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7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7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7部分而法国的历史上依然会有像拿破仑一样的人物出现在法国大革命里面。”  “换句话说,诸葛亮既然是确有其人,那么真正的诸葛亮又到底在何处呢?既然过去的人不能够有未来的科技能够将自己送到另一个世界,那么历史将我朱葛谅送到了此处来,又刚好在这个时空这个地点让我将这个叫诸葛亮的倒霉蛋李代桃僵,那就是意味着历史将委以重任给了我,对了,肯定是这样!那是因为我就是后来的那个助刘备三分天下的诸葛亮。三国的历史肯定不会被改写。这就是怎么会我会到三国来的原因。从今往后,我朱葛谅是诸葛孔明,诸葛孔明就是我。”  正在这时候,一个柔软的身体撞到了朱葛谅怀里。  “先生,我找你找了好几天了。你大病初愈就不要到处乱跑!咦,你怎么整个人都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  这时候一个古衣丽人,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直视着他。  她颜如玉,肤胜雪,细腰若柳,媚眼婆娑,水灵灵的眼睛瞄仿佛会对人说话。朱葛谅吃惊不已看着她,吓了一跳,几乎将美女递过来的瓶子失手掉到地上。那个古衣丽人将纤手摸上他的额头,又急又快地以她悦耳的声音说了一连串的话,脸泛喜色。  “这又是谁?难道是是神仙姐姐吗?她又和那个已经死去的诸葛亮是什么关系?他会不会发现我不是真正的诸葛孔明而报官将我抓去坐牢?”诸葛亮心叫“完了”,又昏了过去。  第二次,当朱葛谅再次醒来的时候。阳光刺激着他的眼睛,将他弄醒过来,屋内静悄无人。  那美少女是谁?她眼下走了没有?我眼下该不该继续扮诸葛孔明,接着冒充下去还是投案自首?  忍着一肚子的疑问,这个冒牌的诸葛亮长身而起。  一阵天旋地转,好半刻后靠在窗前,紧抓窗沿,支撑着身体。外面射进来的阳光洒在脸上,使他好过了点。  诸葛亮悲伤得想哭。天大地大,哪里是是我朱葛谅的容身之所?他顺眼往窗外望去,眼前这个公元三世纪的草庐的确是一个避居隐世的好地方!幕天席地,一片葱绿。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都市人不会见到的何等一片美好的田园风光!  朱葛谅心里面一震,晓得自己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没有经历过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污染的过去,要不然哪会有这种不染一尘的澄空。  自怨自艾后,诸葛亮感到体能敏捷恢复过来,好奇心又起。外面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世界?自己是不是真能找到电影里所描述的刘玄德刘皇叔呢?  他推门走出屋外,原来在一个幽静的小山坡,自己的草庐就是依着地势而建,从上往下望无边无垠的都是碧绿的田园果树。好一幅采菊东篱下,泰然自若地见南山的神仙诱人美景!诸葛亮霎时间诗情大发,吟诵起那首诸葛孔明那首名传千古的《梁父吟》:  “大梦谁先觉,  平生我自知。  草堂春睡足,  窗外日迟迟。”  “先生醒来了?是什么事情让先生有如此雅兴,作此佳作?”  说这话的刚好是那个古代布衣美女。只见她拿着丝帕,下笔龙蛇地很快将他即兴而背的那首《梁父吟》记录下来。  “如此佳作,怎么能够没人记录下来。