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2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2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2部分颜良,他在幽州也一定不会声势浩大的策动上千人马来个强攻突袭,故他顶多只能够采取夜袭或火攻的战术。”诸葛亮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大兵法家老孙的公理明言,我们怎么能够浪费这时机,不让他栽个大筋斗。”马超和雷铜四只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诸葛亮续道:“更何况我们尚有一项优势,就是地公将军张宝不清楚我们多了四百精锐部队,只凭这点,我们就能够教地公将军张宝吃得一鼻子灰。”接着小声,说出了他的计划。马超和雷铜两人听得击节称赏。  诸葛亮又随口问道:“怎么会我们走了几天路,连一条幽州军的村落都见不到,如入无人之境?”雷铜答道:“这是魏王的吩咐,大路五十里的范围内都不允许有人居住,怕的是对手沿大路来时,能够掳掠粮食和妇女壮丁。”诸葛亮这时才疑虑尽释,又反覆研究了行动的细节,才回到大本营去。  那天夜晚他到了貂蝉的包内用膳,敏儿众女眉开眼笑服侍他们,又服侍诸葛亮沭浴更衣,使他享尽艳福,劳累一扫而空。当他抱住貂蝉卧在宴会上时,她抚着他宽壮的胸膛道:“我真不理解怎么你可预先晓得渭阳侯窦时机前来暗算慕容香,更不理解他们怎么会要这样做?”诸葛亮盘算一会儿后,下了决定,将偷听到窦夫人他们二人的对话交待出来。  貂蝉听得粉面煞白,第一句就道:“好个襄贲侯刘虞,使我还以为他真是挂念着我,原来是有心害我。”诸葛亮叹道:“你不能够说他不是挂念着你,假设魏王真被我解决,你还不是他的人吗?”貂蝉手忙脚乱,紧抱住他道:“眼下我们怎办才好呢?”诸葛亮道:“有我在此处,你怕什么呢?哼!”  诸葛亮这时道:“换而言之这是叫作随机应变。一旦幽州军不情愿撕破脸皮,我就有自信保命回国。”貂蝉道:“怎么会窦夫人猛然间又听起你的话来,是不是??”诸葛亮惩戒地打了她一记粉臀,道:“不要想歪了,我只是动之以利害吧了。”貂蝉媚眼如丝,娇笑道:“我肯定相信你,窦夫人固然伎俩毒辣,然而在男女关系上却十分自律。只不知你能不能令她破戒?莫忘记连刘凝都逃不出你的魔掌哩!”诸葛亮坦然道:“我的确对她用了点撩拨伎俩,为了求生,在这一大原则下,我什么事都能够做得到。”  话还不曾说完,敏儿进来道:“窦夫人有请孔明!”窦夫人独坐包内,头结凌云高髻,身穿罗衣长褂,脸上轻敷脂粉,艳光四射。诸葛亮也不由心里面暗赞,这女人真懂得打扮,主因是她乃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漂亮。她年轻时定是可迷死人的佳人,可惜是她竟会那么心狠手辣。  见到诸葛亮来,窦夫人若无其事地道:“都尉大人请坐!”诸葛亮最爱挑引别具韵味的女人,而且她看起来还是如此年轻,微微一笑道:“是不是坐在那里都能够呢?”窦夫人横他一眼道:“都尉大人,你对我越来越肆意妄为了。”再凶巴巴地瞪他一眼,像在责怪他那天潆了她耳垂一口。诸葛亮见她的神色,晓得她正要将计就计,想改采怀柔伎俩来巴结自己。  可是他却淡然不迫,男女间的事犹如玩火,一不留神就会作茧自缚,最终窦夫人会不会对他动了真情,尚是不晓得之数。