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6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6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6部分党,分成两边滚出,而疤面虎浪荡不羁地飘然落地。  诸葛亮强咽下一口上涌的热血,举袖抹去挂在嘴角的血迹。他这才感觉到,背后肩胛骨附近正火辣辣地抽痛着,而自己身上的包袱,不知何时已被利刃挑落一旁地上。  锦衣公子跌跌撞撞地急奔而上,扶住诸葛亮,关心问道:“兄弟,伤的怎样?你打不过他们,我看你还是快走吧!”  “走?哪有如此容易。”疤面虎阴森道:“此时想走,可不是你做主!”  锦衣公子怒道:“亏你还是头领,竟然以如此暗算的方式包围一个手无寸铁的,黄巾道的名誉,全被你们这种不要脸的行径丢光!”  黄巾党的疤面虎,镇定自若淡淡的道:“身为杀手,只求目的,不惜所有代价!反正你俩都过不了今天,也没有人会晓得,黄巾道是怎样收拾这个小子。”  说着,他翻腕自背后,慢慢地拔出他的佩剑。  诸葛亮眉开眼笑地道:“我香蕉你的巴辣!你是在恐吓我,别想活着离开此处,是不是?不过,你别太得意,一旦我想逃,只怕天底下还没有人能追得上我!”  锦衣公子急了也学着诸葛亮的语气道:“那你就快逃呀!他奶奶的熊,你以为这些人是吃斋念佛的?他们是心狠手辣的杀手,解决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随便!”  诸葛亮撇嘴笑道:“我就不相信他们能拿我怎么样!我香蕉你的巴辣,才开市就跑给我追,那我以后还混什么?告知你,我今天救你救定了,我倒要看看是谁找死。”  头系着黄巾的疤面虎阴深深地道:“想死还怕没人送你启程,可惜的是你父母白养你如此大!”  他骤然扬剑横扫诸葛亮腰身,诸葛亮一将推开拦在他身前的锦衣公子,趁机扑地滚出丈外。  其余三名黄巾党,也再度截杀而上,挥剑砍向地上的诸葛亮。  锦衣公子急声叫道:“住手!不要杀他,我眼下就将两仪刀谱告知你们!”  疤面虎闻言收手,回头怒视道:“好小子,你果然晓得两仪刀谱在何处。待我收拾这小鬼之后,再找你算帐!”  锦衣公子威胁道:“你敢杀了他,我就毁掉两仪刀谱!”  疤面虎阴阴笑道:“两仪刀谱不在你身上,你倒是怎样毁法,嗯?哈哈……”  他癫笑着扑往混战处,不管气得两眼泛赤的锦衣公子。  诸葛亮滑溜地躲开着黄巾党的进攻,扬声道:“喂!老兄,不用和他们谈条件,他们拿不下我的!”  “是吗?”疤面虎凌空扑落,一抹匹练也似的银虹,劈头向诸葛亮斩落。  疤面虎,不愧是黄巾党群中的头领,他的剑法比起其它劲装的黄巾党果然高人一等许多。  只见银芒映眸,诸葛亮本能地闪身晃移,冒险地躲过致命的一击,却未能躲过肩头被撂起一片巴掌大血肉的命运,他连吭都不吭一声,依然自狠命应战。  斜刺里,锦衣公子飞奔而来,撞开一名黄巾党,同时以手铐上的铁链,缠住疤面虎的利剑。  他狂吼道:“你这人是不是有问题?快走!”  疤面虎飞起一脚,将锦衣公子踢出丈外,锦衣公子立马口吐鲜血,昏死过去。  诸葛亮眼看锦衣公子为了救他竟不惜舍身相拦,结果落得重伤昏厥,他心里面那股怒火斗然更炽。  蓦地,诸葛亮想起自己来到古代时随身携带一支电击枪不知道还在不在,于是就随身一摸。果然还在身上,不知道还有没有电,他打开开关,电击枪居然还可以在他手上发出耀眼的白光。  “难道是这是《太平要术》上面的法术?”  疤脸虎心惊胆颤,震惊下脱口惊呼,他不情愿相信,这项失传近百年,只存在人们传说中,属于南华老仙的《太平要术》,竟在他的眼前出现!  