒着烟运转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接着独眼龙和亲信以为真的是炸弹吓得四下逃走。  “独眼龙你也忒没胆吧,嘘你一下就吓得屁滚尿流了!”诸葛亮洋洋得意地说。  “咦!你看看里面是什么?好像是一张地图!”余乐天突然好像发现什么似的。  “天呀!真的是一张地图!难道是是藏宝图?这一回我们发财了!”他们两人在研究一番后同时惊呼。  本作品 未完!!! 《三国之重生诸葛》全集全本阅读地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