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4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4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4部分大家,哪会轻易放过那么难得一遇的良机,一声暴喝,举步前冲,长刀闪电往诸葛亮刺去。  怎知诸葛亮用的恰好是他们方才讨论“以虚击实”的刀法,那是由于假如是正常形势,怕是他十刀都杀不了像王翦这种强悍的专业刀手,只好引他出招,才能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就在长刀及胸时,他立稳势子,第一时间凭着骇人的腰力拗往后方,上下身躯弹弓般差不多扭成了个九十度的直角。  长刀在他上方标过。  王翦做梦都没想到对手会使出那么怪招,一刀刺空下,因用力过猛,依然往前冲去,正要挥刀砍下时,“砰”的一声,下身要害早中了诸葛亮一脚。  王翦痛得惨呼一声,长刀脱手飞出,身体却往后扑跌。  诸葛亮的腰又拗了回来,搁在肩上的饮血刀化作一道寒光,抹过王翦的咽喉。  “砰!”  当王翦仰天跌在地上时,已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骸。  全场静了一刹那,接着是诸葛亮那方轰天而起的喝彩声。  渭阳侯窦机方面的人都面无血色,威风全消。  诸葛亮面无表情第看着渭阳侯窦机,淡然道:“渭阳侯窦机身娇肉贵,我们不情愿冒犯,可是假如你的家奴犯事,不要怨我冷酷无情。”      小玉小声道:“花腰郡主来探夫人,眼下也在御膳房里,宫内除貂蝉就数她最美了。”诸葛亮晓得野史传闻三国时代宫廷里面就有一个名叫慕容香的奇女子,因其其自幼就喜好武艺,又因她腰只盈握,貌美如花又喜欢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花腰郡主”就是人们对她的爱称了。眼下亲眼看到也不由得为之诧异,这些宫廷贵女为了男子,真的什么事都敢做出来,竟来此处找他。  百般不愿意下只好随两婢往御膳房走去。刚走入内院,貂蝉和另一宫装美女由御膳房处步出来,与他碰个正着。诸葛亮和那绝不超过十七岁的美女眼神相触,双方的眼睛都第一时间亮了起来。  这花腰郡主长得十分贵气,婀娜娉婷,固然没有貂蝉魔鬼般的体型,然而骨肉匀亭,姿态优雅,像一朵珍贵的鲜花,文静中充溢着撩人的丰姿,见到诸葛亮,现出动人的微笑,会说话的眼睛像在向他热情问好。  使诸葛亮眼睛放光的原因,是她不像他心里面所想的Yin娃浪妇,只见她气朗神清,有种神圣不可侵犯,雅丽高贵的动人气质。和美艳不可方物的貂蝉并肩俏立,真是春兰秋菊,各有千秋。当她发觉诸葛亮不转睛扫视着她,粉面一红,低垂絷首,却没有一点不高兴之色。一股少女健康的幽香,隐传鼻内,诸葛亮按耐不住深呼吸一下。  貂蝉白了他一眼后,为他两人作了介绍。诸葛亮连忙对这金枝玉叶行礼。貂蝉将花腰郡主请入内院坐下后,拉着诸葛亮到一旁小声道:“不管她慕容香对你多么有意思,你也绝不能够坏她的贞操。那是由于她这一趟会随团嫁到幽州去,作幽州世子的正妃,幽州军若发觉她非是完璧,会将她退回来,那时你就马上祸从天降了。”诸葛亮这一趟是真心叫可惜。  不管他已拥有多少美女,依然强烈地感到这是无可奈何。貂蝉陪着诸葛亮走进轩去,花腰郡主慕容香款款站起,躲过诸葛亮眼神,轻轻道:“夫人,慕容香要回去了。”诸葛亮心里面说,少见点面也好,要不然愈看愈舍不得就惨了。这慕容香给人一种既文静又很有涵养和内在美的感觉。  