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8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8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8部分那知这恰好是伏羲刀法以静制动的精粹。  局中的严纲更不是感受,以往他制敌取胜,就是凭藉自己特别的气势,压得对手惊慌失措时,乘势猛击,使对手溅血五步之内,那知眼前这人一点不受自己的气势波动,反使他失去了计谋,此时再无可退之地,暴喝一声,挥刀攻上。  白马长史公孙瓒和手下立马喝彩叫好,为他助威。  这一刀快如电光,望诸葛亮额中劈去,充溢着勇往直前的凄美气势。  诸葛亮的饮血刀依然安藏鞘内,似乎毫无还击之意,一直到刀快到面门,襄贲侯刘虞等都为他忧虑时,他才身形忽动,快逾脱兔般往侧移去,来到阳光照射的窗旁,还是冷冷望着对手,双目流现出倔强无比的斗志。  他出身于严格训练的精锐部队,最懂利用环境以发挥最有效的战术。认可接受挑战时,早下了决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了结对手,一来是杀白马长史公孙瓒的气焰,二来是要襄贲侯刘虞更看重自己。  他战斗资历无比丰富,扶植出高人一等的判断力,一看这严纲拔刀的势子,就知这人蛮劲过人,专走狠辣险着,因此避他一刀,以削弱对手气势。  严纲怒叱一声,人随刀走,再往他杀来。  诸葛亮一声高呼,饮血刀电掣出鞘,宝刃先横摆一旁,刀身作四十五度角倾斜,立马捕捉和反映了午后透窗而入的阳光,第一时间射往严纲圆睁着的凶睛。  严纲连做梦都还没有想过天下间竟有这种在室内借阳光反映克敌的刀法,骤觉眼前强光闪烁,霎时间什么都看不到。  诸葛亮岂肯浪费这百年一遇的可能,避过刀锋,风卷雷奔般一刀侧劈,立即血光溅现,哀号起处,严纲颈侧鲜血激溅,侧跌地上。  这一刀割断了对手咽喉,任何人都晓得严纲再无生还之理。  双方之人都看得冷汗直冒,谁想获得以严纲的刀法,竟非对手一合之将。  诸葛亮还刀入鞘,向白马长史公孙瓒淡淡笑道:“严兄刀法高超,我想留手也有所不能,侯爷请恕罪。”  车舆内,襄贲侯刘虞高兴地道:“孔明给我出了这口憋屈,果真是畅快淋漓!”  诸葛亮想起白马长史公孙瓒走时那故作平安无事的脸色,微笑道:“不知浏阳侯会不会因我杀了他的御卫而不快。”  襄贲侯刘虞冷哼道:“这严纲借试刀切磋为名,先后杀了我五名得力刀手,这一趟被你杀了,浏阳侯有何话好说的。”  这时车马转入了一条林木婆娑的小路,前方有座清幽精雅的园林别馆。  襄贲侯刘虞很明显是心境极佳,有可能是因刺杀浏阳侯有望。和颜悦色地道:“我们眼下去的是蓟县所有男子都想去的‘云梦晓轩’,此地诚然是风光迷人,更主要的原因是它的女主公月英小姐不仅有倾国倾城之色,又以才艺震惊天下,与汉庭的无颜女蔡琰并称当代双绝。”  诸葛亮心里面苦笑,换了以前,必然会因能见到这样天下闻名的美女而雀跃,可是眼下自保不及,那还有心境去泡妞儿,即使是对手垂青相加,自己亦须想方法使她放弃想法,免得为他的未来伤心担虑。  想到此处,真有虎落平阳之叹。  襄贲侯刘虞那知对手早悉破他的奸谋,还以为诸葛亮激动得无言以对,加盐添醋道:“月英小姐最爱和各地慕名而来的公子雅士谈文论武......”  诸葛亮诧异地道:“论武?”  