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7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7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7部分道。  “当!”  钟声再响。  丝竹声起,一队礼乐队步伐轻盈且奏且吹,领先入来,接着散到两边立定,接着奏乐。  渭阳侯窦机这才收回眼神,往正门处。  在妃嫔簇拥下,东汉君主汉少帝昂然走进殿内,后面跟着过百随身近卫。这汉少帝脸容带点酒色过度的苍白,容颜俊秀,眼精目灵,额角宽广,一表人才,只是略嫌单薄,有点身体虚弱的味儿。  他独自走到主席处,众姬分坐到后面那三席里,卫士则分别护在两侧和大后方,确有一国之主的丰姿。  大家都跪伏地上,恭候他入席。  汉少帝坐定后,轻声道:“众卿家平身,请坐。”  大家高颂祝贺之辞后,才坐回席处。  自有宫女来为各人斟酒。  汉少帝举杯道:“益州牧刘焉不自量力,趁黄巾之乱派大以后攻,为我方大败,眼下长孙无极大将军已奉寡人之命率兵围剿,我看益州牧刘焉很难有一晚能安眠,为我大汉灭他喝他一杯。”  大家一起喝彩,大声畅饮,形势热烈。  汉少帝猛然间长身而起,吓得各人随之陆续起立马,大笑道:“这一趟伐益州之举能实现,众卿诚然是功不可没,然而若没有刘卿家和乔国老的配合,恐也不能成事,让我们君臣齐向两位敬一杯。”  各人再痛饮一杯。  刘表和乔国老都是心花怒放,十分高兴。  本来不大关注他的诸葛亮也为之心服口服,心想当惯君王的人,气度确是出类拔萃。  汉少帝请各人坐下用菜后,两掌相击,发出一声脆响。  退到大门两边的乐师立马又起劲吹奏起来。  大家都击掌助兴,欢声雷动。  诸葛亮看着众歌舞姬口吐仙曲,舞姿轻盈柔美,不由想起了被送了人的柳无依,想起若击败伏惊云,就可又一次得回她,禁不住雄心奋起。  刘楚翘凑到他耳旁傲然道:“翘翘的歌舞比她们好得多了,有空定要让你刮目相看。”  诸葛亮答道:“可不允许你身上有任何衣服。”  刘楚翘白了他一眼后,又送他一个甜笑。  正留心瞧着刘楚翘的董卓和伏惊云,都看得火狂烧,心想诸葛亮就后悔莫及了。  歌舞姬舞罢退了出去,大家眼神全汇集到汉少帝身上,鸦雀无声守候他发言。  偌大的宫殿,静至一根针掉到地下也听得到。  汉少帝独据龙席,环视群臣,一声长啸道:“我大汉以武起家,名将辈出,韩信、张良、萧何诸君贤都功勋盖世。立国之后,非有功勋之人,不得受爵,若无此尚武精神,我国早云散烟灭。”  大家一起称是。  汉少帝顾盼自豪,眼神落到伏惊云身上,高兴地道:“没想到小小丹阳,竟出了个绝世刀手。”  伏惊云忙走到席前,下跪叩首道:“臣子眼下心里面只有大汉,一旦皇上一声令下,臣子肝脑涂地,绝不皱眉。”  刘表暗自假笑一下,很明显对他改投董卓旗下的举动,极是不屑。  汉少帝不知是不是受董卓影响,对他立场大改,高兴地道:“用人唯才,一旦伏惊云你尽忠于我,寡人绝不忘记你。”  伏惊云大为高兴,立刻大声认可。  汉少帝又喝道:“诸葛亮何在?”  诸葛亮微微一笑,大声同意,走了出去,在伏惊云对面跪下,高声道:“诸葛亮参见我王。”  汉少帝两眼一亮,道:“你以一人之力,智退上千黄巾党,又义薄云天,为了同僚之命,不顾自身留后抗敌,扬我大汉威名,寡人对你十分欣赏。”  