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2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2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2部分他摸着那个“神火”字的时候,字体内上方的两点似若微不可察地转动了少许,吃了一惊下,睁眼细看。再着力以拇指摩擦,两个凸出的圆点却是一动不动。心里面一叹,待要放弃,突然间想起若那么随便就发现神火令可能存在的秘密,伏献德早就发现了,于是又一心一意研究起来。  刘楚翘在一边笑道:“诸葛大哥啊!这是什么宝物,你看它比看我们更用神哩!”柳无依则道:“这东西真精巧!”诸葛亮笑应着,以指头着力向那两个圆点按下去,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刘楚翘这时调皮起来,俯身轻啮着他的耳朵,向后一扯。诸葛亮舒服得惨呼起来,正要放下神火令来收拾她,突然间眉头一皱,按下没有作用,那能不能扯上来呢?遂交待杏儿找来一个小钳子,夹着其中一个圆点,着力往上一扯。”得”的一声,圆点应手而起,由令身升起近半寸。诸葛亮胸怀大开,坐了起来。  众女不解地簇拥着他,开开眼界般一齐研究他手中的令牌。诸葛亮又将另一点拔高,变成了由“墨”字上方凸了两枝小圆柱出来。他不由拘束起来,试着顺时针转动小圆柱,果然应手旋动起来,发出另一声开锁般的微响。众女都惊叹不已。  刘楚翘挽着他的手臂道:“里面定藏了东西,诸葛大哥快扭另一边看看。”诸葛亮深吸一口气,压下拘束的心境,扭动另一边的小柱。试了一下,却是动也不动,然而转往逆时针的方向的时候,异事出现了。“嘟”的一声下,神火令上下分了开来,现出藏于其内五寸许高的一个小帛卷。众女齐声喝彩。诸葛亮心头震荡,晓得自己在神推鬼使下,最终发现了神火令的秘密。  小帛卷在床上摊了开来,长达二十尺,密密麻麻布满了图形和绳头小字。前半截是上卷“伏羲兵法”,下半截的下卷竟全是刀法,卷首写着“伏羲刀法补遗三大杀手锏”。诸葛亮兴致倍高,用神观阅下,心里面狂喜。原来这三大杀手锏全是进攻的刀法,与伏羲刀法的以守为主截然不同,不知是不是伏羲晚年心境转变,创出了这主攻的三招,以补刀法的不够。  名固然为三招,然而每招至少有百多个图形,可知复杂至怎么程度。最巧妙的是这三招全与防御有关,因此能够滴水不漏地结合在伏献德传授的伏羲刀法里。  第一式名为“龙潜深渊”,只见那些栩栩如生的人像,由打坐、行走,以至持刀作势,腾跃蹲滚,各种姿势,应有尽有。每图都有具体文字说明练习和使用的方法。果真是句句出神入化,字字珠玑,使人对伏羲这人的才情智慧,生出无限景仰。  第二式名为“见龙在田”。若说第一式稳若崇山峻岭,这第二式就若裂岸的惊涛,有沛然莫测的威力。只是这两式,实已尽刀道攻守的窍要,结合起伏羲刀法,威力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第三式名为“亢龙有悔”,变化更加是复杂,然而却非另两式的混合,而是玄奥之极的刀法,不仅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最高明处是变化无穷,随时可由攻变守,由守变攻,看得诸葛亮心予神授。  这时他已没有时间研究上卷的兵法,拿起伏羲刀,来到园中,一心一意一志地将这三招的刀式,研练起来。众女则坐在园中的小亭里,望着孔明苦心专志地挥刀起舞。  诸葛亮边看边练,开始时停停看看,练到得心应手的时候,每刀挥出,或砍或劈,或刺或削,其中都隐含刀道的公理。