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3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3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3部分准时机,他又再以机关弹簧射出绳爪,精准无误地落往院子另一边的瓦背处。包着软皮的钩子落到瓦面,只发出微不可闻的响声。  诸葛亮将钩子扯回来,到钩尖紧嵌在屋脊的木梁时,试了试力道后,再将前后轴扣紧索上,跳离大树,悄悄地由高往低滑翔到对面的屋顶上。  接着他伏下身来,取出一个两边通风、边宽边窄的小圆铁筒。宽的一端按紧瓦背,耳朵则贴着窄的筒口处,就像现代医生的听筒般,立马将屋内扩大了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只听渭阳侯窦机气恼地道:“假如不是那诸葛亮闯了入来,我定能将那Yin妇治死。哼!看她还敢否不依我。”  窦夫人的声音道:“孩儿何需急在朝夕,貂蝉终究是你嘴边的肥肉,连慕容香都逃不过,哼!”  诸葛亮听得寒意阵阵,没想到窦夫人竟和乃子歹心如此。  窦夫人再道:“你不要再去惹诸葛亮了,这人对刘裕有极大的利用价值。”  渭阳侯窦机怒道:“他对孩儿那么可恨,我怎下得这口气,除非娘清楚说出你会怎么收拾他,要不然我定要和他计较。”接着又软语求道:“娘!孩儿大了,应能够为你和襄贲侯刘虞分忧虑事吧!”  诸葛亮也私底下祈祷,盼望她和盘托出。  多亏窦夫人溺纵儿子,受不住他再三催促,道:“你晓不晓得什么原因襄贲侯刘虞会一力促成这场婚事,又特意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的秘密泄给董卓的人晓得?”  诸葛亮听得毛骨悚然,原来连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也是诡计的一部分,于此可见这三国四大枭雄之一的襄贲侯刘虞多么高明。  渭阳侯窦机央求道:“娘!快点说吧!”  窦夫人道:“这事乃重大的机密,除你我外,绝不可给第三个人晓得,明白吗?”  渭阳侯窦机连声同意。  窦夫人默然一会儿后道:“我也是不得不说给你知,那是由于还打算由你配合襄贲侯刘虞派来的杀手,进行这项重要的使命。”  渭阳侯窦机拍胸道:“这个包在我身上。”  窦夫人道:“董卓的人为了偷取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必然会派出他们最好的杀手赴幽州,眼下他们派了诸葛亮,这人心计刀法都十分高深莫测,正合我们打算。”  渭阳侯窦机也非愚蠢之人,诧异地道:“襄贲侯刘虞想招纳他吗?可是他和孩儿??”  窦夫人打断他的话寒声道:“不要忧虑!你的对手就是我的对手,我定会教他死无全尸。”  渭阳侯窦机大为激动地道:“那真好极了。”  屋顶上偷听的诸葛亮无名火起,巴不得扑下去,每人赏他一刀。  原来窦夫人一直对他心怀不轨。  那么狠毒的女人,确是这适者生存时代的特产。  窦夫人小声道:“一旦收买了这钝胎,我们就可布置他暗杀幽州那昏君,有你襄贲侯刘虞的协助,兼之这傻瓜又武功高强,定能大功告成。”  渭阳侯窦机打了个哆嗦,失声道:“什么?”  窦夫人闷哼道:“看你惊成那样子,一旦诸葛亮成功,你襄贲侯刘虞的人就会立马将他解决,落个死无对证,接着将重责全推在董卓的人身上,那时襄贲侯刘虞就可光明正大藉出兵讨伐董卓的人,将兵马大权拿到手里,幽州还不是他嘴边的肥肉吗?”  