诸葛亮连忙表示谦逊和感恩不尽,心里面却暗暗偷笑事情是愈夸愈大了。  汉少帝称心快意一笑道:“两位都会是人中之龙,这一趟寡人要你们来宫廷比刀,恰好是要你们为我大汉立典范,发扬尚武精神,好能有力杀敌报国。”  诸葛亮、伏惊云两人齐声应是。  汉少帝仰天大笑道:“寡人和在座众卿都急不及待,等候两位演出绝世刀法,然而须谨记此乃切磋性质,只可点到即止,胜者寡人马上封为大德军师,可带兵出征。”  董卓扬声道:“皇上,臣下有一提议。”  汉少帝一怔道:“董太尉请说。”  董卓长身而起,毕恭毕敬地道:“若皇上规定切磋武艺点到即止,他们定不情愿有违皇上之命,于是缚手束脚,难以发挥刀道。何况这次又是选帅到战场上行军打仗,容不得半点马虎,请皇上深思熟虑。”  貂蝉听得全身一震,长身而起颤颤巍巍地道:“剑刀无情,若弄出人命,不就是喜事变为悲事。”  汉少帝诡异地望了貂蝉一眼,道:“义妹请坐,寡人自有分寸。”  董卓冷冷看了她一眼,才坐回席去,心内暗自高兴,貂蝉这回应,正显示出诸葛亮真的着了道儿,谁还晓得得比她更了解。  这时全殿之人,都晓得诸葛亮有点不对劲了。  汉少帝眼神落在刘表脸上,泰然自若地道:“荆州牧对此有何看法?”  刘表心想假若诸葛亮因美色而败阵,自是怨不得人,死了还好,然而假如真的能够杀了伏惊云,却可为自己出了这口鸟气,点头道:“孔明曾和在下说过,他只精于战场上杀敌之道,仗刀演出,反不擅长,因此假如要见识他的本领,实不应对他有任何限制。”  这样说,相当于表明要两人生死相搏。  貂蝉诱人的胴体一颤,终为自己的愚蠢流下热泪,诸葛亮看入眼里,对她观感稍改。  殿内各人都大感新奇,众说纷纭。  “当!”  杯盏破碎声起,马上肃然。  汉少帝掷杯于地后,谈笑自如喝道:“杀敌,恰好是以死相拼,战争之道,也是死生之道,好!寡人就不加任何限制,胜出者寡人就封为大德军师。”  龙席前的连项两人,一起认可。  汉少帝道:“切磋武艺开始。”  全殿寂静无声,默候好戏开场。  貂蝉倒入身旁王姊安夫人怀里,不忍目睹诸葛亮被杀的惨况。  刘楚翘也变得脸色苍白,靠到乃父身上,颤颤巍巍地道:“他不会输吧!”  “锵!”  伏惊云拔出他久负盛名的弯月刀,来到殿心站定,持刀躬身,脸含笑意。  诸葛亮长身而起,一手将外衣掀掉,随便抛在一旁,现出苏慧娘和四美仆为他特别设计的兵丁服,使他看来更加是肩阔腰细,英伟不凡。  本来大家已觉伏惊云威武漂亮,然而相较之下,诸葛亮却多出了正气肃然的英雄气概,看得男的赞叹,女的倾心。  当诸葛亮拔出伏羲刀时,大家再发出惊异之声。  他站到伏惊云另一边,仗刀作揖。  汉少帝吃惊道:“孔明以伏羲刀应付名震京城的弯月刀切磋武艺,不怕不划算吗?”  诸葛亮淡淡一笑,说不出的洒脱道:“皇上稍安勿躁,这将伏羲刀乃小臣特制,不怕兵剑利器。”  伏惊云心里面暗暗偷笑,我就看你这连身子都掏空了的人还能撑多久。  貂蝉按耐不住抬头窥探了他一眼,见他如此威武,心里面悔恨更增,又蒙住双眼,不忍续看。  假如要找全场最悲伤的人,肯定就是她了。  在诸葛亮之前,董卓是一直操控着她芳心的人,自董卓入京以来,他就因利导势征服了她。  她这一趟被董卓骗得应付诸葛亮,一方面是慑于他的权势,怕他伤害诸葛亮和破坏他们好事。更重要的是潜意识里惯于接受他的吩咐,以至铸成恨事。  董卓昨晨将她由诸葛亮手上抢去后,就展尽全身解数,利用药物和高人一等的挑情伎俩,配合威逼利诱,玩弄了她半天,终实现驱使她去进行他的毒计。