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5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5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5部分知怎说才好了。噢!茶冷了。”  诸葛亮待要喝茶,一声女子的尖叫由后宅传来。刘贵人脸色一沉,站起来匆匆往声音传来处走去,诸葛亮怕她有危险,忙追随在后。才步入内室,只见一个粗壮的孩子,把一名美婢按在墙处,上衣扯了下来,露出丰满粉嫩的胸脯,而那孩子紧捉着她的手,小囗正在她右边椒|丨乳丨又咬又啜,旁若无人,虽另有三婢在旁,却无人敢加拦阻。刘贵人勃然大怒,喝道:“畜牲!还不给我住手!”诸葛亮心道,应是住囗才对。那刘辈吓了一跳,放开了俏婢,转过来施施然道:“娘不是去了找大王吗?是下人告诉我的。”话完目光灼灼盯着诸葛亮,充满了嘲弄不屑的神色。那俏婢衣衫不整地哭着走了。刘贵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诸葛亮真奇怪她为何可忍着眼泪。同时亦恍然这小子自少习武,身强力大,又得汉帝爱宠,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谁都管不了他,亦不敢管他。小小年纪,便习染了王室Yin靡之风,真使人感叹。刘辈斜眼睨着诸葛亮,嘿然道:“你就是那诸葛亮了,见到本公子怎还不下跪。”刘贵人叱道:“斗胆!由今天起,诸葛先生就是你的老师,下跪的应是你才对。”刘辈哈哈一笑道:“娘此言差矣,君臣上下之礼怎可废,他叩了头后,我肯不肯让他教,还要看他有什么本领呢?”刘贵人气得跺脚,正要大骂时,诸葛亮微微一笑道:“夫人且莫动气,你们先避开一会,让我和刘辈说几句心话儿。”  刘辈见诸葛亮全身甲胄,威武不凡,其实亦颇感心寒,冷笑道:“谁有兴趣和你说话。”转身便想由后门溜走。刘贵人唤他亦不听。眼看要溜出去,风声响起,接着刘辈只觉耳侧一寒,一把匕首贴颊擦过,钉在门框上。刘辈双脚一软,停了下来。刘贵人和众婢花容失色,掩着小嘴,想着若匕首偏了半分,会是什么后果呢?刘辈脸青唇白转过身来,指着诸葛亮颤声道:“娘!他想杀我,快找人拿他。”诸葛亮两眼射出森寒之色,冷冷道:“你这算什么本领,立即给我噤声,明天早上我来时,若见不到你乖乖在书房等我,无论你躲到天脚底,我也要把你找出来揍一顿,走吧!”刘辈也是欺软怕硬的货色,气得小脸煞白但只好低头道:“好!师傅!”掉头溜出后门,转眼走了。  刘贵人见爱儿怕诸葛亮,大喜过望,双方道一处约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过来管教刘辈学业。以诸葛亮这样的风流惯的人物,自然少不免和刘贵人眉来眼去一番。最后刘贵人轻易就范。好不容易恣意缠绵一番后才送诸葛亮离开。  出来以后,诸葛亮又碰到那两个宫娥。两宫娥还想追来,他早已去远。沿途当然是碰到很多宫娥贵女,见她们眉目传情,吓得诸葛亮装作熟视无睹,直到走入貂蝉别宫的范围,才松了一口气。  他穿上这禁卫将官的制服后,自己都觉得好玩,于是就想起去找貂蝉。来到了无昼宫,就看见其中两名丫鬟高兴地迎来,为他脱盔解甲。诸葛亮道:“夫人在那里?”小玉道:“夫人亲身下御膳房,为卧龙先生做饭。”  诸葛亮心里面说她弄出来的东西必然十分难吃。然而也心里面感动,想起刘表家的爱眷,顿感相思之苦,自己在此处偎红倚翠的时候,她们却要独守空房,真不公平。    