身为先生书童,也为先生有这样的传世佳作感到荣幸!”  噢,难道是她就是我的书童!诸葛亮的心境好了起来,胆大妄为地迎上前去。  “对了,这首《梁父吟》不是早已有之,小姐怎么会会说是在下的新作?”很明显这个来自未来世界的朱葛谅固然还没有彻底适应过来,然而说话也开始像古人一样之乎者也起来。  “哦,原来这首新诗叫《梁父吟》。奴婢记下了。先生,今天说话的腔调很怪。你以前和奴家说话的时候不是叫我梅香的吗?怎么会今天反而叫奴家小姐这样见外?”  原来眼前这个美少女就是叫梅香!美人伴读,红袖添香。无怪乎那书生气息恹恹的!  那美眉一身素白,裙子拉高束在腰间,现出了裙内的薄汗巾和一对浑圆修长的美腿,正拿着笔墨忘情记事,神态闲适写意,还轻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好!梅香。你还没有回应我方才的问题呢?”诸葛亮立刻更正道。  “怎么不是新作呢?先生是想考我吧?我身为先生的伴读书童,先生哪些是新作、那些是旧作我还不清楚吗?不过我没想到没有见先生才前几天,先生的诗才又有了如此大的进步。以前我听人说过,士别三日,须刮目相看。我还不信。眼下看来,果然是如此一回事!如此看来,先生的才华是天赋的,胸怀璞玉,触景生情,出口成章,也就自然分不清那些是自己的新作和旧作了!”  诸葛亮乍见春光,又看她如花似玉,伶牙俐齿,知情达意,霎时间欲火上升,走了过去,何曾想到脚步不稳,兼又踏在一块松脱的泥阜处,一声惊呼,竟然径直扑到梅香的怀里顺着地势从山波滚成一团!  固然知秦汉时期女子的衣服多半薄如蝉翼,两人固然名义上还隔着一层衣服却是与肉帛相见没有什么两样,结结实实感受到对手肉体的体香。多亏小山坡上的青草繁盛,他们滚下来倒没有大碍。  梅香刚想问诸葛亮伤到没有,却发现自己正以女上男下的姿势骑坐在诸葛亮的小腹之上,看到诸葛亮灼人的眼神落到她美|丨乳丨处,粉面一红,惊慌失措,慌慌张张将诸葛亮扶到一边坐好。然而另一边,梅香却是一边整理这自己的衣服,霎时间心如鹿撞。  “固然奴家自跟先生之日起,已经下定决心服侍左右,然而先生一直以礼相待。没想到,没见几天。先生如此对奴家冒犯起来?”  诸葛亮心里面说,没想到那个病恹恹的书生居然还一直对这贴身书童以礼相待,看来今天就只好便宜了我。  “让我扶你起来!从今往后,不要叫我先生。我们两个年龄相称,你叫我先生,显老了。这样吧,没有人的服侍你就叫我亲哥哥,我就叫你好妹妹好了。好不好,好妹妹!”  说到此处诸葛亮按耐不住借势轻轻碰了她的Ru房,梅香的脸更红了,不过却没有不同意或责骂。  诸葛亮大乐,没想到这边是襄王有意,那边是神女有心。如此看来“解放思想”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专利,一到古代就钓了个马子,运道还挺不错的。  不知和古代的美女交合的时候会不会他们会不会做到“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像梅香如此应该也不错。想到此处,诸葛亮不由得开始异想天开起想起“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起来,他奶奶的熊还真的硬起来了。  回到屋里等梅香坐好饭菜后,诸葛亮和梅香对坐宴会上。梅香边吃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诸葛亮一边吃心里一边想:此处如此荒凉,前不见村后不见我,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嘿嘿神女天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有色狼,接下来该不会出现什么事情吧?  