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1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1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31部分貂蝉藏在无昼宫的秘密?  诸葛亮实在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但这男人是谁呢?在何处?  诸葛亮正在惊疑,忽然见到那边的池水起了一阵涟漪,无论在何情况下,他都四号不敢怠慢身边可能发生的一点微妙的变化。  他立刻断定这必定是妖妃貂蝉回来了,这时已没有别的藏之处,他只有闪身躲入了衣物箱。  但他已来不及将衣物箱关紧了。  妖妃貂蝉已自池水中出现,她脚下仿佛有人托着似的,缓缓池水中升起,这种功力,连诸葛亮在缝隙里窥见了都很吃惊。  就凭这一点,诸葛亮已知道妖妃貂蝉的武功果然还在伏惊云之上,他自己更绝不是她的敌手。  此刻只要她发现这里有三个人失踪,一定会立刻开始搜索,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错过这衣物箱的。  因为这地方没有别的藏身处。  只要她一发现诸葛亮,那么诸葛亮就必死无疑,因为现在的诸葛亮虽然有《太平要术》内功,但是没有戴上武器能战胜的机会只怕连万分之一都不到。  谁知妖妃貂蝉竟完全没有留意这地方少了三个人,她仿佛有着很重的心事,全没有留意别的。  从没有关紧的衣物箱门缝望出去,只见她双眉紧皱着,脸上带着怒容,目光之中却有些忧郁。  一走进屋子,她就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屋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根本没有往衣物箱这边睢一眼。  过了半晌,红珠也回来了。  奇怪的是,红珠却随随便便的就走了进来,就像是妻子走入自己丈夫的寝室似的,而且居然坐到床上去了。以无昼宫规矩之严,更加是天下皆知。  貂蝉是躺在那里,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徒弟坐到她床上,她这生具洁癖的人,却一点也不在意。  只听红珠道:“我刚刚检查过机关,这里的确已有人闯进无昼宫来了。”  貂蝉道:“哦?”  红珠道:“她说她方才的确曾经发现水下密道有人潜入的痕迹,而且三个负责驻守的闺女也不见了。”  貂蝉只冷笑一声,并没有说话。  过了半晌,貂蝉忽然道:“你认为闯进来的人会是谁呢?”  红珠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们无昼宫在江湖上享负盛名,宫里面宝贝和得罪的人也多一定很多,我怎知道他们找的是谁?”  貂蝉道:“你不认得今天白天在街上和你争斗的那个人?”  红珠道:“我怎么会不认得他?化了灰我也认得他”  貂蝉道:“我后来找人打听了,他可是洛阳新冒起的青年才俊,叫诸葛亮。但他却好像盯上我们了?”  红珠道:“哦?”  貂蝉道:“你难道没有留意到他一直盯着你的眼神吗?”  红珠咬着嘴唇,冷笑道:“我怎么会知道,‘他’又不是我的情人,怎么会将这些事告诉我。怕是你看上人家吧?”  貂蝉忽然翻身坐了起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厉声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事在瞒着我,是不是?”  