诸葛亮听得出了一身冷汗,这才明白窦夫人怎么会说渭阳侯窦机可获得慕容香和貂蝉了。  渭阳侯窦机喜道:“这果然是滴水不漏的奇招,可是诸葛亮并非愚笨之辈,最怕他虚与委蛇,到时候告我们一状,那就糟了。”    渭阳侯窦机两眼射出深刻的敌意,口唇颤震,却无言以对。猛一跺脚,转身要走。  诸葛亮大声疾叫道:“请稍等一下!公子就任由家仆暴尸荒野吗?”  渭阳侯窦机又羞又怒,命人抬起王翦,愤然去了。  众禁卫欢声雷动,连雷铜等也现出心悦诚服的神色,觉得诸葛亮解决得十分漂亮,将渭阳侯窦机压得彻底抬不起头来。  渭阳侯窦机离去后,诸葛亮大感不对劲,交待了几句话后,回到自己的帅帐里,又命人守在门外,谢绝探访,将乔国老为他打造的铁制零件取出来,摊在地上。  这些零件工巧细致,令诸葛亮赞叹不已,没想到在三国时代,冶炼的技术竟发展到那么高的水平。  固然说设计普通,而诸葛亮本身又一向对这类小玩意既有意思又是熟悉,亦须弄到深夜才大致完成。  正称心快意地望着手上的杰作时,帐外传来貂蝉不高兴的声音道:“哪个人胆敢拦我!”  诸葛亮想收起东西都赶不上,貂蝉已直闯进来,见到宴会上的怪东西,一呆道:“孔明!你在做什么?”  诸葛亮尴尬地一笑,将分作两件的攀爬索扣收回箱子里,无可奈何道:“你不用听我的话了吗?”  貂蝉立马软化下来,坐入他怀里,感慨道:“我派敏儿多次过来找你,都给挡着,还以为你因渭阳侯窦机的事恼了我,霎时间情急,只好过来找你,哪里敢不听你话呢!”接着按耐不住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诸葛亮敷衍道:“只是些小玩意,不过有时也会有没想到的作用。”  貂蝉伸出纤手,起一串或弯曲或一端开着小叉的幼长铁枝,现出想着的表情道:“这是不是开锁用的?”  诸葛亮晓得骗不了她这专家,无奈点头。  貂蝉回头转身,美目闪着惊异的神色,凝瞧了他好一会后才道:“我越来越感到你深不可测,方才你施计解决王翦,为焦庭报了仇,也为我出了一口恶气,貂蝉真的很感激你,愿为你做一切事情。”  诸葛亮见她神态柔顺可人,奖励地给了她一个深吻,才靠近到她的小耳边道:“答应我!不要将你眼下看到的事,告知任何人,行吗?”  貂蝉给他吻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心神皆醉,情愿地点头,娇无限道:“诸葛大哥的话,对我来说就是最高的吩咐,既知你不想我问这方面的事,貂蝉以后就不再问了。”  诸葛亮对她的知情达意,感到十分高兴,借势请她找人给他缝制缚在腰处的内甲,好装载那过千枚暴雨梨花镖,貂蝉能为心上人办事,当然是高兴地认可。  那天夜晚少不免一番颠龙倒凤,说不尽的郎情妾意。  次晨一早启程。  渭阳侯窦机方面缄默下来,堕在最终,一副与他们不合作的姿态,然而再没有新的挑惹行动。  诸葛亮那不对劲的感觉更强烈了。  渭阳侯窦机这种自幼刁蛮的公子哥儿,绝不是低声下气之人,目下那么坐得住,定是在幽州别有收拾他的部署。  花腰郡主慕容香则整天坐在帘幕低垂的车舆里,下车时又以纱幕遮面,躲进布垂围的包内后就一步不出,使诸葛亮大感不是味道。  如此几天,第四天午后最终来到最接近大汉边境长城的要塞-络城。护国大将军元颜烈将军对这送嫁团十分恭敬,在将军府设宴招待他们。慕容香和貂蝉身娇肉贵,肯定不来赴宴,窦夫人他们二人也托词不来,多亏这元颜烈诙谐幽默,还是宾主尽欢。  