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5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5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5部分已取了你死命。  这种剑法也许并没有什么优点,也没有什么别的用处,它唯一的用处,就是杀人,而且非常有效。  刘备眼睛亮了,大笑道:“不想我今日能遇见你这样的对手,倒也算不虚此行。”  剑光与刀气,逼得关羽全身发冷,他也曾见过不少人交手,却从未见过像这两人一样的。  这两人简直不象是在交手,而象是两头猛虎子拼死相斗,每一招使出手,只是想要对方的命,绝没有别的意思。  剑光、刀影,闪电般往来冲击,虽听不见兵刃相击声,但冷森森的杀气,却逼得刘备连上都躲躲不住了。  他横掠三丈,才落下地,只见诸葛亮犹在为刘辈推拿,刘辈苍白的脸上,已渐渐有了血了。  关羽忍不住走了过去一拍诸葛亮肩头,冷冷道:“你可知道别人在为你拼命?”  诸葛亮道:“知道!”  关羽道:“你自己难道不管么?”  诸葛亮笑了笑道:“刘备既已出手,还用得着别人去管?”  关羽冷笑道:“你倒放心得很。”  诸葛亮道:“你都见到刘备的刀法,难道还不能令你放心?”  只听“嗤”的一声,刘备横掠七尺,肩头上的衣服,似已被剑锋画破,鲜血缓缓泌出。  上官星魂大笑道:“刘备,你还不死心?”  刘备“啐”的吐了口口水在自己肩头上,长刀又已刺出,关羽瞧得面色大变,厉声道:“你现在还放心么?”  诸葛亮苦笑道:“刘备动手时,谁苦去帮忙,谁就是他的仇人,何况,这两人武功差不多,谁也休想伤得了谁。”  关羽道:“所以你就索性不管了,是么?”  诸葛亮道:“不出十招,上官星魂必也会挨上刘备一刀,不出三十招,他自己必定会要求住手的,不到时候,我出手没有用。”  关羽冷笑道:“只怕你一颗心已全在这故人的窝囊废弟弟身上,已管不了别的人死活了,我倒真未想到,堂堂的诸葛亮,竟是个重色轻友之徒。”  话未完,只听又是“嗤”的一声,上官星魂踉跄后退,衣襟已被划破,也似有鲜血沁出。  诸葛亮回头向关羽一笑,道:“对,在别人眼里刘辈可能是一个不折不扣软弱无能的废物。”  诸葛亮默默半晌,目光缓缓落在刘辈脸上,他深沉的眼睛时似乎又起了种复杂的变化,缓缓道:“但是在我眼中,他就是一种承诺。”  关羽笑道:“一种承诺?”  诸葛亮道:“承诺,对一些人来说一文不值,但是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确实无价之宝!据我所知,世人还没有比信守承诺更重要。”  关羽脸色更苍白,似乎想说什么,却咬了咬牙,忍住了,霍然转过头去,再也不瞧他们。  只听上官星魂大喝道:“诸葛亮!这件事还是由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这话是你自己方才说的,你现在还记得么?”  诸葛亮道:“自然记得。”  上官星魂道:“你若还想知道那神秘的人物是谁,就快叫这冷血小子住手。”  诸葛亮叹了口气,道:“只可惜我既不能叫他动手,也不能叫他住手.刘备要杀人时,没有人能令他住手的。”  谁知刘备突然掠出一丈,冷冷道:“我住手了,只因他既杀不了我,我也杀不了他,这场架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转让给你吧!”  诸葛亮笑道:“多谢。”  