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5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5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5部分没有了貂蝉,那些婢女又如此动人,我怕霎时间按耐不住就糟了!”  襄贲侯刘虞不虞有他,笑着认可了。心想一旦只要我多命人手注视,慕容香又在我手上,还怕你飞了去吗?  诸葛亮回到屋里后,马上在屋顶弄了个小洞出来,将绳爪射出,连接到附近一棵大树处,才回到屋里,正要绑上伏羲刀,敲门声传来。  诸葛亮百般不愿意下忙解卸装备,步出房去,将门拉开,只见窦夫人艳光四射的俏立门外,以爱恨交错的目光深深的望着他。  他心叫不妙,百般不愿意下将她迎了进来。  窦夫人轻移芳足,往他卧室走去。  诸葛亮立马惊慌失措,床上这时放满见不得光的东西,怎能容她闯进去,人急智生下,抢前两步,从后将她拦腰抱个正着。  窦夫人娇吟一声,软靠入他怀中,泪水岑岑流下脸颊。  诸葛亮一生人从未试过有如此多女人为他流泪,一见就头昏脑胀,将她扭转身来,逗起她梨花带雨的粉面,扮作惊慌失措地道:“何事!”  窦夫人闭上眼睛,咬紧牙根,强忍着哭声,只是摇头,满面凄然。  没有人比诸葛亮更了解她困惑的心境了,既要薄情地暗算他,让他去送死,然而又按耐不住来见他,这是何苦来由!  窦夫人扑入诸葛亮怀中,用尽气力抱着他,粉面埋入他宽阔的胸膛里,不住饮泣。  诸葛亮暗暗叫苦,给她这样缠着,还怎么去救慕容香,若东吴的伏羲分舵那批苦行僧般的刀手杀到,自己可能连性命都保不住。  窦夫人平静了点,咬着他的耳轮小声道:“孔明!抱我入房!”  诸葛亮差不多要喊救命,那间房怎“见得人?”忙道:“夫人!不是要晚点才行吗?”  窦夫人撒娇道:“我要眼下嘛!还不抱我进去?”  诸葛亮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猛然间门环又再叩响。  两人第一时间一呆。  下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道:“夫人,君主有要务请你马上去见他。”  诸葛亮放下了窦夫人,扮作无奈地摊手仰天长叹。却心照不宣是襄贲侯刘虞接到窦夫人来找他的汇报后,怕她大意妄为,坏了大计,于是命人来将她请走。  窦夫人先是涌起怒容,接着神色一黯,答道:“来了!”  扑上前抱紧诸葛亮,献上一个揉合了愉快、悲伤和袂别种种复杂情绪的火辣辣热吻后,低着头推门去了,再没有回过头来。  诸葛亮这时也不知应恨她还是爱她,然而方才的一吻,确使他有着爱恨难分的感觉。  当诸葛亮来到窦夫人居住的大宅院的时候,慕容香悲惨无依的芳心正苦苦地挂念着诸葛亮,他已成了这动人郡主的仅有盼望。  她一方面对诸葛亮有近乎盲目的强大自信;然而又深恐他不知自已被囚禁在此处。两个反覆交替的思想将她折磨得苦不堪言的时候,如影随形地贴身看守着她的两个健妇先后整个身体上上下下一震,分别晕倒地上去,而轩昂俊伟的诸葛亮则傲然出现房内。  慕容香大为高兴若狂,扑入了诸葛亮温馨安全的怀中去,诱人的胴体剧烈地哆嗦着。  诸葛亮将她抱往由窗门看进来视线难及的角落,伸手就解她的绵袍。  慕容香即使是对诸葛亮情有独钟,然而依然吓了一大跳,暗怨这人怎么会在那么困局下,还有意思来这一套。  