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4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4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4部分一笑,猛地以肩头着力撞在丁雨肩上。  丁雨惊慌失措下,尖叫一声,趔趄跌进舱房里。  一个黑布袋罩了下来,将丁雨的头脸罩个结实,接着丁雨被拖入房内,魏善、秦康年等四,五名兵丁,加之呼延城等三名兵丁,扑了过去毫不留情地拳打脚踢。  诸葛亮闪入舱内,随手将门关上的时候,丁雨已有气无力地蜷卧地上,痛得当场晕死过去。  魏善首先看到站在入门处的不是丁雨而是诸葛亮,骇然张口,指着他却无言以对。  这时余下人等始发觉打错了人。  诸葛亮摇头叹道:“你们真不知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吗?”  蓦地跨步上前,欺到呼延城的旁边,一记重膝顶在他下身要害处。  早早就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诸葛亮就是生事打架的大家,深明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之道。因此他一出手,就以呼延城为第一个目标,且命中他的要害。  他胜在出其不意,教呼延城不及挡架。  下一刻他已到了另两名兵丁中间,左右开肘,狠撞在两人肋骨要害。  这种近距离埋身搏击战术,最适合在这种狭窄的环境施展。也教对手摸不着他的位置,并以对手的身体作掩护。  着了道儿的兵丁痛得哀号侧跌。  诸葛亮这时已扑到那个叫秦康年身前,侧头躲过他照面打来的一拳,两手箍上他的脖子,连着两下膝撞,顶在他腹下。又侧飞一脚,将另一名兵丁踢得飞跌开去,“砰”一声撞在舱壁处。  这时不知谁人从后箍着诸葛亮,诸葛亮放开秦康年,任他跪倒地上,再使了下柔道的身法,转身将后面的人摔过头顶,掷往窗门的方向。  “砰!”的一声,那人背脊狂撞在舱壁上,一时间倒地不起。  魏善和另两名兵丁扑了上来,诸葛亮施展擒拿身手,一下扭着其中一名兵丁的手腕,曲膝连续在他小腹处凌空以脚侧扫了两记,痛得那人整个弯了起来。  魏善扑到诸葛亮前,脸容扭曲,双目凶光四射,由怀中拔出小刀,当胸刺至。  诸葛亮使了一下假身,避过小刀,撮手成刀,凶巴巴地劈在他手腕处。  魏善小刀堕地,失势前跌。诸葛亮借势一拳劈在他背心处。  这飞扬跋扈的副总管立马跌了个狗啃泥,狼狈之极。  “鎤鎤!”那两名回过神来的兵丁发起了凶性,拔剑扑到。  诸葛亮随手夺过一把利刃,使出西洋剑击中是技巧化作漫天剑影。  那两人怎想获得这一千八百年后的剑击伎俩,尖叫声中,腕口中剑鲜血涌出。  诸葛亮趁热打铁迫了上去,铁拳左右开弓。一时间骨折声和哀号合奏般响起,只两个回合,两人再爬不起来。  魏善挣起来的时候,给诸葛亮死死地重拳施打,立马口逸鲜血,痛不成声。  舱门呼地推了开来,接着是夏荷姐的尖叫声。  此的时候,诸葛亮气定神闲的拍拍双手。微笑道:“夏荷姐你好,还不去告小人一状,好将我驱逐出新兵团?”  夏荷姐粉面血色退尽,不能置信地望着眼前的所有,嘴唇颤震,却是无言以对。  诸葛亮一对虎目射出心狠手辣的光芒,同夏荷姐迫去。  夏荷姐尖叫一声,亡命逃了。  诸葛亮伸了个懒腰,心想离船的时间怕该到了吧。  宽大的舱厅里,诸葛亮昂然立在大厅中央。  