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8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8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8部分他嘴上,哄孩子般道:“不要发怒,我是真心实意想和你相好的!”  诸葛亮拿她没法的时候,伏皇后严肃道:“当日为了避人注意,我晓得形势不妙,有可能玄德会被董卓的人除掉泄愤,于是连夜使仆人出外找寻和玄德长得相像的人,好代替玄德。”    正如伏皇后所说,除非破城攻入来,要不然谁可将刘备带走,带走了也只是落得毒发身亡的结局。  许攸深吸一口气道:“孔明在何处获得这些情报呢?”  诸葛亮道:“董卓身旁有我的人,昨天晚上终有空联系到伏皇后,是由她亲口和盘托出的。”  许攸也不得不钦敬诸葛亮有主意,犹豫一会后道:“孔明勿怪我直言,据说汉帝早猜疑刘表家和我们曹相爷私底下有往来,眼下徐爷来洛阳的事又给泄露出来,所有人都猜到是要抢回他们二人,你们眼下可说动弹不得,怎样能够进行计划呢?”  诸葛亮稳操胜券地微笑道:“这问题我要明天才可答你,换而言之依然未到穷途末路的时候。先生能不能先向徐爷传话,若巴不得将刘皇叔他们二人带返洛阳,我们双方务必要衷诚携手合作才可以。”  许攸知被诸葛亮识破了他们打算,老脸微红道:“这个肯定——肯定!嘿!我会告知徐爷的了。”  又愁云密布道:“董卓用药之术,天下闻名,我们怎样了结呢?”  诸葛亮笑道:“明天我自有令先生高兴的结果。”  许攸见他精神奕奕,神态舒坦,自信不由增加了几分,点头道:“看起来我要亲身去见一趟徐爷,最快亦须三、四天才可回来,盼望孔明到那时会有喜讯见告。”  诸葛亮再和他密议一阵后,才作别离去,途中碰到来找他的孙干,后者精神振奋,诸葛亮还以为那间谍一天都捱不了,尽吐实情,何曾想到孙干只是道:“孔明的办法真管用,只一晚他就投降了一半,只想休息,我看他捱不了多长时间,就要从实招来了。”  诸葛亮心想这也算喜讯,这种身手固然不人道,总比伤残他的身体好一点,再倔强的人,在这种形势下,也会变得软弱无比的。  孙干道:“少爷今早离城到刘家军营去了,会有多天不回来。”小声续道:“他是去布置撤出大汉的事宜,十天后就是专门庆祝五谷丰登的苏娜拉节,我们例行有拜天的仪式,由汉帝亲到刘家军营主持,到那时我们会将部份府眷送往早已预备好了的密处隐藏,待以后风头过后,才将他们逐一送往蜀汉。”  诸葛亮放下了点烦恼,以刘表的深谋远虑,他认为稳妥的事,绝不易出漏子。  孙干引着他往刘表的大宅走去,边道:“当日我在隆中遇到孔明的时候,已知你必非池中之物,依然没想到你会有今天的成就。”  提起隆中,诸葛亮不由想起梅香、神色一黯!  没想到来到这古代,牵肠挂肚的事,比以前更多了。  孙干自然知道其意,宽解了他几句,然而也知说多无益,道:“老爷要见你呢!”  刘表在那会议的密室单独接待这佳婿,开门见山道:“今天找个时间,让我为你和楚翘举行简单的仪式,正式结为夫妇。”  诸葛亮忙叩头感谢。  对刘楚翘他已生出深厚的感情,也以有那么一位娇妻感到高兴。  刘表愁云密布道:“我还以为你们那么亲密,我会很快有身孕,果真是诡异——”  诸葛亮面如死灰,自己固然有想过这问题,却没有介怀。  刘表显也不太介怀,道:“我要告知你一件有关刘表家生死的大事,这事连孙干都不清楚,只有我们刘表家直系有限的几个人才晓得。”  