刚想抗议的时候,诸葛亮爱怜地吻了她的红唇,接着为她脱掉罗裙。  慕容香给他灵活的手指拂过敏感的嫩肤,弄得又痒又酥软,惊慌失措的时候,才清楚诸葛亮已解下背上的小包裹,为她只剩下绵布内衣的动人肉体穿上一套耐寒的厚暖衣服,再加盖一件黑色的护甲背心。  诸葛亮蹲了下来,再为她换上远行的靴子。  慕容香感动得泪流满面,心里面充溢着愉悦和感激,这时即使是为诸葛亮而死,她也是自觉自愿。  所有停当,诸葛亮长身而起,像抱着这人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般紧拥着她,小声道:“小心肝听话吗?”  慕容香使劲点着头。  诸葛亮取出布带,将这动人的郡主绣缚在背上,又将她修长的玉腿绕过腰间,用布带紧,两人立马二合为一,再无半点隔阂。  这些布带,都是貂蝉应他请求赶制出来,诸葛亮受过训练,深明适当装备的重要性,故这件事情前的准备工夫做得十分充份。  慕容香伏在他强壮的背上,先前所有担心烟消云散,舒服惬意得差不多娇喘起来。  诸葛亮来到窗旁,往外望去,轻轻推开了窗门,侧耳倾听。  一队巡卫,刚在屋外经过。  待他们远去后,诸葛亮背着慕容香,窜出窗外,轻巧落到外面的草坪处。  以前军训的时候,他常背着数十公斤的东西翻山越岭,锻炼体能,那么一位轻巧的美女,自然一点影响不了他的行动。  在园林中,他忽而静匿不动,忽而的卢般狂奔,敏捷灵巧地推移前进,动机肯定是渭阳侯窦机那座两层楼房。  蓦地东南角钟鼓齐鸣,接着人声沸腾,还夹杂着恶犬狂吠的声音。  诸葛亮吃了一惊,循声望去,只见那方火焰冲天而起,在这星月无光的晚上,份外触目惊心。  他心叫傅剑你来得恰好是时候,趁所有人的眼神都汇集到起火处的时候,敏捷朝渭阳侯窦机的住处窜去。  喊喊杀声扑面而至价响,兵刃交击声由诸葛亮住的那平房方向传来。  诸葛亮这时已来到渭阳侯窦机那所房子后的花丛,只见渭阳侯窦机领着廖化等人,由屋内持着武器奔出,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扑去。  他心里面暗暗偷笑,由廖化早打开了的窗门爬入房内,轻车熟路钻进地道,将入口关上后,才奔下地道,朝后山的方向走去。  他的靴底垫了软绵,固然是敏捷奔跑,却是踏地无声,不虞会给襄贲侯刘虞听到,何况襄贲侯刘虞眼下无论如何也不会还呆在床上了。  奔跑了一会后,地道以九十度角折往南方,再一盏热茶的工夫,他来到了地道另一端的出口。  他取出开锁的器材,打开了出口的铁门,再锁好后,接着沿着门外往上的石级,到了通往地面最外一层的出口。  外面是一个茂密的丛林,位于襄贲侯刘虞府南墙之外。  诸葛亮封好地道后,研究了方向,朝蓟县城最接近的城墙奔去,一旦能离开这城市,逃生的可能就大得多了。  深夜的街道阗无人,犹如鬼域,只恨家家户户门前都挂有长明灯,固然是灯光黯淡,又被北风吹得晃动不定,然而依然极难掩蔽行。  诸葛亮竭尽全力躲过大路,只取漆黑的横巷走。  蓦地蹄声骤响,诸葛亮这时刚横过一条大路,在窜入另一条横巷前,已被对手发现,呼叫着驱马驰来。  诸葛亮大感懔然,想不通襄贲侯刘虞怎么会能够那么快腾出人手,到来追他?  这时想也是白想,唯有使劲狂奔。  慕容香紧伏在他背上的身体轻轻抖颤着,很显然是十分拘束,使他更加是心生爱怜。这金枝玉叶的伊人,竟亦须受到这等灾劫!  奔出横巷后,刚转入了一条大路,左方蹄声急响,十多骑狂风般卷至。  