貂蝉也不挽留,将她直送出门外去,回来时媚笑道:“诸葛大哥的魅力真使我们女儿家没法抵挡,连慕容香也都不免,为此急急忙忙地逃掉了,巴不得看你有没有本领收拾幽州最久负盛名的美人黄丑女。”  诸葛亮奇道:“丑女?丑女又怎样称得上美人之号?”  貂蝉拉着他坐到宴会上,靠了过来,紧缠着他脖子勾魂地道:“不要以为她真的丑,她姓黄,名月英。原来就是为沔阳名士黄承彦之女,只是她学富五车,十六岁就以文名触动四方,然而她固然生得有倾国倾城之色,却向来不将任何男子看在眼内。到了今年满二十岁,依然不情愿嫁人。各地诸侯求她垂青的名公子,都一一败兴而归。因此遭到乡里其他年轻女性的嫉妒而诽谤她的容貌,因此叫他黄丑女。”愈难到手的东西愈珍贵,这件事情自古已然。诸葛亮想起古代的女子婚姻都不自由兴致倍高问道:“她即使是不想嫁人,可是这事能由她作主吗?”  貂蝉笑道:“心动了吗?一方面是他爹爹黄承彦另有打算,另一方面人家也确实找不到合适人选,宁缺毋滥嘛。她和汉庭久负盛名的伊人无颜女蔡琰可说是各有千秋。都能以保持贞洁而大大有名。无颜女能保持超然,全因她的琴技和文采无人能及,见到她的人都要无地自容,因此董卓和襄贲侯刘虞都十分维护她,有这两个大靠山,谁还敢强来。”  接着微笑道:“诸葛大哥的文才也是天下无双,也许有空感动她也有可能。”  诸葛亮伸手抱住她玉肩,进行了个充溢着撩拨性的深吻,待貂蝉完彻底全忘乎所以时,才轻声道:“我还打算保持体能,为这一趟赴幽州出使做好工夫,明白了吗?”  貂蝉早给他吻得全身无力,三魂不见了七魄,含糊地嗯的应了一声,钻入他怀里去,轻潆着他健壮的胸肌。这时敏儿来报,说刘表家有人来找他。诸葛亮长身而起,貂蝉也长身而起道:“对不起,我奉了汉帝之命,要在一边听着才行。”接着媚笑道:“奴家肯定什么都会泄露出去的!”  诸葛亮浪荡不羁地摆摆手,摆了个无所谓的姿势。那漂亮的动作,看得貂蝉和敏儿她们俩个双眼放光时,才往外走去。事实上他的言谈举动,和三国时期的人有很大的分别,那形成了他别树一格的风度和魅力。俊俏比他犹有过之的伏惊云在情场上败得肝脑涂地,绝非偶然。刚走出大厅外边,一团火热夹着芳香撞入他怀里,并声泪俱下起来,肯定是刘表家的大美人翘翘小姐。  孙乾站在厅心,作了个无奈的姿态,另外尚有两名兵丁,捧着他的伏羲刀和衣物包裹。貂蝉来到惊慌失措的诸葛亮身边,伸手抚上刘楚翘的秀发,靠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比什么更有效用。  刘楚翘马上收止哭喊,由诸葛亮肩上抬起粉面,款款泪眼瞧着貂蝉道:“真的!”貂蝉肯定地点头,拖起这绝色俏娃,进入内院去。诸葛亮肯定不清楚貂蝉说了什么,然而却猜到为了以后的融洽相处,貂蝉自然要委曲逢迎刘楚翘。所有人都想到若吃醋起来,他诸葛亮定会站在刘楚翘的一边。  孙乾着兵丁放下伏羲刀衣物,退出屋外,接着向诸葛亮打了个打探的暗号,诸葛亮忙将赴幽州的事扼要交待出来。孙乾听得眉头深锁,小声道:“襄贲侯刘虞这人足智多谋,亲信能人多不胜数,绝不好惹,你要留心提防才行。”顿了顿又道:“幽州也有我们的人,我回去布置一下,看能够怎么帮你的忙。”研究好了见面的暗号后,貂蝉和欢天喜地的刘楚翘转了出来。  刘楚翘笑道:“孙乾自己回去好了,告知她们不要忧虑,翘翘留在此处服侍诸葛大哥。”孙乾如释重负,向貂蝉称谢后,高兴地去了。可见他给刘楚翘缠得多么悲伤。诸葛亮心境大佳,当晚自然是郎情妾意,说不尽难舍难分,在貂蝉和刘楚翘这两位伊人的脂香粉息里,度过了动人亲切的春宵。  次晨醒来,在敏儿等服侍下,换上头盔铠甲,精神抖擞地赶到练武场,练习十八般武艺,众禁卫都视他为新的英雄偶像,兼之他又不摆架子,因这人缘极佳,当他驱马急驰,弯弓搭箭命中靶心时,全场大声喝彩。  