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1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1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1部分对手蛮劲及不上自己,隔开长刀,令对手门户大开,使了个假身似要向另一人攻去的时候,左手流星坠回转过来,闪电破入对手的空门里。那人也是非池中之物,回刀守中,抵抗流星坠,何曾想到却忘了马超右手的流星坠,只见一道寒光一闪,马超扭腰运坠由下而上,直没入对手小腹里。  那行者几曾想到马超的流星坠角度那么刁钻,一声哀号,向后扑跌,鲜血激溅往雪地上,立马毙命。马超毫不迟疑,两铤化作两道电光,随着扑前之势,往那另一行者攻去。战争终拉开了序幕。  这些行者人人武技高强,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只两个照面就给名不见传的马超杀了一人,都红了眼,围了上来,霎时间喊杀声扑面而至。紧跟在马超背后的诸葛亮进入了伏羲刀法守心的诀窍,对手的一举手、一投足都看得清清楚楚,更由于大家的刀法都来自同一源头,使他对对手的进攻更加是洞若观火,甚至看到所有不够和纰漏处。  他暴喝一声,左手饮血狂格猛挑、右手伏羲刀重砍硬劈,左右手竟分别使出柔刚两种截然不同的劲道和招式来。他的目光燃着愤怒的火焰,神色则心狠手辣平静,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气势慑人之极。兵刃交击中,三名行者同一时间被创,其中一人伤于马超坠下,另两人当然是由诸葛亮包办了。  一声大喝自诸葛亮右方。一名特别高大,看起来有点身份的行者,手持铁棍排众而出,由一棵树后抢了出来,右脚踏前,左脚后引,俯倾上半身,在火光下闪闪发亮的铁棍直戳诸葛亮心脏而来,又准又狠又急。诸葛亮见他移动时全无纰漏,晓得碰到了行者里的大家,不情愿怠慢,左手饮血使出伏羲刀法三大杀手锏里的“以守为攻”,回刀内收,刀尖颤动,也不知要刺往对手何曾,收拾左侧扑来的两名行者;右手伏羲刀则施出“以攻为守”的“绞击法”,化作一道长芒,游蛇般窜出,和对手铁棍绞缠在一起。  伏羲刀法最利以寡敌众,固然同一时间应对两方进攻,依然一点不乱。兼且是着重感觉而不只着重眼睛,因此即管蒙着双目,也可与敌抗衡,在这种黑林的环境里,只凭外围的几个火球照明下,对诸葛亮更为有利。那持棍行者没想到诸葛亮猛然间使出那么出神入化的一招来,只感到犹如狂龙出洞,劲道骇人的一棍,触上对手伏羲刀的时候,有种碰上棉花的感觉,半点力道都用不上。  看得瞠目结舌下,本能地抽棍后退,蓦地小腹下剧痛,原来给诸葛亮飞起一脚,命中要害。即使是他比一般人忍痛的能力强上十倍,依然要惨嚎一声,向后仰跌,再爬不起来。这一脚肯定与伏羲三大杀手锏无关,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自不会墨守成规。  另一方的两名行者,还以为诸葛亮改守势,挺刀就攻,那知光影暴涨,一人给齐腕斩掉右手,另一人大腿中刀,惨呼声中,向后退去,撞得自己那边的人想补入空隙的人左仆右跌,片甲不留。谁想获得诸葛亮刀法那么出神入化狠辣,大别于伏羲刀法向来温淳的风格。  马超的表现也毫不略输,硬撞入两个对手中间处,手移到流星坠的中间,施出近身肉搏的招数,固然给对手的刀在臂上画出一道口子,然而同一时间却刺入其中一人胸口,另一对手则给流星坠回打,正中耳朵处。  