诸葛亮晓得无处可逃,下定决心,移往一旁,背着房舍,面向对手。  来人陆续下马,其中一人大笑道:“诸葛亮,这一趟看你还能逃到那里去?”  竟然是颜良,他的左右手聂风和边城肯定也在其中。  诸葛亮心里面暗数,对手共有十九人,然而无一不是骠悍勇猛之辈,多亏对手很显然是急急忙忙地赶来,没有带弩弓利矢等远程进攻的恐怖兵器,要不然只是扳动机关,就可将他两人解决。  十九人分散开来,以半月形的阵式将他围得全无逃路。     颜良假笑道:“早想到你会朝令夕改,因此日夜不停留意着你,哈!你背上就是那动人的郡主吧!今天晚上我包保可令她愉快地死去。”  他的亲信闻言都无法无天的浪笑起来。  颜良加之一句道:“老子享受过后,你们人人都有份!”  这些一代高手更加是怪叫连声,很显然已视慕容香为他们嘴边的肥肉。  诸葛亮依足以前特工训练教的方法,以深长的呼吸,保持心头的冷静,同一时间解开缚紧慕容香的布带,交待道:“我!这是生死关头,你定要提起勇气,无论如何亦须躲在我身后。”  慕容香本被吓到神不守舍,然而听到诸葛亮冷静自信的声音后,勇气赳增,站稳地上,然而由于双足血气未复,一阵麻软,忙按着他双肩,靠在他背上。  颜良以机不可失,一振手中重刀,喝道:“上!”  诸葛亮拔出伏羲刀,摆开门户,一声不响,鹰隼般咄咄逼人的目光,紧盯着分左中右三方扑来的对手。  颜良领着余下人等迫了过来,收紧对诸葛亮的围困。  两边房舍被惊醒的人探头出窗想看个到底,给颜良的人一声发难,都吓得缩了回去,不情愿观看。  此时三把长刀,同一时间往诸葛亮攻到。  诸葛亮一见对手的高明刀法,就知是强悍的对手,亲信已是那样,颜良肯定更加是高明。  不过这时已没有时间多想,悄悄隐藏暴雨梨花镖的手一扬,正中左方对手的面门,右手伏羲刀拍的一声挡开了正中攻上来那人的长刀,趁对手长刀荡起的时候,侧身飞出一脚,猛撑在对亲信阴要害,接着拖刀扫开了右方另一个进攻者。  中头者仰天倒跌,立马毙命。  中脚者向后抛跌,再也爬不起来。  颜良何曾料到他那么勇猛,勃然大怒,大声疾叫道:“上!”仗刀趁机攻上来,不让他再有取出暴雨梨花镖的可能。  诸葛亮左手拔出腰间的饮血刀,来到古代他早就有意将左右手都练得同样有力和灵活,不像一般人那样只惯一手可用。  诸葛亮大叫道:“跟着我!”呼地侧移,躲过颜良。  慕容香趔趄随在他身后。  杀气刀光由三方涌至。  诸葛亮晓得此乃生死关头,退缩不得,牵起冲天豪气,誓要拚死维护身后的俏娃,右手伏羲刀,左手饮血,迈开马步,狂攻而去,气势雷霆万钧,远超对手。  一阵铁木的交鸣声,诸葛亮与敌方两人同一时间溅血,他的胸口被敌刀划中,多亏有背心护甲,敌刃固然锋利,也只能够割破了一道缺口,画出一条半寸许深的伤口。  另一刀劈向他腰间,却砍在束腰的钢针处,夷然无损。  这类近身搏斗凶险万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特别诸葛亮为了护着背后的慕容香,对敌刀更加是无处可逃,因此一接手就见血,单凭最终是谁倒下来,才算分出胜负。  进攻的五人中,一人被饮血割破了咽喉,立毙立马,另一人被他伏羲刀扫中持刀的手臂,长刀堕地,趔趄退开,其他三人被他回刀迫开。  蓦地兵刃破风声及大喝声在右方响起,诸葛亮运刀往右旋荡,只见颜良由右方抢至,挥刀当头劈来。  同一时间慕容香一声尖叫,另一对手由左方贴墙掩至,动机肯定是他背后的慕容香。  