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6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6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6部分宫去,再找隐秘地方将她藏起来,我襄贲侯刘虞向天向天发毒誓,不管事情实现与否,我也会将她不损毫发地送回大汉去。”  诸葛亮暗叫高明,那等假如他有人质在手,不虞他诸葛亮不依照交待行动,即使是失败遭擒,也不情愿将他供出来,确是深谋远虑之极。  这时早点送到。  襄贲侯刘虞望着他吃东西,笑道:“孔明高兴这些布置吗?”  诸葛亮扮作十分感激道:“十分高兴,到那时我肯定不会有负所托!”  襄贲侯刘虞像已顺利了的开怀大笑,他见诸葛亮同意他扣留起慕容香,还以为他彻底信任自己,对诸葛亮也猜疑尽去。  两人各怀心事的时候,下人来报,月英来找诸葛亮。  两人第一时间发怔,月英竟会上门来找男子,这果真是天大为吃惊事。  襄贲侯刘虞双目射出强烈的妒恨之色,以干咳掩饰道:“孔明你去见她吧!有可能她看上了你呢!”  诸葛亮却是眉头深锁,他今天有多不胜数事等着去做,全是与生死有关的重要大事,不管月英的吸引力多么大,他也不可将时间耗在她身上。  想着间,随着下人来到外院的议事厅里。  月英外披一件白毛裘,娴雅恬静站在一个大窗旁,望着外面的园林诱人美景,连一个贴身随员都没有。  大厅里边阒无一人,然而所有后进的出入口和侧门处都挤满争着来窥探她风采的府卫和婢女下人。可见她的吸引力,就像二十一世纪娱乐圈的超级巨星,多亏这时还未有签名这回事,要不然她的纤纤素手定会忙个不了。  诸葛亮来到她身后,小声道:“月英小姐!”  月英优美地回头转身,朝他甜甜一笑道:“能够腾点空闲时间吗?”  看到她笑脸如花,诸葛亮硬不下心肠断然抗拒她,点头道:“若只是一会儿,就没有问题。”  月英听到只是一会儿,幽怨地横了他一眼,轻轻道:“那随月英来吧!”领先往正门走去。  诸葛亮心里面觉得诡异,这美女到底要带自己到那里去呢?  车舆由襄贲侯刘虞府的正门开出,朝东驰去。诸葛亮窥探了她动人的侧面,不施半点脂粉,美靥洋溢着青春的光辉,诱人的胴芬芳喷喷的,诱人至极。  月英突然间念道:“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月英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么一语中的和富有智慧的话,先生真有勇气。昨夜你走后,所有人连带月英在内,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月英一夜没睡,反覆思量先生说过的每一个字,并想着先生说这话时那深信不疑的神采。”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这真叫无心插柳。可是自己那有时间和她谈情说爱。  月英脸容冷了下来,泰然自若地道:“卧龙先生怎么会会和襄贲侯刘虞来见月英呢?”  诸葛亮很想说这只是襄贲侯刘虞的布置,不关他的事。然而怎忍心那么伤害这绝世伊人,叹道:“月英小姐会那么逐个打探慕名来访的客人吗?”  月英也轻轻一叹,轻声道:“卧龙先生是第一个令月英想问这问题的人,坦白告知月英:她是不是令你生厌,因此每次都急着要走,眼下又想着怎么离开这辆车舆呢?”  白了他一眼后续道:“我从未见过像你如此测不透的人,说话都藏在心底里,逼使没有法子才露上半手。