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9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9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9部分面视察,孔明陪我一道去吧!”  刘楚翘叫道:“大哥!我亦须去。”  大家齐感诧异,往她望去。  刘楚翘垂下了粉面,玉指不安地扭弄着衣角,样子可爱极了。  刘楚翘将走到诸葛亮背后,仰望着他小声面带桃花地道:“你的胆子真大,从没有男子敢像你那样对我冒犯的。”  诸葛亮故作恭谨答道:“何曾,何曾!我只是个没胆鬼吧!”  很快,连刘表也出现在刘府门口。他看到刘琮脸青眼黑地冲出去,刘琦和诸葛亮又一前一后走出来一点也没有觉得诡异,很明显他是晓得刘琮要收拾他,只是也想晓得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少斤两。  诸葛亮和上百名兵丁,陪着刘表家父女放骑在城外广阔的天地上急驰。  不一会儿,出营迎接他们的刘表军营的人出现了。刘家军的负责人热情地招呼他们,特别见到高傲的刘大小姐小鸟依人地偎傍着他,知道这可能是未来姑爷,对诸葛亮更加是加倍逢迎。  刘表的军营是一个三面山环水绕的大盘地,军营内数之不尽的兵马,出入全凭一道吊桥,又建有高起的城墙,俨然自成一国的城池。这也是怎么会少帝一直对刘表又爱又怕的原因。  两人正三观时,刘琦和刘表率众赶至,轻责了刘楚翘两句后向诸葛亮道:“来!让孔明跟着我四处看看!”  诸葛亮意想不到,和他换过坐骑,驰骋刘家军营之内,刘楚翘肯定追随左右。  刘琦随意解说着刘家军营经营的苦乐,显出极为在行和深有见地。  三人最终来到一个满是绵羊的小山丘之上,刘楚翘童心大起,跳下马去自顾逗弄羊儿去了。  两人并肩马上,俯视延绵不尽的壮丽山川诱人美景。  刘琦看似随口地道:“三妹对孔明很有好感哩!”  诸葛亮不知他背后含意,尴尬地吱吱唔唔以对。  刘琦微微一笑道:“这也好!我一向不高兴伏惊云,这人心机甚深,又和郑况同流合污,只是爹宠信他们,我才拿他们没法。”  诸葛亮福至心田,想到孙乾必是刘琦的人,因此才因势利导,对自己推心置腹,试探道:“听孙乾说,主公有心把刘大小姐嫁入王室──”  刘琦假笑一下道:“我曾和爹三番四次争,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爹的岁数大了,看不清眼下的形势。”  诸葛亮诧异地道:“少主!”  刘琦往他望来,两眼精芒暴闪,谈笑自如道:“孔明!你老老实实回应我,你到底是何出身来历?”  诸葛亮晓得既要编故事就绝不可犹豫,答道:“少主如此关注孔明,我也不情愿遮掩,事实上我乃流落到山区的汉庭皇族和土女所生的后代,这事我连孙乾都没有明说。”  “难怪口音这么怪异和拥有如此伟岸的身材,”刘琦因有先入为主的打算,没有猜疑,想着了一会后道:“假设我将妹妹交给你,你可一生一世好好爱护她吗?”  诸葛亮大为高兴,随即又失望道:“可是主公何曾情愿呢?”  刘琦不耐烦地道:“先不要考虑她是否同意这问题。”  诸葛亮立刻大声同意。  刘琦嘴角现出一丝笑意,高兴地道:“我欣赏你并非全因你的绝世刀法,又或在收拾黄巾党时显现出来骇人的应变智慧,更重要的是你肯不顾自身,留后抗贼,让战友安全离去。这种对主子忠,对朋友义的做法,才使我安心将翘翘交给你。眼下这个只是秘密协议,除孙乾外,绝不能透露给第四个人晓得,连带翘翘在内。”  