诸葛亮也不愿迫她太甚,来到她身旁,躺了下去,挨在软垫上,写意地伸了个腰,还称心快意地仰天长叹。窦夫人别过头来,往卧在她坐处旁边的诸葛亮,语气冰冷地道:“诸葛亮!不要玩花招了,你到底想怎么?”  诸葛亮特意大力呼吸了两口,道:“夫人真香!”窦夫人拿他没法,强忍着挥拳怒打他的冲动,道:“快答我!”  诸葛亮大感新奇,插科打诨道:“我眼下只想要一个人,夫人应晓得那个人是谁吧?”  窦夫人镇定下来,点头道:“好吧!你答我一个问题,若我认为称心的话,我就给你猜猜你想要的那人是谁吧。”  以她显赫的身份,这样说就相当于肯将身子交给对手了。  诸葛亮曾偷听过她与儿子的对话,自然晓得此妇口蜜腹刀,微笑道:“男女之事又不是买卖,怎么能够先列下条件,而且我答得是不是称心是任由你说,对不起,恕卑职不能接受了。”窦夫人凤目闪起恨意,盯着他道:“诸葛亮你是不是心里面有鬼,因此连一个问题都不情愿答?”诸葛亮心道你才是心里面有鬼,哂道:“谁不心里面有鬼?没有的早已要去见阎皇了。”窦夫人长于王侯之家,一生地位仰慕,哪里受过那么闲气,然而偏又感到无与伦比的过瘾。  长久以来,她都奉行实际无情的惟利是图。对男女之情十分冷淡。当年嫁给闻喜侯,着眼点全在于看中了对手有取代汉帝的条件。  婚姻对她来说只是一场买卖。因此她向来不容忍别的男性对她作任何撩拨。这一趟碰到这年轻英伟的诸葛亮,固然说有点被他的丰神外貌所吸引然而更感动她芳心的却是诸葛亮凌霸勇猛的手段和鹤立鸡群的气质风度。使她生出要对强者举手投降的耐人寻味心境。  竟愿欲拒还迎地被他步步进迫。眼下她是既感吃不消,然而又大觉过瘾。那种困惑心境使她不知怎样是好。    窦夫人假笑道:“不要小看我和襄贲侯刘虞,当年娘嫁给你爹,就是盼望他能称王称帝,何曾想到他不成大器,死得又早,要不然你早成大汉之主了。我们也想好了收拾诸葛亮的方法,就是要逼使他走投无路,只好投奔我们。”  诸葛亮听得眉头深锁,心想你有何方法可逼使我走投无路呢?  渭阳侯窦机肯定也想不出来,催问窦夫人。  这外貌雍容,内心却毒如蛇的贵妇沉声道:“一旦能破了慕容香的初夜,那时他还能到那里去呢?”  诸葛亮听得几乎叫了起来,也高兴自己错有错着下,到来听了那么举足轻重的诡计,随即自然用足耳力,接着细听下面这对他们二人收拾慕容香的诡计。  那天夜晚诸葛亮回房后整晚都没合过眼,深思熟虑到天明。在卫健和元颜烈的保卫下,车马渡过了泗河,进入幽州的无人荒野。貂蝉知他余怒未消,躲在车内,没有再来烦他,敏儿众女当然是一脸幽怨,然而因貂蝉下有严令,也不情愿和他说话。渭阳侯窦机则很明显一不配合的立场,特意落后,拖慢了计划。诸葛亮稳操胜券,也不介怀。到傍晚时,才走了一点路程。  这时诸葛亮的心神全放到随时会出现的对手身上,找了个背靠石山的高地,设营立寨。诸葛亮将自己的帅营和貂蝉与慕容香的蒙古包设在中间靠山处,五百将士分为三组蒙古包,置于左侧。而渭阳侯窦机的蒙古包则置于右侧,变成旗帜鲜明的局面。诸葛亮自然知他会弄什么鬼,那是由于今天晚上襄贲侯刘虞派来的杀手,将会由他那一方潜入慕容香的大本营,再施放迷烟,好潜入慕容香的鸾帐,将她污辱,而策划者恰好是自告奋勇的渭阳侯窦机。假如不是诸葛亮悉破他们的诡计,他们确有大功告成的可能。谁会提防这样的内贼呢?  诸葛亮此时挺立山顶高处,远望四面丘陵起伏的山势,心想无怪乎襄贲侯刘虞的人会挑选这地方出手,那是由于即管潜到近处,也很难察觉,渭阳侯窦机就是晓得这秘密,才特意拖慢计划。