不由自主间他沉迷在奇奥巧妙的刀法里,浑忘一切,这种美妙的感觉,自伏献德处学懂刀法后,还是第一次尝到。伏羲刀在帛卷运力用劲的指引下,忽似轻巧起来,破空的声音反收□净尽,变成沉雄的呼啸,更增使人心惊肉颤胆落的丰姿。  他又配合原本的伏羲刀法,再度演练,霎时间刀气驰骋,生出也静也动,静时犹如波平如镜的大海,动时则似怒海激涛,变化莫测。众女看得心予神授,只感到诸葛亮每一姿态都妙至毫巅,每一个动作都表现出人类体能的极限,既文静又激烈,形成惊天地泣鬼神的气势。  时间飞快溜走,到关羽、张飞和马超三人来找诸葛亮的时候,他才清楚不经不觉练了三个时辰刀法。对于未习伏羲刀法的人来说,要练这三式可能三年都没有成果,然而对诸葛亮来说,三个时辰已足可使他翻天覆地,得益不浅。诸葛亮一点劳累的感觉也没有。心里面大为吃惊,伏羲那种奇异的呼吸方法,必是与人体神秘的潜力有关,假若自己未来能依他的打坐法练习养气的方法,可能效用更为玄妙,有可能真能成了武侠小说中所说的大家那样,拥有神妙的内功。急急忙忙地梳洗更衣后,他到厅堂去见马超等三人。  关羽惊异地望着他道:“诸葛兄精神奕奕,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是不是有何喜庆之事。”马超也道:“姑爷目光比前更咄咄逼人了,真使人惊叹!”诸葛亮心里面暗自高兴,转移话头道:“眼下有多少人手可动用?”  马超道:“我们人手充足,调动五、六百人也没有问题,可是这样看起来,却败露出我们手上的实力,长远来说是有害无利。”诸葛亮自信澎湃道:“不如就我们四个人,再加之你精选出来的十名好手,去闯他一闯!”三人同一时间诧异,这样不就是强弱悬殊吗?  诸葛亮道:“假如是僵持交锋,我们当然是有败无胜,然而眼下我们的目的只是要安全来到乔府,就是两回事了。”张飞道:“若只是我一个人,定有自信偷到乔府去。”马超突然间激动起来,道:“与姑爷共同进退,实是最畅快淋漓的事,来!我们研究一下。”由怀里掏出一幅帛画,明显是洛阳驰骋交错的街道图。  马超指着城内一个小丘道:“乔府就在这小山堆之上,正式的道路只有两条,分别通到乔府的前后院,其他不是巨石就是灌木丛。”关羽道:“一旦来到小山堆处,凭着巨石灌木丛的掩护,就不用怕他们的利矢等远距离进攻的兵器,也不怕他们人强马壮了。”  马超道:“关键是他们一定会命人注视着我们,那他们就能够在长近一里的路途上,在任何一个地点截杀我们了。”诸葛亮深思熟虑一会儿,道:“马超你可以同一时间派出三辆车舆,分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出发,那些伏羲道场的人自然要追每一辆车舆,到发现车内无人的时候,已被分散了实力,而那时我们才出发,让他们手忙脚乱,应接不暇。”三人一听都感此计可行。  张飞道:“我们可利用挂钩攀索,越过民居,跟我们的人,肯定手足无措,不知怎样是好!”大家愈说愈眉飞色舞,就像已打赢了这场仗般。最终诸葛亮道:“若我是韩当,必将人手留在乔府所在的小山堆脚下,那时我们就能够借灌木丛和他们打一场硬仗了。”  关羽神色一动道:“不如由我和张飞先溜到那里去,预早布下圈套,那就更加有自信了。”张飞最爱惹是生非,跳了起来道:“事不应该迟,趁离宴会还有两个时辰,我们马上带齐家伙,赶去部署。”马超长身而起,激动地道:“你要什么东西,我都就可供应给你。”  三人离去后,诸葛亮回到卧室内,取出装备和装满暴雨梨花镖的束腰,穿上身上,吻别了众爱眷,赶去与马超碰头。途中碰到了脸现喜色的孙乾。孙乾一把扯着他道:“我们真好运道,查到了一个身份神秘的人,刚在今天见过董卓,听他口音应是东吴人没有何两样。”  