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9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9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9部分亮想起窦夫人曾说汉帝看中了自己,假如是那么,襄贲侯刘虞说的自非恫吓之言。仰天长叹道:“实不相瞒,这一趟我奉命来此,实怀有密令,要盗取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他明知襄贲侯刘虞早悉这件事情,因此先一步说出,以争取他的信任。果然襄贲侯刘虞朗声大笑,伸手拍了拍他肩头,道:“好!到眼下我才相信你有投诚之意,假设你能为我好好办事,我包管你功名利禄,终生享之不尽。”接着小声道:“浏阳侯这小子在白马长史公孙瓒怂恿下,现正密锣紧鼓,打算造反,因此即管地公将军张宝和他全无关系,也绝不情愿放你这种人材回去。至于慕容香不仅做不成王妃,命运还会十分凄惨。”诸葛亮涌起有心无力的感慨,问道:“那眼下应怎么办呢?”襄贲侯刘虞微笑道:“率先发难,后发制于人,这道理孔明明白吗?”  诸葛亮立时出了一身冷汗,最终明白襄贲侯刘虞费了那么多□舌,还是要进行当初窦夫人和渭阳侯窦机密议刺杀浏阳侯的计划,可知自己只是一个工具。他愤怨得差不多要掌自己两巴掌。他是多么的可笑,竟然相信窦夫人这毒妇真的爱上了自己。窦夫人真行,特意假扮得不高兴渭阳侯窦机,又哄他说要为他生个孩子,教他陶然自醉。假如不是那天夜晚听到她们他们二人的说话,果真是死了依然不知为的是什么回事。这毒妇以慢慢渐进的身手,牺牲色相诱他入彀,又不断委曲逢迎他委曲逢迎他,企图就是要凭借他的魄力才智刀法和地位为他们解决浏阳侯,事成后则归罪于他和董卓,好能彻底免受牵连。那么连环毒计,确使人心胆俱寒。  为了不启对手疑窦,诸葛亮扮作热血填膺地昂然道:“假如有用得着我诸葛亮的地方,侯爷即管交待,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襄贲侯刘虞喜道:“有你这几句话,何愁大事不成。”接着严肃道:“我心里面早有定计,不过依然未到告知你发动的时候,这些时间你可尽情享乐,我院内美女如云,你爱那个服侍都能够。”诸葛亮福至心田,趁机试探他道:“我有貂蝉就称心快意了。”襄贲侯刘虞眼中怒之火嫉一闪即逝,换上平易近人的笑脸道:“你真懂得选拔,貂蝉媚狐过人,确是男子私房内的恩物,你及时行乐吧!”接着又道:“今天晚上你先好好休息,明天让我给你布置点节目,包保你满载而归。”  诸葛亮离开大堂后,朝貂蝉等居住的优雅房舍走去,心知襄贲侯刘虞为取得他的信任,一定不会限制他在院内的活动,也不会命人私底下注视他。走进园里,突然间想起了梅香那个幽静的小山谷,假如真的能够终老于那与世无争的地方,不就是没了眼下的烦恼吗?虚荣与野心真的害人不浅。诸葛亮精神状态忽尔消沉,对周遭一切起了强烈的厌倦。特别当想起了窦夫人,心里面更有一种因被欺骗和伤害而来的痛楚。  诸葛亮心里面一阵茫然,大生感触!那种在奇异时空做梦般的感觉,又涌上心头。唉!果真是做梦就好了。即使是在大汉最恶劣的环境中,他也未试过眼下般颓丧。正如襄贲侯刘虞所言,即使是他能逃离幽州,回去也是难逃一劫,除非他能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弄到手中。