边城和聂风这两个刀法仅次于颜良的大家,也由正前方一先一后杀至,力图一举歼灭诸葛亮。  这些人都为身经百战之人,一出手就不予诸葛亮任何逃避时机。  颜良那迎头劈来的一刀,看似容易,事实上却隐含变化,随时可改为侧劈,只是那一刀,已教诸葛亮难于收拾,甚至不情愿分神。  其他进攻只能够靠听觉去判辨。  诸葛亮左手饮血用尽吃奶的力气,重重挥格在边城正面攻上来的一刀处,将对手震得连退三步,接着左手一挥,饮血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电芒,闪电般贯入往慕容香扑去的凶徒胸甲里。  就在这时候伏羲刀往上斜挑,卸去了颜良必杀的一刀,再摆出伏羲刀法玄奥的守式,伏羲刀似攻非守,以颜良的彪悍,也吃了一惊,暂退开去。  此时聂风的一刀,刚由正前方抹往他的颈项。  诸葛亮的伏羲刀已赶不上抵抗,人急智生下,整个人离地跃高。  “喤!”的一声,聂风斩颈的一刀,变成扫在他腰间放满钢针的袋上。  聂风看得瞠目结舌的时候,诸葛亮的伏羲刀横劈而来,扫在他头侧处。  头骨爆裂的声音传来,聂风往侧抛跌,撞得两个由左侧扑来的对手同一时间变作滚地葫芦。  这时另一对手觑准时机,趁他落地的时候,抢前一刀当胸刺来。锥心剧痛传遍整个身体上上下下,在慕容香凄然尖叫中,诸葛亮飞起一脚,狂蹴在对手间,那人刀势未尽,早被踢得连人带刀,向后仰跌,刚撞倒另一个想冲前进攻的对手。  刀刃由诸葛亮左胸骨猛抽而出的时候,鲜血也随之狂涌而出。  交锋至今,诸葛亮固然受了一轻一重两处刀伤,然而对手却被他杀了四人,重创了三人,死者包括了聂风这一流的大家。  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剩下的十二人疯狂攻至。  颜良更加是暴怒如狂,再由右方扑至,一刀下劈。  诸葛亮自然知道受伤后,更非颜良对手,大叫“我跟我走!”往左方贴墙移去,手中伏羲刀展至极尽,挡着对手潮水般的进攻。  颜良反被自己那边的人之人挡在外围处,气得他一把扯开了自己的亲信,欺身上前狂攻。  躲在诸葛亮背后的慕容香见三方面尽是刀剑加身,鲜血不住由心上人身体溅出,勉为其难地跟了十来步后,双足发软,再也力撑不住,坐倒地上。  诸葛亮这时已不知受了多少刀伤,感到慕容香跌倒背后,心叫完了,发起狠性,不顾自身,运起神力,一下横扫千军,将扑来的对手扫得东倒西歪,再格住了颜良的一下重劈。  颜良这一刀乃全力出手,他的臂力本来胜过诸葛亮,加之后者剧战下力尽身疲,伏羲刀立马脱手堕地。  诸葛亮整个身体上上下下十多处伤口一齐爆裂溅血,紧迫间飞起一脚,撑在颜良小腹处,将这一代高手踢得趔趄后退,然而很显然伤不了他。  两把刀攻至。  诸葛亮紧迫下拔出暴雨梨花镖,两手一扬,右手暴雨梨花镖贯敌胸而入,另一针却因左臂的严重刀伤牵制,失了准头,只中敌肩,那人的刀依然不顾针伤劈来。  诸葛亮心想这一趟真的完了,翻腕拔出小刀,正要先一步解决慕容香,以免她受人Yin辱的时候,弩机声响,一枝利矢电射而来,横穿过那人的颈项,将他带得横跌开去,倒毙立马。  敌我双方同一时间往发箭处看去,只见一个戴着狰狞面具的怪人,身披黑色长袍,驱马驰至,抛开手上弩弓,拔出丈八长矛,幻出漫天矛影,杀进了战圈来。  对手只好回身应战。  那人矛法雷霆万钧无匹,加之是新力军,果真是挡者披靡,杀得对手前仰后翻,转眼来到诸葛亮旁,矛势扩大,将颜良等全部迫开,沉声低喝道:“还不上马!”  