红珠用力咬着嘴唇,不说话。  貂蝉道:“昨天晚上你见到诸葛亮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自从见到他后就神不守舍的?”  妖妃貂蝉的手转动,将红珠的头发缠在手上,红珠痛得几乎要流出眼泪,但嘴角却泛起了微笑,道:“你在吃醋?”  貂蝉道:“我吃什么醋?”  红珠不怀好意的笑着,道:“你是不是怕我和他有了什么关系,所以才吃醋。”  貂蝉笑了,笑得却有些不安。  她笑着道:“你和他怎会有什么关系?”  红珠眨着眼道:“为什么不会?他是男人,我是女人,发生什么事岂非本就是很正常的事么?”  貂蝉的手忽然颤抖了起来,放松了她的头发,嗄声道:“但你绝不会做这种事的,是吗?”  红珠将头发甩到面前,轻轻的抚摸着,喃喃道:“这个叫诸葛孔明的人实在是个很有趣的男人,武功又不弱,人长得玉树临风,见过以后很难叫人忘得不了他。”  她脸上渐渐泛起一阵红潮,像是已有一股热流自心底升起。  貂蝉吃惊的望着她,道:“你…你连他的字也打听到了,你难道真的......”  红珠星眸朦胧,柔声道:“奇怪的是,他就是有那么一种亲和力,当他的手抓住马鞭纹丝不动的样子,我还以为是你,但他却比你......”  “叭”的一声,貂蝉的手已掴在她脸上,怒道:“不许你再说下去。”  红珠手抚着脸,忽又吃吃笑了起来,道:“你在吃醋,我就知道你在吃醋。”  她的手环抱着貂蝉的脖子,用牙齿轻咬着她的耳朵,柔声道:“我喜欢看到你吃醋,只要你也肯为我吃醋,我就算立刻为你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貂蝉木然坐着,眼睛似也有些潮湿了,喃喃道:“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红珠道:“只因我受不了,我已经快发疯了,我要报仇。”  貂蝉道:“报仇?”  红珠道:“每回你和我好的时候,我就会想,是不是因为董卓这个贱人虐待你,你才和我好?每当你抱着我的时候,我就会想,是不是董卓这个畜生他也用这种法子抱过你,你才用这种法子抱我?你抱我的时候,心里是不是还在想着他?”  貂蝉道:“你……你想得太多了。”  红珠道:“我不但为自己报仇,亦须为你报仇。”  貂蝉声音已颤抖,道:“为我?”  红珠道:“因为我知道你根本不爱这个年纪可以当你爹的老不死,他玩弄你,但你却无从反抗,他权倾朝野并以此来要胁你,逼着你只好做他泄欲的工具......”  “够了,亲爱的,不要在说了!!”  貂蝉再也说不出话,眼泪却已流下面颊。  诸葛亮实在想不到独步武林,不可一世的妖妃貂蝉也是被情所困,更想不到她的情感竟如此不正常。  诸葛亮总算已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貂蝉本来就是个不正常的女人,她的情欲是畸形的,她讨厌男人,却将情欲在女人身上发泄。  所以她收了很多美丽的女弟子,而且建造了很多秘道,可以直达她所有女弟子的寝室。  那实在是种“想不到的可怕灾祸。”  现在,诸葛亮终于发现了貂蝉的秘密。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不不屑于以这种秘密来要胁貂蝉,他的处境还是和以前一样。  他能活下去的希望,只怕还不到百分之一。  红珠用舌头舔着貂蝉面上的眼泪,用胸膛磨擦着她的胸膛,喉咙里发出一种呻吟般的喘息声。  但貂蝉却推开了她道:“我静静的歇一歇,你走吧!”  红珠咬着嘴唇,道:“你......你不要......”  貂蝉道:“现在我的心情不好,什么都不想。”  