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8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8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8部分是缠在颈上的一条皮鞭,深嵌进颈项里,下身一片狼藉。  苏慧娘死了!以最屈辱和残酷的方式被虐解决了。  诸葛亮全身冰冷,彻底没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媚娘的死是隔离的,他并没有亲眼目睹,而且来到这一千八百多年前的时空里,眼前的所有都有点梦幻般不真实,连死亡都像胡闹似的故固然伤感却不深刻,因此当他为其他事分心时,就很随便将媚娘的自杀放在一旁,甚至忘记了。然而苏慧娘却是截然相反!  他的心在淌着血!  在一边的孙乾说话声像是在远方响起道:“今早下人进房时,苏慧娘就是这样子了,唉!我也不知说什么才好,凶手定是食客院内的人。”  诸葛亮什么都不想再问。  敢动苏慧娘的只有两个人,一是刘琮,另一个是伏惊云。他才不信刘琮有如此大胆子,因此凶手定是伏惊云,而他也看准自己莫奈他何,至少在对决前不情愿动他。  他是要不惜所有代价重创自己。  也没有人会为一个益州刘焉送来的赠品抱打不平,连带孙乾或刘表在内。  他从未像此刻般那么想解决一个人。  孙乾道:“不如搬来与我同住吧!”  诸葛亮冷静地将锦被将苏慧娘整个盖了起来,摇头道:“不!我要睡在此处,然而由在此时此刻起不需任何人服侍,也不要让任何人来此处。给我为苏慧娘办后事吧!我想一个人静静想一想。”  孙乾虑地道:“孔明!千万不要折磨自己,明天晚上就是你和伏惊云切磋武艺的要紧时间了,眼下全城人都等着晓得结果啦。”  诸葛亮变得冰雪般冷漠和平静,泰然自若地道:“不要忧虑!没有人比我更看重明天晚上的约战了。”  经过如此多残忍的重创后,他最终收拾了心情,变回未来此处之前那时代尽心扶植出来的杀人机器和为了使命不惜所有代价的心狠手辣的杀手了。  整个下午,诸葛亮都留在苏慧娘被杀的房内。  他没有痛哭,没有流泪。那是由于丛林里的百兽之王受伤以后是不会让我看到自己流泪,只会躲到一个角落自己疗伤,接着又再东山再起。  在这三国时代,在这大多数人都为一己之利无恶不作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在看到苏慧娘的尸骸时,他深切感受到现实的残忍,感受到这是个无法无天的强权社会。  他要报仇,就要成为最强的人。  待孙乾等所人都退出宅院后,他拿起了伏羲刀,一心一意致志练起刀来,钻研着伏羲刀法的精妙之处。  心与神会后,他将其中最出神入化的招式不断重复演习。  伏羲刀法重守不重攻,然而每一招的余威都隐含进攻。  假如真的能够将这进攻加以演绎,那守而不攻的刀法就可变成攻守兼备,想到此处,心里面牵起狂喜,扬手挥刀,霎时间刀势变幻莫测,犹如天外飞仙。  舞得兴起,诸葛亮扑出厅去,利用更宽广的空间施展,并将对人体结构和力学的认识,彻底融入刀法里。  刀风霍霍中,一忽儿飘游无定,一忽儿若天外飞仙,无可寻。  每一进攻都是由伏羲刀法的寓攻于守中变化出来。  爆叫一声,连续劈出了百多刀,竟无一招采取守势。  刀影一收,伏羲刀移到眉心,以刀正眼。  一道娇俏的人影扑入厅内,惶急呼道:“孔明!”  诸葛亮放下伏羲刀,刘楚翘已忘乎所以扑入他怀里,悲泣道:“孔明,孔明!”  