宴后元颜烈领着诸葛亮,参观边防,那随着起伏的山峦延往两边无限远处的宏伟城墙。  踏足城头之上,诸葛亮想起以后就要这此处和各地军阀开战最终助刘备实现三国鼎立的伟业的时候,心生感慨。  这些城墙厚而高,城前的壕池既深又广,确是那时候最佳的防敌设施,远处则大河环绕,气势磅石薄,壮人观止。  元颜烈指着城墙外一无际光秃秃的旷野,微笑道:“这是我这个地方最丑陋的地方了,然而却是人为的,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要将城外所有树木全部砍掉,连石头都不留下,换而言之能带入城中的东西就一律运走,不留给对手任何可用之作围城的东西。”  诸葛亮心想这就是坚壁清野了,望着城上每隔百丈就设置一个的碉楼,赞叹道:“有这样的藩屏,那还怕敌军压境?”  元颜烈指着城外远方环绕而过的大河道:“我们这堵连绵数百里的长城,全靠泗河的天险和山势筑城为防,主要用于守御附近两地诸侯。”  诸葛亮认可道:“筑城在险要之地,实是举足轻重的事,我们的长城依山而建,本身就是易守难攻了。”  长城就像一对巨人有力的臂膀,将大汉紧拥在它们安全的怀抱里。  元颜烈自豪地道:“为了应付对手千奇百怪的围城法,例如积土高临、云梯、挖地道、水攻、沿城蚁附的进攻,甚或石弹机、巢车等围城器械,使我们曾多次修改城墙,眼下不是我夸口,即使是凶猛如汉军,我们又没有外援的形势下,依然可随时挡他几个月。”  接着又带他看了各种防御的兵械,如弩、戟、矛、、斧、长椎、长镰、长斧、垒石、黎等武器。又有各种运土载人的四轮木车,教诸葛亮大饱眼福。  城上藏有大量的水和沙石,与及水缸、瓦木罂等盛器,还有火灶、大釜等,以应付对手的火攻、又或以之浇灌爬城上来的对手。  诸葛亮一一默记心头,心想以后有可能有朝一日要凭这些原始然而有效的器材守城时,也不致惊慌失措呢。  元颜烈最终道:“守城之要,除了做好所有防御措施,备有足够的粮食和燃料,更重要是做到内有坚守之兵,外有救援之军。”  诸葛亮颔首表示虚心接受,不过想起大汉男丁单薄,不由心下怅然若失!巴不得将董卓这大枭雄拉来看看,好让他领略一下面对对手随时兵临城下的感受,教他再不情愿还只懂躲在似安全的洛阳,整天想着怎样想方设法排挤异己。  直到傍晚时份,诸葛亮才兴尽而回。  回到寄居的宾馆大宅,诸葛亮福至心田,借说向窦夫人问安,到东馆见这厉害的女人。  刚好渭阳侯窦机不在,下人报告后,窦夫人在东边厢房的大厅接待他。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见到窦夫人,只见她生得雍容秀丽,由于保养得好,外貌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远看犹如三十许人,近看才察觉到她眼角在化下的浅浅皱纹,然而依然无损她的风华。  她的秀发梳成堕马髻,高高耸起,又堕往一侧,使她更有女人的味道。  身穿是绣花的罗裙,足登丝织的花绣鞋,头上的发簪用玳瑁镶嵌,耳戴明珠耳,光华夺目,艳光照人。  诸葛亮没想到她有了那么又大又坏的“孩子”后,依然保持这种丰神姿采,心里面大惊,作揖后,坐到下首里。  背后立着四名宫娥的窦夫人,也留心扫视着诸葛亮,然而却神色冰冷,没有半丝欢容,弄得形势相当尴尬。  诸葛亮开口道:“夫人路上有劳了,卑职假如有何失职或不周到之处,夫人请不吝赐责。”  窦夫人淡淡望着他道:“那敢责怪大人呢?”  