倏忽间两人推进了丈许之远。身后弩机声。两人同一时间闪往树后,利矢射空。他们固然杀伤了对手多人,可是行者兵丁惊涛骇浪般由四面涌来,形势依然十分不利。诸葛亮见势色不对,饮血刀回到鞘内,探入外袍里左手拔出暴雨梨花镖,连续施放。这一着大出对手所料,立即有数人中针倒地。  对手见诸葛亮手扬处,就有人受伤或仆死,如施魔法,陆续避往树后。两人那敢迟疑,朝暗黑处疾进,刹那间没入林木深处。行者都给抛在背后,依然陆续追来。  另一个问题来了。在这种逃亡的奔走和漆黑中,那看得关张两人留下的暗记,多亏就在此的时候,左前方远处传来一声夜枭的鸣叫,活灵活现。两人知定是张飞这狡计多端的小子弄鬼,大为高兴下循声摸去。  树林越来越浓密,积雪深厚,确是举步维艰。也不知撞断了多少树枝,前方上空一点火光,像星火般掉下来,原来是张飞由树上轻舒坦松跳了下来,向两人贬眼道:“这边走!”两人如遇救星,忙随他去。  没多久走上小土坡,来到一块大石处。上方丛林处隐见乔家透出来的灯火。关羽巍然现身石上,单膝跪地,手持大弓,脸容肃穆,凝视着下面迫来的火光和人声。三人来到他背后。  马超奇道:“你想做什么?”关羽没有答他。马超和诸葛亮两人大为吃惊,在这种灌木丛里又看不清楚对手,强弓利矢何来用武之地?蓦地下方哀号连连。张飞雀跃道:“掉进去了!”  他们两个都是优秀的猎人,当然是设置兽坑的一流大家。”飕!”一枝利矢,离开了关羽扳满的强弓,射入了灌木丛里。一声惨呼应声而起。张飞钦敬地道:“二哥的响羽箭名震河北,连走过的老鼠都避不过。”  说话间,关羽以骇人的熟练身手,连射三箭,真的百发百中,必有人应箭哀号起来。这时诸葛亮和马超两人才清楚下面再没有半点火光,原来持火球者都给关羽射杀了,火落到雪地上,那还不熄灭。关羽的利矢一枝接一枝往下射去,每箭必中一人,听得乌项两人心悦诚服,心里面说多亏他不是对手,要不然死了也不知是什么一回事呢。  关羽放下强弓,淡然道:“没有人再敢上来了!”张飞跳起来道:“我们早绑好攀索,又劈开了路,一旦沿索而上,就可及时到乔府参加筵会了。”诸葛亮没想到那么随便就破了京城的伏羲分舵的重围,可见策略确实是至为重要的事。  再想到可在韩当身上试试三大杀手锏的威力,不由牵起万丈豪情,低喝道:“我们走!”乔家山庄位于小山堆上,沿山势而建,固然不及刘表城堡垒堡森严的气势,却多了刘表城堡略差的山灵水秀,宅前是两列参天的古柏,正门灯火通明,左右高墙都挂了长明灯,亮如白昼。诸葛亮在门口报上姓名,立马有自称是总管廖鞎的中年男子,亲身为他们引路入府。  通过一条两边都是园林小筑的石板道,一座巍峨的大宅明显矗立前方。单凭这宅第,就知乔国老富比王侯的身家。路边两边广阔的园林灯火处处,采的是左右对称的格局,使人感到脚下这条长达二十多丈的石板路恰好是大宅的中轴线,而眼前华宅犹如在这园林世界的正中处。  园内又有两亭,都架设在长方形的水池上,重檐构顶,上覆红瓦,亭顶处再扣一个造型华丽的宝顶,下面是白石台基,栏杆雕纹精美。先不论奇花异树、小桥流水、曲径通幽,只是这两座亭,就见造者的品味和匠心。园内植物的部宏伟壮观得使人难以置信。  张飞这长居山林的小子更加是看得吃惊不已,靠近到诸葛亮耳边小声道:“这样大的房子,怎睡得着觉呢?”诸葛亮见那总管廖鞎遥遥在前领路,听不到他们的对答,笑答道:“抱住个伊人,还怕还没睡吗?”张飞立马眉飞色舞,很显然是想到今天晚上回刘府后的节目。  诸葛亮想起汉宫,按耐不住又想到香魂已杳的刘凝,忆起在御园内与她调情的动人场面,心里面绞痛,巴不得自残来减轻噬心的悲伤。一会儿还打算和董卓虚与委蛇,自己是不是忍受得了呢?