诸葛亮诧异地看着他。  刘表正色道:“举凡大宅,都有秘道供逃亡之用,这事人人知晓,我们也不例外,有四条逃往府外的秘道,出口都是在城堡附近,然而对我们来说,只是作鱼目混珠之用。”  诸葛亮一对虎目立马亮了起来,又难以置信地道:“难道是竟有通往城外的秘道?”  刘表傲然道:“恰好是这样,这条通往城东外的秘道历时三代七十多年才建成,长达三里,不知牺牲了多少刘家子弟的性命,只是通气口的部署,就费尽心血,深藏地底十丈之下,挖井也掘不到,是借一条地下河道建成,入口处在后山一个密洞里,还打算经后院一条短地道才可抵达,隐秘之极。”  诸葛亮至此才明白怎么会刘表家父子,对逃出洛阳总像稳操胜券的样子。  刘表道:“因此一旦你有本事将伏皇后他们二人带来刘府,我们就有自信逃出去。”  诸葛亮大感振奋,自信倍增,最难了结的问题,猛然间一下子了结了。  刘表随即又失望道:“这条秘道很不好走,又闷又湿,我年青时走过一趟,就不再下去,还盼望以后都都不必以之逃生,眼下老了,更加是难行哩!”  诸葛亮道:“听孙干说苏娜拉节的时候,我们抢先送走一批人,主公你——”  刘表哂道:“若我也走了,汉帝那昏君不立刻采取行动才怪,所有人都能够走,然而我却不能走。”  诸葛亮闻言色变。  刘表淡然一笑,还有些许末路穷途的意味,轻声道:“这天下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我垂垂老矣,去日无多,再没有勇气去面对处身蜀汉的新生活,也经不起逃亡的惊险和辛劳,因此我早和刘琦说了,决定留在此处不走。”  诸葛亮脸色大变道:“汉帝何曾情愿轻易放过主公呢?”  刘表仰天大笑道:“谁要他轻易放过?我连皮都不留下一片给他寻到,我风光了一生,死后也不想受辱人前。”  诸葛亮失声道:“主公!”他第一次发自深心的对这老人生出敬意。  刘表洒脱地道:“莫作妇人之仁,我对你十分看好。凡成大事,必有牺牲的人。汉帝想攻破我刘家,务必要付出惨痛代价。我真的高兴,到了这等时刻,我还有一批舍命相随的亲信。”  顿了顿再道:“你一旦带走伏皇后他们二人,汉帝会马上来围城,若没有人挡他们几日,你们怎能逃远?”再决然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诸葛亮晓得难已改变他的打算,事实上他也是求仁得仁。道:“秘道的事有多少人晓得?看起来连我都不晓得。”  刘表道:“就是这样才能保密,不要忧虑!晓得这事的人都十分可信任,这些时间见到马超,着他领你去打探敌情,一旦到得城外,没有人比我们更懂生存的技巧。”  再假笑一下道:“他不仁我不义,汉帝这样对我,我就要他尝尝黄巾之乱后最大的苦果,我要教他举国无可用的军资,让他坐看大汉逐分逐寸的没落崩颓。”  望着刘表眼中闪动着敌意的厉芒,诸葛亮猛然间明白到若一个人抱定必死之心,确实是最恐怖的。  诸葛亮对此早有准备,策着月英赠送的爱骑的卢,来到无昼宫,在内厅见到了貂蝉。面对玉人,固然近在咫尺,然而诸葛亮却感到两人的心远隔在万水千山之外。  特别觉察下,果然敏儿等众女都沉默多了,脸儿一脸无动于衷,眼内暗含苦楚。  貂蝉还是人面桃花,然而诸葛亮却看到笑脸内的勉为其难地和心底的困惑。  她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道:“孔明你今天特别精神奕奕,是不是事情有了新的进展。”