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9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9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9部分使是有最高人一等的易容术也不管用。  诸葛亮按耐不住大笑道:“姑娘错了,冀德是我的好兄弟,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张飞没想到诸葛亮那么抬举他,立马神气起来,挺起胸膛,特意扼腕叹息地仰天长叹道:“我还以为如玉姑娘是来找我张飞的哩!”颜如玉气得粉面煞白道:“谁要找你?”不知怎样,张飞的举动动作,总令她不爽,无名火起。张飞呵呵一笑道:“那你来找谁啊!”诸葛亮不由得会心一笑,这小子对调戏女人,还是有些手段。颜如玉晓得落入了张飞的说话圈套去,若她答是来找诸葛亮,因着张飞先前语气暗示的意思,就变成她是春心动了来找诸葛亮。若答不是,自然找的是他张飞了。事实上颜如玉也弄不清楚来找诸葛亮是有什么企图。昨天晚上诸葛亮大胜在洛阳有崇高武术地位的宗师级人物韩当,震慑了在场其他所有人。一向目空一切的牛辅也生出怯意,特别眼下更加有军方在身后为诸葛亮出头,牛辅那还敢卷入政军两大力量的纠缠中,宴后马上告戒诸徒,特别针对颜如玉,不允许她惹诸葛亮。然而颜如玉目空一切,归家后愈想愈不自觉自愿,起来后不自觉驱马往刘府去,途中竟碰到了诸葛亮等人,因此追了上来。这时不由得语塞,胀红了粉面。诸葛亮不知她和伏惊云的关系亲密至何种程度,轻叹道:“那时候在那种被迫分出生死的对决里,不是伏惊云死就是我诸葛亮亡,而且伏惊云和董卓施弄阴谋诡计在先,我则是光明正大和他比拚高下,谁能怪我呢?”颜如玉微一吃惊,垂下粉面。伏惊云与董卓以六合迷心散消耗诸葛亮体能一事,早传遍朝中权贵,颜如玉也有耳闻,却硬迫自己不去关注。然而不知怎的,眼下由诸葛亮淡淡描述出来,却使她深信不疑,也许那是那是由于诸葛亮昨天晚上表现出那不畏强权、光明磊落的立场所致吧!她对伏惊云的爱固然强烈,然而却纯由于异性间外表的吸引力,被伏惊云利用她怀春少女的情怀,因利导势,虏获了她的芳心。这种初恋感受固然令她难忘,却依然未到铭肌镂骨的地步,当伏惊云完美的印象被破坏后,这段情愫也随风消散,霎时间脑内一片空白,茫然不知何以遣怀。诸葛亮对她的转变了然于胸,微微一笑道:“如玉姑娘,让张飞送你归家好吗?”颜如玉吃了一惊道:“我不用人送!”拍马驰进左旁的横街去。诸葛亮向张飞打了个暗号,张飞大为高兴,拍马追去,不理途人侧目,大嚷道:“如玉姑娘等候着我!”诸葛亮心里面高兴地。颜如玉这妮子真的不错,与张飞不管岁数和外型都极相配。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晓得张飞对她一见倾心,不过看起来假如要将她追到手,这小子还打算费一阵功夫。刹时间诸葛亮醒悟到自己改变了不少。若在以前,对女人他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的,眼下不知是不是拥有太多美女,又或接连受心爱人儿横死的惨厉重创,他对女人已淡多了,有点不愿涉足情场的心境。这一年来,他历尽了这种生离死别的噬心痛楚。他想起了昨夜与伏皇后的事,那时候固然是欲念大作,却与爱情半点关系都扯不上,纯是基于异性相吸的本能冲动。可又是如此难以抑制。