这时诸葛亮已知董卓刀法固然高,然而体能却不及自己这特种将士,立刻借势作别。  夏侯霜表现得恋恋不忘,目光几乎要将他吞掉。  董卓何等英明,肯定晓得诸葛亮特意让他。暗赞诸葛亮体贴识趣,以自己的车驾使人送他回刘府,好显出对他的宠视。  华丽的车舆驶出太尉府,在寂静暗黑的长街疾行。  四名侍卫在前挑灯驱马引路,车后也有四名侍卫护行。  诸葛亮神不守舍,想着多不胜数的人和事。眼下他已彻底投入到三国时期里,若可挑选的话,也不情愿返回去现世纪。  异想天开间,忽给一阵急骤的马蹄声惊醒过来。  诸葛亮提高警觉,往车后望去。  四名侍卫也正扭头朝后望去。  漆黑的长街,一骑由远而近,催马而来,到看得清楚点时,竟是一名全身连头带脸都罩了黑布和黑衣的武者,手持长刀,杀气逼人追来。  四侍卫陆续叱喝,拔出配刀,回马迎敌。  那杀手加剧冲刺,旋风般赶至,一扬手,由马侧抽起一团黑忽忽的东西,冲天而上,高过头顶时,变成一张满挂尖钩的大网,照头照面罩往四侍卫。  四侍卫武功固然好,可是对手有备以来,身手又妙,欺他们没有准备,竟一下子将四人罩个正着。  四人尖叫声中,待要挣开缠网,网内的倒钩立马陷进肉内,惨哼声中,四人滚下马去,缠作一团。  那杀手这时来到车舆旁,刀光一绞,竹帘粉碎,吓得诸葛亮忙缩往一角,就在这时那人将一件长条形的物体抛入车厢里,落到车厢的地板上,一阵摆动,往诸葛亮窜来。  诸葛亮定睛一看,暗叫声我的妈呀,一个鲤鱼打挺穿窗滚跌街上,原来掷向他的竟是条昂首吐舌的毒蛇,幸好他反应超人一等,否则定给这条毒蛇咬上一口。  当诸葛亮依然在街上翻滚时,那杀手劈倒兵丁后,迎上正掉头来援的四名侍卫,一连发出四枝袖箭,四名骑卫急忙间看不真切,陆续中箭倒地。  杀手回马向倒在地上的诸葛亮奔来。  那么高明的人物,诸葛亮还是初次碰到,正要借腰力弹起来时,那杀手又向他发出袖箭,又准又狠。  诸葛亮无奈,横滚开去,连避对手三箭,才有空跳了起来。  那杀手可能用罄袖箭,改以长刀砍来。  诸葛亮还不曾有空拔刀,又要借滚地避过,不过这一回滚往对手马后,当他再跳起来,拔出董卓赠的饮血刀时,对手才掉过马头来。  两人打了一个照面。  那杀手愣了一下,喝道:“你不是董卓?”  诸葛亮听她声音娇俏,竟是个女子,也为之诧异。  蒙脸女子一声娇喝,挽起一团刀花,驱马冲来,到了五步许外,刀光鲜花般盛开,变成漫天刀点,暴风雨般往他吹打过来。  诸葛亮见她要杀的是自己的大仇人董卓,那肯伤她。然而见她刀法绝世无双,也手痒起来,展开伏羲刀法,以拙破巧,一刀斜挑,眼看挑中对手的刀,何曾想到刀锋一空,竟挑斜了,而对手的刀已因利导势,直奔面门。  诸葛亮没想到她那么高明,震惊下侧移开去。  女子并不截杀,驱马冲往远处,冷骂道:“为虎作伥。”蹄声远去,没入暗黑的长街里去。  八名侍卫,全部身死,可见箭钩上淬的毒物怎样高明,连壮健如牛的人都撑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移时街上布满董卓军团,搜索杀手留下的痕迹。  董卓面如死灰道:“那人放入车内的毒蛇,叫作‘九步蛇’,窜动迅若闪电,剧毒无比,中毒者九步之内即死,孔明能够刚好逃出车外,真是吉人天相。”  诸葛亮吐出一口凉气,那时候全凭训练多年的下意识,兼之毒蛇要咬是他的脚,才能够刚好缩脚翻出车外,确是冒险十分。  董卓拍了拍他肩头道:“多亏你给我挡了此祸,若换了我,有可能会被她得了手。”接着冷哼道:“我看她能逃到那里去。”  