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5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5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5部分药呀?”诸葛亮也笑了,他突然发现女孩子有时也是很可爱的,特别是她在对你很深情地笑着的时候。傍晚,刘楚翘又睡了。  诸葛亮踱到檐下,喃喃道:“诸葛亮呀诸葛亮,你切莫忘记,女孩子这样对你笑的时候,就是想害你,就是想弄条绳子套住你的头,她对你越深情,你就越冒险,一旦一个不留神,你这一辈子即使是完了。”  “我,我……”刘楚翘已经激动地泣不成声。  两天后,诸葛亮和刘楚翘出现在旺来镇的市集上。  他们两人找了家面店,进去打尖。诸葛亮坐下后,刘楚翘站是一旁服侍。  诸葛亮笑道:“这可别客气啦,坐下来一起吃罢。”刘楚翘道:“不成,你就过我的命,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能跟你一桌吃饭?太没规矩啦。”诸葛亮道:“管他奶奶的熊什么规矩不规矩。我说行,就行。等你吃完了我的,我就吃你的,嘿嘿,多节省时候。”  哎,几天之前谁会想到这个傲气十足的姑娘现在会如此低三下四地对这个满脸坏笑的诸葛亮言听计从,驯服的像一只小绵羊似的。  刘楚翘听着诸葛亮这半黄不白的调侃玉脸一红道:“一吃完,咱们就走。我买些馒头,一面走一面吃就行了,不会拖延的。”诸葛亮叹道:“我有个怪脾气,一个人吃东西,肚子肯定作怪,倘若没人陪着一块吃,一会儿儿肚子子疼起来,那可有得受了。”  刘楚翘嫣然一笑,知道诸葛亮是心疼她,只得拉张长凳,斜斜的坐在桌子角边。  诸葛亮一碗面还只吃得几筷,只见三个军士打扮的走进店来,靠街坐了,一叠连声道:“拿面来!拿面来!”一名武夫看眼见到刘楚翘颈中那串明珠,左肘撞了撞同伴,努嘴示意。另外两人一见,当即喜容一脸,目不转睛的扫视那串珠子。  刘楚翘心道:“不好,这三个家伙想拦路打劫。”取出一块碎银子,叫面店中一名店伴去雇一辆大车,急急忙忙地吃完面,上了大车,交待车夫向西快跑。  驰出数里,只听得车后马蹄声响,刘楚翘向后张去,果见那三名武夫骑马追来,向诸葛亮道:“那三个恶人要抢我的珠子,给了他们算了。”诸葛亮道:“不行!你光见识过我医术的高明,还不清楚我手上功夫的高明。你站开,你看我的。看看我怎么叫他们生不如死!”  诸葛亮心想在三国时期,没有比暴力更有用的事了,自己以前作为中美的交换军校生在美国久负盛名的西点军校接受完美军三角洲特工队训练学过的空手道黑带最终派上用场。  只听得三名武夫叫道:“停车,停车!”车夫勒定骡子。  三名武夫纵马上前,拦在车前。一人说道:“两个娃娃,下车来罢。”  刘楚翘将颈中那串明珠除了下来,递出车外,说道:“你们看中这串珠子,我给了你们,那就拿去罢。”一名胖大武夫伸出大手,却不接珠子,更向前探,抓住了刘楚翘手腕,向外就拉。刘楚翘急道:“要钱还有,不可动之以武!”突见诸葛亮人影闪动,那武夫飞身而起,跃入半空,向后纵了出去。  刘楚翘暗叫:“好功夫!”见他身子急落,却是头下脚上,波的一声响,一颗胖大脑袋冲向泥沼,直陷于胸,双足乱舞。刘楚翘又惊又喜,不知这武夫显的一手是什么功夫。  另外两个武夫哇哇乱叫,抢过去抓住他身子,将他从烂泥中拔了出来。那武夫一脸都是湿泥,狼狈无比,多亏昨天晚上一夜大雨,浸得路边一片软泥,这武夫才没受伤。  诸葛亮朗声大笑,向车夫道:“还不快走!”  刘楚翘提着手中的珠子,问道:“相公,这珠子还给不给他们?”  刘楚翘还不曾回应,只见三名武夫各从腰间拔出利剑,恶凶巴巴地扑将上来。