回到别宫,刘楚翘大为高兴,埋怨了他几句后,拉着他到花园的凉亭说亲密话儿。  诸葛亮这时候突然想明白,后来羽翼丰满不够半年的汉少帝突然给废掉了,由刘备的侄儿刘协继位为汉帝。这件事显示出曹操在防患于未然这方面是怎样眼光独到!他晓得当前迫在燃眉的,不是要进攻各地诸侯,而是先要将流落民间的刘皇叔刘备弄回来,接着再想方设法将汉帝抢回来,到那时就相当于买了双保险,那汉庭的王位就可落入他左膀右臂手里,他也相当于太上王了。  貂蝉续道:“曹操长年行军,往来各地,对各地诸侯的情势有深入的了解,若给他当权,后果会更严重。曹操为人都是只讲实利,不顾信义,不受意气驱策,这样的入进行扩张政策,想想都让人心惊肉颤。”  诸葛亮心里面想着的却是刘备,史书上记载刘备,字玄德,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当世人杰;生得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他流落民间乃那是由于昔刘胜之子刘贞,汉武时封涿鹿亭侯,后坐酎金失侯,因此遗这一枝在洛阳。刘备祖刘雄,父刘弘。弘曾举孝廉,也尝作吏,早丧。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贫,贩屦织席为业。家住本县楼桑村。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道:“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叔父刘元起奇其言,道:“此儿十分人也!〃因见玄德家贫,常资给之。年十五岁,母使游学,尝师事郑玄、卢植,与公孙瓒等为友。  长久以来,史学家都不理解,怎么会曹操后来会大方地让汉帝承认有这样一个刘皇叔。眼下他明白了,原来他是学吕不韦奇货可居的伎俩盼望有朝一日能在汉庭换得一个好价钱。然而董卓作为一个外族人的诡计,特意以酒色来消磨刘备的壮志,使他变成个无用的人。以后既能够用他来和汉庭买卖,尽管让他回汉庭认亲,这样一个迂腐无能的人,对汉庭也是有害无利。一石二鸟,真的十分毒辣,眼下看起来董卓已顺利了,那刘备还凭什么去影响汉庭呢?  他真的想不通。这件事情,和他刚来到古代三国九一小心将真的诸葛亮弄死一样莫名其妙。  见不到刘备,他是一定不会心灰意冷的。  能够想像刘协继位成了汉帝,成为了刘皇叔的刘备身价陡升,恰好是仿照吕不韦的奇货可居,董卓的人对他的注视会更严密,自己怎么能够见到他,而又不使人起疑呢?  刘楚翘挨到他旁奇道:“诸葛大哥在想什么?”  诸葛亮一震醒来,见到貂蝉灼灼的眼神正盯着他,转移话头问道:“眼下汉庭由什么人当宰相?形势又是怎样呢?”  貂蝉叹道:“什么人掌权都不重要,这丞相之位终究都要落入曹操手中。”  貂蝉续道:“汉庭大权旁落到董卓手上,掌权的全是他派系的人,采取所谓远攻近交的对策,使汉庭长年劳师远征,国力消耗。曹操于是与郭嘉密谋,一举夺回兵马大权,改攻远交近为攻近交远,与诸侯重修旧好,全力收拾西凉和其他失地。汉室阵势多灾多难,前送狼后迎虎。唉!”  诸葛亮见她秀目射出凄然之色,怜香惜玉之心大起,吻了她的粉面,轻声道:“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不要多想了。”  貂蝉软弱地倚在他怀里,道:“曹操眼下水涨船高,董卓也好景不长了。”  诸葛亮也听得意兴索然,感到前景一片灰暗,三国时期真是无一人不为私利动轧杀人,挽起二女道:“唉!什么都不用想了。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来!