此时一名武者奔来,下马后到董卓耳边说了几句话。  董卓一听大为高兴,向诸葛亮道:“我有要务要马上见皇上,晚点再和你研究杀手的事。”上马而去,百多名侍卫忙追随去了。  诸葛亮心里面大惊,董卓到底接到了什么情报,致变得那么激动呢?  想也是白想,诸葛亮骑了一匹骏马,在十二名侍卫簇拥下,回到刘府。  才进正门,守门的兵丁马上将他带到刘表的书房,刘表和孙乾都在那里,脸色严峻,很明显出现了严重的事。  诸葛亮坐下后,刘表道:“汉少帝被董卓废掉了!”  诸葛亮茫然望向他,心里面说汉少帝又不是你老爹,即使是死了有何打紧。  孙乾晓得他并不理解其中的关键,道:“政权变动期间,汉庭会有一段时间不动兵戈。因此各地诸侯会利用这段空隙去进行各种先前因投鼠忌器而放下的计划,连带扩张和蚕食其他小国。”  诸葛亮疑虑尽释,道:“因此也须担心董卓会加剧收拾我们。”  刘表叹道:“这还不是我们最忧虑的事。而是我一直和兖州的曹操有来往,这我财既厚,又有伎俩,本为我们的大靠山,然而眼下新继位的刘协,在大家面前固然对董卓毕恭毕敬,然而始终忌他是西凉人始终是隔着一层隔阂,单凭曹操将伏寿伏贵人扶上汉帝的皇后宝座,再安插上奇货可居的刘皇叔,到那时候曹操坐大,董卓就有难了。”  诸葛亮疑虑尽释,小声问道:“曹操是不是想通过我们将刘备从董卓手上弄回自己手里?”  三人一起脸露惊容,愣愣地看着他,像第一次认识到他的样子。  三人交换了一个暗号后,刘表的胖躯抖动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道:“孔明真是见地过人,一语成谶。然而这件事情万万不能败露半点出去,要不然明天刘家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留不下来。”  诸葛亮心想我还晓得刘备压根就是曹操为自己未来加固汉庭的地位而部署的一颗工具,不过也有史学家分析曹操对刘备是英雄识英雄罢了,究竟是怎么眼下还是不可而知。  换而言之曹操想将刘备弄到自己掌握手上,却是眼前铁般的事实。刘表道:“六大枭雄里,汉灵帝时的闻喜侯已死,东吴的辅吴将军张昭一介庸才,能够不论。东吴的孙策一死只有守业,眼下只余冀州袁绍,幽州襄贲侯刘虞,这人精通兵法,亲信谋臣勇将,不胜计算。往日对大汉非常眷顾,眼下恐也变化难免。”  刘表点头道:“少帝被废,确使本来已经复杂的形势更为复杂,然而对我们却是具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处,那是由于董卓势必要借息兵之机,大事扩张,没有时间收拾我们,我们也可偷得乘虚而入的机会,从容部署,真是天助我也。”  孙乾笑道:“益州惨了!”  刘表也摇头叹道:“他们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董卓必乘势拿他们来开刀,好扩张领土。不过风闻益州的益州世子刘璋也是个人材,最好能拖上董卓几年,我们就更有充裕的时间了。”  其他所有人又谈了一会,定下暂不再与曹操联系,更不要碰刻下正在作质子的刘备,采取静观其变的对策,才各自散去。  诸葛亮回到他的卧龙居,四美仆除了生得最白净丰满的苹儿依然撑着眼皮等他外,众女都已酣入梦乡。  苹儿服侍他沭浴更衣,诸葛亮见她弄得衣衫尽湿,反服侍她起来,为她脱掉湿衣,又为她抹拭身体。  苹儿又羞又喜又惊,然而肯定不会拗他,只好让他拿着的布巾在她身上浑体揩擦,身颤心热。诸葛亮靠近到她耳边道:“告知你那三位好姊姊,找晚我要将你们一起品尝,让你们享受到男子的感受。”  