关羽见他脸色忽转苍白,明白到他烦恼,伸手过来着力抓了他一下臂膀,沉声道:“大事为重。”两人交换了一个目光,都涌起患难与共的知己感觉。  诸葛亮强压下内心伤痛,硬迫自己脑内空白一片,步上石桥,踏着长阶,往院内走去。院内已经摆好十六席,分列大堂左右。当诸葛亮四人入内的时候,其他客人都已到齐,乔国老热情迎客,为他逐一介绍诸人。董卓今天晚上示威的带来了一群兵丁,单凭他们虎背熊腰的外型就知是高明的刀手,主从十二人,占了四席。  韩当白巾麻衣,孤身一人,脚上破例穿了对草鞋,有种独来独往的骄傲和洒脱,假如不是有伏献德这敌意筑成在两人间不能逾越的阻隔,有可能诸葛亮会和他攀点友谊,眼下则只能够以三国时期最常用的方法就是用武力来了结。  初见面的是此处的青云门的掌门牛辅,听名字以为他是个彪形大汉,事实上他比一般人都矮了点,可是骨骼粗大,一切向横发展,胸阔背厚,脖子特别粗,与背肌形成使人感受深刻的三角形肌肉,使人想到即使是任你捏他脖子,也很难能将他捏得断气。肤色黝黑,颧骨显露,方形有如铁铸的脸容,虎目生威铜铃般的巨目,体内似充盈着无尽的实力,移动间自具丰姿和气度,连诸葛亮也看得有点心动。他以前当美军三角洲特工队的时候,打架乃家常就饭,最懂观察对手,看到这牛辅,立马将对手列入最难收拾的对手行列。  有四个弟子随他来参加筵会,肯定都是一流的刀手,然而最引人注目是其中竟有一个叫颜如玉的年轻姑娘。乍看下她并没有惊天动地的艳色,然而玉容带着某一种难以形容的沧桑感,配以秀气得骇人的凤眼,瘦长的俏面,性感的红唇,极具女性的魅力。特别她身长玉立,比牛辅高了整个头,只比诸葛亮矮上三寸许,那么高的姑娘,因大量运动练成的标准体型体格,予人鹤立鸡群的出众感觉。  牛辅和颜如玉等对诸葛亮都十分冷淡,介绍时只略略点头,表现出压抑不了的敌意。当张飞按耐不住上下扫视颜如玉的时候,此女更现出不高兴之色,秀目闪过骇人的杀机。吓得张飞不情愿再看她。另两个客人明显是董卓的文武两大帮凶。  大夫李傕生得仙风道骨,留着五绺长胡,只是眼睛滴溜乱转,正如貂蝉所说的,满肚子坏水,大家中也以他表现得对诸葛亮等最是打情骂俏。更使人感受深刻是他那将阴柔尖细的嗓子。将军华雄与李傕都是三十开外的岁数,双目若闭若开,似有神又似无神,予人于酒色的感受,体型瘦长,手足灵活,一身将服,也颇具丰姿。两人都有几个兵丁跟随,占了四席。  接着是乔国老的两个儿子,都是不管风度和气质,都使人晓得这人才智双全,学识丰富,非同小可。介绍过后,乔国老招呼其他所有人就坐,首先要诸葛亮坐于右方第一席的上座,诸葛亮抗拒不果,唯有坐了这代表主宾的一席。对面的主家席当然是乔国老,接着依次是董卓、牛辅和李傕。  诸葛亮的下首则是一直脸色严峻的韩当,打下是华雄。乔国老的两个儿子则陪于末席。事实上一直到此刻,诸葛亮依然弄不清楚乔国老怎么会要设这庆功宴,假设方才自已被人伤了,于乔国老面子上也不好看。酒过三巡后。  乔国老高兴地道:“老朽一生都是白手起家,眼下岁数大了,粗重的事交了给儿子。对我来说,没有东西比秘笈更珍贵,孔明这一趟夺宝而回,其他人也许不知孔明的功勋多大,然而老朽却最是清楚。来!为我大汉中兴有望干一杯。”大家陆续举杯,只有韩当半点都不碰桌上美酒。诸葛亮心里面叫苦,乔国老那么一说,分明指大汉的兴衰由他一手包办,在这明争暗斗的时代,哪会不招人妒恨。  果然董卓和华雄脸上都闪过不高兴的神色,牛辅则凶光闪烁,只有李傕依然摆出一脸欢容,韩当则还是那毫无生气、半死不活的表情。诸葛亮也偷偷觉察那别具风格的颜如玉,她每次举杯,都是点到为止,不像余下人等灌得一滴不剩。马超在诸葛亮耳边小声道:“乔国老想害你!”