刘楚翘依然戴着轻纱,安坐在主食位置。  孟苛又再亮相,坐在孙乾之侧,他是被召由另一艘船过来加入这场“审判”,坐在孙乾对面,双目凶光闪烁,一副要择人而噬的样子。  他们的座位,像一面张开的扇子般对者卓然而立的诸葛亮。  至于孟姜等一众兵丁,则排在两边和入门处。众人鸦雀无声,使形势更加是肃穆。  魏善、秦康年、呼延城、丁雨等人已包扎妥当,虚弱无力地坐在一旁,像一群斗败了的公鸡,叫人哭笑不得。  孟苛首先发言道:“诸葛亮,这是什么一回事,自你来后,就屡生事故,可知我团严禁私斗?”  诸葛亮环视全场,见所有人的眼神都汇集自己身上,惟只孙乾有点莫测高深,淡淡一笑,特意沉下嗓子道:“假如要晓得是什么一回事,何不问问夏荷姐,她是策划的人,自然比我更了解。”  孟苛插入怒喝道:“诸葛亮你是什么地位,竟尊卑不分的,还不给我跪下。”  诸葛亮双目寒芒亮起,冷冷瞅着孟苛,却不说话。  兵丁中属孟苛派系的立马群情汹涌,怒喝连声。  三小姐娇喝道:“给我住嘴!”大家这时才静下来。  诸葛亮手按剑柄,仰天大笑道:“士可杀不可辱,男儿膝下有黄金,假如要我为孟苛这种唯利是图之人折腰,那可要杀了我才办得到。”  孟苛霍地长身而起,手按剑将,怒喝道:“让我来取你这胆大妄为的奴才的贱命。”  诸葛亮油然笑道:“你假如是我十招之敌。我就向你叩十个响头。”  孟苛气得一张俊脸阵红阵白,只是不情愿拔剑。  孙乾煽风点火道:“孟副总管假如有真本领,我孙乾乐于一开眼界。”  一直没发话的刘楚翘仰天长叹道:“那么吵吵闹闹的,成什么体统,更不能了结事情。”  孟苛借势下台,心生不忿的坐回座位去。  孙乾轻声道:“好了,让我们平心静气来将事情弄清楚,呼延城你乃兵丁之首,告知我这是什么一回事。”  呼延城很显然是头脑愚蠢的人,不善言词,愣了一会,胀红了脸。却无辞以对。  魏善抢着道:“这事是由诸葛亮引发,我们一众兄弟在舱内耍乐,诸葛亮他……”  碧桃娇喝一声,打断了魏善,说道:“小姐问的是呼延城,怎到你这奴才插嘴?”  魏善难过地将余下的话吞回肚子里。  呼延城想起来,颤颤巍巍地道:“是的,诸葛亮闯进来没头没脑的对我们拳打脚踢,就是这样了。”  孙乾按耐不住大笑道:“他又哪会知你们躲在那个舱房内耍乐呢?”  呼延城又再语塞。  孟苛大急道:“大总管是不是要包庇凶徒,眼下很显然诸葛亮是行凶伤人,单凭眼下他那大胆冒犯的样子,就知这人狂妄了。”  刘楚翘正用神扫视诸葛亮,皴眉道:“你们给我先静下来。”  转向诸葛亮道:“诸葛亮你何言以对?”  诸葛亮那会作甚分辨,浪荡不羁地摊手道:“我没有话好说,只要三小姐一句话。我就自己离去,将事情了结。”  孙乾大惊失色道:“你怎么能够全不辩白就退出。”  诸葛亮冷冷啾了他一眼。闷哼道:“此处不留人,只有留人处。孙总管肯聘用我,出于好心。眼下我诸葛亮受够了这帮小人的暗算,还留在此处干吗?”  孙乾叹一声,霎时间气得无言以对。  夏荷姐假笑道:“你这犯上作乱的奴才,打伤了人,走得如此随便吗?”  刘楚翘打断她道:“夏荷住嘴!”  夏荷姐一向得刘楚翘爱宠,少有给她那么当众责骂,吓得缄口不言,再不情愿说话。  诸葛亮本心里面暗暗发笑,泰然自若地静待被赶离新兵团的判决。  他特意将决定送到刘楚翘手上,就是看准她要维护自己的丫头,眼下听他喝止夏荷姐,立马暗叫不妙。  舱大厅里边一根针掉到地下也听得到,只有孙乾和孟苛沉重的呼吸声。  刘楚翘先望了特别地沉默的孙乾一眼。再环视诸人后,最终眼神来到诸葛亮脸上,轻皱画眉道:“眼下已非谁采取行动伤人的问题,而是诸葛亮你目无尊卑的立场。”  