梅香轻轻说了两句话。原来她说不清楚什么原因,她觉得她这一回回来发现他整个人都变了。  “呵呵,可能是那是由于我刚剃掉了胡须,因此你才觉得我和以前不一样的原因。”  “我看也是。”梅香居然被蒙混过去。  朱葛谅暗赞自己反应迅速,要不然几乎露出马脚。  不知不觉已到深夜,诸葛亮走回自己的房间时发觉包内多了位俏佳人。  那丰姿楚楚的伊人跪伏地上,额头点席卑声道:“让梅香服侍孔明更衣就寝吧。”  诸葛亮暗赞古代美女知情达意,他自己也乐得善解人“衣”之便,这岂不是双得益彰的事。于是朱葛谅道道:“坐起来吧!”  梅香坐直诱人的胴体,茁挺的双峰裂衣欲出。  诸葛亮好一会后才能将眼神往上移,想起了早上两人摔在一起时她的娇喘,心里面一热。不由得微笑坐了起来,伸手捏了她的粉面,轻声道:“谁舍得将你卖出来做我家的书童的?”  梅香垂下絷首,轻轻道:“是小女子的父亲!”  诸葛亮失声道:“什么?竟有如此狠心的父母?”  梅香“噗”一笑,掩着小口道:“孔明的说话真有意思,和其他人等都不同。”  诸葛亮心里面说肯定不同啦,是不同时代的人嘛!口中却道:“他怎么会舍得将亲生骨肉卖了!”  梅香诧异地道:“怎么会不行呢?”  诸葛亮耐心地分辨道:“在我们那里,亲生父母是不会把自己的亲生骨肉卖给他人为奴为婢的。同时,那也是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奴家从没有出过远门,还是第一次风闻有这样一个地方!”  诸葛亮晓得是自己失言了,又耐心地分辨道:“那是我的乡下老家。换而言之,我告知你这是违反人权,犯法的。人权,你听说吗?就是人下来而应该拥有的自由和权利!”  “人权?自由?权利?”梅香最终明白了一点,掩口而笑道:“先生的言论很怪!先生说的人权应该是还连带连带吃饭、交合吧,呵呵!不过先生的意思奴家有点明白。然而我们此处的人一生下来就有可能被父母卖来卖去的,特别是女子。”    三国时期的京都洛阳,坐落在京都城隍庙西南方的武林名宿归千寿的府上。  “好!好一句‘静坐当思己过,闲谈莫论人是非’。”在归千寿会客议事厅,一个打扮华贵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正对着主人议事厅的对联评头论足。  归千寿知对手借念出自己挂在厅堂处的题字,来嘲讽自己。他涵养甚深,毫不发怒,依然安坐椅内,泰然自若地道:“原来是车骑将军袁绍的得力文丑文将军助手莅临寒舍,失敬失敬!文将军不是忙于服侍本初本座吗?怎么会竟有这种余暇来访我等方外野民。”  文丑负手背后,散步似的踱进厅堂,先溜目四顾,最终才落在稳坐如山的归千寿脸上,叹道:“还不是听闻千寿兄获得了修道之士人人艳羡的《太平要术符咒》,侯爷他为了这件事他寝食难安,我这受人俸禄的只好作个小跑腿,盼望千寿兄可借书一阅了?”  归千寿心叫高明。  他还是第一次交往袁绍的人。  汝南袁家除了袁绍声名最著之外就是座下的四大护法,其中又以这当上禁卫总管的文丑最为江湖人士所熟知,说他是继袁绍后,第一位将袁家的家传秘功玄天魔诀练成的人,没想到外貌如此年青,怎么看都似不过三十岁。  自东汉以来,其中一个特色就是由世代显贵的家族发展出来的势族,有被称为高门或门阀,与一般人民的庶族旗帜鲜明。  所谓“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由秦汉以来门当户对的概念使得不同身份的士庶之间不能通婚、同坐,甚至往来,不管在经济上或权力斗争上,士族都享有极大的特权。  到了汉代开国皇帝刘邦一统天下,随着大批功臣获封门阀观念又一次开始风靡,以汝南的袁姓,京都的曹姓,皇室的刘姓和世居江东的孙姓这四姓很快形成了名震江湖的四大势族,在政治、经济至乎武林中都有庞大的号召力。  