诸葛亮喜道:“拿着他没有?”孙乾道:“他依然在城内,采取行动拿他有可能会因小失大,依照侦察兵的侦查,他那旅舍的房子只订到明早。一旦他踏出洛阳城,我们就将他生擒活捉,囚在我们的刘家军营处,我才不信他的死要脸得过我们的刑具。”诸葛亮一把抱住孙乾的肩头,往外走去,哈哈笑道:“若给我们拿着那老奸巨猾的诡计证据,我们就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这时两人来到大门后的大广场上,马超早预备了三辆车舆,恭候着他的指示。孙乾奇道:“你一个人,怎么会要三辆车舆呢?”  诸葛亮笑道:“三辆车舆都不是我坐的,而是赠给韩当那短命的家伙!”大笑声中,放开孙乾去了。  小雪霏霏,天气严寒。多亏没有暴风,要不然更让人痛苦。  马超、诸葛亮和十多骑驱马离府,人人戴着竹笠,遮着大半脸目,驰出刘府。到了街上立马分道扬镳,两人一组,各朝不同方向奔去。先是有三辆车舆,眼下又有这惑敌的身手,即使是韩当的三百名亲信全在府外守候,也很难同一时间跟那么多的“疑人”。何况谁说得定诸葛亮是不是其中一个。  这一着就是要迫韩当的伏羲道场的人,只能够退守在乔家下的山路和灌木丛处。诸葛亮和马超循着一条精心选拔的路线,敏捷离开了刘府外的园林区,到了民居林立两边的大道,不往乔府的方向驰去,反冒着雨雪,转左往相反的方向。他们没有时间关注对手是不是跟在身后,到了一所大宅前,发出暗号。  宅门马上打了开来。这大宅的主公是个和刘府有深厚友谊的人,自然乐意与他们方便。两人也不打话,闯宅而入,再由后门来到宅后的街上,这时才往乔府所在的万榈山快马奔去。这一手由马超布置,即使是真给人缀上,也可将对手甩掉,漂亮之极。    刘表道:“肯定行!你眼下身为我刘表家婿,又立了功勋,身份不比往昔,没有些兵丁随身,怎成样子。”  诸葛亮想了想,问道:“孔明一直有件事弄不清楚,汉帝和董卓是不是有何不可告人关系,怎么会他们可弄得那么狼狈不堪呢?”  刘表惊异地望他一眼道:“我反给你说糊涂了。你们山野的人,怎么会竟对这些事斤斤计较起来?”  诸葛亮这时才记起自己的“真正出身”,胡编乱造道:“我只诡异怎么会皇室的人也会学我们那样。”  刘表哪会猜到他乃来自未来二十一世纪的人,即使是坦白告知他也不相信,道:“皇室贵族有两种,一种是真正刘姓的人,然而经过了那么多世代,血缘关系已淡得多了,压根没有人关注,甚至鼓励同姓通婚。另一种是被汉帝赐予贵族身份的人,董卓就是其中一个证据。”  诸葛亮疑虑尽释点头。  刘表道:“有两个人孔明你不可不防,就是幽州的襄贲侯刘虞和冀州的袁绍,这两人都十分高深莫测,亲信中大家如云,你既盗了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又杀了颜良,他们必不情愿轻易放过你。除非他们不采取行动,要不然必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骇人伎俩,绝不随便收拾。”  诸葛亮双目一扬道:“孔明已心有打算,主公稍安勿躁!”  刘表仰天一笑,伸手一拍他肩头道:“好!这时才是我的好婿。”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即管在二十一世纪,情报搜集还是首要之务,然而那时可倚赖人造卫星,眼下却要靠人的耳朵和眼睛。  诸葛亮为此和孙乾商议一阵,定下了怎样刺探董卓收拾他们的对策。又将情报网扩大至乔国老、牛辅、韩当和董卓的两只帮凶,大夫李傕和将军华雄等人去。这时才和刘楚翘前往貂蝉宫外那座无昼宫。  