月英多么盼望能和你秉烛夜谈,畅所欲言呢!”  诸葛亮放下心来,看起来她依然未爱上自己,只是生出好奇之心,盼望多晓得点他的打算。肯定,若此刻他发动进攻,将二十一世纪的赏心悦目理论找几个出来取悦她,有可能就可占得花魁,夺取芳心。只叹刻下果真是有心没有时间,还打算快点联系上马超和马忠,布置逃出蓟县这迫在眼前的要务。  车舆停了下来。  诸葛亮诧异地往车窗外望去,原来到了一块林中空地处,四面静悄无人。  月英伸出纤美的纤纤素手,轻轻推了推他的肩头,眼中精神奕奕道:“若还觉得月英并不反感,就下车吧!”  诸葛亮更加是糊涂,反感她与否和下车有何关系呢?  禁不住她连番催促,茫然步下车舆去。  月英向驾车的大汉道:“你躲到远处去,半个时辰后才可回来。”  大汉领命去后,月英脱下白毛裘,现出内里的兵丁劲服,诸葛亮立即眼前一亮,吃惊不已地望着她身上无限美好的曲线和英姿飒爽的英姿。  月英拔出腰间佩刀,娇笑道:“诸葛亮!我是奉皇上之命来将你解决的,应战吧!”  诸葛亮诧异地道:“小姐说笑了!”  月英脸寒如冰,美目射出咄咄逼人深刻的光芒,娇哼道:“谁和你说笑?看刀!”  诸葛亮然而见眼前尽是刀光,不情愿怠慢,拔刀出鞘,“喤!”的一声架着这美女雷霆万钧无比的一刀,只感到对手力道沉雄,毫不略输于男儿的臂力,更使他震惊是对手的刀似带着一种黏力,使自己无法展开刀势。  月英像变了头雌豹般,又似鬼魅地倏退忽进,腰肢像装了弹簧般有力地扭动着,将腰腕的力气发挥尽致,刀势则若长江大河,无孔不入地攻上来。  诸葛亮又气又怒,施出伏羲刀法,苦苦守着,挡了十多刀后,才找到一个还击的可能,一刀劈在对手刀锋处。  月英的臂力自然及不上诸葛亮,仗的只是刀法精微,教诸葛亮有心无力,这下给对手劈个正着,忙向后退去。  月英娇笑道:“最终肯现出真功夫了吗?”  诸葛亮被她先前一轮急攻,杀得应对乏力,固然说自己输亏在失了先手,主因还是对手刀法高超,更胜伏惊云半筹,在此时此刻那还敢让她,一刀当胸搠入,角度力道与时间都拿得滴水不漏。  月英美目闪亮,在电光石火间侧身让开胸口要害,长刀由下而上,绞击在饮血刀上。  诸葛亮差不多宝刃脱手,大骇下侧移开去。  月英刀光骤盛,轻易地抢回主动,刀势开展,飕飕声中,奔雷掣电般连环疾攻,不教对手有一点呼吸的可能。  诸葛亮此时才真正感受到她怎么会可在幽州以刀法排名第二,确实是胜过自己一筹,不过这只是纯以刀法论,自己的长处却是身体没有任何部份不是高明兵器,这一趟假如要活命,就不得不以奇招取胜。一边运刀封架,极尽伏羲刀法擅守的本领,另一方面暗察地形,看看有何反败为胜的妙法。  月英愈打愈勇,每一个姿势都是如此活力十足,既恐怖又漂亮又诱人。  这时诸葛亮不住后退,背脊撞到一棵大树处。  月英仰天大笑,长刀变幻莫测间,猛然间一刀抹来。  诸葛亮横刀扫挡。  “喤!”的一声脆响,诸葛亮的饮血应声脱手飞出。  月英愣了一下,那是由于显然地是诸葛亮特意甩手,让她把刀劈飞,而她用猛了力道,身子不由往同方向扑倾过去。  “砰!”的一声,月英的粉臀已被诸葛亮飞起的一脚扫个正着,剧痛中不由自主向前仆跌,倒入厚软的草地里。  月英大骇一个鲤鱼打挺,正要借腰力弹起,诸葛亮已整个飞扑过来,压在她动人的身体上,两只大手铁箍般抓着她手腕,立马使她动弹不得。  诸葛亮笑嘻嘻凑下头来,在离开三寸许处的距离望着她的美目,道:“不甘心吗?”  月英整个身体上上下下放软,松开了握刀的手,粉面转红,愈发娇艳明媚得不可方物,轻声道:“月英哪会不甘心呢?”  诸葛亮脸色一沉道:“那你怎么向你的皇上交差呢?”  