刘备瞪眼瞧了他半晌,缓缓道:“你不必多谢,只要记住,刘备已经认定你是他的朋友。”  说未说完,凌空一个翻身,退到一处黑暗角落。  诸葛亮苦笑道:“你怎地总是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  上官星魂这时才缓过气来,嘎声道:“诸葛亮,你若臣解决这件事,就跟我走吧!”  诸葛亮瞧了瞧刘辈,道:“跟你走?”  关羽大声道:“诸葛亮现在舍不得走的,为了这人,别的事他都可以不管。”  上官星魂眼珠子一转,冷冷道:“你若不肯走,就怪不得我了。”  他竟转过身子,缓缓走了出去——他显然并不想逃,因为他知道“逃”,并不是办法,否则他早就可以逃了。  但诸葛亮看却不也不能眼睁睁瞧着他走出去,叹了口气,道:“云长,看来我只有将辈儿交给你了。”  关羽仰首向天,冷冷道:”你放心么?”  关羽默然半晌,道:“好!你去吧,但我却还要等着你。  上官星魂直等着诸葛亮走了出来,才施开身法。  两人飞掠了段路途,上官星魂忽然道:“你倒放心将他将给别人。”  诸葛亮道:“我有何不放心?”  上官星魂道:“你怎知那小子不会害他?”  诸葛亮道:“你只当别人的心肠,都和你一样恶毒么?”  上官星魂冷笑道:“我只当你是很谨慎的人,谁知你也有在意的时候。”  诸葛亮微笑道:“我本是个很谨慎的人,我若能想出关羽有一点伤刘辈的现由,此刻纵然逼不得已,也不会将辈儿交咤给他的,你若想以此来扰乱我,令我心慌意乱我劝你还是莫再打这主意。”  上官星魂嘿嘿冷笑,果然不再说话了。  上官星魂倒了两杯酒,悠然道:“我若是你,现在最好悬且饮一杯酒,多想反正也没有用的,何况,你能喝酒的时候,只怕已不多了。”  碧绿色的酒。  上官星魂举杯一饮而尽,仰首长叹道:“但我宁愿发现这秘密的并不是你,无论是谁,若是杀死一个曾经和他在一齐捉过乌龟的人,总不是愉快的事。”  诸葛亮连手指都没有碰那酒杯,又长叹道:“我也宁愿你永远是那和我一齐痛快喝酒的上官星魂。”  上官星魂笑了笑,忽又皱眉道:“你的酒..”  诸葛亮笑道:“我喝酒的时候还多得很,现在并不着急。”  上官星魂大笑道:“诸葛亮居然不急着喝酒了,这倒也是件怪事。”  诸葛亮微笑道:“你莫忘记,我是个很谨慎的人。”  上官星魂也微笑道:“这两杯酒是从一个壶里倒出来的,你若还不放心,这杯我替你喝了吧!”他果然将诸葛亮面前的酒,也喝了下去。  诸葛亮叹道:“看来谨慎的人虽然能活得长些,却难免时候会错过一些喝酒的机会。”  上官星魂大笑道:“你本不该怀疑这酒中有毒的,世上又有谁会腐烂为区区一杯毒酒,便能毒死得诸葛亮,他又怎会在酒中下..”  “毒”字还未说出,他面色忽然大变。手臂,额角、脖子..每一根青筋都暴了起来!  诸葛亮失声道:“你怎么了?”  上官星魂颤声道:“这酒......”  诸葛亮动容道:“这酒中莫非果然有毒?”  他一步窜了过去,翻天上官星魂的眼皮瞧了瞧,却瞧不出丝毫中毒的预兆,但是上官星魂的身子,已烧得比火还烫。  诸葛亮心里一动,大骇道:“七步断肠膏!这酒中下得有七步断肠膏!”  上官星魂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嘎声道:“他..他怎会在酒中下毒?我不信!我实在不能相信!”  诸葛亮跌足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他在这酒中下毒?要害的人并不是我,而是你!他明知我在处处提防,而你,你却绝不会对他有戒备之心。”  