我们马上入房行乐。”  她们俩个双眼都亮了起来,念道:“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诸葛大哥说得真好。”听话地跟着他走,粉脸熊熊烧起来。  诸葛亮心想,那管得明天出现什么事呢?自己一介武夫,又不懂权力斗争,要改变三国时期是痴心异想天开,不如及时行乐,那还确实是一点。谁知明天是不是还有命可活,或是依然留在三国时期呢?  想到此处,对于能不能重返二十一世纪社会,他一点都不放在心头了。  诸葛亮天未光就起床,穿上武装劲服,不戴盔甲到练武场苦练十八般武艺。  他眼下开始不去想以后的事,只是抱着及时行乐的心境做人。  多年的习惯使他爱上了运动,兼之他体能过人,昨夜的荒唐对他并没有多大影响,反而不活动筋骨,会使他感到大不好受。  他虚心向众禁卫请教控马的各种技巧,因此进步神速,在马背上腾挪自如,作出种种高难度的动作。又苦练持矛冲刺的战术。只是依然不太熟练披着沉重的铠甲在马上作战。  回到貂蝉的别宫,铁匠处送来了为他打造的东西,暴雨梨花镖竟达千枝之多,使他看得精神一振。貂蝉和刘楚翘她们俩个正在研究这些弹簧、索勾等怪东西的用途,见他回来马上催问到底。诸葛亮抱住她们俩个施以怪手,搅得她们三魂不见了七魄,应付了事。  诸葛亮辛苦了整天,拉着她们俩个到了浴池内胡混,八婢则担当为他们倾注热水,那种帝皇的享受,使他有种堕落的快感。然而行乐及时,那还管得那么多。不过他终是不自觉自愿被命运操纵的人,与她们俩个欢好后,在池内左拥右抱时,又向貂蝉问起各地诸侯的形势,道:“怎么会各地诸侯明知汉庭的势大,都不能团结起来呢?像我们这一趟到幽州去,明是重修旧好,事实上却是不安好心?”  貂蝉道:“你假如再不停摸人,让人怎能好好答你呢?”诸葛亮放开握着她豪|丨乳丨的怪手,亲了她的粉面道:“说吧!”刘楚翘娇喘道:“孔明!翘翘都想听!”诸葛亮仰天大笑,将手改抱住她的纤腰道:“这样能够了吧!”刘楚翘高兴地吻了他一口,催道:“貂蝉姐快说。”  经过这两日的相处,在貂蝉的有心委曲逢迎下,她们俩个变得亲若姐妹。貂蝉整理了脑内的线索,叹道:“最主要的原因,我想是地理上的问题,例如幽州、东吴,距袁绍颇远,压根不像我们般受到切肤之痛。谁也晓得想强大,就要扩张领土,因此益州见我们黄巾之乱元气大伤,就借联合之名想捞点好处,自然去想团结汉军。”  诸葛亮点头道:“貂蝉的分析很有道理,我肯定各地诸侯终究都会给大汉灭掉,我们也应早有打算。”她们俩个都沉默下来,情不自禁地靠近了他,只有那样,才使她们有安全感。在三国时期,战败对将士来说是死亡,对贵族的女人来说却是失去了最基本的尊严,沦为比娼妓不如的男子玩物。  在温热的水里,相碰着两个动人的女体,诸葛亮神思飞越,想着自己离奇的遭遇。这些时间来他彻底没有想起自己应属于那时代的。那个一千八百多年后的世界离他越来越远,分隔在两个不能跨越的时空里。自己来到此处纯粹是误打误撞,而他在二十一世纪将会被列入神秘失的档案去。再没有人会去理他,善忘的人也会将他忘记,剩下他一个人带着满脑子不能向人透露的秘密,在这无情的战争世纪挣扎求存。他也曾有过远大的理想,那是伏献德的牺牲,激起他的豪情,使他想到利用刘备称霸天下,创造出大同的社会。然而刘备的真实形势,却使他的美梦幻灭了,只想尽情用醇酒美人麻醉自己,在脂粉丛里放任地享受生命。  可是又不自觉自愿那么自暴自弃。然而他能做什么呢?若幽州之行大功告成,回来可能就是丢官掉命的后果,董卓一定不会饶了他的。不要看汉帝对自己眼下如此垂青,这些皇室的人压根不将亲信当作是“人”。人权这观念在三国时期是并不存在的。他能够作什么打算呢?只好见一步走一步算了。