诸葛亮一手刀指地上,另一手抱住怀中玉人,心里面又牵起苏慧娘惨死的伤感,百感交集,哀怨道:“你听说苏慧娘的事了。”  刘楚翘抽着点了点头,泣不成声,为他难过。  她抬起梨花带雨的粉面,凝着泪眼瞧着他道:“孙乾来找阿爹,查问二哥的行踪,我那时还怪你不来找我,听到苏慧娘的事后我不理爹的不同意马上赶来。孔明!二哥哥自昨晨起给爹关了起来,绝对与这件事没有关系。”  诸葛亮点头道:“不要忧虑!我早晓得凶手是谁。”  刘楚翘低头轻轻问道:“你是不是猜疑伏惊云,他......固然恃才傲物,然而人却很......噢!不会是他吧?”诸葛亮仰天长叹道:“他正在追求你,自然在你面前充彬彬君子,告知我,是谁引你二哥来找苏慧娘?”  刘楚翘为之语塞,然而看样子很明显依然不相信伏惊云会犯此恶行。  门外一声干咳,两人忙分了开来。  孙乾走了入来,向诸葛亮打了个暗号,表示有话要对他说。  诸葛亮对刘楚翘道:“小姐不如先归家去,我办妥一点事后马上来见你。”  刘楚翘急道:“不!最多我在一旁等你吧。”  孙乾讶异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刁蛮的小姐竟会对诸葛亮如此驯服痴缠。  诸葛亮无奈道:“那好吧!你在此处坐一会,我和孙乾到花园里说几句话,请他代我办点事!”  刘楚翘见他和孙乾说话都不许她听,原来就是心里面不高兴,听到最终那一句,才高兴地认可了。  两人来到花园里,孙乾脸上色重重,盘算了一会儿,才道:“孔明知不知道在洛阳真正操控权力的人是谁?”  诸葛亮诧异地道:“难道是不是皇上吗?”  孙乾环视清幽的花园,除进口处有兵丁外,肯定四面无人后,才搭着他肩头低声道:“在平常人眼中看来肯定是他权力最大,可是还有一个人能影响和操纵他,这人才是京都真正的主宰。”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谁能影响皇上?”  诸葛亮疑虑尽释道:“这人是谁?”心想无怪乎刘表不想刘楚翘嫁入王宫,而汉少帝又何曾情愿轻易放过刘楚翘如此动人的美女。  孙乾压低声音道:“就是董太尉董卓,这人心计刀法都为我大汉之冠。亲信更是卧虎藏龙,院内食客有来自各地的奇人异士,隐然为继闻喜侯窦武后,当今汉庭最有力量的人。”  诸葛亮想起将貂蝉强召了去的太师,他定是董卓无疑,无怪乎貂蝉如此怕他,问道:“貂蝉是不是他的女人?”  孙乾一震道:“你哪会晓得的?”  诸葛亮忙将今早的事交待出来。  孙乾的脸色更难看,在他再三催问下才道:“对董太尉来说,貂蝉只是他其中一件赏心悦目玩物。他拥有多不胜数美女俊男,以前压着他的闻喜侯一死,他就再无法无天。眼下除了我主公、乔国老和几位大将外,其他人都不放在他眼里,公卿贵族对他都是避忌七分。”  诸葛亮上下为难,不过总弄清楚了点京都的权力架构。  孙乾不胜慷慨道:“黄巾之乱前,我们此处地固然偏远,人口土地也较少,然而军旅却无敌于天下,文有司徒王允,屡破汉庭宦官阴谋,武有长孙无极、李楚原,闻喜侯窦武更加是文武兼资,有他为相,各地地主、诸侯短时间之内莫奈我何。可是自灵帝和这些一代名臣武将逝去后,我们的汉少帝空有一个长孙无极而不用,反起用起董卓这个只会专营权贵的大枭雄,使我们由强转弱,真使人扼腕叹息。”  诸葛亮记起董卓乃是西凉的州官,不清楚怎么会却会升为太尉。于是借势问道:“皇上怎么会要用董卓这个在军事上毫无功勋的将领呢?”  孙乾摇头无可奈何道:“还不是他懂得攀附权贵,又会捉摸皇帝的心思,辩论起来时,连那些曾以少胜多大的将领都说他不过。因此当皇上要任他为大将时,这只是皇上受他夸夸其谈的漂亮言辞所惑,一意孤行吧。”  