诸葛亮认出是月英的声音,大为高兴下将慕容香举上马背,再拾起伏羲刀,用尽最后的力气,跃到慕容香身后。  月英纯以双足控马,手中长矛舞出千万道光芒,又再迫开了狂攻上来的颜良,杀出重围,载着二人落荒逃去。  诸葛亮发了多不胜数的噩梦。  他梦到回二十一世纪去,并审判他扰乱了历史的大罪。一忽儿苏慧娘七孔流血来找他,怪他不为她报仇。接着多不胜数不同脸孔出现在他眼前。  包括了父母、亲友、梅香、刘楚翘、汉帝、董卓等等,耳内经常响着哭泣声,鬼魂啼号!  朦胧中他晓得自己正徘徊于生死关头。  不!我定要活下去。  为人为己!  我也不能够放弃。  身体忽寒忽热,灵魂像和身体脱离了关系,似是痛楚难当,然而又若全无感觉。  在死亡边缘挣扎了不知多长时间的时间后,诸葛亮最终醒了过来。  仿佛间,他似乎回到了二十一世纪上海和余乐天一起居住的那个住处里。  难道又是发恶梦?这里是二十一世纪吗?余乐天在哪里?  一声喝彩在床旁响起,慕容香扑到床沿,泪流一脸又哭又笑。  诸葛亮还未看清楚慕容香,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诸葛亮精神和身体的状况都好多了。  慕容香高兴得只懂痛哭。  诸葛亮软弱地用手为她拭掉眼泪,有气无力地问道:“这里还是三国?这是什么地方,我昏迷多长时间了。”  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入门处响起道:“这是老朽钦天监最高处,孔明你昏迷了足有九天,换了别个人伤得那么重,失血那么多,早一命鸣呼了。然而你是非凡人,因此绝对死不了,可见天数有定,应验不爽!”  诸葛亮愣了一下,只见一人来到床头,竟是司马徽。  他一直对这人没有何好感,更没想到他会冒死救自己,大惊道:“先生怎么会救我?”  坐在床沿的慕容香道:“水镜先生真的对你有救命之恩,假如不是他精通医术,尽心医治你.。”  司马徽仰天大笑,打断了慕容香的话,低下头细望着诸葛亮道:“真正救你的人是月英。老朽只是适逢其会吧!这钦天监乃老朽研究天文的地方,也是蓟县最高的建筑物,包保没有人会查到此处来。更何况老朽和你无亲无故,也不会有人猜疑到老朽身上。”  诸葛亮精神大为好转,逐渐恢复说话的气力,不解道:“先生依然未回应我先前的问题。”  司马徽微笑道:“这事要由头说起,三年前,老朽在冀州发现一颗新星,移往大汉和幽州交界的地方,就知汉室的救星,最终出现,于是来到蓟县,找寻新主。”  诸葛亮这时那有精神听这些充溢着迷信色彩的玄奥理论,道:“那和我有何关系?”  司马徽看了看正睁大美目望着他,现出崇拜眼神的慕容香,更加是兴趣怏然,放言高论道:“哪会和你没有关系?就在你来到蓟县的同一时间,那颗新星刚好移到蓟县的位置,于是老朽就知汉室的救星到了。初见你时固然已觉你有龙虎之姿,霎时间还未醒悟,到那天夜晚你说出治国之论,才猜到你就是汉室的救星,到你那天夜晚遇袭,才绝对肯定老朽没有相错了你。”  说完跪了下来,彬彬有礼地叩了三个头。  诸葛亮啼笑皆非,忙求他霍然而立,道:“前一部分我都能够明白,然而怎么会我遇袭受伤,反更坚定先生的信念呢?”  司马徽道:“就在你遇袭那天的下午,月英小姐郁郁不乐回到云梦晓轩,被我再三催问,才说你不情愿追求她。于是老朽对她说:天上新星被另一颗星凌迫,怕是你当晚会有劫难。于是月英小姐才能够刚好将你救出,送到老朽此处,试问孔明你假如不是汉室的救星,哪会那么巧合呢?”  诸葛亮听得有苦难言。  