关羽和张飞两人成了他的贴身侍卫,一旦他踏出府门,就如影随形地跟着他。  马超还另外精挑了十名亲信,作他的贴身随员,这批人都曾随他到幽州去,早结下了深厚的主从之情,携手合作起来肯定特别畅通快捷。  洛阳城的街道比前多了点生气,人也多了,看服饰听语音,不少是来自别处的行脚商人,可见大汉正逐渐恢复因黄巾之乱而严重受损的元气。  诸葛亮和刘楚翘并骑而行,后面是关羽和张飞,前后则是刘表家的子弟近卫军,途人无不侧目。  他禁不住心生感慨。  想起当日初到洛阳,前路茫茫,连一个柳无依都保不住,心里面不由感慨万千。  不过眼前所有,只像建筑在沙滩上的城堡,一个浪头涌来,就会消退得了无痕迹。  事实上整个国家也适合这比喻。  一场大梦的感觉又涌上心头。  怎么会生命总有混混噩噩的造梦感觉?  只有在一些特别的时刻,例如剑刀相对,又或昨天晚上和刘楚翘的抵死缠绵,才能清楚地感受到生命和存在。  不管怎样投入到三国时期里,他也很难像余下人等般去感受眼前的所有。那是由于他始终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多了一千八百多年的历史资历,故比三国时期任何一个贤人智者看得更真实、更深入和更客观。  在刘楚翘不住向他投以又甜又媚的笑脸中,人马已进入貂蝉的大宅去。  貂蝉在大厅恭候他们。  诸葛亮特别向她介绍了关羽和张飞,小声道:“张飞的夜行功夫十分好,穿房越舍,如履平地,若我有要务要知会你,会差遣他来找你。”  定下了几种普通的联系讯号后,貂蝉邀功地梨涡浅笑道:“我在里面候着你呢。”  诸葛亮又喜又诡异道:“汉帝真肯答允你这样的要求?”貂蝉着他和刘楚翘前往内室,关张两人则留在外厅。边行边道:“我向汉帝献策,说要传我媚惑男子的秘法,好使她以后作了别国的王妃,也能好好利用天赋本钱,发挥有利于我大汉的作用。汉帝这人并不很有主见,给我陈说了一阵利害后,就认可了。”  诸葛亮暗赞貂蝉机伶多智,探手抱住她的纤腰,在她粉臀轻赏了两掌,道:“只不知董卓他是什么人,底细怎样?”  貂蝉道:“这事洛阳没有人敢提起,那是由于董卓会不惜所有代价收拾追究他过往身世的人,他来洛阳时只有十四岁,是由一个护卫推荐,由于董卓刀法高超,人又懂事,兼且投合汉帝爱好男色的癖习,因此很快就获得汉帝的欢心,那时汉帝还不曾登上王位,然而因两人关系的紧密,连我们都说不了话。只没想到,如今连刘凝充溢着疑点的死亡,汉帝都放纵董卓只手遮天,眼下宫内所有人都对汉帝心淡了,然而又有何用呢?”  诸葛亮强迫自己不再想刘凝,冷静地道:“那推荐的护卫还在吗?”  貂蝉道:“汉帝登上王位不久,那护卫臣就被人发觉失足掉下水井淹死了。那时候我们都没有猜疑,眼下给你那么问到来,我才想到这人应是被董卓残害,以免泄露了他身世的秘密。”  诸葛亮道:“那护卫是不是董卓的人?”  貂蝉想了想道:“我也弄不清楚,不过并不难查到。”  诸葛亮道:“侦查的事最重要秘密进行。”  貂蝉微微地撒娇道:“得了!这还打算你交待吗?”  诸葛亮刚要说话,慕容香已夹着一阵香风,投入他怀中,诱人的胴体抖颤,用尽气力将他抱紧。  刘楚翘笑道:“花腰郡主,原来你对他也那么痴缠呢!”  慕容香尴尬地离开诸葛亮安全的怀抱,拖起刘楚翘的小手,往貂蝉清幽雅静的小楼走去,她们俩个吱吱咚咚说个不停,神态竟是十分打情骂俏。  四人到了小楼上,喝着敏儿等奉上的香茶,享受着早上明媚的天气。  楼外的大花园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道,树上都披挂着雪花。  诸葛亮向刘楚翘和慕容香道:“两个小乖乖,花园那么美,怎么会不到下面走走。”  