孙乾接着愤怨地道:“黄巾之乱,董卓他占尽地势补给之利,而先前的统领长孙无极又以逸代劳,弄得汉庭的远征军粮乏兵疲。何曾想到他一到就颁命全军空城而出,又匆忙深入敌阵,结果不仅被汉庭还击迫回城内,又给截断了补给线,个多月就丢失了数个州郡。皇上对这件事情实难辞其咎,假如不是他轻信董卓,何来这件事情。”接着放低声音道:“主公就因黄巾之乱这件事情,对汉室心淡,眼下孔明明白了吗?”  诸葛亮晓得孙乾已受到刘表的指示,对他坦荡胸怀,问道:“孙乾怎么会猛然间提起董太尉董卓的事情?”  孙乾沉声道:“那是由于他昨天晚上曾和伏惊云一起来到食客府,天明后才离去,而以皮鞭虐杀美女,恰好是他许多嗜好的其中一个,早有不少先例。”  诸葛亮脸色大变道:“什么?”  孙乾道:“千万不要激动,更不可大意妄为,要不然不仅给自己甚至刘家徒招灭顶之灾。他固然一向不管貂蝉的事,可是貂蝉破天荒两次留你过夜,必招他之妒。经伏惊云这最懂借刀杀人的大枭雄挑拨献计,才有这事出现。因此明天晚上之会,伏惊云有他出头,一定会全力将你解决。然而假如你解决伏惊云,却会给他摆布皇上治你以罪,这形势我和大少爷研究后,才决定向你说个清楚。”  诸葛亮又再渴望着手内有一挺重机枪,可惜只是一将伏羲刀,有事起来连刘表都插不了手,更不要说刘琦和孙乾。  孙乾劝道:“这两天最好少点出门,假如真的能够击败伏惊云,取得皇上的信任,董卓或会改变对你的立场,到那时大少爷会另有大计,然而眼前的所有都务必要等到切磋武艺后才能说。”  诸葛亮嘴角逸出一丝心狠手辣的笑意道:“我晓得怎么做的了。”  孙乾看得心里面一寒,提点他道:“你见到董卓时,在大家面前须装作面无表情,这人鸡肠鸭肚,你若招惹了他,定会招来以牙还牙。”  诸葛亮心里面苦笑,这是个怎么样的世界了。  回到房内时,刘楚翘等得嘴也嘟长了。  诸葛亮心痛苏慧娘之死,没有心境和她打情骂俏,和她说了一会心事话儿后道:“假如有一天我要出走京都,翘翘肯否抛却所有,和我远遁而去?”  刘楚翘一呆道:“那爹和娘呢?”  诸葛亮道:“先不要想他们的问题,我只问你自己的打算。”  刘楚翘很明显并不惯于有自己的打算,迟疑了一会才道:“我肯定要跟着你,可是那要不影响爹和娘才行。”  诸葛亮明白地道:“这个肯定,我哪会只顾自己,不顾你的父母家庭。”  刘楚翘高兴地移了过来,投入他怀里,抬起可爱的香唇道:“孔明!亲我好吗?”她初尝感受,自是乐此不疲。  诸葛亮无法可施,何况这又不是什么悲伤的事,抱住她吻了起来。  不一会刘楚翘已诱人的胴体扭动,脸红如火,还亲自爱抚他的虎背。  诸葛亮想起要保留体能,暗暗心惊,离开了她的小甜嘴,威迫利诱,将她迫归家去。  孙乾早和一众兵丁在大门牵马等她,见诸葛亮将她送出门来,松了一口气。  苏慧娘和媚娘两件事后,再没有人敢对与诸葛亮亲密过的女人放松警惕。刘楚翘的地位固然与惨死的二女大不相同,然而谁也没有自信同样的事不会出现在她身上。而那后果然是没有人承担得起的。  上马前,刘楚翘拉着诸葛亮道:“明天晚上才能够见你了,主公认可了带我入宫看你们的切磋武艺,你千万不要输!”  正要登骑,伏惊云由食客府走了出来,大叫道:“刘大小姐,请稍等一下!”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  然而诸葛亮已经定了对策,一点不将内心的感觉流现出来,还移到一旁,观看刘楚翘对这前度男友的回应。  伏惊云眼尾都不向诸葛亮和孙乾等人,大步来到刘楚翘前。     刘备今年到底多少岁,是不是长得和平常人般高大呢?