襄贲侯刘虞吃惊道:“没想到你竟不知这件事情,月英小姐在我幽州刀法排名尤在白马长史公孙瓒之上,位列第二。唉!那么佳人,一般凡夫俗子怎配得她起呢?因此至今还是未嫁之身,谁人能得她心许,定可立马声振寰宇,羡煞旁人。”  再叹一声道:“说到外型武技,孔明都有入选条件,就怕过不了诗艺才学一关。”  说话时,车队已驶入别馆里。  林木掩映中,只见一个小湖展现眼前,有几座精雅精巧的小楼房舍,犹如仙人隐居的福地。  诸葛亮纵是心境不佳,也看得心旷神怡,蓟县竟有那么胜景,观其居知其人,由此推之,可见这动人的女主公怎样惊世脱俗。  这雅湖上的小州屈曲若半月,假山瀑布,飞溅而下,犹如山水画卷,使人想到能漫步其上,必是流连难舍、逸兴湍飞。  车队走上长桥,就像走入了一幅动人的图画里,风拂碧水,林树争艳,州上的亭台楼阁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小桥流水掩映于枝青叶秀之中,粼波潋,绚丽多姿。  穿过了一条修竹曲径和经过了两个避雨小亭后,车队在一座林中楼舍前的空地停了下来。那里早泊了三辆车舆,很明显访客并不止是他们几个。  诸葛亮随大家走下车舆,一名清秀的侍女由楼内款款出现,向襄贲侯刘虞作揖道:“小姐正作午间小睡,襄贲侯刘虞和诸位请在议事厅小候片刻。”  襄贲侯刘虞丝亳不发怒,高兴地领着诸葛亮走进小楼下层的议事厅里。  诸葛亮心里面又再苦笑,其婢那么超凡脱俗,已可知主子有那么别具风格的不世美人,自己却没有猎艳的心境和勇气,果真是生不逢时。  月英这座楼房以白石建成,掩映在花丛草树之间,形式古雅,仿佛仙境中的蓬莱楼阁,里面住的是永生不死的动人仙子。  步上登楼的石阶,门内有个供客人摆放衣物和武器的精致玄关,两名侍女早恭候于此,热情服侍。  姚成靠近到诸葛亮耳边道:“月英不高兴有人带刀进入她的香闺。”  诸葛亮点头表示晓得,心想这月英的架子真大,明知有襄贲侯刘虞这类显赫的贵宾来访,依然高卧不起,婢子也不情愿唤醒她,又不允许人刀入楼。然而回心一想,又觉这架子摆得好,那是由于扪心凭心而论,也不得不承认男子是贱骨头,愈难到手的女人就愈是矜贵,在此时此刻连他也很渴望看看她到底美艳至何等程度了。  那两个俏丫环对诸葛亮特别有好感,服侍得体贴入微,细心为他拂拭衣服上的尘土,又以湿巾为他抹脸。  诸事停当后,四人进入议事厅。  才走进门里,一把嘹亮响脆的声音在诸葛亮旁嚷道:“贵客来了!贵客来了!”  诸葛亮失惊无神下吓了一跳,循声一看,禁不住按耐不住大笑,原来是一只夷然立在架上的能言鹦鹉。  两个侍女很明显极是宠它,娇笑着拿谷料喂饲这识趣的畜牲。  诸葛亮环目一看。  这座议事厅装饰得高雅优美,最具特色处是不设地席,代以几组方几矮床,大厅里边放满奇秀的盘栽,就像将外面的园林搬了部分进来。  其中一边大墙处挂着一幅巨型仕女人物帛画,轻敷薄彩,雅淡清逸,恰如其份地衬起女主公的才情气质。  此时大厅里边四组几床上有三组坐了人,每组由两人至六人不等,十多人都是小声交谈,似怕惊醒了女主公的小睡。  襄贲侯刘虞领头走进大厅里边,立马有一大半人长身而起,向这幽州的第二号人物问安作揖,余下人等很明显是初次碰到襄贲侯刘虞,这才知他是谁,也忙长身而起见礼。  诸葛亮一眼就关注到其中几个人。  特别是左方靠窗那一组的四个人,其中三人兵丁装束,气度不凡,然而最引起他关注的是他们的骠悍之气;特别当中一名伟岸大汉,长得犹如峻岳崇山,比他诸葛亮还打算高了少许,手脚粗壮之极,长发披肩,戴了个银色额箍,脸骨粗横,肩膊宽厚,双目炯炯有神,带着阴鸷狡猾的神色,外貌伟岸,浑身散发着邪异慑人的魅力。  