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7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7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7部分 诸葛亮道:“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定有一个一石二鸟的主意。”  貂蝉两眼发亮道:“天无绝人之路,一石二鸟,诸葛大哥的说话既新鲜又动听,貂蝉爱煞你了!”  诸葛亮不由得会心一笑道:“眼下让我去看看能不能碰上马超,这人智勇双全,又了解幽州的形势,定可想出妥善之法。今天晚上我要赴月英的晚会,到那时我会偷偷溜回来,快告知我秘道的入口。”  两人再商议了一回细节后,诸葛亮带齐装备,出门去了。  才走出襄贲侯刘虞府,来到街上,一个人撞了过来道:“都尉认得我吗?”  诸葛亮诧异地望去,只感到十分面善,好一会才记起是渭阳侯窦机亲信的久负盛名的兵丁,与被他解决的王翦齐名的马忠,喜道:“原来是马忠兄。”  马忠将他拉进一间食馆去,坐下后小声道:“我们中大多数人都对渭阳侯窦机心灰意冷,更不愿留在狠毒难靠的幽州军中苟安偷生,盼望能跟随都尉,干一阵轰轰烈烈的大事。”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可是眼下我是自保不及,你们跟着我,怕是连性命都要赔掉。”  马忠道:“我们共有四十八人,都是最有魄力不畏死的人,早想过各方面问题,才下决心追随都尉。单凭都尉这种斤斤顾及我们的立场,我们就自觉自愿为都尉肝脑涂地。以都尉的人材,终究可大有作为,请收容我们吧!”  诸葛亮恍然大悟道:“你们不是住在襄贲侯刘虞府吗?”  马忠道:“我们一部份人随渭阳侯窦机住在院内,有些则暂居在附近一所青云门,眼下只等都尉的指示。”  诸葛亮有过经验,心想短时间之内依然不能那么信任这人,和他定好了联系的方法后,道:“你们是不是全是董卓那边的?”  马忠摇头道:“什么国的人都有,都尉不要忧虑!我们是真心敬服你的为人和兵法,绝无异心。”  诸葛亮道:“好吧!你先回青云门,恭候我的吩咐。”  马忠大为高兴而去。  他前脚刚去,马超就坐入他座位里。  诸葛亮大为高兴,忙和马超密议对策。  和马超分手后,太阳依然在西墙之上,他见时间尚早,顺步依地图指示,来到那鹊桥处,果然桥如其名,寒风呼呼,过桥的人很少,且都急急忙忙地来去。  桥的两端都为树林,房舍稀少,十分僻静,是采取行动杀人的理想地方。  照道理白马长史公孙瓒或颜良实不用多此一举,要布局在此处杀他,另一个仇人渭阳侯窦机也不会蠢得坏他的大事,到底是谁人要骗他到此处来呢?  想到此处,好奇心大起,看准对手还不曾来到,先一步躲到桥底下,又利用夜行工具,将自己紧附在桥底处,那样即使是有人查探桥下,霎时间也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诸葛亮耐心守候着,到过了研究好的时刻,密集轻巧的足音在桥上响起,似乎对手都没有穿着鞋子。  诸葛亮心叫好险,若自己真以为佳人有约,这一回就定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有人在上面叫道:“舵主!诸葛亮怕不会来的了,到此的路上连人影也看不到。”  桥下的诸葛亮吃了一惊,难道是是京城的伏羲分舵的领袖韩当来了?  