诸葛亮点头表示晓得,扬声答谢道:“国老过誉了,属下只是奉皇上和太师之命尽心办事,所有事都由皇上及太师指示,属下多亏有点运道,不负所托,我看这一杯应敬的是太师。”大家连忙向董卓举杯。    诸葛亮等当然是边饮酒边心里面诅咒,背地诅咒董卓这残暴的老奸巨猾。那美女颜如玉没想到诸葛亮对答那么得体,眼中亮起讶异之色,细细扫视起诸葛亮来。董卓的脸色好看了点,朗声大笑,高兴地喝酒,好像功勋果真是全归于他的样子。不过所有人都晓得以他的心机,一定不会被诸葛亮区区数话感动,这在大家面前的欢容只是装出来给人看的。  乔国老向立在背后的总管廖鞎打个手势,后者立马传令下去,一会儿数十侍女穿花蝴蝶般捧着热荤美食,摆到宴会上,又热情为客人添酒。诸葛亮特别觉察韩当,只见他桌上只有青菜麦饭,显见乔国老特别的照顾了他的“需要”。乔国老仰天大笑道:“老朽的宴会一向必有歌舞娱宾,然而今天舵主肯赏脸来敝府参加筵会,因此节目布置上有点改变。”  大力一拍手掌。猛然间十多个女子由后方的两扇侧门拥出,几个来到堂心立定,演出起各种既惊险又赏心悦目的杂技来。当其中她们俩个绝无可能地在另她们俩个的肩头凌空一个鲤鱼打挺,交换位置,再立定在对面下方的女子肩上的时候,大家除韩当外都拍掌叫好。张飞小声自负地道:“看过我的身手才拍掌吧!”  诸葛亮不由得会心一笑。张飞始终是求胜心切,充溢着了好胜心。众女演出了变化万千的罗汉后,才在大家掌声中退出堂外。乔国老笑道:“真正要喝彩的人是如玉姑娘,我这些家婢的身手,都是由她训练出来的。”大家闻言忙向颜如玉喝彩,其中又以张飞叫得最响,使人恼笑皆非。颜如玉款款长身而起,淡淡还礼,似对赞赏无所谓,予人甚有涵养的感受。  乔国老突然间干咳两声,严肃向诸葛亮道:“老朽风闻孔明与舵主间有点小误解,不如由老朽当个中间人,将事情了结。”诸葛亮心里面咬牙切齿。乔国老似乎没有一句话不为他考虑,事实上一直在从中作梗,挑拨离间,原因当然是因他诸葛亮与刘表家的关系。几句话就弄到他十分难堪,即使是他马上交出神火令,也得罪了董卓,那是由于他将拥有神火令一事瞒着这老奸巨猾;然而假如他不让乔国老做这“中间人”,乔国老就有理由收拾他了。  多亏韩当谈笑自如道:“国老这中间人做得太迟了,眼下我和诸葛都尉的事,只能够依从伏羲道场的方式了结。”大家不用问也晓得,那种方式舍武力再无他途。京城的伏羲分舵行者伏击诸葛亮一事,这些位于洛阳权力最上层的人哪会不清楚,也明白韩当方面阴沟里翻船,种下不可解的深仇。  董卓谈笑自如道:“一个是皇上最关注的客卿,一位是皇上最宠爱的大德军师,谁也不愿看到任何一方有失,不如明天由本座禀奏皇上,由他评判好吗?”李傕和华雄马上心里面暗暗偷笑,韩当在大汉地位仰慕,最近收拾益州的入侵时又在辅翼守城立了大功,对着汉帝都平起平坐,将这事摊在他面前,不用说不利的定是诸葛亮。他两人的打算乔国老这老奸巨猾的狐狸哪会不清楚。  他和刘表不和已不是一朝半日的事,而有关刘表和曹操的关系,也是由他透露与汉帝知晓,眼下刘表家出了个那么高明的姑爷,不管怎样他亦须毁掉他的。起先他还不理解董卓的打算,经过言语试探下,立马有了共识。不过眼下汉帝十分关注诸葛亮,又有刘表在后面出头,他们不情愿明目张胆地明枪明剑收拾这由无名小卒变成有身份有地位的年轻刀手。  董卓先打出了查察贞操的牌子,那知何太后另有私心,为诸葛亮遮掩了真相。于是他选中了刀法高超,亲信又大家如云且身份超然的韩当,告知了伏献德身上没有神火令的事,挑起两人间的矛盾。再由乔国老借摆庆功宴为名,实是制造韩当杀他的良机。如此一来,确是高明。董卓那么一说,韩当首先不同意道:“太师的善意感激不尽了,神火令乃本门至宝,一刻也不能留在局外人手上,这件事情务必要马上了结。”