跟着压下音量道:“是不是抓到董卓的破绽了?”  诸葛亮摇头道:“那有那么随便!”  貂蝉道:“那是不是伏皇后他们二人方面有了进展?”  诸葛亮装出心情矛盾的样子,紧锁双眉道:“他们二人居处警戒严密,压根没有办法闯入去,你有没有主意让我见她们他们二人一面?”  貂蝉叹了口气低下头咬牙道:“让我想想吧!”  诸葛亮晓得她对自己确有情意,要不然不会处处现出有异的神态,扮演得毫不称职。  诸葛亮严肃道:“我昨夜想了一晚,决定依何太后的话,刺杀董卓。”  貂蝉脸色大变道:“孔明!”抬起粉面,凄然望向他。  诸葛亮心里面称心快意,沉声道:“一旦杀了董卓,才有空将伏皇后他们二人劫走,我眼下有一批大约五百人的刘表家死士,有能力对董卓公开施袭,一旦手脚干净点,哪个人胆敢说我行凶?”  貂蝉茫然望着他。  诸葛亮肯定晓得她以为自己已落入了何太后布下的圈套里,只感到无比畅快淋漓。  荡货你既想我死,我就骗骗你来玩儿。  “然而什么场合最适宜行动呢?”  貂蝉叹了口气低下头去,小声道:“十天后是苏娜拉节,董卓会随汉帝到刘表城外的刘家军营举行祭祀仪式,唉!孔明要深思熟虑才好。”  诸葛亮感到她内心的挣扎和悲伤,心里面微软,轻声道:“不要对我如此没有自信吧!我会将五百人分作两批,一批伏击途中,伏击你汉帝和董卓的座驾——”  貂蝉失声道:“什么?你连汉帝亦须——”  诸葛亮恰好是要迫貂蝉完彻底全走上背叛他的路上去。只有利用貂蝉,他才可骗得汉帝和董卓入彀。不用假装的眼中也射出深刻的敌意道:“汉帝这样在刘凝一事上纵容董卓,不用说也那是由于他也是罪魁祸首,这种奸恶之人,何必还留他在人世间?”  貂蝉惶然望着他,忽像下了决心般叹了口气低下头去,咬着唇皮道:“那另一批人是去攻打贵人府抢人了,然而你们怎么离城呢?”  诸葛亮稳操胜券地道:“我会在城西开凿一条通往城外的短地道,刘表家在这方面有足够的人手和专材,包管鱼目混珠,到那时城外还会备有人马,走时分作十多路逃生,沿途又有预先设置好的隐藏点,即使是大军追来,也难以找到我们,何况那时洛阳城因你汉帝和董卓之死,群龙无首,必方寸大乱,若让何太后当权,她更不会热心追我们,这计划可说十拿九稳,到那时我再研究好你和我碰头的时间地点好了。”  貂蝉低着头不语,脸上急剧的变化难以掩饰地尽露在诸葛亮眼下。  他故作惊奇地道:“貂蝉!你到底怎么样了?我的计划有问题吗?”  貂蝉一震下恢复过来,摇头道:“没有问题,只是我霎时间吃不消。”  诸葛亮特意调侃她道:“这叫处心积虑,一旦战术上运用得宜,我包保那昏君和奸臣就只有这十天的寿命。”  貂蝉凄然横他一眼,没再发话。  诸葛亮晓得落足了药,伸了个懒腰,霍然而立道:“来!让我们去看看我和玄德!”  貂蝉低着头小声道:“孔明!”  诸葛亮心叫不妙,然而又是充溢着期望,道:“何事?”  貂蝉沉吟了一会,摇头道:“没有事了,什么都可留待到了蜀汉才说。”  诸葛亮心里面暗叹,晓得貂蝉轻易放过了最终一个可挽回她的可能。  两人的感情至此终结!  自此后一刀两断,再不相干。  离开无昼宫后,他感到悲伤的快感。  悲伤是因貂蝉的朝三暮四,快感则是抛开了这感情的包袱。  自那次貂蝉毫无理由让渭阳侯窦机进入她的卧室,他就晓得她在男女之事上意志薄弱,这来自天性。刘凝和她遭遇相同,又不见学她般四处勾引男子?  眼下是叫快刀斩乱麻。  想到此处,马上有种说不出的如释重负感。  