今天晚上见她时可要留心防着,要不然若和她出现肌肤之亲,事情就会更加扑朔迷离了。只盼望她不会撩拨自己,这女人确实是太懂得勾引男子了。诸葛亮心头一阵痛苦,道:“汉帝不是看顾刘凝吗?怎么会竟会那么坐看董卓行凶呢?至少也应彻底查明白这件事情,何况这已引发了军方的不高兴,使大汉面临黄巾之乱以来最大的危机。”慕容香感慨一叹道:“没有人能明白父王的,以前他并不是这个样子。然而自黄巾之乱后,他整个人变了,优柔寡断,凡事都三心两意,甚至有点怕面对群臣,特别是军方的将领,放纵董卓大权独揽,只手遮天。像刘凝这件事,他本应严责禁卫彻底查明白,然而董卓介入后,三招两式就大事化小,教宫内所有人都对他心淡了。”诸葛亮由慕容香的说话里,看到黄巾之乱对大汉的另一种影响。该战之败,重要的原因是因汉帝中了其他人幼稚之极的离间计,以董卓代长孙无极,也可说是新上任君主和当权老将的权力交锋。经此大汉有史以来最伤元气的打击后,汉帝失去了自信,变成一个逃避现实的人,甚至怕对着群臣默责的眼神。于是董卓因利导势,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满足了他的需求。汉帝变成了同性恋者,有可能也是一种自暴自弃,带点自虐式的毁灭性举动。肯定也有可能是天生的生理追求,真正原因,怕是汉帝自己都难弄得清楚。慕容香哀怨道:“我依然在怀念那时候逃出蓟县的时间,盼望每晚都有你抱住我宠幸我。孔明啊!什么时候我们离开这丑恶的地方,找个无人的荒野,让我为你生火造饭,你则打猎来维持生活?”诸葛亮心里面苦笑,假如他留在梅香的小谷不走,也许能以这种方式终老山林,然而现已逼上梁山,死心塌地。即使是到了汉庭去,面对的可能是更加扑朔迷离的权利纠葛,在这古三国的时代里,看起来并没有乌托邦式的乐土。要不然梅香就不会险被土霸强Jian,关羽也不致妻亡子灭了。他仰天长叹,将乌托邦的故事说了给慕容香听,当这动人的花腰郡主心予神授,思想飞到那远不可及的乌托邦世界的时候,貂蝉面如死灰的回来了。诸葛亮和她避入静室商议。貂蝉叹道:“李楚原在战场上是无与伦比的王佐之才,然而在权谋伎俩上却太冒犯了,也低估了董卓对汉帝的号召力。”诸葛亮心叫不妙,道:“发生了什么状况?”貂蝉并没有直接答他,心情矛盾地道:“他们不理解汉帝自被董卓捧上帝位后,最怕就是其他人说他犯错,现今李楚原很显然要迫汉帝承认在刘贵人一事中有大意和纵容嫌凶之责,他何曾情愿接受。”诸葛亮愁云密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呢?”貂蝉有气无力地望着他道:“昨天晚上宴会后,董卓马上进宫找汉帝,说些什么话没有人晓得,想来是指责军方借题发挥,想撼动汉帝宝座之语;对你肯定也不会有好说话。”诸葛亮这时才明白什么叫昏君误国,当权力汇集到一个人手上的时候,这个人就成了成败的关键。现代的民主制度固然充溢着了缺点,然而总比由一个昏君操纵所有人的生死优胜百千倍。貂蝉续道:“今早汉帝召了我去,具体打探你的事,又迫我说出和你真正的关系,教我差不多现出马脚。”诸葛亮懔然道:“你怎么答他?”貂蝉神色不自然起来,道:“肯定不会说实情,不过看起来他依然相信我没有迷上你,也许是因我以前的名声太坏吧!”说完垂下粉面,心事重重的样子。诸葛亮捏着她下巴,抬起她的粉脸,道:“现我牵涉到军方和刘表家两个系统,你汉帝也不情愿对我大意妄为吧!”貂蝉哀怨道:“我忧虑得要死哩!你切莫高估军方和刘表家的实力,假若汉帝忘乎所以,就地将你处决,那时米已成炊,谁也不会真的为你与汉帝正面交锋。”