一把雄壮的声音道:“这小子怎能识穿我们的圈套呢?果真是诡异!”  诸葛亮认得不是韩当的声音,然而却更感头昏脑胀,上面这班人不是冀州的伏羲分舵就是东吴的伏羲分舵,没想到他们情报那么灵通,竟猜到神火令在自己身上,果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了。  先前那人道:“舵主!眼下应怎办才好呢?”  那舵主假笑道:“他以为躲在襄贲侯刘虞府我们就找不到他吗?其他人怕襄贲侯刘虞,我傅剑哪会怕他呢?”  他那亲信小声道:“风闻后天他就要赴幽州王的晚宴,白马长史公孙瓒和颜良必不会饶了他,因此假如要采取行动,只有今天晚上和明天晚上了。”  傅剑盘算一会儿后道:“我们还打算预备一下,就明天晚上采取行动吧!若能够的话,随手将襄贲侯刘虞也除掉,那未来我们东吴收拾起幽州军的时候,会舒坦多了。”  诸葛亮暗庆自己来了,听到了这个大阴谋,第一时间也明白来的是东吴的伏羲分舵,不由得心里面感谢着老天爷。  对手既有内应,自然深悉襄贲侯刘虞府的形势和防御实力,还敢进入院内杀人和抢东西,很显然实力骇人。然而眼下既知对手诡计,那就是彻底不同的一回事了。  诸葛亮来到月英的云梦晓轩的时候,门前早停着十多辆华丽的车舆,比今午的阵仗更加是盛大。  他将名字报上门卫后,今早见过的其中一位丫鬟迎了出来,引着他绕过今午见到月英的楼舍,提着灯笼在前引路,穿过一条林间小路,眼前一亮,一间檐前挂满彩灯的大平房呈现眼前,隐有人声传出。  诸葛亮按耐不住问那丫鬟道:“今天晚上还有何客人?”  丫鬟淡淡答道:“今天晚上都是小姐特别邀来的贵客,除了卧龙先生今天曾见过的凤雏先生、司马徽和颜良三位先生外,还有白马长史公孙瓒、单经大夫和田楷将军。”  诸葛亮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月英的脸子真大,田楷恰好是窦夫人要改嫁的人,当然是非同小可,白马长史公孙瓒则是浏阳侯身旁的大红人,也应约前来赴会,可见她在幽州的地位多么崇高。那单经固然不知是何许人,当非无名之辈。  随即又诡异,白马长史公孙瓒应是对女人没有意思的,到此处既不是为了月英的姿色,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是要折辱自己出气。  说到学识,自己拍马都追不上这些饱学之士,要他发言不就是马上立马卖乖出丑,不由心儿忐忑急跳。  走进大厅里边的时候,只见摆开了一桌筵席,丫鬟所说的人全到了,都靠着软垫,舒适地围桌坐在地宴会上。  另两位侍女迎了上来,为他解下外衣,脱去靴子,多亏这是寒冬时分,厚厚的绵衣覆盖下,除非伸手触摸,就不会发觉他衣内的装备。  室内燃着了火坑,温馨如春。  白马长史公孙瓒还是那副“妩媚动人”的样儿,还亲自向他介绍余下人等。  那田楷岁数最大,看起来不会少过五十岁,然而十分强壮,双目虎目生威,予人十分英明的感受。并且对诸葛亮神态傲岸,只冷冷打个招呼,就和身旁典型儒生样子的大夫单经窃窃私语,自说私话。  诸葛亮的座位设在庞统和司马徽的中间,庞统旁的座位依然空着,很显然是月英的主家位,接着依次是白马长史公孙瓒、田楷、单经和颜良。  诸葛亮见不用和颜良面面相对,心里面舒服了点。  司马徽对诸葛亮相当冷淡,略略打个招呼后,径直和颜良交谈,再没有管诸葛亮。  反是庞统因诸葛亮今午仗义执言,对他很有好感,固然拙于言辞,依然使诸葛亮在这“冰天雪地”里找到一缕温馨。  