雷铜这时来到他身旁道:“没想到都尉对行兵布阵那么在行,连自认大家的马超也赞大人阵法方便灵活,折服不己。”  诸葛亮心里面说我多了你们一千八百年的经验,当然是高人一等,口上却谦让一番。雷铜小声道:“我派了亲信与贵仆马超联系,教他短时间之内不要到大本营来。嘿!我看大人似有点什么预感哩!”诸葛亮心道这不是预感,今天晚上要收拾的是渭阳侯窦机,他不想马超的人卷入这件事情里,免致弄得事情复杂起来。此时担当安营的马超过来向两人汇报完成了的工作。  诸葛亮固然知不管是与他有旧仇的地公将军张宝,又或是由冀州来的颜良杀手集团,都会待他深入幽州后才会来犯,教他不能逃回大汉去,依然交待马超将骡车联阵排在外围处,形成一道可抵御对手矢石或冲锋的前线壁垒,使马超对他更有自信,高兴地照办去了。雷铜见他那么深有法度,更钦敬得心悦诚服。  诸葛亮盘算一会儿,小声道:“我有举足轻重的事交待你做,然而却不许打探原因,你给我找一批好蛮劲的士兵,准备好掘壕坑的器材,听候我的吩咐,然而却要骗过余下人等,特别是渭阳侯窦机,明白吗!”雷铜还以为他要在大本营四面设陷坑一类的部署,依言去了。诸葛亮踌躇了好一会,仰天长叹,厚着脸皮去找貂蝉。为了收拾渭阳侯窦机,只好与她言归于好。  士兵们都在生火造饭,见到诸葛亮,都发自真心地向这主帅敬礼。诸葛亮心里面高兴,晓得计杀王翦的事绩,已深印在他们的脑海里,以后统领起他们来,将随便多了。将大本营与其他蒙古包分隔开的布慢映入眼帘。王平等三人正和几名慕容香的近卫军在闲聊,见到诸葛亮刮目相看。诸葛亮含笑和他们打过招呼后,进入这大本营的禁区里。里面共有四个蒙古包,貂蝉和慕容香住的是特大的包里。敏儿等众女正在空地处弄晚饭,见到他来都喜出外,敏儿和月儿两人更难过得低着头哭了起来。  诸葛亮以微笑回报,径直走进貂蝉的私包内。貂蝉正呆坐一角,双目通红,很明显是刚哭过。诸葛亮心里面再叹,也开始明白是自己越来越爱她,才致不能容忍她荒唐的过去和在今后与别的男子打情骂俏。貂蝉见他进来,惊喜交集长身而起,不能相信地叫道:“孔明!”诸葛亮笑道:“不允许哭,一哭我掉头就走。”貂蝉勉为其难地忍着眼泪,狂喊一声,忘乎所以投进他怀里去,玉肩不住抖动,却死也不情愿哭出声来,诸葛亮的襟头自然全湿了。诸葛亮抚着她的腰背,轻声道:“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貂蝉拼命摇头,驯若羔羊。  诸葛亮抱住她坐下,为她拭去泪痕,淡笑道:“眼下我先试你听话的程度,给我马上去找慕容香,告知她今天晚上我要此处所有女人,全躲到我隔的包内去。这事务必要保持机密。”貂蝉诧异地望向他,随即又惟恐招惹了他的不住点头,那样儿真的又乖又可怜,动人之极。诸葛亮心里面不忍,靠近到她耳边道:“我怕今天晚上会有人潜来对她不利哩!”貂蝉见他语气温和,胆子大了起来,试探地吻了他一口,道:“你真的肯饶恕我。”诸葛亮含笑点头。貂蝉窥探着他道:“真的半点都不再摆在心上?”诸葛亮叹道:“有何法子?谁叫我爱得你如此死心塌地呢!”貂蝉喜出望外,送上香吻。  很久后,貂蝉难过地道:“我几乎给你吓死了,你再那样对我,貂蝉只好死给你看。”说完两眼又红了起来。诸葛亮心生怜惜,宽解了她一顿后,大力打了一下她的粉臀,吩咐道:“还不给我去办事?”貂蝉高兴地长身而起,拉着他的手道:“假若慕容香问到我,诸葛亮怎知有人来袭她的营,貂蝉应怎么答她呢?”诸葛亮知她芳心安定下来后,恢复了往常的机智,借慕容香绣了个弯来问他,笑道:“不要忧虑!她会彻底信任我,你依言而行好了。”  貂蝉惶然道:“孔明!我不是不信任你哩!