他真的很想晓得,有个人可问问就好了。  “孔明!”  诸葛亮正想着被人晓得会杀头的事。闻声着着实实吓了一跳。  回头转身。  美艳不可方物的貂蝉身穿单薄的罗裳,笑意款款看着他。  诸葛亮道:“还以为你睡了,给你吓了一跳。”  貂蝉移了过来,直到挤紧他后,纤手才缠上他的脖子,高兴地道:“若不装睡,怎试探到你的深情,本还以为你在骗我,到见你真给我吓了一跳时,才清楚你真不知我是装睡的。”  诸葛亮暗觉无地自容,自己入神想着对汉帝大逆不道的事,反错有错着,真是有点运道。  闻着她动人的体香,感受着肉体的相碰,诸葛亮的手按耐不住在她丰腴的背肌搓摸揉捏起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挺起的圆臀。  貂蝉闭目享受着他的爱抚,梦呓般道:“不知怎么会眼下只想和你说说心事话儿,来吧!我们到后园去赏月饮宴,好吗?”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以这般有商有量的语气和他说话,知这美妇对自己生出情愫,心里面充溢着了征服这难搞女人的成就感。  明月高挂天上,照亮了整个大花园和园心两层的小楼。  两人饮醉食饱,倚在楼栏处共赏又圆又亮的明月。  貂蝉轻叹了一声道:“今早我起来时,本立定决心不再找你,也许不那么快找你,可是不到半刻就颁命卫士将你拿来,然而想想却是不对劲。后来又改派府仆驾车舆去迎你。那知你这人一早和刘表父女到了城外去,累得我坐立不定,白等了你一天,什么人都不愿见,连少帝召见我也托病不去呢。”  听着这风华绝代的美女吐露真情,诸葛亮只感到心头一片甜美。  自从那天夜晚上的闪电劈到外星人的“紫色的水晶石”阴差阳错地将他强送来这隔了一千八百多年的三国时代后,事情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他,使他压根没有时间清楚去想着眼前的一切。只能够想方设法挣扎求存。  眼下他猛然间清晰晓得,天!他真的来到了古代,还和那不同时空的人物相碰、交谈,甚至战斗和交合。  这所有的一切不是早出现了吗?怎么会眼下却依然有过去、眼下和未来,就像以往的现实那样。  若改变已出现的事,对以后会做成什么影响呢?  还是有着多不胜数的过去,眼下他面对的只是其中一个。  假设他找到刘备,杀了他,是不是就没有了后来的中国呢?  所有的眼前的所有都像梦幻般不真实。  “想什么哩!”  诸葛亮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心里面苦笑,自己的烦恼儿怕是以后都不能够吐出来。  伸手脱下锦袍,来到她身后为她披上,接着绕过她的玉臂,紧抱住她,同时抓着了她一对纤手,轻声道:“怎么会对我这样坦白呢?不怕我猜透你的弱点,操控了你吗?”  貂蝉微笑道:“不怕!我想了很久,发觉自己真的一向没有愉快过。唉!对男女的事,我早麻木了。假设你在汉宫和公侯的地方长大,也会明白我的意思。”  诸葛亮奇道:“你眼下生活在王侯之家,按道理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怎么会提起王宫,就像在说着这人世间最可怕的地方似的呢?”  貂蝉紧挨在他怀里,好像要从他身上获得安全和温馨,感慨道:“我还是歌舞伎的时候,一直以为皇室是神圣的不可侵犯的,没有人敢声色犬马。可是到了今天,王宫成了天下最罪恶丑恶的地方。而我──噢!真的不想说下去了。”  