孟苛在一边从中作梗道:“很显然诸葛亮你认为自己绝非平凡之辈,然而这只是一个新兵团,容纳不下你这种人,因此......”  诸葛亮正心里面阿弥陀佛的时候,刘楚翘打断孟苛的话道:“住手!”  大家诧异地朝她望去,诸葛亮心里面叫苦。  刘楚翘在大家眼神中,感慨仰天长叹道:“没想到我们小小一个新兵团,也会生出那么多事故。这事罪不在诸葛亮,而在于管事的人。长久以来,我都忍着不出声,何曾想到眼下你们更变本加厉,我再不能不说话了。”  诸葛亮放下心来,然而又晓得不妙,若不被赶走,不就是要接着和刘楚翘藕断丝连下去?孙乾、孟苛和夏荷姐同一时间色变。  孟苛也感到不大自然,刘楚翘那么说,也有责备自己的意思。  刘楚翘淡然道:“诸葛亮你请稍安勿躁留在此处。以后假如有任何人敢惹你,就直接向我汇报。”  诸葛亮楞在立马,巴不得痛哭一阵,以表示心里面大失所望。  假如他坚持走,就是于理不合。  先前以为刘楚翘是诸葛亮不怀好感,现在看起来则有点说不清楚了。  诸葛亮唯有作揖谢恩。  刘楚翘接着朝孙乾和孟苛两人望去,慢慢地揭开面纱,现出无与伦比的绝世玉容。  不过此时她凤目生寒,神色不高兴。  孙乾吓得跪了下来,叩头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  孟苛不知是不是有恃无恐,竟依然打肿脸充胖子道:“三小姐,事发时小人并不在船上......”  夏荷姐尖叫道:“你竟敢说这种话?”  刘楚翘怒喝道:“夏荷跪下。由今天起,我再不用你伺候!”  夏荷姐诱人的胴体剧颤。哭倒地上。  孟苛晓得不妙,这才跪下来,不住地叩头。  刘楚翘泰然自若地道:“一会儿船泊码头后,孟苛你马上给我有多远就滚多远,要不然休怪我辣手无情。”    “听说是高祖的不知道第几代玄孙,姓刘,名备,字玄德,不过现在早已家道中落,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  孙乾听完,沉思了半天说:“这个人有这么只要吗?俗话说得好,一龙生九子,连母十不同。刘氏家族家大业大,传流至今不知道多少子嗣,恐怕连当今皇上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穷亲戚流落民间。不过,刘备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不过,为了方便管理,我听说在涿县散落的皇族好像已经随着董卓最近一次皇族迁徙到京都洛阳。你要找的人到底在涿县还是在洛阳亦未可知!”  诸葛亮一听,马上头大了:不可能!史书上记载,刘备在还没有发迹之前,明明在涿县编草鞋为生,怎么一下子飞到洛阳去了?不过话有说回来,他诸葛亮历史上不是记载现在应该拘耕于安阳吗?怎么现在又跑到洛阳附近来,而且还发生了被我朱葛谅李代桃僵的事情?可想而知,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史书上的事情也不能全信。  孙乾到没有想到诸葛亮会联想到这么多,他还以为诸葛亮还在为怎样找到故人而烦恼,连忙安慰他道:“不过这问题不大。少侠定是未听过我们刘州牧的威名,他就是荆州首屈一指的一方权贵,我们正在全国各地招兵买马,很快就会途径涿县,最后到达洛阳。少侠若加入壮举,恰好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诸葛亮按耐不住大笑,抢先问道:“到要走多长时间?”  