诸葛亮朦胧感到他心内藏着一些计划,要借重他的智计刀法,低声问道:“少主有什么用得着孔明的地方,尽管交待。”  刘琦眼中闪过惊异之色,赞许道:“孙乾果然没有相错你,只凭你这种观人于微的心智,以后必是叱风云的人物。”  顿了一顿,叹息道:“爹真的老了,不知所有形势正在急剧转化中。”  又向他道:“自黄巾之乱后,首先是朝廷内宦官发难。冀州的袁绍、西方的西凉的马腾、江东的孙坚、北边的曹操、幽州的公孙瓒,汉中的张鲁没有一个不对汉室垂涎三尺的。连洛阳如此坚固的大城池,都给董卓霸占了了,并占据了达一年之久,假如不是袁绍姐勤王出面,董卓还打算自立为王哩。”  诸葛亮那三个月间常和伏献德高谈阔论天下事,非是起始时般不明昼里了,接口道:“可是董卓那是由于挟持少帝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而袁绍、袁术亮兄弟固然成为反董的桥头堡,然而和董卓的战争也使他们折兵损将,还失去了大片土地,威望大不如前了。”  刘表对他的见地大为欣赏,点头道:“洛阳并没有多少人有你的见地。孔明告知我,在列强里,你最看好是哪一个?难道是你认为汉室还会像以前一样一统诸侯?”  诸葛亮不用想着道:“目下汉庭赢弱,最终天下都要有能者居之。”心里面暗暗偷笑,不仅洛阳没人有他这种见地,怕是整个三国都没有人可像他那般肯定。  刘表一震道:“我固然不大看好大汉,却没有你那么肯定。凭什么你会有这个看法?”  诸葛亮几乎有苦难言,多亏眉头一皱道:“关键处在于各地诸侯各自利益考虑能不能合力击敌,单凭眼下汉室的境地,就可知大约。”  刘表道点头赞赏。  诸葛亮点头以专家姿态而言道:“眼下东南各地诸侯谁情愿维持现状,没有君主不想乘着的间隙而扩张领土,获得私欲,冀能成为天下霸主,因此各地诸侯联合起来勤王帮汉室打退黄巾党只是一张好看的画画,压根就是痴人说梦话。”  刘表一震往他瞧来道:“多亏你不是我对手,还是我的未来妹夫。”  诸葛亮岂听不出他言下之意就是假如不是如此,我定要将你除去,待要说话,刘楚翘走了回来,娇笑道:“大哥从没有和人谈得如此投契的,孔明真有本领。”  刘琦仰天马上道:“大哥还打算去看账目,翘翘陪孔明四处走走吧!”拍马去了。  诸葛亮跳下马来。  刘楚翘嫣媚一笑,白他一眼道:“大哥看来很喜欢你呢?我爹爹最听大哥的话,你何时向我爹爹提亲,那翘翘可整天磨在你身旁了,到那时不要反感我才好。”  诸葛亮佩服女人的阴晴不定,上午的时候还对他拳掌相加,现在这个女人却要和自己一生一世。诸葛亮不暇多想,对天向天发毒誓一定不会稍有朝三暮四后,拉着两匹健马并肩漫步道:“待我胜过伏惊云,有了身份地位,马上提亲娶你,怕只怕过不得主公那一关。”  刘楚翘两眼一红道:“若爹爹不许,翘翘就死给他看。”  诸葛亮震惊道:“万万不可,最多我和你远遁而去,让他们寻找不着。”  刘楚翘高兴地扯着他衣袖,雀跃道:“大丈夫一诺千金,以后绝不能为了舍不得功名利禄或另有新宠而反悔,翘翘要把身体都交给你,你要一生一世好好珍惜我!”诸葛亮立刻说出她听之永不厌倦的保证。心内怜意骤盛,这美女的喜乐彻底操纵在自己手内了,自己怎么能够令她不开心。没想到自己真能广纳妻妾,  不过要养活她们,特别像刘楚翘这种被人服侍惯享受惯的千金小姐,真不是易事,想起当日在江流身无分文的感受,就有余悸。  刘楚翘突然开口道:“你留心提防伏惊云,他真的肯收手,而且我看他固然或不情愿杀你,然而至少会将你弄成残废才愿意收手。”  诸葛亮仰天大笑道:“不要忧虑!若连他都拿不下,那有条件娶你这位国色天香的美女为妻。”  