想到此处,诸葛亮放开二女,以后为浴池加热水的敏儿扯了进池里,开始荒唐的长征壮举。众女娇笑声中,池水涌起多不胜数爱情的涟漪。    诸葛亮心里面大为高兴,凭心而论随便找几件以前在美军三角洲特工队的轻巧器材,包保远胜鬼谷子的所谓巧器。然而他会分件教乔国老的人打制,再由自己到幽州后再作装配,那就不虞被对手会学得超越了一千八百多年的技术了。  汉帝最终命其他所有人退下,只留下长孙无极研究收拾益州的事。  出殿后貂蝉高兴地扯着诸葛亮向后宫走去,笑道:“不要因见不到你的刘表家美女就魂不守舍吧!有貂蝉伴你呢?”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到底有那些权贵人物和你没有过枕席之欢呢?能够说几个来听听吗?”  貂蝉小声道:“我早求你饶恕了嘛,嘻!你嫉妒了。”说完睨了他风华绝代的一眼。  诸葛亮晓得斤斤计较不了如此多,话题一转问道:“窦夫人和渭阳侯窦机到幽州果真是探亲如此容易吗?”  貂蝉待远离了两个拜倒路边的宫娥后,才耳语道:“他们去了就不会回来。”  诸葛亮失声道:“什么?”  貂蝉感慨一叹道:“还不是黄巾之乱累事。我们本来连年战事又死了大量壮年的男丁。新近董卓又弄出废帝立新的事情出来,为此眼下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要不然益州牧刘焉也不情愿来攻打洛阳。”  诸葛亮道:“然而眼下我们是胜利者!”  貂蝉领他转入一个动人的大花园里,树木掩映间,隐见一座别致宫室。  她伸手挽着他粗壮的手臂,无奈地道:“一时间的胜利有何用,除益州外,谁不垂涎三尺我们这肥肉。其他人亏蚀得起,我们却是少一个就弱一分,谁知什么时候会再跌一跤。新汉帝刚刚上位,宠信董卓这不能容物,说话不算数的歹人。”讲到这里,咬牙切齿起来,对骗她弃她的董卓恨得咬碎银牙。  诸葛亮清楚感到树倒猢狲散的味儿,刘表不也是为此而另外打算吗?  两人登上台阶,早有俏丽宫娥跪地相迎,看到诸葛亮,眼睛都亮了起来。  貂蝉将他直挽入寝宫,笑道:“这是貂蝉在此处的行宫,宫娥都是我的人,孔明若看中了谁,随便召她们,对你嘛!没有女人会拒绝的。”  貂蝉着宫娥关上门后,毫不客气为他轻解罗裳,自己也来个大解脱,到两人袒袒相对,拥卧床上的时候,她感慨一叹道:“鬼谷子是当世少有的奇人义士,亲信名士庞绢、孙膑多不胜数,几百年间传说他一直保有长生不老秘诀,因此董卓这一趟才会那么看重鬼谷子的《鬼谷宝鉴》。”  接着轻轻道:“孔明,为了获得鬼谷宝鉴,貂蝉或再要牺牲肉体色相,你肯同意我那么做吗?”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有没有我的认可,事情会有分别吗?你的兵器就是动人的身体,不用姿色难道是还有别的可代替吗?”  貂蝉叹道:“假若代价是没有了你,我宁愿取不到鬼谷宝鉴。貂蝉对战争早厌倦得要命了。只想和孔明找个安乐住处,躲过了这你争我夺的仇杀环境,终老山林算了。”  诸葛亮马上以行动回应。这一回貂蝉比之以往任何一次更热烈和驯服,令诸葛亮享尽深情之福,明白到怎么会以襄贲侯刘虞这种翻云覆雨的人物,对这佳人依然不能忘情。  事后两人相拥睡了一会儿,铁匠来了,诸葛亮费了两个多时辰,才向他说清楚要造些什么东西。  望着诸葛亮画的图样,那铁匠糊里糊涂去了。  貂蝉见他轻车熟路,催问他的时候,诸葛亮只是笑而不答。  他并不想制造出什么高明的现代武器,只是盼望拥有一些方便做间谍和逃生的装备和器材。  这些时间他还打算好好在宫内练习骑术,那是他最弱的一环。  