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0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0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20部分,早打得火热,除了未逾越那最终一关外,什么男女打情骂俏的动作都尝过做过,忍得不知多么悲伤。因此这两天他们反克制起来,不情愿太过肆意妄为,免得错恨难返,给其他人捉着他监守自盗了这年青动人的花腰郡主的罪名。  慕容香见他来到,欣喜地将一个亲手缝制的长革囊,送给他道:“这是我特别为你的伏羲刀做的,翘翘最不高兴兵剑这类凶物,只有诸葛大哥的伏羲刀是例外。”接着厌恶地盯了他腰间的饮血刀一眼。  诸葛亮贪饮血轻快,故爱将它随身带,见美人情重,抱住她纤腰吻了她香嫩的粉面,笑道:“连吐蕃名刀都看不入眼吗?”  慕容香横他一眼道:“越刀形质高美古朴,然而因它乃董卓赠你之物,睹物思人,因此我不想见到它。”  诸葛亮吃惊道:“原来你不高兴董卓。”  慕容香双目一红道:“我不仅恨他,更恨父王。”  诸葛亮将她拥入怀里,移到一旁,和她坐在宴会上,挨着软垫,探手抚上她豪|丨乳丨道:“董卓对你有不轨举动吗?”  慕容香被他摸得浑身无力,伏入他胸膛里,感慨道:“我与幽州军有婚约,他尚不情愿那么肆意妄为,然而翘翘的娘却是因他而死。”  诸葛亮一震停止了大手的活动,失声道:“什么?”  慕容香热泪涌出,紧抱住诸葛亮道:“诸葛大哥为翘翘作主,替我将这大枭雄杀了。”  诸葛亮为她拭去泪珠,轻声道:“你先告知我你娘怎么被他害死。”  他一直没有问及慕容香有关宫内的事,还以为眼下的何太后就是她的生母。  慕容香泪眼款款哀怨道:“那时翘翘的亲娘乃父王最宠爱的昭仪,一晚董卓和父王将娘召了进寝宫,次日娘就县梁自尽了,翘翘才只十岁,然而那场面却以后都都忘不了,娘死得很苦!”又再痛哭起来。  诸葛亮没想到这动人得绝无瑕疵的郡主,竟有那么凄惨恐怖的童年,任她痛哭泄出仇怨,抚着她香背,心里面牵起不能遏抑的怒火。  董卓和汉帝两人真是衣冠禽兽的家伙,竟在宫帏里玩这种变态的Se情勾当,由此推之,宫内还不知有多少受害者。  王宫实是个最藏污纳垢,不讲伦常的地方。  仅有改变这Yin乱风气的方法,就是由自己来将天下一统了,再榷立新的法度。  他记起了伏羲道场最终一个伟人伏献德的说话。  当日他和伏献德讨论起三国时期的思想,诸葛亮提到孔子,伏献德不以为然地道:“他只是不情愿面对现实,整天思古今,只知拥护传统,不辞养尊处优之人。提倡所谓礼乐,只令诸侯君主更穷奢极侈,将国人的财富变成一小撮人的私利。他又只尚高论,不明实务,更不知行军打仗之窍,更可恨者是鄙视手艺,对种园的弟子樊迟就有‘小人哉’之讥。”  诸葛亮肯定没有反驳他的见地,不过也知墨孔两家的思想实处于南辕北辙两个极端。  伏羲不仅是久负盛名的将士,还是孔子鄙视的巧匠,胼手胝足,以礼乐为虚伪浪费奢侈。还有最大的分别,就是孔子的学说有利传统君权,而伏羲却是一种新社会秩序的追求者。  没有统治者会高兴伏羲的思想。  这也是孔子未来被捧上了神的主因。  诸葛亮从伏献德口中,才清楚:“儒”这一名词在那时候绝非孔子的信徒所专用的。  