只是好奇罢了。还打算这样治我。”诸葛亮见她楚楚动人,欲火升起,然而却知今晚绝不应该男女之事,强压下冲动,将她推出帐去。接着往找雷铜道:“我要你在花腰郡主大本营四面挖几个藏人的坑|丨穴,第一时间找二十个箭法高人一等的好手,和我们躲到坑|丨穴里去,一齐欣赏即将出现的盛事。”雷铜听得吃惊不已起来。诸葛亮交待了细节后,仰天大笑,回帐进食去也。  寒风刮过大地。半边明月高挂星空,照着没有半点灯火的大本营。除了在大本营外围处值夜的士兵外,赶了一整天路后,所有人都疲然入睡。诸葛亮、雷铜、王平何其他三十名几箭手却是例外,他们分别躲在布于慕容香鸾帐外四角的隐蔽坑|丨穴里,通过隙缝苦苦守候着诸葛亮所说的盛事。他们已撑了个多时辰,那绝不是舒服的一回事。还有两个时辰就天明了。  当诸葛亮自己的自信也在撼动时,“勒!”的一声微,由靠贴着渭阳侯窦机大本营那边的围传来。其他所有人胸怀大开,借着月色星光,凭着早习惯了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瞪向声音的来处。  一个瘦矮若小孩的黑影悄无声息由围破开处钻了进来,灵巧无比地移到最近的蒙古包处,手中拿着一件管状的东西。接着微弱焰光亮起。大家都清楚看到闯入者是个瘦若猴头的猥琐男子,手中拿着个小炉般的东西,连在一枝圆管上,火光正在炉内亮起。  那人待小炉的火光稳定下来后,将喷着烟的管口由帐底伸进了营里去。诸葛亮等连大气都不情愿透出一口,望着这人慢慢施为,将迷香送入四个营里去。那人发出一声鸟呜,很明显是召同党来的暗号,果然十多人逐一钻了进来,散开守在各扼要位置,将四个蒙古包团团围着。接着再来了五、六人,其中一个当然是那渭阳侯窦机。所有人都是蹑手蹑足,不发出任何声响,形势严峻沉凝。  渭阳侯窦机来到慕容香的蒙古包的入口处,其他的人分别闪到女侍的蒙古包处,只留下貂蝉的蒙古包没有人去碰。诸葛亮等看得心头发火,这些衣冠禽兽的人连无辜的宫娥都不情愿轻易放过。假如不是貂蝉是渭阳侯窦机的目标,而他又分不得身出来,她当也不能侥幸逃过毒手。放入迷香的炉火逐一熄灭,那矮子打了个手势,渭阳侯窦机和那些人一起行动,钻入包内去。诸葛亮知是时候了,发出暗号。”嗤嗤”声响。  利矢由安在坑|丨穴隙缝的强弩射出,由下而上往守在大本营的十多名放哨者射去。发现包内无人的渭阳侯窦机等尖叫声响起时,那十多人已陆续惨呼倒地。围火球亮起。由马超统领的另一批士兵团团将女营围个水泄不通。”砰砰!”那些偷入了包内的人,撞帐而出。此时诸葛亮等抛下强弩,握着剑刀由坑|丨穴处跳了出来,向他们展开无情的猛攻,霎时间兵刃交击声和喊杀声扑面而至。  诸葛亮找的是大仇人渭阳侯窦机,先掷出一枝暴雨梨花镖,钉在正狼狈由蒙古包的入口逃出的渭阳侯窦机的大腿处。渭阳侯窦机惨哼一声,跪倒地上,手中刀脱手掉下。诸葛亮闪了上去,一脚猛蹴在他下身要害处。渭阳侯窦机杀猪般的凄厉喊声响彻夜空,整个人仆倒地上,钻心的剧痛使他身体蜷曲,强烈地痉挛着,再没有行动的实力。  诸葛亮往侧移去,刀芒一闪,将一个还打算还击的对手劈得死无全尸。战事恰于此时终结,对手不是立马被杀,就是重伤被擒,无一侥幸逃过毒手。整个大本营都沸腾起来。士兵们陆续涌来。在那边等候喜讯的窦夫人,也领着兵丁骇然赶至。  蒙古包被扯了下来,火球照得明若白昼。马超的人持着强弩,将窦夫人的人挡着,不让他们闯到这边来。诸葛亮仰天大笑,走到依然在痛不欲生的渭阳侯窦机身旁,一脚狠踢在他的腰眼处,将他掀得翻了过来,接着提脚踏在他胸膛上,长刀指着他咽喉要害,向因肌肉扭曲致像变了样子的渭阳侯窦机微笑道:“噢!