孙乾很显然对他十分欣赏喜爱,不厌其详道:“快马一月可达,然而像我们那种走法,最多也就要两三个月的路程。”  诸葛亮一想起可找到刘备,马上报完名,事情就那么决定下来。  于是诸葛亮和孙乾共进晚餐,孙乾又将四十两银子交给他,出手阔绰豪气,诸葛亮不由心服口服。一个军士头目凶巴巴地盯了他一眼,样子更加是心生不忿。  孙乾使人将他领到市集附近一个大本营里,带路的人叫程怀恩,也是军士,对他的身手仰慕到五体投地,神态当然是恭敬之极。  大本营警戒严密,三十多个大小蒙古包都有人将守,不知是防止士兵逃生,还是预防有人来暗算。营旁还有一个突然架起的畜马栏,百多匹马儿被关在里面。  孙乾看似随口地问到诸葛亮的来历,诸葛亮始终咬定是南洋隆中的人,孙乾也没有查根究底。  孙乾思考了一会后道:“你晓得我为什么那么在乎你是哪里人吗?那是如果你是西凉那里来的人,我是不会考虑的。董卓那里来的人都是不可信任的。”  诸葛亮奇道:“董卓那里来的人既不可信任,怎么朝廷又要用他呢?”  孙乾道:“孔明你长居山区,自然对中原的形势不了解。”  诸葛亮虚心求教道:“愿闻其详!!”  孙乾道:“这要由黄巾之乱说起,那是整个时代的分水岭,之前还说尊王攘夷,黄巾之乱变成了各地诸侯拥兵自重,没有人再将汉室放在眼内了。眼下的天下是在局外人看起来水波不惊,其实内里却是悄悄隐藏暗涌!”说完唏嘘不已。  诸葛亮没想到他这样一个刘府幕僚那么有见地,巴不得告知他不管怎样挣扎奋斗,最终都是被刘备、曹操、孙权三分天下。然而肯定不能说出口来,即使现在将自己所知道的和盘托出也不会有人相信,试探地问道:“眼下汉庭不是很强大吗?”  孙乾惊异地看了他一眼,娓娓而道:“汉室自从汉灵帝在位期间,由于他宠信宦官,朝政被宦官赵忠、张让操控,政治腐败达于极点。灵帝生活荒Yin,聚敛无度,卖官鬻爵,二千石官二千万,四百石官四百万,县令长按县土丰瘠各有定价。还大修宫殿苑囿,搜刮民财,激起人民抵抗。中平元年爆发了张角领导的黄巾起义,汉室政权从此深陷苟延残喘的局面。再加之让董卓专权,汉庭威望已大不如前了。”  诸葛亮暗叫高明,点头认可。  孙乾谈兴忽起,道:“当今天下大乱。刘表占据荆州、刘璋占据益州,在中原混战中,差不多是静观其变,并未加入争夺天下;张鲁占据汉中,不思进取;公孙度占据辽东、马腾占据凉州,远离中原;公孙瓒占据幽州;袁绍占据冀州、青州、并州;曹操占据兖州,袁术占据扬州,张绣占据南阳,孙策占据江东。这一段时间董卓专权,大权傍落在宦官手上,全靠袁绍出面,才迫董卓的人退了兵,然而董卓那里来的人还有不少留在洛阳手握大权,有的还充当帮凶间谍,以后你遇到这类人,你出手时切不可有妇人之仁。”  孙乾的新兵团人强马壮,坐满了十多辆车舆,兵员数目达二百人,只是支付每人的薪酬就吃不消,可见孙乾的收入是多么丰厚。  第三天,诸葛亮他们就由陆路改为水路。孙乾他们包下了一只大船。这时他的地位在这新兵团里是最低下的阶层,被分配到底舱只有一个小窗的房里,还打算与其他兵丁仆役挤在一起,六个人共享一房。  其他兵丁不知是不是因他深受孙乾驾车的器重,联起来歧视他,且他们进房后马上开赌,却没有邀他加入。  诸葛亮乐得那么,晚膳后钻到被窝里,只顾蒙头大睡。  那些人还特意说些风言风语,其中有些辱及他的的话,指桑骂槐,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发笑,又确实事不关己,很快就睡得不省人事。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突然间大腿处一阵剧痛,睁眼一看,原来是其中一个叫魏善的兵丁重重踢了他一脚。  