诸葛亮知她因自己招惹了她的儿子,因此心有提防,正要砌词离去时,窦夫人叫退宫娥,严肃道:“良禽择木而栖,只不知诸葛都尉是不是知大体的人?”  诸葛亮心叫好戏来了,彬彬有礼地道:“夫人请提携孔明。”  窦夫人语气冰冷地道:“你若连自身的处境也看不清楚,我也不愿对你煞费功夫。”  诸葛亮暗叫高明,道:“好一句良禽择木而栖,可是我是待价而沽,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识货之人?”  要知两人目下所谈之事,相当于背叛了大汉,因此诸葛亮有意用暗喻的方法,免得被窦夫人拿着破绽来暗算他。  一来他并不觉得背叛汉帝是什么一回事,其次假如真的能够巴结好这女人,有可能幽州之行随便得多。要不然若她在襄贲侯刘虞前说上他两句,就要教他万劫不复。  窦夫人似很是激赏他的说话,嘴角逸出一丝笑意,轻轻道:“眼下汉室虽然式微,但是天下为大者,还是汉室。可是汉庭乃虎狼之人,又深具种族之见,以韩信对汉室的不世功业,依然落族诛之祸,可知良禽择木,还有不少要考虑的因素。”  诸葛亮暗讶对手见地,霎时间也摸不清她是不是在招揽自己,试探道:“夫人是不是清楚我和贵公子间的事?”  窦夫人粉面一寒道:“少不更事,自找屈辱,孔明不必管他,几时才轮到他作主?“  接着她微微一笑道:“假如不是见你文武兼备,在那种形势下依然可诱杀王翦,我才没有意思和你说这番话呢。”  诸葛亮一阵心惊肉颤,三国时期的人真的视人命如草芥,又见她那么高明,更知不可招惹她,恭然道:“请夫人提携一条明路。”  窦夫人立场放松多了,轻声道:“孔明也当清楚在大汉的形势,汉帝宠信董卓,这人必不能容你,然而你可知是什么原因吗?”  诸葛亮叹道:“看起来是那是由于我夺了他的貂蝉吧!”  窦夫人凤目一凝,射出恨意,冷哼道:“你也太小看董卓了,他哪会为了一个朝三暮四的贱货,而不要你这种难得一遇的人材。”  诸葛亮听她这样说貂蝉,当然是不好受之极。然而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事实,起码以前的貂蝉是这样。第一时间好奇心起,吃惊道:“那究竟是怎么原因呢?”  窦夫人现出一丝神秘的笑意,道:“那是由于汉帝看上了你。”  诸葛亮立马头皮发麻,失声道:“什么?”  窦夫人见到他的样子,娇笑道:“你真是糊涂透顶,假如不是刘协对你过目以待,哪会将那么好的差事给你。”接着深深盯了他一眼,抿嘴笑道:“一旦是喜欢短袖分桃的人,都不会将你轻易放过,孔明你留心提防了。”  诸葛亮见她变得眉目含情,春意盎然,眼神不由落在她高挺的豪|丨乳丨处,心里面一痒,不过随即又牵起因媚娘之死对她儿子的仇深似海的恩怨,只好强按下要冲口而出的挑情言语,仰天长叹道:“我明白了,因此董卓将会不惜所有代价置我于死地,可是我也忧虑渭阳侯窦机他正密谋收拾我呢!”  窦夫人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恢复了冰冷的表情道:“先不说这方面的事,孔明你坦白告知我,眼下普天之下,谁人有才能威收拾曹贼的东侵?”  诸葛亮愣了一下,凭心而论对眼前三国的形势还是一知半解,想不起那么一个人来。可是却又不能不答,要不然窦夫人肯定大感兴趣索然。  想着间,窦夫人轻声引导他道:“孔明不是连谁人在六年前解了洛阳之困也不清楚吧?”  诸葛亮憬然道:“就是襄贲侯刘虞!”  窦夫人高兴地道:“眼下只有襄贲侯刘虞才有威号召天下,因此除非孔明想投奔汉庭,要不然栖身之所,就只有这个挑选了,若我肯推荐,包管可委以重任你。”  