诸葛亮心里面牵起怒火,假笑道:“想杀我诸葛亮,怕是汉帝要出动大军才行,我一定不会坐以待毙的。”貂蝉微微地撒娇道:“有时你这人似足孔武有力头脑愚蠢之辈,只是汉帝的近卫军兵团就有二万人,守城兵达三万之众,主帅华雄又是董卓的人,有事起来,谁救得你。你假如有三长两短,我怎活下去啊!”讲到这里热泪夺眶而出,可知她是何等凄惶恐惧,然而又似另有隐情。诸葛亮心痛地将她抱入怀中,微笑道:“不要忧虑!曾有人说过我是多灾多难的汉室的救星,因此绝对死不了。”貂蝉一呆道:“是谁说的?什么是汉室的救星?”顿了顿似不感兴趣的道:“眼下我方寸已失,神不守舍,孔明快教我应该怎么做。”诸葛亮思考了一会,道:“没有何好选拔的了,只有逃离洛阳,始有生路。然而走前我定要将董卓剐千刀,才可泄心头之恨。”貂蝉爱怜地抚着他脸颊道:“你要应承带貂蝉走的啊!”诸葛亮肯定地道:“这个肯定,不仅带你走,玄德和我也随我们去。”貂蝉轻轻道:“是不是到蜀汉去,唉!”诸葛亮笑道:“别忘了我是汉室的救星。”霍然而立道:“怕是要到了蜀汉才有空陪伴你们,汉帝的回应大出我所料,我要马上找李楚原研究,想方设法缓和汉帝的情绪。”貂蝉陪他往外走去道:“我会担当侦察宫内的形势。多亏有何太后站在你那一边说话,汉帝又三心两意,短期内应依然不情愿以霹雳措施收拾你。”话完忽垂下粉面,美目闪过爱恨交集的神色。诸葛亮肯定看不到,只是心里面烦困。司马徽可能真信他是什么汉室的救星,然而他却晓得没有这一回事。假如有汉室的救星,就应是刘备。可是眼下那样子的刘备,凭什么做称霸天下的汉室的救星呢?诸葛亮无限地牵挂着以前在二十一世纪惯用的尖端兵器。在三国时期,最高明的刀手,收拾得了十来人也应对不了百多人,何况是成千上万受过良好训练的兵将。因此只能够从策略和谋术入手,才有保命逃生的可能。刹时间,他对洛阳生出恋栈不舍的情愫。最终要走出这伟大的古城了。 诸葛亮来到李楚原在洛阳的大将军府,墙内的广场处聚集了过千人马,整装待发,似要马上出门的样子。诸葛亮心往下沉,由府卫领往见李楚原的时候,李楚原正由宅内出来,一身戎装,见到诸葛亮,将他拉往一旁道:“大汉没有盼望的了,今天皇上将我召入宫,要我马上赶返北疆,收拾突厥,更不给我时机提起刘凝的事,还明言洛阳由董卓担当,你快走吧!要不然性命堪忧。”汉帝的回应,很显然也出乎这名将的所料。李楚原再小声道:“洛阳城内的将领有不少是我以前的亲信,我已将你的事告知了他们,嘱他们私底下帮你一把。”接着说出了几个名字。又道:“假若董卓命人追你,可往北疆逃来,一旦进入我的力量范围内,我就有方法保护你,连皇上也奈何我不得。”诸葛亮没想到这个只见过三次面的人,那么情谊深重,义薄云天,感激得无言以对。李楚原解下配刀,交给他道:“这刀名‘屠龙’,比之饮血更胜数筹,吹毛可断,破敌甲如无物,以你的绝世刀法,有了它当更实力倍增,不要抗拒,要不然李楚原会小看你了。”诸葛亮涌出热泪,接过这名字恐怖的宝刃。李楚原拍着他的肩头叹息道:“那处可容你,就去那处吧!有可能有一天我们会在沙场相遇,那时各为其主,有可能要生死相见,我也一定不会留情,你也应该那样对待我。”说完仰天大笑,说不尽的苍凉凄美,决然上马离府,踏上北征之途。诸葛亮感慨万千,呆然目送,一时间还是有些许举目无亲的感觉。抽刀一看,只见晶光灿烂的特长刀体上隐有枣红血纹,并呈龙纹之状。刀柄处以古篆铸着“屠龙刀”三字。昨夜的喜悦已不翼而飞,眼下仅有可做的事,就是靠自己的智计和能力,使刘表家和自己心爱的人儿们,能安全离开这毫无天理的地方。诸葛亮茫然离开大将军府。