他身旁另两名兵丁都是勇猛凶狠之辈,然而站在他旁边,立马给比了下去。更诡异的是三人的手都有被火灼伤的痕。  另一个吸引他的人是右方那组六个文士打扮的人物,其中一人身量高颀,相格异凛,双目炯炯有神,闪动着智者的光芒,看去犹如神仙中人。  最终一组只有两个人,较矮者长相平凡,从其服饰看起来,就可知他非是幽州人氏,只不知是来自何国的客人,然而能到此见月英,自然是有点身份的人物了。  襄贲侯刘虞先向右方那六人组施礼,向那相格异凛的男子道:“我们刚刚提起水镜先生,没想到马上见到你。”向诸葛亮招手道:“孔明过来见过精通天人感应术的司马徽先生。”  诸葛亮心道原来这个就是以“天理循环学说”名显当代的玄学大师。正要上前礼见,左方一把沉浑雄厚的声音传来道:“奉先君,请问这位是不是来自大汉的大德军师诸葛亮兄呢?”  诸葛亮心里面大感不妙,循声望去,发言者恰好是那犹如魔王降世的兵丁。  襄贲侯刘虞很明显也不认识这人,吃惊道:“这位少侠。”  那看起来是推荐这三名兵丁到此来见月英的幽州军踏前毕恭毕敬地道:“白马长史公孙瓒门下客卿冯志参见公子,这位乃以智勇双全闻名冀州的颜良先生,右边的少侠叫聂风,左边这位是边城,都会是冀州的久负盛名的勇士,魏先生的近卫军将。”  襄贲侯刘虞和诸葛亮齐感诧异,没想到这一代高手竟紧蹑不舍,明目张胆地追到蓟县来,当然是心怀不轨,很明显而且有白马长史公孙瓒加以照顾,浏阳侯在背后出头,无怪乎那么飞扬跋扈了。  诸葛亮上下为难时,颜良大步踏前,向襄贲侯刘虞作揖后,移到诸葛亮身前,伸手递过来道:“久闻诸葛兄刀法超卓,有空定要领教。”  诸葛亮晓得他要和自己比力道,百般不愿意下伸手过去和他相握。  颜良嘴角现出一丝假笑,使劲一握,诸葛亮的手一时间像给一个铁箍锁着,还在不断收紧。  诸葛亮面如死灰,固然勉为其难地运力抵着,还是阵阵锥心裂骨的痛楚,晓得对手手力实胜自己一筹。  多亏他忍耐力过人,不致立马卖乖出丑,还微笑道:“颜先生是不是最近经过一次火劫,怎么会两手都有灼伤的痕?”  颜良眼中闪过疯狂的怒火,加强了握力,谈笑自如道:“只是些宵小之人的无聊伎俩,算不上什么,而且搅这些小玩意的只能够得逞霎时间,终究会给颜某撕成碎片。”  浓重的火药味,连司马徽那些人也清楚感觉到,晓得两人间必出现过很不愉快的事。  诸葛亮苦苦抵受着他骇人的力道。  颜良本想立马捏碎他的指骨,教他以后再不用拿刀。然而试过诸葛亮的力道后,晓得实无法有那么理想的效果。假笑一声,放开他的手,退了回去。     窦夫人恢复过来,娇嗔地道:“我过来找你,定要有原因吗?”  诸葛亮福至心田,行个险着道:“夫人最好提点襄贲侯,貂蝉对盗取鬼谷宝鉴,似乎蛮有自信的样子,我猜她已知鬼谷宝鉴藏放的地方了。”  窦夫人玉脸一寒道:“这骚货在劫难逃依然不明就理,任她有逆天伎俩,也很难沾着鬼谷宝鉴的边儿。”  诸葛亮奇道:“你们打算解决她吗?”  窦夫人知说漏了嘴,面不改容道:“那只是气话罢了。孔明啊!你不是真的爱上了这朝三暮四的女人吧!”  诸葛亮道:“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爱上了她,可是她却真的沉醉着我,因此我不想她会遭到任何不幸。”  窦夫人一怒挣脱他操控道:“放开我!”  诸葛亮笑道:“夫人忌恨了!”