红珠沉默了半晌,忽然冲过去跃入了水池。  貂蝉等到池上的水花消失,忽然下了床,走向那衣物箱,她似乎要换件衣服后再睡下。  诸葛亮连呼吸都几乎停顿了。  但貂蝉走到衣物箱却没有拉门。  她呆呆的站在那里,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过了很久之后,忽然将衣物箱关上,自外面锁了起来。  这柜也是用很厚的汉白玉制成的,无论谁被关在里面之后都休想能破壁而出,诸葛亮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  她难道发现了衣物箱里有人?  那么她为何不令他出来,反而将他关在衣物箱里?  幸好衣物箱的上端还有些雕空的花纹,人关在里面,还不至于窒息,但这种滋味也不是好受的。  貂蝉若不拿衣服,诸葛亮就要永远被关在这石牢般的衣物箱里,貂蝉若来拿衣服,立刻就要发觉他。  诸葛亮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听貂蝉道:“嗯,想不到我们刚说起你,你就来了?那就是说我们的事情你全知道了…….”  她语声充满了怨毒,诸葛亮先吃了一惊,瞬间恍然大悟:原来她以为锁在衣物箱里的是雄娘子。  她并不知道里面不是董卓,她认为除了董卓外,世上绝没有第二个人能潜入她寝室的。  诸葛亮也不知是否该揭破,一时间只有闭着嘴。  貂蝉道:“你总该知道,我是再不愿见到你了。”  诸葛亮暗道:“难怪她发觉柜中有人后,却将衣物箱反锁起来,原来她是因为不愿再见董卓之面。”  貂蝉又道:“董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红珠走么?”  她恨恨接着道:“因为我也不愿让红珠再见到你,她还是个孩子,你为什么要糟塌她?难道你害得我还不够?”  诸葛亮不敢说话,却及时叹了口气。  貂蝉道:“你用不着叹气,也用不着再用花言巧语来欺骗我,我是永远再也不会原谅你的了,我恨你,而且恨不得想你马上死,现在你也总该知道吧。”  她厉声接着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我也不必再念昔日的情份。”  诸葛亮一直在模仿董卓说话的声调,此刻忽然道:“你一定要我死在这里?”  他也知道自己学得并不太像,但此刻却希望貂蝉伤心过度分辨不出。  他只望貂蝉分辨不出。  貂蝉果然没有听出来,冷笑道:“你难道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又放你走么?”  诸葛亮道:“但......但你总该让我再见你最后一面。”  貂蝉沉默了很久,才嗄然道:“你为什么还要再见我?”  诸葛亮道:“因为我......”  貂蝉又厉声道:“你不要说了,无论你再说什么,我都绝不会相信。”  貂蝉道;“我根本从来也没有怀疑过别人,只不过,这件事的秘密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只有死人的口是保密的。”  貂蝉忽然又道:“你可知道我要怎么样对付你吗?”  诸葛亮苦笑道:“我只希望你莫要将这衣物箱沉在湖底。”  貂蝉叹了口气,道:“你实在是个聪明的人,只可惜聪明人时常总会做出一些很笨的事来。”  诸葛亮嘴里发苦,嗄声道:“你难道真的不愿让我见你最后一面?”    不多久又看了他一眼,禁不住心如鹿撞,心想这男子真的很漂亮,最难得双眼刚正不阿,天!怎么会会在这种地方才遇到这种男子呢?  诸葛亮也看得心里面一热,只是低声和她聊天喝酒。  