要在三国时期好好活下去,并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仅有方法就是比其他人更勇猛,更狠辣。再没有别的方法。  换了以前的诸葛亮,碰到美女,那还不想尽办法玩个畅快。然而眼下美女顺手拈来,还深情体贴,却物极必反,太多女人反变成他的负担和烦恼,试问一个人怎样收拾得来。  见到俏宫娥们饥渴炽热的目光,他只想找个无人的地方独自静处,可是这个连上厕所也有美女在一边伺候的世道,要找个见不到女人的地方,果真是做白日梦。他逐渐明白到此处的女人怎么会那么随便得手。  这些古代的美女往往是一面之缘后,往往打后再无相见之日,因此苗族少女兰兰见到他后就追在后面,找寻欢好的可能。要不然就可能就此缘尽。这些宫娥也有同样的形势。诸葛亮也不是不想惬意她们,可是只一个貂蝉已教他应接不暇,还怎能去抚慰其他女孩子。  在华丽的浴殿洗澡的时候,貂蝉行宫内的八名宫娥集体行动,脱光衣服到池内伺候他,又为他遍体按摩。以诸葛亮那么风流的人,这时也不情愿稍有逾越,怕惹来不可收拾的局面。宫娥不断将滚热的水注进池里,蒸气攀升,将浴殿弄得像个蒸气沭的封闭空间。杏儿等四美仆也常有伺候他沭浴。然而身上总留有亵衣一类东西,绝不像这些宫娥的全无掩遮,可见宫廷的生活远比民间的富室更荒唐。  然而不得不能认,诸葛亮在此时此刻也感到十分松弛和享受。使他安心的是没有他作主动,这八位漂亮热女郎,都不情愿对他做出过分的挑引,然而找了个借口以肉体来揩揩擦擦,就在所难免了。像诸葛亮这种样貌体魄,京都里哪里得见。  浴罢,诸葛亮伏在池旁一张床上,由八对纤纤素手为他擦上香油和细意按摩,舒服得他连眼都张不开来。尽享齐人之福,还有什么好追求的呢?  步声响起,貂蝉来到床旁挨着他坐下,伸出玉手抚弄他长得已可及肩的浓黑头发,笑道:“她们都是我特别由院内选拔出来的女侍,既精乖又动人,旅程中就是由她们和我伺候你。给点甜头她们吧!她们会更鞠躬尽瘁呢!”  八女粉面都红了起来,低着头羞笑,所有人都晓得她们是千肯万肯,梦回魂牵。诸葛亮差不多想痛打貂蝉的屁股。也许声色犬马是宫廷内最普遍和正常的举动,可是他受的那种军训,却使他晓得节制的重要。含糊应了一声,装睡去了。他还能做什么呢?貂蝉俯下头来,在他耳边道:“你躺着享受就成,指头也不用稍动一下。”诸葛亮心想那不就是反成了泄欲工具,怎能接受,没有答她,不久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静悄悄的。浴殿内燃起了油灯,一片宁和。他还以为众女都走了,刚爬起来,立闻嗲声娇呼道:“卧龙先生醒了!”两名穿回罗衣的俏宫娥马上过来伺候他穿衣服。  貂蝉娴静地在餐几旁等候着他,见他来到,跪在宴会上,以甜甜的笑脸,妻子伺候丈夫般恭迎他就坐。两人并肩坐在几的一边,宫娥们流水般奉上酒菜。貂蝉为他倒酒,笑语道:“活了那么多年,貂蝉还是第一次感到身有所属的愉快,方才坐在此处候着你,一点不觉得时间难过,没有半分空虚或沉闷,那是由于我晓得有你在身旁。”  敏儿等八女分两组跪在入门处的两边,八对两眼经常溜到诸葛亮身上。貂蝉扫视了八女后,含笑道:“貂蝉是你的人哪!她们也变成了你的私产,假如有兴致可以和她们戏耍取乐吧。”接着抿嘴笑道:“诸葛大哥一点都不像其他男子,换做他人貂蝉和她们早就衣衫不整。”诸葛亮暗暗偷笑,说到荒唐声色犬马,他这受惯重责和纪律约束的现代人真的自愧不如。不过若多喝两杯,酒性发了起来,自己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貂蝉叫退八女后,倒入他怀内道:“汉帝和长孙无极都很关注你,这事必招来董卓怀恨。特别他方才命人来召我,给我严词抗拒了,一定会更添恨意。