这十天的延缓期举足轻重,汉帝会特意予他方便,使他能淡然部署刺杀的行动,好以此为理由,将刘表家庞大的基业连根夺去。  若没有堂皇的理由,汉帝绝不情愿动刘表家,那是由于那会使国内有家当的人无不自危,陆续迁往他国,那形势就糟了,他也可算费尽苦心。  眼下一旦弄清楚真正的刘备在那里,他就可神不知鬼不觉,狸猫换太子了。  有可能还可劝导刘表大模大样地离去。  想到此处,巴不得插翼飞进贵人府去,向那妖媚绝代,迷死男子的伏皇后问个到底。  天气严寒、北风呼啸。  街上人车疏落,能够躲在家中的,都不愿出来捱冻。  马蹄声骤现,一队武者出现前方,临近一看,原来是雷铜等十多个中护军。  诸葛亮见到故人,和颜悦色地打着招呼迎上去。  那知雷铜愕了一愕,勉为其难地一笑道:“诸葛都尉,我有要务要办,有空再没说话吧。”夹马加剧去了。  诸葛亮呆在立马。  心里面只想到“患难见真情”这句公理名言。  看起来洛阳没有人是欢迎他的了。  后方马蹄声骤现,一骑擦身而过,迅速地递了一个纸团给他,打开一看,原来是马忠约他见面,上面写着时间地点。  诸葛亮心里面一阵温馨,将纸撕碎后,归家去了。  诸葛亮独坐卧龙居幽森的林园里,一道人工小泉由石隙飞泻而出,形成一条蜿蜒而过的溪流,沿途奇石密布,层出不穷。这时溪水几乎全结了冰,只余下中间少许泉水滚流,蔚为奇象。  刘楚翘等都不情愿来扰乱他。  心里面思潮起伏,想起与貂蝉初次在洛阳长街相遇的场面,自己怎样展开伎俩,将她征服。又想到她被董卓在车上毛手毛脚,撩拨得情不自禁的Yin浪。则她会移情别向事实上是早有征兆,那是由于她压根抵吃不消任何男子的逗弄。  她只是率性而为,顾不了是非黑白之分,要不然不会明知董卓祸国殃民,依然和他,一直到被他害苦,才愿意离开他。若换了刘凝、慕容香,哪会受胁来应对他。  可是他依然一厢情愿地信任她,单凭到她媚人美好的一面,就深信她的甜言蜜语。  肯定,假如他在大汉扶摇直上,他们的关系可能接着保持下去。眼下却证明了她受不起利欲的考验。  三国时期的人都份外爱使“心术”,愈居于高位的人,愈是那么。  曾共患难的雷铜变脸不念旧情,也使他心痛不已。  这世界多的是锦上添花,拔刀相助是罕有难得。  想着间,他情不自禁地依照伏羲的打坐法行气止念,一会儿意畅神舒,忽被足音惊醒过来,原来是孙干来找他。  只见老熟人一脸喜色,到他身旁的大石拨掉薄雪坐下道:“那小子比猜想中还不行,最终供出来了。”  诸葛亮一计时间,若由昨天开始问到,至少疲劳轰炸了他超过三十小的时候,并非易受的事,高兴地道:“可问到什么内情?”  孙干有点泄气的道:“事实上他只是个带讯的人,彻底不知董卓的底细,纯是以口头方式汇报东吴的事,再将董卓的话传回给东吴的醴陵侯顾雍,那是孙权宠信的大臣。”  诸葛亮道:“这一趟董卓传的是什么话?”  孙干失望道:“只说三个月后请醴陵侯命人送礼物来,就这有点特别。其他就是最近出现例如颜良被杀那类普通情报。”  诸葛亮恍然大悟道:“眼下是不是依然在盘问他?”  孙干道:“肯定!我怕他只是信口雌黄,因此依足你的话,不断迫他将细节重覆,看看有否前后不相符的地方。”  诸葛亮道:“他以前来过洛阳没有?”  孙干摇头道:“他是第一次碰到董卓,为了怕其他人起猜疑,相信他们每次都派不同的人来。”  诸葛亮道:“往返东吴、汉庭两地,最快要多少时间?”  孙干道:“假如是快马赶路,因有许多关隘盘查搁,只是单程亦须两个月。因此我才猜疑这小子说谎。”    诸葛亮愁云密布道:“刘皇叔那面的形势怎样?”  