诸葛亮从车夫手中接过鞭子,向外甩出,卷住了一句武夫中手利剑,鞭子回缩,左手将剑接住,右手又将鞭子甩了出去,一卷之下,将第二名武夫手中利剑也夺了过来。  第三名武夫叫声:“啊哟!”一呆停步。诸葛亮手中鞭子又已甩出,这一回却卷住了他头颈,趁机将他位到车前,随着接过他手中利剑。  那武夫喉头被鞭子勒住,双眼翻白,伸出舌头,一脸当即没半点血色。余下两名武夫分从左右向诸葛亮攻到,意欲相救同伴。诸葛亮跃起身来,左足站在转辕,右足连踢,两名武夫头上要害被点,晕倒在地。  他挥手松开鞭子,那武夫已窒息很久,也即昏倒。  刘楚翘喜欢之极,跳起身来,叫道:“亲哥哥,好哥哥,我原来你功夫这么高明。”  诸葛亮微微一笑,美美地亲了刘楚翘一口道:“那也没什么,是这三个恶人不中用。我还有很多本领你还不清楚呢,迟点在床上我示范给你看哟!”  刘楚翘道:“早知这样,我也不用担这半天心事了。”跳下车来,在一名武夫身上踢了一脚,问道:“你们干甚么的?”那武夫兀自昏晕不醒。  余下人等看到诸葛亮这一展身手,陆续大声叫好。  诸葛亮抱住刘楚翘朝大街另一端走去,舒坦问道:“晓得怎么去涿县了吗?”  刘楚翘道:“有人听过这地方,然而却不知怎么去?”  诸葛亮一边问路,一边身不由己地一览沿途美女。  诸葛亮原以为这些美女会像现代的美眉一样对他这种色狼的举动反感,没想到那些美女反而向这来自未来二十一世纪的美男子大送秋波,一点不介意他的眼神落在她们半露的饱满豪|丨乳丨和玉腿上。  诸葛亮看得心都痒起来,不由自主间鼻子一痒竟然流起鼻血来。正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三国行不够,妹妹骚胸话休提。  “你最近上火了?你怎么流鼻血!”  诸葛亮连忙顺手用袖子擦了一把道:“是吗?肯定是最近天气干燥的原因!流几滴血,更健康!”  刘楚翘来到人堆里,感觉上安全多了,看到诸葛亮色迷迷的样子,一点不以为然,低声道:“这也不怪你!她们都是能歌善舞的番邦女子,男子的都想一偿所愿。”  “这件事情当真?”  “当真!”  “果然?”  “天经地义!”  “如此说,好妹妹肯定不介意我去观摩学习一番!”诸葛亮借势将了刘楚翘一军。  “你要去就去吧。在这个时代,男子三妻四妾逢场作戏是很正常的!记得认清回来的路!我在此处等你!”  OH!MYGod!我的上帝!三国时期的女性居然会认“男子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  “你真的知情达意!哥哥爱死你了!”  诸葛亮真替这些生活在中国古代的男子直呼太好运道了!诸葛亮领到刘楚翘的奉旨泡妞令后立刻飞身出去,临走的时候诸葛亮没忘了往刘楚翘身上凶巴巴地揩了一将油!  “当!当!当!招兵了,招兵了!一人参军,全村光荣!”  诸葛亮刚想去为非作歹,只见那座大屋的台阶处站了十多个与方才路途相逢的武者服饰相同的劲服大汉,其中一人剑眉星目,一表人才,颇具富豪之气。  脚步声在后方响起,有人叫道:“少侠请稍等一下!”  诸葛亮抱住刘楚翘一个旋身,只见一个华服高冠男子正朝他们走来。  诸葛亮和刘楚翘和那华服大汉在一家酒楼坐下。  诸葛亮细看那人,那人自我介绍道:“本人孙乾,乃眼下荆州刘表底下的幕僚,少侠口音诡异,不知是何方人士?”  诸葛亮胡道:“我和贱内都是南阳人,大爷请我来,不知有什么指教?”  孙乾看到刘楚翘吓了一跳,好像和她认识似的。但是他看到刘楚翘向他打暗号,现出茫然之色,然后点头道:“少侠有没有意思弄大笔的钱。”  诸葛亮向刘楚翘。  她送来一个甜笑,点头表示所有都以他作依归,自己没有看法。经历这些日子的磨难在她来说,诸葛亮的说话就是她的一切。  