原来是渭阳侯窦机,真得罪了。”  窦夫人愤怒惶急的声音响起道:“诸葛亮!”诸葛亮依然盯着渭阳侯窦机,口中喝道:“马将军怎么能够对夫人冒犯,还不请夫人过来。”此时貂蝉和慕容香也由帅帐那边走来,看到了诸葛亮旁边的人和四面形势,她们都清楚出现什么事了。  四面固然围了数百人,然而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有火球烧得猎猎作响。窦夫人怒气冲冲走入来,怒叱道:“还不放了我的孩儿。”渭阳侯窦机正要说话,诸葛亮的长刀往前移去,刀锋探入他口中,吓得他连动也不情愿动,惨呼都停了。  诸葛亮冷冷望着窦夫人,沉声道:“我诸葛亮受皇上重任,保卫郡主往蓟县,眼下渭阳侯窦机伙同局外人,施放迷香,欲坏郡主贞操,夫人怎样交待这件事情。”窦夫人见爱儿裤管染血,大方寸乱,惶急道:“你先放开他再从长计议。”  诸葛亮双目射出雷霆万钧神色,坚决地道:“不!我要将他处决,所有重责由我负起来。顶多我们马上折返大汉,交由皇上决定我在下的命运。”窦夫人脸上血色退尽,口唇颤震道:“你敢!”  慕容香娇美的声音谈笑自如道:“那么衣冠禽兽的人,诸葛都尉给我杀了他吧!”貂蝉固然觉不对劲,却不情愿插嘴,怕诸葛亮误解她护着渭阳侯窦机。诸葛亮特意现出一个心狠手辣的笑脸,示威地望着窦夫人。窦夫人像突然间衰老了十多年般,失望道:“好吧!你怎么才愿意轻易放过我的孩儿。”  诸葛亮别转头来,向慕容香,严肃道:“花腰郡主能不能将这件事情全权交卑职了结。”慕容香粉面微红,不情愿看他,垂下絷首,轻轻点头。诸葛亮见这美女对自己那么温婉,升起异样感觉,想到她要嫁给幽州军,又心叫可惜。再扭头向窦夫人道:“我能够不再追究这件事情,然而夫人固然写书发誓,渭阳侯窦机他以后都不可再对郡主有禽兽之心,夫人意下怎样?”  窦夫人几乎咬碎了银牙,诸葛亮这一着极为高明,逼使自己不能拿这件事情向汉帝翻诸葛亮的账。诸葛亮更加是稳操胜券,晓得她还打算凭借自己,不愁她不举手投降。窦夫人盘算一会儿后,最终认输道:“好!算你高明。”诸葛亮微笑道:“高明的是夫人,卑职然而是有点运道吧了。”  次日大队要出发时,窦夫人静观其变,不情愿随队出发。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偷笑,带着王平三人和十多个特别骁勇善战的精兵,径直往见窦夫人。到了帐外,诸葛亮教亲信守在外面,独自进去见窦夫人。  窦夫人余怒未消,寒着脸道:“诸葛亮你好,伤得我孩儿如此狠毒。”诸葛亮晓得她指的是那重创渭阳侯窦机下身要害的一脚。心里面暗暗偷笑,口上却叹道:“深夜里我压根不清楚他是渭阳侯窦机,多亏我发觉得早,要不然还会将他杀了呢。”  窦夫人为之语塞,然而还是怨恨难息,瞅着他道:“孩儿他身体残弱,不应该翻山涉水,你们自己上蓟县吧!我要待他康复后,才再启程。”诸葛亮望着她喷着仇焰的眼神,叹道:“卑职也是勉为其难,不得不在慕容香前虚与委蛇,事实上我考虑过夫人那天的说话后,心里面早有打算。”  窦夫人愣了一下,燃起对诸葛亮的希,扫视了他好一会后,点头道:“假如你真有此打算……”诸葛亮打断她道:“可是昨夜渭阳侯窦机此举,很明显是获得夫人同意,却使我猜疑夫人的诚意哩。”窦夫人立马落在不利位置。事实上自被诸葛亮像能先知先觉地破掉了她自以为十拿九稳的诡计后,她对诸葛亮已起了畏惧之心,更不知怎么收拾这持才傲物的男子。  自然回应下,她垂下了眼神。