两人肢体交缠,阵阵铭肌镂骨的感觉激荡来回,偏又要说着这类敌对的话,诸葛亮真的不知是何感受。  月英彻底放弃了抵抗的软躺地上,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道:“什么交差,月英不理解卧龙先生你在说什么?”  诸葛亮望着她打心底透出来的喜色,逐渐明白过来,愤然立起道:“原来你在骗我。”  月英微微地撒娇道:“还不拖我起来吗?”  诸葛亮气得差不多不想理她。然而终很难狠心对待这美女,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月英作揖道:“不要怪月英好吗?假如不是那么,怎能试出你的盖世..嘻..盖世脚法,我那处依然很疼呢!”  诸葛亮无可奈何地摆一摆手,走去拾起饮血刀,还入鞘内,掉头就走。  车舆归家途中,月英一副喜不自胜,神气十足的娇憨神态,不住窥探着心生不忿的诸葛亮,深情地道:“诸葛亮你发怒的神态真漂亮!”      诸葛亮高兴地和她对饮一杯后,月英那对勾魂摄魄的双瞳满席飘飞,檀口妙语连珠,使与席者无不涌起宾至如归的感觉,不过她似乎对庞统、司马徽和大夫单经特别关注,对他们的热情和笑脸也多了点,反不大著意诸葛亮和颜良这对大仇家。  事实上诸葛亮对他们所谈的风月诗辞歌赋,真的狗屁不懂,想打岔表现一下也有心无力。  吃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在大家的力邀下,月英使人捧来长箫吹奏了一曲。  诸葛亮不知她吹的是什么曲调,只知她的箫技达到了全无瑕疵,登峰造极的化境,情致缠绵,如泣如诉,不由像余下人等般彻底投入到箫音的天地里,听到心予神授。  月英一曲奏罢,让其他所有人诚心赞许后,黯然微笑,向颜良道:“颜先生请恕月英冒犯,斗胆向先生请教一个问题。”  颜良不知是不是受到席间形势的感染,又或有心委曲逢迎月英,获得好感,说话斯文多了,轻声道:“一旦出自小姐檀口,什么问题颜某也乐意回应。”  月英勾魂一笑道:“人与禽兽的不同,在于人有恻隐之心,先生认为怎样呢?”  大家晓得这一趟晚宴的戏肉开始了,都停止了饮食,静聆两人的对答。  诸葛亮来前还以为月英会对他过目以待,刻下见到月英对自己越来越冷淡,正想着怎么找个理由,好溜回去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偷出来,让貂蝉和八婢摹抄,故不大留心他们的对话。  颜良很显然是胸有成竹,笑道:“小姐怕误解了在下的意思,我并不是说弱肉强食,人就应该没有有恻隐之心。”接着向诸葛亮冷哼道:“诸葛兄对兄弟这番说法,又有何高论呢?”  诸葛亮这时正想着东吴的伏羲分舵的傅剑,闻言一呆道:“什么?噢!在下没有何看法。”  大家连带月英在内,都为之诧异,现出轻蔑之色。  诸葛亮心里面苦笑,自己又不是雄辩家,即使是听清楚他的话,也辩答不了。多亏自己铁了心不追求月英,泡汤或受窘也没什么大不了。  大夫单经不以为然地看了诸葛亮一眼,道:“颜先生所言大有问题,人和禽兽的不同,正在于本质的不同。人性本善,因此才发展出仁者之心;禽兽为了果腹,全无恻忍之心,肆意残食其他禽兽,甚至同类都不轻易放过。若人不肖至去学禽兽,还不天下大乱吗?”  颜良这一代高手,给这崇尚孟子学说的儒生那么抢白,那挂得住脸子,语气冰冷地道:“人不会残杀其他动物吗?单大夫眼下吃的是什么呢?”  单经仰天大笑道:“这恰好是茹毛饮血的禽兽和我们的分别。而且我们吃的只是蓄养的家禽,禽兽懂得那么做吗?”  颜良很显然不是这人对手,霎时间有苦难言。  