所谓儒者,一开始实乃公室氏室所禄养的祝、宗、卜、史之类,主家衰落后,流落到民间,藉着对诗、书、礼、乐的认识,协助我丧葬祭祀的事务,又或以教授这方面的事,以赚取生活费用。  到孔子提出“君子儒”的理想,“儒”才变成了他们的专称。  每一种学说,意味着一种权力斗争思想。  对诸葛亮来说,伏羲的思想比较合他的脾胃。不过肯定不是全盘接受了。  慕容香哭声渐止,见他默然无语,按耐不住唤道:“诸葛大哥!”  诸葛亮捧起她的粉面,亲了几口后道:“不用怕!以后有我保护你。”  慕容香哀怨道:“我不想回大汉了。”  诸葛亮一呆道:“你想留在幽州吗?”  慕容香道:“肯定不是,一旦能随在你身旁,什么苦我也不怕。”接着饮泣道:“假设回到汉宫去,又没有了婚约,董卓定不会轻易放过我,那时翘翘唯有一死以报诸葛大哥了。”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他真可这样飞扬跋扈?貂蝉不是也可在他魔掌外平安无事吗?”  慕容香道:“貂蝉怎同哩!她公公乃大汉名将赵奢,军中将领大多数来自这系统,因此即管是董卓亦须对她投鼠忌器,不情愿强来。然而我慕容香的身份全靠父王的赐予,他不护我,翘翘就呼救无门了。”  诸葛亮宽解道:“有我在哩!”这时才明白刘凝嫁的原来是董卓的兄弟,无怪乎刘凝和貂蝉关系那么紧密了。  慕容香长吁短叹道:“董卓最懂用药,假如他有心获得我,翘翘压根想抗拒都不能做到,只好学娘那样!”悲从中来,又再痛哭。  诸葛亮心里面烧起熊熊敌意的火焰。  为了慕容香,为了苏慧娘的血海深仇,当他再回大汉时,就是他和董卓决一生死的时刻了!他会不惜所有代价地重创这大枭雄,即使是要凭借襄贲侯刘虞和窦夫人,也在所不计了。  离开慕容香后,回到帅帐。  雷铜和马超两人在等候着,与他研究往丹宁去的路线。  与窦夫人一席话后,使他茅塞顿开,不少以前不解的事,眼下豁然而通。  假如真的能够回到二十一世纪,定可成为三国史的权威。  而各地诸侯因深惧三大地方诸侯合一,因此趁其败势,连连对魏带兵打仗,大汉、东吴接二连三予她无情的痛击,幽州再无法以武力一统三大地方诸侯了。  可是汉庭威胁却日益强大。  于是三大地方诸侯最有权势的三个大臣,密谋通过婚约等等伎俩,希以和平的方式使三大地方诸侯合一,细节肯定只有他们才清楚了。  然而冀州依然时时刻刻在注视着他们,因此袁绍派来颜良,破坏这一回通婚。  眼下诸葛亮几可肯定颜良不会饶了他们。  颜良可不比地公将军张宝这种半贼半兵的酒囊饭袋,而是职业杀手,有点像他到此处前的美军三角洲特工队,专门深入敌后从事侦查、颠覆、破坏和暗杀等行动,十分难收拾。  因此他们更要早点和救兵碰头,那时他们才是真的安全了。  今年的霜雪来得特别迟,草原上还是绿草如茵,大小湖泊星星点点缀于其上。  这片沃原位于黄河支流与主流间,金水贯穿而过,由这两大水系分出百多条河流灌溉沃土,长短河流银线般交织在一起,牧草茂美,处处草浪草香,地跨草甸草原,是森林草原和干草原地带。  大队车马在直伸往天际、仿似一大块碧绿地毯的平坦草原慢慢地推进。  固然是沃野千里,然而还是块未开发的土地,只居住了少数的牧民,他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像京都内漂亮的白夷族,我行我素,并不接受政府的管束。  这处盛产牛、马和鹿。穿行其中,经常见到它们结队在远处奔驰或徜徉吃草。  然而此原始区域,也是猛兽横行的地方。  