不过那时的截杀者队伍,必然会多了襄贲侯刘虞。这襄贲侯刘虞怕是比其他人更难收拾,要不然汉庭就不会在他手下连吃不了兜着走了。若真让他一统三大地方诸侯,有可能他真能代司马昭成为天下霸主。历史真能被改变吗?  诸葛亮有气无力地躺在貂蝉的秀床上。貂蝉在床沿坐下,伸手抚上他的脸颊,惊惶地道:“诸葛大哥你受了什么重创,怎么会脸色那么难看。”诸葛亮将她抱了上床,埋入她的豪|丨乳丨里,仰天长叹道:“假若鬼谷子的《鬼谷宝鉴》现已落入我的手里,我会立刻带你们偷出蓟县,远遁而去。”貂蝉诱人的胴体轻颤道:“孔明啊!振作点好吗?看见你这样子,我心都痛了。”接着靠近到他耳边轻柔道:“不允许雷铜等人进城,彻底与浏阳侯无关。”诸葛亮诧异地抬起头来,望着她道:“你哪会晓得?”貂蝉抿嘴一笑,脸有得色道:“因此不要以为我们全无抵抗之力,我们大汉在各处都广布线眼,连襄贲侯刘虞院内也有我的人。”接着两眼闪起恨意道:“这件事情必与襄贲侯刘虞有关,特意使你觉得求助无门,并且生出危机重重的感觉,于是只好任他们摆布你。”  诸葛亮胸怀大开,坐了起来,两眼炯炯有神道:“你查到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的藏处没有。”貂蝉□气地看了他一眼道:“假设你明知有人来盗取你的东西,你会随便让人晓得吗?”接着长身而起,在布囊处取了一卷图轴出来,摊在床上,竟是襄贲侯刘虞府的鸟瞰图。诸葛亮大为激动地道:“那里来那么好的东西?”貂蝉勾魂地笑道:“别忘了我是干那一行的。若连这样的心肝都弄不到,怎么偷更重要的东西呢?”诸葛亮想起一事,疑惑地道:“若真有鬼谷子的《鬼谷宝鉴》,襄贲侯刘虞怎不拿去依图制造,还留在院内做什么?”  貂蝉淡然道:“这牵涉甚多纠缠,襄贲侯刘虞一天未坐上王位,都不会将鬼谷宝鉴拿出来,因此鬼谷宝鉴必藏在院内某隐秘处。”诸葛亮叹道:“怕是我未找到鬼谷宝鉴,早给襄贲侯刘虞这老奸巨猾害死了。”貂蝉呼地伸出纤美白皙的纤纤素手,掩着他的嘴巴,滑腻柔软的感觉,电流般传入诸葛亮心底里去。只听她微微地撒娇道:“不要说不吉利的话好吗?”诸葛亮嗅着她的体香,好过了点,留心细看摊开床上的图轴,默记着所有屋宇房舍的位置,他曾受过这方面的严格训练,自有一套记忆的方法。  貂蝉见他恢复了自信冷静,更高兴地向他分辨院内的形势。诸葛亮终从迷惘中恢复过来,道:“你有没有方法联系上马超等人?”貂蝉傲然道:“那么容易的事,即管交给我办吧!”诸葛亮盘算一会儿,道:“你要马超想方设法在大本营处打条通往别处的地道,有事的话,有可能能救命呢?”貂蝉大惊失色道:“情势不是如此严重吧?我们终是汉帝的代表.。”诸葛亮打断她道:“你若晓得浏阳侯有攻打大汉之心,就不会这样说了,这一趟我们果真是来错了。”说着已走下床去。  貂蝉拉着他道:“不陪我吗?”诸葛亮道:“襄贲侯刘虞随时会迫我去暗杀浏阳侯,时间无多,我定要尽快查出鬼谷子的《鬼谷宝鉴》的藏处。”貂蝉吃了一惊道:“刘虞的住处有恶犬警卫,闯入去定会给他发觉。”诸葛亮笑道:“你是偷东西的专家,自然有收拾恶犬的方法。”  貂蝉白他一眼,再从行囊里拿出一个小瓶,交给他道:“一旦□点这些药粉在身上,恶犬都会躲过你。可是那处不仅有恶犬,还有警卫,唉!既晓得你这样去冒险,我今天晚上还怎睡得着?”诸葛亮接过瓶子,抱住她吻了一口道:“你脱光衣服在床上安心候着我吧!包管没有人可看到我的影子。”  诸葛亮回到住处,拂退那四名侍女的侍奉纠缠,换上夜行衣服,将装备配在身上,又□上□粉,正要由窗门溜出去,有婢女扬声道:“窦夫人到。”  