单经旗开得胜,在月英前大有脸子,矛头指向庞统道:“凤雏先生的大作,单经也曾拜读,立论赏心悦目,可惜却犯了你们书生的同一毛病,认定人性本恶,因此不懂以德政感化万民的大道,专以刑法治国,行欺民愚民之政,以公子的才华,竟误入歧途至此,确实是令人扼腕叹息。”  庞统愣了一下,没想到单经那么不客气,对他提出全力以赴的批评,心里面有气,固然满腹高论,然而愈气下更加是结结巴巴,无言以对。  白马长史公孙瓒、田楷、司马徽都脸现假笑,“高兴地”望着他受窘。  月英则蹙起黛眉,既有点为庞统难堪,又对他的张口结舌非常不耐。  诸葛亮这旁观者,猛然间明白了月英举行这晚会的背后意义;就是盼望能找出一种治国的良方,因此才会对庞统过目以待,并找来幽州的重要人物,好让他们接受新的学说和思想。  单经见庞统毫无反辩能力,更加是得理不饶人,得意放言道:“至于公子否定先王之道,更加是舍本忘宗,正如起楼,必先固根基,没有了根基,楼房就受不起风雨,这根基恰好是先圣贤人立下的典范。”  这些话恰好是针对庞统提出不认为有一成不变的治国方法的主张。庞统认为沿袭旧法就如守株待兔,因此不应墨守成规,而要针对每霎时间期的真实形势采取相应的措施。这说法肯定比倡言遵古的儒家进步,只恨庞统没有那种好口才和盘托出。  诸葛亮见庞统差不多气得吐血里面不忍,冲口而出道:“废话!”  话才出口才知糟糕,果然大家眼神全汇集到他身上来,单经更加是不以为然地望着他假笑道:“诸葛都尉原来除了带兵打仗外,对治国的技巧也有心得,下官愿闻高论。”  诸葛亮感到月英的灼灼美目正盯着自己,心想怎么能够在美人之前颜面扫地,打肿脸充胖子道:“时代是往前走的,例如以前以车战为主,眼下却是骑、步、车不同兵种的混合战,可知死抓着以往的东西是不行的。”  月英大失所望地仰天长叹道:“卧龙先生有点弄不清楚单大夫的论点了,他说的是原则,而不是伎俩,就像战争还是战争,怎么打却是截然相反。”  白马长史公孙瓒娇笑道:“诸葛兄你刀法固然高人一等,然而看起来书却读得不多,眼下我们和庞先生争论的是‘德治’和‘法治’的分别呢!”  诸葛亮大感兴趣索然,觉得还是趁时机早点离去较妥当点。自己连个中是什么道理都弄不清楚。先走为妙,以免卖乖出丑,长身而起作揖作别。  大家为之诧异,没想到还不曾正式入题,这人就半途而废。  月英不高兴地望着他道:“若卧龙先生又像日间般才说了几句就溜掉,月英会十分不高兴的。”  白马长史公孙瓒还未“玩”够他,怎舍得让他走,也出言挽留。  诸葛亮心道我理得你月英是不是高兴,横竖对她来说,自己只是个微不够道的陪行人员,正要不辞而别,突然间发觉庞统正轻扯着他的衣袖,心里面一软,坐下。  月英喜道:“这时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卧龙先生似乎刻意压抑,不情愿表达自己的打算,月英真的很想得聆高论呢!”  诸葛亮心里面苦笑,你月英小姐确实是太抬举我了,我比起你们来,实只是草包一个,那有何料子抖出来给你听。  单经今天晚上占尽优势,暗庆有可能可得美人垂青,那肯轻易放过表现的可能,步步进迫道:“卧龙先生认为法治和德治,到底孰优孰劣呢?”  诸葛亮见他眼中闪着嘲弄之色,心里面有气,豁了出去道:“不是孰优孰劣的问题;是行得通或行不通的问题。德政纯是一种理想,假设天下间只有圣人而无奸恶之人,那不用任何伎俩也能够人人奉公守法。然而事实很显然绝非那么,这也以后都不会成为事实,因此我们须要一种人人都清楚明白的法律和标准,去管束所有人,让他们遵守,做到了这点后,才再谈仁义道德、礼乐教化,我的话就是那么多了。”  