诸葛亮点头道:“愿闻其详!”  孙乾俯前激动地道:“以少侠骇人的身手,真是能够一挡百,假如你肯参加我们的军队去帮手剿灭黄巾党,不仅仅能够一次性领到二十两银子,以后肯定能够飞黄腾达,少侠意下怎样?”  刘楚翘“啊”一声叫了起来,挽着他的手臂囔道:“那够我们一年的生活了。”  诸葛亮在她粉面香了一口,道:“这条件很吸引,可是我们还打算到涿县去哩!”  孙乾说:“不知道阁下要到涿县干什么?在下在何处还是有点办法,说出来没准可以帮上忙!”  诸葛亮心想刘备这时候还是出身寒微的破落皇孙,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万一孙乾真帮上忙,那就真的是事半功倍了。  于是,他就编了个借口说:“家父早年在涿县有个世交很是要好,听说祖上还是什么皇亲国戚。现在在下家道中落,家父临死前叮嘱要投靠到涿县来找到这个亲戚。”  “知道姓甚名谁吗?”孙乾关切地问。      锦衣公子涨红了脸,道:“你杀了我吧!〃  诸葛亮笑道:“我何必杀你,你假如要食言反悔,我就切下你的鼻子,挖去你的眼睛,割下你的舌头,将你......”  锦衣公子大声疾叫道:“我死都不怕,还怕这些?”诸葛亮眨了眨眼睛,道:“你真的不怕?”。  锦衣公子这:“哼!〃  诸葛亮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好!你既不怕,我就换个法子。”锦衣公子大叫道:“我什么都不怕......”  诸葛亮道:“我将你吊在树上,脱下你的裤子打屁股,你怕不怕?”他晓得有些人纵然刀斧加身,也不会皱眉头,然而假如要脱下他的裤子打屁股,他却是万万受不了的。  锦衣公子脸色果然变了,-阵青,一阵红,青的时候青得像生铁,红的时候红得像猪血。  诸葛亮大笑道:〃你最终还是怕了吧,快叫好哥哥。”锦衣公子身子颤栗,嘶声道:“你......你这无赖......”诸葛亮道:“你不叫我好哥哥反叫我无赖......好。”弯下腰,就要去拉锦衣公子的腰带。  锦衣公子突然大叫了起来,叫道:“好哥哥!好哥哥......”两声〃好哥哥〃叫出,眼泪已流了一脸。  诸葛亮立刻就为他擦干了,轻声道:“你哭什么,有我这样个好哥哥也不错呀,何况,你现已叫了好哥哥,哭也没用了......呀,你还哭,再哭我又要打屁股了。”锦衣公子拼命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流下。  诸葛亮笑道:“这样才乖,对了,你得先告知我,叫什么名字?”锦衣公子道:“刘......刘楚桥!〃  诸葛亮眨着眼笑道:“是刘邦的刘?”  锦衣公子大声道:“嗯......”  诸葛亮大笑道:“刘楚桥,好,好名字,不过你样子固然生得有些像女孩子。”刘楚桥突然抬起眼神,道:“你!〃诸葛亮道:“我嘛?我的名字当然是和我的武功和外形一样帅,你洗耳恭听了。我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江湖上人称英俊洒脱、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车见车载,迷死万千少女不赔命的卧龙先生诸葛亮......你知不清楚我的志愿是泡尽天下美眉,多亏你不是女人要不然你有难了?”刘楚桥咬了咬嘴唇,道:“我呸!你是自我介绍还是卖药的?我......我巴不得将你......”  诸葛亮笑嘻嘻地瞧着他,突然伸出手,伸到他嘴边,笑道:“你是不是想将我千刀万剐吧。”刘楚桥呆住了,道:“你......你......”诸葛亮大笑道:“你不是想将我千刀万剐么?......