大家心里面暗乐,晓得韩当马上会向诸葛亮挑战。  牛辅一阵大笑,吸引了其他所有人的眼神后道:“诸葛都尉宫宴与伏惊云一战,声震京都,可惜牛某刚到了别处考较青云门儿郎的刀技,未能目睹盛况,至今依然耿耿于怀。下面的儿郎都望能见识到诸葛都尉的绝世刀法,这绝对是切磋性质,盼望诸葛都尉不吝赐教。”马超等都皱起眉头,人世间乃有那么不公平的事,这不就是采车轮战法吗?而且让韩当先摸清诸葛亮的刀路,更会对后来者提供大大就利。  出乎大家所料的,颜如玉呼地长身而起,抱刀来至诸葛亮席前,含笑道:“请都尉提携!”诸葛亮心道:“我和你有何恩怨呢?竟来向我挑战,正要抗拒。关羽已向蠢蠢欲动的张飞打了个暗号,这小子大为高兴跳了起来,一点几角,凌空越过颜如玉的头顶,落在她后方,笑嘻嘻道:“杀鸡焉用牛刀,就让小子和如玉姑娘比试一阵。”诸葛亮等见这小子猛然间变了自己徒弟,又口直心快,言语轻佻,都觉得好笑。余下人等见张飞身手矫健如豹,都面如死灰,心想颜如玉今回遇到对手了。那是由于颜如玉也正以灵巧多变名著洛阳。  牛辅一向目空一切,极为自负,心想诸葛亮那有条件和自己平起平坐,心里面狂怒,冷喝道:“如玉就领教这位小兄弟的武功吧!”颜如玉晓得乃师在暗示她下毒手,兼之她又最恨男子向她打情骂俏,应命一声,猛一转身,长刀电掣而去,直射向张飞心脏,姿态既美,身手又疾又狠,确是第一流的刀法。  大家见她忽然发飙,都以为张飞惊慌失措,难以闪躲。连诸葛亮和马超的两颗心也提到了喉咙顶,怕他有失。只有关羽像韩当般毫无表情,似若尽管地裂天崩,也不能使他脸上的颜色有一点更变。  张飞也没想到对手招呼都不打一个,就马上采取行动。不过他一生在山林出没,在猛兽群里打滚长大,比这更凶险的形势都不懂得碰到过多少次,仰天大笑,使了个假身,似要往左侧移,到长刀临身的时候,才差之毫厘般往右移开,闪到颜如玉的左后侧,比鬼魅还打算迅疾。  董卓和乔国老交换了个目光,都晓得大家心里面的惊异,诸葛亮有此子为助,确是实力倍增,这样看起来,那马超和关羽也非易与之辈,不由使他们对诸葛亮的实力,又一次估计起来。  颜如玉淡然不迫,这一刀纯是试探张飞的回应,在此时此刻已知对手身手灵活之极,娇喝一声,双腿一撑,离地而起,一个大空翻,手中利刃化作千万点刀花,就在空中往张飞撒去。牛辅的人马上高声喝彩。  诸葛亮见颜如玉刀法既漂亮又严密,非只是花巧灵动,心里面大惊,也由此推知牛辅必然十分高深莫测。同一时间想到当日伏惊云号称无敌洛阳;董卓、韩当这些身份超然的人,肯定不会与伏惊云采取行动,可是牛辅这武馆的主持人,怎么会竟放纵伏惊云横行呢?  福至心田,似已揣摩到其中因由,然而又不能清晰详细地描画出来,那种耐人寻味的感觉,令诸葛亮非常痛苦。场中两手空空,只在腰间插了一把长刀的张飞,最终亮出了他的武器。只见他手往怀内一抹,一团黑忽忽的东西就应手而出,先射往颜如玉的右外档,接着加剧弯击回来,“喤!”的一声击中了颜如玉长刀。  颜如玉的刀花立被撞散,人也落到地上。张飞那东西则飞到头上,不住随着右手的动作在上空绕圈,原来是将半月形银光闪闪的“回旋刀”,两边都锋利无比,特别弯若牛角的尖端,更使人感到那恐怖的杀伤力。诸葛亮还是初次见到他这独门兵刃,心想若以之击杀猛兽,当是不费吹灰的力气。  张飞笑嘻嘻望着不知怎样应对他兵器的颜如玉,一对眼抢先贼兮兮的盯着她的美|丨乳丨。牛辅喝道:“旁门左道的武器,怎么能够拿来在大庭广众中见人。”一声大笑在正门处响起,只听有人道:“牛掌门此言差矣!天下间只有杀人或杀不了人的武器,那有何旁门左道可言。”  大家诧异地望去,只见大将李楚原在十多名兵丁簇拥下,踏进门内,后面还追着廖鞎和几名乔家的府卫,很显然是连通报也赶不上。