他仰天叹道:“我本已觉出狡兔死良弓藏的意味,却猜不出他有何法子来杀人灭口,如今才知道,原来他要对付的不是我,而是你!”  上官星魂大声道:“但他..他为何要害我?”  诸葛亮苦笑道:“不管你完没完成任务,因为只要你一死,所有的线索便又断了;只要你一死,他依旧可以肖遥法外,只因除了你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上官星魂身子一震,似又骇呆了。  这时他全身都已肿涨,肌肤已开始崩裂,甚至连血管都已绽破,眼角、鼻子、指甲缝里,已开始沁出鲜血!  诸葛亮大喝道:“他既不惜下毒手杀你,你为何还要替他保守秘密?你此刻快说出诸葛亮‘他’究竟是谁还来得及。”  上官星魂眼睛死全般凸出来,喃喃道:“你说他要害死我..我还是不信..”  诸葛亮道:“自然是他要害死你!否则明知我绝不会喝下这酒,为何要在酒中下毒?他在酒中下了毒,为何不告诉你?”  上官星魂似乎全未听到他的话,只是不住喃喃自语道:“我不信..我不信..”  诸葛亮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嘶声道:“你为何不相信,你难道..”  上官星魂绽裂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惨笑,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诸葛亮道:“谁?他是谁?”  上官星魂一字字挣扎道:“这是个秘密,天下没有人知道的秘密,我..我也有个亲爱的,‘他’就是我的爱人!  诸葛亮整个人都呆了,后退半步,扶着桌子,整个人都似要倒下来,过了半晌,才能苦笑道:“难怪你如此信任他,难怪你如此听他的话。但你的哥哥又是谁?你现在还不肯说出他的名字?”  上官星魂张开口,嘴里满是鲜血。  他舌头已绽裂,已说不出一个字来。  诸葛亮木然坐在椅子上,已不知坐了多久了。  但“他”究竟是谁呢?  “他”已经成功截上官星魂的手害了刘辈于中毒昏迷,现在又用“七步断肠膏”害死了上官星魂,“他”的下一个对象又会是谁呢?  那人自然必定和“他”有极深有关系,至少不会怀疑“他”要害自己,否则“他”又怎能将“七步断肠膏”下到这人人的杯子里去。  现在,其实上官星魂不说,诸葛亮也开始猜到那个人是谁。刘辈是他一手交给貂蝉照顾的,现在刘辈出事了,而貂蝉并没有成为人质,能够让貂蝉把和他在一起的刘辈出卖的又会有谁?更何况是还和上官星魂玩断袖分桃的玩意的人的!  那人肯定就只有董卓!好一招借刀杀人,再杀人灭口的连环计!  署色又悄悄染白了窗纸。  诸葛亮长长叹了口气,喃喃自问:“现在,我知道的,还有些什么?”      旁边的欧阳馥喜叫道:“看!董卓军团的人马来了,我们有救了!”  貂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诸葛亮领着自动请缨出来的刘备,在刘表兵士的喝彩中凯旋而归,赶往汇合点去。  夜已根深,汇合点设在城郊的一处香堂地。此刻香堂中仍是灯火通明,却格外寂静,空气间凝聚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诸葛亮和刘备先到这里来,本想寻着其他行动人员集合,但在那辉煌的灯光下,香堂正中的宽大的紫檀木椅上,石像般端坐着一个黑衣人。从他上上拿着的那把奇形怪状的长剑,诸葛亮认出他赫然正是上次在半路截击他们的那个从石梁上逃逸那他没办法的黑衣人。  他以手支腮,坐在那里,似乎在沉思,又似在等人。  他等的是谁?  那么他为何还不走?