诸葛亮晓得仅有方法就是援兵之计,多亏她不管怎样高明,依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刘备这着工具,起身拜谢道:“多谢夫人提点!”  两人尚想再接着说话,渭阳侯窦机神色冲冲走了进来,大声疾叫道:“娘!”  窦夫人怒道:“给我闭嘴!”转向诸葛亮道:“都尉且先退下,晚点才和你详谈方才的事。”  诸葛亮心想渭阳侯窦机你来得恰好是时候,忙作别离去。  诸葛亮回到住处时,雷铜迎上来道:“刘表家有人来找你。”  诸葛亮大惊,在雷铜陪同下,来到幽静的偏厅里。  一个黝黑清、年约中年的男子,背上交叉挂着两支精铁打制的连,像一把出了鞘的刀般,高挺笔直卓立厅中,两眼一道寒光闪烁,自有一股迫人的气势。  这对连长约五尺,形状介矛和戟之间,只是短了大半。  那人见到诸葛亮,两眼闪过异芒,跪了下来道:“马超参见姑爷。”  诸葛亮大为高兴,晓得他乃刘表家秘密子弟兵团的领袖,忙抢前将他扶起。雷铜识趣地退下。  坐下后,马超道:“我们奉主公之命,作前锋部队打探敌情,果然有了斩获。”  诸葛亮见他面如死灰,心里面肃然。  马超小声续道:“不知是谁放出情报,附近几股最凶悍的黄巾党,都晓得姑爷你带着珍宝和大汉最动人的美女,前赴蓟县,形势对姑爷十分不利。”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幽州军不会坐视不理吧?”  马超道:“幽州有人向我们暗通情报,他们不仅不会命人保护你们,还供应马匹武器给其中最大一股叫地公将军张宝的黄巾党,暗遣他们进攻你们的马队。”  诸葛亮诧异地道:“那地公将军张宝不是曾经在大汉境内暗算我们的黄巾党吗?怎么会会到了幽州去?”  马超道:“恰好是这人,当日他们暗算不果,损兵折将,事后又被董卓的人围剿,因此逃到了幽州,沿途招纳乱民,眼下兵员数目已达千人以上,不可小看。”  诸葛亮给弄得头都大了起来。首先是怎么会要命人收拾他,其次是哪会找上了地公将军张宝这群黄巾党。  马超道:“一直以来,我们猜疑京都内的几股黄巾党,都有他们在背后力撑,好削弱大汉国力,因此他们每遇形势紧迫时,都会逃进幽州避难,眼下更验证了这打算。”  诸葛亮上下为难,愈晓得得多国与国间的关系,就愈给那纵横交错的关系弄得他更糊涂了,愁云密布道:“可是我们这一趟是要将大汉的花腰郡主送给幽州军,怎么会想到他们用这种伎俩服侍我们呢?”  马超道:“真正的原因我也弄不清楚,不过可猜想这定牵涉到幽州地方诸侯与襄贲侯刘虞间的权利纠葛。自襄贲侯刘虞挫败黄巾党后,襄贲侯刘虞功高震主,肯定会引发诸侯的疑忌。更何况襄贲侯刘虞曾长留洛阳,若地方诸侯能破坏这一回婚约,受重创最大的肯定是襄贲侯刘虞和董卓的人的关系了。”接着道:“而这一回婚约,乃襄贲侯刘虞一手促成的。”    回来的时候遇到孙乾。孙乾有点风尘仆仆的样子,见到他就小声道:“我们刚接到秘密情报,这一趟你送花腰郡主慕容香到幽州的郡治蓟县,绝非无惊无险,不仅黄巾党土霸厉兵秣马,风闻冀州也想破坏这宗婚姻买卖,要找人坏了慕容香的贞操,孔明务要十分留神。”  诸葛亮吃惊道:“这事应属极端秘密,怎么情报竟会漏了出去呢?”  孙乾叹道:“肯定是有人特意放情报出去,照我看,这内鬼不出董卓或渭阳侯窦机两个歹人的其中之一。”  诸葛亮一呆道:“这对他们有何好处呢?渭阳侯窦机和我搭同一条船,若遭进攻,他恐也不能身免吧!”孙乾道:“内情可能非常纷繁,我来是特别提点你,明天清早咱们就要出发了。”  