依然紧握着她纤纤素手和再吻上她。  在他撩拨性的热吻下,窦夫人软化下来。  窦夫人无奈地仰天长叹。  诸葛亮知她感情上十分困惑,既要害自己,又按耐不住想找他打情骂俏,以慰长久来的寂寞。他肯定不会揭破,转移话头道:“夫人的夫君将是什么人?”  窦夫人神色一黯道:“他是田楷,听过他没有?”  诸葛亮心想这不外又是另一宗权力斗争买卖,何曾有闲情逸致晓得,低下头吻上她的粉颈。  窦夫人久旷之身,那堪刺激,强自挣扎道:“不要!”  诸葛亮离开了她,含笑望着。  窦夫人决然挣脱他操控,推门而去,道:“我走了!”  诸葛亮直送出门,道:“你不陪我,我只好去找貂蝉了。”  窦夫人见候在门外的四名府卫都似觉察听着,凶巴巴地瞪他一眼后,婀娜去了。  诸葛亮装成是朝梧桐轩走去,到了转角无人处,脱掉外衣藏好,以绳爪攀上屋顶,远远跟着窦夫人,逢屋过屋,或在长廊顶疾走,或借大树掩护,紧蹑其后。  以窦夫人的小心,听到他方才那番话,无论如何亦须对襄贲侯刘虞劝喻一声吧!  院内房舍多不胜数,占地甚广,愈接近内府的地方,警卫愈是森严,又有高出房舍的站岗,假如不是诸葛亮曾受严格训练,又看过院内房舍的分布图,兼具适当装备,压根全无偷蹑之法。  站岗上都设有钟鼓,能够想像在紧急状态下,发号施令,如臂使指。  这时窦夫人在四名府卫前后护持下,鱼贯走入一道院门之内。  两边的围墙又高又长,间隔出一座宽阔的广场,多亏场边有几排高树,要不然诸葛亮很难能鱼目混珠地溜进去。  对着院门是座高广的大屋,门前石上立了两排十六名府卫,屋外还有犬巡查的人。  诸葛亮更加是一丝不苟,由最近大屋的高树借勾索凌空横度往大屋屋顶。  窦夫人独自一人登入屋,穿过一个宽阔的天井,到里面的议事厅去见襄贲侯刘虞。  刘虞凭卧在地宴会上,左右手各拥着一名美女,正在饮酒取乐,见到窦夫人,还是打情骂俏无禁。  大厅里边部署典雅,色调相配,灯光柔和,予人宁谧恬适的感觉。  窦夫人在襄贲侯刘虞对面坐下。  襄贲侯刘虞突然间伸手抓着其中一女的秀发,向后扯去。  该女随手后仰,灯光照射下,美女动人的粉脸彻底暴露在倒挂在窗外的诸葛亮眼神中,望着她雪白的脖子,不由也吞了一口口水,第一时间心生怜惜。  襄贲侯刘虞接着俯在她粉项处无法无天地又吻又咬,弄得那美女诱人的胴体哆嗦扭动,不住娇喘,然而很明显只是悲伤而非享受。  襄贲侯刘虞的嘴离开她时,只见嫩滑的颈肤布满了齿印,还隐见血痕。  另一旁的女子似早见怪不怪,依然微笑着粉面不露半点异样神色。  襄贲侯刘虞哈哈癫笑,依然揪着那美眉的秀发,向窦夫人道:“你看此女是不是比得上貂蝉那骚货。”  窦夫人仰天长叹道:“刘虞!你嫉忌了!”  襄贲侯刘虞一把推开那美女,喝道:“给我滚入去。”  她们俩个连忙躲往后室。  襄贲侯刘虞灌了一杯酒后,以衣袖揩去嘴角的酒渍,愤然道:“貂蝉这荡货,当日我大破汉军,留在洛阳时对我深情体贴。然而看看眼下怎么对我,我必教她追悔不及。”  窦夫人愁云密布道:“你的忍耐力到那里去了?几天的时间都等不及吗?你是不是见过貂蝉了?”  襄贲侯刘虞挥手道:“不要提她了。到眼下我才相信你的话,貂蝉只是为董卓巴结我而牺牲色相,以后我灭董卓余部时,定要董卓尝遍天下间所有酷刑。”  窦夫人咬牙切齿道:“我也巴不得食他的肉喝他的血,若不是他,闻喜侯窦武哪会无缘无故平白地英年早逝?”接着说出了由诸葛亮处听回来有关貂蝉对盗取鬼谷宝鉴似稳操胜券一事。  