诸葛亮想起汉灵帝荒Yin的历史,朦胧猜到其中可能牵涉到酒林肉池、萎靡腐败一类的事,想也不愿想,点头道:“不说也好,忘掉了罢。”  貂蝉两眼一红,哀怨道:“孔明!只有你才能帮我忘掉可怕的过去。”  诸葛亮大为高兴,借势道:“首先你不能够再和其他男子相好。”  貂蝉一震道:“你听说了!”  诸葛亮心里面暗叹,全城都早晓得了,我哪会不清楚呢?点了点头。  貂蝉仰脸看了他好一会后,回头转身,轻轻推开了他。  诸葛亮不解地低头细审她的神色。  貂蝉精灵乌黑的眸珠紧盯着他,神态转冷,平静地道:“你是不是在心里面不屑我呢?”  诸葛亮上下矛盾,这女人真是喜怒难料,不过却知这时退让不得,语气冰冷地道:“假如你接着过着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生活,我的确会看你不起。”  “孔明的用词如此新颖!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奴家爱死了!”貂蝉最看不得他大男子的度量,软化道:“孔明!抱着我。”  诸葛亮摇头道:“假如你不答应,我不会理会你的。”  貂蝉惶急道:“你不知道有时候身在侯门深似海,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又感慨一叹道:“我现在看上去什么都有了,其实我比乞丐还要可怜,连自己和不和谁一起都自己做主不了,只有获得不同的男子,才能在某一段时间给人新鲜和过瘾的感觉,好吧!你整天伴在我旁,我就将所有男子全赶跑了。”  诸葛亮微笑道:“没有相思之苦,又那来重聚的欢娱,过犹不及,艰难得来的成果才会有价值。若夫人学不懂这愉快的公理,这一生很难能乐起来,即管有我诸葛亮帮你都没有用。”  貂蝉凝神想了一会,双眼闪过惊异赞赏的神色,沉声道:“你的思想很特别,很有新鲜的感觉,引发我想起了从未想过的问题,我就恰好是过犹不及,因此没有愉快的感觉。”  接着向他媚笑道:“我第一次感到和男子说话难怪这样有意思的。”诸葛亮心道肯定有意思,对二十一世纪老生常谈的事,对你们来说自然是思想上的突破。刹时间,他晓得自己定可将貂蝉也从伏惊云这奸小子手上夺过来,那是由于伏惊云少了他一千八百多年的见地。  我的天!那是多么遥远的距离呵!  貂蝉白他一眼,道:“你的笑脸很可恨,是不是在笑我。”又恢复了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情怀。  她是不是只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女孩呢?  诸葛亮福至心田,指着茫茫夜空说出了罗密欧于朱丽叶的故事。最终吟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貂蝉听得如痴如醉,仰首看着明月旁的虚空,幻想着那道鹊桥,叹道:“这两句话是不是孔明作的,音韵既好听,意境又迷人。”  诸葛亮硬着头皮道:“肯定是我作的,你听过有人曾说过吗!”  貂蝉笑道:“不要如此拘束好吗?告知我,怎么会要我听如此悲惨无奈的故事?”  诸葛亮来到她旁,凭栏挨着,淡然道:“我只想你去猜一下,当罗密欧与朱丽叶相会时,他们会做什么事。”  貂蝉为之按耐不住大笑,风情无限地娇笑道:“肯定会做昨天晚上我们曾做足一晚的事哩!”  诸葛亮被她狐媚放浪的丰姿逗得欲火狂升,有点无法无天地道:“快答覆我你要诸葛亮还是其他像伏惊云般的男子,二者只可选取其一,答覆了我就将你抱入楼内去。”  