最恐怖的是野狼群,经常追在队伍的前后方,一点都不怕人。  诸葛亮派出了十队五人一组的侦察队伍,探察远近的原野,以免给对手隐藏在长草区或灌木林内。  三天后,地势开始变化,眼前尽是延绵起伏的丘陵,杂草大量生长,铺满了地榆和裂叶蒿,大大拖慢了他们的计划。  诸葛亮大感不对劲。  以颜良凶名之着,若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一定不会不明昼里到连他们大战地公将军张宝都茫然不知,至少也抓得几个反贼来拷问,从而操控到他们的踪迹。  假设这结论正确,那颜良定是一直跟蹑着他们,守候最佳出手的时刻。  他们会在那里采取行动呢?      这也无怪乎他们,此处乃他们后防重地,又以为诸葛亮的人已全被围困在绝境,故而粗心大意。  今早诸葛亮占了高势之利,清楚看到这最终两排四十多个蒙古包,都用来放置粮食,因此省了再作探察的烦恼。  这大本营,首尾向着南北,现时吹的是北风,因此假如他顺利烧着了这些位于北端的粮营,火随风势,有可能很快就能席卷整片广阔的大本营,特别大本营内还是野草处处,极易酿成不可收拾的大火。  铁了心后,诸葛亮单膝跪地,先将火筒子燃着,射往最接近他的粮营,他取的是蒙古包背着大本营的一面,除非火苗蔓延,要不然对手霎时间也难察觉。  燃着了外围的粮仓后,他又用火种点燃了马栏内喂马的饲料,这时才找上其中一匹特别壮健,没有鞍蹬的战马,绕着大本营旁的疏林,绣往大本营的中部。  这时营北冒起浓烟,火焰窜闪,已有部份惊觉突变的敌兵大喊救火,往那方赶过去。  更使贼人心乱的是战马惊嘶狂窜的声音,霎时间闹得整个大本营都骚动起来。  诸葛亮一边策骑缓行,一边却不住射出火筒子,取的都是外围的营房,一旦外围火起,在内围蒙古包的熟睡者就很难能逃出生天。  趁所有人的眼神都汇集到北端炽烈的火势,他又穿上敌兵的战甲,明目张胆地穿过大本营,驰往另一边的外围处。  敌兵大本营内已像世界末日般兵荒马乱,正要争取休息时间,以作下一轮进攻的匪徒,陆续睡眼惺忪由营内钻出来,茫然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  有些则以为有对手来袭,衣甲不整提着武器扑了出来。  四处都是落荒而逃,连忙失措的敌兵。  北端处蹄声由疏转密,很明显是战马受惊,由那端逃往草原去。  诸葛亮策骑而过,竟没有人猜疑他,还有人呼喝他这拥有一匹马的人,去追赶逃生的马儿。  诸葛亮点头称是,转了个圈,依然驰往另一边的外围去,这时后方边缘处的蒙古包,已全卷入大火里,火势波及四面的草树,迅成燎原之势。  他火筒子用罄,干脆抛掉长弓,拔出饮血刀,见长明灯就挑破,硫磺落到地上,马上燃烧起来,比火筒子更管用。  身后破空声响。诸葛亮忙伏在马背上,三枝利矢擦背而过。  他仰天大笑,一夹马腹,早已驰远,再挑了十多盏长明灯后,发觉远近敌兵都向他赶来,不再犹豫,驱马快速远遁,往自己那边的人大本营奔去。  此时攻营的敌兵正狼狈撤退回来,慌乱下还以为大批对手来犯,阵脚大乱。  这些贼人除了地公将军张宝、锦豹子和另外四名领袖,其他全是前锋营,赶回来时,地公将军张宝等骑马者当然是远远领先。  诸葛亮艺高人胆大,收起饮血刀,两手拔出暴雨梨花镖,悄悄隐藏手里。  深夜里只能够凭借远处的火光,看不真切,地公将军张宝等还以为来的是报讯的自己人,远远喝道:“什么事?”  诸葛亮大叫答道:“是襄贲侯刘虞的人!”  