大家齐齐为之一怔,这对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是人人都晓得的道理,然而对那时代的人来说,却比凤雏先生的法治理论更完彻底全和更新鲜。  月英的两眼亮了起来,又一次谨慎扫视诸葛亮,咀嚼他的话意。  庞统也现出深思的神色,情不自禁地点着头。  司马徽也盘算不语,似乎想着些什么问题。  单经肯定不会那么易被折服,不过再不情愿轻视对手,严肃道:“假若一个国家只靠刑罚来维持,那不就是掌权者就可任意以刑法来欺压弱者呢?”  田楷道:“上好礼,则民莫敢冒犯;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这乃为君至道,若上自好刑,人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卧龙先生请指教。”  诸葛亮仰天大笑,深深望了月英一眼后,才向田楷和单经道:“这只是法治不够彻底吧了!将治权全交在君主手里,假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天子..嘿..皇上犯法,与庶民同罪,例如任何人无故杀人,都要受刑,那谁还敢随便杀人?我并没有说不要仁义道德,那是任何法律后面的基本精神,那么法治德治结合为一,才是真正的治国的技巧。绝对的权力,只会使人绝对的腐化。”  当他说到“皇上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时候,月英“啊”一声叫了起来,而庞统双目也马上闪亮,其他其他所有人连颜良在内,都现出惊诧震惊的神色。特别最终那两句,更若暮鼓晨钟,重重敲在其他所有人的心窝处。  对生活在这君权至上时代的人来说,这果然是诸葛亮惊的说法。  诸葛亮心想自己的料子就是如此多,再往下说只是讲多错多,长身而起道:“在下已将心里面愚见,全交待出来。嘿!我还有要务待办,作别了!”  月英皱眉责怪道:“先生才说到赏心悦目处,这就要走了吗?是不是反感月英呢?”  司马徽硬将他拉得坐回宴会上,笑道:“诸葛都尉将我说话的兴趣也引出来呢!老朽想请教这种彻底至连君主也连带在内的法治,怎样能够行得通呢?”  白马长史公孙瓒道:“诸葛兄的治国的技巧,比我们所说的仁者之政更好呢!”  颜良假笑道:“也更不切实际!”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是的!眼下还行不通,然而却是朝着这方向发展,终有一日,会出现立法、执法和行政三权分立的局面。君主都是由人民选出来的,到那时才会有..嘿..法国大..噢!不,真正的博爱、平等和自由。”  他差不多就冲口说出法国大革命来,多亏口收得快,吞回肚里去。  他这番话更加是诸葛亮惊,大家霎时间都消化不了,对于长期生活在君主集权制的人来说,这是多么难以接受的打算,然而又是十分过瘾和新鲜。  诸葛亮见其他所有人眉头深锁,心里面说此时不走,更待何的时候,离座而起,马上远离座位,作揖道:“小子胡言乱语,各位切莫摆在心上。”掉头就走,连月英唤他也不理了。  诸葛亮回到襄贲侯刘虞府的时候,耳朵似还听到月英的呼唤声。  当每一个往访她的客人都用尽所有方法盼望能留下不走的时候,他却刚好相反,仿佛怕给她缠着般溜之大吉。  不过此女确是别树一帜,初闻她的才艳之名的时候,还以为她是那种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型,或拒人于千里之外自视甚高的绝世美人。