脚步声传来,窦夫人已抵门外。  诸葛亮赶不上解下装备,忙乱间随手抓着一件外袍披在身上时,窦夫人已推门入房。  窦夫人将门关上,倚在门处,含笑望着他。  诸葛亮暗暗叫苦,一旦给她碰触自己,立马可发现身上的装备,以她的英明,肯定晓得自己想做什么勾当。  不过若不抱她亲她,又与自己一向对她的脾性不符,也会引起她猜疑。  怎办才好呢?  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诸葛亮坐回床上,拍了拍身旁床沿处,心怀不轨道:“伊人!来吧!这一趟不会有人撞破我们的了。”  窦夫人粉脸一红,微微地撒娇道:“你忘了我是要嫁人的吗?”  诸葛亮心庆得计,道:“我还以为是你忘记了,因此才入房找在下,而且夫人不是要我送你一个孩子吗?何不上我的床?”  窦夫人感慨道:“放点忍耐力好吗?我的婚礼在明年春天举行,嫁人前一个月才和你尽情欢好,才不会使那人猜疑我肚里的不是他的儿子。”  诸葛亮早知她会这般说,那是由于这压根就是她抗拒自己的好主意,又可稳着他的心,使他不会猜疑她在计算自己。  两个月后,若不谋妥对策,他诸葛亮早死了。  这女人真毒!  他从未试过那么憎恨一个女人,特别她是那么地充溢着成熟诱人的风情,地位也是那么显赫。  他长身而起,往她走去,一直到快要碰上她的豪|丨乳丨,才两手向下,抓紧她的纤纤素手,吻上她的朱唇。  窦夫人热烈回应着,诱人的胴体不堪刺激地扭动着,然而却无法碰上诸葛亮的身体,悉破他的秘密。  很久后,两人分了开来。  两人四目交投,四手相握,一起呼吸着。  窦夫人有点不堪撩拨地喘气道:“孔明!抱我!”  诸葛亮微笑摇头道:“除非你肯和我共赴巫山,要不然我一定不会碰你香唇外其他任何部位。”  窦夫人诧异地道:“什么是‘共赴巫山’?”  诸葛亮这时才想起此时还不曾有这句美妙的词语,胡编乱造道:“巫山是我乡下附近一座大山,相传男子到那里去,都会给山中的仙女缠着欢好,因此共赴巫山,即是上床鱼水之欢,夫人意动了吗?”  窦夫人的明亮凤目射出困惑纠缠的神色,诸葛亮吓了一跳,怕她改变计谋,忙道:“夫人来找我事实上是为什么?”      至正午时分,结果最终出现了,那是横亘前方的一座大山,仅有的通路是长达三里的一道狭隘。  诸葛亮看得眉头深锁,思考了一会,召了雷铜、马超和马超来,道:“假若我所料不差,颜良和他的人定在峡谷里守候着我们。”  雷铜点头道:“侦察兵的回报说,假如有人伏击两边崖壁上,只是掷石就可使我们死无全尸。”  马超苦着脸道:“此处处处丘峦草树,对手若在上风处纵火,只是那些浓烟就可将我们活活呛死。”  诸葛亮笑道:“浓烟只能够收拾没有预备的人,你马上发动全部人手,将这个山头和斜坡的草树全部除去,又在坡底挖掘深坑,引附近的溪流进坑里,将大本营团团围着。山头则联车为阵,保护大本营。第一时间大本营里打大量清水,每营至少两桶,每人都要随身带着布巾一类的东西,碰到浓烟时,沾水后铺在脸上,就可不怕烟呛了。”  马超正要行动,诸葛亮又将他唤回来,道:“交待所有人将战甲脱下,免得影了行动!”  马超领命去了。  诸葛亮和雷铜、马超研究了一会后,正要去找貂蝉、慕容香,渭阳侯窦机在几个兵丁陪同下,神色冲冲赶来道:“诸葛亮!怎么会停在那么冒险的地方?怎么应对对手的火攻?”  诸葛亮语气冰冷地道:“你喜欢的话,就自己过峡谷吧!请原谅我不奉陪了。”  