媚娘猛地一咬牙,抬头面带桃花地瞧着他道:“卧龙先生好意,奴家感激不尽了,媚娘今天沦落至此,卧龙先生也不必对奴家怜惜,且也没有什么作用,在此处所有人都能够任意攀折奴家呢。”  诸葛亮心下怅然若失,仰天长叹。  媚娘大为吃惊,亲自抱住他的脖子道:“卧龙先生似心事重重哩!”  诸葛亮向程怀恩等人,只见这三个男子早软硬兼施,对怀中女子做着各种下流的动作,没有时间分神。无可奈何道:“眼下我只想离去,不愿再见出现在此处让我觉得心里难过的事。”  媚娘大惊道:“卧龙先生真是出人意料,到此处来的男子,从没有想到奴家们的死活。”  这回轮到诸葛亮吃惊道:“怎么会你会有这个想法呢?”  媚娘面带桃花地道:“一入青楼深似海,又或是爱上了卧龙先生,反正及时行乐罢哩!”  程怀恩此时抱住怀中女子长身而起,喘着气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先各自找乐子,诸葛大哥要记着孙乾今天晚上的约会呢。”  正要步出门外,殷十娘沮丧着脸走了入来道:“各位大爷,奴家很感矛盾呢!”  程怀恩大感为诧异,拉着那官妓坐回地宴会上,吃惊道:“殷十娘都敢得罪?即管和盘托出,自有我们为你抱打不平。”  殷十娘有点不以为然地看了程怀恩一眼,转向诸葛亮道:“不知是谁漏出了情报,渭阳侯窦机刚和十多名兵丁赶来这里,指名要马上将媚娘交给他。”  程怀恩等一起色变,很明显是这渭阳侯窦机来头不小,连他们也惹不起他。  媚娘一听全身哆嗦,就像只待宰的小羔羊。  殷十娘仰天长叹道:“洛阳眼下所有人都惹不起渭阳侯窦机,媚娘,我们还是去吧!”  媚娘尖叫道:“不!”死命抱住诸葛亮饮泣起来。  程怀恩与汉东两人无奈交换了个暗号,向诸葛亮分辨道:“渭阳侯窦机是闻喜侯窦武之子,闻喜侯昨年去世,偌大资产全到了他手上,连我们主公亦须忌他三分,皇上也看在闻喜侯脸上,处处袒护着他,若我们和他交锋,先不说能不能胜过他亲信刀手,即使是胜了,主公也不会饶恕我们,诸葛大哥,我们还是少管闲事算了。”  诸葛亮一时热血上涌,冷哼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马上离去,就当不知任何事。”  三人一起色变。  殷十娘对诸葛亮还是有几分好感,闻言叹道:“孔明确是英雄人物,可是如此将身家性命全部断送,真个值得吗?渭阳侯窦机只是纨绔子弟,孔明前途无量何必同他们一般见识争个你死我活?”  程怀恩等人也出言力劝。  媚娘猛然间重重在诸葛亮唇上吻了一口,脸上现出坚决神色,在他耳旁悄声道:“不要忧虑!媚娘去了。”长身而起,神色木然向殷十娘道:“女儿随娘去吧!”殷十娘叹息一声,追着出去。  诸葛亮一拳打在桌上,木屑碎裂,无名火气三千丈。  这是个强权就是公理的时代。其实换另一个角度去看,他也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妓女,只是向权贵出卖的是智慧和刀法。  伏献德言之有理,只有将大大小小的军阀割据的局面完彻底全打破了,才有空改变这所有的一切,让改变成为可能。  而眼前首要之务,就是在刘表家建立自己的地位,舍此再无他途。  正当诸葛亮踏出妓院,就感形势异样,只听屋内隐传苏慧娘的哭喊声。  诸葛亮正郁着一肚子气,他也非什么省油的灯,只是困于形势,忍了那恶霸渭阳侯窦机一口气,眼下想到竟有人欺上头来,疯虎般扑往门内。  两名兵丁一声狞笑,伸手就要拦他。  诸葛亮爆叫一声,驱动《太平要术》上的无上内功心法将爪牙一下子撩翻在地上,哀号倒地。  入目的场面使他更加是怒发冲冠。  只见苏慧娘被两名锦衣贵介纨绔子弟按在地上,一对玉|丨乳丨正被人任意蹂躏。  伏惊云和另外十多名兵丁则围坐一旁,笑呵呵看着这恶贯满盈的禽兽举动。  