月英这才出现,一身雪白罗衣,艳绝的容光,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神,连那白马长史公孙瓒都不例外,看得吃惊不已,颜良更差不多淌出了口涎来,庞统则胀红了脸,换而言之神态固然不一,然而却都被她吸摄着心神。  月英含笑环视过大家,黑白分明而又带着朦朦胧胧的双眼神光到处,连诸葛亮都牵起酥软的感觉,她的身体带着浴后的香气,更加是引人浮想联翩。  她才坐下,就笑着道:“先罚卧龙先生一杯,日间怎么能够未终席就走了呢?”  大家马上顺着她的意思一片哗言。  随即自有丫鬟倒酒和奉上美食。     他的两名亲信紧盯着诸葛亮,射出深刻的敌意,可见那一把野火,烧得他们相当惨呢。  襄贲侯刘虞向诸葛亮打个暗号,为他介绍司马徽旁的幽州方面的人员,都是幽州的名士和大官。可见司马徽十分受幽州军欢迎。  介绍毕,襄贲侯刘虞眼神落在剩下那组的幽州军身上,微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在此处遇到韦一笑先生。”望往他身旁那中等体型,除了一对眼相当精灵外,就长相平凡的人道:“这位是?”  韦一笑马上道:“这位就是西凉的庞统,这一趟我是叨了他的光,那是由于月英小姐看了他的著作后,叫好不绝,使人传话要见他,于是一笑唯有作陪行人员领凤雏到此处见小姐了。”  襄贲侯刘虞等一齐立马脸色大变,没想到竟遇到这集治国之大成、文采风流的人物。然而又有点不是感受,料想不到这人外貌那么平平无奇。  这名传千古的庞统很显然是疏于社交,拙拙的笑了笑,微一躬身,就算见过面。  两名侍女忙请襄贲侯刘虞等在庞统两人对面的一组矮床坐下。  这时只有位于那幅仕女巨画下的一张床子空着,想来应是月英的座位了。  诸葛亮学着余下人等般挨倚床子上,吃喝着宫娥奉上的点心香茶,心里面却是一片兵荒马乱。  颜良一到,形势就复杂多了。  兼且这人蛮劲骇人,身体犹如铜墙铁壁般坚实,自己固然自负,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假如他与白马长史公孙瓒联手,而襄贲侯刘虞又对自己居心不良,这一次果真是难逃厄运了。  想着间,听到襄贲侯刘虞向凤雏先生问道:“凤雏先生这一趟到我国来,有何事要办呢?请看刘虞有没有可帮得上忙的地方?”  庞统道:“这一趟..嘿!这一趟庞统是奉命,到..到你来借粮的。”  诸葛亮心里面讶然,没想到庞统说话既结结巴巴,毫不流利,又辞不达意,不懂借势陈说利害,指出怎么会幽州须借粮给西凉。  襄贲侯刘虞果然皱起眉头道:“难怪这样,你需借多少粮呢?”  庞统冷硬地道:“一万石!”竟再无他语。  襄贲侯刘虞肯定不为所动,微微一笑,再没有说话。  司马徽扬声道:“物极必反,天地生变。眼下西凉大旱,事实上早有先兆,老朽五年前就因见彗星堕进西凉境内,断言必有天灾人祸,今天果应验不爽。”  凤雏先生眉头深锁,很显然是心里面不高兴,也不信司马徽之言,然而司马徽身旁的余下人等却陆续出言附和。  对面的颜良仰天大笑道:“水镜先生深明天道,今天下动荡不止,先生能不能详释天命所在,以开茅塞?”  司马徽微微一笑,正要答话,环佩声响,一名绝色美女,在四美仆簇护下,由内步进入大厅里边。  诸葛亮立刻看去,脑际大声一震,涌起惊艳的震撼感觉。  只见一位肤若凝脂,容光明艳,犹如仙女下凡的美女,在那些丫鬟簇拥里,众星捧月般袅袅婷婷移步而至,秋波流盼中,大家都看得失魂落魄。  她头上梳的是堕马髻,高耸而侧堕,配合著她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蜂腰,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娇美多姿,明艳照人。  