告知你,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都骗不了我的,我一猜就猜出。”刘楚桥叹了口气──除了长吁短叹,他还能怎么?  诸葛亮瞪起眼睛道:“我救了你命,你就这样谢我?”刘楚桥脸红了红,道:“对......对不起,谢谢你。”诸葛亮笑道:“对不起,行个礼,放个屁,臭死你......”刘楚桥竟真的放了屁,诸葛亮早已笑得满地打滚。刘楚桥脸更红得像茄子似的,巴不得一头钻进地里。  诸葛亮爬了起来,笑道:“放屁有什么要紧,人在担心时,不撒尿即使是好了,放屁又算得什么,你怎么像个大姑娘似的,动不动就红脸?  刘楚桥道:“我......我......”他说话的声音简直像是蚊子叫,连他自己都听不清。  “好了!好哥哥我口渴了!你去给我那点水来!记住千万不要逃生呀!”  刘楚桥道:“我怎么会要逃。”  诸葛亮大笑道:“我晓得你不会逃的。”  刘楚桥果然没有逃,却捧着一碗水走了进来。他脸上的傲气已全不见了,突然变得十分深情,竟真的打水、洗碗,做了些男子不愿做的事,而且做得很谨慎。  诸葛亮瞧着他,觉得有意思得很,突然一阵马蹄传来,两人俱都一惊,面无人色,多亏诸葛亮眼尖,已瞧见是匹白马。  那个白马居然也一路追着他们来了。  诸葛亮又惊又喜,笑着迎了出去,抚着乌骓马的头道:“你的马儿你真乖,对了他有名字没有?”  “它原来就是西域的千里马。他本来就有一个名字叫乌骓马。”  诸葛亮没有说话朝碗里瞟了一眼,过了一会儿,刘楚桥端着两碗水满面笑脸,道:“我已尝了尝,这水是甜的。”诸葛亮道:“我们喝水,马儿呢,它跑累了让它先喝吧。”刘楚桥立刻道:“不行不行,这......我只洗了两个干净碗,叫它拿桶喝吧。”将一只碗放到井边,一只碗交给诸葛亮,飞也似的跑了回去。  他跑得可真快,等他跑回来的时候,诸葛亮还站在那里没动哩,刘楚桥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喝呀,水真是甜的!〃诸葛亮笑道:“我怕这井水有毒。”  刘楚桥咯咯笑道:“不......不会的,你是我师傅,我怎会害你呢?我方才已经喝了一碗,眼下我再喝一碗。”他拿起进边的碗,一口气喝了下去。  诸葛亮笑着道;〃你先喝了,我就安心了。”  他喝了一碗,又是一碗,简直比马喝得还多。  天色更暗了,星,已在草原上升起。  诸葛亮面色突然大笑,道:“不........不好!是的,我的头怎么发晕了。话未说完,真的倒了下去,大呼道:“毒,井水里肯定有毒。”  刘楚桥突接着退两步,冷假笑道:“你安心,水里没有毒的,然而是七步昏睡散,你在此处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早上,就能够走路”  诸葛亮惨呼着道:“你。......你怎么会要下七步昏睡散。”刘楚桥道:“只因我要去个地方,不能被你缠着。”诸葛亮道:“你......你”  他越来越不行了,连话已说不清。  刘楚桥笑道:“你这无赖,固然还算聪明,然而......他边说边走,说到此处,脚下突然一滑,几乎跌倒,他面色也立刻变了,再走两步,竟真的扑地跌倒,倒在水桶旁,竟似连爬都没有力气爬起来颤颤巍巍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诸葛亮道:“难道是你在自己碗里也下了七步昏睡散?”  刘楚桥道:“不......不会的,我。。我明明......”  诸葛亮突然大笑起来,大笑过后一跃而起。  刘楚桥大骇道:“你......你难道是......”  诸葛亮拍掌大笑道:“你这孩子,固然还算聪明,然而和我比起来可就差多了你在屋子里下七步昏睡散,以为我瞧不见?