那些兵丁见诸葛亮冲进来,陆续跳起,拔出长刀,而伏惊云则气定神闲,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笑意,冷冷看着他。  诸葛亮因伏羲刀太重,并没有带在身旁,可是受过三角洲特工队最严格的训练的他哪会怕了这些人,趁对手阵脚未稳,冲入那群兵丁内一阵乱拳打将他们下身要害处,哀号一声,跪倒地上。  伏惊云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长身而起,护在那纨绔子弟之前,伸脚一挑,踏在苏慧娘她赤裸的背上。  诸葛亮见状顺手捡起一把刀,横扫一刀,挡开了攻上来攻势,接着刀生变化,向伏惊云袭去。伏惊云处变不惊,一脚挑开了苏慧娘,长刀离鞘而出,往诸葛亮罩来。  诸葛亮没想到对手刀法如此出神入化,施出伏羲刀法的精妙之处,一刀劈出。  “锵!”的一声清响,伏惊云刀影散去,一缩一吐,化出另一球刀花,流星般追来。  诸葛亮想挡时,后两侧又有兵丁杀至,无奈往后退去,先挡格迫近身后的敌兵。  伏惊云一声假笑,也不追赶。  “住手!”  一声暴喝响自门处,孙乾和十多个兵丁冲了进来,抢到诸葛亮旁,逼使伏惊云那方的人都退到另一边去,形成两方力量对峙之局。  半裸的苏慧娘爬了起来,哭着投入诸葛亮怀里。  孙乾看到伏惊云身后的纨绔子弟,脸色剧变道:“老仆不知侯爷和刘二少爷在此,请侯爷和刘二少爷恕罪。”  诸葛亮抱住苏慧娘,疑虑尽释,无怪乎伏惊云胆大妄为得敢上门逞凶,原来有窦机侯爷和刘二少爷作他后盾。  那窦机来到伏惊云旁,目露凶光,不理孙乾,指着诸葛亮道:“你算什么东西,本少爷玩你的女人有什么大不了。”  伏惊云假笑口道:“是他的荣幸才对!”  孙乾陪笑道:“只是一场误解,孔明不知来的是侯爷和刘二少爷吧了!”  那刘二少爷凶巴巴地盯了诸葛亮一眼。  诸葛亮两眼厉芒一闪,毫不退让地盯视着他,连刘二少爷如此飞扬跋扈的人也不由一阵心惊肉颤。  伏惊云大声疾叫道:“好胆!竟敢对刘琮少爷冒犯,给我跪下。”  孙乾也在一边劝道:“快向刘二少爷请罪吧!”  诸葛亮仰天一声长啸道:“能要我诸葛亮听命的只有主公一个,若刘二少爷看不顺眼,就让人来杀了我吧!”低头对苏慧娘道:“你先回房去!”  苏慧娘抬起梨花带雨的粉面,深深看了他一眼后,奔入内院去。  霎时间形势僵硬至极点。  伏惊云忽凑过去在刘琮耳旁说了几句话。  诸葛亮心里明白伏惊云获得情报,要在汉少帝前与他比试刀法,因此不愿在此时和自己提早采取行动。  果然窦机和刘琮点了点头,瞅着他怒道:“我就看你这狗奴才还有多少好时间可活。”愤然率众离去。  伏惊云特意擦肩而过,微笑道:“你的刀相当不错,可是略差功力,能当我十刀已相当难得了。”才扬长而去。  诸葛亮镇定下来,正暗惊要被孙乾怨死,何曾想到孙乾挥退亲信后,和颜悦色地与他对坐几旁,仰天长叹道:“事已至此,眼下你若输了给伏惊云,我也没有颜脸留在刘表家了。”  诸葛亮大感内疚,说了声罪过。  孙乾看了他好一会后,忽笑了起来,道:“你真的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然而这事却与你无关,在如此多幕僚里面,我和郑况是主公最信任的两个人,一向势如水火。这一趟郑况就四出造谣,眼下被主公逼使没法,才拿你去给伏惊云的刀祭旗,孔明定要为我争回这一口气。”  接着笑道:“方才你一个人在伏惊云面前放倒了近十个卫士,不仅不是坏事,由于这件事情一定会传回主公耳里,当会使他对你过目以待,一旦你再赢伏惊云,那时就是你和我的天下了。”  这时程怀恩急急忙忙地走来,惶然道:“媚娘刚刚上吊死了。