伏皇后轻叹道:“除非你率领大军,攻破洛阳城,要不然很难将他带走,自刘协登基后,董卓就调来二百名身手高强的兵丁,日夜不停轮班在大宅内陪守他,外面又加建高墙,形成宅内有宅,并长期有一营近千人的中护军在警卫着,除非你能化作鸟儿,要不然很难潜进去见他。”  诸葛亮听得眉头深锁,今天刘表向许攸说起贵人府警戒严密,不仅没有夸大,还将实情“夸细”了。  伏皇后面无表情地淡然道:“而且即使是将他救出去也没有用,董卓乃用药的大行家,给他喂了一种奇异的药物,务必要定期服食解药,才可没事,若没解药吃,不出十天就要毒发身亡。”  诸葛亮整条脊骨都似结了冰的冰柱。  我的妈啊!这就是未来的汉中王?  这一趟果真是进退两难。  还以为救出她们他们二人是举手之劳,自己果真是太天真了。  倒吸一口凉气道:“这样扣着刘皇叔,除了用为出气外,对董卓有何好处。”  伏皇后泰然自若地道:“你也应听过董卓的阴谋,特意以酒色将他变成废人,说真的,一旦现在的汉帝不听他的话,董卓巴不得将刘备送回去取而代之。然而眼下却不是时候,那是由于会便宜了曹操,你明白了吗?”  诸葛亮肯定明白,曹操那么急切将她们他们二人运返洛阳,就是要加强与汉帝的关系。  在此时此刻他最终发现当伏皇后提到刘备的时候,只说“他”而没有任何称呼或直叫他名字,语气冷淡得骇人,霎时间不由得蛊惑起来。  伏皇后猛然间咬牙切齿道:“这小子死了倒好,见到他我就醋意大起了。”  诸葛亮吃了一惊,人谓虎毒不食子,伏皇后怎么会会诅咒这个她大恩人的流落民间唯一血脉刘皇叔?  伏皇后移了过来,挽起他的手,拉着他往秀床走去,轻声道:“来!到床上再从长计议吧!”  诸葛亮一来已彻底没有心境,二来刚和杏儿众女荒唐过后,依然疲不能兴,三来紧记劝戒,不可和这同一时间是曹操和汉帝禁脔的女人出现暧昧关系,震惊下翻腕抚着她道:“怕是时地都不适合吧!”  伏皇后没好气道:“你以为我不清楚吗?然而那些婢女奉命每隔一段时间就来看我,躲在床上,安全得多了。”  诸葛亮心道原来误解了她,忙随她钻入包内,立马芳香盈鼻。  伏皇后着他躺在内侧,以锦被盖着两人,转身挤入他怀中,着力抱紧,红唇靠近到他耳边轻轻道:“奴家要告知你一个天大的秘密,然而要你先发毒誓,不能够告知任何人,才能够让你听说。唉!我也是退无可退,才不得不知会你。我在此处不允许踏出屋门半步,又没有任何可信任的人。”  诸葛亮心里面大惊,什么秘密须发毒誓不得外泄如此高明呢?他答道:“我诸葛亮一言九鼎,绝不食言,夫人尽说无妨好了。”  伏皇后高兴地道:“我知你是那种言必有信的人,可是奴家依然不安心,你就当迁就我吧!”  美女软语相求,百般不愿意下,诸葛亮唯有发了个毒誓,同一时间心里面暗暗偷笑,自己压根不信毒誓会应验,对我有何约束力呢?不过既然认可了,自也不会随便向人和盘托出。  伏皇后犹豫一会,小声道:“他们囚禁着的那孩子压根不是刘皇叔。”  诸葛亮差不多失声尖叫。  我的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伏皇后还未有空再没说话,敲门声响,婢女在门外道:“夫人睡了吗?太师来了!”  诸葛亮惊慌失措,正要跳起身来,伏皇后一把将他按着,伸手向前在床饰处一按,诸葛亮躺处马上变成活板,将他翻到床下的机关去。  瞬那间,诸葛亮由床上温馨的被窝,变成躺在有棉被垫底的床下机关里,多亏还开有通气孔,不虞缺乏空气。  门打了开来,董卓的声音道:“伊人,本座来探望你了!”  