襄贲侯刘虞不放在心上道:“即使是那荡货晓得鬼谷宝鉴藏在这地下密室内,我此处警卫那么严密,她很难可潜进来,不要忧虑!”  窗外的诸葛亮大为高兴过望,首先肯定了鬼谷宝鉴是确有其事,而且是放在这宅院地下某一密室之内,以自己身为美军三角洲特工队精锐的本领,要盗取鬼谷宝鉴当然是大有可能之事。  窦夫人道:“还是留心提防好!”  襄贲侯刘虞道:“我早加强了防卫,即使是她取得鬼谷宝鉴,也很难带出府外。”  窦夫人思考了一会,道:“你眼下和浏阳侯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了?”  襄贲侯刘虞双目厉芒一闪,谈笑自如道:“这老奸巨猾越来越不将我放在眼内,只知宠信白马长史公孙瓒此等小人,若我依然任他为非作歹,我们幽州终究要国破家亡。”  窦夫人道:“你布置了诸葛亮何时去见浏阳侯?”  襄贲侯刘虞道:“眼下我们伪称慕容香不服水土,故不能入宫见浏阳侯,好使我们的部署更妥当点。不过这件事情不应该久拖,我决定下月初一,即是三天之后,就让诸葛亮正式将慕容香交入皇宫,到那时候浏阳侯当会设宴招待,那就是行动的时刻了。”顿了顿道:“你最好用情将诸葛亮缚紧,使他更毫不猜疑为我们肝脑涂地。”  窦夫人感慨仰天长叹道:“你最好另找巴结他的方法,我有点怕见到他。”  襄贲侯刘虞诧异地道:“你不是对他动了真情吧?”  窦夫人长身而起,再仰天长叹,摇头道:“大事为重,个人的得失算什么呢?只是我担心和他有上肌肤之亲,若怀了他的孩子可就更加狼狈了。”说完转身离去。  诸葛亮一阵茫然,愣了半响,待襄贲侯刘虞走入了内室后,潜入厅中,敏捷查看了一遍,最终肯定了密室不在厅下时,才偷偷走了。  诸葛亮钻入被窝内,拥着貂蝉灼热的身体,舒服得惨呼起来。  来到蓟县,他有种迷失在怒海里的恐怖感觉,只有在抱住怀内这美人的一刻,他才发现刹那的松快和安全,即使是是如此脆弱与虚假,还是令人觉得心醉和珍贵。  他第一次感到貂蝉和他再没有任何隔阂或距离。  两人用尽力气拥抱缠绵,享受着患难里一会的欢娱。  貂蝉吻着他的耳朵道:“你怎么会不去看看花腰郡主?”  诸葛亮仰天长叹,道:“我怕会按耐不住和她欢好,他朝回到大汉,会给董卓抓着这点暗算我。”  貂蝉赞赏地吻了他一口道:“难得你这样英明,诸葛大哥!貂蝉爱你。”  诸葛亮诚心道:“我也爱你!”接着将偷听来的情报,具体告知了她。  貂蝉道:“密室必在襄贲侯刘虞寝宫之下,诸葛大哥真好本领,连如此警卫得密如铁桶的地方也可潜进去,这件事情必大出那大枭雄的所料。”  诸葛亮道:“要盗取鬼谷宝鉴也许不是难事,然而怎样将你们十二位弱质纤纤的娇滴滴伊人弄出蓟县,才是天大难事。”  貂蝉道:“所有大宅,必有秘密逃生的地道,假设能找到这条地道,就有可能逃出府外。不过即管到了外边,也溜不出城去。”  诸葛亮给她一言惊醒,坐了起来,想起假如有地道,当在襄贲侯刘虞那大宅的后方,那是由于他曾查探过议事厅的地下,并没有任何发现。  貂蝉随他坐了起来,倚入他怀里道:“孔明!你想到什么呢?”  诸葛亮道:“假如有秘道,必是与藏着鬼谷宝鉴的密室相连,那才合理,而且这秘道的入口必然不止一处,因此一旦找到任何一个秘道的入口,我们就有可能在此处来去自如。”  貂蝉梨涡浅笑道:“这事交给我办,包管不会对不起所托。”  诸葛亮一把抱紧她,笑道:“貂蝉那么识趣,要我怎么感谢你?”  貂蝉待要回应,敲门声响,接着是慕容香幽怨的声音道:“我能够进来吗?”  诸葛亮醒过来时,满床芳香。  