固然说他眼下因你有利用价值,不会随便反转脸皮,然而始终会布局害你,而有事起来的时候,汉帝是只会帮他而不帮你的。”诸葛亮心里面说,我又肯饶了他吗?想起苏慧娘之死,怎能释怀。貂蝉见他神色一黯,还以为他忧虑董卓,道:“董卓下面有两条帮凶,一是大夫李傕,另一是将军华雄,一文一武,都是满肚坏水的强劲对手,刻下都不在洛阳,以后若碰到,切要留神收拾。”  诸葛亮记起刘备,忙问道:“刘备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人?”  貂蝉脸现不屑之色,语气冰冷地道:“我没有和他本人接触过。只知道刘备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姓刘名备,字玄德。昔刘胜之子刘贞,汉武时封涿鹿亭侯,后坐酎金失侯,因此遗这一枝在洛阳。玄德祖刘雄,父刘弘。弘曾举孝廉,也尝作吏,早丧。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贫,贩屦织席为业。家住本县楼桑村。直到少帝得宠,这人才被董卓秘密运回洛阳。听说这人长得一表人才,比一般人还高大伟岸,然而到了洛阳后让人大跌眼镜。人却胆小如鼠,畏首畏尾,难成大事,整天只知在脂粉丛中打滚。”  诸葛亮失声叫道:“什么?他会是那么的一个人?”貂蝉坐直诱人的胴体,奇道:“怎么你像对他很感兴趣似的呢?”诸葛亮心内乱成一片,刘备一直是他心里面的期待和梦想。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对国家忠心的军人,很自然将这个一手缔造出桃园结义的君主生出尽忠之心。然而假若刘备只是个贪图姿色,无所作为的人,那他不就是仅有的希望和目标都没有了。  然而历史是不会错得那么不靠谱的。定是刘备为了蒙骗董卓的人,特意装成那样子。唔!肯定是这样。想到这里,舒坦起来,答道:“汉庭眼下那么强大,因此我对他们也份外感兴趣吧了!”  貂蝉伸手摸上他宽壮的胸膛,接着轻叹道:“这也不能全怪他,更要命是董卓等特意诱他沉迷酒色,一来洛阳就教他饮酒作乐,又不断送他各地诸侯美女,这样一个不明昼里孩儿怎能操控得住。”这一回诸葛亮真的吃惊不已。健康这东西是假装不来的。难道是历史错了,刘备绝非刘备?  至此心境大坏。在貂蝉手上连喝三杯烈酒,又灌了貂蝉几杯。貂蝉不堪酒力触动,开始浪荡形骸起来。诸葛亮心境郁结,也需用刺激来麻醉自己,亲自召了八女入来,逐一灌酒取乐,最终学足京都的皇室公卿,过了最荒唐的一个晚上,到最终连他自己都忘了曾和谁出现过肌肤之亲。没有了成器的刘备,难道是就那么长在京都待下去,即使是收拾得了卑鄙小人董卓等的暗算,终究还不是给董卓宰了!明知以后是这样的命运,今天又怎能愉快得起来呢?这时他真有点明白怎么会各地诸侯王侯贵族,要过着只有今朝的颓废生活了。那是由于所有人都不懂得明天是不是依然能享有眼前的所有。  第二天他爬起床来的时候,又变得精神爽朗,使得还打算接着休息的貂蝉和众女称奇不已。诸葛亮暗责自己荒唐。抛开了刘备的事不想。梳洗后,走到宫中的教场苦练了一会十八般武艺,其他禁卫将兵都对他既敬畏又恭敬。肯定,即使是忌他也不情愿摆在脸上,谁不知他成了汉帝身边的红人。  他的顶头上司,禁卫长赵方亲身领他参观王宫,分辨宫中的禁忌和要关注的事项,道:“我们的职责是担当内外两宫的安全,外宫建筑物有四殿九楼十阁,是皇上接待群臣和办事的地方。内宫又分三部分,正宫是皇上和众妃嫔的居室,西宫是接待外国来的贵胄使者东宫则是皇室的居室。短时间之内孔明可四处巡察,到熟习了环境后,我才进一步向你解说要担当的职务。”诸葛亮知他依然未晓得自己即将远行,也不说破,这时那护卫官何进来找他,领了他去试穿为他赶制的护甲。  