嘿嘿,告知你,我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即使是半夜里,也能够在地上找出根绣花针的。刘楚桥面色如土,道:“原来你,你换了碗。”  诸葛亮笑道:“不错,我换了碗,你却瞧不见,老实告知你,这种伎俩,我在特工训练营就会玩了,带我的教授,都是下药的祖宗。”刘楚桥连眼睛都张不开了,然而却拼命大声道:“你......你想将......我怎么......”诸葛亮道:“我也不想将你怎么样,只是你说的话,我全不相信,我先要将你从头到脚谨慎搜一搜,看看到底存有什么东西。”  他话未说完,刘楚桥苍白的脸,又像是火一般的红了起来,颤颤巍巍地道:“求求你......求......求你,不、不要......”他不仅声音哆嗦,竟连身子也哆嗦起来,他的一双手,死命地抓紧衣襟,死也不情愿放松,他口中不断惨呼着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  “好吧!反正那药一个时辰就会自动解开,大爷我今天就放你一马!我也累了,先小睡一下!千万不要再玩花样!”接着点了刘楚桥的昏睡|丨穴。接着诸葛亮自己也睡了。  这天诸葛亮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他梦见刘楚翘原来是一个女人,躺在他怀里,对他说:“每天只准你亲我一百次,一次也不能多,一次也不能少。”  然而他刚要去亲时刘楚翘却又跳了起来,打他的耳光......不对,真的有人在打他耳光,难道是黄巾党又追来了?!他一惊醒,却瞧见了刘楚桥,打他的竟是刘楚桥,方才那桶水,也有些溅到他脸上,他竟提前醒来了  星光下,刘楚桥苍白的脸,满是怒容,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正凶巴巴地瞅着诸葛亮,咬着牙道:“无赖,你也有睡着的时候,你也有落在我手里的时候。”诸葛亮想跳起来,身子已不能动了,他竟也被人点了要害。  然而他却似全不生气,也不着急,反面笑嘻嘻道:“我正在做着好梦,你将我吵醒了。说来也诡异,我方才梦见你其实是女扮男装,正在要亲你一百次,你就得让我亲一百次。”  刘楚桥身子突然一阵震颤,失声道:“你闭嘴!方才你将我怎么样?”  诸葛亮笑道;〃也没有怎么样,然而将你的身子搜了一遍从头到脚,认谨慎真搜了一遍,一寸地方都没有漏。”刘楚桥身子更抖得像是在打摆子,脸也红得在星光下也能辨出那红色,竟站在那里,无言以对。  诸葛亮眨着眼睛,叹道:“然而你怎么会不早告知我你是女人?  要不然我也就不搜你了唉,你要晓得,我固然是彬彬君子,终究也是个男子呀,怎按耐得住.......〃刘楚桥大叫道:“闭嘴!闭嘴再出声我就杀你〃  诸葛亮笑道:“我既已做了,说不说又有什么两样?〃刘楚桥咬着牙,眼泪又已在眼圈里打转。  诸葛亮扮着鬼脸道:“看来,你只有嫁给我了,我也只有勉为其难了......”  刘楚桥突然自靴筒里拔出短刀,颤颤巍巍地道:“你......你还有什么遗言留下来,快说吧。”诸葛亮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你要杀我?!你即使是还打算嫁给其他人,也没关系呀,我包管绝同意,你又何必定要杀我?”刘楚桥咬着牙道:“你若无话说,我就采取行动了〃  她突然转过头,颤声接着道:“然而你也可稍安勿躁,我绝不嫁给其他人。”诸葛亮听得几乎要笑出来,却又确实是笑不出,非然而笑不出,倒几乎要哭,老天,她竟真的相信了。  〃唉。女人,女人......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笨?”  