没有了李楚原这样德高望重的人主持大局,军方纵对董卓不高兴,也不情愿犯诛族之险为刘凝一案仗义执言,更加没人敢站在他这一方,他也不愿牵涉到余下人等,眼下只能够靠刘表家和自己了。李楚原被遣返北疆,整个大汉的军政界都清楚汉帝的打算,就是要与董卓站在同一阵线,而他诸葛亮是董卓最大的心头大患,当然是危在旦夕,命不久矣。拔刀相助没有多少人肯做,然而见风使舵却是人之常情,那是由于既可重创刘表家,又可委曲逢迎董卓。眼下最大的关键是董卓何时取得汉帝的认可,一举除去刘表家和诸葛亮。有何方法可暂时拖住汉帝下这决定呢?心情矛盾间回到刘表城堡,孙乾迎了上来,道:“那个叫卫华的人给我们擒来关在囚室里,不过这人是硬汉一名,无论如何也不情愿吐露半句说话,眼下看看孔明你有何看法,有可能要下重刑了。”诸葛亮像看到一线盼望的曙光,道:“搜过他的行囊没有?”孙乾叹道:“都是些没有关系的东西,以董卓的奸狡,一定不会有那么随便给人抓着的将柄。”接着失望道:“即使是这人肯听话携手合作,站出来指证董卓,董卓依然可推个一干二净,还反指我们诬陷他。唉!你说汉帝信他的男子还是信我们呢?”诸葛亮盘算道:“一旦我们清楚董卓和东吴人的前因后果,就可设计收拾他,因此绝不可轻易轻易放过这线索。”两人这时来到后院处,由一座建筑物的密室入口,进入警戒严密的地下囚室。那卫华被绑在木桩上,一脸血污,精神萎靡,很显然是吃了很多苦楚,垂着头默然不语。诸葛亮固然很怜悯他,然而也别无主意,这就相当于战争,对对手仁慈,简直等如自杀。诸葛亮眉头一皱,将孙乾拉到一旁道:“这人一看就知是不畏死的人,要不然东吴人也不会派他来担当那么重要的使命,然而任何人的忍耐力也有限度,一旦我们找到那方法,就可摧毁他的意志。”孙乾没好气道:“关键是有何主意?”诸葛亮道:“这方法叫疲劳审讯,你找十多个人来,不断问他一些重覆问题,不允许他如厕和吃东西,最重要是不让他休息,盘问时要以强烈的灯光照着他,我看他能捱得多长时间。”孙乾还是第一次听得这样的审讯方法,将信将疑道:“真会有用吗?”诸葛亮肯定地道:“包保有用,你先使人料理好他身上的伤口,给他换过干净的衣服,就可进行。”又和他说了些审讯的技巧和要问的东西,使孙乾也觉很有道理,诸葛亮才去找刘表。刘表正在密室内接待客人,知他到来,马上将他请进去。那是个毫平平无奇的行脚商人,体型高颀,可是相貌猥琐,样子一点都不委曲逢迎。刘表请诸葛亮坐下后道:“孔明!这就是徐庶生最信赖并有智多星之称的许攸先生了。”诸葛亮心里面说原来是曹操头号亲信徐庶派来的密使,那么看起来,曹操是不择手段,要在短时间内将伏皇后他们二人接返洛阳了。  许攸相当客气,道:“未到洛阳,早闻得孔明大名了,切莫见怪,眼下许某这样貌是假的,情非得已,故不能以真面貌示人。”  诸葛亮疑虑尽释,原来这人是易容化装的大家,在平常人眼中看不出半点纰漏,恍然大悟道:“那是说先生也可将刘皇叔他们二人变成任何样子了。”  许攸点头道:“孔明的思想十分迅速,这恰好是徐爷派许某人来洛阳的原因之一,然而怎么将他们偷出来,就要靠你们了。”  诸葛亮正想说将他们二人偷出来并不艰辛,几下已给刘表踢了一脚,忙将说话吞回肚内。  刘表接入道:“假若我们能救出她们他们二人,曹先生那方面怎么配合我们?”  诸葛亮这时才疑虑尽释而悟,以他们的实力,又有许攸超卓的易容术,救出他们二人应不是问题,难就难在刘表家要同一时间全体逃亡,因此刘表才将刘备他们二人和刘表家挂钩,迫曹操要一并接收他们。  果然刘表续道:“贵人府警戒严密,自汉帝登基后,院内长期驻有一营中护军,洛阳城禁之严,又是天下闻名,除强攻硬闯外,别无他法。