她们俩个对他当然是深情体贴,知他和貂蝉有事情研究,听话地走下楼去,到园中观赏雪景。  诸葛亮这时才向貂蝉说出刘备的事。  貂蝉深深望了他好一会后,道:“诸葛大哥莫怪貂蝉好奇,似乎你初到洛阳,就对刘备很有意思,那时你应依然不清楚刘表家和曹操的关系,为可那么有先见之明呢?”  诸葛亮为之有苦难言,以貂蝉的黠慧,不管怎么分辨也不对劲。因以他那时候的身份地位,是压根连刘备这人的存在都无由晓得。  貂蝉坐入他怀中续道:“不管你有何秘密,貂蝉都不会管,一旦你疼惜我就行了。”  诸葛亮心里面感动,吻了她红唇后道:“有没有法子布置我和刘备见上一面。”  貂蝉叹道:“布置你们见上一面彻底没有问题,最多是貂蝉牺牲点色相,关键是不能骗过董卓,而且见到刘备反会累事,这人整天沉迷酒色,与废人没有何两样。又相信董卓是他的恩人和朋友,稍不留神,他反向董卓泄露你的秘密,那就糟了!”  刘备果真是那么这般一个人吗?  诸葛亮上下为难道:“那伏皇后又怎样呢?”  貂蝉道:“那是个十分高明的女人,眼下三十多岁了,外表看起来一定不会比我老多少,实是罕见的迷人佳人,董卓也早和她有一手,然而我看她只是为了求存,才与董卓虚与委蛇。这个女人包藏祸心,一定不会对任何人忠心,连带曹操在内。”  诸葛亮眉头一皱道:“这就好办了,我就由这女人入手。”  心想一旦她有野心,一定不会甘于留在洛阳作人质,那老子就有机会了。  有可能牺牲点男色亦须在所不计了。  为了重创董卓,什么伎俩也得要用上的。  回到刘府后,刚吃过午膳,貂蝉的兵丁就来找他,要他马上到无昼宫去,还特别提点他不要带刘楚翘去。  诸葛亮听得心里面起了个疙瘩,又感糊里糊涂。与刘楚翘和柳无依话别后,只带着关羽和张飞,急急忙忙地赶往无昼宫去。  貂蝉在议事厅截着了他们,脸色严峻地道:“何太后来了。”又咬牙切齿道:“董卓这大枭雄真的一步都不情愿轻易放过你。”  诸葛亮的心往下沉去,道:“看起来唯有马上进宫向汉帝请罪。”没想到半天都拖不了。  貂蝉道:“形势依然未至那么之坏,何太后要亲身见你呢!”接着嘻嘻一笑道:“长得漂亮的男子总是讨好处一点的。”  诸葛亮苦笑一下,到内厅去见何太后。  何太后背着他立在窗前,喝退了贴身随员婢女后,语气冰冷地道:“诸葛亮你的胆子真大!是不是不怕死了?连花腰郡主的初夜也敢玷污!”  诸葛亮心想做戏亦须做得迫真,跪了下来道:“孔明对郡主是诚心诚意,绝无玩弄之心,请何太后体察下情。”  何太后呼地回头转身,凤目生威,脸寒如冰地叱道:“本后那管得你们是不是真心相爱。若皇上得知这件事情,定以为你将花腰郡主带回洛阳,只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且贼喊捉贼,乃欺君之罪,连皇上也找不到饶你的理由。眼下看你依然不知事情轻重,枉我还当你是个人物。”  诸葛亮心里面暗感不妙。看她脸色语气,并非以此威胁自己与她偷情如此单纯,果真是低估了她。想起窦夫人说过她是三大地方诸侯合一计划里的其中一个婚约布置,而她则是嫁来大汉的西凉皇室美女,恍然大悟道:“孔明知罪了,何太后救我!”  何太后稍解冰寒脸色,仰天长叹道:“诸葛亮!你给我站起来!”  诸葛亮长身而起,肃立不动。  何太后转回身去,望往窗外白雪处处的冬林,娓娓而道:“这事教我怎办呢?若为你遮掩,终究给人发现了,连我也不能免罪。假若幽州军马上接回花腰郡主的时候,你说会有何后果?”  诸葛亮放大胆子,来到何太后凤躯之后,轻声道:“何太后请稍安勿躁,浏阳侯压根就想悔约,兼且董卓也会从中破坏,因此这婚约必然那么暂时拖住下去,过得一年半载,即使是花腰郡主再要嫁人,何太后也可推得一干二净。”  