条件是不会伤害诸葛亮,并在事后玉成她和诸葛亮的好事,以后更不再骚扰她。  眼下她肯定醒悟到董卓在骗她。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董卓马上道:“自古英雄配美人,为了增加看头,更能使我国上下军民清楚皇上发扬尚武精神的宗旨,微臣有另一个提议。”  汉少帝对董卓果然是特别不同,不以为道:“董太尉的提议总是十分管用,快和盘托出吧!”  董卓雷霆万钧的目光横扫全场,娓娓而道:“微臣提议的是这一趟比刀的胜出者,可在本殿内任意挑选一名美女为妻,如此美人官职全得,不就是天大美事,请皇上钦准。”  大家一齐一片哗言。  诸葛亮不由暗赞董卓高明,也看通了他的诡计,不言而喻,假若伏惊云击败了他,自可将刘楚翘收归囊中,那时他大可转赠董卓,董卓就可因利乘便了。  刘表立马色变,他也猜透了对手的阴谋,然而却很难出言不同意。那是由于那相当于表示胜者定会挑选自己的孙女,也间接表明了刘楚翘艳冠群芳,其他美女都没有条件。  汉少帝听得微微一愕,也想到了刘楚翘,心想若自己否决,等于明着告知殿内诸臣他怕了刘表,盘算一会儿仰天笑道:“没人配英雄,这样看来,今天晚上宫廷之战,势将留芳百世,寡人就如董太尉所请,胜者可在场内任意挑选没有婚约的女子为妻。”  圣口一开,这件事情立成定局。  大家的眼神回到场内诸葛亮、伏惊云两人身上。  伏惊云脸上现出压抑不了的喜色,他和董卓私底下研究好是由董卓拥有刘楚翘的头三天,以后这绝色伊人就归他所有,固然不是太完满,然而比起得不到她,已是天堂地狱之别。  诸葛亮则是平静至近心狠手辣,进入伏羲刀法养心守性的状态。  “当!”  刀战开始。  伏惊云转向诸葛亮,摆开架势,双足弓步而立,坐马沉腰,上身微往后仰,在灯火下烁芒闪闪的弯月刀遥指二十步外的诸葛亮,刀柄紧贴胸前,使人感到他强大的实力,正蓄势待发。  诸葛亮两眼低垂,伏羲刀触地,犹如老僧入定,面向汉少帝,依然以肩侧向着伏惊云。  两人固然未采取行动,然而大家都强烈感到动静的对比,形成了使人艰于呼吸的气势。  伏惊云那知这种静态乃伏羲刀法的精妙之处,还以为对手因身体亏损,心生怯意,仰天大笑道:“诸葛兄不是怕死了吧!”  貂蝉坐直诱人的胴体,望往场中,袖内悄悄隐藏短刀,心里面叫道:“诸葛大哥莫怕,貂蝉伴你一道去。”  大家给伏惊云如此一说,都觉孔明畏怯,众说纷纭,汉少帝和刘表也现出不高兴之色,董卓更发出不屑的假笑。  这并非说他们眼神不够高人一等,而是伏羲重守不重攻实与那时候代的崇尚的刀法和心境截然不同。  诸葛亮嘴角现出一丝笑脸,淡然道:“上乘刀法,哪里是伏兄所能知之,采取行动吧!千万不要其他人误解伏兄是只懂逞口舌之劳的人。”  伏惊云气得两眼射出森寒杀机,猛一挺腰,借力手往前推,弯月刀电射而去,疾刺对手肩下胁|丨穴,又准又狠。      刘楚翘窥探了诸葛亮一眼,有点惊慌失措地道:“伏大哥!我要急着归家了。”  伏惊云深深望着她,脸上涌起一个凡女人见到都会觉得迷人的笑脸,轻声道:“那就让大哥送你一程吧!”  刘楚翘吃了一惊,窥探了一脸无动于衷的诸葛亮一眼后摇头道:“不用了!孙乾会送我回去。”  伏惊云仰天一笑,不以为然地看了诸葛亮孙乾等人一眼,哂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们有何条件保护刘大小姐。”  