诸葛亮苦笑着道:“求求你,嫁给其他人,你爱谁就嫁给谁,嫁给所有人都没关系。不嫁给我就好了,我确实是受不了。”刘楚桥嘶声道:“这,这就是你要说的话么?......”手里紧握着的短刀,竟真的往诸葛亮的胸膛刺了下去。  诸葛亮大叫道:“慢着,慢着,我还有话说......”  刘楚桥跺脚道:“有屁就快放!〃  诸葛亮叹道:“我还有句话,有人是这样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吗?”刘楚桥道:“不错,你是救了我性命然而......然而我......  刘楚桥突然坐到地上,放声痛哭起来,痛哭着道:“我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诸葛亮轻声道:“你不要烦恼还是杀了我吧,与其比你烦恼,倒不如让我死了算了,我能死在你手上,也很开心了。”  他嘴里说着,眼睛却一直偷偷瞅着刘楚桥,刘楚桥果然越哭越伤心,诸葛亮心里却越来越得意,哪知他正在得意时,刘楚桥却已痛哭着一跃而起,发了狂似的向前跑,也不知要跑到哪里去。  诸葛亮这才真的吃惊,大呼道:“嗯,你不能抛下我走呀,假如是敌人来了怎么办?你可晓得,我又救过你?”他叫得固然响,刘楚桥却已听不见了。  星空固然也是同样的那么灿烂,那么辽阔,然而躺在下面的诸葛亮,却一点也不好受了。他真是一肚子恼火口中喃喃叹道;〃诸葛亮呀,诸葛亮,这怪谁?这还不是怪你自己.谁叫你一来到古代就要到处惹上女人?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那乌骓马已箭步上前,在他身旁不住轻嘶。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好个乌骓,原来你也是不可信任的,你竟也抛下了我,唉,想来你大约也是匹母马......”然而他已突然发现乌骓跑去的地方,竟动也不动地站着一个人,星光下,这人身上那雪白的衣裳,比马还白、刘楚桥竟也回来了。诸葛亮又惊又喜,却忍住不出声,只见乌骓马跑到她身旁,轻嘶着,她身子最终移动,一步步箭步上前......风吹着她的衣服,她的体态是那么轻盈。  诸葛亮暗叹道:“我真是瞎子,竟直到眼下才猜到她是女人,我......我应该第一眼该已瞧出来的,男子哪有这样走路的?”刘楚桥已走到他身边。诸葛亮却闭起眼睛,特意不理她。  只听刘楚桥感慨道:“你并没有真的轻薄我。”  诸葛亮再也按耐不住,笑道:“你眼下才清楚么?”刘楚桥道:“然而。......然而你还是轻薄了我,因此你......”  诸葛亮道:“看在老天的份上,将你真正要说的话快些和盘托出吧。”刘楚桥垂下了头,沉着脸道:“你情不情愿陪我去一个地方?”诸葛亮道:“我自然情愿,然而你先得解开我的要害,我才能走呀你......你总不能,背着我抱着我走吧。”刘楚桥脸更红了,却按耐不住〃呵呵〃一笑,果然俯下身子,轻轻拖着诸葛亮,固然还在为他解着要害,却也像是不忍下重手。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你方才打我时,出手那么重,此刻解我的要害,出手却又如此轻了,唉,老天.唉.女人......”总算长身而起。  刘楚桥却背转了脸,轻轻道:“我以前不要你跟我,此刻又要你陪着我,只因我想来想去,晓得你......你还是对我很好的。”诸葛亮道:“你以前不清楚?”  刘楚桥道:“我......我以前不让你去,只因那地方太秘密......”诸葛亮道:“你要去的地方到底是在何处?”  刘楚桥娓娓而道:“那地方在涿县”  诸葛亮失声道:“涿县?!