苹儿喜翻了心儿,恋恋不忘回房去了。  诸葛亮先去看了柳无依,为她盖好被子,才进入刘楚翘的香阁,爬入帐垂地的床。  这妮子竟是身无寸缕,多亏她这年岁的女孩最是贪睡,诸葛亮暗叫好险,抱住她东想西想,想到那高明的蒙面杀手时,疲极入睡,一觉天明。  三婢可能由苹儿处获得了那“喜讯”,对诸葛亮的态度变得更娇羞人,假如不是有柳无依和刘楚翘陪着吃早餐,恢复精力的他可能按耐不住要拿她们大快朵颐。  在这卧龙居,诸葛亮如处众香之国,几乎连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这事实都忘掉了。乘着四美仆为他斟茶递水时,大占手足便宜,四美仆面带桃花地下任他胡为。刘楚翘长于大富之家,对这种事习以为常,还觉当之无愧,笑呵呵的没有一点不高兴。柳无依有他在一边,已称心快意,更不会有干涉之意。  诸葛亮正享尽深情感受,大叹三国时期的男子真好运道时,新汉帝却召他马上进宫觐见。  众女一时间怨艾连声,诸葛亮也在心里面操汉帝的祖宗,只好收拾色心,急急忙忙地赶赴皇宫。  新汉帝在主殿旁的小偏殿接待他。董卓肯定是座上客,然而竟还有貂蝉和乔国老,就大出他所料。另外还有两人,经介绍后,一个竟然是大名鼎鼎,刚由与益州交战的前线赶返来的大将兼丞相长孙无极。  他岁数在五十许间,脸骨阔大,带着难掩的风尘之色,固然神态疲倦,然而一对炯炯有神的目光还是顾盼生光,不怒而威,让人感到他是位值得崇拜的长者。  另一人是将军李楚原,身形挺拔高瘦,只比诸葛亮矮了两寸,在那时来说是相当高的了,年不过四十,貌相尊严,有种军人的硬朗和风采。  长孙无极和李楚原都很留心地扫视他。  汉帝交待他不要拘谨,让他就坐。  董卓严肃道:“孔明你也不知自己多么好运道,还未上任,就有一举足轻重的使命要交由你担当。”  诸葛亮心里面诅咒,口上却谢恩。  汉帝微笑道:“没有比你更配的挑选了,因这人不仅要勇武盖世,全身是胆,还打算机智过人,能随机收拾突发的事,假设你能实现这使命,回来后不仅重重有赏,还升你为将。”  诸葛亮忙答道:“皇上即管交待,微臣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在场者六双眼睛,全盯在他身上。  汉帝向长孙无极彬彬有礼地问道:“丞相看这人是不是可用呢?”  长孙无极两眼闪起精光道:“孔明以区区一个都尉,进来见到我们后依然保持冷若止水的心境,很明显是胆识过人的人。举动间更流现出刀手风范,毫无缺点可寻,更加是难得。然而我最欣赏的还是他明知使命不易为,也没有现出怯意,闻报酬而不露喜色,能得如这人材,实我大汉之福。”  貂蝉闻得这德高重的长孙无极也激赏心上人,芳心窃喜,窥探董卓,只见他眼内闪过杀机,很明显是对诸葛亮生出杀意。  诸葛亮心里面说盛名之下没有虚仕,这长孙无极眼光那么高明,无怪乎能成三国名将,立刻谦让。  乔国老心里面却想连董卓和伏惊云都扳你不倒,我京都还有何人比这小子更配这使命。  汉帝开怀大笑,道:“大汉之福,大汉之福。”转向董卓道:“董太尉请将这一趟使命向孔明解说。”  董卓装出笑脸,温和地道:“这一趟的使命,在平常人眼中看起来十分容易,就是由孔明率领护驾亲兵,保卫窦夫人他们二人和貂蝉到幽州探亲和进行友好活动,肯定内里别有玄机,不如由许先生亲身和盘托出。”  诸葛亮吃了一惊,窦夫人之子不就是渭阳侯窦机吗?他和自己水火不容,怎么会要他去保卫呢?而貂蝉又为了什么理由要到幽州去?  