诸葛亮回到洛阳时,已是傍晚时分,和刘楚翘依依惜别后,策骑返回食客府。  此行最大的得益自是获得了美女刘楚翘和与刘表、刘琦一家建立了某一程度的了解及情谊,还有就是在刘琦亲身提携下,更熟习马性和骑术的窍门。  对他这曾受严格军训的特种精锐来说,学一天的作用相当于普通人学一年那么有实际得益和效用了。  来到食客府,入口处竟有董卓军团的人将守,吓了一跳,多亏遇到程怀恩,才清楚汉少帝风闻渭阳侯窦机与刘琮两事后,不仅劝喻了所有人不允许动诸葛亮,还调来禁卫保护他。  一方面惊讶汉少帝内线之灵,然而也朦胧感到这切磋武艺背后可能大不普通。  正想着时,程怀恩道:“貂蝉着你回来后马上到她的无昼宫,车舆在等着你哩!”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他并非超人,这些时间几乎是不分昼夜地分别和苏慧娘、貂蝉、刘楚翘三位伊人交合,每次都是悉力以赴,眼下刚跟刘楚翘作过抵死缠绵,可怎样向貂蝉称心交差。  他悲伤得几乎惨呼起来,回宅急急忙忙地更衣,宽解了舍不得他离去的苏慧娘一番后,坐上车舆,不理一切蒙头大睡。醒来时发觉夜已深沉,身在无昼宫内,貂蝉蜷睡身旁,像只温驯的小猫儿。  诸葛亮心里面升起无限亲切,唤了她两声,见她依然深睡,深情地吻了她的粉面、眼睛、鼻子、香唇,才留神为她盖好被子,霍然而立步到窗旁。  伸了个懒腰,只感到精神饱满,精力充沛,深厌此时假如要收拾几个女人,体能都没有问题。  不管怎样,在赢了伏惊云后,定要去找刘备,能见他一面也好。若没有见过这个一手缔造出蜀汉帝国的伟大人物,真是人生憾事。  不过也有一事想不通,由于汉室字自汉桓帝以后子嗣凋零,能够有条件继承成为皇族继承人的也就是凤毛麟角。如果没有猜错,刘备之所以没有像史书上说的留在涿县原地织草鞋为生,而极有可能随董卓皇族迁徙计划来到洛阳。董卓尽可能是看中了刘备这些皇族后人潜在的奇货可居因此不远千里从河北涿县将这些先皇的遗子遗孙迁徙到洛阳。以洛阳如此警戒严密的城市,这样一个有条件继承大汉皇位的重要人物,以后怎样溜出去呢?万一半路有什么闪失,他怎样能登上皇叔之位?  电影里的洛阳城,只是个繁华但不设防的城市,然而现实里却是截然相反。只要刘备一天留在洛阳,一天也只是做人质,只有帮助他逃出去才能帮他完成他的历史使命——汉中王?但是他现在人到底身在何方?真的在洛阳,又是在洛阳的那个地方?  未来的汉献帝刘协,要在半年后得董卓这佣兵一方的大枭雄之助,才能顺利挤掉少帝当上皇帝。董卓的人既有前车之鉴,按道理应该再不许有同样事情出现,即使是曹操再来劫人,而董卓的人又怎么善罢甘休,恐也难以重施故技。  事实上刘备的关系本来和少帝刘协十分疏远,只那是由于汉桓帝、灵帝没有子嗣,其他皇族繁殖能力又不高,即使有不是在黄巾之乱被黄巾党杀了就是被董卓的人为了除掉异己杀了,刘协、刘备这两个破落的皇家叔侄也不会霎时间沦为奇货可居。    诸葛亮回到食客府,孙乾早在等候。  杏儿等四美仆捧来早点后,退了出去。  孙乾邪笑道:“任务进展如何?那大美人赏心悦目吗?”  诸葛亮路出男子间心照不宣的笑脸道:“何止是赏心悦目,简直是深不可测,令人叹为观止。不过貂蝉武功心计极高,差点连命都搭上了,这件事情急不得,还须从长计议。”  孙乾收起笑脸,严肃道:“嗯,这事情我会像主公汇报。还有主公向皇上提出你和伏惊云决一死战的事,皇上十分高兴,定了时间在后天傍晚,我看这些时间你最好休养生息,好养精蓄锐,此战非胜不可。”  诸葛亮有点尴尬地道:“孙先生不要忧虑!我一定不会轻敌大意的。”  