貂蝉和慕容香分在左右紧偎着他。  昨夜有慕容香在场,他并没有和貂蝉欢好,肯定更不情愿碰慕容香。可是那种未曾真正共赴巫山的感觉,却也同样动人。  睡足了精神,昨天的颓丧一扫而空。  他放开了所有,整个早上半步也不踏出梧桐轩,陪着她们俩个和众婢谈天说地,乐也融融。  到午间时分,襄贲侯刘虞使人来召他。  到了客厅时,襄贲侯刘虞和三个人坐着喝茶,见他到来,马上为他介绍,原来都是他府中食客里的久负盛名的人物。  其中一名伟岸貌丑的大汉就是炎烽,当年襄贲侯刘虞夺帅印破黄巾道,就是全靠他以铁锥击杀领兵的头目,乃天下闻名的王佐之才。  另外两人是姚成和臧霸。前者五缕垂须,一派文质彬彬;后者矮壮勇猛,一看就知是武艺高人一等之辈。  襄贲侯刘虞微笑道:“孔明初来甫到,让我带你四处走走,午饭后再去见我们蓟县以色艺名著天下的才女,看看你能不能破例感动她的芳心。”  诸葛亮马上想起貂蝉曾提过的蔡美女,胸怀大开,随他上车出门去了。  五人分别上了两辆车舆,在二十多名近卫护持下,畅游蓟县。  车马循来时原路经过皇宫。  只见凤阁龙楼,宫殿别苑,组成了壮丽的建□群,林木耸秀,不过当诸葛亮想到曾几何时,这些风格优美的建筑,都会变成难以辨认的遗址,又大生感慨!  沿宫墙而去,河道处处,路桥交接,诱人美景无穷。  离开了宫殿区,转入了南北直通的繁华大道。  诡异的是大道中央有条驰道,平坦如砥,两边植有青槐,浓荫沉郁,再两侧有宽深的水沟,外围处才是途人的通道。  襄贲侯刘虞分辨道:“这是专供皇上和有爵位的人使用的御道,平民都不允许踏足其上。”  说话时,车马已转入了御道。御道南端是密集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商店民宅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极具规模。仕女枭雄纷至沓来,人声喧哗,肩摩踵接,一派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  他们就在这区其中最大的丹阳楼进饭,此楼前临大路,后靠小河,十分别致。  他们占了二楼靠河那边一间大包间,到酒酣耳热时,那姚成纵论时人,十分健谈,显出饱学清客的本色,无怪乎襄贲侯刘虞会找了他来作陪行人员。  炎烽和臧霸固然是一介武夫,也听得津津有味。  诸葛亮还是初次听到那么深入剖析时局的连珠妙语,更加是兴趣盎然。  这时襄贲侯刘虞问道:“以为众说纷纭中,以何家什么人为优胜?”  姚成捋须而笑,淡然不迫道:“固然说千川百流,然而到了今天,已同流合。照老夫看,时人中以司马徽、镜月先生和庞统三人分别集前人之大成,又能发前人所未发,今后的治国良方,不出这三人的思想学说。”  诸葛亮肯定晓得荀子和庞统两人,然而却不知司马徽的身世来历,奇道:“司马徽是什么人?”  大家诧异地向他望来。  襄贲侯刘虞道:“没想到孔明竟不识这誉满天下的奇人。”接着神秘一笑道:“一会儿让我为你介绍介绍。”  诸葛亮吃惊不已起来,难道是这司马徽是住在那无颜女家中,要不然怎能随时见到他呢?  姚成小声道:“水镜先生诚然是天下奇士,不过他那么有名,也是时势造成。”  大家忙催问其由。  姚成仰天长叹,现出悲时伤世的神色,道:“自汉室衰微,天下群龙无首,各地诸侯征战不休,苦命的民众谁不在盼望真命天子的出现,好能偃息兵戈。水镜先生的天理循环学说,专言符命。