不约而同,疤面虎和其它三名黄巾党,分跃四角,采取联手合击之术,对着剑阵中的诸葛亮,杀招尽出!  当即,剑光霍霍闪动,多不胜数冷电寒芒在空气中交错穿梭,驰骋飞掠。  黄巾党联手布成的剑网,带着“咻咻!”的破空低号,迎上诸葛亮的电压枪。  剑网似银蛇蹿闪,如雷神电矛飞掷,电压枪却是一道道白光将对方笼罩!  银网和血影在瞬间相触,无情地争相斩割着空间。  于是——“砰!”然的劲风交击闷声低响。  蓦地——一阵凄厉哀绝的惨号,骤然响起,盖过掌劲交错的咆哮!  相碰的双方,恰似炸开的炮弹,分成五个不同的方向,高高地喷向半空。  五个人,五个方向,五声砰响!  时间就在大家坠落的瞬间停止,只有来自人身的鲜血,依然兀自汩汩地流入干涸的沙地,留下一团团烧焦的气味……阳光更烈了,火热的日头照射在人身上,差不多能够烤出一层油来,鲜血已经在高热的温度里蒸发,血腥的气息,引来几只急欲饱餐的秃鹰盘旋在天空。  很久——似是确定沙地之上,不再有活人,秃鹰叫喧着自天际陡然俯冲飞落。  突然——死人复活!  一具尸骸骤然探手,蓦地揪住一只赶不上飞逃的秃鹰!  只见秃鹰惊怒的嘎声鸣吼,猛扑翅膀,当即,沙地被拍起迷蒙的黄沙。  一阵狂乱的挣扎,就像死人复活一样的突兀,秃鹰抗议的嘎叫,似被掐住脖子般,骤然中断,黄沙渐次散去,山野又再恢复宁静。  诸葛亮蠕动着身子,艰难地撑地而起,他的身上布满多不胜数道交错的剑痕。  他似是被结痂的伤口牵痛,皱着眉头慢慢自沙地盘坐而起,他的身下,显然躺着一只脖子打结的死秃鹰。  诸葛亮轻嘘口气,溜眼瞄看四面,接着斜睇着身旁业已断气的秃鹰,黠谑地呢喃道:“小喇叭,我都叫你们不要惹我,害得我连唯一的现代武器都没有了!臭秃鹰!你以为少爷我是混假的?竟然敢打我的计谋,想吃我?你真是不识好歹!嘿嘿……!这下子到底谁吃谁来着?”  休息了一会儿,诸葛亮最终万般疲懒地挣扎爬起,拖着踉跄的脚步走向昏迷不醒的锦衣公子。  当他经过黄巾党的尸骸旁边时,犹自费劲地弯腰检视,接着对自己出手所造成的结果,非常高兴地暗自点头。仅有一个美中不够的地方便是方才在和黄巾党的搏斗中,不留神打坏了这只仅有的二十一世纪的兵器电击枪。  好不容易,诸葛亮挨到锦衣公子身旁,闷声惨呼着跌坐于沙地,他伸手搭上锦衣公子的右腕,两眼微合,老练的为锦衣公子将脉。  看诸葛亮那种笃定的神态,似乎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几分自信。  很久,诸葛亮现出安心的笑脸,自怀中掏出一个羊脂玉瓶,倒出身上仅有一颗用于特工紧急疗伤救命的,清香扑鼻的特效救心丹,他捏开昏迷锦衣公子紧闭的牙关,将丹丸纳入锦衣公子口内。  接着,诸葛亮抬起头病甲叛劬Γ┝艘谎垡可缘陌兹忍簦桓芯醯阶约汉粑洌且还筛稍锏娜绕遄谱欧尾浚砩夏璧纳撕郏孀判奶凰梢唤舻爻橥醋拧?br />    诸葛亮见他慢慢好转过来,想着自己要去找刘备的事就起身走了。走了几步,他他发现疤脸虎他们还留着一些行李,于是为了免除官府的追捕他除了带走了些银两外全部付诸一炬。  两天后的傍晚。朱葛谅他骑上马、往前走,突然瞧见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阳光下,只见这人雪白的衣衫,发亮的眼睛,固然满面怒容,然而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可怕,反觉可爱得很。  诸葛亮认得他恰好是那〃很神气〃的锦衣公子,不由得笑过道,原来你到此处来了,站在此处晒太阳么?”锦衣公子语气冰冷地道:“正在等你!”  诸葛亮笑了,道:“等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不用专程来感激我的......”