渭阳侯窦机双目差不多喷出火来,盘算一会后,肯定不情愿冒险,改口道:“进既不能,就应后撤至安全地方。”  马超按耐不住道:“尚有三个时辰就日落了,山路又难走,若撤至进退不得的地方,还不如奋勇向前。”  渭阳侯窦机怒喝道:“闭嘴!那有你这奴材打岔的份。”  马超色变,手按到刀柄上。  诸葛亮一手搭上马超的肩膊,微笑道:“公子弄错了,马超是我的战友,他的话就相当于我的话。”  雷铜也假笑道:“谁说的话有道理,我们就听谁的。”  渭阳侯窦机气得脸色阵红阵白,怒气呼呼地走了。  马超感激道:“能和姑爷共同进退,实是大快人心。”  诸葛亮和颜悦色地拍了拍他,才放开他的肩膊,望往峡谷道:“一旦能守过今天晚上,我就有自信收拾颜良布在峡谷上的埋伏。”  雷铜道:“照我估计,颜良的人手一定不会比我们多,要不然早早就在中途对我们强攻了。”  又谈了一会后,诸葛亮往见貂蝉。  敏儿等刚竖起蒙古包,见他到来,陆续向他作揖。  望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少女,诸葛亮心怀大畅,和她们打情骂俏后,入帐见貂蝉。  貂蝉高兴地迎上,任他肆意妄为一番,拥坐宴会上道:“孔明!有些说话貂蝉不吐不快,切莫见怪!”  诸葛亮笑道:“你定想问我和慕容香的关系,不要忧虑!她还是处子之身。”  貂蝉道:“可是你挑起了她的情火,她何曾情愿嫁到幽州去,我们还到蓟县做什么呢?”  诸葛亮泰然自若地道:“自然是去偷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哩!”  貂蝉微微地撒娇道:“孔明!”  诸葛亮按耐不住大笑道:“我知你想说:若襄贲侯刘虞明知我们要去偷他的鬼谷子的《鬼谷宝鉴》,自不会教我们成功,是吗?”  貂蝉凶巴巴地在他肩头咬了一口,气得无言以对。  诸葛亮抚着她的玉肩,安抚道:“信任你的孔明吧!在这尔虞我诈的时代里,只可随机应变,有可能鱼与熊掌,两者兼得。嘿!我像很久没有和你......”  貂蝉还不曾有空回应,素芳的声音在外唤道:“副将请孔明马上出去!”  诸葛亮仰天长叹,向貂蝉道:“定是渭阳侯窦机这小子又惹是生非了。”  不出所料,渭阳侯窦机组织兵丁,孤注一掷,要自己撤离这山头。  诸葛亮抵达时,窦夫人正费尽口舌地劝爱儿放弃这想法。  渭阳侯窦机见到诸葛亮,更加是暴跳如雷,咬牙切齿道:“我才不陪人送死,此处山林处处,敌暗我明,我们能守多长时间?只有对军事不明昼里的愚人,才会做这和自杀相差无几的蠢事。”  窦夫人气道:“你有何条件批评人呢?你能破地公将军张宝的大军吗?那天地公将军张宝攻来时,你除了躲在包内,做过什么的事。”  渭阳侯窦机没想到母亲当众揭他疮疤,脸子那挂得住,点头道:“好!眼下你彻底站在局外人处了,还反过头来反自己的儿子,由今天开始,我再没有你这种娘亲。”  “啪!”  窦夫人怒赏了他一记耳光,浑身抖颤道:“你给我再胡说八道!”  渭阳侯窦机抚着被打的一边脸颊,眼中射出狠毒的神色,眼珠在她和诸葛亮身上打了几个转,寒声道:“有了奸夫,还打算我这儿子作甚!”举臂高嚷道:“孩儿们!要活命的随我去吧。”  窦夫人气得脸无血色,叱道:“谁也不允许随他去,这个家还是由我作主,何时才轮到他说话。”  众兵丁一言不发,然而所有人都晓得没有人会随渭阳侯窦机冒险离去。  窦夫人冷冷看了渭阳侯窦机一眼,道:“你若不给我叩头认错,很难我饶恕你。”娇哼一声,回营去了。  诸葛亮看都不看僵在立马的渭阳侯窦机,吩咐道:“若真要活命,马上给我去工作。”  