众贼头齐吃一惊,加剧驰来。  地公将军张宝和锦豹子落在较后方,诸葛亮私下里扼腕叹息,两手扬起,暴雨梨花镖电射而出。  他腕力何等高明,兼之暴雨梨花镖尖长,穿透力骇人,破胸甲而入,驱马奔在最前的两名敌兵领袖立马中招。  两人还不曾倒下时,诸葛亮又拔出两根暴雨梨花镖,在两人间穿过,掷往后排的两人。  地公将军张宝和锦豹子第一时间惊觉不对劲,大喝声中取出长刀,驱马由两侧绕来。  这时前排两人已在惨哼声中翻倒马侧。  诸葛亮没有时间取回暴雨梨花镖,一手驱马,另一手拔出饮血刀,往左侧来的人迎去。  锦豹子一声暴喝,借着骏马冲刺之势,一刀照脸劈来。  诸葛亮一声长啸,举刀挡格,第一时间侧倾往外,借势飞起一脚,撑在锦豹子腰际处。  这一脚乃由散打改良出来的侧踢,劲道十足,锦豹子一声惨呼,跌下马背。  此时后排两个中了暴雨梨花镖的人才掉往地上,发出两声沉响。  战马失去了主公,受惊下跳蹄狂嘶,其中一马铁蹄下踏时,正好踹在倒地的锦豹子的胸膛处,骨折肉裂的声音立马爆起,将这一代高手立马踩死。  诸葛亮绕着两匹马转了一个圈,乘隙拔出另一枝暴雨梨花镖,赶到地公将军张宝背后。  地公将军张宝见势色不对,掉转马头,朝着全陷进了大火的大本营全速奔逃。  诸葛亮扯掉贼甲,减轻重量,狂追过去。  他这匹马负重比地公将军张宝那匹至少轻了百来斤,兼之特别壮健,转眼就追到地公将军张宝七、八个马位后。  诸葛亮一声不响,投出暴雨梨花镖。  那知地公将军张宝见逃生不掉,干脆勒马回身,刚好避过暴雨梨花镖。  这处恰好是由山上撤回来的敌兵和着火贼营的中间,四面无人,变成一对一的局面。  地公将军张宝持刀反杀过来,大声疾叫道:“来者什么人?”  诸葛亮大笑道:“就是你的老熟人诸葛亮。”  铿锵声中,两人擦马而过,交换了三刀,谁也没有赚到好处。  诸葛亮没想到他蛮劲既强,刀法又精,掉转马头时,纯以双足控马,右手饮血刀,左手拔出暴雨梨花镖。  这些天来他大半时间都在马背上度过,使他的骑术一日千里,早非当日的吴下阿蒙了。  地公将军张宝也借势取出弩弓,以迅快的身手装上利矢,“飕”的一声向他劲射一箭,长刀则咬在嘴上。  诸葛亮一直以来的训练都是躲开枪弹,那会忌畏他的利矢,往侧一闪,避过来箭,一夹马腹,加剧前冲。  地公将军张宝没想到他能避过这必杀的一击,大骇下将空弩往他掷来,伸手取过大口咬着的长刀。  诸葛亮飞起一脚,踢掉了掷来的空弩,饮血刀闪,横扫地公将军张宝胸膛。  “当”的一声激响。  地公将军张宝固然险险挡着此刀,然而因自己是仓促应对,而对手是蓄势而发,又借了马儿前冲的实力,整个人被劈得翻仰马背上。  诸葛亮一声暴喝,翻腕掷出暴雨梨花镖。  “叮”的一声,暴雨梨花镖固然射中地公将军张宝,可惜却是射在他坚硬的头盔,反弹了开去。  诸葛亮晓得形势紧迫,若这样任由两马往相反方向错开,将不能再在离贼营的短程里赶上这一代高手.他行个险着,离马后翻,凌空打了个筋斗,饮血刀脱手飞出。  这时地公将军张宝刚坐直身体,双腿夹着马腹,给诸葛亮那锋利无比,来自吐蕃巧匠精冶的饮血宝刀贯背而入,将他立马刺死。  马儿狂奔而去,十多丈外,地公将军张宝的尸身才翻跌马下。  诸葛亮平安无事落地,赶了上去,拔回饮血刀。  自己那边的人大本营处喊杀声扑面而至,很明显是雷铜等见贼人兵败如山倒,乘势杀出阵来。  诸葛亮豪气牵起,割下地公将军张宝的头颅,不理流着的鲜血,提起头颅,飞身上马,迎着退回来的二千敌兵赶去,大叫道:“地公将军张宝死了!