双眼又深又黑,顾盼时汪汪的采芒照耀,无怪乎艳名远播,确实是动人至极。  身穿的是白地青花的长褂,随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步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  明皓齿的外在美,与风采焕发的内在美,揉合而成一幅美人图画,诸葛亮如入仙境,那还知人间何世。  以刘楚翘的姿色,亦须在风情上略输三分,可见她是怎样引人。  直到月英以其优美的姿态,意态慵闲地挨靠在中间长床的高垫处,其迷人魅力更吃不消。  她那种半坐半躺的娇姿风情,本来已经动人之极,况且她将双足收上床子的时候,罗衣下现出了一截白皙无瑕,充溢着弹性的纤足,令到诸葛亮只想爬到床上去,将她压在身下,好探索她赏心悦目的玉体,嗅吸她美妙的芬芳。  月英坐好后,玉脸斜倚,黯然微笑道:“月英贪睡,累各位久等了!”  诸葛亮回过神来,往其他所有人望去,只见不论是襄贲侯刘虞、司马徽、庞统又或颜良,都现出忘乎所以的神色,比自己更加没忍耐力。  其他所有人忙着表示没相干的时候,月英闪闪生辉宝石般的乌黑双眼飘到诸葛亮身上来,滴溜溜打了个转,又飘往颜良的一席,深深扫视了其他所有人,最终才望往庞统,闪过喜色,高兴地道:“这位是不是凤雏先生呢?”  诸葛亮和颜良都大感大失所望,月英对庞统的兴趣很显然较对他们为大。  庞统脸都胀红了,拘束地道:“在下恰好是庞统。”  月英两眼亮了起来,乐不可支地道:“拜读了公子大作,确是发前人所未发,月英钦敬得心悦诚服。”  诸葛亮大感兴趣索然,这庞统外貌毫无吸引力,然而月英却对他过目以待。很显然此女更着重一个人的内涵,若说作文章、舒见地,自己比起庞统,就像幼稚院生和诺贝尔得奖者之别。不过也有点解脱的感觉,那是由于目下自保不及,不管月英怎样引人,也要避免得更收拾不了。  庞统受美人赞赏,更不知怎样是好,连一双手也不知应放在那里才妥当点。  这时月英眼中似只有庞统一人,轻声道:“先生以厚积薄发相结合的治国之论,提出‘高筑墙。厚积粮,缓称王’,确能切中时弊,振聋发聩。”  庞统更加失措,只懂不住点头,令人为他难过。  诸葛亮心想若将他的见地移殖到自己脑内,有可能今天晚上就可一亲香泽了。  司马徽假笑一声,将月英和其他所有人的眼神吸引过去后,才稳操胜券地道:“以庞先生的见地,应该早早必受委以重任,怎么你争雄天下,却从未见有起色呢?”  诸葛亮心里面背地诅咒,这司马徽那么一语中的去揭庞统的疮疤,确实是过份了点。  庞统脸上现出义愤难平之色,却更无言以对。  月英很显然是爱煞庞统之才,替他打圆场道:“有明士也须有明君,先贤萧何不也是在老家一无所成。然而到跟随太祖皇帝数年,就政绩斐然,水镜先生认为月英言之有理吗?”  诸葛亮心里面赞好,此女确是不同凡响,正以为司马徽无词以对的时候,司马徽微微一笑道:“小姐的话肯定深有道理,然而着眼点还是在人事之上,何曾想到人事之上还有天道,萧何只是因势成功,逃不出命运的支配,只有深明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理者,才能把握天道的运转。你看他不是后来乐天知命,功成身退,避过杀身之祸。”  庞统假笑一下,说话流利了点道:“水镜先生之说..说..虚无飘渺,那..那我们是不是应随遇而安,什么都不用做呢?”  这几句话可说合情合理,可是由他结结巴巴和盘托出,总嫌没有说到点子上。  