见面后才清楚她事实上充溢着对生命的热情,不断在寻求真理,渴望著有见地的人能找出治国的良方,甚或真的还在找寻着心目中完美的夫婿。  然而那却绝不能够是他诸葛亮。  眼下的他既无时间也不适合和任何女人出现关系。他要将所有精力去保护拯救貂蝉和慕容香主婢等人,那是他义无反顾的重责。若因别的美女分了心神,铸成恨事,他定会抱憾终身。  他固然风流成性,然而却有强烈的重责感,何况他深爱着这些俏娃们。  借着院内透出的灯火,他绕了个大圈,借器材爬上了襄贲侯刘虞府背靠着的险峻后山,接着舒坦的潜入院内,快如□猫地来到一座楼房旁的树顶处。  这是属于襄贲侯刘虞院内院的范围,警戒严密,经常可见着恶犬的巡卫,一组一组巡查着,多亏他身上洒了貂蝉带来的药粉,要不然早躲不过这些畜牲灵敏的鼻子了。  时近亥时之末,即晚上十霎时间许,小楼还有灯光透出来,不知是什么人依然未入睡。  据貂蝉说这应是襄贲侯刘虞家眷居住的地方,假若楼下有人,他就很难不形于色的进入秘道里了。  满心焦虑地等了大半个小时后,他最终耐不住性子,决定冒险一试,那是由于临摹需的时候,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  他举起手上的心肝,发动机关,绳爪破空飞去,横过三丈的空间,轻巧地落在屋脊处,紧扣在那里。  接着飞鸟般滑去,无声无色来到屋檐之上。看准了落脚处,他翻到了屋瓦下二楼被栏干围着的露台上,掩到窗外,往楼内望去。  那是个陈设华丽的房间,除了帘幔低垂的矮床外,还有梳□铜镜等女儿家香阁的东西,灯火明亮,床内传来男女欢好的娇喘和呼吸的声音。  诸葛亮心道:“这处既是秘道的进口,住的当然是襄贲侯刘虞信任的人,有可能就是他的娇妻爱妾,襄贲侯刘虞假如要人侍寝,大可将此处的女人召去,不用“远道:“到此处,难道是是他的妻妾在偷男子吗?  不过这时没有时间多想,待要翻往下层,下方人声传来,一组巡卫来到楼下,竟停了下来,小声说话。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等了一会,下面的人依然未有离去的意思,把心一横,拔出一枝暴雨梨花镖,由窗缝中伸进去,轻轻挑开窗闩,将窗拉开,翻进房内。  一阵风随着卷入房内。  诸葛亮暗叫不妙,还不曾关上窗子的时候,一把男子的声音在包内道:“你定是没有将窗子关好,看!那窗打了开来哩!”  声音熟悉,竟然是渭阳侯窦机。  叫花姿的女子吃惊道:“不可能的,让我去将它关了,天气真冷!”  诸葛亮看得瞠目结舌,这个房间固然大,却没有潜匿之地,那矮床离地不够一尺,想钻进去也不能做到,人急智生下,滚到蜡烛之旁,伸手将烛蕊捏熄。  那花姿刚坐了起来,“啊!”一声叫道:“吹熄了蜡烛哩!”  诸葛亮那敢迟疑,蹑足来到门处,试推一下,应手而开,心里面大为高兴,在花姿移动的声音掩蔽下,闪了出去,随手掩门。  外面是个无人的小厅,一道楼梯,通往楼下,另外还有两个房间。  蓦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诸葛亮惊慌失措,箭步前冲,及时躲到大厅里边一幅屏风之后。  这时一位整个身体上上下下赤裸的艳女,由房内步出来,岁数绝不超过二十,长相清秀,肌肤嫩白,胴体丰满,十分迷人,走动时双峰摇颤跌□,生出强烈的勾引力。  花姿风情万种地朝屏风走来。  诸葛亮吃了一惊,这时才发现脚下放着的恰好是尿盂夜□等方便之物,忙由屏风另一边闪了出去,伏在地上,以免被烛光照出了影子,此时花姿刚走进屏风里,一出一入,刚好看他不着。  诸葛亮暗叫好险,匍匐着爬到楼梯处,在屏风内咚咚声响的时候,往下面走去。  