为何还坐在这里?  这莫非又是个陷阱?这院子里,莫非已有杀人的埋伏,黑衣人不惜以身为饵,等着诸葛亮上钩。  但院子里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瞧不出丝毫杀机,星光映着青石板的地,亮得像镜子。  黑衣人忽然抬起头,微微一笑,道:“孔明兄已来了么?还认得小弟不?小弟在此久候了。”  诸葛亮微微一惊,认出这个竟然是很久不见的故人——上官星魂。就是那个初到三国时随孙乾的征兵大船在海上有个一段难忘友情的老实巴交的上官星魂。提起上官星魂,诸葛亮还记得他还受自己的连累而腿折了!上官星魂已又笑道:“孔明兄请放心,此间只有小弟一个人,并无埋伏。”  诸葛亮联想起来,马上明白前因后果大笑道:“想不到你很早以前就受人指使埋伏在刘表军中收集情报,连我都给你瞒过去了。这里自然绝无埋伏,我自然放心得很,这种事你自然不愿惊动别人,你自然知道还是你我两人单独解决的好。”  话声中,他已掠人大厅。目光直直的,瞪着上官星魂。  上官星魂也瞪着他,锐利的目光,象是狼,又象是鹰。  良久良久,上官星魂才叹了口气,道:“你已知道了,是么?”  诸葛亮点了点头,道:“你也知道我已知道了,是么?”  上官星魂也点了点头,微笑道:“其实我可以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但小弟没有这样,还是在这里以真面目相候,孔明兄必定奇怪得很。”  诸葛亮道:“你没有隐藏身份,只因你知道隐藏不了,到天涯海角我都会认出你来。”  上官星魂大笑道:“我没有走,只因为我不愿走而已,否则天下之大,我何处不可去?”  诸葛亮拉过把椅子坐下,悠悠道:“你要走,便得放弃一切,过着被放逐般的生活,但若要你放弃你现在声名与权势,你却比死更痛苦。”  上官星魂大笑道:“孔明兄倒真是小弟的知己。”  他忽然顿住了笑声,厉喝道:“我也不知道你也卷进这件事情上来,你既对我了解如此之深,你该知道我也是为势所逼,我死也不会放弃这一切的,我费了一生心血得来的东西,没有人能逼我放弃。”  诸葛亮轻叹道:“你能不能放弃么?”  上官星魂霍然站了起来,厉声道:“我为何不能不放弃,我就算杀死刘备,但那也不过只是各为其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江湖中有谁敢说我的不是?”  诸葛亮失声道:“你已知道了这秘密?”  上官星魂声凄笑道:“伏皇后以为能瞒得过我,你难道也以为能瞒得过我么?”  诸葛亮长长叹了口气,缓缓道:“就算你这么做,真是为了各为其主,就算江湖中没有人管你,但刘表这边,若知道你杀了刘备,他们还能容你安生?”  上官星魂身子一震,噗地坐回椅子上,诸葛亮这句话,就象是一柄剑,一剑刺入他的要害。  他象是突然老了许多,垂下头,凄然道:“诸葛亮!诸葛亮!你为何要如此逼我?我本不愿有一点伤害你的意思,你..你为何定要多管闲事?”  诸葛亮默然半晌,苦笑道:“这也许是因为我天生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  上官星魂缓缓道:“我自从第一次见到你,便认为你可以做我终生的好友,你..你可记得你我第一次相见是什么地方?”  诸葛亮道:“那是在刘表募兵军团的船上,那时候军团里面的一小簇人想排挤我,是你不避嫌还和我交朋友。”  诸葛亮锐利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缓缓接着道:“那是我就好奇怪,这世上怎么又一个人的性格可以这么倔强?