众兵丁大声同意,不理渭阳侯窦机,各自斩草砍树去了。  余下人等一哄而散,只留下渭阳侯窦机一人孤身无助。  日落西山,大地昏沉起来,寒风一阵一阵由西北方拂至。  诸葛亮方全军戒备,枕戈待旦,大本营只有几点灯火,凄清苦冷。  诸葛亮、雷铜和马超三人坐在外围的一辆骡车上,观察着四面的动静。  硬物堕地的声音在另一方的山头传来。  三人大感振奋。  最终肯定了对手的存在,证明了诸葛亮的推断。  堕地的声音乃因对手碰上了他们设下的绊马索。  要知直到在此时此刻之前,对对手的存在依然纯属揣测,没有任何实质的力撑。只是结论假如有对手,则他们必是潜匿峡谷中,而此处终是幽州之地,故颜良不得不快刀斩乱麻,趁天黑到来发动袭营。  假如要夜袭,这种地方最利火攻,而火攻则务必要先占上风的地利,故此对手定要走峡谷,潜往与峡谷遥对的一方,来到大本营另一边的山头。  因此他们针对此点,在大本营两侧外的山野设下绊马索,对手若被绊倒,发出声音,就可把握到昏私底下对手推进至什么位置。  堕地和闷哼声连串响起。  诸葛亮大笑而起,高叫道:“颜良,你中招了!放箭!”  大本营火光亮起,数百支火筒子劲射上高空,分别远远投往两侧和谷口的方向,只余下上风之地。  霎时间火舌四窜,干燥的山林敏捷起火,乘着风势由两侧往谷口的方向蔓延过去,将趁着入夜而来的对手全卷入火舌里。原来诸葛亮早命人在林木上先浇了灯油,真的剑拔弩张。  浓烟冒起,大部份都往峡谷方向送去,只有少部分飘往大本营。  大家忙取来湿巾,蒙在脸上,遮着嘴鼻。  哀号和尖叫声响个不停,对手惊慌失措,怎想获得诸葛亮率先发难,反以火攻来收拾他们。  人影闪出。  谷口处已被大火封闭,潜伏在大本营四面的对手只好冒险往大本营攻来。  大家见主帅的神机妙算又再凑巧,军心大振,万众一心精神抖擞地向试图抢过水坑,攻上斜坡的对手乱箭射去。  毫无掩护下,又受黑烟所薰,对手前仆后继地逐一倒下,只有数十人勉为其难地越过护营的水坑,然而依然无一侥幸逃过毒手地倒毙斜坡处。  战情彻底是一面倒的局面。  诸葛亮见对手纵在这等劣势里,还是凶悍迅捷,心中大叫阿弥陀佛。假如是正面交锋,纵能获胜,自己那边的人势必伤亡惨重,那有眼下斩瓜切菜般随便,可见智勇两项,缺一不可。  这时附近整个山林全陷进狂暴的火势里,烈火冲天而起,参天大树一株一株随火倒了下来,更添阵仗。  浓黑的烟直送入峡谷内,大火往内延去。  对手被火势不住逼使硬攻过来,有些在冲出来前早变了火人,不用射杀也活不了。  原来就是风光怡人的山野,变成了人间地狱。  惨嚎声不住由火场传来,喊声震天。  斜坡和水坑处处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到天明时,方圆十里之地全化作了焦土,火舌依然在远处延续着,然而已减弱多了。  诸葛亮巧施奇招,不动干戈,连颜良是什么样子都不清楚下,就将对手收拾了。恰好是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  劫后灾场约略估计,至少烧死射死对手近千人之众。  只不知颜良是不是其中一名死者。  诸葛亮亲身带队,到峡谷打探敌情,确定了没有对手后,马上出发,离开这惨不忍睹犹如修罗地狱的现场。  过了峡谷,东南行两个时辰后,大队来到金水的西岸。  此段河流石质多泥沙少,流水清澈。  再南下数里,一个晶莹清亮的大湖出现眼前,湖区辽阔,水草丰美,多不胜数大雁、野鸭、鱼鸥嬉戏飞翔,将蓝天白云和潋碧波连成无比动人的画面。  