刚到楼梯转角处,下方人声传来,至少有四个男子的声音。  诸葛亮呆在转角处,心里面叫苦,假若今天晚上偷不到鬼谷子的《鬼谷宝鉴》,那就惨了。    这叫见风使舵。他肯定晓得襄贲侯刘虞不能放慕容香走,然而却不怕让貂蝉离去,那是由于后天不管刺杀是不是实现,襄贲侯刘虞也可预先交待下面的人将貂蝉追截回来。  果然襄贲侯刘虞道:“慕容香万万不能够离开,那是由于你还打算送她入宫去。至于貂蝉嘛?孔明你既然有这要求,我定可想方设法办到。”  诸葛亮放下了一半烦恼,道:“浏阳侯压根不会让慕容香成为王妃,怎么会还打算迎她入宫呢?”  襄贲侯刘虞叹道:“孔明太天真了,浏阳侯可轻易地使慕容香不明不白死去,接着向外宣称她病死了,还将遗体送回大汉,汉帝也难以奈他的何。这样做固然绝了点,也是浏阳侯没有主意中的最佳主意。”  诸葛亮听得毛骨悚然,更增救美之心。  襄贲侯刘虞道:“一旦你杀了浏阳侯,不是眼前的所有都一蹴而就吗?”  诸葛亮摇头道:“我这人就是这样,做何事都不想牵涉到余下人等。若貂蝉慕容香不在,何事我都可一力承担下来,纵然失败遭擒也不会出卖侯爷,然而假如要到可能会牵涉到了她们,我怕到那时不情愿出手就糟了。”  襄贲侯刘虞拿他没法,强压下怒气,点头道:“这事让我想想,总有主意了结的。”  诸葛亮听他那么说,心里面暗自高兴,又想起马超说过会想方设法混入城来,道:“为了不使浏阳侯起戒心,我这两天最好不要只躲在侯爷院内,轻舒坦松四处溜逛,那浏阳侯就更不会防我了。”  襄贲侯刘虞愁云密布道:“这怎么成,白马长史公孙瓒会找人收拾你的。”  诸葛亮笑道:“他才不会那么蠢,看过严纲如此随便给我除掉,眼下又有颜良代他出手,两天时间都等不了吗?我也是为侯爷好,盼望计划更易实现。”  襄贲侯刘虞因有求于他,不想太拂逆他的请求,仰天长叹道:“你还有何要求呢?我最近刚收到了几个东吴送来的歌舞姬,声色艺俱全,让我派两个供你享乐吧!”  诸葛亮凭心而论小命能不能保住,尚在不晓得之数,何曾有闲情逸致和美女苟合?正色道:“这两天我不应沾染任何姿色,以保持最佳状态,嘿!假如真的能够解决浏阳侯,侯爷即使是不送我美女,我也会向你提出请求呢!”  襄贲侯刘虞眼中闪过嘲弄之色,哈哈笑道:“假若事成,你要幽州的王后郡主伴你都没有问题。”  两人对望一眼,各怀心事的笑了起来。  诸葛亮离开襄贲侯刘虞的内院,朝貂蝉的梧桐轩走去,穿过园林的时候,一婢急急忙忙地擦身而过,将一团东西塞往他手心里,诸葛亮诧异地接着的时候,婢女加快脚步,没进林木里去,由于她低垂着头,他连她长相怎样都没有看得清楚。  诸葛亮摊手一看,原来是条折整齐的小丝巾,打开后只见上面画着一幅精致的地图,旁边还有几个小字,写着:“鹊桥候君,申酉之交,月英。”  诸葛亮心里面大为吃惊,细看地点,正画着由襄贲侯刘虞府到那鹊桥的走法。  哈!这个才女心思细密,竟然用这种方式约会自己,当然是不想让其他人晓得。没想到她在大家面前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骄傲样儿,事实上还不是渴望男子。  一颗心立马灼热起来,随即又想起眼下四面楚歌的处境,仰天长叹,在园中一个小亭坐下,考虑应否践约。  足音响起,一名府卫赶来道:“公子有请大人!”  诸葛亮大惊,随府卫回到内室去见襄贲侯刘虞。  襄贲侯刘虞高兴地道:“孔明真有本领,月英刚差人送来口讯,邀我和你今天晚上酉时中到她的小楼接着今天未完的辩论,可见她对你感受十分好,一会儿我遣人将你送去吧!”  诸葛亮吃了一惊,暗叫好险。  方才那条丝巾原来是个圈套,这一回才是真的,自己果真是粗心大意,差不多上了当。