一阵疲倦袭上心头,勉为其难地吃了药后又沉沉睡去。  诸葛亮醒过来的时候,比上一次又好多了,已能够坐起来吃东西,十多处刀伤都结了疤,只有胁下的伤口依然十分痛楚,其他的都无大碍。  司马徽出外去了,这原始天文台最上层处只有慕容香一人。  这动人的郡主欣喜地喂他喝着落了珍贵药材的稀粥。  诸葛亮怜惜地道:“我!你清减了。”  慕容香轻声道:“比起你为我的牺牲,这算什么,那天夜晚望着你为怕我受伤,用身体硬挡匪徒的利刀,我的心都碎了。”接着忧虑地道:“月英姊三天没有来过了,真使人挂心。”  诸葛亮精神一振道:“她常来看我吗?”  慕容香点头道:“她不知多么关注你,每次来都帮我为你洗伤口和换药。”  诸葛亮一呆道:“那不就是我身上什么地方都给你两人看过了?”  慕容香面带桃花地点首,却脸带含羞,神态诱人之极。  诸葛亮心里面一热,抓着她纤纤素手道:“我定要以牙还牙,要看遍我们郡主的身体。”  慕容香轻轻抽回纤纤素手,接着喂他吃粥,羞红着脸道:“看就看吧!”  诸葛亮牵起无尽的柔情蜜意,美人恩重,那能不心生感激。微笑道:“不仅要看,还打算用手来研究,郡主不同意吗?”  慕容香耳根都红了,不依地横了他一眼,更不情愿答他,然而神色却是千肯万肯。  诸葛亮畅快得叹息起来。  足音在梯间处响起。  两人同一时间拘束起来。  月英娇甜的声音传上来道:“不用怕!是月英来了。”  慕容香大为高兴,迎了出门外。  没多久她们俩个挽臂出现在诸葛亮眼前。  月英也清减了,然而看到他时一对明眸立马闪起异采,与他的眼神纠缠不舍。  诸葛亮道:“小姐救命之恩,诸葛亮永世不忘。”  月英毫不避嫌地坐到床沿处,先检视他的伤口,才安心地松了一口气道:“不要说客气话了。你康复的速度果真是骇人,你也不知那天夜晚满身鲜血的样子多么吓人,累得我都为你哭了。”接着粉脸一红道:“月英还是第一次为男子哭哩!”  慕容香笑道:“月英姐对你不知多么好!”  诸葛亮心里面一热,胆大妄为地伸手握着月英的纤纤素手,轻声道:“看起来我不仅合格,还更进一步进入了小姐的芳心里,对吗?”  月英嗔望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对不起。依然只是在合格的阶段。”话固然那么,然而纤纤素手却全无收回去的意思。  诸葛亮心里面充溢着爱意,微笑道:“一旦合格就有好,月英小姐不是会竭尽全力方便我吗?”  慕容香见他们的对答有趣,在一边不住偷笑。  月英看了慕容香一眼后,向诸葛亮道:“我煞费苦心来到此处,还坐到你身边来,不是正方便你吗?”  诸葛亮被她一言惊醒,回到了心狠手辣的现实来,问道:“外面的形势到底怎么样了?”  月英平静地道:“襄贲侯刘虞、白马长史公孙瓒和颜良都全力搜寻你,城防比以前加强了不少,连城外和河道都布满了关防和巡兵,怕是要变成鸟儿才可飞出去。”  诸葛亮胆战心惊地问道:“余下人等呢?”  慕容香打情骂俏地坐到月英身旁,道:“不要忧虑!我早问过月英姐,他们全部安全逃去,一个也没给逮着。”  诸葛亮松了一口气,不过想起襄贲侯刘虞,就笑不出来,他失去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何曾情愿轻易放过自己呢?  月英脸色沉了下来,道:“这些时间幽州军分区逐家逐户搜索你的消息,最终终会搜到此处来。短时间之内他们只觉察我,还没有猜疑到水镜先生,可是一天你离不开蓟县,还是十分冒险。”  