诸葛亮抢先将张飞喝了回来。颜如玉眼中闪过森寒的杀机,悻悻然回座去了。  乔国老这老狐狸笑呵呵离座迎客,一脸笑脸道:“大将军何时回来的,要不然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不会漏了你。”李楚原虎虎生威的眼神扫视了全场所有霍然而立欢迎他的人,当他瞧到董卓的时候,虎目杀机一闪,才敏捷敛去,冷假笑道:“国老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就好了。”  眼睛盯着表情尴尬的牛辅道:“掌门担当为我大汉培育人材,千万不要墨守成规,本将军长期与突厥作战,见惯战场上千变万化的技巧,两军对垒的时候,仅有的目的就是胜过对手,那管得用的是什么兵器。”牛辅气得脸色发黑,却是有苦难言。李楚原转向诸葛亮,语气立转温和道:“孔明立下大功,今天我来就是要向你敬酒三杯,给我拿酒来!”  这大汉除长孙无极外的一代名将,一来就镇慑全场,连董卓那么飞扬跋扈的人,也不情愿出言得罪这军方的第二号人物。华雄和李傕更缄口不言,不情愿搭口。诸葛亮心里面讶然,没想到这代表大汉军方的人物竟会明目张胆地表示对自己的力撑,使他不致势单力孤,落于下风。  只有韩当依然踞坐宴会上,不卖账给李楚原。李楚原也不怪他,径直和诸葛亮对饮三杯,还坐入了诸葛亮席内。马超等三人连忙离座,由乔国老使人在席后另布置了三个座位,安置了他们和李楚原的随员。  其他所有人坐定后,董卓干咳一声道:“大将军风尘仆仆,不知边防形势怎样呢?”李楚原语气冰冷地道:“董太尉还是第一次问到突厥之事,本将这一趟赶回洛阳,为的却是刘凝的事情,我征询过长孙丞相的看法后,都认为她的自杀疑点很多,故决定由军方联名上书,求皇上彻底查明白这件事情,太师乃一手了结这件事情的人,当知李楚原所料极是,我还打算向太师请教呢。”  诸葛亮疑虑尽释。记起了慕容香曾说过刘凝乃大汉曾大破汉军的一代名将之后兼之因坚守贞节而甚得人心,更得军方拥戴,因此连董卓也不情愿碰她。眼下董卓色胆包天将她残害了,他与军方赵奢系统将领们的纠缠再无转寰余地,变成了正面交锋,因此李楚原眼下才毫不客气,很显然要收拾他董卓。  董卓的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然而冲着李楚原的兵马大权地位,依然不情愿反脸发作。李傕阴声细气地道:“刘凝因牵挂亡夫,自尽而死,此乃千真万确的事,皇上最清楚其中形势。大将军不将精神放在边防上,是不是多此一举呢?”  诸葛亮没想到圆滑如李傕者,竟会那么冒犯李楚原,可见军方和董卓一党的纠缠,已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再不顾对手颜面了。李楚原不愧强硬的军人本色,仰天马上道:“我们就是怕皇上给小人蒙蔽了,才不能不理这件事情。争胜的技巧,先匡内,后攘外,若说此乃多此一举,果真是笑话之极。”  乔国老一向不加入任何派系的纠缠,而各派也因他的举足轻重而对他加以拉拢,使他能左右逢源,这时见火药味越来越浓,势头不对,插入打圆场道:“今天晚上不谈国事,只谈风月,老朽布置了一场赏心悦目的美人舞刀,请各位客人欣赏怎样?”还不曾打出手势,韩当沉声喝道:“住手!”  慢慢地长身而起,拔出身后比一般刀长了至少一半的青釭,谈笑自如看着诸葛亮道:“诸葛都尉,今天晚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让我看看叛徒伏献德传了你什么绝技?”