所有人都盼望他能提携一条明路,使大家晓得谁才是新世代的主公。”  襄贲侯刘虞眼中射出向往的神色,那是由于他早自视为拨乱反正的救世主,而他也是朝这方向努力着。  诸葛亮本来肯定地晓得那新世代霸主是刘备,然而在晓得真实的形势后,又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了。  姚成却小声道:“以我看,此新主公非侯爷莫属。”  襄贲侯刘虞干咳两声,掩饰心里面的激动,道:“先生所说的镜月先生,声名固然盛,却是出身于以怪诞言论惊世的南阳,依我看他只是个徒懂夸夸其谈之人。”  姚成严肃道:“非也,这人大异于南阳那些狂徒,兼采百家之言,侯爷假如有余暇,应细阅他的著述。”  襄贲侯刘虞表现出广阔的胸襟道:“多谢先生提携。”  姚成刚想评说庞统,门外脚步声响起,守在门外的侍卫报入来道:“白马长史公孙瓒求见!”  襄贲侯刘虞和诸葛亮大感诧异,都没想到白马长史公孙瓒那么有魄力,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竟寻上门来。  襄贲侯刘虞傲然坐着,一点没有起身相迎之意,扬声道:“白马长史公孙瓒假如不是想喝酒,就最好不要进来了。”这两句话很明显不卖白马长史公孙瓒之账,可见两人的关系,已到了公开破裂的地步。  炎烽双目一寒道:“侯爷要否炎烽为你看门。”  襄贲侯刘虞含笑摇头。  诸葛亮看得心里面钦敬,襄贲侯刘虞那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度,恰好是他顺利的要诀。第一时间心里面也有点期盼,很想看看这白马长史公孙瓒,到底是怎样的人?”  一把柔婉悦耳似男又似女的声音腻腻地在门外道:“襄贲侯刘虞怎么会那么大发雷霆,是不是奴家有何地方招惹了你呢?那白马长史更要进来陪罪了。”  诸葛亮听得浑身汗毛倒竖,没想到白马长史公孙瓒只是声音已让人吃不消。  襄贲侯刘虞仰天大笑道:“陪罪大可免了!”接着喝道:“还不让贵客进来!”  房门大开。  五个人一拥而进。  诸葛亮瞪大眼睛,望着领头进来的白马长史公孙瓒,立马为之绝倒。  他的俏秀俊逸敢说空前绝后,皮肤比女子更白□嫩滑,一对秀长凤目顾盼生妍,走起路来婀娜多姿,犹如柔风中的小草,摇摇曳曳,假如他肯扮女子,包管是绝色伊人。  他的高度至少比诸葛亮矮了半个头,可是骨肉都匀,手足纤长,予人修美合度的感觉。  身穿的兵丁服更考究精工,以墨绿作底色,接着在上边以漂亮的丝线绣出花纹图案,十分夺目。  他戴的虎头帽更加是赏心悦目,以棉料仿出虎面浪漫夸张的造型,帽后还垂着一条虎尾巴。  诸葛亮固然不好男色,依然不得不承认白马长史公孙瓒的确很“漂亮”。  假如不是他腰佩长刀,诸葛亮无论如何也记不起襄贲侯刘虞曾说过他是幽州三大刀手之一。  你一定不会去提防那么似是娇柔无力的一个男子。  若只论俊美,伏惊云拍马也追不上他。      蓟县比之洛阳,又有不同面貌,少了大汉的古都宏伟,却多了几分绮丽纤巧。在装饰上更见丰富多彩。城内街道,以南北向八条并行的大路,和东西向的四条主街互相交错而成。这十二条大路可容十多匹马并肩而进,极具规模。其他小街横巷,则依这些主街交错部署,有条不紊。在侍卫开道下,大队经过皇宫外布满官署的大路,再绕过宫城的高墙,来到东北角贵族大臣聚居处。  沿途歌舞升平,街上的途人比洛阳多上了一倍,见到襄贲侯刘虞的旗帜,都现出推崇神色,甚至有人跪地礼拜,显出襄贲侯刘虞在幽州军心里面的威望。