不过许先生请稍安勿躁,我们已有了妥善计划,包保能将他们他们二人无惊无险送到城外。”  诸葛亮知他在夸大其辞,也没有想得什么救人大计,然而换了是他也唯有那么骗取对手的信任。  许攸道:“敝主研究过这问题,到那时候我军会佯攻洛阳附近诸城,引开董卓的人的眼神,而徐爷将亲率精锐部队,潜入京都配合,一旦你们抵达潦阳东的泗河西岸,徐爷就可保卫你们取幽州和西凉返回我国。”顿了顿道:“许某能不能先听你们的计划。”  诸葛亮暗叫高明,他说了那么多话,然而事实上没有泄露半点徐庶率领精锐部队的位置和路线,那是由于假如要配合行动,徐庶须已身在京都才行。  几下又给刘表踢了一脚,很显然要他立刻弄一个这压根不存在的计划出来收拾这贵客。  诸葛亮那有何计划,故作神秘道:“许先生能不能守候三天,那是由于计划里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联系她们他们二人,这事我依然正在进行中,等有头绪后,其他细节才可作最终取舍。”  许攸不高兴道:“至少也应透露一点消息给许某晓得吧?”  诸葛亮故作谈笑自如道:“先生的出现,可能令整个计划生出变化,有可能可凭借先生的易容术,使我们远离洛阳董卓的人依然懵然不觉,因此我才要再作新的部署。”  许攸脸容稍宽,道:“我有点明白了!”转向刘表道:“风闻刘表家的歌舞姬名闻天下,许某怎能浪费。”  刘表大笑道:“早给先生布置好了!”  诸葛亮晓得再没有他事,溜了出去。  踏出刘表的内院的时候,诸葛亮有种筋疲力倦的感觉。城堡内一片午后的安宁。花园里婢女和小孩在玩抛球游戏,传来阵阵欢笑声。他步过的时候,较有姿色的婢女都向他大送秋波,频抛眉眼,以望博得垂青。  然而这一向风流自赏的人只感黯然神伤。  刘表固然曾说过会将大多数人早一步调离京都,然而所有人都晓得那只是指直系至亲,至于较疏和眼前这些下人,都会被无情地不要,最终更成为董卓的人泄愤的目标。  这是无能为力的事,他诸葛亮也没有主意。  在这群雄割据的时代,人的命运都不是由自己操纵的。  天堂会猛然间变成恐怖的阿鼻地狱!  他并不忧虑曹操会出卖他们,在这战争不息的土地,刘表家的贡献对军事和经济都无比重要,以刘表家父子的高明,定可将部分资源撤出,其他的都不会留下给董卓的人,那将对大汉做成致命的重创,更难苟安生存,这也是汉帝自作自受的恶果。  刘表是雄才大略的人,几年前就开始不动声色地部署所有,只瞧他看中自己的眼神,又不惜将最钟爱的女儿嫁给他,就可知他的果敢和眼光独到。  只有这种人,才能在这世界愉快地活下去。  后面口哨声传来。  还不曾来得及回头一看,张飞已旋风般赶到他身旁,神态舒坦。  诸葛亮大为吃惊道:“成功了吗?”问的自然是颜如玉。  张飞得意万分地摇头,泰然自若地道:“她一直不理我,最终给我跟了归家,还拿刀来赶我。”  诸葛亮诧异地道:“那我真想不出来怎么你依然可像眼下如此开心高兴了!”  张飞嘻嘻笑道:“妙就妙在她亲爹原来是个书塾老师,走了出来对我严词训骂。嘻!那时候颜如玉气得差不多疯了,向着我干瞪眼,然而又毫无主意,诸葛大哥你说这赏心悦目吗?”  诸葛亮摇头按耐不住大笑,给张飞这样的人缠上,颜如玉这姑娘怕是有难了,打又打他不过,赶又赶他不走,看她怎么收拾?  张飞问道:“关二哥到那里去了?”  诸葛亮答道:“他有特别使命,到城外的刘家军营去了。”  说到此处,恍然大悟道:“有没有主意将以千计的战马弄得四蹄发软,不能走路?”  