大家经过一夜的折腾,至此心怀大放,马上在湖边营,起灶做饭。  又有军士撒网捕鱼,充溢着了旅行的情趣。  貂蝉兴致大发,命人在湖的一角围起布幔,就在明澈澄碧的湖水里嬉戏沐浴,最终连慕容香和秀玉、秀巧两婢都抵不住勾引,加入了她们,内中当然是春色无边。  诸葛亮泰然自若地坐在湖旁一方大石上,欣赏着湖光山色,望着绿草无穷伸展,接连苍穹,湖水则流光溢彩,碧绿迷人,霎时间心神皆醉。  那些兵卒也不甘后人,赤身裸体扑入湖里,纵情畅泳,饱历惊险后,谁可怪他们肆意妄为。  诸葛亮分享着他们的欢乐时,窦夫人的声音温婉地在身后响起道:“孔明你怎么会不下水畅游呢?”  诸葛亮回头看去,笑道:“若夫人肯和我鸳鸯戏水,下属自当奉陪。”  窦夫人粉面微红,到他身旁坐下,感慨一叹道:“我越来越钦敬你了,若黄巾之乱是由你作主帅的话,包保死的十几万人不是董卓的人而是黄巾贼,整个形势也须改写。”  诸葛亮挨了过去,碰着她的玉肩,嗅着她的芳香,太谦虚道:“夫人过誉了,偶有小胜,不值得一提。”顿了顿问道:“渭阳侯窦机到底怎么样了?”  窦夫人玉脸一寒,咬牙切齿道:“不要提那没用的畜牲了。”接着无奈仰天长叹,欲语无言。  诸葛亮诧异地道:“他竟敢不向你叩头认错吗?”  窦夫人别过头来,深深地望着他道:“叩头认错有何用?我一向已对先夫不太高兴,何曾想到这畜牲更远不如他。”接着垂下螓首,红着脸道:“孔明!你肯否给我一个孩儿,一旦他有一半像你,贱妾已称心快意了。”  诸葛亮先是虎躯一震,继而大为激动地道:“到此刻我才真正感不到夫人对我的敌意。”  窦夫人的粉面更红了,轻轻道:“这是你以本领赚回来的,连番目睹你深不可测的本事后,我再不想成为你的对手了。”  诸葛亮探手过去,抓起她的纤纤素手道:“那你是不是想成为我的女人呢?”  窦夫人眼中射出无奈的神色,轻叹道:“眼下我什么都不想瞒你了,这一趟我返回幽州,早布置好改嫁一名握有兵权的大将,这是不能更改的事。你..你怪我吗?”  诸葛亮反松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对这女人只是逢场作戏,一直抱着玩弄的心。一方面借此以牙还牙渭阳侯窦机害死媚娘的仇怨,也是一种求生的伎俩,因此哪会因此怪她。在她面前肯定扮作伤感地仰天长叹,大失所望之极的样子。  警报声起。  诸葛亮诧异地望去,只见远方地平尘头大起,一队人马正往他们驰来。  窦夫人翻腕握紧了他,喜形于色道:“援兵来了。”  幽州郡治蓟县位于黄河南岸。幽州军又先后开凿了两大人工护河,团团保护着蓟县,成天然屏障,使这伟大的都城更加是易守难攻,稳如泰山。幽州处于那时候中原的中心处,北贴赵,西靠韩秦,东齐,南临楚。乃天下交通枢钮。蓟县这位于幽州正中的关键重镇,更紧扼着水陆交通要冲,假如要进攻其他割据力量,不先攻陷幽州,会艰辛倍增,而假如要征服幽州,则蓟县乃必争之地,于此可见这幽州都城的重要性。  诸葛亮等在丹宁休息了三天,在援军的二千军马保卫下,渡过黄河,走了十五天后,蓟县在望。诸葛亮一路走来,心境舒坦,犹如参加了古代的旅行团,重游“旧地”。神驰意飞中,他驰想着在这广阔的大地上,分布着多不胜数的城市,每城都建起了高大坚实的城墙和城外宽阔的城壕,而每一个城市又是一个战斗的中心和庞大的军事设施。三国时期的所有风骚,就是在一个个这样的据点内外,以破城与守城为中心而展开。城市的保存或陷落,标志着国家的运势和成败。