四大家族中,只有还是正统的刘姓皇室贵族和孙坚为代表的孙姓属汉室望族,坚持汉人血统正宗。其他两姓,因地处北方,胡化颇深。  袁姓虽属胡姓,但是经历百年已经融和在中土的文明里,并不被视为局外人。  归千寿想到自己因为《太平要术》和四大家族之一结下梁子固然百感交集,然而在平常人眼中却是气定神闲,油然道:“归某人一向闲云野鹤惯了,向来不懂奉迎之道,更加是喝敬酒不喝罚酒的人,《太平要术》自从从黄巾贼张角那里几经周转落到归某人手上后就晓得是不安之物,早已经将书毁去,文将军还是回去向侯爷代为说明。”  两人打一开始就唇枪舌战,不情愿善了,形势顿呈拘束起来。  文丑瞧了归千寿好一会后,吃惊道:“若千寿兄能毁去宝书,那此书定非南华老仙的《太平要术咒符》,毁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千寿兄这种立场,恐怕对你百忍道场的诸学子却是有害无益,有可能还祸及他们的父母子女,道佛两家不都是讲求积德行善吗?千寿兄似乎有违此旨呢!”  归千寿听他威胁的语气,更知他所言不假,最终脸色微变。  就在这心神略分的刹那,文丑立马出手,隔空一拳击来。厅内的空气马上变得一股强劲的气劲,假如不是归千寿内功精纯,怕是立要七孔流血。  不过此刻归千寿他也绝不好受。  换了是一般大家发出拳劲,一定会清清楚楚的生出一股拳风,击袭对手,然而文丑这一拳发出的拳风,似无似有,就像四下的空气都给他带动了,由上下四方齐往归千寿挤压过来,那种不知针对哪个目标以作出还击的无奈感觉,最是要命。  归千寿依然安坐椅上,全身衣衫鼓涨。  “蓬!”  气动交击,形成一股涡漩,以归千寿为中心四处激荡,附近家俱桌椅,风扫落叶般腾挪破裂,滚往四方,最终只剩归千寿一人一椅,独坐厅心。  文丑脸现吃惊的神色,收起拳头。  归千寿老脸抹过一丝红潮,突然间敛去。  文丑哈哈笑道:“不愧百忍道场第一人,竟纯凭护体气劲,就挡我一拳。就看在此点上,让我文丑再好言相劝,若千寿兄痛痛快快交出宝典,并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我可念在江湖同道份上,放千寿兄和百忍道场一马,这是好意而非恶意,生荣死辱,千寿兄一言可决。”  归千寿心里面牵起无比荒旦的感觉。  自获得这道家瑰宝《太平要术咒符》后,归千寿将脑袋想得都破了,还是一无所获,心境反没有得书前的自在平和。眼下竟又为此书招惹了当今权贵袁绍,甚至可能牵涉到弟子被杀,以至乎将当地所有百忍道场解散,这是不是就是怀璧其罪呢?  他肯定不会蠢得相信文丑会因他肯交出《太平要术咒符》而放他一马,以袁绍的暴戾,实质上是他想将宝典收归囊中,一旦让他成功哪肯轻易放过自己。  方才与文丑过了一招,他已摸清楚对手的“玄天魔诀”实是一种奇异无比的旋劲,比之一般直来直去的劲气,难料难防多了,可是晓得归晓得,他依然没有应对之法。  归千寿乃江湖上有名堂的人物,就在此刻,他猛下狠心,决定即使是拚死也不情愿让宝书落到袁绍手上。要不然以袁绍下面的奇人异士之多,有可能真能破译书内所有甲骨文,操控了道家的诀要,到那时候袁绍变成以后都不死的暴君,那他归千寿就死一千次也不够了。  归千寿仰天大笑,连说了两声好后,摇头叹道:“此书非是有缘者,得之无益有害,文将军假如有本事,就拿此书回去给袁绍读读看,不过若读死了他,不要怨我归千寿没有有言在先。”  一边说话,一边运聚全身功力。耳朵立马传来方圆十丈所有细微响音,连虫行蚁走的声音都骗不了他。  当即听到十多个人柔微细长的呼吸声,显示围困着他者都会是内外兼修的好手。  文丑仰首望往厅堂正中处的大横梁,叹息道:“千寿兄不仅不知情达意,还是食古不化,不过念在千寿兄成名不易,我文丑就任你提聚功力,好竭尽全力,让千寿兄心服口服了。”  