张飞愁云密布道:“喂它们吃些药就成,然而若数目太多,可会艰辛一点。”  诸葛亮心里面说这事应问刘表才对,没有人比他们更在行了。  张飞激动地道:“有何事要我办的!”  诸葛亮摇头道:“你安心去读书吧!然而记着关二哥的交待,不要太过荒唐沉迷,今天晚上还打算到贵人府去。”  张飞点头称是,欢笑着去了。  诸葛亮走进他的卧龙居,只想倒头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去想。  醒来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  诸葛亮恢复精神,人也乐观和振奋多了。  刘楚翘等当然是对他尽心伺候。  杏儿四美仆眉宇间充溢着忧怨,当然是怪他一直到今天还不曾和她们共赴巫山。  唯有心里面苦笑,他的体能固然较一般人好得多,然而还是本源有限,故四女固然绮年玉貌,青春迷人,然而大事为重,他只有强压下冲动。  晚膳的时候,貂蝉的忠仆王平竟来找他。  诸葛亮还以为貂蝉有何要务,忙抛下碗筷,将他迎入内室。  王平神色怪异,好一会后才道:“这一趟小人来找卧龙先生,夫人是不清楚的。”  诸葛亮大感不对劲,开诚布公地道:“有事放胆和盘托出吧!我会为你担当。”  王平道:“本来我这些随即人的,绝没有条件管夫人的事,可是我们兄弟数人,心里面早视卧龙先生为我们最值得追随的主公,故再顾及不到其他事了!”  诸葛亮更觉不妙,催他以后意和盘托出。  王平猛下决心,沉声道:“夫人回来后,不到一个月,有个叫欧阳馥的贵族由冀州出使来到了洛阳,这人生得比伏惊云更要俊秀,才学和刀法在冀州都十分有名,也是脂粉丛中的大家,可是他却像只对夫人情有独钟似的,对夫人展开炽热追求,而皇上和董卓又不断为他制造与夫人相处的可能,看起来夫人对他也有点意思。”  诸葛亮一听放下心来,他对自己这方面深信不疑,也不相信曾共患难的貂蝉会那么随便移情别恋。  王平看他神色,焦灼地道:“有些话我不想说亦须说了,夫人回来后,想你想得好苦,寝食难安,偏是城内又不断传出卧龙先生死讯的谣言。那欧阳馥就因利导势,有几晚都在夫人房内渡过,到卧龙先生回来后,夫人才将他避开了,可是他昨天晚上又来缠夫人,一直到今早才走。我们兄弟研究后,才决定来告知卧龙先生的。”  诸葛亮的心立马凉了一大截,以貂蝉一向的浪荡形骸,在那种形势里,的确需要其他男子的安抚和过瘾,以排遣悲伤和寂寞。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种男女间事,一开始了就很难斩断,兼之这欧阳馥又有不差于他的条件,因此貂蝉才会与他藕断丝连,缠夹不清。  唉!  浪妇终是浪妇,只要她长期没有男子安抚,会是很艰辛的一回事。  他涌起被骗的悲伤感觉。  王平小声道:“若夫人只是和男子苟合,我们一定不会作通风报讯的下作歹人。夫人有大恩于我们,纵为她死也自觉自愿,然而我们却怕她是给人骗情骗色之外,更别有用心,又害了卧龙先生,那就不值了。”  诸葛亮一呆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王平悲伤地道:“我们曾私下侦查这欧阳馥,发觉他每次与夫人幽会后,都马上偷偷去见董卓。”  诸葛亮脸色大变道:“什么?”  王平双目一红,叹了口气低下头去,两手紧捏成拳,很显然是心内充溢着义愤难平。  对他来说,诸葛亮是义薄云天的大英雄,只有他才配得起貂蝉,而董卓则是洛阳人人讨厌的人物,可想见他此刻的感受。  