渭阳侯窦机震怒十分,声言要寻诸葛大哥麻烦。”  诸葛亮仿若晴天霹雳,气得手足冰冷,吃惊不已,泪水却不受操控地由眼角泻下。  在他一生人里,第一次熊熊烧起报仇的烈焰。  他向天发誓:不管怎样艰辛,他亦须用最残酷的身手,不惜所有代价置渭阳侯窦机于死地。  诸葛亮微笑道:“那就烦请孙先生去向主公陈情,说假若任由他的儿子和伏惊云这样来骚扰我,宫廷切磋武艺时我将会因心神不宁而落败。”  孙乾放下了点烦恼,坚决地道:“放心,当下你我同坐一条船。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确保孔明比武前不受其他人等干扰。”  诸葛亮轻声道:“不要忧虑!我肯定不会输的。”  诸葛亮回到宅院休息一会,一会儿手下又传:“孙先生到!”  孙乾一见诸葛亮忙招收示意上车。  “主公有人物交给我们,我们要到一位故人府上偷一份关于皇族宗族的花名册!”  孙乾透过车窗低声向诸葛亮道:“我不怕向孔明明言这位故人是貂蝉,自她从歌姬被王允认作义女以后,这美妇终日猎取美男作她入幕之宾,伏惊云就是其中之一。她和董卓关系也是过从甚密,董卓的很多机密文件都交给这个妖妃保管。现在我们就是要潜入无昼宫将一份董卓保管在无昼宫的关于皇族宗族的花名册拿到手。”  诸葛亮悄声问道:“汉少帝晓得她的风流韵事吗?他又怎么会人这个出身卑微的歌姬为义妹。”  孙乾道:“全城都是密探,皇上哪会不清楚,只因当年少帝能够当上皇上没少司徒王允的功勋,因此皇上因势利导对这王允的这个义女多少心怀内疚,对她的作为不闻不问。故貂蝉对皇上依然还有几分号召力,所以我们要小心行事。”  车内的诸葛亮心里面颇感好笑。  看来,连刘表也为自己在大汉这个风雨飘摇的政权的未来防患未然了。自己以前的打算真的相当幼稚,以为凭着自己的军事训练涵养,自可在三国时期大展所长,何曾想到人事复杂处,古今如一,匹夫之勇压根起不了作用。  想操控自己的命运,务必要用十分伎俩,将所有人都踩在脚下,才可不用看人嘴脸做人,苟延残喘。  眼前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击败伏惊云,可是早前和他拚过一招,这人的刀法确已臻登峰造极的境界,自己即使再练三头半个月,恐也无奈他何。  而且伏惊云也言之有理,他诸葛亮习伏羲刀法至今不过几个月的时光,资历功力都嫌不够,怎斗得他过。  方才交锋时,伏惊云特别地气定神闲,恰好是伏献德所说真正刀手的境界。而他却暴躁冲动,假如不能够逆转这形势,他必败无疑,怎办才好呢?  突然间福至心田,想起了绝色美女刘楚翘。  假若自己能俘虏她的芳心,会对伏惊云这自负不凡的人做成怎么的重创呢?说到追美女,一向是他自认的拿手好戏,刘楚翘这可恨的嫩娃儿怎摆脱得了他。关键是这古代没有msm,手机,电邮,OICQ那回事,自己怎么向她入手呢?  这时车舆经过一列大宅,门前都有警卫把守,又见有衣饰异于董卓的人的人物出入,福至心田,扬声打探孙乾。  孙乾答道:“那是贵人、美人、秀等皇亲国戚在洛阳的府宅。你之前托我找的刘玄德在涿县我发散人找过都没有找到,没准就在这府宅里。”  诸葛亮心里面一喜,想到那该不会史书上记载有误,自己要找的伏贵人和刘备刘皇叔不会不在逐县,就住在此处,终于有机会到这里一探究竟,想到这里心儿不由跃动起来。  车舆转右进入另一条石板筑成的大道,朝着一座大宅进发。  诸葛亮收拾心境,向自己道:“诸葛亮!这是你应该改变的时刻了,就让我施展伎俩,先完成这趟任务,以后有条件的话也让貂蝉拜倒在自己脚下教伏惊云受到第一个严重重创。”  换过一身剪裁合身的夜行服从密道悄悄潜入貂蝉宏伟的无昼宫中。  