何太后默然一会儿,沉声道:“我这样冒生命之险为你们遮掩,对我有何好处?”  诸葛亮心叫时机来了,斩钉截铁道:“何太后假如有任何交待,诸葛亮蹈汤赴火,万死不辞。”  何太后依然不回过身来,泰然自若地道:“那你就给我杀一个人吧!”  诸葛亮移身上去,紧贴着她的背臀,两手探出,着力箍紧她柔软的小腹,咬着她耳朵道:“何太后要杀的人是不是董卓?”  何太后诱人的胴体一阵抖颤,靠入他怀中道:“和你这样机伶的人交锋,真的省了不少废话,董卓一天不死,大汉就没有半分盼望,我这王后也是虚有其名,你明白吗?”  诸葛亮道:“我明白了!还有一个人吧,是吗?”  另一个人自然是汉帝,一旦杀了董卓和汉帝,何太后的儿子就可登上王座,何太后那时升级做了太后,而儿子岁数尚少,朝政自然落到她手上,那时慕容香是不是处子,还有谁关心呢?  三国时期的人为了争权,果真是没有人不心狠手辣,不惜所有代价。  何太后被他抱得诱人的胴体发软,然而依然十分冷静,轻轻道:“这只是你说的,我要收拾的人只是一个董卓。唉!皇上也不是不想委以重任你,只是你成了刘表家的人,而刘表则和局外人私底下往还紧密,终究是诛族之祸。然而你若除了董卓,也许我能够护着你,有可能还能够委以重任你。”  诸葛亮将她的诱人的胴体扳转过来,贴身抱紧,何太后怎受得住,脸红如火,呼吸急促,春情荡漾。  诸葛亮重重吻在她朱唇上,两手沉醉地向禁区摸索着。  一来那是由于她不可侵犯的显赫身份,二来她的肉体丰满迷人,三来因她情动后的媚态,诸葛亮按耐不住假戏真做,恣意享受着。  何太后竭尽所有意志和仅余的实力,抓着他一对放恣的怪手,离开了他充溢着侵略性的嘴,脸红耳赤着道:“我向来不信夸夸其谈,三天内,我要你给我一个称心的计划,行吗?”  这后一句充溢着了我见犹怜的话儿,似乎她对诸葛亮不乏情意。  诸葛亮心想这女人高明得有点像窦夫人。只能够对她动以利害,使她清楚自己的利用价值,才可携手合作愉快,吻了她一下粉面道:“何用三天之久,眼下我就能给你一个结果。”  顿了顿,续道:“收拾董卓,不出文的和武的两途,武的方法自然是将他刺杀;文的就是查出他的底细,再设计构陷他。照我猜估:他定是内奸,想方设法从内部粉碎我大汉的朝政。要不然若还对大汉有丝亳爱心,也不会那样胡来。”  何太后凤目亮了起来,用心望着他道:“你这人真不普通,然而千万记住收拾董卓要又快又狠,要不然会反而中了他的阴谋,陷于一败涂地。”  诸葛亮眼中射出强烈的敌意,咬牙切齿道:“只是刘凝的惨死,我就和他势同水火,何太后不要忧虑!”  何太后亲自献上香吻,接着道:“孔明!我要走了。记着不可随便找我,我会和你联系的。”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后,诸葛亮依然没有舒坦下来的感觉。单凭这女人不马上要求和他欢好,就知她能对自己的肉欲操控自如。这种女人最是恐怖,随时可掉转枪头来收拾自己,而他诸葛亮只是她手上一件有用的器材罢了!  诸葛亮紧抱住慕容香道:“没有事了!”  慕容香忧虑地道:“真的不用怕吗?若我累了你,我唯有.。”  诸葛亮伸手蒙着她的红唇,向貂蝉道:“你要好好看管慕容香,我会派张飞领几名好手充当你的兵丁。必要时逼使采取行动也在所不计了。”  貂蝉道:“切莫这样!在洛阳我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和我,况且汉帝眼下依然很信赖我呢。”  接着将诸葛亮拉到一旁,小声道:“你着我去查那推荐董卓的护卫,已有点头绪了,据宫内一个老宫娥说:那叫孙阳的护卫是东吴人,甚得先王爱宠和信任,然而这情报有何用呢?”  诸葛亮道:“眼下还不知有何用。