孙乾羡慕地看了他一眼后,道:“眼下你成了洛阳最受注目的人物,与主公齐名,连开钱庄起家的乔国老都问起手下有关你的事。”  诸葛亮奇道:“什么?竟还有人可和主公在财富上平起平坐?”  孙乾道:“在京都就只得如此一个人,若说主公是那是由于汉室血统地方诸侯独霸一方的话,那乔国老开的钱庄简直能够用车载斗量来计,他的钱庄遍布全国,不仅供应了整个京都的需要,还供应各地地主、诸侯,赚回大笔进账。”接着压低声音道:“皇上对乔国老比对主公更垂青,那是由于主公终究带兵打仗在外,皇上对主公始终是有点隔膜。相反,乔国老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大女儿大乔已经嫁给东吴的孙策,对汉室有权力斗争上联姻的作用,因此少帝也不情愿轻易招惹他。”  诸葛亮福至心田,像朦胧把握到一些模糊的念头,然而总不能清楚地描画出来。  孙乾续道:“昨天晚上我得人密报,刘琮那败家小子对你十分讨厌,又很想获得你的益州贵女苏慧娘。因此决定不理主公的吩咐,会在你与伏惊云对决前解决你。看来我都要带你去和大少爷打个招呼,教那小子不情愿大意妄为。”  诸葛亮正想着刘表有汉庭血统那回事。无怪乎他如此盼望有自己的人能胜过伏惊云,有可能他的真心并非那么想的,只是为向汉少帝表明他彻底站在少帝那方。因此不情愿代益州出面,反将苏慧娘这样的美女赠他,可能也基于这种心境。  诸葛亮闻言问道:“伏惊云会不会和那小子一起应付我?”  孙乾眼下对他真的坦荡胸怀,言无不尽,道:“眼下即使是拿刀架在伏惊云脖子上,他都不情愿提前采取行动。这混蛋四出挑战,就是盼望触动皇上。皇上一直没有管他,还向四面的人表示不高兴主公找了个局外人来灭自己刀手的气焰,这一趟他获得这个时机,哪肯破坏。”  诸葛亮心里面说这汉少帝如此胸襟狭窄不能容物。笑道:“没有了伏惊云,我才不怕刘琮那败家子,他总不能找数百人来包围我吧?”  孙乾对他的幽默大为欣赏,按耐不住大笑道:“肯定不敢,何况他还要秘密进行,不过见见大少爷打个招呼也好。主公的几个儿子中里,就数大少爷刘琦最本事,眼下为了躲避家族中刘琮那边的逼害已经自动请缨守江夏。现在三小姐刘楚翘有有可能成为皇后,不过皇上因着主公大权在握,对纳刘大小姐的事始终犹豫不决,生怕主公因为三小姐入宫后会成为另一个董卓。”  诸葛亮连头都想得大了,在平常人眼中看上去十分容易的事,原来其中这般纵横交错,点头认可道:“好吧!有空我就去参见大少爷。”  孙乾道:“什么有没有空,大少爷今天刚好因事从江夏回来。眼下我和你马上去见大少爷,免得让刘琮先动了手。”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起码让我换件衣服吧!”  孙乾笑道:“快去!我在此处等你。”  诸葛亮忙溜回内院。  苏慧娘和四美仆正为他赶制比武服装,好让他穿着去见汉少帝。诸葛亮心境大为好转,大施怪手,一面在众美身上揩油,一边享受她们的尽心服侍,一时间咿咿呀呀,才与孙乾两人驱马奔赴刘府。  来到那喧哗的练武场,绕过那日晋见刘表的大宅,穿过一个花园,到了另一座宏伟的别馆里。  两人被请入议事厅等候。  不一会,一名兵丁走了出来,将孙乾请了进去,剩下诸葛亮一人,心里面纳闷,那大少爷怎么会不一起见他们两人呢?  此时那兵丁又走了出来,向诸葛亮道:“孔明请随小人来!”  诸葛亮随他而去,先进入内进另一个偏厅,猛然间折左,走到花园之内。  诸葛亮心里面起疑,那兵丁突然间脚步加快,就在这时,刀影一闪,两将长刀由两边花丛激射而出,直射向他左右两胁。  多亏他早有预感,以静制动,原地拔刀,“锵锵”两声,不仅击退了对手,还劈伤了其中一人。  