伏皇后答道:“太师今天精神焕发,定是发生了令你高兴的事,奴家很代你开心呢!”  这时机关内的诸葛亮正猜到身躺处必是李傕那“奸夫”的专用机关,闻言亦须赞伏皇后很懂得对男子灌迷汤。  接着他“感到”两人在床沿坐下,还有亲嘴声和伏皇后令人铭肌镂骨“伊唔”呼吸的声音。  好一会后,董卓笑道:“风闻曹操派了徐庶到洛阳来救你,你高兴吗?”  伏皇后微微地撒娇道:“你还不知奴家的打算吗?没有了你,什么地方我也不想去,而且这只是以讹传讹!谁会蠢获得此处来送死?”  下面的诸葛亮心里面叫绝,伏皇后当然是在偷听董卓的情报。  果然董卓冷哼道:“哪会是谣言,眼下汉庭旧臣正与曹操展开激烈纠缠,要他负上毒杀先王的重责。怕是连你的汉帝都护不了他。曹操死了,我到那时会将你们二人送回洛阳,那时可不要将我忘记了。”  董卓固然没有和盘托出,然而诸葛亮和伏皇后都猜到情报定是来自想除去曹操的汉朝权贵。  这汉朝外来人和本地权臣的纠缠,可谓牵连广泛了。  主战场在汉庭,副战场却是在洛阳。  原本很容易的事,竟变得纵横交错,特别伏皇后方才说的话,更加是出其不意,诸葛亮惊。  伏皇后大发娇微微地撒娇道:“不回去!不回去!我绝不回去,由玄德回去好了,我要留在此处和你厮守。”  连下面的诸葛亮也听得吃惊不已,她怎能说得那么真实感人,若让她去到二十一世纪,必是演艺界的超级巨星。董卓彻底受落,又亲起嘴来,夹杂着董卓毛手毛脚时引起的衣服摩擦声,男女的浪笑和娇喘声,下面的诸葛亮大叹倒霉。若两人在床上欢好,他就更痛苦了。  这时他假如要刺杀董卓,确是易如反掌,然而肯定他不会蠢得那样做。  好的是董卓谈兴未尽,停止了对伏皇后的侵扰,道:“我今天那么开心,那是由于貂蝉那荡货最终落到我暗算里,难以自拔。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了,既沉醉功名利禄,又最是贪新忘旧,不过她对诸葛亮已是很特别的了。多亏我还有一招杀手,就是教汉帝动以兄妹之情,加之美男计,那到她不中计?”  诸葛亮的心直往下沉,完了!貂蝉真的背叛了他。只不知她将自己的事透露了多少给汉帝晓得?多亏为了不使她忧虑,不少事他都没有和她说,要不然更不堪设想。  伏皇后特意道:“怎么你整天都咬牙切齿提着那诸葛亮,他和奴家有何关系呢?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董卓怎知这狡妇在探他情报,又或压根不去防范这失去了自由的伊人,泰然自若地道:“哪会没有关系,刘表家一直和曹操有联系,诸葛亮是刘表家的婿,曹操若来偷人,自须凭借刘表家的实力。”顿了顿冷哼道:“诸葛亮莫落到我手里,那时我会使他生不如死!”  下面的诸葛亮听得咬牙切齿,巴不得扑出去将他杀了。  伏皇后肯定晓得诸葛亮在听着,按耐不住喘笑着道:“那个毛头小子怎斗得过你呢?他终究总会落到你手里,任你施为。”  董卓很显然是听得激动,道:“来!上床吧!”  伏皇后总算有点良知,不依道:“半夜三更来弄醒我,累得我肚子饿了,那来得兴趣。”  董卓很显然是对她极为沉醉,忙召人去弄点心给伏皇后吃,才惬意地道:“眼下大汉没有人敢得罪我了,只等将刘表家连根拔起,就不会再有人敢不看我董某人的脸色行动了。”  伏皇后曲意委曲逢迎几句后,轻声道:“我看诸葛亮定是真材实料的笨蛋,要不然哪会相信以水性杨花闻名天下的貂蝉会对他忠心一心一意呢?”  