诸葛亮来到古代这些时间也这算长了点见识,也知道印度有个空中花园和欧洲有个空中巴比伦,但是也出来没有见过无昼宫这样一个穷尽奢华的地方。他们和无昼宫相比起来,也只是小巫见大巫。何以见得呢?因为这无昼宫居然在修建在洛阳一个缺水的地方,全宫绝大部分面积居然是水泊。洛阳虽然归为京都,但是终究地处内陆,是一个滴水贵如黄金的地方。要修建一个这样面积庞大的地方,需要多少能工巧匠活花费多少人力物力修筑多少条水下通道由远在千里的城外南水北调引水到内城来?还有修水下通道用的石料都是不远千里从云南运来的珍贵汉白玉雕刻的整块巨石打磨而成。而两旁都用灯台更是少帝亲自派人在新疆和田采挖的名贵玉材,每一个灯台要花上两年的时间才能运载加工完成。更夸张的是灯台上面点放的不是香油、蜡烛之类的,反而是一颗颗亮如白昼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任何一颗拿出去拍卖都可以让平常百姓享之不尽!无怪乎叫无昼宫,无昼的意思就是不需要白天也可以的地方!由此可见少帝、董卓和王允对貂蝉的宠爱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水下通道两旁都铺着白玉般的汉白玉石板,流水也似在闪闪发光,诸葛亮游鱼般地从密道滑了进去,游了大概有三十分钟立刻就知道不妙。  他突然发现地下的泉水才喷激而出!他忘记了设计得如此精妙、美轮美奂的无昼宫为了防止入侵者一定也设计了不少的机关!很显然他行迹已经败露,这水下通道的门户后,必定有人在操纵喷泉的枢扭。  诸葛亮想到这点时,已经太迟了。  这时候一股分水箭已向他刺过来。  这一击自然未必能伤得了他,但糟糕的是,只要他行踪一被无昼宫中的人发觉,不但他自己所有的计划全无法实现,以后想再潜入无昼宫就更难上加难了,他就算能将出手的这人杀死但行踪还是难免被泄露。  他行动一直都很小心,不想在最后已接近成功时,却还是犯了一次错误——一次致命的错误。  诸葛亮的身子在水中比在陆地上更灵活,只轻轻一滑,已避开了那股来势并不慢的水箭。  显然和他交手的宫女身手也不弱,毕竟无昼宫门下的弟子,都练有一种在水里动手的独门招式,水箭也是在水中动手的独门暗器。  她的手腕只一沉,水箭已奇妙的改变了方向。  但这次她一招还未刺出,已觉得一阵麻痹之感由她肘间的阳池|丨穴传遍了她全身。  她绝未想到对方竟然会在水中点|丨穴,而且手劲还能如此强,大惊之下,失声惊呼,但嘴刚张开,一口水已灌了进去。  诸葛亮用两只手托着她的身子,双足划水,向水下通道中游了进去,这宫女忽然失踪,妖妃貂蝉早晚必定会发现的,她立刻就会想到无昼宫中已潜入敌人,诸葛亮的行踪立刻就会被发现。  可是诸葛亮纵然明知如此,也只有冒险,这机会他绝不能错过,何况,他根本也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醒来时躺在卧室的地宴会上,阳光由窗户透进来。  身旁还睡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赤裸伊人,她瓜子般的精致俏面绝没半分可挑剔的瑕疵,美轮美奂若经刻意雕削,乌黑的秀发意态慵的散落枕上被上,衬托得她露在被外的玉脸朱唇,粉藕般雪白的手臂更加是动人心弦。  伊人犹在海棠春睡,诸葛亮心里面叫了一声我的天,自己昨天晚上到底对这少女干了什么事?  这时候,那少女也不知道什么惊醒了。  诸葛亮吓了一跳,连忙长身而起,走到窗旁,往外望去,只见花园内其中两名美婢正在浇水修枝,瞧到窗前的诸葛亮时,面带桃花地作揖,又按耐不住窥探他伟岸的身躯。  其中一婢道:“公子醒了,奴婢立马来为你盥洗穿衣。”  背后传来那伊人的娇吟声。  诸葛亮忙向两婢道:“停!”  