锦衣公子叱道:“少啰里啰嗦,拿来!〃。  诸葛亮诡异道:“拿来,拿什么?”  锦衣公子道:“你骗走的东西......”  诸葛亮又笑了,道:“哦,原来你是说那些东西,早晓得你要。我就留给你了,然而眼下......唉,全都被我烧了......”  锦衣公子怒道:“烧了?哼,你想骗谁?!......”  诸葛亮道:“我怎么会要骗你?那些废物我留着又有什么用?”  他又笑一笑道:“喂,你知不清楚,你生气的时候,脸红红的,漂亮得很,简直就像是个女孩子.......我真的认识个女孩子生气时脸也是红红的,也很漂亮,看来倒和你做是天生的一对.要不要我介绍你?......”  那锦衣公子脸更红了,想作出凶狠的佯子,却偏偏作不出来,只有用那双大眼角瞅着诸葛亮,厉声道:“你若真的将那些东西丢了,就得赔。”  诸葛亮道:“你真要我赔?”  锦衣公子道:“肯定要赔!〃  诸葛亮道:“你真是为追东西来的?”  锦衣公子大声首:“肯定!〃  诸葛亮道:“只怕未必吧,那些笨蛋是死是活,你都不会放在心上,何况不过被骗了些东西,这原来就是他们罪有应得,你......你只怕不是来追东西,而是来追我的。”锦衣公子红着脸喝道:“不错,我就是来追你的,我瞧你样子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就已如此坏了,假如是放你在大都市那还得了!〃诸葛亮摸了摸头,笑道:“你要杀我?”  锦衣公子道:“哼,杀了你本也不冤,只是......你还未必不可救药,若肯拜我为师,我好好管教管让你,也许还可成器......”诸葛亮瞧着他,突然大笑起来,弯着腰笑道:“你想收我做徒弟?”。  锦衣公子怒道:“这有什么好笑?”  诸葛亮笑道:“有你这样漂亮的小伙子做师父,倒也不错,只是,你能教我什么?你哪点比我强?我做......你做我的徒弟倒差不多。”锦衣公子假笑道:“你想不想学武功?”。  诸葛亮笑道:“你以为你武功比我强?”  锦衣公子怒道:“你可晓得我乃荆州第一大家!〃诸葛亮娓娓而道:“你若真是大家,就不会逃到此处来了,是么?你既不是来做生意,也不是来玩的,想必是要逃避其他人的追踪,是么?”  锦衣公子面色立刻变了,诸葛亮这句话,正说中了他的烦恼,他眼中真的射出了凶光,喝道:“你究竟是怎么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诸葛亮笑道:“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也不要理我是何来历,你若认为你的武功高,不妨和我比,谁输了谁就做徒弟。”锦衣公子假笑道:“好,我正要瞧瞧你的武功是什么人传授?”诸葛亮笑道:“谁输了谁做徒弟,这可是你自己认可的,不允许赖......”话犹未了,身子突然自马上飞起,凌空踢了双腿,直取锦衣公子两眼。  锦衣公子倒未想到诸葛亮出手竟是如此迅急,倒真吃了一惊,然而他非然而武功真的不弱,与人交锋的资历,竟也似丰富得很,惊慌之中,居能不退反进一身子一偏,已到了诸葛亮背后。  头也不回,翻腕一掌挥出,这一掌不仅掌势迅急,而且姿势优美。  认|丨穴之准,更似背后也生着眼睛。  诸葛亮本想一招就抢得优势,哪知优势却被人占了,突然双足一收,凌空翻了筋斗,落在五尺之外,笑道:“等等再打。”  锦衣公子只得停下进击之势,道:“等什么?”诸葛亮道:“你真能瞧出我武功是什么人传授?”锦衣公子假笑道:“十招之内。”  诸葛亮摇着头笑道:“我不信。”  他脸上笑脸笑得正甜,双拳却已击出,他笑脸固然和善,出手却狠辣,这恰好是他从多年搏击那里学来的法子。  