蓦地树后灌草里钻了三十多名兵丁出来,其中一个自是那刘琮,将他重重围了起来。  诸葛亮持刀而立,纹丝不动。  刘琮躲在兵丁身后,得意地道:“这一趟看你能逃到那里去?”  诸葛亮洒脱笑道:“莫说这一趟?上次逃的也不是我吧?”  刘琮本以为对手会求饶,何曾想到一句不让,勃然大怒道:“给我除掉他。”  诸葛亮打架资历何等丰富,深明率先发难之理,何况以寡敌众,刘琮才开口,他已连人带刀倒卷入身后的兵丁群里,手足并用般连伤数人,都是伤重倒地,阻碍了对手的移动。  众兵丁哪里遇过这种压倒性的打发,更见他如此悍勇,大多数都是虚张声势。  诸葛亮心恨刘琮昨天狎玩苏慧娘,出手更不容情,将太平要术和伏羲刀法施展至极尽,出手间高砍高挡,忽进倏退,不一会杀得对手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众兵丁在刘琮的催迫下,硬着头皮冲上来,一个一个中刀中脚倒了下去,固然没有一人是致命伤,却也失去采取行动能力。  转眼只剩下护在刘琮前的十名兵丁。  诸葛亮假笑一下,那双若寒星的虎目射出两道冷芒,凝定刘琮脸上,刀往前指,一步一步,稳定有力地朝刘琮和那十名兵丁迫去。  刘琮那想到他如此神勇高人一等,放倒了十多人后竟气都不喘一下,心里面发毛,一边指使亲信进攻,自己却往后退去。  诸葛亮那肯饶了他,抢前而出,一刀劈去,其中一名兵丁仗刀来挡,“锵”的一声起处,那兵丁竟招架不住直飞到一边倒地不起。  众兵丁大惊失色,怕他伤害刘琮,几把刀一拥而上。  这一趟诸葛亮没有欺身上攻,反挥舞刀影,守在身前。  其中两人还以为他力竭势尽,刚要乘势强攻,突然间发觉对手既守得滴水不漏,更骇人是悄悄隐藏还击之势,朦胧罩着他们,使他们涌起无力抗拒的感觉。  这恰好是伏羲刀法的精义,寓守于攻,当日诸葛亮就被伏羲道场的一代舵主伏献德的还击之势逼使无法一鼓作气,刀势散断。眼前这两人远逊当日的诸葛亮,他自然游刃有余。  两人惊慌失措,正要抽刀退后,刀芒暴涨,两名兵丁一起溅血当场。  诸葛亮趁余下人等惊惶失措时,冲破对手护网,往刘琮抢去。  刘琮硬着头皮,仗刀挡格。  何曾想到诸葛亮又往后速退,与赶来的兵丁战作一团。  刺倒四人后,再扑往不住后退的刘琮。  “锵!”  一连九刀,刘琮被他迫进了林内,余下的兵丁也倒地不起。  “当!”  刘琮长刀被挑飞,脊背撞到墙根处,脸无血色,颤声喝道:“诸葛亮你这个胆大妄为的奴才,竟敢冒犯主子。”  诸葛亮眼中射出森寒神色,语气冰冷地道:“够胆再叫一声来听听。”刀尖斜指着这刁蛮小子的咽喉。  诸葛亮并不虞会有余下人等到此处,那是由于这是见不得光的事,刘琮必早有布置,遣去了附近所有下人。  刘琮受他气势所镇住了,连身体都抖颤起来,呜咽道:“你敢伤我吗?”却终不情愿冒唤他奴材之险。  诸葛亮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沉声道:“孙乾在那里?”  刘琮几乎是哭出来道:“我只是命人拿着他吧!”  诸葛亮心想谅你也不情愿妄作非为至此,微微一笑道:“刘二少爷,你不信我敢伤你吗?我偏要刺盲你一只眼睛,你信也不信。”  刘琮见他的笑脸有种冰冷无情的味道,实比之狰眉怒目更让人心惊肉颤,最终举手投降,颤叫道:“不要!”  诸葛亮长刀斜标而上。  刘琮哀号的同时,诸葛亮背后也有一声娇喝传至。  刘琮以为小眼不保,全身无力,刚在裤裆内失禁撒尿时,长刀偏了少许,擦脸刺到树干处,真的只是分厘之差。  “砰!”  诸葛亮右脚侧踢他股腿处。  刘琮横飞开去时,诸葛亮回身持刀架着了绝色美女刘楚翘的一刀。