地公将军张宝死了!你们快逃!快逃!”  那些持着火球赶回来的匪徒,因后有截杀者,早惊慌失措,又见前方来人手提地公将军张宝头颅,还以为来了强大的对手,那敢呈一时之快,往四外逃去。  兵败如山倒,后边的敌兵那知发生了什么状况,连锁回应下,也亡命奔逃。  一万多人,不战而溃。  诸葛亮转瞬与杀来的雷铜等大军相遇,全军喝彩中,往成了一片火海的敌阵杀去。  敌兵既失领袖,又烧了蒙古包,丢了马匹粮食,谁还有心恋战,都风而逃,诸葛亮领着众兵将,冲杀一直到天明,大获全胜。  是役斩贼过千,诸葛亮方只死了五十人,伤一百五十多人。以不够一千的兵员数目,破对手过万大军,伤亡那么轻微,实属难以想像的奇迹,真正确立了诸葛亮在战场上的地位。  不过也胜得很险。  贼营起火时,地公将军张宝的人已了结掉了斜坡上所有阻力,填平了陷坑,正要发动越壕之战时,才因己阵告急,撤退下去。  那些木栅反成了敌兵撤离的阻力,被滚下的石和居高下射的箭矢杀得血流成河,宛如人间地狱。  地公将军张宝和锦豹子的头颅浸在药酒里,由轻骑抄捷径送回去给汉帝,让他向国人显逞气焰。  这也是诸葛亮收拾董卓的心理进攻,使汉帝越来越感到他的重要性,他朝若因慕容香的事出了岔子,也有研究转寰余地。  当诸葛亮回抵大本营时,除了更添嫉恨的渭阳侯窦机托病不出外,连窦夫人都出来欢迎他大胜而归,更不用说貂蝉、慕容香众女了。  自古美人爱英雄,众女眼睛向他时,那种痴迷崇拜之色,教他似飘然置身云端。  在二十一世纪,这种形势很难会出现,眼前的所有都是集体的配合和行动,个人只是组成整体的一枚小螺丝钉。  然而在这古三国的世道,则充溢着个人色彩的浪漫英雄主义,故此才有萧何这类挽回尊严整个时局的人出现,又有长孙无极这种绝代名将叱沙场。  诸葛亮却名事实上是超时代的产品,拥有现代化的军事知识和训练,故能屡施奇兵,破敌取胜。  众女怎能不对他倾心恋慕。  连满肚鬼獠心肠的窦夫人都对他另眼相待,转动着其他的念头,如这人才,倘浪费掉确实是太可惜了。  诸葛亮多处受伤,被貂蝉和慕容香硬拖了到帅帐里,为他洗擦伤口、敷上伤药。  貂蝉见慕容香对着诸葛亮只穿短的身体毫不避嫌,大感诡异,又心里面担虑,若两人藕断丝连,那就遗祸无穷了。  慕容香心痛地道:“痛吗?”  被两个娇滴滴伊人的纤纤素手抚在身上,差不多舒服得娇喘起来,诸葛亮以微笑回应,躺到宴会上,糊里糊涂中,带着她们俩个的香气沉沉睡去。  大胜地公将军张宝后,诸葛亮依然在那里逗留了十来天时间。  这时伤病者都在令人乐观的康复中,其他所有人研究后,怕幽州军再耍伎俩,决定了不等刘丹的救兵,自己启程,最好肯定是能在半途碰到救兵。  有了这决议,诸葛亮往见窦夫人。  她的兵丁对他立场大改,钦敬得五体投地。  诸葛亮早从貂蝉处得悉,自闻喜侯逝世后,他遗下的三千多兵丁食客,都不看好渭阳侯窦机,纷四下逃走,最终剩下不到五百人。  汉帝假如不是念在他们与襄贲侯刘虞的关系,也不会包庇渭阳侯窦机,使他成为在洛阳横行的恶霸。  这些兵丁大多数都是对幽州无甚好感。此时逐渐觉察到窦夫人等回到幽州后,可能再不会返大汉,因此都人心思变。而诸葛亮则是最理想的投奔目标,一来因他是刘表家孙婿的背景,更重要是看到他正义的为人和惊天地泣鬼神的刀法和胆略。  在三国时期,一旦是强者,就有人投奔和追从。而诸葛亮恰好是这样一个如日之初升的强人。  