那锦衣公子果然上了当了,固然未被这两拳击中,然而方才占得的优势已失,竟被诸葛亮一轮欺身上攻逼退数步。  诸葛亮嘻嘻笑道:“我看你还是......”  一句话未说完,锦衣公子突然欺身扑了进来,竟拼着挨诸葛亮两拳,一个肘拳走向诸葛亮胸膛,用的竟是有意和诸葛亮同归于尽的抬式!这一回是诸葛亮吃了一惊了,他可不想挨这一举,反甩手,大仰身,身子〃嗖〃的倒窜了出去。  然而锦衣公子哪肯放松,如影随形,跟了过去,双拳如雨点般密密击下,用的竟全是拼命的招式。诸葛亮两只手忽拳忽掌,他的招式忽而狠快,忽而诡谲,忽而刚烈,忽而阴柔,忽而不刚不柔,不软不硬。  诸葛亮恰好是将中国功夫、日本的空手道、泰国的泰拳和现代的搏击术集于一身。这样的武动,在江湖中本已少有敌手,谁知锦衣公子的拳法简直有如狂风暴雨一般,竟打得诸葛亮喘不过气来。然而锦衣公子心里也正在暗暗吃惊,他确实是也没想到这人的身手的变化竟有如此之多,他确实是摸不清是何门路。  突听诸葛亮大声道:“喂,住手。!  锦衣公子道:“好,我住手!〃  〃我住手〃三个字说出时,他己攻出六拳。  诸葛亮左避右闪,乘隙还了三拳,大叫道:“这样也算住手么?”锦衣公子假笑道:“这一回我不上你的当了。”  诸葛亮边打边嚷,道:“然而十招已过去了,早已过去了,你可瞧出我的武功门路,你若摸不清就快住手听我说......”锦衣公子的拳势不由得一缓,诸葛亮已借势退出数尺,笑嘻嘻道:“你瞧出了么?  锦衣公子只得也停住了手,假笑道:“自然摸不清,你武功简直没有门路......”诸葛亮心里面说你肯定看不懂这一千多年后的武功秘籍了,大笑道:“不是没有门路,只是门路大多,瞧得你眼都花了。”锦衣公子道:“门路众多?是哪些门路?”  诸葛亮道:“告知你,我武功是四大洲五大洋学来的,这经过中又不知包括了多少解剖学和人体能学的原理,多少代人的心血都是又复杂、又诡异......”。  锦衣公子道:“中土武林名家武功路数,可说绝无一家我不清楚,也绝无一家与你的武功路数相同,你武功只怕是卖膏药,练把式的吧。”  诸葛亮笑道:“练把式的......嘿嘿,我要是将名字和盘托出,不吓你一跳才怪,只是其中一个叫史泰龙,一个叫李小龙,一个叫成龙,一合脚马兰狄龙,你自然不清楚。”锦衣公子怒道:“此等旁门左道,又怎能与我的武功相比!〃  诸葛亮道:“你的武功......喂,倒也不错,然而你瞧你这种温文尔雅的样子,确实是猜不透你竟会学那种疯子般不要命招式。”锦衣公子道:“哼,你听说什么?我这‘癫狂八法,在当今武林各门各派的拳法中,即使不列第一也可算第二。”  诸葛亮拍掌大笑道:“‘癫狂八法,哈哈,果然是疯子才会使的拳法,可惜的是如此漂亮的人,却学这种疯子的拳法,真让人看着痛苦。”锦衣公子道:“看起来固然痛苦,用出来更教其他人痛苦。”诸葛亮笑道:“我可不痛苦,我也不要学......”〃学〃字出口,人已扑了上去,〃呼呼〃就是两掌。  这一次锦衣公子却已学乖了,早已在私底下防范,诸葛亮这两掌攻来,他早已击出两拳,封住了诸葛亮的掌路。  这一次诸葛亮也学乖了,绝不用他明刀明枪,只是展动身形,左一拳,右一拳,围着他打转,和他游斗。  然而这癫狂八法威力实是骇人,这种〃癫狂〃的武功,确确实实比诸葛亮想的要高明得多,果然打得诸葛亮十分痛苦!  诸葛亮又接了数十招,突又喝道:“住手,你这拳法果然不错,我情愿学了。”锦衣公子身子一转,转出五尺,胸膛微微起伏,也有些呼吸,心里面说:这诸葛亮可真是有点不好斗。  诸葛亮笑道:“怪不得其他人常说,好好的人绝不能和疯子打架,那是由于他绝对打不过疯子的,如今我才清楚这话果然不错。”锦衣公子道:“如今你可晓得高明了么?”  诸葛亮道:“可惜的是你不是疯子,要不然你使出的这套拳法,肯定更要高明......怕只怕你将这套拳法用久了,也会变得有些疯味了......”  