诸葛亮大怒坐了起来,喝道:“何事?”  另一名兵秦康年抱着双膝,一副流氓无赖的样儿般靠壁坐在一角笑道:“何来的酒囊饭袋,要不然哪会睡得像条死猪般?”  余下人等一起附和哄笑,充溢着鄙屑嘲讽的味道。  另一个叫上官星魂的,他是仅有没取笑诸葛亮的人,低喝道:“不要耍人了。诸葛亮!天亮了,随我来吧!”  诸葛亮按下心头怒火,随他出房去了。  来到舱板上,只见天空放晴,两岸一片雪白,心境豁然开朗,将方才不愉快的事都抛诸脑后。  众仆役正在排队轮候煮好的饭菜,别有一堆人在一边取水梳洗,人声鼎沸,别有一阵生活的感受。  一名还有些许秀色的侍女,在两名下人的陪伴下,正与孙乾说话,见到诸葛亮比其他人伟岸的体型,现出关注的神色,谨慎扫视了他几眼。  诸葛亮心里面有鬼,给她看得整个身体上上下下不自然起来,上官星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那是二把手孟苛的婢子夏荷姐。恃着得二小姐爱宠,最喜狐假虎威,没有何事最好不要招惹她。”  诸葛亮心里面苦笑,自己一向自由自在,没想到到古代亦须开始慢慢习惯混迹在下等人间。  上官星魂道:“你还为方才的事生气吗?事实上他们恼的是大总管孙乾,魏善是副总管孟苛的人。大总管就是要杀他们的威风,特意聘你这局外人回来顶替这个人人争夺的要职。假如不是他们怕太放肆会惹怒大总管,还有你好受的呢。”  诸葛亮这时才明白怎么会放着有那么多人,偏要雇用他,心里面暗呼好运道。  上官星魂见他缄默不语,再不说话。  诸葛亮心里面过意不去,道:“上官兄跟了孙总管多长时间?”  上官星魂道:“有两年了。”  诸葛亮很想问他孙乾的底细,终感不适合,改而问道:“上官兄有家室吗?”  上官星魂嘴角抹过一缕苦笑,道:“何曾奢望成家立室,假如不是孙总管见怜,我上官星魂可能早冷死街头了。”  诸葛亮愣了半响,才低着头将饭吃完,同一时间有一句没一句地向上官星魂套问这新兵团的形势。  这时一名壮健的男仆来到诸葛亮旁,语气冰冷地道:“你是新来的吗?”  诸葛亮记起自己的地位,忙霍然而立道:“这位大哥有何交待?”  那兵丁傲然道:“我叫孟姜,是孙总管的副手,叫我孟哥就成了。孙总管要见你,随我来!”  诸葛亮心想真正做大官的,都没这些人般摆足架子。心里面苦笑,随着他登往上层的甲板。  孙乾和一众有地位的干事,自然居于最舒适的最上层,次一级的管事婢女住下一层,像诸葛亮这类地位低下的,就挤在环境最恶劣的底层了。  连水手在内,这艘船载了近百人,人声鼎沸的,倒是别有一阵喧哗气氛。  孙乾此时正在平台极目远眺,身旁还有两名保镖样子的剑手,看起来十分肃穆。  诸葛亮举步来到他身前作揖的时候,孙乾像不清楚他已来到般,迎上去道:“风闻魏善那些人多次挑惹你,是吗?”  诸葛亮不知他葫芦所卖何药,答道:“他们确不大友善,不过小人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算了。”  孙乾旋风般回头转身,不以为然地道:“你不是精通武艺吗?照理也该见过不少场面,忍声吞气,算什么英雄豪杰?”  其他人都委曲逢迎地冷笑连声。  诸葛亮摸不着头脑道:“我是怕因刚到就闹出意外来,会被孙总管责怪,才不情愿还手。假若孙总管认为还手都不会有问题,下趟我会懂得怎么做的了。”  孙乾听他那么说,脸色稍缓。  他左方那名高个子的保镖道:“孙总管看好你,给你占了这肥缺,你自然该有点表现,不能削了孙总管的气焰。”  