主因还是对自己的魅力过分有自信,不由羞愧交集。  襄贲侯刘虞见他神色怪异,吃惊道:“孔明不高兴吗?蓟县人无不以能参加月英的晚会为荣呢!”  诸葛亮正思忖是谁想布局害他,闻言无可奈何道:“我都是不去为妙,以免分了心神。”  襄贲侯刘虞笑道:“用不着那么拘束,也千万不要以为月英会那么随便就对你动了春心。你今天妙论连篇,因此引起她少许兴趣吧了!若不去反会引发其他人猜疑呢。”  诸葛亮仰天长叹道:“方才侯爷说找人送我去,难道是侯爷自己不去吗?”  襄贲侯刘虞长吁短叹道:“她邀我只是礼貌上不得不那么,动机依然只是你,去吧!浪费了月英的晚会,我亦须为你扼腕叹息呢!”  事实上诸葛亮也不知多么渴望能够再见到这别树一帜的美女,今天的离开是基于大男子的自尊心,这时既有襄贲侯刘虞的煽风点火,下定决心道:“我自己去就可,反正也可随处闲荡。”  襄贲侯刘虞笑着认可了。  诸葛亮回到梧桐轩的时候,慕容香和貂蝉两人正在议事厅闲聊,见他回来,当然是人面桃花,十分高兴。  他见慕容香在座,不情愿说出襄贲侯刘虞方才那番话,怕吓坏了这弱不禁风的郡主。  貂蝉醒悟,笑道:“来!郡主!让我们一齐伺候诸葛大哥入浴!”  慕容香固然不介意和诸葛亮打情骂俏,甚至让他肆意妄为。然而却从未试过这样局面,立马粉面飞红,骇然逃去。  貂蝉半真半假,扯着他到了浴池。  诸葛亮和这动人的美女鸳鸯戏水的时候,将襄贲侯刘虞要他刺杀浏阳侯的事交待出来。  貂蝉身体变冷,固然有敏儿等八女不断倾进热水,依然于事无补,失色道:“后天如此快!怎办才好?”  诸葛亮道:“刺杀浏阳侯之事自然万不可行,不管实现与否,我也很难活命,因此眼下仅有的路子就是怎样盗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接着全体安全逃去。”  貂蝉愁眉不展道:“你倒说得轻易,这是幽州力量最强大的地方,浏阳侯和襄贲侯刘虞都有严密防范,果真是举步维艰,怎逃得出去呢?”  诸葛亮紧抱住她,香了下她粉面后道:“不要忧虑!襄贲侯刘虞虚与委蛇,亦须让你和雷铜离去,要不然我就抗拒执行他的刺杀行动,关键是你们怎么可避过他的追截,更可虑是有可能他会瞒着我,私下将你们押送往别处去。”  貂蝉埋首入他怀中,颤颤巍巍地道:“他定会如此做的。而且我怎舍得离开你呢?要死就死在一块儿好了。”  诸葛亮道:“这一回轮到我不许你说这个‘死’字,信任我吧!”顿了顿道:“貂蝉是偷情报密件的大家,这一趟专程来偷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不会事前全没有计划过吧!”  貂蝉道:“肯定有计划过呢!只没有想到是个圈套吧!我依照乔国老得来那画有云梯制法的残卷,配制了一个帛卷,一旦能将真正的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偷出来,由我和敏儿等八人一齐采取行动,有自信将卷首的一大截摹制出来,包保维肖维妙,若襄贲侯刘虞查卷时单凭卷首的一截,绝发觉不到给我们动了手脚,不过却至少需要十天的时间才行。”  诸葛亮眉头一皱道:“既然这样,不如你尽一晚的时间,粗略临摹卷首的一截,接着将其他部分割了下来,驳上空白的假卷,那就更加有自信将襄贲侯刘虞骗过了。”  貂蝉高兴得抱紧了他,献上香吻,赞叹道:“貂蝉真蠢,那么好的方法都没想到。”随即又满怀愁苦道:“可是怎么才可离开幽州呢?若襄贲侯刘虞将你和我留下,我们纵然顺利逃掉都没有用。”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