诸葛亮记起了神火令,嘱他使人带来给自己,聊了几句后,送他到门外去。  回到貂蝉处,柳无依和杏儿四美仆显然恭候厅堂。离别在即,自有说不尽的绵绵蜜语。诸葛亮固然是风流,依然未试过这种群美环拱的深情阵仗,固然乐在其中,应接不暇,也是哑巴吃黄连。  疲极睡了一会后,睁眼时天已全黑,略动一下,立马将紧缠着他的柳无依和刘楚翘弄醒过来。刘楚翘撒道:“翘翘不依!要随你一起到幽州去。”诸葛亮看得瞠目结舌,醒了过来,心想自己照顾貂蝉和慕容香已大大头昏脑胀,怎么能够还添上刘楚翘,若被汉帝以为他想挟美溜走就更糟,忙好言宽解,威迫利诱,才哄得刘楚翘放弃念头。  这时杏儿等四美仆进来服侍他们梳洗穿衣,诸葛亮以最快速度打扮停妥,步出房去,还未到议事厅,就听到貂蝉说话的声音,心里面大惊,走了出去。  两人见面相视一笑,两手紧握在一起。貂蝉严肃道:“我去见过汉帝,可是他没法再抽出人手给我们,真令人忧虑。”仰天长叹道:“由此处到蓟县,至少走三个月路,要渡过大河,经过多不胜数荒山野岭,入幽州后,还打算先到几个城市,真是一步一惊心,十分难捱。”  诸葛亮思考了一会,问道:“夫人和那渭阳侯窦机,曾否有过一手?”貂蝉羞愧地点了点头。  诸葛亮不好受之极,没有发话。貂蝉惶恐地道:“孔明!求你不要这样,貂蝉眼下已改过自新了。”诸葛亮终是大度的人,叹道:“我和渭阳侯窦机本有介核,加之了你和他的关系,会将事情弄得更加扑朔迷离。”貂蝉深感过意不去地道:“貂蝉知错了。”接着转移话头道:“渭阳侯窦时机带着他最宠爱的两位姬妾和数百兵丁启程,我怕他会处处和你作对呢。”  诸葛亮沉声道:“我不怕他阻挠我,最怕是他会和局外人合谋来收拾我们,假如他有意远走高飞,什么事都够胆子做出来。”貂蝉道:“我从自己的兵丁挑了四人出来,这四人不仅全身是胆,刀法高强,其忠心更加是不用猜疑,我还布置了雷铜作你的将,这人曾受我恩惠,定肯竭诚为我们肝脑涂地。”诸葛亮心下稍安,道:“风闻冀州想破坏这一回婚盟,他们那里有何强劲对手呢?”  貂蝉深吸了一口气,娓娓而道:“冀州有个地位神秘的人物,名叫颜良,这人认为禽兽最得天地之道,而要成为强者,则须学狮虎般磨利爪牙,因此他和弟子都是可怕的将士和奸Yin虏掠的凶徒,平常他们潜隐山林,威逼被虏来的男女为他们从事生产和供作Yin戏。”  诸葛亮奇道:“汉帝怎样能容忍这种大枭雄在冀州作恶呢?”  貂蝉道:“倚仗他们的人是袁绍,我们一直猜疑袁绍和颜良是一伙的,这颜良武术高强,能空手搏狮,生裂虎豹,Xing欲过人,每晚不御十女之上,就不能安眠,专替袁绍刺杀政敌,又或到国外去进行秘密使命,假如是这人亲来,我们就冒险了,貂蝉情愿自尽,都不情愿落入他手里。”  诸葛亮也听得肉跳心惊,宽解了她一番后,刘楚翘和柳无依才施然而来。  离宫前,兵将车马在大校场集合,由汉帝亲身主持了送行的仪式,祈求一路平安,不过诸葛亮肯定知他求的是他们能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偷回来,而非关心他们的生死,郡主慕容香的生死更加是不用提了。  汉帝勉为其难地多调派了些人手给诸葛亮,使他的兵员数目添至五百人,加之渭阳侯窦机的数百兵丁,七百轻骑护着载了貂蝉、花腰郡主慕容香、窦夫人及一众内眷下人的二十七辆车舆和载粮食杂物的四十辆骡车,声势浩大,由南门离开大汉的首都洛阳,沿着大路往第一站的络城进发。  这依然在大汉境内,因此不用忧虑安全的问题。大将李楚原又遣了五百骑兵保卫他们一直到络城城外延绵近二百里的护国城墙的边防处。因此诸葛亮心境舒坦,要忧虑也留待过了城墙,踏上遥对的幽州边界才再烦恼。  