我偷偷赶去时,你已经以赤手空拳,已重创了八个军士,我见到你不同凡俗的武功,又是如虎少年英俊,也不免大是倾倒,那时若有人问我,谁将会一鸣惊人,我必定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他,是诸葛亮。”  上官星魂微笑道:“从此以后,你我就成了相知好友,只要我有空,我就会尽量提醒你躲过暗算,你可记得你赠金后我们临走前那个晚上.....”  诸葛亮嘴角也泛起了微笑,道:“我记得!那次是你我相处得最愉快的的一次,一天一夜,你我喝光了船上能找到的酒都喝光了,那次我喝得烂醉,要到海中去捉月亮,你居然也跳下去帮我的忙,我们月亮虽没有捉到,却捉回了一条大石斑。  上官星魂大笑道:“那条石斑鱼足足有八九斤重,真是我平生从吃到过的美味,你我比赛看谁吃得多,偌大的石斑鱼,竟被我们一晚就下酒吃光了,但我们的肚子却因此疼了两天。”  两人相与大笑,知得是那么开心,象是已忘去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不快,但不知怎地,笑声却竟然微弱下来。  诸葛亮喃喃道:“那些日子,可真是一连串快乐的日子,我有时总不觉奇怪,为什么快乐的日子总象是分外短促?”  上官星魂悠悠道:“只要你不破坏,我们仍有那种快乐的日子,只要你不说,这件事也绝不会有别人知道。”  诸葛亮骤然沉默了下来,良久,才轻轻叹息道:“若说世上还有什么事能打动诸葛亮的心,那就是友情了!”  上官星魂道:“你..你愿意置身事外么?”  诸葛亮道:“我可以.”  上官星魂大喜道:“朋友..我就知道诸葛亮是上官星魂的朋友。”  诸葛亮沉声道:“但却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上官星魂一怔,道:“什么事?”  诸葛亮叹道:“你也要置身事外,找个地方,闭门思过,你还年轻,将来再从头做起以你的才干,必定还会有作为的。”  上官星魂面色变得铁青,仰首笑道:“诸葛亮,好朋友!你知道我等这个机会多久吗?你总算还没有说要杀我,却要我再从头做起,将来是什么时候?十年?二十年..”  他又霍然站起,身子颤起抖来,嘶声道:“一个人一生中,又有几个二十年?你为何定逼我牺牺牲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候?你为何不索性说杀了我?”  诸葛亮叹道:“我只是要你不要一错再错,只是要你改过,并不要你死,你要知道,死,并不是一个人赔罪的最好方法。”  上官星魂冷笑道:“你那第二个条件是什么,我也想听听。”  诸葛亮沉声道:“我只想你告诉我,他究竟是谁?”  上官星魂皱眉道:“他?”  诸葛亮道:“他就是指使你潜入刘表军团和刺杀刘备的人,他们还有什么计划?。”  上官星魂身子一震,骤然怔住。  诸葛亮道:“你自然知道,指使你的幕后主脑如此做,必定并非只为了要杀刘备,他必定还有许多阴谋,我绝不能眼看着他的阴谋再发展下去,我一定要阻止他!”  上官星魂紧咬着牙关,一字字道:“你永远不阻止他的,没有人能阴止住他!”  诸葛亮大声道:“到了此刻,你为什么还要为他守秘密?你可知道,要刘备死,只不过是他整个阴谋中的一环,你也不过是被他利用做杀死刘备的工具而已,到了必要时,他一样也会杀死你的。”  上官星魂突又狂笑起来,道:“他利用我?他也会杀死我..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诸葛亮沉声道:“我正是不知道,所以才要问你。”  