慕容香轻轻道:“姐姐你那么本事,定会有主意的。”    他转过弯角,由楼梯处探头往下面的议事厅望去,只见四名兵丁围坐宴会上小声闲聊,自己若走下去,不管怎样留神,也很难骗过他们,急得他差不多如热锅上的蚂蚁。  无限焦急中,楼上花姿清脆的声音传下来道:“还有人在吗?”  有人应了一声,往楼梯走来。  诸葛亮暗叫不好,这一次是前后都无去路,给夹在中间,下定决心,拔出一枝暴雨梨花镖,全神贯注着向楼梯走来的兵丁,第一时间贴入墙角里,不教对手远远就看到自己。  那人边走边答道:“夫人有何交待?”  诸葛亮疑虑尽释,那花姿是渭阳侯窦机由大汉带来的两名姬妾之一。  那兵丁来到楼梯口,猛地和诸葛亮打了个照面,“啊!”一声叫了起来,竟是与马忠齐名的另一兵丁高手廖化。  诸葛亮本要掷出暴雨梨花镖,见到是他,立刻收手。  花姿的声音传下来道:“廖化!何事?”  廖化惊魂甫定,和诸葛亮交换了个暗号,答道:“没什么!刚见到有只老鼠走过,吃了一惊。”  女人最怕是这些小动物,花姿也不例外,颤颤巍巍地道:“王子肚子饿了,小盈她们又睡了觉,麻烦你们到御饭房使人弄些酒菜来。”说完逃命般回房去了。  廖化凑了上来,小声道:“我们正在谈起都尉,都尉到此处有何事,我们怎么才可帮上忙。”  诸葛亮下定决心,告知了他盗取鬼谷子的《鬼谷宝鉴》的事。  廖化见诸葛亮那么信任他,大为激动地道:“都尉请稍等一下!”  回去向其他三人打了个招呼后,才请诸葛亮出来。  诸葛亮先交待其中一人往御饭房布置酒菜,接着在大厅里边谨慎搜索,最终由厅搜到房内,才在一张床下找到了地道入口的暗门。  廖化道:“都尉安心下去吧!我们给你把风!”  诸葛亮恍然大悟道:“最好你和我一起下去,必要时可由你将那东西放回原处。”  廖化高兴地认可,合力抓着铜环,掀起石板,走下了十多级石阶,来到秘道里,只见一方通往襄贲侯刘虞内室的方向,另一端却通向后山处,很显然是可安全逃离襄贲侯刘虞府的秘道,那是由于谁也不会想到那险峻的石山竟有逃路。  廖化取来一个灯笼,照亮了地道后,两人朝襄贲侯刘虞寝宫的方向推进。  来到另一道往上通去的石阶的时候,诸葛亮停了下来,谨慎观察敲打地道的墙壁,发现了其中一面墙壁内别有玄机。  两人试着推推,墙壁一动不动。  诸葛亮眉头一皱,逐块石砖检查,终发现其中之一特别突出了少许来,试着着力一拉,石砖应手而出,现出里面的锁孔。  两人大为高兴,诸葛亮取出开锁器材,依貂蝉传授的方法,不一会将锁打了开来。  当门推开的时候,在灯笼照耀下,两人看到眼都呆了,原来竟是座藏宝库。  广大的地下石库里放了十多箱珠宝珍玩,其中两箱打了开来,在灯火下玉器金银闪闪生辉,眩人眼目。  诸葛亮沉声道:“切不要将这事告知其他三个人,到我们有方法离开蓟县后,才随手偷走几件作盘川,记着切莫妄起贪念,要不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到那时连命亦须丢掉了。”  廖化也是英雄人物,给他提点,心里面肃然道:“都尉责怪得好!廖化晓得了。”第一时间牵起对诸葛亮不为宝物所动的推崇。  诸葛亮敏捷搜索,好一会才在墙角的机关发现了一个更隐密的机关,取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打开一看,恰好是用重重防腐防湿药布包裹着的鬼谷子的《鬼谷宝鉴》。  