诸葛亮见她没有否认知情,知她为自己气势所镇住了,方寸大失。肆意妄为地移前,细望着她心力交瘁的粉面,微笑道:“我们到蓟县后再从长计议这事好吗?至少应让我先见见襄贲侯刘虞吧!”  窦夫人被他迫到近处,呼地抬头,玉脸一寒道:“你想对我冒犯吗?犯上作乱,该当何罪?”诸葛亮谈笑自如道:“我只是有秘密情报要禀上夫人,却不知夫人有没有意思晓得?”窦夫人被他弄得不知所可,脸容稍弛道:“什么事?”  诸葛亮将嘴巴凑过去,到离她只有半尺许的打情骂俏距离,故作神秘地小声说“不知是不是董卓漏出了情报,幽州连带地公将军张宝在内的几股黄巾党,正厉兵秣马在路上守候我们,而听闻夫人也是他们猎物之一。”    诸葛亮心叫我的天!怎么会三国人的关系那么爱恨交集,窦夫人方才还代襄贲侯刘虞招纳自己,而董卓的人又是心怀不轨,要偷取襄贲侯刘虞的鬼谷子的《鬼谷宝鉴》,这样的关系,到底算什么一回事?  马超小声道:“地公将军张宝里也有我们的内奸,据知地公将军张宝对你深恶痛绝,一心要将你生擒,还要Yin辱众女,以泄心头之恨。”  诸葛亮冷哼道:“这只是他的异想天开。”随即又叹道:“有没有那颜良的情报?”  马超摇头道:“这人向以行踪飘忽久负盛名的,每次进攻都是突然出现,让人找不到半点先兆,比地公将军张宝恐怖多了。”  诸葛亮心情矛盾得要死,盘算道:“这一趟的路线,早由董卓亲身定了下来,又得汉帝认可,故而不能更改。假若泄秘者是董卓,那等同对手对我们的路程洞若观火,我们不就是彻底处于被动的劣势里。”  马超大有深意地微笑道:“孔明哪会是听天由命的人呢?”  诸葛亮按耐不住大笑,点头道:“你真知我打算。”心想这一趟只好出尽绝招,利用自己的特工知识,以应对摆在前路上的种种灾劫了。  马超道:“这一趟小人带来了一百好手,充当姑爷的兵丁,嘿!能在姑爷手底下办事,我们都十分激动。”  诸葛亮大为高兴,两人密密研究了行动的细节后,马超才急急忙忙地去了。  才步出大厅外边,丫鬟敏儿早苦苦守候多时。  诸葛亮着她先回内院。找着雷铜,大约告知了他险恶的形势。  雷铜听得脸色发白,道:“我马上找马超研究一下,要他多带补给,好应对匪徒的进攻。”  雷铜去后,诸葛亮收拾心境,朝内院走去。  敏儿、小玉等八女全在大厅里边,正眉飞色舞地缝制给他装载飞镖的束腰内甲。  大家见他来到,一窝蜂的围着了他,手忙脚乱为他脱掉沉重的铠甲,将用两块生牛皮缝在一起、满布小长袋的内甲,用绳在他腰间分上中下三排个结实。又笑嘻嘻游戏似的将飞镖入那数十个坚实的镖囊里,只现出寸许的镖端。  试了几个动作,又敏捷拿镖,掷得木门笃笃作响,发觉固然几十斤暴雨梨花镖,穿上铠甲后,依然可应对得来,不会影响行动和速度。  诸葛亮心境大为好转,和众婢打情骂俏一番后,往貂蝉的卧室走去。  八女接着努力,使这腰甲缝得更臻完美。  卧室内貂蝉芳渺然。  诸葛亮顺步寻去,只见貂蝉背着他站在内院一扇窗前,望着外面的园林景色,若有所思。  貂蝉换了飘着两条连理丝带的衣袍,外披一件鲜丽夺目裁剪适体的广袖合欢衣,头上梳了个双鬟髻,与纤细的腰肢、洁白的肌肤交相辉映,楚楚可怜之极。  诸葛亮暗叹这果然是天生佳人,无怪乎能迷倒那么多男子,成了大汉最久负盛名的浪妇。不由放轻了脚步,蹑足来到她身后,大手抓上她玉肩,并将小腹贴往她耸挺有致的丰臀去。  刚叫了句“夫人”,那貂蝉浑身猛抖,使劲一挣。  诸葛亮吓了一跳,放开双手。  那貂蝉脱身开去,回头转身,怒容满面,原来显然是金枝玉叶的花腰郡主慕容香。  诸葛亮心知要糟,连忙下跪,却不知要说什么才好。  慕容香见是诸葛亮,怒容敛去。