司马徽乃雄辩之士,哈哈笑道:“肯定不是那么,一旦能把握天道,我们就可预知人事,晓得努力的方向,譬如挖井,只有知悉水源所在,才不致白费了气力。”  庞统气得脸都红了,偏又找不到反驳的话,或不知怎么表达出来。诸葛亮对他怜悯心大起,巴不得找来纸笔,让他畅所欲言。  掌声响起,原来是颜良鼓掌附和。  月英望往颜良,蹙起黛眉道:“这位是?”  颜良挺起胸膛,像只求偶的野兽,大声答道:“本人冀州颜良,本人主张效法动物界的生存之道,以武力取胜,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胜者为王,不知小姐听过没有?”  月英疑虑尽释道:“原来是颜先生,请问若人类社会如果像动物界那样弱肉强食,那么何禽兽又有什么区别?还有以德治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事情发生不?”  颜良获得这个可向这美女显示见地的可能,那肯轻易放过,高兴地笑道:“小姐长居城内,肯定不会明白优胜劣汰的道理。颜某长年以大自然为师,得出只有顺乎天性,才能不背叛上天的结论,可在大自然更伟大的规律下享受生命的赐与:若强自压制,只是无益有害,徒使人变成内外不一致的虚伪之人。”  月英深深望着他,现出想着的表情。诸葛亮心叫不好,这美女很显然对事物充溢着好奇心,很随便受到新奇的学说吸引,若给颜良获得了她,连他也感痛心和不值,按耐不住道:“人类社会和禽兽社会怎么可以相提并论呢?人之所以不同于禽兽社会,那是因为她们懂得制造和使用工具,通过向外界不断的吸收和学习,借助外来的东西来改善自己。所以我们及时没有禽兽的孔武有力,锋爪利牙,但是我们应可以为万物之灵。”  颜良假笑道:“生活方式能够不同,本性却不会有异。”  诸葛亮哪会对他客气,瞅着他微笑道:“人和禽兽因此不同,就是因为人类有思想,能够制造和使用工具以弱制强,建立制造道德伦理系统来规范群体的活动向着良性方向发展,你觉得这样和禽兽靠自己的锋爪利牙以暴易暴,优胜劣汰有必然的关系吗?”  颜良很显然是曾对这问题下过一阵研究,嘲弄道:“你说的只是本领,而不是本质,鸟儿会飞,人能够飞吗?鱼儿可在水底生活,人能够在水底生活吗?”  诸葛亮并非理论家,不过这时逼上梁山,打肿脸充胖子下去道:“我说的恰好是本质,人类那是由于脑子的结构和动物界的弱肉强食不同,因此会思想,会反省,除了衣食住行外,还需要精神的生活;然而禽兽眼前的所有都是为了生存,食饱就睡,时候到就交配;禽兽在大自然里是茫然和被动,人却能够应对自然,克服自然。这就是那是由于人有着不同的本质,懂得进步和发展,使他们凌驾于禽兽之上。”  诸葛亮这番不算高人一等的理论,在二十一世纪可说人尽皆知,然而对三国时期的人来说,却是十分新颖,使得月英等立马对他另眼相待。  颜良很显然未想过这问题,怒道:“有何不同,人脑兽脑我全看过,还不是骨壳和肉酱吧!”  诸葛亮仰天大笑道:“你正说出了人和禽兽的最大分别,禽兽会研究它们的脑和人的脑有何分别吗?”  颜良霎时间语塞,双目凶光乱闪,巴不得生裂诸葛亮。  司马徽固然不认可颜良人应学动物一样以暴易暴弱肉强食的理论。然而一来他也想在月英前教诸葛亮受窘,蛋里挑骨头道:“诸葛兄方才说人和禽兽的不同,是那是由于我们可站立起来,那猩猩和猿猴都能够站着走路,又该作何分辨呢?”  诸葛亮愣了一下,心想自己总不能向他们分辨什么是进化论,多亏脑际恍然大悟道:“分别还是脑子的结构。”并摸着前额道:“猩猿都没有我们这前额,因此它们的关注只能够汇集到眼前这一刻,不会想到明天,然而我们却可布置和筹划明天的事甚或一年后或十年后的事。”  