孙乾和十多名兵丁一起勃然色变,脸上那挂得住,反是诸葛亮心如止水,不透露一丝的喜怒哀乐,只是作壁上观。  孙乾怒道:“伏惊云你说话最好自律些。”  刘楚翘以前对孙乾也不大客气,可是因着诸葛亮的关系,因势利导道:“你怎么能够这样说话,快回去,我不要你送。”  伏惊云斜眼望向诸葛亮,假笑一声向刘楚翘道:“刘大小姐难道是忘了我们的私定终身吗?”  刘楚翘惶恐地看了诸葛亮一眼,跺脚道:“不要乱说,谁和你有什么私定终身......”  伏惊云淡然一笑,道:“过了明天晚上才再死要脸吧!”稳操胜券地向诸葛亮道:“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眼下连貂蝉都护不住你了。”说完扬长而去。  刘楚翘那受过这般诋毁,大叫道:“我要告知爹爹。”  伏惊云只以癫笑回应,竟连刘表都不介怀似的。  诸葛亮和孙乾交换了一个暗号,都大感不对劲。  难道是董卓真会为他出头,要不然他哪会如此目中无人呢?  诸葛亮刚返屋内,就有下人来报,貂蝉派了车舆来接他去。  诸葛亮想起她今早的事,就怒从中来,一口回绝了。  吃过晚饭后,他又又再研习太平要术和伏羲刀法的出神入化之处,愈觉其博大精深,妙着无穷,能将人类的体能推展至极限。  沉醉间,貂蝉竟芳驾亲临。  诸葛亮漠然不理,直到她挨入怀里,才愁云密布道:“你还来做什么?”  貂蝉哀怨道:“孔明!对不起。”  诸葛亮还打算说话,颈项处像给毒蚊般叮了一口,震惊下往她望去,只见她纤指捏着一根幼针,尖锋处闪着奇异的绿色光泽,神智一阵迷糊,昏迷了过去。  被貂蝉的亲信抬上车舆时,诸葛亮醒了过来,然而身子依然柔软无力。  貂蝉坐进车里,让他枕在大腿上,轻柔地摩着他的头发,经常发出叹息,很明显不知他逐渐醒转。  诸葛亮并不诡异。那是由于她并不清楚他曾受过对药物的“抗体训练”,曾接受过多种抗体的注射,有着常人多倍以上对药物和毒素的抗力。  针锋的毒素极可能是从植物里提炼出来,能使他短时间之内昏迷酥麻,却不会损害他身体的组织,做成永久的伤害。这时他甚至感到身体正逐渐恢复力气。  她怎么会要应付他呢?  脸上传来奇异的感觉,原来是貂蝉的泪水滴在自己脸上。  车舆徐徐开出,肯定没有人敢阻挠她的座驾。  貂蝉感慨一叹,喃喃道:“孔明不要怪我,我是被迫的,不这样做,我们都会死得很惨的。”  诸葛亮可非笨蛋,怎还想不出来这是董太尉董卓的诡计,不过却想不出来他会作何摆布,谅他有天大的胆子,怕依然不情愿明目张胆地伤害他吧?可是他怎么会要助伏惊云这样一个刘表的人来收拾他呢?  貂蝉急促的呼吸平复下来,默然不语。  诸葛亮肯定依然装作昏迷,借势休息,好应付对手下下一步的诡计。  车舆突然间停了下来。  接着是车门打开的声音。  貂蝉诱人的胴体一颤,轻呼道:“太师!”  那太师走上车舆,门关后接着开出。  貂蝉的呼吸急促起来,震惊道:“太师要做什么?”  一将沉雄悦耳的声音道:“没什么!试试他的回应吧了。”  诸葛亮心里面假笑,已知对手有什么打算,心想这种小伎俩自己也有得出卖,汇集意志,将身体彻底放松。  果然大腿一阵剧痛,给对手用利器刺了一下。  貂蝉道:“还不信奴家吗?”  董卓嘿然笑道:“有备无患,我那知你不是和他合起来骗我。”  貂蝉还想抗议,突然间诱人的胴体俯前,香唇咿唔发话,肯定是给对手吻着。  诸葛亮还感到太师的手横过他仰躺着的上空,向貂蝉大恣手足之欲,听衣服之声,董卓的手必然探进了貂蝉的衣裳内。  