刘琮看到乃妹救驾,生怕事情败露,急忙落荒而逃。  诸葛亮冷眼看着她,嘿然道:“三小姐原来也有份儿吗?”  刘楚翘气得粉面通红,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刀如长江大河般往他攻来,刀法远胜乃兄,只是欠了力道和资历。  诸葛亮认出是刘楚翘,交锋了几个回合特意让她生擒了。一般人可能会发现,然而刘楚翘先前就对诸葛亮深恶痛绝,再加上诸葛亮却装得真像,他瞅着眼睛怔了半天,才嗫嚅着道:“楚翘,你,你到底想怎么样?”他话末说完,刘楚翘已一个耳光打了过去,他想躲,却像是躲不开,直被打得滚倒在地。  刘楚翘语气冰冷地道:“你这无赖也敢叫直呼我姓名?”诸葛亮蒙着嘴,沮丧着脸从地上爬起,惨兮兮地道:“是......小姐,我......”话未说完,另外半边脸又挨了一个耳括子。  刘楚翘厉声道:“小姐也不是你叫的。”  诸葛亮道:“是,小姐......好姐姐......我不敢这样了。”刘楚翘道:“哼,这样还差不多。”  这话固然还是冷冰冰的,然而在她说来已是和气多了。她简直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和气,也不知怎地,瞧见诸葛亮这样的样子,竟连她的心都硬不起来。  诸葛亮眨着眼睛,突然又道:“好姐姐,你也不要生气,你若生气,就会变老,变丑的,好姐姐你如此美,假如是万一真的变老变丑了不就是要让人痛苦得很。”他眨着大眼睛说着,刘楚翘居然听了下去。她瞧着诸葛亮的脸,不由得觉得这无赖真是诡异得狠。  她竟不由自主脱口道:“我真的很美么?”一句话出口突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太和气了,翻腕又是一个耳光掴了出去,瞪圆了那双动人的眼睛,厉声道:“即使是美也不要你说。”诸葛亮暗暗好笑,他已觉出这一掌已轻得多,然而口中却哭兮兮道:“是,好姐姐固然美,然而我却不说了。”刘楚翘道:“你这无赖,哪会到此处来的?”  诸葛亮道:“还不是那是由于令兄和我有一点小小的误解,因此他就命人设计我到此处来想仗着人强马壮收拾我。谁想到他招来的人都是酒囊饭袋,不堪一击。”  “住嘴!眼下谁是酒囊饭袋?谁是不堪一击?”刘楚翘说着,又是一个耳光打过去。  刘楚翘这一个耳光明明是没有用力,然而诸葛亮却扮得却像是受了重重的一巴掌似的,脚下突然一个趔趄,身子也噗地跌倒在刘楚翘身上。  刘楚翘大骂道:“你这笨猪,你.......你要死。”  诸葛亮脸都骇白了,装成是疲于应付地在刘楚翘身上揩油,嘴里连声道:“好姐姐.姑姑......我不是特意的,我眼下头晕晕的,我该死。〃刘楚翘恨声道:“瞧你长得还像个人哪知你却是个笨猪、死猪你要不将我身上弄干净,我不宰了你才怪。”她跺着脚,抖着衣服,诸葛亮手足无措,她越说越气,刚想将这〃小笨猪〃一脚踢出去。哪知她脚还未抬起,膝上〃阴陵|丨穴〃突然一麻,半边身子立刻不能动了刘楚翘大惊喝道:“无赖,你......”  诸葛亮道:“对不起,我不是特意的.对不起.......〃对不起.......〃口中说话,手也没闲着,竟将她〃足阳明经〃上所有的要害全都点了遍。  刘楚翘何曾还会不跌倒。  她岁数固然小,然而厉害的招式却已会过不少,她做梦也没想到这无赖竟比所有的坏蛋加起来还坏十倍.竟连她都摸不清,竟连她都栽了,她气得全身颤栗,却又偏偏无能为力。  诸葛亮这才笑嘻嘻霍然而立,特意瞪大眼睛道:“哎呀,你生病了么?着凉了么?哪会跌倒了?......唉,不想你竟如此娇弱,才一碰就倒了。”  