代之而起是两朵娇艳夺目的红晕,一跺脚,逃了出去。  外面传来貂蝉呼唤她的声音,然而很明显没有将她拦着。  诸葛亮长身而起,身上依然留有她的芳香,心脏急剧跳动着。  貂蝉走了进来,脸带不高兴之色,看了他一眼,来到他旁,语气冰冷地道:“孔明!你对慕容香干了什么好事?”  诸葛亮对她的语气神态大为不高兴。兼且又因马超的情报而心境欠佳,心想若不信任我也罢,老子何须向你分辨。假笑一下,往门外走去。  貂蝉始终是颐指气使惯的人,固然说爱极诸葛亮,一来恼他去碰这个绝不可碰的花腰郡主,更因受不得这种脸色,怒叱道:“给我站着!”  诸葛亮停下步来,想起她以前放浪的行径,第一时间记起了她曾以七步昏睡散和六合迷心散助董卓收拾自己,在车内又任由董卓对她肆意妄为,这些平常强压下的烦恼,涌上心头,不好受之极。双目厉芒一闪,冷冷望着她道:“夫人有何交待。”  貂蝉给他看得芳心一寒,软化下来,移到他面前,有点惶恐地道  “你难道是不知绝不能够惹慕容香吗?”  诸葛亮对她语气的转变毫不领情,泰然自若地道:“卑职以后不会了,能够退下了吗?”  貂蝉凭心而论没有冤枉他,那受得起他这种对待,生气道:“好!诸葛亮,给我马上消失。”  诸葛亮想起往事,心想没有这样一了百了,大步离去。肯定不会忘记将束腰内甲随手拿走。  那天夜晚诸葛亮再没有踏足貂蝉居处半步,吃过晚饭后,走到园内,练习暴雨梨花镖,兴趣怏然的,对貂蝉的气也消了,正踌躇着应否去找她,王平猛然间来了,一见他就下跪,满眶热泪悲愤无奈地道:“孔明为我们三兄弟出气,渭阳侯窦机那混蛋来找夫人,密谈几句后,夫人就将他请进了卧室内去。”  诸葛亮大为吃惊,渭阳侯窦机才杀了貂蝉的忠心亲信焦庭,这浪妇就邀他入卧室,无怪乎王平那么义愤难平,他这样来向自己投诉,是很明显豁出性命,忘乎所以的了。  诸葛亮扶起了他,交待道:“你当作从未来过我此处,晓得吗?”  王平愤然道:“我什么都不怕了。”  诸葛亮暗叹一声,着他不要跟来,径直往貂蝉的住处走去,特意绕了个圈子,由后园绕去,警卫当然是不情愿阻他,当他由后门来到内院处时,敏儿众女都吓了一大跳,人人面色发白,想将他挡着。  诸葛亮杀气逼人,一声冷喝道:“让开!”  众女那敢真的拦他,退了开去。  诸葛亮来到貂蝉的卧室门前,举脚“砰”一声将门踢了开来。  渭阳侯窦机和貂蝉的疾呼声第一时间响起。  只见两人并肩坐在一张长床处,渭阳侯窦机两手探出,将貂蝉抱个结实,似要吻她香唇,而貂蝉则半推半拒,一脸娇,看得诸葛亮一对虎目几乎喷出火来。  渭阳侯窦机大怒长身而起,戟指喝道:“好胆!”  诸葛亮定过神来,心想若真说起道理,自己确没有权力这样闯入来破坏他们好事,不过在这强权代表了所有的时代,讲的是实力,也没有何好说的了。何况渭阳侯窦机迫死了媚娘,自己巴不得碎尸万段。虎目射出深寒杀气,手按到饮血刀柄处,一瞬不瞬紧盯着他,看得渭阳侯窦机心生寒意。  貂蝉本无与渭阳侯窦机苟合之意,只因渭阳侯窦机来找她,说有些关于诸葛亮和窦夫人的事要密告于她。才将他请了到房内说话,那知此子说完了话,马上对她动强,而诸葛亮恰在此时闯了进来,将她吓得惊慌失措。  适才两人只是情侣呕气,眼下有渭阳侯窦机牵涉在内,却变了彻底截然相反了。  这时见诸葛亮脸寒如冰,一要采取行动杀人的样子,吓得她跳了起来,拦在两人间,尖叫道:“不要!”  诸葛亮那还不知绝不能够解决渭阳侯窦机,耳内也传入渭阳侯窦机守在大门处那些兵丁赶来的步声,借机下台道:“尽管护着他吧!由今天开始,我再不管你的私事。”  扬长而去。不理惊魂甫定的渭阳侯窦机的发难。  