你要去的地方难道是竟是涿县?”刘楚桥霍然回首,睁大了眼睛,道:“你怎么晓得?”诸葛亮打着自己的头,喃喃道:“老天......老天,这位大姑娘在问我哪会晓得涿县?我若不清楚涿县.人世间人怕再也没有人晓得了。”刘楚桥眼睛瞪得更大,道:“怎么会?”  诸葛亮道:“你不要问我怎么会?看在老天份上,先告知我你怎么会要涿县吧?看你的样子,确实是不像是要去涿县的人。”    红日当空,炙热的阳光烤炽着山野,沙砾又将阳光的光热全然反射。空气干燥得宛似在燃烧,任何生物在此处都会觉得难以生存——最低限度,也会觉得难以长久地生存下去。  蓦地——一声愉快清悦的嘹亮歌声,起自如丘的沙岗之后。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  激昂澎湃的歌曲被唱歌的人当做山歌来唱,原唱者假如是地下有知,想一定会在棺材里吐血哀号。  一条人影出现在官道上的小山坡远处,恰好是刚刚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来到1800多年前汉末又刚好完成身份转换的诸葛亮。  此时,他正心旷神怡地地远望大路两边。从他满面的笑脸看来,他似乎没有受到炎炎酷日的影响,依然神清气爽,心境愉快。  高叫一声,这个诸葛亮突然草原上跃起,接着屁股着地,溜下十数丈高的沙丘斜坡。随着他的滑落,由风力所堆积而成的松软沙丘,当即坡倾丘颓,半边沙丘犹如雪崩似的紧跟着他一起滑泄。  大量的黄沙又急又快地崩落,将溜至坡底,还赶不上逃开的诸葛亮埋个正着。  诸葛亮像只土拨鼠摇头晃脑自沙堆里钻出身来,拍打沾在身上、发上的泥沙,接着干脆像落水狗般抖甩了几下,千万颗沾头盖脸的沙砾就被他甩落个精光。  他这才自得其乐地咯咯直笑,这绝活,普天之下也许只有他能使得到,难怪他如此洋洋得意。  静止的山野中,猛然间响起一连串急如密鼓的马蹄声,如浪般涌进诸葛亮的耳朵里。他不甚高兴地皱起眉,手搭凉棚遮于眉头,病佳弁蚵硖闵柘执Γ患斗郊父鲂『诘阏潘⑸碇γ艚菀评础?br />  没多长时间,诸葛亮已经看清,那些移动的黑点,事实上是五匹骏马追逐着一名戴着手镣脚铐的锦衣公子。  诸葛亮好奇地举步迎向来骑,这才关注到,五匹马上的武者,俱是头系刺眼的头系黄巾,其中有四名身着劲装,另一人却是头系着黄巾的飘风。  而那名被追逐的锦衣公子,固然此时一身血污狼狈,却依然看得出,他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锦衣公子。  此锦衣公子生一表人才、英气毕露,配上他非常高挑出众的身材自然好随便引人瞩目。  这一追一逃之间,双方距离不断缩短,就在距离诸葛亮约三十丈之遥,锦衣公子已被那五名头系黄巾的武者追上。  这时候看似领头的那人,蓦地扬起手中的马鞭,“啪!”地抽在锦衣公子的背上。  血珠和着碎衣,随着挥动的马鞭,在空中溅洒飞拋。  锦衣公子被鞭子抽得闷哼一声,向前扑跌。  然而他摔倒的身子刚刚触地,就立刻挣扎着扭腰蹿起,又再往前冲出老远。  诸葛亮看见头系黄巾的人如此欺负锦衣公子,一股强烈的愤怒陡然升起。特别浮眼下锦衣公子脸上那抹深沉的忿恨和百折不挠的神色,更加是深深感动诸葛亮的内心。  他看着锦衣公子遭受凌虐,之情油然而生。  “住手!”诸葛亮按耐不住放声大吼,他的人就在喝吼的同时猝然闪射,直奔迎面而来的锦衣公子。  诸葛亮恰好在锦衣公子另一次趔趄颠踬之际赶到,一将扶住摇摇欲坠的锦衣公子。  忽而诸葛亮骤觉眼前一暗,马鞭破空发出“咻咻!”的锐啸,已经当头抽至。  他不加想着,马上扬掌抓向袭来的鞭梢,就在马鞭绷直的剎那,诸葛亮趁机用力拉扯,将扬鞭暗算的劲装武者自马鞍上硬拖下马。  