诸葛亮唯有苦笑,伏皇后这两句话肯定是免费赠给他的礼物。  董卓何曾料到其中有此转折,正正经经答道:“你错了!貂蝉对诸葛亮确是动了真情,因此不少事直到此刻依然替他遮掩着。不过我太明白她了,因此她怎斗得过我,她不想和诸葛亮一块儿死,就唯有听话地与我携手合作。”再写意地叹一声道:“诸葛亮这小子不仅不蠢,还十分高深莫测,若不是抓着貂蝉这弱点,果真是鹿死谁手,还不曾可知呢。”  诸葛亮想起一事,立马汗流浃背。  假若慕容香将月英、司马徽在蓟县救他们一事,说了给貂蝉听,再转告董卓,那月英司马徽两人就十分冒险了。  这时宫娥来报,食物准备好了。  董卓和伏皇后走出房外。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诸葛亮叫了声“阿弥陀佛”,一溜烟走了。  慕容香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  没有了诸葛亮在身旁,她有种凄苦无依的感觉。  就在此的时候,芙蓉帐忽给揭开,正要尖叫的时候,诸葛亮熟悉的声音道:“我!是孔明!”  慕容香那想到万籁俱静时心上人会出现床旁,狂喜下扑了过去,死命将他抱住。  诸葛亮脱掉靴子,抱住她钻入被窝里,先来个深吻,才小声问道:“你有没有将月英姊救我们的事告知貂蝉?”  慕容香何等反应迅速,闻言震惊道:“她不是有何不对劲吧?怎么会说给她听会有问题?”  诸葛亮大惊失色道:“那是说你已告知她了!”  慕容香摇头道:“没有。然而却不是我不信任她,而是我曾认应承英姊,绝不将这事告知任何人,因此只将那我们早编好的故事告知她。”  诸葛亮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大气。  慕容香诱人的胴体一颤道:“天啊!夫人到底做了何事?要劳你半夜三更偷进来问我这样的问题。”  诸葛亮爱怜地抚着她粉背道:“今天晚上你有没有见过她呢?”  慕容香道:“风闻她有客人来了,因此我不方便过去。噢!我想起来了,每次说有客人来,敏儿她们的神色都很怪异,似乎充溢着了愤怨,然而又无法发话的样子,那客人难道是......”  诸葛亮早已麻木了,再不会为貂蝉与欧阳馥偷欢有任何激动,他乃提得起放得下的洒脱人物。  他曾向貂蝉建议让张飞等人保护她,却给她坚决抗拒了,那时候尚不醒悟,眼下晓得她是不想让他晓得和欧阳馥的私情。  慕容香道:“诸葛大哥啊!求你告知我是什么一回事好吗?”  诸葛亮道:“这些时间你有没有觉得夫人有何异样的地方?”  慕容香凝神想了一会,想着着道:“给你这样一说,夫人果然似和以前不同了,经常神不守舍,有次我还发觉她独自一人在垂泪,问到她的时候,她只说想起了刘凝。有时又无缘无故发下人的脾气。”再不依地催促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我的心憋得很痛苦呢!”  诸葛亮仰天长叹,道:“你再想想,她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例如我们绝逃不出去,诸那么类的。”  慕容香道:“这就没有,然而她曾提过曹操眼下自保不及,随时有抄家灭族的大祸,我们若随刘表家去投奔他,相当于自寻死路。”  诸葛亮道:“那你怎么答她?”  慕容香吻了他一口道:“我说一旦能跟着你,死也没关系。”接着一震道:“是了!那时候她神色很怪异,回想起来,似乎像既羞惭又懊恼的样子。