翻卷一看,诸葛亮放下心来,那是由于这图卷的丝帛已旧得发黄,兼且长达十多丈,又厚又重,换了他是襄贲侯刘虞,也不会每次检查都要由头看至尾,因此他的计划是绝对可行的。  略略一看,只见其上画满各类攻防器材的图样,又具体注明材料的成分和制法的程序,令人叹为观止。  时间无多,两人急急忙忙地离去。  诸葛亮一觉醒来,貂蝉和八婢依然在辛勤临摹,是时天依然未亮。  貂蝉早将假卷和一截真卷驳好,又以矿物颜料将卷边染黄,弄得维肖维妙,不愧仿摹的专家。  诸葛亮要趁夜色行动,取过只有开头一截是真货的鬼谷子的《鬼谷宝鉴》,轻舒坦松送回了地下密室内,这本来绝难办到的事,因有廖化等的协助,变得易如反掌起来。  回到貂蝉处的时候,天已微明,貂蝉等累得筋疲力尽,上床休息。  诸葛亮抱住她睡了一觉,直到襄贲侯刘虞命人来找他,才急急忙忙地梳洗往见。  襄贲侯刘虞看起来也是一夜没睡,不知是不是故示亲近,在内进的偏厅接待他,坐下后笑道:“为了你的事,昨天晚上我一夜没睡,最终想出了妥善的布置。”  这时有侍女来奉上香茶,襄贲侯刘虞交待道:“我有事要和都尉研究,所有人都不得踏进此处来!”  侍女领命去了。  襄贲侯刘虞顺水推舟问道:“昨天晚上有没有感动月英的芳心,风闻白马长史公孙瓒和颜良都应邀去了。”  诸葛亮叹道:“不要说了!那种聚会那有我打岔的余地!”  襄贲侯刘虞不认可道:“才不是这样,你的打算很有创造性,姚成就很是激赏你呢!”  诸葛亮心想欣赏我有啥用,还不是给你做胜利的垫脚石。  襄贲侯刘虞见他默然不语,顺水推舟道:“孔明吃过早点吗?”  诸葛亮一摸肚皮,摇了摇头。  襄贲侯刘虞叫道:“人来!”随即又拍额叹道:“我真糊涂,刚将人赶走了,你坐一会,让我交待人将早点弄来。”起身出外去了。  诸葛亮大为高兴,跳了起来,第一个动机就是潜入内进,那像个办公的地方,放满了卷宗一类的东西,旁边有道侧门,外边是个大天井,天井后看起来是浴堂一类的地方。  时间无多,他推开侧门,果然是襄贲侯刘虞的卧室,急急忙忙地看了一眼,自然发现不了地道的入口。  他急步抢前,揭开床底一看,地道进口明显入目,诡异的是有支窃听器由地下伸出来,延往床上,伸了出来,变成一个铜制的龙头,犹如床头的别致装饰。  诸葛亮立马出了一身冷汗,急急忙忙地回到内厅,这时襄贲侯刘虞刚好回来,笑道:“早点马上奉上,来!让我告知你我的计划吧!”  诸葛亮心里面想的却是那枝窃听器,分明是通往地道和密室的监听器,里面的声会由窃听器传到襄贲侯刘虞床端的龙头去,设计巧妙。多亏昨天晚上他没有上床休息,自己的行动才未曾被他发觉。  襄贲侯刘虞道:“我会使人假造文书,今天送到皇上处,让貂蝉和贵属全体返回大汉,只留下你和慕容香两人。貂蝉是我邀来的客人,白马长史公孙瓒也无权不同意。”  诸葛亮心道:“你这只是自说自话,以你的权力,要放走他们只是举手之劳。第一时间也由此晓得他事实上是半个人都不会放行,只是做戏给自己看。随即装成是大为激动地道:“那真好极了,不过能不能让他们早点走呢?”  襄贲侯刘虞先脸现难色,才道:“假若那么小的事也做不到,会教孔明小看我了,好吧!我会布置貂蝉等今午出城,与贵属碰头后马上出发,孔明稍安勿躁好了。”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偷笑,道:“那慕容香的问题又怎么了结?”  襄贲侯刘虞道:“我会命人化妆她让你送入(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