那名劲装武者恼羞成怒,翻腕拔出斜背于背的利剑正待向诸葛亮扑去……。  马上的疤脸头目喝声制止道:“住手!”  劲装武者这才恨恨地收剑而立。  诸葛亮眼皮连撩也不撩,径自将锦衣公子扶坐于地,低着头检视锦衣公子身上的伤势,他口中啧啧有声地嘘叹道:“哎哟!好可怜噢!”  疤脸虎端坐马背上,冷眼瞧着诸葛亮作态地摇头叹息,直到他直起腰身,疤脸汉方才谈笑自如道:“不识好歹的小子,你究竟是怎么人?我郭某是黄巾道冀州大方的执事疤脸虎杨雄。不知者不罪。我在此处好心劝你一句黄巾道的闲事,哪里是你小子所能管的!”  如果诸葛亮有那么点贪生怕死的话,听到黄巾道的名号,他就该反身背起地上的锦衣公子回头就跑,跑得越远越好、越快越妙。  可惜,他却偏偏忘了眼前这“黄巾道”就是黄巾党。  对他而言,“黄巾道”不过是三个毫无意义的字眼。  诸葛亮瞪起眼,大剌剌地道:“黄巾道算什么玩意儿?少爷没听过,至于我是什么人,你还没有资格问!”  疤脸虎闻言浓眉斜挑,冷嗤道:“狂妄小子,你既然找死,就怨不得爷们心狠,到了阎王面前,别忘记是黄巾道疤面虎替你送的终。杀!”  “遵令!”马下的劲装杀手哄然应声,就如猛虎出栅,挥着利剑呼地扑向诸葛亮。  “黄巾道”乃以张角为首的当今武林黑道上,最为心狠手辣、声名最盛的一流宗教组织,他们的职业就是对抗朝廷,顺我者生逆我者死,将看法者除掉的组织,其武功之剽悍,自然不在话下。  眼前这名黄巾道杀手,身形之快、进攻之狠,颇令诸葛亮讶异。  然而尽管如此,诸葛亮依然谈笑风生地谑道:“哎唷!玩真的?”  话声未落,诸葛亮恍然倒翻跃出,同时双掌齐扬用力往沙地击去,“砰!”然闷响,剎时一片蔽天黄沙,蓦地卷向黄巾党。  诸葛亮是特工出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使的有些赖皮,却也非常机智。不仅逼得黄巾党侧身躲开,诸葛亮也因此抢得优势。  只是,就在诸葛亮一个回马枪截杀对手时,马背上另外三名劲装黄巾党,突然自马上飞身扑落,挥剑加入战局。  一对一,诸葛亮能够稳占上风;一对二,诸葛亮或许还力撑得下去;然而,此时他以一对四,却只有挨打的份!  诸葛亮手足无措、狼狈不堪地躲过黄巾党的进攻,口中哇啦大叫道:“我香蕉你的巴辣!你们要不要脸,居然恃众凌寡?”  回应诸葛亮的,是黄巾党更加吃紧的进攻招招直逼他的要害。  诸葛亮动作稍为一缓,一柄利剑贴他的腰间擦过带起一溜血珠。  诸葛亮痛得直冒冷汗,却不退反进,趁机夹住伤他那名黄巾党的右臂,利用特工训练里学过的空手道招式屈膝撞向对手的下身要害。  “哇!”地一声杀猪般的哀号,那名黄巾党抱着下裆跪倒于地,悲伤的翻滚着。  诸葛亮半旋身,双手连拍逼开另外三柄剑,他毫不懊恼地抱歉道:“兄弟,抱歉十分,没空挑选好地方出手,如果你以后生不出小孩,可记住不要恨我!”  坐在地上的锦衣公子,呵呵笑道:“这位侠士,那位老兄被你撞破卵蛋,等不及生小孩,就回姥姥家报到啦!”  诸葛亮艰难地躲过另一次进攻,气喘吁吁道:“喂!老兄,你如果休息够了,是不是也该下来活动活动?”  锦衣公子无奈道:“我是很想帮你的忙,好歹,你是在为我拚命。不过,不幸的是,如今我身上功力被禁,再加上奔跑了一天,我只能够心有余而力不够,看你表现啦!”  诸葛亮大叫声:“苦也!”  他立刻晃身倒掠三丈,接着骤然点地飞射,好象自投罗网般,冲向黄巾党布起的绵密剑网。  就在双方即将碰到的须臾,诸葛亮蓦然闪晃,身形顿失。  黄巾道疤面虎暗道一声:“不好!”立刻大喝着腾身挥掌,凌空压落如山的掌影。  闷哼数响,诸葛亮和三名劲装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