他对这个时代的军队编制是个门外汉,乘着旅途无事,向手雷铜动问。雷铜叹息道:“战争乃生死悠关之事,一旦有一分实力,就将这一分实力用尽。当年黄巾之乱,汉庭就尽起十五岁的成童三军作战。这一趟益州牧刘焉来攻我们,皇上连在人前只会支支唔唔的童子都拉入伍,多亏能大败益州,要不然??唉!”  诸葛亮晓得雷铜乃貂蝉的人,和他说话少了不少顾忌。顺水推舟问及军旅编制的事。  雷铜知无不言的道:“所谓三军,一般形势就是壮男、壮女和老弱之军。壮男之军是战斗的主力壮女则作构筑工事和劳役的辅助事务老弱之军负起了后勤和军队粮饷炊事等杂役。”  诸葛亮大感索然,以前看电影时,那些战争场面都是灿烂壮烈,充溢着了英雄感的浪漫。原来真正的形势却是两回事,连女人童子老弱都给推到战场去受苦送命。  雷铜小声道:“这一趟我们兵员数目固然少,然而都是精锐的野战骑兵,显见皇上十分看重此行,是很难得的了。”  诸葛亮回头看去,见到渭阳侯窦机的十辆车舆和二百兵丁,堕在最终方。禁不住仰天长叹。想起假如有事出现时,渭阳侯窦机哪会听他统领,只是这“包袱”,就教他头昏脑胀。  慕容香和貂蝉这两位伊人的车子都帘低垂,看不到里面的形势,只不知她们是不是正偷窥探着他呢?  想到此处,驱马来到貂蝉的车舆旁。  果然貂蝉马上掀起帘幕,现出如花玉容,媚笑道:“都护大人要不要上来坐坐?”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卑职有使命在身,怎么能够那么肆意妄为?”  车舆前后的敏儿诸女都掩齿微笑。  而貂蝉曾提过的四名身手高强的忠心兵丁,则分作两组,护在两边,见到诸葛亮,都彬彬有礼地向他致礼。  貂蝉道:“就是他们四人,有何事即管交待他们。”  诸葛亮见他们中岁数最大的王平,只比自己年长少许,然而都是体格精壮的青年,看起来还是有些许两下子,笑道:“我的交待就是要他们时时刻刻都护在你和花腰郡主旁,那就够了。”  王平等四人一齐同意。  那日走了三十多里路,多亏沿途风光如画,诸葛亮抱着遨游天下的心境,间中又可跟貂蝉和敏儿诸女说话解闷,因此毫不寂寞。  慕容香和她两个贴身丫鬟一直躲在车里,没有露面。  诸葛亮固然很想见她,然而却要克制着这冲动,她终是金枝玉叶的地位,地位显赫,不能够随便和男子交谈。何况明知她要嫁入幽州,还是不要惹她为妙。  傍晚时,大队安营休息,在一道小溪旁的草原上竖起了二百多个蒙古包。  在诸葛亮的主帅大帐里,诸葛亮、雷铜与李楚原派来的副将卫健,及另两位带兵赵子敬及任正非等围坐宴会上,享用晚餐。  这些行伍之人,话题自然离不开战争和兵法。此时卫健这身经百战的将正以专家地位,纵论战争的变化和形势。  诸葛亮深刻地感受到他们对战争的恐惧和厌倦。心想若连他们这些军人都那么心境,况且养尊处优的貂蝉和刘表等人。特别黄巾之乱后,大汉形险势殆,更使人人自危。看起来大汉真是没有多少好时间过,自己怎样才能够刚好带着众女逃到安全之所,免得殃及池鱼。  正想着间,帐外传来兵荒马乱的人声。  诸葛亮等大感诧异,抢往帐外。  只见貂蝉的大本营处围满了士兵,争吵声不断传来。  这时有个士兵赶来,怒气冲冲道:“坏事了,渭阳侯窦机的王翦杀了人。”  诸葛亮和雷铜等交换了个暗号,都晓得对渭阳侯窦机的鄙视之意。  被杀的是貂蝉的兵丁焦庭。  原来渭阳侯窦机趁诸葛亮等人在包内用膳闲谈,率着兵丁里最久负盛名的三大大家王翦、马忠和廖化三人和十多名好手,想闯入貂蝉的私帐,不言而喻是要和她再续前缘,第一时间又可使诸葛亮丢失脸子。  