锦衣公子愁云密布道:“你既要拜我为师,怎地如此冒犯?”诸葛亮笑道:“我只说要学这套拳法,可没说要拜你为师。师父一样也能够向徒弟学拳的,你说是不是?”锦衣公子怒道:“你还想打么?”  诸葛亮大笑道:“不能打了,不能打了,你一旦再一出手,立刻就要七窍流血而死,我好心告知你,你可不要不信”  锦衣公子怒极之下,反倒不觉笑了,道:“你这无赖满嘴胡言乱语,也想来骗我......”诸葛亮道:“欺骗你?我可不是欺骗你,你可晓得武林中有种绝传的秘密,叫九阴白骨掌。这就是说,不管是谁,一旦在九步内被这种掌风击中,除非他站着不动,要不然他走不出九步,嘿嘿,就要送终。”锦衣公子道:“胡言乱语,人世间哪有这种掌法。”  他嘴里固然在说〃胡言乱语〃,脚却又有些酥麻,再也不情愿动了。  诸葛亮瞧着他的嘴,笑道:“这种掌法绝传已有百年,你自然不清楚,然而我却在偶然间获得绝世奇缘,学会了这种掌法,而且......”  锦衣公子假笑道:“而且还打了我一掌,是么?”他固然特意要作出不信的样子,然而此刻不管是谁,也不能在教他再走九步了,九阴白骨掌名字已够吓人!  诸葛亮想不到二十一世纪的的武侠小说的桥段还真把这初哥给镇住了。  诸葛亮拍手笑道:“这一回你说对了,不过,我只打了一掌,轻轻的一掌,一旦你拜我为师,我还可将你救活。”锦衣公子假笑道:“你若以为几句话就可将我吓倒,你就大失所望了......”诸葛亮道:“你不信?好,你且摸摸你右面第三根肋骨下是不是有些发疼,这就是中了九阴白骨掌的征象。”  锦衣公子道:“哼......”  他嘴里固然在〃哼哼哈哈〃,手却不觉已向左面第三根胁骨下摸了去,脸上也已不觉变了颜色!  诸葛亮低头瞧着脚下的影子,道:“怎么样,疼吧?”锦衣公子指尖已有些拌,口中却大声道:“自然痒的,任何人这地方都是最随便觉得痒的......  诸葛亮道:“然而这不是普通的疼,是特别的痒,就好像被针刺,被火烧一样,疼得热辣辣的,疼得叫人咧嘴!〃他眼神自地上抬起,瞅着锦衣公子的手,娓娓而道:“你再摸,不是此处,再往左一点......再往下一点......”锦衣公子的手指,不由自主已随着他的话在动了。  诸葛亮突然叫道:“对了,就是此处,用力往下按!〃锦衣公子手指不由自主用力一按............  他身子突然一阵麻木,〃噗〃地听从,再也不会动了!  诸葛亮拍掌大笑道:“饶你武功有多高,亦须被我耍得疲于奔命,如今你最终上了我的当了吧,你可晓得是怎么上的当?”锦衣公子凶巴巴地瞪住他,眼里固然冒火,嘴里却说不出话。  诸葛亮道:“告知你,人世间压根没有九阴白骨掌,我自然也不会,然而人世间却真有另一神秘的武功,叫做葵花点|丨穴手〃  他跑过去将贵公子那匹已吓得远远跑开的乌骓马拉回来,锦衣公子眼睛瞪得更大,似是已等不及地想听了。  说着话,他又在锦衣公子肋下拍了两掌,接道:“葵花点|丨穴手就是要截断你的经脉,你的经脉不能流通,身于自然不能动自然要倒下去,你的经脉整天都在不仅地流动着,葵花点|丨穴手就是要恰巧点在你经脉流动时前面那一点,才能恰巧将你的经脉截断血在流动,这一点自然也时时刻刻都不同,因此葵花点|丨穴手是活的,你懂得我的意思了么。”  锦衣公子已听得入神,不觉应声进:“懂了。”诸葛亮笑道:“然而这葵花点|丨穴手为时不能太久,要不然被点的人就要死了,方才我已解开你闭住的血,因此你眼下才能说话。”  锦衣公子固然生气,却按耐不住道:“方才你瞧着地上的影子,可是在计算时辰,计算我经脉该流在何处?接着再叫我用力按下去!〃诸葛亮拍掌大笑道:“对了,举一反三,孺子可教也......”  锦衣公子咬了咬牙,又道:“你固然会一点葵花点|丨穴手的皮毛,然而会的却不多,而且压根就点不着我,因此,你就骗我,让我自己采取行动。”  