由于韩当身份特殊,李楚原也找不到插嘴和干涉的理由。诸葛亮晓得此战无处可逃,心里面说这一仗就当是送给伏献德在天之灵的祭品,假如不是以众凌寡,韩当很难伤得这伏羲道场大师的一条头发!霍地立起,双目寒芒电闪,盯着韩当道:“谁是叛徒?舵主你见到伏羲他老我才辩说吧!”  韩当怒哼一声,很显然是心里面十分愤怒,移步堂心,摆开门户。堂内一根针掉到地下也听得到,人人都晓得韩当的刀法深不可测,肯定有人私底下叫好,有人却为诸葛亮忧虑。董卓则在偷笑,若杀了韩当,尽管汉帝晓得诸葛亮情非得已,也必然大大不高兴。若韩当杀了诸葛亮,去此心头大患,更加是对他有利。因此不管结果怎样,对他都会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诸葛亮离开座位,出乎大家所料的,他竟往对席的董卓走去,双目寒芒闪闪,一点不让地瞅着董卓。董卓和一众亲信都涌起戒备的神色,有人更手按刀柄,打算应对任何对董卓不利的行动。诸葛亮来到董卓席前立定,微微一笑,解下腰间的饮血刀,连鞘放在董卓眼前宴会上,泰然自若地道:“这把刀还给太师,它既曾痛饮颜良的鲜血,当没有辱没太师赠刀厚意。”再深深盯了这与他有深刻血仇的大枭雄,才转身往立在堂心的韩当走去。  颜良固然因他而死,然而真正出手杀颜良的却是关羽,诸葛亮那么说,是要特意激怒董卓,同一时间让他晓得自己已悉破他的诡计。这还刀的行动正表示要和他画清界线,公开应对。在这一刻,他连汉帝也不放在眼内,更不要说董卓了。也只有这样公开决裂,他才可获得长孙无极和李楚原等军方的全力力撑。  董卓果然气得脸色阵红阵白,难看之极。余下人等还是第一次晓得颜良给人杀了,齐感诧异,陆续窃窃私语,连李楚原和韩当也闪过惊讶神色。不用再和董卓这大仇人做戏,诸葛亮大感舒坦,双目凝视着韩当,伸手拔出伏羲刀,心里面涌出腾腾杀气,像热雾般蒸腾着,同一时间心头一片澄明,万缘俱灭,连伏献德的恩仇也忘记了,天地间只剩下他的伏羲刀和对手的青釭,再无他物。  韩当固然稳立如山,毫无纰漏。可是诸葛亮却似彻底明白对手的所有动向和打算,一缕不漏地反映在他犹如青天碧海的心境里。这恰好是伏羲三大杀手锏“守心如玉”的心法,借着奇异的呼吸方法,专一的心志,而与董卓的决裂,更使他像立地成佛,猛然间得道的高僧,达到了这种刀道的至境。在一边观者眼中,诸葛亮突然间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渊亭岳峙,静若止水,然而又涵蕴着爆炸性的实力和杀气。    诸葛亮高兴得抱住她亲了几口道:“我会着孙乾注视任何与董卓交往的东吴人,假如真的能够找到真凭实据,那肯定更好了。”  和貂蝉及慕容香她们俩个轻薄一阵后,诸葛亮赶回刘表城堡,刚踏入门口,门卫向他道:“舵主韩当先生来找姑爷,刻下正由大少爷招呼着他。”  诸葛亮心叫不妙,厚着脸皮到刘表的大宅与他相见。  刘琦见他回来,找了个理由溜走了,剩下两人对坐厅中。  韩当一脸无动于衷地道:“诸葛兄在幽州大展神威,令所有人都对你另眼相待,然而也将诸葛兄推进了困局,诸葛兄不会不知吧!”  诸葛亮对他的直接和坦白还有些许好感,然而却因伏献德的事,很难与这人携手合作,仰天长叹道:“不招人妒是庸材,这是无法避免的。”  韩当将“不招人妒是庸材”这句反覆念了两遍后,立马脸色大变道:“诸葛兄言深意远,失敬失敬!”接着双目厉芒闪现,盯着他道:“无怪乎伏献德肯将神火令交了给你。”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舵主不是早已断定了神火令不在我那里吗?怎么会猛然间又改变了打算?”  