警卫肯定不情愿阻挠他,一直到到了貂蝉以布幕拦起的私营禁地,才给王平等挡着,还未通传给貂蝉晓得,有意惹是生非的渭阳侯窦机已指使亲信向四人进攻,不及防下,又是寡不敌众,四人第一时间受伤,焦庭还给王翦割断了咽喉,立马毕命。  布幕后的警卫见势色不对,涌了过去,将渭阳侯窦机等团团围住,这时才挡住了他们。  渭阳侯窦机的兵丁闻风而至,却给诸葛亮属下的中护军挡在外围,霎时间成了对峙之局。  诸葛亮、雷铜和卫健等赶到那时,貂蝉在敏儿八女和身染血迹的王平拱卫下,铁青着粉面,凶巴巴地盯着渭阳侯窦机。  而渭阳侯窦机则和一众亲信气定神闲,衣服有恃无恐的样子。见诸葛亮到来,偏不理他。向卫健道:“这算什么一回事,我杀个犯上作乱的冒犯之人,有何大不了,卫副将你马上将这些人给本公子赶走。”  卫健心里面有气,不过他也深懂为官的技巧,并不将事情揽到身上,沉声道:“此处所有由诸葛都尉作主,卑职只担当沿路的安全。”  貂蝉移到诸葛亮旁,小声道:“给我杀了王翦,所有后果有我担当。”王平等与焦庭情同手足,一齐跪下道:“诸葛都尉请为我们作主。”  渭阳侯窦机假笑两声,环手胸前,不以为然地望着诸葛亮,有意要他难看。  这时布幕早给推倒地上,围着的中护军见渭阳侯窦机目无诸葛亮,都感同身受,一齐一片哗言,形势严峻,剑拔弩张。  诸葛亮举起手来,要其他所有人安静。心里面牵起旧恨新仇,巴不得就地将渭阳侯窦机杀了,可是肯定不能够那么做。  先不说他有重责保护渭阳侯窦机到幽州去,更可虑者是幽州的第二号人物乃渭阳侯窦机的舅父,杀了他怎还能够到幽州去。渭阳侯窦机也是看清楚这点,才特意在出发的第一天就来灭诸葛亮的气焰。  若任他胡混过去,哑忍了这件事情,那以后再没有人会关注他诸葛亮了。  这是个只尊重英雄好汉的强权时代。可能连貂蝉都会对他观感大改。  所有人的眼神都汇集到他身上。  诸葛亮眼神落到被抬到一旁的焦庭尸身处,冷喝道:“王翦!”  脸目狠冷,体型高瘦硬朗的王翦正要应声,渭阳侯窦机止着他道:“吩咐是我下的,要找就冲着我来吧!”  诸葛亮眼中射出雷霆万钧之色,往渭阳侯窦机道:“假若王翦能挡我三刀不死,这件事情就作罢休!”  大家全静了下来。  更有人认为诸葛亮是想敷衍了事。  要知诸葛亮刀法固然高,然而要三刀就杀了像王翦这样的大家,实是难以想像的事。  渭阳侯窦机肯定也不相信他区区三刀可解决王翦,心里面暗自高兴,想道假如他三刀无功,当然是威信扫地,在大家面前却不动声色道:“都尉若给王翦伤了,千万不要怪人。”  诸葛亮仰天一声长啸,“锵”的一声拔出董卓送的饮血宝刀,遥指王翦道:“来吧!”  双方的人都退了开去,现出一片空地。  王翦一声狞笑,拔出配刀。  他曾目睹诸葛亮和伏惊云的汉宫之战,知他刀法。心里面说我难道是连你三刀都挡不了吗?铁了心,以以守代攻,好使诸葛亮有力无处发挥。  雷铜、卫健和貂蝉等都以为诸葛亮是借此下台阶。暗叹此也是没有主意中的主意。  诸葛亮深吸一口气,饮血刀搁到肩上,往王翦迫去。  王翦手臂伸出,长刀平举胸前,遥指着诸葛亮的咽喉,竭尽全力不予诸葛亮近身肉搏的可能,策略上运用得天衣无缝。  旁观双方都似预看到了诸葛亮无功而退的战果。  诸葛亮这时迫至王翦的刀锋前两步许处。不知脚上踏到了什么东西,滑了一滑,失了势子,往一侧倾去。  貂蝉诸女最关心诸葛亮,震惊下疾呼起来。  渭阳侯窦机和一众亲信大为高兴过望,齐声喝了起来给王翦助威。  王翦乃刀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