上官星魂狂笑道:“你想我会说么?”  诸葛亮长长叹了口气,道:“上官星魂!上官星魂!我实在也不愿伤害你,你为何也要逼我?”  上官星魂颤声道:“是你在逼我,不是我在逼你,我虽不愿伤害你,但到了万不得已时,也只好出手了!”  诸葛亮缓缓道:“你绝不会出手的,你武功绝不是我的敌手!”  上官星魂冷笑道:“真的?”  他身子看来没有丝毫动弹,却已自椅子中平白飞起,诸葛亮身子也似是未动弹,也飞了起来。  但到了空中,诸葛亮启动《太平要术》上面最上乘的内功心法,再配以伏羲刀法中的善守要诀,竟还是坐着的,那硕大而沉重的紫檀木椅,竟好像已黏在他身上。  两人在空中四掌相遇,只听掌击之声,一连串响了七七四十九次,两人竟在这快的白驹过隙的刹那间,交了七七四十九掌。  掌声七七四十九响后,两人身形乍合又分。  诸葛亮带着椅子,飘飘落到地上,恰巧正落在原处,几乎不差分寸,沉重的木椅落地,竟未发出丝毫声音。  上官星魂凌空一个翻身,也落回椅上,却将那坚实的木椅,压得发出“吱”的一声,他面色也已参变。  两人虽然各无伤损,但无疑已分出高下,两人交手时间虽短,却也无疑正是可以决定当今武林局势的一战。  这一战看来虽轻描淡写,但其重要性,却绝不在诸葛亮任何一战之下。  诸葛亮叹道:“上官星魂,你难道还要逼我出手不成?”  上官星魂面上乍青乍红,神色说不出的凄凉,仰天叹道:“上官星魂!上官星魂!你若练了二十年的武功竟如此不堪不击么?”  他突又长身而起,大喝道:“诸葛亮,你也莫要得意,我上官星魂今日既然在这里等着你,又怎会有别的手段?”  喝声中,他挥了挥手,一个身高八尺,赤膊秃顶,仿佛野兽般的大汉,已高举着张椅子,大步走了出来。  辉煌的灯火下,只见那椅子上,竟也木然端坐一个人,苍白的脸上,一副过度纵欲的双眼,空洞地凝注着前方。  诸葛亮大惊失错,变色道:“是刘辈?辈儿你..你怎会在这里?”  刘辈竟似听不见他的话,仍然动也不动。  上官星魂冷笑道:“刘辈自然是我请来的,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请得动他?”  诸葛亮道:“刘辈怎么会现在这个样子,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上官星魂笑道:“我也没有对他做了什么,反正像他这种懦弱无能的人与其有知有觉地活在这个世上,让他无知无觉地活着,这样就不会累人累物!”  诸葛亮道:“你,你到底怎么了他?”  上官星魂微笑道:“我只是喂他吃了一点能让他长期休眠的毒药,好了也只是一句活死人而已,没有我的解药,他就要毒发身亡!”  诸葛亮道:“你好卑鄙!刘备不是在无昼宫,是你派去劫他的?”  上官星魂道:“正是!”  诸葛亮道:“你怎知道他在那里?”  上官星魂笑道:“既然我知道你诸葛亮是我的对手,我怎么不知道你很在意他姐姐刘凝刘贵人,又怎会不认得他?”  诸葛亮道:“这样说刘凝的死你也有关系,所以竟令人骤下毒手,但你们既已下过毒手,又怎连他弟弟也不放过?”  上官星魂微笑道:“怪只怪你太难对付,我只有准备好这一招!没错,我可能打不过你,要赢你不容易,但是要追上这个纵情声色的窝囊废却不难的。”  诸葛亮长叹道:“而刘辈却显然不认识你,否则又怎会落入你的手中?”  上官星魂大笑道:“他虽然不认识我,但是他又怎会怀疑诸葛亮的朋友。”  诸葛亮突又象是想起了什么,大喝道:“不对!你向他下手时,刘辈应该还在无昼宫有护卫看着才对,这件事显然另有内鬼,他是谁?”  