食客和兵丁,代表的恰好是本身的实力。  当年襄贲侯刘虞能夺晋鄙的帅印应对汉庭,就是那是由于本身已有数千兵丁了。  眼下平原家的人对他立场大改,乃最正常不过的事。  在窦夫人的帐外,他遇到了痊愈得差不多的渭阳侯窦机,后者瞟也不瞟他一眼,径直去了。  诸葛亮心想好小子,我不去找你麻烦,可算你祖宗有福了,竟然给脸色我看。  自重创了渭阳侯窦机后,他对渭阳侯窦机的敌意淡多了,然而碰上他这种仇视的立场,不由勾起了旧恨。  包内,窦夫人蜷卧宴会上,手肘枕着软垫,一慵诱人的风情和姿态。害得诸葛亮的血气上湧着。  她生渭阳侯窦机时岁数当不会超过十四五岁,因此固然有个那么大的儿子,她依然而三十许人,恰是女性最有韵味、风情和需要男女欢好的时刻。  与这种成熟女性的交往,必然是肉体惬意的追求,不像少男少女般只充溢着憧憬和幻想,而转趋为实际的得益。  因此当看到窦夫人这媚样儿时,特别使他想到男女之事。  然而他反而规矩起来,老老实确实是她脚侧坐下。  窦夫人泰然自若地道:“诸葛亮,你是不是想不等救兵,马上启程呢?”  诸葛亮一愕道:“你猜到了!”  窦夫人白了他风情万种的一眼道:“不是猜,那是由于你绝不是那种放弃将主动权握在掌心的人。”  诸葛亮有点应对不住,无可奈何道:“夫人似对我改变了立场,不仅不防备我,还似在勾引我哩!”  窦夫人“噗”笑了起来,再白他一眼道:“你自己心邪吧了!不过我却不是要勾引你,而是希和你开心见城一谈,因此立场有变,是很自然的事。”  诸葛亮故作惊吃惊道:“这样说,夫人一直都不是以坦诚待在下了。”  窦夫人坦然道:“能够那么说,那是由于那时我还不了解你,到你破了地公将军张宝的大军后,我才清楚你是个一定不会受人操纵的人,而你也有足够的智慧本事做到这点。”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你将我搞迷糊了,我怎才知你什么时候说的话是真,什么时候说的话是真是假。也许你只是改变了收拾我的对策吧?”  窦夫人没有答他,奇兵突出的道:“你知不知道浏阳侯怎么会要破坏这个婚约?”  诸葛亮摇头。  窦夫人眼中射出缅怀伤感的神色,娓娓而道:“这要由十二年前说起,那是黄巾之乱前三年,慕容香只有三岁。”  诸葛亮眼下对那时候的历史,已非常了解,闻言道:“夫人说的当为汉帝派杀人王韩信攻韩的事。”  窦夫人按耐不住大笑道:“杀人王?哼!这绰号倒很适合这个满手血腥的凶徒。”  仰天长叹续道:“汉庭假如要东侵,首当其冲就是我们地方诸侯。深受其害下,感受特别深刻,因此三大地方诸侯最有权势的三个大臣,秘密私订了一个协议,就是要在有生之年,使分裂了的三大地方诸侯重合而成一个强国,只有这样,才能击败汉庭,成为天下至尊。”  诸葛亮一震道:“原来竟有这般打算。”  窦夫人转移话头道:“你知不知道我怎么会要嫁给闻喜侯呢?”  诸葛亮心道:你是以为闻喜侯可篡位自立吧!口中却说“那是不是另一项权力斗争上买卖呢?”  窦夫人漠然道:“大约能够那么说吧!却也是协议的一部分,就是利用皇族间的通婚,拉近各地诸侯君主的距离。”接着微笑道:“然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对大汉有很大的寄望,黄巾之乱之前,董卓的人拥有天下最精锐的雄师和名将,所向无敌。”  说的就是襄贲侯刘虞的名字。    窦夫人叹道:“到了蓟县再从长计议好吗?