诸葛亮本来体型就是一个衣服架子,穿上后看得四面的人全部眼睛发亮,像他那般威武若天兵神将的人物,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缝甲室内十多名女工更加是对他目不转睛。诸葛亮已惯了给女人看,暗暗偷笑以前是他看女人,眼下却是女人看他,这也可算是世界轮流转了。  他穿上这禁卫将官的制服后,自己都觉得好玩,忙走了出去,四处巡查。在半路上遇到孙乾,孙乾自告奋勇陪着他走了一会,然后将他拉到一旁道:“大家都是兄弟了,有些事不能不对你说,切莫独自进入无颜宫,愈多人陪着愈好。”诸葛亮大惊,催问原因。  雷铜小声道:“无颜宫其实就是洛阳达官贵人喜欢去的歌姬府,内除宦侍外,歌姬和宫娥超过了五百人,闲着无聊时何事都做得到,尤其是一个叫刘凝的歌姬,皇上对他宠幸有加,如果你一不小心上了她就是和皇上穿同一条裤子了,那可不是说笑的事。”诸葛亮倒抽了一口凉气,难怪这样,愁云密布道:“你们此处的地方官不管这些事吗?”  雷铜别有深意地无可奈何道:“地方官夜夜笙歌已经自顾不暇,那管得这些事。有姘夫的还好一点,可借归家探亲,找人苟合。外国献来的歌姬连宫门都不允许踏出半步,见到男子那还不如饥似渴。”  诸葛亮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想起媚娘,心里面说她可能算是十分深情斯文的了。再聊了几句后,溜回貂蝉的行宫去。才走入东宫的区域,两名动人的歌姬追了上来,跪禀道:“我们等了都尉大人半天了,刘贵人请都尉大人相见。”  诸葛亮上下为难,雷铜固然有劝喻在先,可是以为冒险地区只限于正宫,怎知这东宫也非安全地带,硬着心肠道:“噢!请代向刘贵人请罪,属下有要务要赶去面???”  “诸葛先生是真的有事还是不想见到贱妾本人?”这是一个女子拦住了诸葛亮的去路。  诸葛亮向刘贵人望过去,,恰巧她亦在打量他,目光一触,刘贵人俏脸一红,垂下眼光轻柔地道:“贱妾行事鲁莽,致教先生误会了。”诸葛亮见她冰肌玉骨,皮肤晶莹通透,艳色虽比不上貂蝉,娇俏逊于刘楚翘,清丽及不上但却另有一种楚楚动人的优娴妩媚,教人倾倒,这时反希那不是误会了。刘贵人道:“这处人多,先生请移步到贱妾居处一谈,见见劣儿。”  诸葛亮心中一动,想到事情必是与她儿子有关。这时代的女子无不早婚,说不定刘贵人十三、四岁便嫁了人,所以不要看她三十岁人,有个十多岁的儿子绝不稀奇。一辆马车驶来,刘贵人坐进车里,诸葛亮自知身分,骑上马儿,随在马车之后。没多久来车转入了一个庭院里。来到厅中,两人分宾主坐下,四名女侍奉侍在旁,为两人送上香茗。刘贵人有点慌乱,喝了几囗热茶后,才敢往他来,文静地道:“今次邀先生来此,实有一事相托。”诸葛亮见她一直不以官职相称,而礼遇之为先生,早猜了八成出来,看着她美丽的秀目微笑道:“是否和爱子有关?”刘贵人叹了一囗气道:“还不是为了这劣子刘辈,先夫战死沙场后,妾身所有希全放在他身上,那知他生性顽劣,不知自爱,终日只顾嬉玩???”  诸葛亮一听刘辈,还以为是刘备,心事再一打听才知道刘贵人的爱子是祖辈的辈,和“刘辈”只是同声而已。诸葛亮笑道:“孩子谁不爱玩呢?”刘贵人玉脸霞飞,苦恼地道:“他玩的不是一般孩子的游戏,而是宫内的女孩子。”诸葛亮失声道:“他多少岁了?”刘贵人不好意思地答道:“年底便足十四岁了。”看到诸葛亮瞠目结舌的样子,无奈地道:“妾身已经找过很多有名的学者教导他,只是谁也拿他没法。一转眼便不见了他,除了对妾身还稍有点害怕外,我身边的婢仆全怕了他,他唉!我不(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