丫鬟知情达意,抿嘴笑道:“卧龙先生假如要丫鬟服侍,请随时呼唤奴婢,嘻!我叫春花,她叫夏荷,另外两个是秋月和冬梅,如此易记,卧龙先生不会忘记吧!”  诸葛亮心悬身后美女,微笑道:“一旦看过两位姐姐一眼,一生都忘记不了。”转过身去。  那刚和自己有枕席之欢的美女坐了起来,被子滑到不堪盈握的腰肢处,面带桃花地答答垂下絷首,不情愿看他的长相,以蚊猗般轻细然而甜美的悦耳声音道:“奴家苏慧娘向卧龙先生问安!”  诸葛亮怜香惜玉之心大起,坐回她身旁,用手捉着她巧俏的下颔,使她抬起了粉面。  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和他眼神一触吓得立马垂了下去,一心如鹿撞,又羞又喜的美样儿。  诸葛亮暗叹孙乾高明,送了个这样的可人儿给自己,他那能不为孙乾肝脑涂地。轻声道:“还痛吗?”  苏慧娘楚楚可怜地横了他一眼,喘着气道:“不!苏慧娘要服侍卧龙先生。”  诸葛亮伸手摸上她的粉面儿,笑道:“我只想你眼下好好休息。”不由又想起刘备现在还下落不明,心里面一酸。  这时候四美仆迎了上来,尽心服侍,长得最高的杏儿道:“孙乾来了,在议事厅等候卧龙先生。”  偎红倚翠时,诸葛亮思潮起伏。  当日初抵贵境,所有的眼前的所有都有种梦幻般不真实的感觉,眼前的时代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由于阴差阳错,错将他送回1800多年前古代里来。  来到古代的这短短几个月,他就像老了几十年一样,经过受伤和饱历流浪之苦后,这梦幻般的世界突然间变得真实和有血有肉起来。  李代桃僵,给仇敌追杀,身中重创,伏献德的殉道,山中苦练,使他不管在感情上或精神上都投入到这世界里去,愈陷愈深。  目下在这三国时代里,没有东西比人才更宝贵。董卓有了李儒,袁绍有了郭汜,马上变成一等诸侯。曹操更高明,有了荀彧和郭嘉之后,只手变成了各地诸侯最大的威胁。  而眼下的诸葛亮,那是由于以五十人阻截了近千的凶悍黄巾党,也变成一个这样的人材。  在这三国时代三国诸侯对人材只有两种立场,一是为我所用,一是立杀无赦,免得他朝成为劲敌。  眼下刘表对他诸葛亮恰好是展开巴结伎俩,以富贵和绝色美女使他泥足深陷,死心塌地。因此假若自己透露少许要找刘备而离他而去的打算,包管马上小命不保。  这样一座警戒严密的城市监狱,要逃出去压根就是痴人作梦。若没有与刘表同级的大枭雄曹操的协助,陈留王也就是以后的汉献帝刘协很难逃回汉都洛阳。  眼下自己即使是找到刘备,也全无主意将他弄出城外。  是不是就是这样要为刘表长久办事呢?假设刘表命他去杀戮别国的人,自己应怎么办呢?  诸葛亮仰天长叹,走往议事厅去见孙乾。  孙乾正在用膳厅进餐,和颜悦色地招呼他席地坐下,共进丰富的早点。  孙乾暧昧笑道:“孔明你不知多么得主公垂青,苏慧娘乃益州牧刘焉送给主公的益州贵族有名美女,他肯送你,可见他多么看重你。”  诸葛亮诧异地道:“我们不是与益州交战吗?”  孙乾很明显对他这句“我们”十分欣赏,高兴地道:“假如不是交战,益州牧刘焉何曾情愿送出如此动人的Chu女,正因战况失利,才想以此大礼,感动主公的心,盼望主公在我们皇上面前美言几句。嘿!眼下主公将益州美人送你,很明显不会代益州说话了。”  刘表大宅是城北最宏伟的大宅,不过若称它为城堡更妥当点。四面围以高墙厚壁,又引水成护河,仅有来往的通道是座大吊桥,附近全是园林,气势磅礴,易守难攻。  一路驰来,诸葛亮才第一次留心到城内的途人景物,玉宇琼楼,假如不是女多男少之象,真不觉这繁华的大都会曾(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