然而董卓很有可能是东吴派来的人,使命是要令三大地方诸侯以后都不能再一统起来。”  貂蝉点头道:“这猜测很有道理,也解释了董卓怎么会和颜良有连系,那是由于董卓正意味着东吴、幽州两地诸侯的共同私欲,他们都不想见到三大地方诸侯的合一。”  诸葛亮皱眉深思熟虑道:“然而尽管晓得这事,霎时间也难利用来重创董卓。”  貂蝉笑道:“这事包在我身上,别忘了我是伪造的专家,一旦有点头绪,就可伪造出东吴人给董卓的秘密信件。再巧妙点使它落在汉帝手上,我和何太后更在一边从中作梗,就有得董卓好受了。”    第五十二章新仇旧恨  诸葛亮刚离殿门,雷铜迎了上来,却没有久别重逢的欢欣,沉着脸小声道:“貂蝉在等诸葛都尉。”仰天长叹。诸葛亮牵起不安的预感,深吸了一口气,道:“发生了什么状况?”雷铜眼中射出悲愤神色,咬牙切齿道:“刘凝刘贵人快要死了!”诸葛亮脸色大变道:“什么?”  雷铜神色伤感地道:“事情刚好就发生在昨天早上,宫娥进她房内的时候,发觉她拿着锋利的小刀,小腹处有个致命的伤口,床床全被鲜血染红了。我们感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但是刘贵人她一直都撑着,硬是要等到孔明你回来。”诸葛亮像由天堂跌进了地狱,整个身体上上下下血液冷结起来,胸口像被千斤重锥击中,呼吸艰难,身体的气力突然间消失了,一个趔趄,差不多仆往地上,全靠雷铜扶着。  他脸色变得苍白如纸,泪水不受操控的流下面颊。想起刘凝生前的情深一片,温婉娴雅,却那么横死,这世界还有公道可言吗?雷铜扶着他站了好一会后,诸葛亮咬牙道:“她一定不会是自杀的,那些宫娥何事都不清楚吗?”雷铜叹道:“我们回来后就晓得那么多,眼下那些宫娥全被解散,想找个来问问也不能做到。朝内的人又慑于董卓Yin威,不情愿过问,皇上眼下彻底被董卓操纵,他说什么都不会不同意。”  诸葛亮失声道:“董卓?”心里面逐渐明白过来。董卓见刘凝倾情于他,妒念大发,偷摸来强Jian了刘凝,刘凝受辱后悲愤交集,竟以死亡洗雪自己的耻辱。董卓这个衣冠禽兽的大枭雄!一阵锥心刺腹的痛楚和悲苦狂涌心头,诸葛亮终按耐不住声泪俱下起来。  诸葛亮紧抱住貂蝉,像怕她会猛然间像刘凝般消失了。貂蝉陪着他垂下热泪,哀怨道:“诸葛大哥啊!振作点,董卓眼下更不会轻易放过你和刘表家,你若不倔强起来,终究我们都会给他残害。”诸葛亮道:“她人现在在那里?”  雷铜道:“她人现在在别院哪里,大夫说她快不行了,你赶紧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诸葛亮赶紧来到刘凝窗前,这时刘凝还停留在人死前回光返照的瞬间,见到孔明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还想自己在床上爬起来,但是毕竟失血过多,一下子还是跌倒在床上。诸葛亮看到心里一阵绞痛,连忙走上前去扶住她。刘凝道:“孔明,你总算回来了!我,我还以为今生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诸葛亮道:“告诉我,是谁害成你这样子的?我去帮你报仇雪恨!”  “是魔王......魔王董这个大奸臣!”刘凝很吃力地说,“他,他.....我,我不想做人了!孔明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两个要求?”  诸葛亮帮刘凝擦干眼角的眼泪,说:“你说。”  “第一个要求是你一定要帮我报仇,除了魔王董董卓这个人渣。”刘凝说话迟缓地道。  “嗯,我答应你!”诸葛亮哽咽着点点头。  “第二,我这个弟弟刘辈不成器,但是我答应了我亡父亡母,要将他培养成才!以前有我在,我还可以看着他。但是我不在了,你要帮我看着他,培养他早日干出一番事业,我才安心下去见爹娘有个交代。”  “我答应你!”  诸葛亮热泪盈眶,这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使劲地点头。这时候,刘凝已经到灯枯油尽的一刻,她抓住诸葛亮的手突然紧紧的,然后变得坚硬,然后手上的热气慢慢从手里流出,就这样去了。  “凝儿,凝儿......”诸葛亮发出催心裂肺的低嚎,他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良久,诸葛亮才帮刘凝闭上眼睛,然后道:“刘辈在那里?”  貂蝉道:“眼下他暂由你岳父照顾,这小孩没心没肺的,姐姐出事了,还流连花街柳巷,现在不知道死哪里去了。”讲到这里一句的时候,刘辈的声音在门外狂嘶道:“师傅!”诸葛亮推开貂蝉,抱住冲入他怀中的刘辈。  这刘辈一身女人的香味醉醺醺的,悲泣着道:“军师!是董卓这老奸巨猾残害我姐姐的,呢要替我做主!”诸葛亮反镇定下来,道:“告知我那天早上到底发生何事?”刘辈道:“我什么都不清楚,那天皇上使人送了些点心来,我吃了后就昏睡过去,醒来时姐姐已给人残害了姐很惨啊!我命真苦呀!你叫我以后怎么办?”又声泪俱下起来。  “你有想过替你姐报仇不?”孔明道。  “报仇?”刘辈这时出奇地清醒道,“怎么报?现在连皇帝老子都替董卓说话,董卓不杀人灭口就已经不错了!我留得残命苟延残喘了却残生就已经不错了!”  诸葛亮探手拥着貂蝉,沉声道:“由今天开始,你跟着貂蝉姐姐,你姐的仇,我们肯定要报,然而却不可冒犯用事,要不然只会教董卓有理由应对我们,明白吗?”刘辈着力点头,道:“我明白,我姐姐的仇,全指望军师了。”  貂蝉等雷铜送刘辈走远了,按耐不住心酸,伏在诸葛亮背上泣不成声,一片愁云惨雾。“刘贵人命真苦!偏偏她弟弟也是一个性格懦弱贪生怕死的废物,报仇也全部指望他人,看来指望他弟弟替她报仇雪恨,真的是痴人说梦话了!世上唯一的亲人姐姐死了,还不懂得伤心!还我们还怎样指望他今后会干出一番什么事业!”  “不管怎样,我答应过他姐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得到!”诸葛亮向貂蝉道:“貂蝉好好照顾刘辈,短时间之内董卓应依然不情愿应对你和我,然而留心防着是必要的。你能不能将花腰郡主和刘辈接出来到宫外的无昼宫和你同住,与此同时要王平等加强防卫,免得董卓坐享其成?”  貂蝉道:“汉帝平常固然不大关注花腰郡主的事,然而眼下因着她与幽州军的婚约,这样接她出宫,可能会有点艰辛,不过我会想主意,我取得鬼谷子的《鬼谷宝鉴》回来后,汉帝对我十分看重,有可能我可劝导他。”诸葛亮想起一事,教刘辈先出厅去,接着向貂蝉说出了已和慕容香出现了肌肤之亲的事。  貂蝉大惊失色道:“这怎办才好?董卓一定会怂恿汉帝使人检查慕容香是不是完璧,若发现有问题,定不会轻易放过你。”诸葛亮道:“董卓眼下心神大乱,霎时间可能没想到这点。”接着愁云密布道:“你们到底凭什么晓得是不是还是处子?”貂蝉道:“重要的原因是看她的女膜是不是完整。”  诸葛亮心想难怪这样,道:“会由什么人进行检查?”貂蝉道:“应该是由何太后亲身检视,那是由于慕容香乃千金之躯,余下人等都不可碰触她的身体。”诸葛亮想起何太后,心里面升起一缕盼望,道:“不管怎样,先想方设法使我离开王宫这险地,接着再想怎样与(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