我孩儿已因我和你数次独处一帐而十分不高兴,眼下他的身体逐渐痊好,我不想他为我们的事发怒。”诸葛亮想起渭阳侯窦机,意兴索然,离开她的车子,将计划知会貂蝉,再由她转述与慕容香知晓。  勘察了半天后,他们最终在草原的边沿区找到了一处背山面向平原的高地,设立驻军。  全军立马忙碌起来,第一时间派出二十快骑,着窦夫人的亲笔押印书信,分十条路线奔往丹宁求援。  这一趟立营的工程与前大不相同,以壕沟作主体防御。  沿着高地边缘处挖出深一丈、宽丈五的泥沟,掘出的土就堆于壕沟的前方,加石填筑,变成了一道高若半丈的矮土墙,又留下孔|丨穴供弩弓射箭之用,倒也十分坚固。接着将骡车推到土墙内围,加强土墙应对对手冲击的实力。  在矮墙之外,上削尖的竹签,满布斜坡之上,又设下陷马坑,换而言之危机处处,以应对对手的强攻。  四面的树林长草都给去掉,以免对手有掩蔽之物  忙了三天后,终做到外辟壕堑,内设壁垒,壕堑外再布竹签陷坑,守以强弓硬弩的规模。  诸葛亮为了防止对手火攻,将背后山泉之水,挖沟引进大本营。到一切部署妥当,已过了五天时间。  这日当诸葛亮统领亲信在斜坡顶设置石时,侦察兵回报,发现了一股实力接近万人的黄巾党正由平原赶来。  大家心里面坦然,晓得这定是在草原久候他们不至的对手,终按耐不住正面来犯了。  而且也证明他们所料不差,这些对手里若说没有混入了正规的幽州兵,真是没有人会置信。  纵然晓得事实那么,他们依然弄不清楚怎么会浏阳侯定要那么赶尽杀绝,仅有的原因是襄贲侯刘虞的确威胁到他的王位,而他也想借此来重创襄贲侯刘虞与董卓的人的关系。至于其他的原因,就非他们所能知了。不过浏阳侯乃出名迂腐无能的君主,即使是做出什么荒旦的事,也没有人会觉得诡异。  那天夜晚平安度过,到了次日,诸葛亮交待除了值班的兵士外,全体休息,好养精蓄锐,应对对手的进攻。  多亏他们由地公将军张宝处俘获了大量的兵器、粮食和箭矢,守个十天半月也不虞箭尽粮绝。  还有一项优势是对手没想到他们会筑土为城,因此理该没有带来针对这种防御设施的器材,使他们应对起来会舒坦许多。  傍晚时份,浩荡而来的黄巾党出现在平原之上,还设寨立营,俨然两军对峙之局。  诸葛亮细察对手,失声道:“看!那个不是地公将军张宝吗?”  余下人等用尽判断力,只见一队敌兵驰至近处,仰头往他们来,带头者恰好是地公将军张宝。  雷铜怒道:“那么看起来,地公将军张宝压根就是浏阳侯的人,那些黄巾党也是由幽州兵改扮的,专责扰乱别国的经济和治安,幽州军真狠毒!”  马超摇头叹道:“我真不理解皇上怎么会要将我们最动人的郡主嫁给幽州军。”  雷铜震惊道:“你留心提防说话,若传入皇上耳里,你和你的族人都会祸从天降。”  马超无可奈何道:“活过今天晚上再从长计议吧!”  诸葛亮知他见贼势庞大,兵员数目十倍于己,心里面虚怯。由此推之,余下人等也会有这种心境,对斗志自有影响,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向雷铜道:“给我预备一批火箭,也许今天晚上我可用得上它们。”  说完不理他们不解的眼神,回到帅营,取齐器材后,往营后走去。  在营与后山峭壁间,骡和马被分隔在两个大木围栅里,自由写意地喝着山泉引入的清流,吃着山头的青草。  多亏这只是初冬时分,要不然来一场大雪,这些骡马就有难了。  