韩当平静地道:“道理很普通,那是由于神火令并不在伏献德身上。”  诸葛亮吃惊道:“这事你到今天才知晓吗?”  韩当谈笑自如道:“那天我们包围伏献德,固然重创了他,却终给他突围而出,最近才知他溜到东吴去,并因伤势复发而亡。东吴的伏羲分舵的傅剑很显然在他身上找不到神火令,才有夜袭襄贲侯刘虞府之举。不过折兵损将下,依然给你逃了出来。”接着深思熟虑不解地道:“真不理解傅剑怎么会会晓得伏献德将神火令交了给你。”  诸葛亮心道:“肯定是董卓特意给东吴人晓得。由此推之,董卓应是确和东吴人有着紧密的来往,因此东吴人才能够敏捷获得最新的情报。  韩当道:“这神火令对局外人一点用处都没有,反会招来横祸,诸葛兄假如真的能够交还给我,韩当必有所回报。”  诸葛亮真有点冲动得要将神火令就这样给了他,免得平添劲敌。可是伏献德情愿死也不情愿将神火令交给韩当,必然有他的道理,而伏献德牺牲自己,好使他平安无事逃往洛阳,自己说什么都不可让他失望。因此即使这样做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他亦须坚持下去。  微微一笑道:“即使是神火令不在伏兄身上,可能只是他藏了起来,又或交给了余下人等,怎么会神火令会肯定在在下身上呢?”  韩当不高兴道:“那诸葛兄是不情愿将神火令交出来了,这是多么不值得的举动,眼下洛阳想置诸葛兄于死的人不少,若我再帮上一把,诸葛兄收拾得了吗?”  诸葛亮假笑道:“伏兄之死,说到底也应由你负上重责,这个仇在下还不曾和你算,竟敢来要挟我。”  韩当霍地长身而起,泰然自若地道:“好!诸葛亮!算你有魄力,今天晚上假如你可平安无事抵达乔府,就让我领教阁下的伏羲刀法吧!”  大笑三声,旋风般走了。  诸葛亮心想谁怕谁,难道是怕了你不成?往找关羽马超等去了。  伏献德真的死了!一股悲伤袭上诸葛亮心头。想起当日沦落江流,伏献德不仅供应食住,还传他伏羲刀法,那三个月的相处,使自己在这乱世里有了求生的筹码和本钱,真个义高情重。假如不是晓得伏献德因韩当而致死,他也不会和这京城的伏羲分舵的舵主决裂,故固然为此平白多了几百个苦行者式的恐怖对手,心里面依然感畅快淋漓。  他仰伏在一张长桌上,享受着杏儿等四女给他浴后的按摩推拿,竭尽全力让自己松弛神经,好应对今天晚上的连场大战。这是个强者称雄,无法无天的世道。要不然他早去了报警,申请人身保护了。他的手中将玩着那方铸了“伏羲”两个字字的神火令,感觉着那奇异的冰寒。  韩当和傅剑这些伏羲道场的叛徒,怎么会那么不择手段要获得神火令呢?伏献德身上没有神火令和东吴的伏羲分舵夜袭襄贲侯刘虞府两事,自然是董卓这大枭雄告知韩当,好教他来找自己麻烦。这人真的十分狠毒,几句话就使他陷身困局。他谨慎研究手中符令。  以前他在二十一世纪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总爱描写什么令牌,一旦拿在手中,对某一门派和组织的人就有无比崇高的权威,能够统领命使他们。不过这神火令很显然没有这个作用,要不然伏献德举起它来就成了武林至尊,不用使劲逃生。因此这神火令必然有某种实质的价值,非只是舵主身份的象征如此普通。  然而假如是那么,伏献德怎么会不知会自己,是不是那是由于他也未曾悉破这秘密,因此心里面存疑,没有和盘托出呢?刘楚翘和柳无依她们俩个这时笑着走进浴堂来,到他身旁几沿坐下,两对纤柔的小手加入为他按摩肩肌。他不由舒服得闭上了眼睛。手指却在神火令上摸索着。  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