诸葛亮大笑道:“对极对极,一点也不错,那是由于我医道固然高人一等已极,武功却不行已极,不清楚该用什么身手去点,因此我也只有请你代劳了......”  他歇了口气,接道:“那是由于你还在随时打算采取行动,因此气劲依然在掌指间流动,我一叫你用力,你气劲就不觉自指间透出,那是由于我叫你点的不是要害,甚至压根不在要害附近,因此,你就压根未去觉察。”锦衣公子恨声道:“诡计伤人,又算什么英雄好汉!〃  诸葛亮道:“诡计?你可晓得要多大的学问能使得出这样的诡计。第一,我要先让人时时刻刻都防备着我,这样体内气劲才不会自指学间撤出。第二,我要先编出九阴白骨掌这样个怕人的名字,让你不得不含糊......”  锦衣公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两样已够了。”诸葛亮道:“不够,我至少还得略懂葵花点|丨穴手术的门径,还打算算准经脉恰巧正流动在你要害附近,让你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挺起胸膛,大声道:“这简直是武功与智慧的结晶,我武功若不高,怎能让你提防,我智慧若不高,又怎能让你不提防,你先提防而后不提防,可见你怎么都不如我,你拜我这样的人为师,总算不冤吧。”锦衣公子怒喝道:“你,你,拜你为师,你......你做梦?”诸葛亮道:“你未采取行动前明明已说好的,如今怎能反悔。”    诸葛亮有点哭笑不得,这真是红颜薄命了。也只有她的愚昧才会让诸葛亮觉得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过,从眼下要她讲人权那是不切实际的事情,终究还有差不多两千年的路要走。  梅香接着款款一笑道:“孔明和其他男子都不同,只有孔明才会和我如此说话,小女子很感激哩。”  诸葛亮怜香惜玉之心大起,想起这生活在古代的女人的命生得真苦,就像无根的浮萍,命运全由男手操控,霎时间意兴索然,方才升起的欲望消退得无影无终。  接着梅香霍然而立对诸葛亮说:“如果先生不嫌弃,由今天起,我就是先生的人了。来吧,让我好好地服侍你吧。”  她粉面红晕上颊,秀目放光,欣赏着他强壮有力的肌肉,一边用纤手爱不释手地从后探到胸前,深情地抚摸他的胸膛。  诸葛亮彻底陶醉于与这美女全无间隔的接触里,想起方才看到衣服也包藏不住峰峦之胜的诱人美景,欲火又再攀升。  梅香转到他身前,抱住他道:“以后,奴家就是你的人了。”  诸葛亮看到她撩人的肉体,那还按耐得住,将她抱了起来,痛吻香唇。缠绵过后,他顺水推舟问道:“我的好妹妹,眼下是什么年月了?”  “先生。不,好哥哥。”梅香羞答答地说,“你是怎么回事了?连今夕是何年月也忘得一干二净?”  诸葛亮晓得自己失言了,立刻改口说:“我的好妹妹,你不清楚。正所谓山中无夕日,寒尽不知年。你走了的这些时间我想死你了,以至于食不知味,抱病在床。眼下头脑也是昏昏的。你不相信你摸摸!”  “油腔滑调!”梅香羞涩拨开了他的手,娇羞道,“眼下不正式是中平元年,张角、张宝、张梁他们领导的黄巾党不正闹得沸沸扬扬呢!”  汉灵帝?诸葛亮想起来了。史书上记载这个汉灵帝十分无道,他在后宫里随时随地看中了哪个女子长得美艳就拉到床上胡作非为。汉朝的宫廷女子与后世不同的是都穿着开裆裤,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而且开裆裤里面什么也不穿,为的就是让皇帝临幸起来方便,连衣服都不用脱。明朝末年的张献忠让姬妾不穿下衣在室内晃荡,更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肯定这是后话了。  