归千寿蓦地由座椅飞身而起,脚不沾地的闪过丈许空间,眨眼功夫来到文丑身前,双掌前推,劲气狂轰,马上排山倒海般往敌手涌去。  就在这时候,他坐着的椅子分崩离析散落地上,显示适才两人过招时,归千寿早阴沟里翻船,挡不住文丑的玄天魔诀,累及椅子。  文丑两眼精芒电射,同时大感讶异,归千寿明知自己的玄紫气不敌他的玄天魔诀,怎么会一出手竟是全力以赴,以暴逆暴的正面交锋招数呢?  然而此时已没有时间多想,大家过招,胜败只系于一线之间,他固然自信可稳胜归千寿,然而若失去优势,要扳回过来,还是十分艰辛,还动辄有落败身亡之险。  那敢迟疑,先飘退三步,再前冲时,双掌分别击在归千寿掌心处。  “轰!”  劲气交击,往上泄去,当即冲得屋顶瓦片激飞,开了个大洞。  以文丑之能,依然给归千寿仗以横行江湖的玄紫气劲逼使往后飘退,好瓦解那骇人压力。  归千寿更加狼狈,趔趄后退。  文丑脚不沾地的滴溜溜绕了一个小圈,突然间加速,竟在归千寿撞上背后墙壁前闪电追至,凌空虚拍。  一股旋劲绕过归千寿身体,袭往他背心处,角度之妙,让人叹为观止。  归千寿张嘴一喷,一股血箭疾射而出,刺向文丑胸处,同时弓起背脊,硬受了文丑一记玄天魔诀。  文丑没想到归千寿有此自毁式的奇招,忙刹止身形,挂腰后仰,以毫厘之差,险险避过血箭。  归千寿私下里扼腕叹息时,全身剧震,护体气劲破碎,数十股奇寒无比的玄天魔劲,由背心入侵体内。  归千寿晓得能不能保着《太平要术咒符》,就决定在这一刻,施展出催发潜力的奇功,爆叫一声,硬抵着将他扯往前方的劲气,加速往后墙退去。  文丑乃何等样人,见此形势,立知不妙,待身子再挺直时,连聚全身掌力,隔空一拳击去。  然而已是迟了一步。  归千寿背脊撞在后墙上,一道活门立马将他翻了进去。  “碎!”  活门分崩离析,现出另一间小室,归千寿则已经销声匿迹了。  文丑处乱不惊,扑在地上,耳贴地面,归千寿在地道内狂掠的声音,立马分毫不差的传入他的耳内去。  他晓得归千寿已经中了他的玄天魔诀将命不久矣,眼下他然而是强弩之末罢了。  文丑两眼闪过寒芒,沉声道:“廖叔宝!”  担当洛阳城防警卫的廖叔宝急步上前,与文丑的目光一触,立马两脚酥麻,跪了下来,颤颤巍巍地道:“卑职在!”  文丑语气冰冷地道:“马上封闭城门,严查通往城外的各个密道出口,同时给我进行地毯式搜查,若交不出侯爷要的东西,你们就很难再有命了。”  这一天的傍晚,洛阳防守廖叔宝进来汇报道:“有点头绪了!”  文丑高兴地大为高兴。  廖叔宝道:“方才有侦察兵汇报,在城门附近击毙了归千寿然而在他身上一无所获。不过有人亲眼看到归千寿死前曾给一个小流氓撞了一下,看来就是这个小子盗去了宝书。”  文丑高兴地道:“查清楚这个小流氓是何等样人了吗?”  廖叔宝笑道:“查清楚了。好像是是一个叫什么亮的小混混,这两天才游荡在洛阳一带的小扒手。口音、打扮都怪怪的,没有人晓得他是什么来历。他们刚拜了个老大叫徐长老,眼下给押了去找那个家伙。”  文丑大笑道:“这就易办了,除非他会飞,要不然一旦依然在城内,就很难逃得过我们的指掌。”  他松了一口气,挨到椅背去,仿佛宝书已来到了手上。    在这一天的就在这时候。  城南破庙的的一条后巷里面,这时正蹲坐着一个年轻人。  这个人正好是全城通缉的“要犯”朱葛谅。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祸从天降,正呆呆地翻看着一本刚刚从一个糟老头身上偷来的书《太平要术咒符》。  朱葛谅大失所望地叫道:“下次扒东西,记住不要碰上这些看来像教书先生的人,这部鬼画符般的怪书,比天书更难明。又不能换吃的,又不能换穿的,有谁告知我上面写的是甚么东西?还不如一本活色生香的春宫图受用。”话固然如此,他依然将《太平要术》收好。  这是朱葛谅来到了古代第二天了,他原本以为混在古代会很随便一鸣骇人。