乔国老小声道:“最近幽州的襄贲侯刘虞获得一套信简,上面尽录战国一代鬼才鬼谷子对各种攻防阵法,武功秘籍,围城兵器,其中一篇流落了出来,落到我手里。其工艺水平已远超眼下,假设能得此鬼谷子的《鬼谷宝鉴》,我大汉就望振兴一统,也教幽州不能藉此称雄。”  一直没有发言的李楚原道:“我也风闻这件事情,风闻假如真的能够得此秘篇,我们就可拥有最优良的兵器。”  汉帝有点忧虑地道:“幽州的襄贲侯刘虞为人英明,亲信能人又多,多亏貂蝉和他有一段香火情,曾不断修书求王妹到幽州,因此我们眼下才有那么好的理由,派你将王妹送去。”  诸葛亮心想难怪这样,诧异地向貂蝉望去,记起她是偷窃情报的大家。  貂蝉怕他晓得自己和襄贲侯刘虞也有一手后会不高兴,芳心垂下脸去。  长孙无极和李楚原交换了个暗号,心照不宣是什么一回事了。  董卓再闪过嫉恨之色。对这有强烈拥有欲的人来说,即使是他不要了的女人,也不希她的身心被另外的男子拥有。  长孙无极泰然自若地道:“董太尉曾建议过不少人,然而都给我不同意了。因他们的底细都被襄贲侯刘虞摸得一清二楚,故难有作为。推荐孔明的是貂蝉,孔明感激她给你这个表现的可能。”  诸葛亮一听,心里面大乐。立马晓得长孙无极和董卓关系不佳,因此才当面呕他,他不情愿望向董卓,问道:“什么时候出发呢?”  汉帝道:“我们已命人快马去知会襄贲侯刘虞,应该在五日内能够出发,李将军会派前锋部队,为你们沿途布置出境前的所有事宜。”  董卓入道:“这五天孔明不能够回刘府,要留在宫内一直到出发。我到那时会命人知会刘表家,他们也可命人带东西来给你或来探望你,明白了吗?”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无奈认可后道:“我心里面也有一些对此行使命有点作用的小玩意,只不知能不能由铁匠打造出来。”  大家齐感讶异,乔国老笑道:“这个随便,我派个专人来服侍你,不管怎么艰辛,务要在这五天内给你完成。”    柳无依不知所措地摇摇头,接着道:“风闻她们有些被送去后宫供董卓Yin乐,除了我外,没有人留在刘府。”诸葛亮这时才解开了心里面疑问,无怪乎要到乡间搜罗那么多美女,原来是要用来供董卓这样的人Yin乐,无怪乎史书上记载董卓当权期间上至公主王妃下至婢女、民女无一不奸Yin过,不由得大起怜悯之心。唉!哪怕是一统了天下,还再走一千八百多年的长路,才有盼望文明一点。这是多么遥远艰难的路途。  午饭后,他抱住柳无依睡了个午觉,下午四五点初才醒过来。这时刘楚翘依然眉飞色舞装饰她的香阁。诸葛亮梳洗后,来到她的房间,饶有意思地望着杏儿等四女在她统领下工作。  想到这伊人每晚都听话地在这铺了几层褥垫和棉被,放满角枕的小天地里等他爱拂时,他的心就灼热起来。  房内还有铜镜台,盛衣的箱柜及衣架,地上铺着柔软的地席,房子一角的小桌上有个铜香炉,燃着了醉人的香料。这种情调,诸葛亮还是第一次尝到。在这浪漫天地里,真不乐意想起外面弱肉强食的世道。  唉!今天晚上不用去见董卓就好了。四美仆有刘楚翘在,都正经起来,不情愿和他像平常般说笑。刘楚翘香汗淋漓来到他旁,挽着他的手邀功地道:“翘翘的卧室部署舒服吗?”诸葛亮微笑道:“我最欣赏就是那张大床。”刘楚翘他一眼,媚笑道:“今天晚上你记得爬上来!我最多不休息来候着你。”  诸葛亮仰天大笑,拉着她往外走去,笑道:“来!让我服侍你这美人出浴。”刘楚翘口说不依,却听话地跟着他去了。  当日傍晚,董卓派车舆来将他接到城北的太尉府去,特别地并没有脂粉盈殿、狂欢热舞的欢迎场面。董卓见他的地方是位于后园内的雅轩,一边全是大窗,卷起的朱帘外是美不胜收的亭园景色。