刘楚翘眼睛已冒出火来,颤颤巍巍地道:“好,你很好,我竟摸不清你有如此使坏!”诸葛亮笑道:“对不起,我确实是不是特意的。谁叫你这样打你的好哥哥,我只好在你身上休息一下。”  刘楚翘嘶声道:“你这无赖............”诸葛亮大笑道:“告知你,以后都不要将其他人瞧得太笨也。一个小孩子若总是想占其他人的便宜,就肯定会倒霉的。”他也不管刘楚翘气得发疯,笑嘻嘻地拍干净身上的尘像是要走了。  刘楚翘拼命咬着牙,拼命忍信,她终究算聪明,晓得这〃眼前亏〃假如真的能够不吃时,总是不吃的好。  哪知诸葛亮突又回过头,瞧着她笑道:“对了,还有,你方才打了我三巴掌,我可不能不还给你,瞧在你是个女人份上,我不加利息就是。”刘楚翘惊呼道:“你......你敢?”  诸葛亮笑道:“我不情愿......我不情愿......”  随手就是一个大耳光掴了过去,直打得刘楚翘脸都红了,她一辈子几曾吃过这样的亏,嘶声呼道:“你......你,好我记着。”  诸葛亮笑道:“你安心,我什么事都忘不了的,你第一个耳光打得我好重,因此我也不能打轻,然而第二个就会打轻些了。”第二个耳光掴下刘楚翘固然除拼命忍住,然而眼泪已不由得流了出来,她从生出来到今天,哪有人碰过她一根手指。  她流泪的眼睛,凶巴巴地瞅着诸葛亮,道:“好,我以后都也不会忘记你,以后都以后都......”诸葛亮笑道:“我晓得你以后都也不会忘记我的,女人对第一个打她的男子,总是忘不了的,能被你这样的女人常常记在心上,我也开心得很......”  他大笑着接道:“我这第三个巴掌还是不能留着。只是,你第三下却又确实是打得我很轻,我也确实是不忍打重了,你说该怎么办呢?”  刘楚翘大吼道:“你......你去死吧!”  诸葛亮眨了眨眼睛,笑道:“好,就这样吧,这样即使是互相抵过.谁也不欠谁了。”眼睛瞧着刘楚翘的眼睛,慢慢地俯下了头。  刘楚翘连心都哆嗦了起来,道:“你......你想怎么样?”诸葛亮笑道:“你用手打我,我用嘴打你,肯定比你手打得还轻。”刘楚翘大疾呼道:“你这恶贼你要做什么?”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换气。  只见貂蝉身子忽然一翻,上身后仰,脚背挺直,在一刹那间便已踢出了九脚,这九脚踢不到诸葛亮,但却踢出了一连串水泡,每个水泡中都带着一股强劲的真气,铁弹般击向诸葛亮。  诸葛亮要闪避本不困难,但他只要往后一送,貂蝉的身子就会藉着这踢水的力量冲出水面。  水泡一连串击出,她的人已如火箭般向上升起。  眼见诸葛亮已无法将她挡阻,他情急之下,竟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她的双腿。  貂蝉怎么也想到诸葛亮会使出如此冒险,如此无赖的招式,急切间也不知该如何解救,身子已被诸葛亮拖了下去。  惊又怒,一掌拍向诸葛亮的头顶。  诸葛亮双手抱住她的腿,既不能招架,也不敢放开,因为只要他的手一松,貂蝉的腿就会踢中他的要害。  他只有用头在貂蝉的肚子上一顶,貂蝉的身子被顶得向后一倒,这一掌也就拍不下去了。  这种招式用得更荒唐,貂蝉只觉全身都已气得发麻。  貂蝉她平生不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如此搂抱过,也不知是否因为气已将竭,她全身已软绵绵的使不出半分气力来。  诸葛亮自己又何尝不觉得这种招式用得未免有些见不得人,但一个人在挣扎求生时,何曾还顾得了那么多。  他乘着貂蝉身子向后一仰的时候,已窜了上去将她的双手连人一齐紧紧抱住,又用两条腿盘住了她的腿。  