谁晓得那是由于他服装诡秘,而且语言不通又没有银两,这两天下来靠的是偷鸡摸狗的伎俩过生活。  可是还没等朱葛谅将《太平要术》藏好,他就窥见他前两天刚拜的老大徐长老,被十多名大汉拥押着朝废庙走来。  朱葛谅为人极精灵,固然看得瞠目结舌,依然懂悄悄躲到只剩下三堵烂墙的另一间破屋内,藏在一个地|丨穴里。这是他昨天才从别的乞丐那里晓得的秘|丨穴,专为躲避徐长老肆暴而掘出的地|丨穴去。他一声不响地藏起来,还以伪装地面,铺满落叶沙石的木板盖着,只留下一小空隙作透气之用。  “砰砰磅磅”翻箱倒物的声音不断由他们那小窝传来,不一会听到徐长老的惨嚎声,很明显是给人毒打。  他固然巴不得有人揍死徐长老,然而听到他眼下如此形势,依然觉心里面不忍。又是吓得吃惊不已,不知出现了甚么事。  徐长老在洛阳城总算有点名堂的人物,亲信有二十多名兄弟,最近又拜了本地恶霸黄霸天做老大,然而在这批大汉跟前,却连猪狗也不如。  一将阴深深的声音在那边响起道:“给我搜!”  此语一出,朱葛谅蜷缩一堆,大气都不情愿出半口。  徐长老哆嗦的声音传来道:“各位官爷,请再给我一点时间,定可将《太平要术》取回来,我用人头担保......呀!”很明显说话间不是给打了一拳,就是蹬了一脚。  脚步声在地|丨穴旁响动,接着有人叫道:“还找不到人?”  徐长老沙哑悲伤的声音求饶道:“请多给我一点时间,我就是翻遍了整个洛阳每一寸地方亦须找出朱葛谅那个王八蛋出来,呀!”  那阴深深的声音道:“这个我们自然会做,你啰里啰嗦做什么。”  顿了顿道:“你们四个给我留在此处,等他回来。你这痞子则带我们去所有这小子会去的地方逐一找寻。快,拖他起来!”  脚步声逐渐远去。  地|丨穴内的朱葛谅面如纸白,被吓到面无人色。就在这时候他想起东门旁那道通往城外的暗渠。那是他眼下仅有的盼望了。  洛阳的警卫当晚就加强了三倍人手,每一条街道上都有一对对军士在街上巡查。  “站住!前面带斗笠的低头走路的那个高个子!你不要走!”  朱葛谅正走在通往洛阳城外的城门口的时候,听到了后面守城的士兵向着他的这个方向发难。他没想到自己戴上了斗笠还是被人认出来,眼看着距离城门只有十米的距离正决定要不要冒死闯过去。  “你站住!好,你还越叫越跑!人来呀!快来捉偷《太平要术》逃犯呀!侯爷有令,生擒一千两,死的五百两!”  诸葛亮心叫“完了”,正要抬脚就跑。可是正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也是戴着斗笠的慌慌张张的年轻人从他后面擦身而过,接着是那男子的尖叫声,朱葛谅模糊中勉为其难地看到这个病恹恹的男子最终口吐鲜血挣扎着伸手往空中抓了几下,接着还没有等朱葛谅回应过来那年轻人已经被城门的警卫乱箭射死。  “你这个小毛贼!你都害得我们惨了,连续五天午夜都不能归家!这次看你往哪里去!”城卫还怕他没死一边用长矛戗那个病恹恹的男子的身体,一边拖着他的尸骸回去汇报。  朱葛谅这时才敢从地上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他发现自己运道好得不能再好,逃生的时候居然有这位病恹恹的不知名的“无名英雄”替他李代桃僵受罪,因此才毫发没损。  朱葛谅躲到阴暗角落,诚惶诚恐地看着城门的警卫将这位“恩公”的身体翻了过来。  “妈呀!大日间见鬼了!”他一看当吓了一跳!他发现这个不留神做了自己替死鬼的年轻男子竟然和自己长得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霎时间,这些时间他来到三国的种种遭遇浮上心头。  “我的大哥!