诸葛亮此刻听他们一点拨,立即明白过来,暗呼孙乾高明,这着确是借刀杀人的妙着。  自己会被聘用,就是孙乾特意惹怒副总管孟苛那个派系的人的妙着,最好闹出意外来,让上头晓得孟苛在歧视欺压新人。那孙乾就可借势编派孟苛的不是。  而孟苛眼下正乘坐另一艘船,连辩白的可能都没有。这一着真不可谓一石二鸟了。  只凭孙乾聘用他这行动,就可大杀孟苛的气焰,向一众新人显示只他孙乾才是最说了算的人。  谁想获得那么一件事,竟牵涉到新兵团内的权力纠葛呢?  背后的孟姜这时发话道:“即使是弄出人命来,只要不是你先惹事,孙总管也可会帮着你的,明白了吗?”  诸葛亮还有何话好说,无奈点头。  孙乾语气温和了点,道:“一旦你对我忠心,我孙乾一定不会忘记你的。我看你是识时务的人,自然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孙乾叫退他后,诸葛亮回到次层的甲板处,上官星魂却不知到哪里去了。正要往船头找他,经过舱侧窄小的走道的时候,有人拦路喝道:“孙总管没告知你规矩吗?下人都不允许到船头来。惊扰了小姐们,就有你好受了。”  诸葛亮吃了一惊,向前望夫,只见一名亭亭玉立的俏婢杏目圆瞪的凶巴巴地盯着他。  他忙道歉连连,干脆返到底舱蒙头酣睡。  醒来时上方隐有击打喝彩的声音传来,该是孙乾等在排练练兵。  诸葛亮拥被坐起来,靠在舱壁,想着自己浪费了午膳时刻,上官星魂却捧着饭菜推门而入道:“我见你睡得这么好,诶有吵醒你,留下一碗给你。”  诸葛亮心里面一阵感动,接过后扒了两口,就和他闲话起来。  这上官星魂谈吐不俗,很显然是出身良好的人。有可能由于战争了,几经周转加入了孙乾的新兵团,当了兵丁。  上官星魂又道:“我眼下别无他望,只想能赚几个子儿,接着找个清静的地方建一间屋子,买几亩来耕作,以后再不用看那些小人的嘴脸。”  诸葛亮见他一脸风霜,岁数固然与自己相若,却是一副饱历忧患的样子,心里面凄然,冲动下差不多将从黄巾党身上搜来的两锭金子掏出来送他,然而却知这样做未免轻率,唯有接着吃饭。  上官星魂道:“傍晚时船以后到谷城,明天才再起航,我们作个伴儿,到岸上寻两个妞儿作乐,孔明若没钱,我可先借给你。”  诸葛亮吃惊道:“你不是要储钱买屋置田吗?”  上官星魂道:“储钱归还储钱,我们这群以杀人为业的人,有需要时都要忍痛花点钱。不过得留心防着躲过魏善那班人,方才我见他们和几个兵丁窃窃私语的,又提到你的名字,怕是要收拾你呢?”  诸葛亮听得杀意大起,假笑一下,心想若不给点颜色他们看,以后的时间怎么过?  随即又背地诅咒自己糊涂。他心想此处终非久留之地,何不趁登岸良机,借势开溜。  上官星魂眉飞色舞的扯着诸葛亮要下船去胡混的时候,给夏荷姐叫着诸葛亮道:“二把手孟苛要用车,你去准备一下。”  诸葛亮诧异地道:“车在何处?”  夏荷姐不高兴道:“你的眼睛长出来是用来瞧屁股吗?码头上不见泊了辆车舆在?”  诸葛亮话才出口,就知要挨骂。  车舆固然在另一艘船上,这时该已驶了下来,然而他全副心思都放在逃走之上,才胡乱说话。  上官星魂私下里扯了他一下,他机警的随上官星魂下船去。  手忙脚乱间,突然间有人在身后向他着力一推,他一时间失去平衡,撞到上官星魂身上去。假如不是有扶手围栏,有可能会直接掉进河里去。  诸葛亮爬了起来,上官星魂捧着脚,痛得咬牙切齿,十分痛苦。  船上只见魏善等一众兵丁,拥着个矮横力士型的壮汉,正向他们捧腹嘲笑。  有人叫道:“看诸葛亮你个子高大结实,原来是虚有其表。