貂蝉娇喘着。  董卓浪笑道:“大美人越来越丰满了。”  貂蝉喘着气道:“你今天还糟蹋得我不够吗?”又再咿咿呀呀起来。  诸葛亮固然看不见,然而却可将所有荒Yin无道的场面全猜出来,心里面牵起嫉妒之念,随即又强压下去,向天发毒誓以后都都不会对貂蝉再生爱意。特别这Yin妇扭动得如此高明,很明显不堪对手的撩拨。  这时的貂蝉在他心里面变得轻如鸿毛。  董卓放开了貂蝉,邪笑道:“又想了吗?”  貂蝉无力地挨在椅背,全身发烫,没有发话。  董卓笑道:“假设我娶你,貂蝉你肯否放弃这小子而跟随我呢?”  貂蝉仰天长叹,道:“太师不要戏谑奴家了,你看上的只是刘楚翘,哪会是我这人尽可夫的残花败柳呢?”  坐在对面的董卓又伸手过去搓捏她的豪|丨乳丨,笑道:“你哪会是残花败柳,好了!我不迫你了,一旦你依我之言办事,这小子明天晚上后就是你的了。”  诸葛亮心里面疑虑尽释,无怪乎董卓如此恨自己,原来是为了刘楚翘这绝色伊人。  貂蝉任他冒犯,娇喘着道:“我真不理解,诸葛亮即使是输了,刘表也绝不情愿将他的心肝孙女送你,你这样应付诸葛亮有什么作用呢?”  董卓得意地道:“这个不用你去管。嘿!告知我,我和这小子谁摸得你更舒服呢?”手的动作加剧起来。  貂蝉颤颤巍巍地道:“肯定是太师逗得我高明。”  董卓声调转冷道:“那怎么会我拿这小子来和你买卖,你就马上缴械投诚?”  貂蝉轻呼道:“太师抓痛了貂蝉。”  董卓怒喝道:“先答我才说!”  诸葛亮恨得几乎拔出短刀将他除掉,可是肯定不能那样做,那是由于他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就是解决伏惊云。  貂蝉无奈道:“那是由于你对我只有欲,而他对我除肉欲外,还有爱。”  董卓放开了貂蝉,好一会后才平静地道:“弄醒了他后,红红会给他喂一粒‘六合迷心散’,你自己若受不了,就教红红代你,万万不能勉为其难,事后让他沉睡三个时辰,才好将他唤醒。”  貂蝉忧虑道:“真的没事吗?”  董卓假笑道:“看你关心他的样子,我巴不得将这小子杀了。不要忧虑!他除了因六合迷心散而致消耗了大量体能外,眼前的所有都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然而那场切磋武艺他就注定会败给伏惊云了。记着,明天晚上你要陪伏惊云,以后的事我再不管你了。”  车舆停下。  董卓离车去后,车舆又接着开出。  诸葛亮大叫好险,这条计不可谓不毒,借美色害他于无声无色,确是高明。  多亏是他诸葛亮,若换了任何一人,被人除掉都不清楚出现了什么一回事,可能还会怪自己操控不了情欲。  诸葛亮被抬进貂蝉的卧室里,下人走后,只剩下貂蝉和受太师之命来注视他们的那个叫红红的女人。  他暗暗觉得头昏脑胀,怎样才可骗过这两个女人呢?假若六合迷心散入口即溶,不就是赶不上吐出来。  脚步声移了开去。  诸葛亮冒险将眼帘打开了一隙,只见貂蝉和一个体态丰满、姿容冶荡的女人正站在较远处,不知在争议着什么事。  眉头一皱,撕下衫的一角,塞进嘴里,封着食道。  她们俩个又走了回来,貂蝉不高兴道:“太师真的如此信不过我吗!”  红红屈尊降贵道:“夫人见谅,太师交待少婢定要目睹整个经过,他很给夫人脸子的了。要不然他最爱看的就是这类事,若来的不是丫鬟而是他,夫人就更难堪了。”  貂蝉不再抗议,默然接受了这布置。弄破腊丸的声音传来,接着异香盈鼻。  