两人靠在软垫上,席地而坐,中间隔了一张大方几,放满酒菜,形势亲近,下人退出后,只留下了他们两人。  董卓一边热情劝饮,随口问起他的出身。诸葛亮忙将编好的故事奉上,一句话都不瞒他。董卓自然晓得他没有说谎,大感高兴道:“孔明刀法显得明师提携,不知令师什么人?”  诸葛亮本想说是学自隐居山林的隐士,然而与他目光一触,感觉到对手眼中的期待。百感交集,心想自己以伏羲刀克敌,有可能已暴露了自己与伏羲道场的关系。  伏献德曾说过洛阳是京城的伏羲分舵的总部,若京城的伏羲分舵的领袖韩当要求取功名富贵,自然要投奔汉少帝,因此有可能董卓猜到了他与伏献德的关系,忙改口将落泊江流,碰到伏献德的经过有挑选地和盘托出,特别强调自己为了求取富贵,不情愿加入伏献德的组织一事。而自己与伏献德只是朋友关系。董卓听罢高兴地一笑,“当”的一声敲响身旁唤人的铜钟。诸葛亮暗叫好险,心里明知是什么一回事,却故作不解地着他。  果然一名外表劈头盖脸的汉子走进轩来。诸葛亮见这人气度沉凝,脸目阴鸷,两眼咄咄逼人如鹰,一派大家风范,也是心里面肃然,心想无怪乎以伏献德这种大家,亦须狼狈逃命。那人来到两人前略一作揖,席地跪坐,腰背挺得笔直,却没有一点拘束的感觉。  董卓笑道:“这就是眼下洛阳伏羲道场的舵主韩当先生,也是我的客卿,他方才坐在隔壁,孔明的话他全听到了。”韩当冷冷望着诸葛亮道:“都尉大人能击败伏惊云,显已得我伏羲道场叛徒伏献德的真传,只不知他的神火令是不是一并传了给你?”诸葛亮心里面一痛,晓得伏献德已被他们解决,搜身后找不到神火令,才有此问,故作不解道:“什么神火令?”  韩当扫视了他好一会后,平静地向董卓道:“难道是说阁下和伏献德相处那么久也没有听过吗?武林至尊,伏羲神火。号令天下,莫敢不从。我也相信伏献德不会将神火令交给一个局外人。不过对于他怎么会把刀法传给都尉大人,我还是想不通。”董卓吃惊道:“舵主凭何认定孔明不是神火令的传人呢?”韩当淡然道:“我们伏羲道场的人奉行节约和刻苦的技巧,若伏献德肯传他神火令,自因他已成了伏羲道场的人。可是都尉大人不戒美色饮食,很明显尚非我伏羲道场之人。”这次诸葛亮和董卓一起疑虑尽释。  董卓对诸葛亮更无猜疑,高兴地道:“本太尉十分欣赏孔明这种坦诚无私的立场。”接着小声道:“假若方才孔明说的是假话,眼下怕已溅血此轩了。”诸葛亮装作惶恐道:“多谢太师信任。”心里面肯定连他的祖宗都操了。韩当沉默起来。  诸葛亮客气地问道:“伏献德先生对卑职有传艺之恩,不知他眼下去向怎样?当日他猛然间着我离开江流,又不情愿与我同行。卑职就觉得有点不对劲,那时我还不知他与伏羲道场有关系。”  韩当语气冰冷地道:“不清楚就最好,都尉最好以后都不要过问我们伏羲道场的人的事。”  话完,向董卓作别后,起身就走。  待他去后,董卓笑道:“舵主地位仰慕,亲信三百死士,人人刀法高超,能够一当百,舵主本身更加是大家里的大家。连见到皇上都不用执君臣之礼,对孔明算是客气的了。”  诸葛亮肯定只有表示不胜感激,心里面却想着怎样为伏献德这大恩人报仇雪恨。  董卓微微一笑,两眼闪过一道寒光,面无表情地道:“孔明的表现令本太尉十分高兴,因此本太尉也不见外,坦白和孔明说出心里面的打算。”诸葛亮晓得主题来了,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不过实事求是,这董卓确有种充溢着了摄人的魅力气度。  董卓盯着他道:“对本太尉来说,这人世间的人互相利用。假设你是我的人,我可保你金银美女、权势地位,享之不尽。然而若成了我的对手,本太尉将不惜所有代价,将你毁掉。”