话归正题。黄巾之乱在公元一八四年,那不就是说刘备差不多就在这时候崭露头角?  恍然大悟道:“此处是什么地方?”  梅香道:“我不是说了吗?这是你在京都洛阳的书房呀!”  诸葛亮道:“如此说,距离刘备三顾草庐不就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梅香摇头道:“奴家不理解你在说什么?刘备又是谁?我只晓得此处的事,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对哥哥情有独钟,无奈你一直视而不见。眼下难得你将这层纸挑破了,我就不怕坦露胸怀。”  诸葛亮暗道:“这件事急也无益。美色当前。先前那个书生不是无心,怕是那病恹恹的书生有心无力罢了。”  想到此处,诸葛亮又想起灵帝好色的描写,霎时间狼性大发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将魔手伸进这只温驯的小绵羊手上。  “我确定我就是那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你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  梅香奇道:“你在想什么?难道是你嫌弃奴家出身低微?有门第之见?”  梅香到没有发现朱葛谅身体出现的骤变,自顾自地伤感地道:“我明白像你们诸葛家是当地的名门望族,而先生更加是饱读诗书,前途无量。我也不情愿有什么奢望,然而求先生不嫌弃,能够日日常伴左右。”  诸葛亮没想到这标致的伊人当真将自己当成是那个病恹恹的书生,更使他吃惊的是原来梅香为那书生吃过很多苦楚了,于是他霎时间爱怜之心大起,不忍心将自己是假的事实告知她。他对自己说,这女子身世如此可怜,还是不要告知他真相为妙。一来她免遭受单思之痛,二来不用费一番唇舌来分辨自己来历。  唉!怕是现在还打算靠她来养自己才行了。如此说,自己不就是破了吉尼斯记录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古代吃软饭的现代人?  就在这时灵光一现,朱葛谅心想:历史上记载公元一八四年以前,刘备、张飞、关羽应依然在涿县落泊不得志,到建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二零七年刘备才会三顾草庐于我,然而老是在此处干等时间也是挺难过的。我何不先发制人?想到此处他心都痒起来,问道:“我的好妹妹,你知不知涿县怎么去?”  梅香不知所措地摇摇头,接着脸色转白,咬着下唇颤颤巍巍地道:“你是不是想离开此处?”  诸葛亮爬了过去,紧贴着她香背,手往前伸,着她的小腹,轻声道:“不用怕!好男儿志在四方,你也不想我一辈子成为围在女人裙边的碌碌无为之人吧?你放心,他日我有成之日,一定会回来娶你的!”  梅香被他抱得全身酥麻,喜道:“真的!”  诸葛亮啜着她耳垂道:“肯定是真的!”  梅香以前对着的只是一个病恹恹的书生,哪里尝过这种调情撩拨的伎俩,诱人的胴体打战道:“既然先生立意要出去游学结交当世人杰,那么我明天就为你收拾行李好了!”  诸葛亮心里暗道古代的人地域概念比起现代人真是狭隘,现代人都已经是“地球村”了他们却是停留在‘寡国小民,老死不相往来’的阶段上,随即一只怪手探进了她衣襟里,揉捏着她丰满柔软的Ru房,问道:“你以前有没有背着我和局外人劈腿了?”  “劈腿?劈腿又是什么意思?”梅香不解地问道。  “劈腿吗?那是我们的方言,就是一脚踏两条船,有第二个男子的意思!”  梅香脸红耳赤着道:“还说呢,你以前望也不望奴家一眼,一天到晚只晓得吃药和圣贤书。