一颗拇指头般大的药丸塞进了他口内,恰好落入碎布里。  红红笑道:“成了!这药入口即溶,流入咽喉,什么贞烈和意志倔强的人都受不了。”  六合迷心散固然隔了层布,依然很快溶解。  红红走开去道:“让丫鬟取水来弄醒他。”  貂蝉追了过去,问道:“假如他醒来知我喂了他六合迷心散,事后不就是恨死我?”  诸葛亮怕六合迷心散由湿布渗入喉间,正暗自叫苦,得此良机,忙吐了出来,藏在枕下。  红红笑答道:“不要忧虑!他很快神智会模糊不清,只知竭尽全力,宫主好好享受吧!我看他身强体壮,宫主一会儿还是自求多福!”  貂蝉假笑一下,心里面不高兴。  红红似并不怕她,娇笑去了。  貂蝉回到他旁,仰天长叹,才为他轻解罗裳。  不一会红红回来,用冷水为他敷脸,奇道:“这人的体质必然十分特异,皮肤依然未转红。”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偷笑,一声爆叫,装成是药力发作,将她们俩个抱住,同时施展军训学来的身手,拇指猛按上她们后颈的大动脉处,两人未来得及呼叫,应指倒下。  她们的昏眩将只会是几分钟的事,然而已足够他实行计划。  将枕底的湿布片取出,每人分别喂了一半六合迷心散后,诸葛亮悠闲坐在一旁。  不一会她们的皮肤涌起艳红色,开始扭动娇喘,慢慢地回醒过来。  诸葛亮暗叫高明,退往一角静观其变,当她们俩个各自春情勃发,不管一切地纠缠起来,互相撕掉对手衣物时,他才放下心来。  原来些许六合迷心散已如此高明,自己假设吞掉了整颗,任是铁打的身体都受不了。貂蝉和红红的动作越来越荒Yin无道,卧室内充溢着春情荡漾。  诸葛亮闭上眼睛,依照《太平要术》上面教下的调神养息法,排除万念,对室内出现的事忘乎所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待她们俩个彻底静止了,才张开眼来。  她们俩个像两摊烂泥般横七竖八躺在床上,美|丨乳丨不住起伏,疲极睡去。  诸葛亮微微一笑,先将那布片借油灯烧掉,才躺到她们俩个之间,拉被为三人盖上,像刚刚大战一场般蒙头酣睡。  那天夜晚他梦到苏慧娘七孔流血,凄然叫他为她报仇,一声疾呼,从噩梦裹扎醒过来,早日上三竿。  她们俩个不知去向,只有一名丫鬟在一边守着,见他起来,忙下跪作揖道:“刘表家的大少爷在议事厅等候孔明,孔明你没什么吧!”  诸葛亮装作手颤头晕的样子,叫道:“水!给我一点水!”  丫鬟媚笑道:“孔明昨天晚上过劳了,夫人也像你那样子。”  诸葛亮暗暗偷笑婢似主公,这丫鬟看来都不是好东西,伸手在她豪|丨乳丨摸去。  丫鬟娇笑着去了。  诸葛亮虚与委蛇,扮作脚步不稳,蹀谍歪歪出厅外。  刘琦和孙乾正由两眼失神的貂蝉陪着,见他这样子,都脸现怒色,还以为他轻浮无度至此。  貂蝉看到他出来,眼中现出内疚之色,长身而起,正要说话,何曾想到诸葛亮一个倒栽葱,竟昏倒地上去了。  这一着免去了所有唇舌。  他一心短时间之内连刘琦和孙乾都一起骗了,如此更能使董卓和伏惊云上当,让他们反中了他的计谋。  刘琦和孙乾两人又气又急,忙将他运回食客府去。  睡到床上去时,刘琦沉声道:“形势有点不妙,我看孔明是着了貂蝉的毒手,孙乾快去请太医来,看看能不能在切磋武艺前恢复他的精神体能。”说完一声长叹,充溢着了婉惜和忿怨。  诸葛亮猛地睁眼,坐了起来。  两人吓了一跳,呆头鸟般看着他。