貂蝉专注地看了他一会后,含笑道:“假如你能再作出两句诗文,能够像方才那两句般感动我,我就认能够后只做你的女人。”  诸葛亮心里面暗自高兴,这一趟就以李商隐的名句来引发你,随口道:“落后表示无情物,化作青泥更护花?我又何尝想苦苦相逼,然而我也是为你好。”这两句诗对女人来说,最是一针到肉。  貂蝉诱人的胴体剧震,低头念了两遍,无限深情由美目里倾泻而出,轻声道:“诸葛亮!你赢了,抱我进去吧!”  两人刚入楼内,打算进入卧室,一名丫鬟急奔上来禀告道:“夫人!伏爷来了。”  诸葛亮一震放下了貂蝉,冷冷看了她一眼,自然在说原来伏惊云竟可在你院内横冲直撞,随时可登堂入室来找你。  貂蝉先交待丫鬟道:“还不去阻截他,告知他我今天晚上不想见他。”  丫鬟领命去后,才怪地横了诸葛亮一眼道:“我不是表态吗?”  诸葛亮还不曾答话,伏惊云的声音在楼下响起道:“伏惊云既已到此,夫人何忍连悦耳的声音都不情愿让在下听上半句?”  诸葛亮心里面暗赞,这伏惊云果有迷倒女人的风度和伎俩。  果然貂蝉眼中现出茫然神色,很明显是被伏惊云勾起动人的回忆。  伏惊云又道:“今天晚上良辰美景,人月团圆,没有夫人相伴,不嫌浪费了如此佳境吗?”  貂蝉一震醒来,芳心剧颤地窥探了诸葛亮一眼,见他脸上现出不高兴之色,忽恨起伏惊云来,娇喝道:“声音听过了,快走吧!”  诸葛亮见她依然未肯将话说绝,知她对伏惊云尚有余情,大不是感受,闷哼一声。  伏惊云怒喝道:“谁在上面!”  侍卫叱喝声响起,接着是兵刃交击声和痛呼声,接着登楼声响起,伏惊云走了上来,后面追着警卫。  貂蝉向众卫喝道:“没你们的事了,退下去。”  伏惊云瞅着诸葛亮,失去了往日的淡然,眼睛似要喷火出来,一字一字道:“又是你诸葛亮。”  貂蝉正要向伏惊云责骂,诸葛亮截着她道:“夫人请进房内。”  貂蝉绝不想留下这对情敌在此,然而却晓得若不听诸葛亮交待,就相当于让伏惊云赢了,那自己将以后都失去了这自视甚高的男子,咬着下唇,听话地走入卧室去。  伏惊云见这向来高高在上的美女,竟拜倒在诸葛亮的“Yin威”下,气得几乎呕血,霎时间竟无言以对。  诸葛亮一对虎目射出森寒的冷芒,沉声道:“昨天是不是你挑拨刘二少爷来碰我的慧娘?”  伏惊云心机极深,恼怒过后,恢复冷静,轻笑道:“不只慧娘,连你那媚娘都是我知会渭阳侯窦机和二公子去及时抢走的。”  诸葛亮仰天一阵悲笑,再望往伏惊云时,变得一点表情都没有,沉声道:“好!若我诸葛亮让你完好无损活过后天,我诸葛亮就跟你这贱精的老爹姓。”  伏惊云肯定不清楚:“贱精”是什么,然而晓得总不会是好说话,仰天大笑道:“这恰好是我伏惊云想对你说的话。”接着向着卧室扬声唤进去道:“后晚伏惊云再来时,夫人当不会抗拒我作入幕之宾吧!”再一声马上,下楼去了。  诸葛亮巴不得追下去马上与他决一死战,可是若杀了他,可能就因有违王命被马上斩首,只好强忍下这口鸟气。  媚娘自杀惨死的祸首,眼下他清楚地晓得是谁了!  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放过那渭阳侯窦机。  “气消了吗?”  诸葛亮转过身去,看了倚门而立的貂蝉一会后,走了过去,拦腰将她抱起,进入室内。  这时他心里面没有半点柔情蜜意。  有的只是暴风雨般的忿恨。他需要舒泄心里面的痛楚,目标就是貂蝉。  貂蝉紧抱住他,囔道:“孔明你真好!弄得我像登上了仙境,从没有男子能像你那么狂野有力对待我的,真的赏心悦目。”  发泄了恨气的诸葛亮听得瞠目结舌,自己那样亵渎挞伐她,反赢来她由衷的赞美。  “没想到古代的美女也喜欢玩SM的?”诸葛亮按耐不住说。  “什么叫SM?