给我们呼延城大哥无意轻碰了一下,就跌个狗吃屎,还说什么以一敌八。”  诸葛亮认得说话的人叫秦康年,乃魏善那党兵丁的中坚分子,同一时间暗暗记着那叫呼延城的兵丁。  孙乾出现在船梢处,向魏善他们怒喝道:“何事?”  魏善气定神闲道:“他两人连走路不长眼,果真是废物。”  诸葛亮动了真怒,默默扶起上官星魂,上官星魂愁容满脸道:“看起来我的腿断了!”  诸葛亮深感过意不去地道:“我让你受累了!”  上官星魂无可奈何道:“他们原是要弄伤你,让你知难而退,唉!现在你要自己小心了,凡事多个心眼。”  这时有几名兵丁奔了下来,协助诸葛亮将上官星魂扶上船去。  就要到甲板的时候,有女声娇喝道:“三小姐到!”  诸葛亮心叫不妙,低了头躬着身,扶上官星魂移往一旁。  偷眼一看,戴了面纱的刘楚翘款款俏立眼前,在十多名兵丁簇拥下,这美女正扫视自己。  “怎么是你?原来你是刘家的三小姐!”  “怎么样?你没有想到吧?我们以前的事情我会慢慢和你算清楚!”  这是那碧桃不晓得他们的前因后果,一脸怒容道:“发生了什么状况?”  孙乾和另一人不知由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待要说话,旁边那孟苛抢着道:“新来的下人手笨,出了点小意外。”接着向诸葛亮喝道:“你就是那新来的家伙吗?真没用!还不快滚下去,难道是要三小姐候着你吗?”      刘楚桥道:“我。......我只是去找个姓孙的人.〃  诸葛亮道:“找谁?”  刘楚桥道:“告知你,你也不会晓得。”  诸葛亮大笑道:“我不会晓得?关于涿县,关于刘备在涿县的一切一切有谁我不清楚的?”刘楚桥吃惊道:“你......”  “好吧。你放了我,我带你到那里去吧!”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刘楚翘。”刘楚桥道,“翘楚的翘。”诸葛亮一笑道:“我晓得你眼下心里很彷徨,也不知要到哪里去,也不知该怎么办,因此,我不说话,让你静静想一想。”刘楚翘无可奈何道:“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诸葛亮道:“怎么这样问?”  刘楚翘轻轻叹息一声,道:“有时真按耐不住要以为你是精灵变幻而成的,要不然你怎么会总是能猜中其他人心里的事?”  诸葛亮正色道:“那是由于我比人世间所有的人都聪明得多。”刘楚翘感慨道:“也许你真是......”  诸葛亮道:“好,眼下你想通了么?”  刘楚翘道:“想通什么?”  诸葛亮道:“你可想通你到底该怎么办?到哪里去?”刘楚翘又垂下了头,道:“我......我......”  诸葛亮道:“你可要快些想,我不能总是陪着你。”刘楚翘霍然抬头,脸更白得像张纸,失声道:“你,你不能?”  诸葛亮道:“当然不能。”  刘楚翘道:“然而......然而本来......”  诸葛亮道:“不错本来我想和你结伴,到处去闯闯,然而眼下你既然是个女人我计划就要变了.我和你非亲非故,两个人在一起到处跑算什么?何况我还有许多事要做,怎么能被个女人缠着。”  刘楚翘像是突然挨了鞭子,整个人都呆住,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最终凄然一笑道:“不错,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你走吧。”诸葛亮道:“那么你......”  刘楚翘努力挺直身子,假笑道:“我自然有我去的地方,用不着你关心。”