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假如要我由眼下起一直装昏迷,会比打我一顿更难过。”  两人大为高兴,忙问他是什么一回事。到诸葛亮说出了整个经过后,他们都捧腹笑了起来。  刘琦忙使孙乾出去交待众兵丁将守宅院,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孙乾回来后坐下道:“孔明真行,那针上的毒药连马儿都要昏迷,没想到你竟可不怕。”  刘琦道:“这能够说天运依然在我们那一方,孔明打算怎么运用这优势?”  诸葛亮道:“随机应变吧!换而言之我会教董卓和伏惊云看得瞠目结舌。”  孙乾道:“方才貂蝉使人来问你的形势,我将那人赶走了,假设她亲来见你,孔明要不要见她。”  刘琦道:“还是不见为妙。”  诸葛亮道:“这六合迷心散固然高明,不过听董卓的语气,睡上几个时辰后,体能应可恢复少许,然而绝应付不了激烈的打斗吧!”  刘琦道:“这才是道理,要不然伏惊云胜之不武,怎样在皇上和众重臣贵胄前提高声望。”  诸葛亮道:“我认可大少爷的话,干脆什么人都不见,使对手以为我正致力恢复体能,今天晚上也不用扮得那么辛苦。”  孙乾道:“不过孔明至少要装作力竭筋疲的样子,起行前我再为你脸上敷点灰粉,那就更十拿九稳了。”  说到此处三人都按耐不住笑了起来。  汉宫在洛阳城的中心,四面城墙环护,城河既深且阔,俨若城中之城。  晚宴在宫内的祥瑞大殿举行。  汉少帝的座位设在对正大门的殿北,两边每边各设四十席,都面向殿心广场般的大空间,席分前后两排,每席可坐十人,前席肯定是众王室贵胄大臣,后席则是家眷和特别有地位的将士。  愈接近汉少帝的酒席中,地位就更崇高,刘表和乔国老两大权贵座位,分设于左三席和右三席,于此也可见这两人在京都的重要性。  众客人入殿后,分别坐入自己的酒席,谈话时都是窃窃私语,不情愿喧哗,形势严肃。  刘表与穿上华服体态绰约的刘楚翘进场时,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神,一来自是那是由于刘楚翘超尘脱俗的动人,更那是由于今天晚上切磋武艺的两人都是来自他刘府的刀手。  本已入席的乔国老起身迎来,说了两句客气后,凑到他耳旁低声道:“风闻诸葛亮昨天晚上还到貂蝉处苟合,如此轻浮无度,怎样可成大事,看来他今天晚上必败无疑。”  这乔国老身材中等,岁数在四十许间,脸白无须,然而脸目英明,说起话时表情丰富,乍看似是漫无心机的人,然而认识他的人无不知他口蜜腹剑的高明。  不管身高身材都比他最少大了两个码的刘表心里面暗怒,一方面因诸葛亮的不中用,另一方面则因乔国老暗指他有眼无珠,荐错了人与无敌的伏惊云切磋,只好皮笑肉不笑地道:“你乔家亲信能人众多,不如找个人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  两人唇枪舌刀时,董卓和美艳如花,然而脸色略带倦意的貂蝉,在几名兵丁的簇拥中双双来到,众重臣贵胄忙向他问好敬礼,显出他特别的地位。  董卓挺拔笔直,肩膀宽阔,几十岁的年纪没有使他变成丑男子,还加添了他男性的魅力,事实上他固然年过五十,然而依然保养得很好,长相俊伟,眉毛特别粗浓,鼻梁略作鹰勾,配以细长然而虎目生威的目光,使人感到他绝不好惹。  他见到刘表旁的刘楚翘,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趋前道:“翘翘小姐,久违了。”  