诸葛亮心里面说你这人都够飞扬跋扈的了,口中却毕恭毕敬地道:“孔明明白!”  董卓道:“孔明不要怨我看走了眼,找了伏惊云,才使出伎俩应付你。那知依然低估了你。到眼下本太尉依然不理解怎么会你被喂了烈性六合迷心散,神智竟不受操控,能反败为胜?”  诸葛亮肯定不能告知他自己偷听到他的毒计,故作尴尬地道:“我这人最是好色,加之又甚受女性欢迎,有时收拾不了,就凭借六合迷心散,开始时少量就见效,用多了,非大量服食不可,因此不大怕这类东西。”董卓拍几按耐不住大笑道:“难怪这样,不过你确是能人所不能,那么苟合还有那么好的体魄。”灼灼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诸葛亮心里面叫糟,若给这同性恋看上自己就大大不好了。  多亏董卓很快收回那种眼神,语重心长地道:“孔明以前是刘表家臣,然而眼下成了皇上的贴身都尉,就须公私分明,事事以我大汉为重,孔明明白本太尉的意思吗?”  诸葛亮肃容答道:“孔明自然得懂分辨谁才是应该尽忠的目标,太师请稍安勿躁。”  董卓高兴地道:“我会找几件事来试试你,一旦验证了你的忠诚,本太尉到那时会向皇上竭力推荐,包保你仕途似锦,加官进爵。”  诸葛亮装作大为高兴,爬了起来,叩头谢恩。心里面却暗暗叫苦,假如他要借刘楚翘去玩两晚,自己怎办才好呢?董卓眉开眼笑地道:“快起来,今天晚上的公事至此为止,接着就是享乐的时光了。”  “当!当!”这一趟诸葛亮睁大眼睛,看看进来的会是什么人。董卓乃京都的头号人物,拿得到见人的东西都不会太差吧。董卓看见他的神色,心想此子既肯为钱向孙乾折腰,又好色,在自己名利与美色勾引下,那会不为我所用。环佩声响,一对丽人,捧着一个长形锦包,款款走进屋内。  诸葛亮定睛一看,原来她们俩个不仅衣饰相同,都是云状的发髻高高耸起,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内,雪肌若现若隐,紧身的亵衣束着裂衣欲出的惊心动魄丰满体型,如花玉容更加是一模一样。她们的容貌更胜苏慧娘,比之刘楚翘和貂蝉只略逊半分。  她们俩个合力托着长锦囊,莲步轻移地来到两人身前跪下,低着头献上长囊齐说:“吐蕃女子夏侯霜、夏侯雪参见诸葛都尉。”诸葛亮至此才灵魂归窍,见到董卓正盯着自己,尴尬地尴尬地一笑。董卓取过长锦囊,任由两人跪伏身前,解开锦囊,取出一把连鞘古刀,仰天大笑道:“说到铸刀,没有人能胜过吐蕃的刀匠,经他们淬火后多番炼打而成的刀,性能远超前代体短质脆的青铜刀。我手上这刀名饮血。本太尉因看你那伏羲刀沉重十分,不便携带,所谓宝刀赠侠士,今晚就将此刀送你。”  诸葛亮暗叫高明。看起来这董卓真懂得收买人心,假如不是自己来自二十一世纪,有着自己的原则和对恩怨的立场,有可能真会向他归降。扮作感恩不尽地恭敬接过长刀。入手固然沉重,然而比之伏羲刀当然是轻了不少。她们俩个依然驯伏地跪着,雪白的粉颈,紧束的纤腰,高起的丰臀,已能教任何人浮想联翩。她们的屈服,更使人觉得可任意攀折,更添浮想联翩。董卓见他捧刀呆望着她们俩个,说笑道:“宝刀美人,我看孔明还是钟意后者居多。然而不如先看刀吧!”  诸葛亮忙拔刀出鞘。寒气辉芒随刀而出,如明月之破云而来。饮血长达五尺,刀身有如刚刚杀完人的饮血状隐见杀气逼人,刃沿平直,就于砍劈,锋口的夹角长而锐,锋快十分,连诸葛亮这不大识货之人,也知手中握着的是异宝。  他正用神望着时,突然听到董卓道:“孔明找姊姊还是妹妹?”诸葛亮愣了一下,向他道:“不会有何分别吧!”暗叹自己既表明了好色,自然做戏要做到迫真,多亏这绝非苦差。  