哪像眼下的你,就好像色中饿鬼一样!”  “你不要这样称赞我,我下面会骄傲的!男子不坏,女人不爱嘛!”  “男子不坏,女人不爱?你这是什么奇言怪调?噢——”香唇早给封着。  诸葛亮这时已经弄得欲火焚身,毫不犹豫道:“来吧!让我来让你做我们那里最流行的广播体操吧!很有益身心的!一二三四,二二三四......”  “哟!先生,这是什么广播体操?你的手都放在我什么地方?呀!”  第二天天还没放亮,诸葛亮情不自禁地掀起她下裳,现出浑圆坚实的大腿,被她灼热丰腴的身体弄得欲火焚身。梅香哀求他道:“好哥哥来吧!再来一套广播体操又费不了多少时间吧?”  “来日方长!下次得哥哥再让你九九八十一套广播体操!不过,下次是不允许穿衣服的!”  诸葛亮想起昨天晚上她的饥渴和勾魂,心里面一热意犹未了摸了一将她的丰臀,然而想起去找刘备、张飞、关羽,只好压下欲火,爬了起来。  梅香拿了一套衣服出来道:“这是奴家私下里为你准备的衣服,你穿起来肯定很漂亮。”  诸葛亮在她服侍下穿上。一会儿穿扮完毕,梅香只见朱葛谅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壁,飘飘然有神仙之概,看得梅香秀目发光,赞叹道:“梅香从没有想过人世间有你那么漂亮的男子。”  “哇塞!这不是如假包换的诸葛亮?看来是天助我也!”诸葛亮对着铜镜惊呼道。  这一天的早晨,诸葛亮离开了梅香,走出隆中,扬首阔步闯向这个不属于他的三国未知世界去。    “难道是我真的改变了历史吗?”  换句话说,所有的存在都是以过去的历史为基础而出现的。例如说有了秦汉,才有了后来的三国时代,接着才有唐、宋、元、明、清,接着才是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如果连结整个历史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改变,所有的一切就会像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出现连锁反应最终导致面目全非!  换言之假如诸葛亮真的这样死了,中国的历史就会被彻底改写。那么随之而来的连锁效应就是,历史上就不会有后面的三国、唐、宋、元、明、清,同理可推关于眼下二十一世纪的所有眼前的所有都会消失,连带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人也就不会存在。  太平洋东岸上空飞过的一只蝴蝶轻轻地拍一下翅膀,可能会引起太平洋西岸的一场风暴。  一连两日朱葛谅漫无终点站游荡在这陌生的古代街头,在恐惧中守候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消失在这个空间。然而两天过去了,朱葛谅发现自己身体并没有变化,反而是真实地存在在这个陌生的三国空间。  朱葛谅自己深陷了沉思,最终他不由得又一次整理起自己的思绪,“如果诸葛亮真的死了,中国的二十一世纪肯定是另外一个样子的,也就没有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朱葛谅存在!然而既然我到眼下并没有消失,那么就证明很明显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并没有那是由于眼前这个眼前诸葛亮的死而改变,也就是说诸葛亮并没有死而是另有其人。而且史料记载诸葛亮压根就不是这个时候死的。很明显这是历史的宿命。这道理就好像没有了拿破仑,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