这种以城市战事为主的争霸,既简单又直接,在某一角度来看,实有其无比动人的魅力。对三国的君主来说,就像在下一盘棋,迷上了就死心塌地,只有互拚棋力,看看最终谁吃掉了谁。  在这些封闭型的城墙内,就是大大小小的政经军中心,是四面土地最重要的统领中枢,也是该地政权的象征,攻下了这些城市,等于摧毁了对手的政权,这方面的意义不言而喻援军呢的军队将他们送至大沟北十里处,就回师丹宁,将护行的使命,转给蓟县外围的驻军。这时襄贲侯刘虞欢迎的前锋部队也已来到,领着他们由吊桥渡过大沟。而襄贲侯刘虞刘虞,也早早就在另一端排开阵势,隆重地恭候这多灾多难的送嫁团。  这三国四大枭雄之一的刘虞一身就服,策骑而至。生得剑眉星目,一表人才,身段颀长,自有一股尊严显赫的气质,固然是笑脸亲近,然而双目虎目生威,顾盼生威。他固然是比窦夫人老了几年,不知是不是因长期处于压力之下,人也苍老了一点。一番寒暄说话后,大家朝蓟县城进发。  蓟县城气象万千,城郭相连,周围城壕宽广,呈不规则的长方形,随地势河道弯拐有致,以南门为正,所有城门都有凸出的门阙和护城,大大增强了对城门的防御力,气势磅石薄。离城门北面尚有五里许路时,前面尘土飞扬,一操控浏阳侯之令而至,传旨除诸葛亮和慕容香等女眷外,余人须在城外营。窦夫人他们二人和兵丁自然不在此限。诸葛亮等肯定大感惊诧和兴趣索然。襄贲侯刘虞也面露不高兴之色,然而王命既下,除非决心违背或马上做反,要不然也只好接受这屈辱的布置。诸葛亮交待了雷铜和马超几句后,随襄贲侯刘虞进入蓟县。     在东汉末年,战车乃身份和实力的象征。改车为马,实是一项划时代的改革,也改变了战争的形式。  大汉因与强悍的凶奴接壤,长年累月的交战经历里,使董卓深切感受到这些,以十八般武艺为主游牧民族的军队,实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和来去如风的进攻力,因此才不要以战车为主那中看不中用的作战方法。  窦夫人伤感地道:“可是黄巾之乱,惊碎了我们的美梦,然而却更使我们相信生存的技巧,仅有的希就是使分裂了的三大地方诸侯重归于一。也只有这样,才可避免互相间的倾轧和战争。”  诸葛亮道:“那三个大臣,幽州的肯定是襄贲侯刘虞,大汉则是闻喜侯,西凉的又是哪一位呢?”  窦夫人道:“我现在不想和盘托出,换而言之他们运用号召力,为三国定下了连串婚约,何太后就是西凉人,而襄贲侯刘虞则娶了汉女为妻,这一趟慕容香嫁给幽州的王子,恰好是协议里至关重要的一环。”  诸葛亮疑虑尽释,怕腿道:“定是浏阳侯风闻这件事情,怕三大地方诸侯合一会使他失去王位,才那么不择手段要破坏这婚约。然而他身为幽州之主,要悔婚一句话就成了,何用费那么多心力?”再冷冷望着她道:“怎么会夫人又要破坏慕容香的贞操?”  窦夫人粉面微红道:“能不能不和我算旧账呢!”  接着感慨一叹道:“眼下形势已变,闻喜侯的早逝,使大汉大权旁落到董卓这狼子野心的人手里,襄贲侯刘虞才被迫返回幽州,与浏阳侯这昏君展开新一轮的纠缠,慕容香的婚约也失去了原本应有的意义。”  她又沉思一会儿,凤目深注着诸葛亮道:“事实上眼下所有人都不讲信用,然而外表上却所有人都扮作以诚信治天下道貌岸然的样子,浏阳侯这昏君已多次失信于国内国外,怎能又再失信于董卓的人。更何况他对刘裕十分顾忌,岂敢明目张胆地悔约。”顿了顿小声道:“收拾慕容香也只是其次的事,他真正想除去的人是我。那是由于他晓得当我和刘虞合起来时,对他会构成很大的威胁,那是由于我有刘虞所没有的狠和辣。”  