事实上诸葛亮的思路说辞已开始有点紊乱,然而大家都晓得猩猩确是没有前额的,因此都觉得他有点道理。  月英鼓掌娇笑道:“果真是赏心悦目,我此处已很久没有那么有意思的辩战了。”  美目飘往诸葛亮,甜笑道:“这位先生,恕月英还不晓得阁下是哪一位呢!”  诸葛亮愣了一下,心里面叫苦,自己霎时间按耐不住胡编乱造一阵,切莫教她看上了自己才好。  月英问到诸葛亮来历,襄贲侯刘虞忙道:“这位是来自大汉的首席刀手诸葛亮,月英你记着了。”  月英含笑看了诸葛亮一眼,眼神回到庞统身上,诸葛亮固然松了一口气,晓得她依然未“看上”自己,然而又禁不住大大大失所望,似感到被伤害了,矛盾之极。  姚成凑近诸葛亮小声道:“这是月英的规矩,只能够由她打探名字身份,老朽来了此处不下二十次,她依然未问过我是哪一位呢?孔明你已使她留有感受的了。”  诸葛亮牵起男性的尊严。心想横竖自己不可追求她,何用看她的脸色做人,只见她独对庞统谈笑,余下人等只能够在一边干瞅着眼看,醋意大起,肯定也混有点被轻视了的妒恨和醋意,长身而起。  襄贲侯刘虞一呆道:“孔明!你要做什么?”  月英也转过头来望向他,两眼异采一闪,很显然是此刻才清楚到他完美的体格和威武的风采。  诸葛亮故作洒脱仰天大笑道:“月英小姐确是丽质天生,在下有幸拜识,作别了!”  月英微一诧异,接着像猜透了他打算般浅笑道:“卧龙先生还会在蓟县留多少天呢?”  诸葛亮见她毫无留客之意,心里面气苦,也感大失面子,在大家面前却装出不在乎的样子,泰然自若地道:“怕还有好几天吧!”  襄贲侯刘虞等也无奈长身而起,陪他一道离去。  回襄贲侯府途中,在车舆内襄贲侯刘虞责怪道:“孔明你也不知自己浪费了什么好机缘?月英难得有那么多的笑脸,有可能会弹琴唱歌娱宾呢!唉!”言下大为扼腕叹息,可知月英的歌声琴艺是多么卓异。  诸葛亮想的却是离开时颜良盯着他的恶毒目光,这小子绝非孔武有力头脑愚蠢之辈,亲信能人又多,自己的处境确十分冒险。  回到襄贲侯刘虞府,来到貂蝉处,貂蝉马上将他拉进房内道:“我联系上了马超和雷铜,传达了你的指示,马超亦须传话给你:他们在蓟县的眼线不知是不是因这一回事件牵涉到襄贲侯刘虞和白马长史公孙瓒的纠缠,因此躲了起来不情愿与他接触,眼下只能够靠自己了。他还说会想方设法混入城来。”  诸葛亮一听下心境更坏,有气无力地倒在貂蝉的秀床上。  貂蝉上来为他脱靴子,轻声道:“貂蝉已发现了地道的入口,你该怎么犒劳我?”  诸葛亮大为高兴坐了起来,将她拥入怀中,使劲亲吻了她红唇后道:“夫人真个本事!”  貂蝉喜不自胜地和他咬了一轮耳朵,具体告知了他地道入口所在后,仰天长叹道:“偷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也许不太难,然而怎样离开幽州和躲避截杀者却是最艰辛的事。鬼谷子的《鬼谷宝鉴》那么重要的东西,襄贲侯刘虞会每天加以检查,一旦发觉不见了,自然想到是我们动的手脚。”  诸葛亮也上下为难。  这时襄贲侯刘虞使人来找他,着他立刻去见。  侍从领他到了那天夜晚他偷听襄贲侯刘虞她们说话的内院议事厅,分宾主坐好后,  襄贲侯刘虞严肃道:“浏阳侯有谕令下来,请你后天将慕容香送入皇宫,当晚他将设宴招待你这特使。”  诸葛亮心里面大感不妙,晓得关键的时刻迫在眉睫了。  襄贲侯刘虞沉声道:“白马长史公孙瓒这一趟会借比刀为名,将你杀害。出手的人定就是那颜良,那样浏阳侯和白马长史公孙瓒就不必负上重责,那是由于颜良是冀州来的客人。”