刘楚翘见礼后,冷淡地道:“太师你好!”  刘表和乔国老不情愿失礼,也转过来和他作揖招呼。  这时近门处一阵哄动,原来是郑况陪着一身兵丁服,轩昂俊俏的伏惊云来了。      心惊肉跳中,诸葛亮美而行,漫游洛阳城车来人往,己途人接踵的古代大道。这是不是只是一场时空之梦呢?诸葛亮突然间感到一阵不知所措。  然而他晓得不管未来怎样可怕,他已深深爱上了这古老的世界和身旁的美女了。  诸葛亮和乔装民女的貂蝉朝食客府的方向走去,一路有说有笑,十分欢洽。  貂蝉道:“兵丁食客府我就听得多了,然而人人都劝我不要去,说那里品流复杂,你那间刘表食客府和乔家食客府是最高级的了,没有点地位的兵丁都没条件住进去的。”  诸葛亮饶有意思道:“我住的食客府难怪这样有地位吗?连我自己都不清楚,甚至连那里住了多少兵丁和什么人我都不清楚。”  貂蝉道:“你不是连伏惊云住在那里也不清楚吧!”  诸葛亮一愕道:“真的吗?”无怪乎那天他将刘琮带来了。  昨天晚上他盛怒而回,不会对苏慧娘不利吧?想到此处,巴不得马上飞回食客府去。  貂蝉待要说话,突然间脸上涌起不自然的表情。  诸葛亮随着她的眼神看去,只见对街的途人里,有一群十多个兵丁,拥着一名躯体挺拔,霸气十足的中年富态大汉,正别过头来,盯着他们两人。  貂蝉低头向他轻声道:“快走!”  急步前进,诸葛亮满肚疑惑,追在她身后。  眼角看处,那群人分了两名兵丁横过车马往来的街道,追了上来,其中一人高囔道:“公主,请稍等一下!”  貂蝉停了下来,无奈地仰天长叹,诸葛亮只好陪着她停步。  两人绕到他们身前,先不友善地看了诸葛亮两眼,接着向貂蝉恭敬作揖,道:“太师请貂蝉过去相见。”  诸葛亮本以为貂蝉定会抗拒,那知她长叹一声后道:“你们先回去,告知太师我交待两句话后,就过去见他。”  两人不以为然地瞧了诸葛亮两眼,才走回对面街去。  貂蝉惶恐地看了他一眼后,低头道:“孔明!对不起!今天不能伴你了,晚点再找你好吗?”  诸葛亮醋意大起道:“那人是谁?怎么会一句话就可由我身边将你抢走。”  貂蝉哀求道:“求你不要问,我去了!”就那么走了。  诸葛亮看着貂蝉走到那群人中那华服男子旁,给他抄起蜂腰,抱住去了,胸口立马像给人打了一拳般痛苦。  他越来越弄不清楚这些人间的关系了。以貂蝉的地位,怎么像怕了这男人似的,还任他当着自己眼前又抱又抱,很明显要落自己的面子。  他呆立了一会,呼吸艰辛,心里面充溢着屈辱之情,偏又无处发泄。  搭上浪妇确是兴趣索然,你以后都都不清楚她还有多少姘夫。他甚至不再想晓得这太师的一切事情,以后都不要再见到貂蝉。  马蹄声骤现。  诸葛亮惊醒过来,仰头一望,见到程怀恩和几名兵丁怒气冲冲赶到,叫道:“诸葛大哥!我们刚到貂蝉处找你,说你和貂蝉刚刚走了。”  诸葛亮冒起不安预感,问道:“什么事?”  程怀恩哭着脸道:“苏慧娘被人奸杀了!”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震撼得他连连扑跌,直撞往背后一堵墙壁上,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剩下来。  掀开锦被,苏慧娘满布瘀痕的赤裸身体,冰冷没有生命地仰躺床上,两眼渗出的鲜血已凝固发黑。  致命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