上官星魂面色又变,厉声道:“我觉得这还有不要知道吗?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他在谁手里?”  他不等诸葛亮再说话,大喝又道:“放他下来!”  那野兽般的大汉,双手平伸,缓缓将椅子放下。  上官星魂道:“你为何不让这位朋友瞧瞧你的手劲?”  那大汉列开大嘴一笑,伸出一只毛茸茸的巨掌,缓缓抓起旁边一张椅子,两双手轻轻一挟。  只听“喀嚓嚓”一响,坚实的木椅,竟被他挟得粉碎——这那里象是人?  这实在是像一难来自洪荒的恶兽。  上官星魂大笑道:“很好!现在,你就将你这双手,放一这窝囊废的头上,只是要小心些,莫要将他的头压扁。”  那大汉的手,果然缓缓的落在刘辈头上。  上官星魂指着诸葛亮对那大汉道:“现在,你张大了眼睛,瞧着他,他全身上下,无论手脚,只要稍为动一动,你就将这红颜知己的弟弟的头捏碎!我看你怎样对自己的承诺交代!”  那大汉竟然吃吃笑了起来,象是觉得这件事有趣已极,诸葛亮却只觉手脚有些发冷,仰天叹道:“上官星魂!上官星魂!想不到你竟也做得出如此卑鄙无耻的事来,你..你实在有些令我失望了。”  上官星魂扭转了头,嘎声道:“我本来也不愿如此做,但你为何定要苦苦逼我?”  诸葛亮道:“现在你..你究竟想怎样?”  上官星魂道:“我只要在你知道,刘辈已落在我手中,你若还想她好好活下去,就千万莫要再管我的闲事。”  诸葛亮沉默了许久,缓缓道:“我若不顾她的性命,定要管呢?”  上官星魂回过头,微微笑道:“我确信诸葛亮不会是这样的人。”  诸葛亮道:“如此说来,你..你莫非竟要将辈儿永远留在这里?”  上官星魂道:“无论在那里,我总会让你知道他还是活着的,那总比死了的好,是么?”  诸葛亮缓缓道:“但我也还是活着的,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再也涌放心,我此刻纵然答应了你,你们还是要设法将我置之于死地,是么?”  上官星魂面色缓缓沉下,一字字道:“那是另外一事了,你的死活,与他的死活无关,你若还想他活下去,此刻就答应不可。”  诸葛亮道:“我死了之后,你还是要杀他的。”    时间转瞬即逝,几天之后苏娜拉节最终来临。  天还不曾亮,城堡内所有人都起来了。  此时所有妇孺,理由到牧去庆祝苏娜拉节,都离城去也。柳无依和杏儿四女也是其中一批被送走的人。  刘楚翘大发脾气,坚持要留在诸葛亮身旁,大家拿她没法,唯有同意。  城内除马超亲信的二千精锐子弟兵外,还有在忠诚上没有问题的七百多名兵丁和二百多男女壮仆,兵员数目达三千人,加之高墙和护河,实力不容小视。  这也是董卓等不情愿大意妄为的原因,能将他们引离坚固的城堡,收拾起来当然是轻易多了。  吃过饭后,诸葛亮领着关羽、张飞、许攸和他三十名武技高强的亲信,与由刘表家八十一名精锐组成等于美军三角洲特工队的铁血卫队,趁着入夜出门。  他们离堡不久,马超就率领另五十名好手驾着车舆,往无昼宫开去。  半个时辰后,抵达无昼宫的后门的时候,天才微亮。  后门马上打了开来,闪出貂蝉和慕容香。  有人拉开车门,恭请两人上车。  貂蝉微随着慕容香跨到车上,只见马超和另两人坐在车舆上,语气冰冷地道:“夫人你好!”  貂蝉大感不对劲,车舆已朝前开出。  貂蝉强作镇定道:“孔明呢?”  马超向那两人打个暗号,那两人马上出手,将貂蝉绑个结实,还封着了她的俏口。  马超则将预备好的衣服,交给慕容香,让她加盖身上,没多久已摇身一变,化成男儿样子,假如不是近看,绝难发觉纰漏,特别唇上的假须,更加是维肖维妙。  