跟着就找了个借口走了。”  诸葛亮至此已对貂蝉彻底死了心。  董卓言之有理,他比诸葛亮更了解貂蝉。因此可先后两次利用这善变的女人来害他。  仰天长叹后,将形势大约告知了慕容香。  慕容香早料到大约的情形,特别地冷静。  诸葛亮道:“你最重要假扮得面无表情。”  慕容香深情地献上香吻,柔情似水地道:“我晓得了,我对你这汉室的救星有无比的自信,知你定能领着我和刘表家平安无事渡过劫难。”  诸葛亮临走前道:“你真舍得丢下父王,随我去接受不可预知的命运吗?”  慕容香肯定地点头道:“一旦能离开父王,我什么都不怕。我有件事依然未告知你,就是娘死了后,我的奶娘曾说了句骂董卓的话,几经周转传到父王那里,他就马上赐奶娘毒酒。”  诸葛亮听得唏嘘不已。  他真的不理解皇室人的心境,正如他并不理解貂蝉那样。  诸葛亮和张飞回到刘府后,各自返回宿处。  分手前,张飞吞吞吐吐。  诸葛亮知他打算,道:“日间不会有事的,你安心去上学吧!不过留心防着,眼下洛阳除了刘府外,没有地方是安全的。”  张飞大为激动地道:“我是天生的猎人,不会如此随便成为猎物的。”  诸葛亮也知他狡猾多智,逃生的功夫更加是天下无双,因此并不忧虑。  回到卧龙居,众女都好梦正酣。  诸葛亮固然疲倦欲死,然而心理和精神被今天晚上一连串的事影响得太深了,那能睡得着,眉头一皱,就在房内两个妻妾床旁依“三大杀手锏”卷上的打坐办法,盘膝打坐运道,心与神守,神与虚合,竟无意地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物我两忘的境界。精神超离了肉身的绊,浑浑融融,回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大白,众女都起床了。  诸葛亮不理众女的惊讶,心里面暗暗称奇,自己坐了至少有个将时辰,也即两个多小的时候,却像休息般似身心得到修整,盘交的双足也没有血气不畅的麻痹感觉。  在美军三角洲特工队受训的时候,他也曾习过气功,以不同的站桩为主,却从没有这种神清气爽的动人感觉,霎时间对貂蝉的事都不太放在心上了。  吃早点的时候,杏儿四女伺候得特别周到,笑脸灿烂甜美,故固然是严冬时份,依然感春意迷人,心境大为好转,充溢着了倔强的斗志。  吻过众女后,他急急忙忙地赶去找许攸,后者依然拥美高卧,见他寻来,披上一件棉袍,就出来见他。  这时许攸易容的化装尽去,现出精瞿脸容,与昨天那副尊容真有天渊之别,还是有些许儒雅风流的气质。  寒暄几句后,诸葛亮小声道:“徐爷来洛阳的情报,已由曹先生的人漏了出来,传到汉帝和董卓耳里了。”  许攸脸色微变,现出惊异不定的表情。  诸葛亮续道:“然而看起来他们依然操控不到徐爷的所在。命人搜索,却是必然的了。”  许攸道:“我会使人劝喻徐爷。孔明,徐爷会很感激你的,这情报太重要了。”  诸葛亮这时才明白许攸并不是孤身潜入洛阳,见到他对自己语气不同了,心里面暗暗发笑,道:“董卓对刘皇叔的防范十分严密。”于是把昨夜伏皇后的一通话转赠给他,连董卓对刘备下药一事也不瞒他。  许攸这一趟真的脸色大变,缄默不语。  诸葛亮昨夜就感到他重要的原因是想将伏皇后他们二人带回洛阳,对刘表家怎样撤往汉境并不热心。此刻听到真实的形势,始明白到凭他们这些外来人,压根绝无可能救出伏皇后他们二人,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