董卓眼神落到这对吐蕃姐妹花的娇体上,嘿嘿浪笑道:“平常一点分别都没有,然而到了床上,分别就出现了。”低喝道:“给我脱掉衣服。”这对吐蕃的生姐妹花,闻言长身而起面带桃花地微泛红潮,听话地脱掉轻纱,卸下内衣,现出全裸的雪白胴体,皮肤像凝脂白玉般柔润光滑,在墙灯下闪闪生辉。特别脸上那欲拒还迎,无限骚荡的神色,那个男子能看得不血液沸腾,胸内的心儿霍霍剧跳。  她们俩个都在窥探轩昂俊伟的诸葛亮,那么好男儿,她们还是第一次面对。诸葛亮的感觉就像到了这人世间最华丽高贵的妓院,享受着帝皇式的服侍。风流阵仗他见得多了,然而这样一对高矮肥瘦、神态相貌彻底相同的美女,还是第一次碰到。  董卓的眼神在她们俩个身上游移着,赞叹道:“你看,只有吐蕃女的身体才会若她们那样像随风飘摇的嫩草一样袅娜多姿,我们的汉女都稍嫌胖了一点,只有刘楚翘和貂蝉等几个是罕有的例外。”猛然间传来夏侯雪的娇吟和呼吸声,不看可知董卓正侵犯着那动人的妹子。  夏侯霜粉面更红了,偷偷了他一眼,咬着唇皮,很明显闻声心动。诸葛亮将她拉了起来,心想在此处干她,总好过当着董卓行动。那么伊人,轻易放过也是可惜。何况更会使董卓猜疑他的诚意,那还迟疑,将她抱入怀里,毫不客气动起手来。霎时间屏风之外,尽是女子娇喘的诱人声音。  诸葛亮坐车回刘府时,依然在回味方才的感受。  他们曾在有意无意间,隔着一道屏风,以这对吐蕃姐妹花伊人作性能力的竞赛,最终诸葛亮特意让他一马,提早收兵归营。果然当他抱着变似一摊软泥的姊姊夏侯霜出来时,董卓和夏侯雪都犹如半死之人,肯定更不能向他提出对刘楚翘的要求了。    董卓和渭阳侯窦机那两席立马爆出震天喝彩声。  诸葛亮纹丝不动,丝亳不受替对手打气的声音影响。  他早知一动上手,就难再伪装身疲力弱,要不然定被刀法绝不下于自己的伏惊云干掉,然而他却可在对策上令其掉以轻心。  伏惊云欺他体力亏空,因此一上必是全力欺身上攻,兼之伏惊云对他恨意甚深,出手定绝不容情,全力以赴的招招以死相斗,那么就中了他的计。  比体能,伏惊云又怎是他这受过三角洲特工队最严格体能训练的人的对手。  因此在伏惊云以为消耗他体能之时,却事实上刚好相反,被消耗的恰好是他伏惊云自己。  何况他还占了伏羲刀重了三、四倍的便宜,以死相斗时不利的当然是伏惊云。  说时迟那时快,伏惊云弯月刀已至,射向诸葛亮左胸骨。  诸葛亮一声不响,往后右侧斜退一步,扭身,伏羲刀离地斜挑,正中弯月刀尖,恰好是对手实力最弱之处。  弯月刀那受得起,立马隔开。  这回轮到大家一阵采声,叫得最响的肯定是刘表家之人,刘楚翘几乎连手掌都拍烂了。  伏惊云也没想到对手刀法更胜上次采取行动之时,怕对手乘势截杀,弯月刀挽起刀花,回守空门,待要再出刀时,对手转过正身,伏羲刀微往内收,非攻非守,吓得他退了一步。  就在此时,诸葛亮手持的刀轻颤一下,现出面门的漏洞。  伏惊云大为高兴,心想这小子第二刀就现出疲态,那肯迟疑,“嗖”的一声,举刀直劈,似要劈向对手伏羲刀,到了与肩膊平行时,身体前冲,斜标对手面门,第一时间飞起一脚,疾踢对手伏羲刀,决心要一刀致命。  他的动作动如脱兔,挥洒自如,杀气逼人,看得大家吃惊不已,都为诸葛亮忧虑起来。  貂蝉暗叫一声罢了,趁身旁的人眼神都汇集到场上时,小刀顶着小腹。  诸葛亮谈笑自如着狂若毒龙的弯月刀,敏捷侧移,伏羲刀翻腕一挥,重重击在弯月刀上。  “笃”的一声,弯月刀又再隔开。  大家看得心予神授,齐声喝彩。(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