诸葛亮逐渐明白过来。  这条男色的诡计可算高明了!  若董卓可又再将貂蝉操控,那他们这方面就很难有一人能生离洛阳,伏皇后他们二人亦须完了。那是由于貂蝉深悉他们的所有行动和秘密。  不过看起来貂蝉固然与欧阳馥藕断丝连,依然未曾将他出卖。想起今天她神色凄然地要自己将她带离大汉,然而又怕汉庭难靠,就知她感情上十分困惑。说到底,汉帝对她还是十分宠幸,她是不是真的情愿背叛汉帝呢?  她之想离开大汉,主因是大汉无望,故不想沦为亡国之人,而欧阳馥也可给她这种庇护,将她带回冀州。  益州、东吴间显有秘密协议,不惜所有代价制止三大地方诸侯合一,甚至瓜分三大地方诸侯,因此董卓既能邀颜良来收拾他,眼下又可请得花丛大家来向他横剑夺爱。  这事肯定有汉帝在身后出头,那是由于他不想貂蝉与刘表家牵上关系;同一时间也想通过貂蝉尽悉刘表家的秘密,时候到了,再将刘表家连根拔起,接收所有刘家军营,去此左膀右臂大患。  诸葛亮的思路不住扩阔,想起刘凝一事有可能汉帝也是一个加入者,那是由于玄德曾说过他们是吃了汉帝命人送来的糕点而昏睡过去的。  汉帝容许董卓这样做,是以为刘凝只是不耐寂寞,才会和诸葛亮相好,因此一旦董卓能予她同样享受,就可将她争取回来,那知刘凝生性贞烈,被污后竟自解决了。  有了这样的理解,所有不理解的事都豁然而通。  那就是董卓能够只手遮盖刘凝血案的原因,那是由于压根就是汉帝同意的,他更不想将自己的恶行暴现出来,宁愿得罪李楚原,亦须将这事压下去。  对于大汉,他是真正心灰意冷了。  他的复仇名单上,也多添了汉帝的名字。  眼下最难缠的关键是貂蝉。  她对欧阳馥是不是已泥足深陷呢?  无怪乎汉帝那么随便将慕容香交给她。  然而会不会何太后也是在半真半假地演戏呢?特意引他暗杀董卓,那汉帝就有理由将刘表家抄除了。  想到此处,不由汗流浃背。  王平道:“卧龙先生!眼下我们应怎么办?”  诸葛亮仰天长叹,道:“你们就当彻底不清楚这件事,以后再不要跟或侦查欧阳馥,这事至为重要,明白吗?”  王平点头,吞吞吐吐。  诸葛亮想起一事,问道:“你们对夫人那么忠心,难道是明知欧阳馥去见董卓,也不知会夫人吗?”  王平失望道:“早告知她了,然而却给她训骂一顿,说欧阳馥乃冀州来使,董卓自然要热情伺候,还说若我们再跟查欧阳馥,就绝不轻易放过。”  诸葛亮心里面叫糟,看起来欧阳馥真的将这善变的浪妇迷倒了,要不然怎么会不许王平追查真相。  自己能够由伏惊云手上将她夺走,其他人肯定也能够从他手上抢去,这是公平得很。  何况貂蝉以前的广结善缘,正表示了她最爱尝鲜。  王平终按耐不住道:“若夫人真的归了欧阳馥,我们盼望能过来追随卧龙先生。”  以王平的忠心,竟说出这种背主的话来,可知他们对貂蝉是多么大失所望和痛心。  貂蝉已出卖了他一次,这一次会不会历史重演。  当她晓得逃生无望的时候,会不会那是由于欧阳馥和她的本身私欲又再出卖他?  诸葛亮心内伤感愤怨,沉声道:“以后有一天,若我诸葛亮真能崭露头角,你们来找我,我必乐意收容你们。”  王平高兴拜谢,这时才去了。  诸葛亮心境迷惘,脑内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愿想。  众女见他神色有异,忙催问原由。  他怎能将烦恼告知她们,下定决心道:“杏儿你们去预备热水,我要你们全体在池内陪我。”  杏儿等闻弦歌知雅意,立马粉面飞红,然而又喜不自胜,拥往浴堂去了。  诸葛亮强振精神,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还怕了谁来。  