貂蝉惊惶的美目看看马超,又看看对她不屑一顾的慕容香,最终明白了是什么一回事,霎时间愧悔交集。  马超厌恶地望着她道:“你这又蠢又贱的荡货,竟敢出卖我们孔明,果真是不自量力。”“呸”的一声向她吐了一口口水。  车舆这时转入了一条林间小路里,马超和慕容香两人走下车去,车舆才再朝前开出。  貂蝉的泪水终按耐不住汨汨流了下来。  车窗外忽见雨雪飘飞。  诸葛亮、关羽、许攸等藏在贵人府对面的灌木丛里,注视着贵人府大门的动静,一切看似全没有何两样,门外更不见警卫,似乎毫没戒备。  许攸猜疑地道:“皇后会不会那么轻易溜出来呢?”  诸葛亮望着茫茫的雪花,心想史书上确有写明刘备后来三分天下,因此这看起来痴人说梦话的事,应该会顺利出现的。充溢着自信地道:“肯定能够!”  话犹未已,贵人府门大开,先是十名董卓军团驱马冲出,接着是辆华丽的车舆,后面跟了另二十名骑兵,威势浩荡的来到街上,转左往城西驰去。  大家大喜过望,立刻行动。  伏击那边的张飞接到旗号,马上发出打算进攻的吩咐,三十个精锐队员敏捷利用早先缚好的攀索,爬上林荫大道两边的树上,利矢瞄准敏捷接近的目标。  那车队快要来到埋伏密布的树下的时候,后面蹄声大作,只见一名董卓军团驱马追来,打出停止前进的手号。  统领车队的小头目大惊,颁命勒马停步。  突然间箭声嗤嗤,机关声响,四十个董卓军团的士兵全部报销,都是一箭了命,倒下马来。  精锐部队队员陆续跃下,精准无误地落在马背上,操控了吃惊嘶跳的战马。  张飞则轻若飘絮的跃在车舆顶上,正要一个倒挂金钩,探头向里面的“假李傕”真伏皇后邀功领赏的时候,“砰”的一声一个男子持刀撞开车门冲了出来。  大家看得瞠目结舌。  只见这人一身华服,岁数在二十五六间,高度比得上诸葛亮,长相英俊不凡,生得潘安再世,那对眼更加有勾魂摄魄的能力,足够条件作任何娘儿的深闺梦里人。  他也十分机警,见到满地董卓军团尸骸,四面全是对手,一声发喊,就想窜入道旁的树林里,那知脖子一紧,已给车顶的张飞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手套个正着,手中刀甩手落地。  两名精锐部队队员扑上来,立马将他掀翻地上,还吃了三拳一脚,痛得弯曲起身体。  诸葛亮、许攸等刚赶过来,见到此情此景,都马上变得神色紧张。  车舆内空无他人。  诸葛亮一脚踩在那人腹上,喝道:“你是什么人?”  张飞抓着他头发,扯得他抬起那漂亮的姘夫。  只见那人早吓得脸无人色,颤声求饶道:“大爷饶命,我是冀州来的特使,与你们无冤无仇。”  诸葛亮与张飞脸脸相觑,没想到这欧阳馥中看不中用,那么窝囊怕死。  许攸怒气冲冲道:“怎办才好呢?李傕昨夜很显然没有到夫人房去。”  大家立马醒悟到眼前此子定是去占伏皇后便宜,心满意足后眼下才离开,那伏皇后固然有天下最能勾引男子的媚骨,也无用武之地,没引得李傕到她床上去,肯定没有空将他迷倒。  诸葛亮擦地拔出屠龙刀,指着欧阳馥的眼睛喝道:“你要左眼还是右眼?”  欧阳馥颤颤巍巍地道:“饶命啊!你要我做什么也行。”  诸葛亮恢复了冷静淡然,微笑道:“我只要你回贵人府去。”  马队冒着雨雪,朝贵人府开回去。  诸葛亮和许攸两人坐在车厢里,胁持着惊得整个身体上上下下颤栗的欧阳馥,望着这的古代美男,又好气又好笑。  正门打了开来,有人叫道:“大爷回来何事?”  在他们两人胁迫下,欧阳馥向外道:“我遗下了重要文档,须到夫人处取回来。”  那都尉道:“李大夫有命,任何人也不得进(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