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假如是光明正大和颜良切磋武艺,自己的把握确实是小得可怜,只是蛮劲一项,他已十分不划算。  襄贲侯刘虞小声道:“白马长史公孙瓒眼下对你更深恶痛绝,肯定不会让你生离蓟县,而因他有浏阳侯在背后出头,我怕是都护你不得,孔明有何打算吗?”  诸葛亮心里面背地诅咒襄贲侯刘虞,叹道:“有何主意呢?唯有见一步走一步算了。”  襄贲侯刘虞谨慎扫视他好一会后,深吸一口气道:“孔明假如要这一趟得以免难,还可享到无尽的功名利禄,只有一个主意,你想晓得吗?”  诸葛亮心叫:“来了!”扮作心跳加快道:“侯爷请提携!”  襄贲侯刘虞道:“就是解决浏阳侯这昏君和白马长史公孙瓒。”  诸葛亮装作吃了一惊的疾呼道:“什么?”  襄贲侯刘虞谈笑自如道:“自古无毒不丈夫。浏阳侯身边也有我的人在,可将武器悄悄隐藏宫里,一旦你解决浏阳侯,我的人就能够马上取出武器将白马长史公孙瓒等人杀个清光,那时我登上王位,又有你这王佐之才为助,趁汉庭无力东侵的良机,一统三大地方诸侯,天下还不是我们的吗?你也可杀了董卓报仇雪恨,要不然回到大汉你也是难逃一劫。”  他描缯出来的前景的确十分诱人,然而诸葛亮早知这全是骗他的话。诸葛亮点头道:“这果然是仅有的方法,然而浏阳侯必有人贴身保护,我又不能够明目张胆地拿兵器,怎样杀得了他呢?”  襄贲侯刘虞见他没有不同意,两眼炯炯有神般激动道:“我本来打算将小刀藏在你那一席的几底,不过也不太妥当,眼下既猜到在宴会上颜良会向你挑战,那你就能够胜了颜良后,在接受浏阳侯的祝贺时特别不意将他解决,再凭你的刀法制造点兵荒马乱,我们就有空采取行动了。就在这时候我的人会攻入皇宫,何愁大事不成。”  诸葛亮心道若我给颜良杀了又怎么办呢?福至心田,这时不借势多赚点好处,就是笨蛋了,严肃道:“一旦我不用瞻前顾后,孔明就将性命交给侯爷,尽力一试。”  襄贲侯刘虞愁云密布道:“什么是不用瞻前顾后?”  诸葛亮道:“就是貂蝉和慕容香,假若她们能离开蓟县,我就心无挂虑,能够放手而为了。”    其他四人一看就知是一流刀手,特别在白马长史公孙瓒右后侧的粗壮矮子,两目光光充足,杀气逼人,一派好勇斗狠的悍将本色,更令人不情愿看不起。  白马长史公孙瓒轻移来到几旁,款款坐下,先送了襄贲侯刘虞一个眉眼,水溜溜的眼睛飘过宴会上其他所有人,最终才来到诸葛亮脸上,凝神看了一会,“我见犹怜”般笑起来道:“诸葛都尉大人,奴家想得你很苦呢!”  诸葛亮给他看得寒意阵阵,心想这人那么做作,真使人恶心得要命,霎时间不知怎么收拾他,只好僵硬一笑道:“在下何德何能,竟劳白马长史公孙瓒那么挂心?”  襄贲侯刘虞亲身为白马长史公孙瓒斟了一杯酒,淡然笑道:“我也愿闻其详。”  白马长史公孙瓒黯然微笑道:“诸葛都尉既能击杀丹阳好手伏惊云,又再斩杀悍贼地公将军张宝,很明显是有货真价实之人,奴家怎能不倾心呢?”  炎烽等都听得眉头深锁,然而又无奈他何。  诸葛亮却是暗自惊心,这人明眸善睐,望着自己的眼睛更加是“含情脉脉”,一点不现出内心对自己的敌意,比之口蜜腹剑,尤使人感到心惊肉颤。  襄贲侯刘虞按耐不住大笑道:“来!让我们为白马长史公孙瓒的多情喝一杯。”眼神一扫肃容立在白马长史公孙瓒身后的四名刀手,喝道:“上酒!”  随即自有人将酒奉给那四人。  大家各怀心事,干了一杯。  只有白马长史公孙瓒按杯不动,待其他所有人饮毕,将酒倾往身旁地板上,羞人答答般道:“这酒就赏给土地,庆祝大汉第一刀手踏足我幽州的领土之上。”  以襄贲侯刘虞的涵养,也微微色变,谈笑自如道:“我今天特别为孔明布置了不少节目,若白马长史公孙瓒你没有别的事情,就请原谅我们要马上离去了。”  