他就像个八爪鱼似的,将貂蝉缠得连动都动不了。  只见貂蝉眼睛已渐渐翻白,嘴角已在往外冒气泡,用不了过多久,她就难免要窒息而死。  诸葛亮眼见又将战胜了,这一次胜利虽然并不十分光彩,但胜利毕竟是胜利,无论怎么胜利,至少都比失败好得多了。  谁知道就在这时,诸葛亮忽然觉得一股强劲的力量自身子下冲上来,将他们两个人都冲得向上升起来。  原来他们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湖心那石板上站立的水下通道口,红珠一按枢钮,湖心的机关又次启动就又箭一般向上冲起。  刹那之间,诸葛亮和貂蝉都已被冲上了水面。  诸葛亮知道只要让貂蝉喘一口气,他就再也抱不住她了,但这时他的手可万万不能放。  只见眼前一亮,他们已冲出了湖水。  诸葛亮再也顾不得别的,忽然将头凑了上去,用嘴紧紧盖住了貂蝉的嘴,用鼻子紧紧压住了貂蝉的鼻子。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貂蝉呼吸。  无昼宫的弟子本是分散在各处的,有的在树下,有的在湖畔,但现在她们已渐渐聚在一齐。  这些孤独的宫女们,只有在惊惧的时候,才会觉得需要别人,恐惧原本就比快乐更能令人合群。  这只怕也就是人类大多都觉得不快乐的原因。  她们发现湖水已渐渐平静下来的时候,就又在不知不觉间渐渐散开了,有的人已在暗中庆幸,危险已过去。  谁知就在这时,湖心的水柱忽又冲天而起。  这喷泉水柱是妖妃貂蝉现身时才会出现的,她们也想不到这次水柱上竟有两个人。  除了貂蝉外,竟还有个男人。  这男人竟和貂蝉紧紧拥抱在一齐,而且在“忘情”地接吻。  无昼宫的弟子全都惊讶得呆住了,就算天崩地裂,山河变色,也绝不能令她们如此吃惊。  对男人深痛恶绝,一向神圣不可侵犯的“貂蝉”,怎会和男人如此亲蜜?  这男人是谁呢?  但在几十只眼睛之下接吻,就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了,何况这一吻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甜蜜之意。  这一吻是生死之吻。  若非身历其境的人,谁也领略不出这其中的痛苦滋味,但亿万人中,又有几人能身历其境?  诸葛亮本是为了挣扎求生才这么做的,但此刻,也不知怎地,他心里竟起了一种无法描叙的异样感觉。  水势在他身子下冲激着,就像是火焰。  貂蝉的身子已渐渐软了下去。  她的脸本已涨得通红,此刻又渐渐苍白。  诸葛亮不敢闭起眼睛,她身上每一块肌内的颤动,诸葛亮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她的心每一次跳动,诸葛亮也都可听得清清楚楚。  诸葛亮本觉得她是个坚强、决断,能自制的女人。  但现在,他和她距离得这么近,他忽然觉得她已变得十分软弱而可怜,和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无论多伟大的女人,在男人怀抱中都会变得渺小的。  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也是件很有趣的事,若非如此,这世界也许就不会由男人来统治了。  貂蝉蹙住的一口气若是突然发散,那力量的强大,就绝不是诸葛亮所能抵御的,他恐怕立刻就要被震(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