这时他最需要的就是过瘾,使他能从迷惘和悲愤的精神状态中拯救出来。  强者为王。  好!  就让我诸葛亮看看谁才是强者。  北风呼啸中,诸葛亮和张飞两人悄无声息地窜墙越壁,避过巡卫和哨岗,来到伏皇后楼外的花园里。  张飞留下放哨,诸葛亮熟门熟路地来到二楼窗外,轻轻一推,窗门应手而开。  伏皇后的声音在里面轻呼道:“是孔明吗?快进来!”  诸葛亮一个闪身穿窗入屋。  伏皇后忙将窗门关上,转身挨着阳台,胸口不住起伏,很显然是心境拘束。  房内只有一盏暗弱的孤灯,由于放在阳台那边的一角,因此不虞会将两人的影子,反射在窗纸上。  灯火强调了伏皇后右半边身体,左半边没在暗影里,使她婀娜多姿的体型,更具立体的感觉,诱人至极。  房内燃着了暖炉,温馨如春,因此伏皇后的衣衫固然单薄,她却还是如此舒慵适意。  她动人的眉眼像火炬般燃烧着,更具灼人的暖意,一瞬不瞬地盯着诸葛亮,好像要将他的五脏六腑也研究清楚的样子。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么胆大妄为野性,一点不怕男子的女人,心脏不由“霍霍”跃动起来,在大家面前却冷冷地和她对视着。  这是个绝不普通的女人。  伏皇后朱唇轻启道:“诸葛亮!我能够信任你吗?”  诸葛亮微微一笑道:“看起来夫人没有能够选拔的余地了!”  伏皇后美目深注道:“即使是我能够信任你,然而你又凭什么本事将我们他们二人带出去。”  诸葛亮心想我既然可潜到此处来,自然可将你们带出去,正要冲口和盘托出,忽觉不对,改口道:“这恰好是我来找夫人研究的原因,那是由于我猜到董卓一定会将所有人手汇集这里来,看着你们。”  伏皇后点头道:“你十分英明,无怪乎董卓那么顾忌你。每次他们说到你的时候,我都很留心在听,没想到孟德竟找到了你,真的很好。”  诸葛亮听她说曹操的时候,像提到个陌生人似的,面如死灰,看起来她是不会对任何男子忠诚的。男子在利用她,她也在利用男子。    诸葛亮心里面一沉,这色鬼不用说就是刘备,眼下由婢女口中说出,看起来貂蝉说的一字不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胸怀天下的刘备哪会是那么一个人,以后他凭什么确立三国鼎立的基础规模。  啰啰嗦嗦下,两婢捧着弄好的香茶去了。  诸葛亮晓得有人未睡,不情愿由楼梯上去,由窗户离开,觑准二楼一间灯火乌暗的窗户,攀了上去,才到一半,一队巡卫由花园的小路提灯而至。诸葛亮看得瞠目结舌,那是由于这假如是伏皇后宿处,巡卫自然特别留心,一定不会浪费他这吊在半空的人。  把心一横,加剧往上升去,倏忽间已穿窗进入屋内。  那是女性住的大香阁,地上满铺厚软的地席,秀床内空空如也,除了几椅梳□镜外,墙上还挂满壁画,美轮美奂,诸葛亮正猜疑这是伏皇后的卧室的时候,两婢熟悉的脚步又在门外响起。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  这叫前面有狼,下面有虎,多亏房中一角放了个大柜,诸葛亮于是扑了过去,那敢迟疑,忙缩了进去,刚关上柜门的时候,两婢推门入来。  接着是整理被褥的声音。  没多久两婢走了出去,却没有将门掩上。  诸葛亮心里面叫苦,看形势伏皇后和那情夫随时会进来,自己不就是要屈在此处听伏皇后的叫床声。  今天晚上看起来(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