诸葛亮道:“好,你眼下只怕还不能走路,这匹马,就还给你吧。”刘楚翘拼命咬着嘴唇,道:“谢谢,然而......然而我也用不着你的马,我什么都用不着你的,你......你......”跃下马,立刻转过了头。只因她死也不愿诸葛亮瞧见她泪流满面。诸葛亮也装作没有瞧见,牵过了马,笑道:“你用不着也好,我本也有些舍不得这匹马,我若和它分别倒真还有些痛苦。”  刘楚翘颤颤巍巍地道:“我......我......”  她本想说:〃我难道是还不如这匹马?你和我分别难道是没有一点痛苦?”然而她没有和盘托出,很明显她心已碎了。  繁星慢慢落下,夜已将尽。  刘楚翘还没有来,难道是她不走这条路。然而这是仅有的路呀,难道是她迷了路?难道是她又......  诸葛亮突然上马,大声道:“走......乌骓.咱们再瞧瞧去,瞧瞧她到底要出什么事。你要晓得,我可不是关心她,我是什么人都不关心的。”他话未说完,马早已走了,走的可比来时要快得多,片刻间又到了那地方,诸葛亮远远就瞧见了刘楚翘。  刘楚翘竟还卧倒在那里,也不哭了,然而也不动。  诸葛亮从马上就飞身闪过去,大声道:“喂,此处可不是睡觉的地方。”刘楚翘身子一震,挣扎着爬起,大声道:“走!走!谁要你回来的,你回来做什么?”夜色中,只见她苍白的面色,竟已像是红得发紫了,那娇俏的嘴唇不住哆嗦着,每说一个字,都要花不少力气。  诸葛亮以失声道:“你病了。”  刘楚翘假笑道:“我病了也用不着你管你......你和我非亲非故你怎么会要管我?”她身子固然已站起然而却摇摇欲倒诸葛亮道:“我眼下就偏偏又要管你了。”突然飞快地伸出手,一探她的额角,她额角竟烫得像是火。  刘楚翘拼命拦开他的手,颤颤巍巍地道:“我不要你碰我。”诸葛亮道:“我偏要碰你。”突然飞快地抱起了她。  刘楚翘大叫道:“你敢碰我.............你放手,你滚。”她一面挣扎一面叫,然而挣扎既挣不脱,叫也没力气,她拳头打在诸葛亮身上,也是软绵绵的。  诸葛亮道:“你已病得要死了,再不听话地听话,我......我就又要脱下你的裤子打屁股了,你信不信?”刘楚翘嘶声叫道:“你......你......”  突然埋头在诸葛亮怀里,又放声痛哭起来。  刘楚翘真的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到了市镇,诸葛亮就找了家最好的客栈,最好的屋子,这屋子本已有人住着,然而他拿出块金子,大声道:“你搬走,金子就给你。”他一共只说了八个字,那人已走得比马都快─金子固然不会说话,然而却比任何人说几百句都有用得多。  焦急、伤心,再加上草原夜里的风寒,竟使得刘楚翘在高热中晕迷了一天多。  她醒来的时候,诸葛亮正在煎药,她挣扎打算爬起,诸葛亮却将她按下去。  她只娇喘着道:“你......你怎么会......”  诸葛亮却大声道:“不许开口。”  她瞧见诸葛亮眼圈已陷了下去.好像是为了照顾她已有许多夜没睡了她眼泪不由得又流下面颊。  诸葛亮将药碗端过来,道:“不允许哭,吃药,这是最好的药方,最好的药,你吃下去后,立刻就会好了,若像小孩子似的好哭,就又要打屁股了。”刘楚翘道:“这......这是谁开的药方?”  诸葛亮板着脸道:“我。”  刘楚翘道:“原来你还会看病,你难道是什么都会?”  诸葛亮道:“不许说话,吃药。”  刘楚翘轻轻一笑,固然在病中,笑得还是那么楚楚可怜。  她嫣然笑道:“你不允许我说话,我怎么吃(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