诸葛亮心里面喝彩。事实上他已给白马长史公孙瓒那种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弄得不耐烦起来。  随即又面如死灰,心想若此君的刀法也是走这种阴阳怪气的路子,当会是十分难以收拾。若对决时自己也像眼下般不耐烦,有可能就因而致败。  白马长史公孙瓒笑了起来,“两眼”似喜似嗔地盯着诸葛亮,阴声细气道:“本人今日到此处,是想看看都尉的男儿本色,大家风度,那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奉先君当不会阻挠吧!”  襄贲侯刘虞和诸葛亮对望一眼,为之气结,不过又果真是很难抗拒。  诸葛亮眼中神光亮起,瞧着这以男色名著天下和后世的嗲俏男子,按耐不住大笑道:“不知是由白马长史公孙瓒亲身试在下是不是货真价实,还是由下人出场呢?”  襄贲侯刘虞插入道:“剑刀无眼,若白马长史公孙瓒你要亲身出手,请原谅我不能认可了。”  白马长史公孙瓒“娇笑”道:“公子既然那么爱护奴家,就由严纲领教诸葛都尉的伎俩吧!”  襄贲侯刘虞等都现出警惕的神色,望向方才诸葛亮特别留心的矮横壮汉,使诸葛亮更肯定这人必是战绩彪炳的无敌王佐之才。  那严纲踏前一步,朗声道:“严纲愿领教诸葛都尉的盖世刀法!”  诸葛亮晓得此战无处可逃,而且尚牵涉到大汉的面子,向襄贲侯刘虞恭敬请示道:“侯爷是不是容许孔明迎战!”  襄贲侯刘虞对他当然是深信不疑,也想亲睹他的刀法,看看有没有刺杀浏阳侯的条件,微笑道:“严御卫乃我王御前大家,孔明切不可轻忽大意。”接着朗声道:“这一趟纯是切磋性质,盼望你们点到即止。”又大声疾叫道:“人来!给我将楼厅腾空出一个切磋武艺场来!”  话才出口,包间外立传来搬几移席的声音。  白马长史公孙瓒高兴地一笑,款款长身而起。  诸葛亮看得眼也呆了,无怪乎这人能使浏阳侯那么沉醉,果真是没有一个动作不娇柔优美,百媚千娇,表情迷人,相对一久,很难不将他当作了女人。  白马长史公孙瓒向诸葛亮微一福身,梨涡浅笑道:“奴家在大厅外边恭候都尉大人。”  婀娜多姿地领着大家出房去了。  襄贲侯刘虞望着他背影消失门外,两目一道寒光闪起,压下声音语气冰冷地道:“给我杀了严纲!”  几垫等物都被移到厅角处,腾空了宽广的空间。  所有客人□人都被驱下楼去,只剩下双方的人。  严纲和诸葛亮对立厅心,阳光由一边的大窗照了进来,照得近阳台的地面一片金黄。  白马长史公孙瓒对这亲信充溢着自信,梨窝浅笑地望着诸葛亮。他的几个属下则都对诸葛亮投以轻蔑神色。  这严纲的刀法在蓟县十分有名,乃魏浏阳侯的御前八大铁血精骑之首,是蓟县人人担心的人物之一。  襄贲侯刘虞在大家面前固然淡然冷静,事实上心内却是非常浮躁。若诸葛亮不幸战死,那刺杀浏阳侯的大计就尽付东流,可是假如真的能够将这人解决,刺杀浏阳侯时当然是少了一个阻力。  “鎤!”  严纲拔刀出鞘,立马寒芒四射。然而见他像变了个人似的,彪悍无俦地抱着刀柄,“咚咚咚!”不进返退,后移三步,踏得木楼板撼动作响,先声夺人。  他固然往后退,可是气势压力却是节节进逼,旁观者都有种艰于呼吸的感觉,大为震懔。  诸葛亮也感到对手凶猛狠辣的气势,收拾心境,进入伏羲刀静守的境界,与对手利若鹰隼的眼神一点不让对视着。  双方的人见诸葛亮在对手雷霆万钧的气势压迫下,还是岿然不动,神态笃定,都大感惊异。(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