没有人比诸葛亮更了解她最终这句话了,对视着她闪闪生辉细长而媚的凤目,沉声道:“夫人怎么会肯猛然间对我坦荡胸怀,说出这天大的秘密来呢?”  窦夫人玉腿轻移,贴到诸葛亮股侧处,粉面升起两朵红晕,轻声道:“那是由于我从你身上看到新的希望,除非你永不返回大汉,要不然务必要和董卓展开生与死的纠缠,假如你能除去董卓,甚或取而代之,那三大地方诸侯重合就又再变成有可能的事。”再小声道:“然而这依然非最重要的原因,诸葛亮你想听下去吗?”  诸葛亮上下为难,茫然不知她是不是只是以另一种谋术来收拾他。因那天夜晚偷听他们二人对话时,窦夫人予他那毒若蛇的感受确实是太深刻了。而且她那么宠纵儿子,哪会真的对儿子的仇人全心全意地动情和委以腹心呢?  他心想你要和我玩游戏,我就决定奉陪到底。伸手放到她大腿上,还轻柔地爱抚着她敏感的内腿侧,望着她的眼睛道:“肯定要听!”  窦夫人两眼泛上一层动人的云彩,低着头望着他充溢着侵略性的手,轻轻道:“那是由于我想向你缴械投诚,乞求你的爱怜。”  诸葛亮移前封着她的香唇,大手第一时间围城掠地,恣意蹂躏下不一会窦夫人浑身剧烈抖震着,香舌因情欲浮躁而寒如冰雪,那种无可掩饰的生理回应,教诸葛亮欲火大炽。  一声冷哼,由帐外传来。  两人吓得分了开来,往蒙古包的入口看去。  渭阳侯窦机掀帘而入,双目闪动着近疯狂的愤恨和怒火。  他们第一时间想到渭阳侯窦机事实上早进来看到两人的打情骂俏形势,只是再退身出去,以冷哼惊醒他们,才又扮作什么都没看到似的进入包内。诸葛亮心里面牵起以牙还牙的称心快意,不等渭阳侯窦机说话,长身而起道:“今天晚上我们趁夜行军,夫人请准备一下。”  瞟也不瞟渭阳侯窦机,径直去了。  诸葛亮眼下明白了不少以前犹如藏在迷雾里的事,例如袁绍派出颜良来破坏这通婚,恰好是因不想有三大地方诸侯合一的局面出现,那不仅对汉庭不利,也威胁到冀州和其他诸侯。  三大地方诸侯固然面和心不和,然而始终曾共事旧主,比起别国自然亲密靠近多了。  当年襄贲侯刘虞不惜盗帅印、窃兵马大权,恰好是要保存大汉,希有一天三大地方诸侯能重归于一,成为最强的国家。  然而孙乾曾说过幽州军最不可信,这窦夫人对自己或有三分真情诚意,然而对襄贲侯刘虞来说,他只是只有用的工具罢了。  而更影响他决定的,是他晓得三大地方诸侯压根不会重合为一,这早清楚写在史书上。  他能改变历史吗?  “都尉大人!”  诸葛亮循声去,原来是慕容香贴身双婢里的翠桐。  这两个陪嫁的丫鬟都生得十分秀丽出众,比慕容香大了一两岁,约在十七、八间。  翠桐俏生生地拦着他低着头道:“花腰郡主有请大人。”  诸葛亮被窦夫人撩起的欲火依然未消退,见她秀外惠中,神态娇羞,欲火上升,不过想起若这样声色犬马,会教慕容香看不起他,强压下冲动,随她到慕容香的帐幕去。  翠桐不情愿和他并肩,落后了半步,随在他身后。  诸葛亮别转头看她一眼,见她一脸红潮,奇道:“小桐姐怎么会那么羞涩?”  翠桐大感尴尬,额头差不多垂至豪|丨乳丨处,不情愿看他。  这时两人经过了警卫,进入了围,四个女营外面都没有人,诸葛亮终是风流之人,一把抓住起她轻声道:“你的帐幕里有没有人?”  翠桐诱人的胴体抖颤,又惊又喜地道:“大人!求求你,其他人会晓得的。”  敏儿等人居住的蒙古包的入口掀了开来,吓得诸葛亮忙放掉翠桐的手,三步变作两步,进入了慕容香的帐幕去。  这十天来,诸葛亮和慕容香两人郎情妾(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