你说话怎么会老是让我惊奇不已的?”  诸葛亮那时候大感尴尬,多亏这三国美女没有风闻过Xing虐待的英文单词,要不然肯定会一脚将他踹下床。  貂蝉道:“怎么会不说话?我以后全听你的话了,行吗?”  诸葛亮笑道:“这才像样。”  貂蝉不依地扭动了两下,不一会已沉沉睡去。  反而诸葛亮就那么瞅着眼左思右想,临天明前,才不堪疲累睡了过去。  醒来时秋阳早升了起来,暗叫听话地受不了,如此纵欲,明天还那有力气和伏惊云舞剑弄刀,忙爬了起来,立定决心,由眼下起至决一死战期间,绝不再沾美色。  走出厅外。  立马看呆了眼。  平常穿着华丽的貂蝉,换过一身普通妇女所穿的就服,脸上只薄施脂粉,别具另一种风韵。  她站在楼梯处,很明显是方才上来。  见到诸葛亮时亳不吝啬赠他一个笑脸,迎上来抱住他道:“让奴家服侍大人梳洗。”  诸葛亮笑道:“你很喜欢玩制服诱惑吗?”  “什么是制服诱惑?”貂蝉面带桃花地点头,道:“今天我要你陪我去逛街吃东西。”  诸葛亮上下矛盾,昨天还同意了刘楚翘去看她,孙乾也必然有事找自己,他更想找点时间陪伴寂寞的苏慧娘,唉!若懂分身术就好了。巴不得硬着心肠抗拒貂蝉。  可是见她那兴趣怏然,一脸期待的神色,却偏说不出口来。  谈笑一番后,两人溜到街外,漫步而行。  不由自主,说说笑笑间,来到那天往貂蝉府时曾经过的贵人、王公子弟居住的大宅。  诸葛亮借势问道:“这些地方住的是什么人,怎么会警卫如此森严?”  貂蝉答道:“大多是皇室里面败落的子弟和候选的妃嫔居住的地方。”  诸葛亮道:“有没有些特别有身份的人。”  貂蝉道:“所有人都是皇室的人,然而最重要的就是伏贵人,她是陈留王刘协的妃子。其次是刘备了,他是汉少帝和刘协的叔叔,唉!不过这人不提也罢。”  诸葛亮奇道:“你认识他吗?”  貂蝉粉面一红,有点不愿说地道:“不仅认识,还很熟呢!”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难道是他也是你入幕之宾,他不是个青年罢了吗?”  据那电影所描述,刘备称王时四十多岁,眼下不就是只有二十岁,貂蝉难道是连小孩子都不轻易放过吗?  貂蝉道:“你那里听来的,他比你年还年轻两三岁吧!”  诸葛亮心里面说难道是史书记载错了。  貂蝉挽着他手臂摇撼着道:“算我不对了,求你不再翻我旧账好吗?”  诸葛亮不情愿再问,怕她起猜疑,心想以后有的是时机,有可能可通过她认识这超凡绝世的风云人物。他提议道:“不如我们先回食客府,看看有没有要务找我。”  貂蝉一旦能和他在一起,再无所求,高兴地道:“好!让我看看你藏起来的益州美女出落得怎么动人。”  诸葛亮诧异地道:“女人心,海底针!没想到你也听说苏慧娘?”  “孔明又发表奇言怪论了!不过这一回奴家预料获得!你是说奴家心眼细,对不对?”貂蝉愉快得像个忘无虑的小女孩,挺起豪|丨乳丨得意扬扬地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孙子兵法教的。我还晓得刘楚翘那丫头爱上了你呢。伏惊云与你在情场的比试,真是兵败如山倒了。”  诸葛亮头皮发麻,心内生寒。晓得了刘府事实上布满汉少帝的侦察兵和内奸,那是由于他并不信任重兵在握的刘表家人。  这件事情真的非同小可,定要找个时机告知刘表,要不然随时有诛灭整个家族的厄运。      诸葛亮轻声道:“肯定是要索取赔偿。”  刘楚翘大惊,奋起余力挣扎,何曾想到诸葛亮借势用胸腿摩擦她敏感的禁地,挣扎反变成似向对手作出强烈回应。接着诸葛亮已轻轻托住了她的下巴,在她那柔软的香唇上,轻轻亲了亲。  