你不会是我孪生兄弟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落在一个我不了解的时代,又无缘无故害死了一个人,而更诡异的是无缘无故发现那个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他到底是谁?我到底怎么会在这个地方?我眼下该怎么办?饿的神呀!我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老天爷,这种倒霉的事情你怎么会偏偏找上我?”  “我是谁?”  “我怎么会我是我?”  “我该怎么办?”  像许多思想家一样,诸葛亮像初生婴儿一样对这个生命的本质发出了三个疑问——三个天问:“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也就是说事实上所有人一出生都有做思想家的潜质,然而很多人随着成长生活的麻木很快就将三个问题忘记得一根二净!  朱葛谅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心里面祈祷这只是梦的一部分,是大脑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恶作剧,骗自己相信是做梦一场。  “哎呀!他奶奶的熊,不是做梦,真的痛的!”  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之后,为了报答这“乐意”李代桃僵的“恩公”,朱葛谅当机立断马上在附近为这个恩公挖了一个衣冠冢。他很快为自己的罪孽找到了一个寄托:  “天灵灵,地灵灵!耶稣、阿拉、观世音、王母娘娘、如来佛祖肯定要保佑我!这位大哥,固然我不清楚你叫什么名字,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会来到这地方,然而我不是特意害死你的的。况且我们好歹长得有点像,有可能我还是你的后世!你冤有头债有主,下到阴曹地府不要冤枉好人!我逢年过节肯定会烧多一点纸钱、美女给你,让你左抱右抱,吃喝嫖赌样样不缺!”  等办完了这些朱葛谅感觉自己精神比净化了好多了。兼且他生性乐观,抛开了眼前所有,他捡起了书生丢在路边的包袱,开始整理起这个被他无辜害死的书生的包袱。他在里面找到了几套怪模怪样的古代袍服,居然挺合适的就好像是个自己量身定做一样。  朱葛谅依着那个病书生的样子将自己打扮一下,还真的发现除了下巴的胡须还没有长起来,自己和那个死去的书生没有什么区别。等所有打扮好,朱葛谅开始对这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病书生的身份感兴趣起来。朱葛谅在包袱里随意翻阅一下他的文稿,居然发现这个书生的名帖,上面显然写着:  “晚生诸葛亮,字孔明。顿首!”  “我香蕉你的巴辣!那个病恹恹的书生居然是诸葛亮?他就是我崇拜的卧龙先生?我的神呀!我居然害死了我的偶像诸葛孔明?开是么国际玩笑?如果他真的是诸葛孔明,那么我眼下不就是正处在三国时代?那么我不就是刚从二十一世纪回到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中国古代三国时代?老天爷!我真的来到了中国古代!”  朱葛谅刚想拍手庆祝,然而他很快也像所有读者一样发觉有一个事实让他再也高兴不起来,“不对,如果眼下真的是三国时代,那么诸葛亮怎么会这样子死掉的?历史上记载,诸葛亮应该是六出祁连山病死的呀。如果孔明眼下真的这样子死了,也就没有了刘备后来的三顾草庐,也就没有了后来三分天下隆中对?没有了诸葛亮,何来三国鼎足而立?历史上如果没有三国时代,又哪会有后来的唐、宋、元、明、清?