襄贲侯刘虞的大宅巍峨矗立在道路尽处,高墙内树木参天,益发显出襄贲侯刘虞不同寻常的地位。诸葛亮和慕容香等被分隔开来。各自居于不同的别馆。襄贲侯刘虞招呼周到,派了四名风华绝代的侍女来贴身服侍,梳洗过后,马上在书房接待诸葛亮。当侍婢全退出去后,襄贲侯刘虞热情服侍他用饭,举杯互贺后,襄贲侯刘虞道:“孔明你确是不凡,能以区区八百人,力抗过万黄巾党,无怪乎你能在大汉冒起得那么之快。”诸葛亮晓得这只是开场白,立刻谦让。  襄贲侯刘虞举杯思考了一会后,淡淡一笑道:“人人都看到黄巾之乱,使大汉由强转弱,却很少人看到事实上董卓军在此战也伤亡惨重,要不然本人怎能在六年前大破汉军于洛阳城下,翌年接着又偕幽州、江东和我方的联军大败汉庭于宁新。”诸葛亮不知他怎么会要说起这些事,厚着脸皮逢迎道:“全靠侯爷果断英明,带兵有方,才能使汉庭遭到这自萧何辅汉以来最惨痛的败绩。”襄贲侯刘虞傲然一笑道:“汉帝鸡肠鸭肚,若我猜估不错,汉庭在二十年内很难恢康复气。”  诸葛亮面如死灰,心想这襄贲侯刘虞确是一代人杰,那是由于据他从史书得知,司马懿收并三国,确是二十多年后的事。襄贲侯刘虞亲身将盏倒酒,干了一杯后,泰然自若地道:“刘协登上宝座,天下皆眼下人心惶惶,因知曹操高明,然而我却持有另一种看法,以汉庭对局外人的猜忌,怎容许曹操操控朝政,因此内部必陷于各自为政之局,更削弱了他们东征的大业。”诸葛亮由衷赞道:“无怪乎侯爷那么得天下人望,确是眼光独到。”他自然晓得曹操后来给司马懿取而代之,因此才特别钦敬襄贲侯刘虞的见地。三国四大枭雄中,以他和曹操居首,可见此话不假。  想起董卓的人听到曹操得权时的心惊胆颤,益发显出襄贲侯刘虞的眼光独到。襄贲侯刘虞双目虎目生威,神驰意远地叹道:“孔明!假如要使三大地方诸侯合一,此其时也。”事实上诸葛亮对这打算也大有意思,哪个人胆敢包保历史不能够被改变。至少眼下的刘备只是废人一个,与历史上英明神武的他判若两人。自己既要收拾董卓,自然要凭借襄贲侯刘虞的实力,想到此处,心儿忐忑狂跳着。襄贲侯刘虞何等样人,察貌观色,已知其心,高兴地点头道:“皇后确没有相错你,诸葛亮果然是胆识过人之人。”接着沉声道:“孔明知不知道正身陷进退两难的困局。”诸葛亮点头表示晓得。  何曾想到襄贲侯刘虞摇头笑道:“你还不果真是晓得,告诉我!知不知道地公将军张宝是谁人的亲信?”诸葛亮一呆道:“地公将军张宝不是听命于浏阳侯吗?”襄贲侯刘虞道:“浏阳侯这怕死的家伙,哪里敢沾手这种触犯众怒的事。这些私下里为非作歹的事,全是由浏阳侯最宠爱的白马长史公孙瓒一手包办。据密报:白马长史公孙瓒眼下对你深恶痛绝,因此才迫浏阳侯颁命不许贵属入城,好使你求助无门,假如不是我强护着你,孔明早已死无全尸了。”诸葛亮既是寒意阵阵,又感好笑。  竟然会碰到留芳百世,早成了同性恋者专有名词的白马长史公孙瓒,也是异数。不言而喻,浏阳侯和白马长史公孙瓒,汉帝和董卓的关系都是大同小异。可见三国时期的王室贵族,因处于享受极度Yin奢和生命朝不保夕这两种极端的困惑里,心理都变得有异常人。襄贲侯刘虞道:“白马长史公孙瓒名列幽州三大刀手榜上,人又英明狡诈,绝不容易收拾。”诸葛亮仰天长叹道:“我这可算进不得,然而怎么会连退也不能呢?”襄贲侯刘虞凝神看了他一会后,泰然自若地道:“那是由于你若就此回洛阳,董卓必然会置你于死地。”  诸葛(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