刘楚翘突然不叫了,只是象征式挣扎了几下,就软倒在他的挤压里。  诸葛亮却突然叹道:“你也最多不过十五六岁,怎么能做我的好姐姐,做我的老婆还差不多.......你如此香的嘴,我一天亲十次都不会嫌多。”刘楚翘瞅着眼睛,一字字道:“你若敢再动我一动,我肯定要解决你......肯定要解决你......”  诸葛亮大笑道:“你稍安勿躁,我再也不会动你了,像你如此凶的女人.送给我我都不要,假如有人真的娶了你这母夜叉,那才是真倒了穷霉。”刘楚翘突然嘶声大叫道:“你杀了我吧!你最好杀了我,要不然我肯定要你死在我手里,我要让你慢慢的死,一寸寸的死!〃诸葛亮朗声大笑,转身扬长而去。  刘楚翘大叫道:“你怎么会不杀我?怎么会不杀我?总有一天,你要懊恼的,我发誓,你肯定要懊恼的。”诸葛亮却已笑着扬长而去,连瞧都不再瞧她一眼。刘楚翘望着他走远,最终按耐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诸葛亮离开了她的香唇,临走还在她耳边道:“能得亲刘大小姐芳泽,纵死也乐意。”放开了她,大步往外走出去。  她自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被男子如此冒犯。  伏惊云也抱过她,却是马上被她推开,像眼下那样却是破题儿第一趟。  心固然不自觉自愿,然而身体却传来阵阵铭肌镂骨的奇异感觉。  她并没有三与刘琮的行动,只是察觉有异,追出来看,见到了整个经过。看到了诸葛亮纵横当世的英雄气概,骇人有效率的策略和不逊色于伏惊云的刀法。而有一点是伏惊云都不及的,就是这人似有着无穷无尽的体能,冷漠时使人心惊肉颤,深情浅笑时则洒脱不羁,竟使她眼下即管被他大讨好处,依然很难真的讨厌他。  刘楚翘身子一软,顺着树身滑坐地上,所有忿恨消退得一点痕都没留下来,身体依然有那种羞人的激动和快感。  诸葛亮回到遇袭的林路处时,一名伟岸如山,脸带紫金,双目炯炯有神,骨骼粗壮的豪汉正向跪满地上的众兵丁和刘琮大发雷霆。  孙乾则低头立在一旁,见他来到,打了个暗号。  诸葛亮避过了一个被抬走伤势较重的兵丁,才朝那大汉走去,下跪作揖。  他下刀极有分寸,只是令对手失去战斗能力。  那大汉别过头来向诸葛亮,语气冰冷地道:“三妹呢?”  诸葛亮还不曾回应,刘楚翘的声音在后方起道:“翘翘在此,他的刀法真好,三妹我无法伤他。”  大汉脸色稍微好点,先向刘琮等喝道:“全给我滚走!”  刘琮看也不情愿看诸葛亮,斗败公鸡似的和众兵丁一起滚了。  大汉转向诸葛亮道:“起来吧!”  诸葛亮恭敬长身而起,发觉刘楚翘竟站在他身旁,还望眼来瞄他。  孙乾也大惑不解,眼神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那大汉看了刘楚翘一会后,转到诸葛亮身上,喝道:“好!连伤三十多人,竟没有一刀是致命之伤,如此刀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和伏惊云的对决,我刘琦买你诸葛亮赢。”  诸葛亮暗暗偷笑三国里面还有谁比我更了解人体的结构,口中连声谦让。  刘表再上下扫视了他几眼,微笑道:“平常人少有孔明那么高大的,在城市来说就不算太稀奇。”  诸葛亮心里面涌起奇异的第六感,感到这刘表似以自己的表现颇以为荣。可能他往来各地,胸襟广阔,晓得了人才难得的高明,才有这种打算。  刘琦似对他非常欣赏,道:“眼下我要到(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