没有了唐、宋、元、明、清,又哪会有后来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没有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哪会有我?”此时此刻,所有随着诸葛亮死去的连锁后果都一一涌进了朱葛谅的脑海。    上海市市郊西南方,一个不知名的山头。报纸上曾经报道过就在半个月以前,有成百上千的上海市民看到一个不明飞行物出现在这城市的上空,接着就急速消失在市郊的西南方向。朱葛谅和余乐天正在这座位于市郊西南方向的小山头,一天以前他们想也没有想到自己和不明飞行物离奇出现有什么关系。一天之后,好像是命运的安排他们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这座无名小山头之上。  这一天深夜,上海在夏夜居然极其不平凡地骤然迎来了几阵闪电雷鸣。  “我在上海活了几十年,还真没有见过夏夜打旱天雷的如此怪的天气!看来要变天了!有怪事要出现了!”弄堂里,几个上了岁数的老上海在众说纷纭。  “轰!轰!”  另一边,一阵阵闪电却照亮了正在市郊西南方向的这座无名小山头作业的两个年轻人的面孔。他们正是日间给独眼龙围殴的朱葛谅和余乐天两个人,他们正趴在一处看上去很历史悠久的古墓前。  “没想到,我们也会像《盗墓笔记》那样干起挖坟盗墓的行当!”余乐天一边说话,一边帮旁边的朱葛谅打着手电筒。  朱葛谅什么都不说话,直勾勾盯着地上的洛阳铲。他一边拿着洛阳铲,一边照着《盗墓笔记》里面的方法一丝不苟地挖开了古墓的表层。铲子里还带着刚从地下带出的旧土,离奇的是,这一杯土正不停的向外渗着鲜红的液体,就像刚刚在血液里蘸过一样  “这下子出意外喽!”诸葛亮一边抽着香烟一边说,“地图上指示就是这座古墓!可是这坟墓下面居然是带血的,弄不好我们这点儿家当,都要撂在下面了。”  “下不下去呢?一句话,别啰里啰嗦的!”余乐天说:“你还说你是全世界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出身的,什么枪林弹雨没有见过?一点血就吓怕了,你不情愿我就一个人下去,管他什么东西,直接给他来一顿玉米粒(子弹)。”  朱葛谅不怒反笑,对拿着四点五步枪的余乐天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愣是干些打砸抢的事情,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严肃点,我们是在盗墓!”  余乐天看了朱葛谅一眼:“你崽子,怎么如此跟老子讲话,老子淘土的时候你丫还在光着脚和可口可乐呢。”  “我咋说.......说错了,《盗墓笔记》不是说了嘛,那带血的就是个好东西,下面宝贝肯定不少,不下去,走嘎一炉锅汤。”  “他奶奶的熊!那小说上的事情你都相信?尽是些骗人的大话,我还说下面躺着的是外星人呢!”  朱葛谅没有管他,低下头偷笑说:“你还别瞎说!碰到带血的,可大可小,我们能不能一夜暴富就看这一回的了。等一下我先下去,你跟在我后面,有什么动静你立刻转身拉我上来。这一回我们是成王败寇,行了吃香喝辣的全靠这玩意了!”  岁数最小的余乐天不甘心了:“好吧!看在钱份上。这一回听你的。不过,这次是我下去打头阵。兄弟,操家伙罗!”说完,一将旋风铲已经舞开了。  半个小时候后,盗洞已经打的见不到底了,除了余乐天经常上来透气,洞里连声音都听不清楚了,朱葛谅等的不耐烦起来,就朝洞里大叫:“余乐天你大爷的在下面睡觉呀,挖穿没有?”  隔了有好几秒,里面才传来余乐天一阵模糊的声音:“不知。。。道,你。。。呆在上面,拉好。。。好绳子!”  一会儿朱葛谅听到在下面咳嗽了一声:“打通了!听!有动静!”(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