在大厅里边却与赶来的渭阳侯窦机四名兵丁遇个正着。  四人受他气势所镇住了,退往两边,眼神光望着他离去。  诸葛亮回到卧室,反舒坦起来。  一直以来,他都颇受貂蝉过往的浪荡史困扰。  眼下貂蝉很明显要改邪归正跟从他,那就是截然相反了。他亲眼目睹了两人抱作一团,不管是不是有强迫成份,总是貂蝉让他进入香阁里,可知她天生Yin贱,只是这点他已吃不消。  门开,貂蝉一面凄怨蹑足走了入来,关上门后,倚在门旁壁上,感慨望着坐在床上,气定神闲的诸葛亮。  貂蝉低着头道:“是我不好,误解你了。”  诸葛亮淡然道:“问过花腰郡主了吗?”  貂蝉轻轻点头,责怪道:“怎么你不向我说明呢?我也会忌恨的嘛!”  诸葛亮仰天大笑道:“这事眼下不算什么了,夜了!夫人请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打算趁早赶路呢。”  貂蝉震惊地望向他,见他神色冰冷,扑了过来,投到他怀里去,抱住他粗壮的脖子惶恐地道:“孔明!求你听我说,是他要强吻我,我??”  诸葛亮岩石般分毫不动,冷冷望着她道:“假如你能解释怎么会要约一个刚残杀了你的亲信,又是我诸葛亮的仇人,兼且曾与你有染的好色狂徒到你房内,我就饶恕你。”  貂蝉为之语塞。  对她这种自少生于贵胄之家的人来说,哪会将一个亲信的生死摆在心头。至于让渭阳侯窦机进入自己房内,固然说由渭阳侯窦机先发制人,而她那时候确存有以牙还牙报复诸葛亮之心,肯定她那会想到诸葛亮竟来撞破呢?  热泪涌出眼眶。  诸葛亮微微一笑道:“夫人!我已不介怀你和董卓联手害我的事,那是由于本人误以为你会从此一心一意从我。到今天才清楚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打算。即使是你要找,也不应找渭阳侯窦机吧!此处的彪悍男儿少说也有几百人,找任何一个都会使我好受一点。”  “啪!”  诸葛亮脸上多了个五指印。  貂蝉掩脸痛哭,退了开去,悲声叫道:“你在诋毁我,我真的??”  诸葛亮冷喝道:“闭嘴!”抚着脸颊道:“这一掌代表我们间恩断义绝,你高兴跟谁也好,我再不管你。看我不顺眼的话,就请你汉帝杀了我吧。不过不要怨我没有提点你,谁想杀我害我,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气呼呼步出房去。  貂蝉尖叫道:“不!”一手扯着他的衣服。  诸葛亮一袖拂开了她,出门去了。  愤懑填膺,他又想起两个大仇人。  这是个什么样的世道,明知董卓和渭阳侯窦机犯下不可饶恕的禽兽举动,依然可让他们明目张胆地张牙舞爪。  我定要成为三国时期最强的人,那时再不用曲意逢迎,活得一点都不畅快淋漓了。  为了躲过貂蝉,他躲到一角的暗影里,果然貂蝉哭着奔了出来,寻他去了。  诸葛亮回到房里,心想今天晚上将难有一觉好睡,不如练习一下刚装嵌好的攀爬器材,看看管不管用。  有了这个计谋后,童心大起,穿上夜行黑衣,带上装备,爬窗到了园里。  练习的仅有目标,当然是窦夫人他们二人。诸葛亮借着漆黑的掩护,展开看家本领,迅捷无声地往窦夫人居住那别馆摸去。  当那座独立的别馆进入视野时,只见警戒严密,除非能化身为鸟,要不然很难潜进去。大厅里边灯火通明,隐有人声传出。  多亏诸葛亮偏有云里来雾里去的本领。  一会儿,他抵达了八丈高的近顶处,宅院形势尽收眼下。  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