他抬头谨慎研究了峭壁的形势和附近的山势,借着绳爪的便利,轻易爬了上去,用子在适当的地点入了乔国老为他特制的爬山圈,一直延往隔的石山,套上安全带,这时才爬回大本营去,一旦爬过邻山,他就可轻易由这“秘径”降到数十丈的平原下面,进行任何秘密行动。  回到帅帐时,雷铜怒气冲冲来寻他道:“快来看!”  当他再到前线时,只见下面的敌兵全体动员,砍伐树木,将一端削尖,每根长约一丈,一排排放在地上。  马超愁云密布道:“他们想做什么呢?”  诸葛亮也心里面嘀咕,随后就疑虑尽释道:“那是攻我们这土城的器材,一旦将这些树干一条条并排在斜坡上,就可不惧我们箭矢石的进攻了。”  马超震惊道:“这招确十分有用,一旦前后三排挤在一起,连滚石都不用怕了。又可阻挡我们的视线,教我们看不清他们的形势。”  马超假笑道:“假如他们想下这东西,先要付出恐怖的代价。”接着叹道:“他们来少一半人就好了。”  话外的意思,就是即使是他们会牺牲不少人,然而余下的兵员依然足够攻破土城而入。  诸葛亮笑道:“不要忧虑!对手犯了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放松警惕。你看他们的营房,一点防御都没有,给养马匹就如此丢在后方,若我们能够给他们来个付诸一炬,他们的表情才好看呢!”  马超等三人眉头深锁,望着将这座小山围得水泄不通的匪徒,心想对手绝非放松警惕,而是纵是老鼠也恐难溜出去纵火烧营。  诸葛亮微微一笑,再不说话,回营休息。  倒头睡了两个时辰后,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貂蝉在一边恭候他一起进饭。  诸葛亮精神饱满坐了起来,梳洗后连吃三大碗饭。  貂蝉觉得诡异地扫视他道:“看起来你又是稳操胜券,要不然怎么会会那么泰然?不过我想不通怎么会这一趟你依然会有破敌的把握。”  诸葛亮将她抱入怀里,笑道:“貂蝉担心了吗?”  貂蝉高兴地献上香吻笑道:“没见你时确有点担心,然而见到你后猛然间什么都不怕了。是了!你到慕容香处看看她吧!她说有事求你呢。”  诸葛亮心里面说慕容香比黄巾党更使他头昏脑胀。  这动人的花腰郡主叫退了宫娥后,来到他身前,面带桃花地道:“诸葛亮,慕容香能不能向你借一件东西呢?”诸葛亮奇道:“你要借什么?”  慕容香面带桃花地摊开白嫩滑的小手,轻轻道:“我要你贴身带着的小刀。”  诸葛亮心里面一颤道:“你对我那么没自信吗?我定能将你送往蓟县的。”  慕容香美目一红,幽怨地瞪他一眼道:“慕容香并不想你带她到蓟县去,到什么地方都能,就是不要到蓟县。”  没有那些话比这番话能清楚地表达出她对诸葛亮的情意。  听得诸葛亮热血上冲,冲口而出道:“好!我同意你,即使是将你带往蓟县,我也有方法将你完璧无损地带回大汉。”  慕容香脸色大变道:“真的!”  诸葛亮感到她整张粉面亮了起来,充盈着勃发的生机,把心一横道:“这是一个承诺!”  说了这句话后,整个人舒坦起来。  事实上自从晓得幽州王室的复杂形势,又知汉帝要盗取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他就感到无法做那牺牲慕容香终生幸福的帮凶。眼下一旦表明心,那感觉不知多么畅快淋漓。  慕容香大为激动地道:“孔明!我真的很感激你呢!”  诸葛亮见她对他比他对自己更有自信,心(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